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把老爹搬出来 曾庆红意欲何为?

a198021813
曾庆红有点〝病急乱投医〞,其父历史并不光彩。网路图片

新唐人2015年07月16日讯】(新唐人记者东方靖报导)日前,就在〝庆亲王〞被习近平阵营不断晾晒的当下,海外网站上突然出现曾庆红母亲的回忆文章,大谈曾庆红父亲曾山与中共元老们的〝深厚友情〞,不断给曾家抹粉。

有明眼人在海外网站上跟帖:关键时刻〝把老子搬出来〞,曾庆红看来真的不行了。新唐人记者查询发现,大陆官媒并未有报导相关内容的文章出现。看来这则消息出炉,是曾庆红自家所为。

贪腐缠身的曾庆红,标榜其父的〝清廉〞、〝仗义〞,意欲何为?

时政评论人士唐靖远认为,曾庆红作为继周永康之后的分量更重的大老虎,此时搬出曾山,无非是提醒习近平,大家都是红二代,〝打虎〞也得看身份,目的是让习近平〝投鼠忌器〞。

唐靖远表示,其实曾庆红有点〝病急乱投医〞,其父历史并不光彩。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的《文化大革命资料库》资料显示,曾庆红之父曾山,原是江西吉安永和镇一个屠户,一九二六年加入中共。一九三四年成为中共江西苏区内务部长。

抗战时期,曾山任中共东南分局副书记,在陈毅、粟裕新四军活动的苏北一带从事特务活动,曾奉命到上海和南京与日本人秘密谈判,与日寇合谋对付蒋介石的国军。

一九六七年九月的文革期间,造反派红卫兵抄出来曾山与日寇私下谈判的这个机密档案。发现他的大汉奸身份,开大会批斗他。曾山打电话向中共特工系统的最高首脑周恩来求救,周恩来当场手书四点〝指示〞,力保曾山。

在曾山母亲的回忆录中,也提及了中央对曾山的四点指示,曾山自己也很有自信:〝我自己知道自己,中央也知道,没有什么问题。我们要相信党。〞虽然其母回避了曾山替中共与日本人签订卖国协议的事情,但曾山的汉奸身份及中共卖国,其实已昭然若揭。

Advertisements

证监会查券商再锁定一目标 其背景强大直达中南海

a198021812
7月14日晚间,北大方正旗下的方正证券在上交所发布公告称,中国证监会已经决定对其立案调查,原因是公司涉嫌未披露控股股东与其他股东间关联关系等信息。(网络图片)

新唐人2015年07月15日讯】(新唐人记者李慧心报导)中国股市暴涨暴跌的态势渐渐趋于平稳之后,7月12日晚间,中国证监会公布了《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并称自公布之日起施行。7月13日,证监会监管突访恒生电子,并约谈多名高管外,引发外界关注。7月14日晚间,方正证券在上交所发布公告称,中国证监会已经决定对其立案调查,原因是公司涉嫌未披露控股股东与其他股东间关联关系等信息。

方正证券在北大方正集团旗下,北大方正的CEO是李友。李友与中共前统战部部长令计划家族关系密切,曾被传转账给令计划家族370亿元,并协助谷丽萍外逃。此外,李友还被传通过政泉控股人郭文贵巨额贿赂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可以说,李友的背景可谓超强。

证监会调查方正证券

6月份的这轮股市暴跌,外界认为证监会应该承担责任。在一片骂声中,7月12日,证监会下令清理整顿证券业务活动。

除了7月13日,证监会监管突访恒生电子,并约谈多名高管外,7月14日,证监会对北大方正进行了立案。

据中共新华网报导,方正证券14日晚间突然发布公告如下:

公司于2015年7月14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湘证调查字0335号)。因公司涉嫌未披露控股股东与其他股东间关联关系等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方正证券在公告中表示,立案调查期间,公司将全面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就相关事项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另据中国经济网报导,7月9日,方正证券发布2015年6月财务数据简报,6月份,方正证券(母公司)营收13.85亿元,净利润6.09亿元。

