香港《新报》停刊疑涉江派资金断裂

曾配合中共610系统在港部署 倒闭证江派在香港势力溃败

01223613661
(左)2012年中共江派外围特务组织青关会成立后,《新报》连续在头版刊登造假污衊法轮功的文章,交由穿制服的青关会成员派发,形同其“机关报”。(大纪元资料图片) (右)《新报》昨日正式停刊,职工回到办公室了解遣散安排。(蔡雯文/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报道)香港《新报》前天下午在网页上发出声明后,昨日(12日)正式停刊。昔日在创办人、环球图书杂志出版社老板罗斌治下,《新报》80年代曾是香港销量最大的三份中文报纸之一,更捧红倪匡、依达、亦舒等多位名作家,如今突然宣布停刊,130名员工面临失业。记协发声明关注事态,敦促《新报》母公司英皇集团根据劳工法例遣散员工。

有56年历史的《新报》因“惊人亏蚀”昨日起停刊,成为香港15年来首份收费报章结业。而加速其下滑势头的关键,是《新报》配合中共江泽民集团“610”系统在香港的部署,自2012年起配合江派外围特务组织青关会打压法轮功,一再刊出大篇幅造假诬衊法轮功的头版,供穿制服的青关会成员在街头派发。今次《新报》停刊,凸显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等人相继被清理后,江泽民集团在香港的势力溃败,收购和供养媒体的资金断裂,这类媒体未来或骨牌式出事。

昨日下午,《新报》管理层与员工在办公室会面,交代遣散安排及办理离职手续。据悉,会面分三部份进行,每节半小时,分为港闻、娱乐及其它版面,大批传媒在门口等候,有职员戴口罩不愿回应。任职财经版记者一年多的梁先生对停刊感到突然,他说前日才在上班,而且公司一直准时发薪,事前无先兆会停刊。他坦言对公司安排感失望,因为停刊不会是一夜之间决定,应早点通知员工,让他们有较多时间准备。

一位上个月刚离职的政情组文字记者也表示很突然,对停刊感可惜。

《新报》为江派青关会站台

《新报》由被香港媒体形容为有“江湖”背景的富商杨受成于1992年接手拥有,在2007年曾重组架构,将印刷部门外判,裁减70多名员工;2009年曾获澳门赌王何鸿燊入股;2010年7月传出易手消息,但到9月遣散全体员工重新聘请,内容主攻波经、马经。

2012年6月,中共江泽民集团“610”系统的外围特务组织“香港青年关爱协会”(青关会)成立,利用文革手法在香港打压法轮功,《新报》亦推波助流,头版大篇幅报道煽动仇恨、抹黑法轮功的新闻,甚至不惜造假制作冒名评论文章,形同青关会“机关报”。

背后是“610”和黑道

在2012年下半年,《新报》连续发表多篇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其标题和尺度甚至超过中共在港喉舌《大公报》、《文汇报》。如8月18日头版《关爱义工火并法轮功》,8月29日头版《关爱协会声讨法轮功》,11月21日头版《关爱协会声讨法轮功》,11月26日《关爱协会大战法轮功》等,均一面倒为关爱协会站台,引用中共对法轮功的诬蔑用词,用“法轮功被定性为×教”作为标题,违背事实,造假炒作,明显违反新闻准则。

青关会成员则身穿制服,直接在多个法轮功真相点派发《新报》,俨如派发青关会的宣传单张。《新报》还大量印刷刊有中共对法轮功造假文章的旧报纸,交给青关会成员,长达数月派发,两者的密切关系可见一斑。

01223613662
穿制服的青关会成员手持以头版攻击法轮功的《新报》在街上派发。(大纪元资料图片)

为了配合中共打压法轮功,《新报》又不惜制作造假文章,该报前专栏作家树根向大纪元证实,其中一篇署名专栏文章《谁的街道谁来HOLD》,内文诬蔑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影响市容等,是假冒他的名字而写。《新报》其后刊登启事道歉。

树根接受本报采访表示,因稿酬较低,这两年已经没有为《新报》写专栏。他指《新报》56年的历史,不少新入职的记者均在《新报》工作过,吸收经验后再转往其它传媒,唯报社近年来流失读者,一直销量大减,引致财困而结业。