方正证券与这轮股灾有何关系,目前证监会没有说明。从公布的方正证券被调查的原因来看,涉及隐瞒股东之间的关系信息。

方正证券董事长雷杰已失踪 是李友的左膀右臂

公开资料显示,现时为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方正证券,于1988年设立前身为〝浙江省证券公司〞,为一家注册地和办公地位于湖南长沙的证券类股份制上市公司。公司主营证券经纪、投资银行、证券自营、资产管理、基金管理、直接投资等。

今年1月5日晚间,方正集团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称,2015年1月4日,方正集团魏新、李友、余丽三位董事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

1月22日有消息称方正证券董事长雷杰失联,或因李友案被协助调查,据方正证券一位不愿具名内部人士回应称不太清楚。

据介绍,方正证券董事长雷杰1970年出生。他职业生涯起于券商投行,先后在华夏证券、光大证券的投行部工作,2003年任武汉证券的董事长,2005年11月至2008年10月任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部门负责人、助理总裁、副总裁,2006年4月出任方正证券董事长至今。

作为方正集团原董事长李友的左膀右臂,雷杰担任方正证券任董事长后,方正证券开始走上券商并购的快速扩张之路。2008年,方正证券完成对湖南省泰阳证券的吸收合并,并将方正证券的总部迁至湖南长沙。

此后,方正证券以北大集团为依托平台,开始走上“券商金控路线”,已设立合资投行、期货、直投、合资基金、另类投资等五家子公司,并持有盛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6.82%的股权。

2014年8月,方正证券完成对中国民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收购。民族证券成为方正证券的第六家子公司,方正证券总股本扩增至82.32亿股。截至2014年8月31日,方正证券总资产713.29亿元,净资产298.61亿元。
 
李友背景强大 涉令计划马健

从令计划被查后,关于李友的相关诸多话题被挖出。李友夫妇被举报银行账户有不明存款45亿,而方正副总裁李国军(李友之弟)名下账户在近期神秘转入87亿元。另有消息称,李友曾被揭发在日本为已经被调查的令计划家人购买巨额房产,是令计划、谷丽萍的金主。但目前这些说法均未有权威部门或公开证据予以证实,相关司法部门亦未确认是否因此立案调查。

5月23日,《中国密报》有消息称,北大方正CEO李友曾通过令计划家人控制的一个账号共转账370亿人民币,其中100亿被洗白到日本三菱与富士银行令家的账户;其他洗白到新加坡的两家银行。

去年圣诞节平安夜,海外中文媒体上热传北大方正行政总裁李友等高管因协助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妻子谷丽萍逃亡未遂被抓捕。消息指谷丽萍在丈夫令计划被查前几日,曾与李友等人在酒店密晤,讨论销毁贪腐证据,遭北京警方围捕,谷丽萍在李友及其黑社会朋友协助下逃脱,之后在山东青岛落网。此后,12月22日晚8时,中纪委发布通告称,令计划因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李友不仅与令计划有密切关系,与中共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健也关系匪浅。据台湾《苹果日报》引述博讯新闻网消息人士说,马建遭查主要涉及北大方正集团执行长李友的贿赂案。据称,马建是在前年4月开始与李接触,并索贿高达10亿元台币。

中共军报点出江泽民日伪特工上司的名字

大纪元2015年07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在北戴河会议前,中共《军报》刊登长文痛批汉奸,文中直接点出江泽民在日伪特工培训班的上司“李士群”的名字,被指影射江泽民。此前,江泽民“二奸二假”的丑闻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最近,围绕着中国股市危机,习近平当局与江泽民集团博弈激烈。就在此时,大陆互联网解禁了“诉江大潮”、“下一个大老虎是江泽民”等诸多敏感信息。有分析认为,此时,中共《军报》放出惩治“汉奸”的信号,显示习近平当局或随时针对曾庆红、江泽民采取行动。

中共军报直接点出李士群

7月13日,中共《解放军报》正版刊登近万字的长文《历史的拷问》:抗战期间“汉奸现象”的现实反思。文章描述了中国抗战期间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的汉奸历史,称汉奸“卖国求荣,认贼作父”为国家之耻,民族之羞。

文中提到,被川岛芳子勾引下水、身居伪江苏省长等高位的李士群常对其部下说:“可以在河边摸大鱼,何必到河中心摸小鱼。我李士群什么都没有,就依靠日本人。你说我是汉奸也好,流氓也好,反正我现在有的是钱,有的是力量。”

该文章借古喻今,文章还说“高擎法治利剑、习近平强调‘绝对忠诚’”。最后文章表示要铲除滋生汉奸的土壤,并要严惩汉奸,还说,同“汉奸现象”作斗争未有穷期。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分析,中共官媒报导的内容、格式都有严格的规定;特别是重要文章,都是根据政治形势的需要而发。军报文章大谈汉奸,意在当下,并且声称与“汉奸现象”做斗争,这种笔法与此前中共官媒用“庆亲王”来影射曾庆红一样,那么“汉奸”是在指谁呢? 就是指江泽民。

李士群是谁?和江泽民有什么关系?

“李士群”到底是谁呢?那就要从江泽民不光彩的出身说起。

据密级史料披露,江泽民生父江世俊1938年参加日伪汉奸组织“和平救国会”,南京沦陷后又供职于“南京临时维持会”,为侵华日军效力。1940年3月,汪精卫伪政府在“行政院”下设立了宣传部,江世俊被委以宣传部副部长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成为汉奸作家胡兰成的一员大将。

因生父有不可告人的汉奸历史,江一方面不认父亲,在写自己简历时,自称是其六叔中共烈士江上青的养子。据维基百科介绍,江泽民从襁褓到上大学,都是在生父江世俊的供养下度过的。为了让长子将来出人头地,江世俊不但送江泽民去学费不菲的扬州中学,还送他去汪精卫伪政府办的伪中央大学读书。
  
当时,侵华日军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的得力助手丁默村,是侵华日军间谍头目。丁默村早年加入过中共,1932年转去国民党,1938年潜入上海,在上海基斯菲尔路76号成立“特工总部”。丁默村、李士群分任正、副主任。李士群1924年加入中共,1927年4月,受中共指派前往苏联接受“特工”训练,1928年底返回上海,在中共“特科”工作。1938年,李士群投靠侵华日军。

丁默村授命重建伪中央大学之前,不想让日军办的大学培养出抗日分子,因此安插“职业学生”特务掺杂其中,监视抗日思想和行为。为此丁创办了伪中央大学青年干部培训班,从伪政府高级官员子弟中选拔幼苗,从小培养。江泽民参加了第四期青年干部培训。当时,李士群是江泽民的顶头上司。

2003年10月,有人以题为《李士群江泽民合影》发文,公开呼吁知情人提供摄制于1942年6月的一张照片。有目击者表示,李士群接见伪中央大学青年秘密干训班第四期成员,当时一共23人合影。第二排左五即为江泽民。这是江泽民汉奸特务出身的铁证,也是他挥之不去的梦魇。而江泽民所受日伪特工训练,帮助他在日后逃过了国民政府的惩处和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的清查。

大陆历史学者吕加平曾在2009年12月初撰写了《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文章称,“第一奸”是江泽民本人和其亲生父亲都是日本汉奸;“第二奸”是江为俄罗斯间谍机构效力出卖大片中国领土;“第一假”是指江谎称自己是1949年加入中共地下党的假党员;“第二假”是指他冒充是“烈士”江上青的“烈士子弟”。

江泽民混入中共之后,1955年3月被中共派往莫斯科进行技术培训。苏联情报部门发现江泽民是大汉奸江冠千(江世俊)的儿子,克格勃立刻派出一美貌女子克拉娃引诱江泽民,然后点破江泽民的日伪汉奸特工身分。

据《江泽民其人》披露,江泽民与克拉娃两情相悦之际,克拉娃在江耳边轻声说出李士群三个字,吓得江六神无主。从此,江泽民加入克格勃远东局,负责收集中共留苏学生及中国大陆各种情报。江泽民回国后继续为苏联效命,在其当权后为掩盖汉奸特务身分出卖国家利益,把大片国土划入苏联境内,承认了自清朝、民国以来从未承认的卖国条约。