《新报》成为香港15年来首份停刊的收费报章,也是今年继亚洲电视不获续牌以来,第二家媒体因严重财困而走向衰败。两家媒体的共同点是拥有强烈中共江派色彩。随着习近平当局今年加速清理江派要员、江派核心人物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被判无期徒刑前后,这些媒体出现明显的资金断裂问题。

周永康落马 “大外宣”崩盘

在中共的统治以及中共内部的政治博弈中,舆论宣传被视为重要的工具。宣传领域尤其是中共江泽民集团把持的重点,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利用其掌控的国家资源,中共暗中出资收买海外媒体。

中共收买海外媒体操控舆论的“大外宣”策略,据悉耗资几百亿。海外中文传媒在激烈竞争中陷入财困,中共适时乘虚而入,暗中出资让一些知名富商在台湾、香港等地收购媒体。例如与江派关系密切的亚视主要投资者王征,2010年就在中国人寿、招商银行、北京银行等五家国企的支持下入股亚视,据悉背后实质是江派资金在支撑。

江派长期利用这些“海外媒体”放料和过滤新闻,在关键时候发挥作用,港台很多知名的报纸和杂志的背后控制者实际上都是中共。

而近年来这些收买媒体的资金,多源自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政法委等江派系统。比如,2012年薄熙来下台后,《华盛顿邮报》等国际媒体就披露,薄熙来每年投资数千万给新加坡《联合早报》(经由《明报》老板张晓卿投资),专设重庆频道为其唱红打黑站台。

江派失势亲共媒体断水

如今周永康入狱,《新报》、亚视等媒体资金断裂,印证控制媒体的背后金主失势,江泽民集团“610”系统在香港的势力溃败。

消息人士指,香港很多媒体都无法靠广告收入来维持经营,靠帮助江派发放消息、造谣来获取资金,如今已无江派金主出手搭救。就算有港台富商愿意出资,最终亦无人敢接盘,原因是现任当局不让靠近江派的资金再插手香港媒体。以不获续牌的亚视为例,上月11日宣布有买家愿意接手,盛传是山东财团,但数日后突然取消卖盘记者会,至今未交代详情。

加上这些媒体为讨好中共,已失去港人民心,靠节目、内容制作与广告无法维持经营,进一步陷入财困和负债。预料江派背后支持的港媒未来将骨牌式出事,或现倒闭潮。

消息人士又指,港台一些著名的主流媒体,前一段时间都在从新包装,包括经营网络电视,甚至打出民主的旗号、出位批评中共,目的是提高叫价;如今这些媒体都无人接盘,同样经营出现困难。

记协: 港媒大都归边

今年4月“自由之家”发表2015年全球新闻自由报告,香港被评为“部份自由”,排第83位,较去年下跌9位,是连续第五年下跌,成为全球新闻自由倒退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报告指:“中共庞大的经济力量和对香港企业、政界与传媒老板的影响力,令它得以对香港媒体间接施加巨大压力,近年来港媒已愈趋自我审查。”报告称,不少商人担心影响与中国的商贸往来及关系,都避免在经常批评中共的出版物落广告,而在政改争议升温之际,抽广告的情况更加严重。

记协主席岑倚兰回应报名指,香港大多数媒体都归边,九成老板都与大陆有生意往来,加上传媒经营不景气,有的被抽广告等等,在财政上受到压力。

今年6月美国国务院发表的人权报告,指大部份香港媒体的母公司在大陆都有生意,令媒体陷入自我审查。

失传统文人办报风格

媒体社会责任除了报导真相,还有其道德上及文化上的对社会的责任及义务,应以传递善良、道德良知,给公众带来希望和光明。

国际记者联会亚太区分会项目经理胡丽云表示,过去香港传统报人的文人办报精神,现在已经消失殆尽,“以经济为主、生意为主的情况下,媒体要秉持文人风骨办报,依书直说,将社会的不公不义的事,原封不动的报道已经有难度。”

现在很多报纸的风格逐渐下滑,胡丽云认为,如果所有的传媒都走向煽情暴力的时候,必定会被社会所唾弃。她强调媒体的首要任务就是报导真相,“他们(读者)都会很清楚,哪些讯息是他们所需要的,如果继续用愚民的策略提供讯息,读者可能被骗一时但不能骗一世。”

责任编辑: 王若愚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