江泽民不利的消息被频频放出

目前,中国政局正处北戴河会议前夕的敏感时刻。中国股灾背后折射出习江的激烈博弈已蔓延到金融领域。江泽民军中心腹、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案呼之欲出。

自今年5月以来,全球法轮功学员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诉江大潮风起云涌,中国政局已发生急剧变化。而控告江泽民浪潮直接冲击到中国政局最核心——迫害法轮功的问题。

原中共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2015年6月24日接受澳洲广播电台(SBS)记者周骊第五次访谈。7月8日,SBS播发访谈录音。辛子陵在访谈最后表示,今昔对比,中国确实处在政治大变局的前夜;有可能是今年下半年解决曾庆红,明年解决江泽民问题。

7月12日,在大陆网站360好搜网搜索“诉江大潮”,搜索结果显示有“全球诉江大潮”,还有“近日中国发起了一股诉江大潮”、“良知是共识的基础:六万人,诉江大潮势不可挡!”、“逾6万人控告江泽民 一周激增1.6万”等消息。

7月13日,大陆最大搜索引擎百度解禁了“下一个大老虎是江泽民”等真相信息。此前,习近平、胡锦涛阵营与江泽民集团博弈关键时刻,江泽民血债帮政变以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核心罪行多次在大陆百度等网站短暂解禁。

7月7日至14日期间,习近平当局接连三大动作针对江泽民老巢上海官场,包括上海复旦四名副校长被同时免职,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赴上海调查证券期货交易犯罪,上海市纪委六个巡视组通报巡视结果。

夏小强认为,中共《军报》整版刊出关于“汉奸”的文章,是在习近平“打虎”步步逼近江泽民的背景下发生。军报用影射手法,发出惩治“汉奸”江泽民的信号,是对习近平发出“打虎”锁定江泽民的呼应。

时政评论员谢天奇认为,控告江泽民浪潮一旦成为北戴河会议议题,将不仅震慑江泽民集团高层人物,使其不敢肆无忌惮在其它议题横生事端;习近平也可藉此获得更多高层表态支持拿下江。今年北戴河会议,中南海高层很有可能就拿下江达成协议。

责任编辑:刘晓真

刘逸明: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大纪元2015年07月16日讯】7月10日,山西《运城日报》头版显要位置报导了一则消息,内容是该市市长王清宪与省检验检疫局局长于洋座谈,在报导的结尾部分特别提及,参与座谈的还包括副市长王健康。然而,从那以后,就再也不见王健康在官方媒体上露面。

王健康何许人也?公开的简历显示,他是山西沁源人。倘若不是因为令政策、令计划东窗事发,可能时至今日,公众仍然不知道王健康的另一耀眼身份,那就是他是令政策和令计划的妹夫。在令政策和令计划先后被中纪委拿下过后,坊间一直揣测,王健康的仕途会不会随之戛然而止。可是,王健康似乎练就了一身岿然不动的神功,未受舅哥们的影响。

不过,在山西官场上,诸如王健康这样有根有底的官员,要想独善其身绝非易事。据网易《路标》7月15日报导称,王健康2008年在运城市交通局长任上,涉嫌向该市闻喜县的民营钢铁巨头海鑫集团违规借出1亿元政府资金,按说2009年就该还清,但借款未能及时回笼。海鑫集团为运城市大型钢铁企业,员工逾万人,其产值占闻喜县工业总产值的七成。

王健康突然从媒体和公众视野上消失,让人想入非非。不少媒体开始打探其下落。据报导,王健康已于7月11日或者12日被山西省纪委六室的工作人员带走,究竟是被调查还是协助调查不得而知。不过,从王健康消失近一周没有消息来看,事情很可能不是协助调查这么简单。

据悉,在2012年底或2013年初,就有人向运城市审计局举报此事,市审计局遂对这笔借款的去向展开审计。但有关领导向市审计局打招呼,将此事压下。此后数月,海鑫集团开始陆续还款。显然,仅仅只是王健康本人,绝对不具备将此事压下的能量,这背后,很可能又是令计划或令政策在暗中活动。依照党纪,王健康的政治生命在那个时候就该结束了。

据网易《路标》披露,在被带走的一个多月前,山西省纪委核查了运城市城投公司等王健康曾分管的公司、专案的帐目,其中包括对海鑫集团的这笔问题借款。如今,王健康难以复出,很可能所涉及到的问题不止海鑫集团这一项,倘若还有其它违纪甚至违法的问题,王健康就得跟他的两个舅哥一样,在悔恨交加中度过日后的岁月了。(有删节)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周晓辉:围绕鲁能开刀 切中曾庆红一软肋

大纪元2015年07月16日讯】据中共国资委网站7月14日的消息,国资委发布消息称王怀书不再担任华电集团公司总会计师职务并免去其公司党组成员职务。任免消息中并未提及其免职原因或具体去向。而公开资料显示,出生于1964年的王怀书并未到退休年龄。这又是什么状况?

对此,大陆媒体的新闻标题给予了某种合理的解释:他曾在山东鲁能集团任职。其简历显示,王怀书曾任山东电力局财务部副主任,济南英大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副总经理,鲁能金融控股公司副总经理,云南电力集团有限公司总会计师,中国华电集团公司财务公司(结算中心)筹备组组长、结算中心主任、财务公司总经理、金融管理部主任、总经理、总会计师等职务。

值得关注的是,王怀书与现任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的刘振亚,在山东省电力局和鲁能集团存在交集,而作为被习、王瞄准的下一只“大老虎”曾庆红的心腹和羽翼,刘振亚曾帮助曾的儿子曾伟在山东鲁能集团私有化过程中获利上百亿,并为曾家输送利益。在这一过程中,主管财务的王怀书必然深度介入。如今其被免职,极有可能涉及鲁能集团被贱卖案。

王怀书的被免职,似乎验证了不久前海外媒体放出的一条消息并非空穴来风,即刘振亚已被中共中纪委立案调查;消息还点出,刘是被称为“铁帽子王”的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家臣,曾家的巨额资产,多与刘有关。在这则消息出现后,国网公司官网一周内(6月24日至29日)发布了4则刘振亚在美密集推介全球能源互联网构想的新闻,这一密集发布程度,实属罕见。因为以往对于刘振亚的行踪披露频率,至少间隔6天,甚至出现过百余天未披露,但以半个月至一个月发布一次居多。显然,刘振亚正试图透过频繁的露面来证明,那不过就是流言,自己一切安好。

刘振亚显而易见并未安好,王怀书突被免,说明中纪委正在围绕鲁能集团改制问题进行调查,而开刀后的目标绝不仅仅指向刘振亚,而是直指曾庆红的软肋,坐实其纵容其子利用其权势不当得利的“罪证”。

而近日释放的有3名被调查官员调查已逾一年,却迄今仍未公布调查结果的消息中,有2人均与曾庆红有瓜葛,都是其心腹,一个是华润集团原董事长宋林,一个是香港中旅(集团)有限公司原副董事长王帅廷。加上王怀书突被免一事,应该说,围剿曾庆红还在向前推进。

责任编辑:尚一

陈思敏:湖北云南二例肝移植的魔鬼细节

大纪元2015年07月16日讯】日前在同一时间读到三篇关于器官移植的新闻,先从这两篇说起,7月9日人民网健康卫生频道来源武汉晨报的“湖北省发现罕见‘淀粉人’ 肝移植后转危为安”,7月10日人民网云南频道来源云南网的“云南省一院完成首例自愿捐献器官肝移植手术”。

湖北这起肝移植手术,据报导,施做医院是湖北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患者是26岁男子,几年前开始发病,经确诊为淀粉样变性,是一种罕见的疾病,全身多个器官都会因淀粉样沉积导致病变衰竭,唯一的治疗手段就是器官移植。至于与他配型的器官供体来自何人?完全不详,只见记者如此形容:幸运的是,很快有一位器捐者死后捐献的肝脏与患者匹配上了。

如同房地产投资的三要素,地点、地点、还是地点。关于供体器官来源可疑的移植手术,线索不在多少,关键在于超短的等待时间、时间,还是时间。

在武汉晨报7月9日写成的这篇报导称,肝移植患者是“半月前”来到中南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移植手术“一周前”进行,若据此推算,患者约在6月25日前后到院,7月初前后进行手术,也就是不到10天的时间,就等来一颗配型成功的肝脏。

再看云南这起肝移植手术,据报导,施做医院是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患者是38岁男子,今年4月被确诊为晚期肝病合并肝癌,需要做肝移植手术。有关这起供体的描述虽不再完全空白,但记者有写也跟没写一样:一位23岁年轻人,于今年5月因车祸经抢救无效成为脑死亡患者。该报导还称,患者在今年4月确诊,手术时间6月4日,照这样看,患者约两个月等到合适肝源。

但若看这起手术的另篇报导,来自云南信息报称:曾先生(患者)的妻子王女士介绍,5月18日曾先生的资讯进入器官分配系统,没想到6月3日就接到电话通知云南有合适肝源可以进行移植,所以实际上,这颗肝脏仅花半个月时间就配型成功。

除了不寻常的超短等待时间之外,这篇报导还披露了另一个很重要的讯息,原文如下:“这是自2014年中国器官移植系统成立,卫生部规定所有器官移植的供体自2015年1月1日开始全部来自自愿捐献以来,省一院肝胆外科按照国家卫计委的规定,与国际接轨顺利完成的首例自愿捐献器官肝移植手术。”这段话哪里启人疑窦?

还记得今年两会政协一场记者会上,黄洁夫就“取消死囚器官,不会导致短缺”答覆记者时说:从2014年自愿捐献器官在全国推开以后,80%的器官移植已经来自于公民自愿捐献。今年(2015)1月1日至3月3日,中国公民捐献器官的是381例,差不多近1,000个器官,跟2014年比较,数字增加了一倍。黄洁夫大外宣的公民器捐看似“成绩辉煌”。

不过黄洁夫如何解释,今年至今已经过去一大半,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才有肝移植“自愿捐献”首例,且该院移植手术量还是处于全国领先水平,试问黄洁夫“八成器官移植来自捐献”的真实性有多少?

最后看一篇与国内新闻截然不同、却更贴近大陆移植医疗实况的报导。

来自《新唐人》7月8日的报导,披露了七份调查录音,都不约而同的说出一个事实:现在的器官捐献率仍然很低,然而,器官移植供体超短的等待时间等可疑现象仍普遍存在。

例如河南焦作红十字会器捐办公室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有人捐献,但是捐献的例数很少很少的。即使近亲属同意(捐献)了,有的远房的旁亲表亲的,他一句话就把这个捐献意愿改变了。”这不是一家之言,记者至少访查了三家器捐办均表示目前河南捐献器官很少,特别是捐肝的更少,“几个月也没有一个”。

此外,记者以亲友换肝为由询问郑州人民医院,得到医生回答说:最快的三两天,最慢的十来天。难道医生可以未卜先知有人会死?可是该医生又特别强调供体“当然是健康的”,既然是健康的人,又怎会在三两天、十来天后成为器官供体?这就难怪医生面对记者追问只能是一句“无可奉告”。

中共资讯不透明,“死囚器官”是否真的喊停没人知道,黄洁夫的“公民器捐”成绩现在看来却是明显做假账。远的不说,邻近大陆的台湾,公民器捐是对岸的10倍以上,但在台湾等一个肝脏供体,平均得等上687天,大陆移植医院却是这家信手拈来肝脏,那家垂手可得肾脏,为什么?

而从过去到现在,大陆器官移植最可疑的现象之一就是世界移植医学史上“不可能”的超短等待时间,至今非但不受任何影响还变本加厉,在迫害仍未停止的现实下,外界有理由相信在中国大陆以法轮功学员为主要与最大供体来源的器官移植手术,到今天还在持续进行着,这恐怕才是医生对于供体来源始终“无可奉告”的原因吧。

责任编辑:尚一

医生称奇:身体透亮,从未见过

文: 黑龙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十几年的修炼,沐浴在大法的佛光里,使我身心健康,精神愉快,生活的很充实,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

我今年六十四岁,退休后找了一份临时工作,就是巡视线路工作,骑自行车沿着线路巡视有无异常。

这项工作我之所以喜欢做,是因为它能让我有时间做证实大法的事情,讲真相、发光盘、打语音电话、发真相资料等等,什么事也不误。工资低我不介意,因为我不是为了挣钱,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那是在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我骑自行车沿线路巡视。我市地处丘陵地带,坡岗很多,现在马路都很宽,中间没有隔离带,这天巡视骑车过了一个岗正下坡滑行,坡很长,不用脚蹬,车子自己都越来越快。北方气候四季分明,九月初,盛夏刚过,天气已见凉爽,这凉爽的空气使人心情舒畅。我骑一部二六型自行车,突然发现,有一辆二八型自行车,出现在我右侧,贴身超过我,我立刻感到危险,“喂!……”刚一张口要跟他打招呼,还没来的及说下去,就从我的左侧贴身上来一辆电动摩托车。摩托车的前车轮刚超过我的自行车前轮,就右转弯横在我的车前方,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撞了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有了知觉,感到自己是在一个黑色空间,心里纳闷,这是什么地方啊?身体动了一下,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发现自己在马路中间被人抱着,当我看到周围的楼房时,想起这是我经常经过的工作现场,我明白了,不由自主说:“我没事,我没有事……”,同时发现身边围着很多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抱着我的人松了一口气说:“你醒了?”

我无意中用手摸了一下脸,发现脸上有很多血,手上也有很多血,看见自己戴的白色凉帽沾满了血,侧面离我有五米远的地面有半个单人床面那么大面积的血,这时我心里明白了,出车祸了。

半昏迷中我问肇事人,我休克多久了?他说五、六分钟,当时也没多想,后来才发现围着的人都是肇事者的家人,从他家到现场两地距离是很远的,足有二十公里,乘出租车也得二十分钟。

救护车来了,把我从血泊中抱出来时我清醒了,他说送你到医院检查一下,我说不用了,我明白了,他说给你家人打个电话吧,我找出手机给儿子打个电话,告诉出事了,要去医院。肇事者接过电话说了要去的医院的地址,我坚持不去医院,可上来一帮他的家人不容分说就把我抬上了车。

这时我才感到全身无力,头有些发胀。我刚到医院,我儿子也赶到了。我在椅子上坐着,虽然有人扶着,脸上有血,但我告诉儿子说我没事,问题不大,我要回家,不住医院。 儿子说,我来了,一切由我来办,你就静静的休息吧!我知道你要回家。

儿子和对方商量,先做一个CT检查看看情况。

做了头部又做了上身。突然观察仪器的医生惊奇的说:“神了,神了,这人身体是透亮的!什么毛病也没有,从来没见过。” 肇事者急切问:“用不用住院呀?”医生说:“什么病都没有,住什么院!都没法给他下药,无针可打。看样子老人是被你们撞伤了,头部只有六、七个渗血点。回家去养一段时间,自己会吸收的,回家去吧!”

肇事者拉着我的手反复的讲述他的家境如何困难,我心里明白,也在想,我是炼功人要证实法,于是告诉他:你放心,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会赖你的。

离开这家医院来到耳、鼻、喉专科医院。因头部虽有轻微擦伤,大量出血是从鼻子流出来的。检查后医生说鼻梁软骨断裂,划破内部血管造成流血不止,是外伤,还说我呼吸通畅无妨碍,没必要处理。说过半个月后再来。

就这样儿子开车把我送回家。到家学法炼功忙着做三件事,身体恢复的很快。第三天早晨炼动功时,忽然觉得头顶被抓住,象拉牛皮筋一样向一侧拉,越拉越长越细,最后咯噔一下象牛皮筋断开了,身体没有动。炼完功感到头脑特别轻松。隔一天又发生一次,前后共出现三次这种状态,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调整身体。

在家休息八天,我就上班去了,一切照常。

谢谢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