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报点出江泽民日伪特工上司的名字

大纪元2015年07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在北戴河会议前,中共《军报》刊登长文痛批汉奸,文中直接点出江泽民在日伪特工培训班的上司“李士群”的名字,被指影射江泽民。此前,江泽民“二奸二假”的丑闻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最近,围绕着中国股市危机,习近平当局与江泽民集团博弈激烈。就在此时,大陆互联网解禁了“诉江大潮”、“下一个大老虎是江泽民”等诸多敏感信息。有分析认为,此时,中共《军报》放出惩治“汉奸”的信号,显示习近平当局或随时针对曾庆红、江泽民采取行动。

中共军报直接点出李士群

7月13日,中共《解放军报》正版刊登近万字的长文《历史的拷问》:抗战期间“汉奸现象”的现实反思。文章描述了中国抗战期间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的汉奸历史,称汉奸“卖国求荣,认贼作父”为国家之耻,民族之羞。

文中提到,被川岛芳子勾引下水、身居伪江苏省长等高位的李士群常对其部下说:“可以在河边摸大鱼,何必到河中心摸小鱼。我李士群什么都没有,就依靠日本人。你说我是汉奸也好,流氓也好,反正我现在有的是钱,有的是力量。”

该文章借古喻今,文章还说“高擎法治利剑、习近平强调‘绝对忠诚’”。最后文章表示要铲除滋生汉奸的土壤,并要严惩汉奸,还说,同“汉奸现象”作斗争未有穷期。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分析,中共官媒报导的内容、格式都有严格的规定;特别是重要文章,都是根据政治形势的需要而发。军报文章大谈汉奸,意在当下,并且声称与“汉奸现象”做斗争,这种笔法与此前中共官媒用“庆亲王”来影射曾庆红一样,那么“汉奸”是在指谁呢? 就是指江泽民。

李士群是谁?和江泽民有什么关系?

“李士群”到底是谁呢?那就要从江泽民不光彩的出身说起。

据密级史料披露,江泽民生父江世俊1938年参加日伪汉奸组织“和平救国会”,南京沦陷后又供职于“南京临时维持会”,为侵华日军效力。1940年3月,汪精卫伪政府在“行政院”下设立了宣传部,江世俊被委以宣传部副部长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成为汉奸作家胡兰成的一员大将。

因生父有不可告人的汉奸历史,江一方面不认父亲,在写自己简历时,自称是其六叔中共烈士江上青的养子。据维基百科介绍,江泽民从襁褓到上大学,都是在生父江世俊的供养下度过的。为了让长子将来出人头地,江世俊不但送江泽民去学费不菲的扬州中学,还送他去汪精卫伪政府办的伪中央大学读书。
  
当时,侵华日军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的得力助手丁默村,是侵华日军间谍头目。丁默村早年加入过中共,1932年转去国民党,1938年潜入上海,在上海基斯菲尔路76号成立“特工总部”。丁默村、李士群分任正、副主任。李士群1924年加入中共,1927年4月,受中共指派前往苏联接受“特工”训练,1928年底返回上海,在中共“特科”工作。1938年,李士群投靠侵华日军。

丁默村授命重建伪中央大学之前,不想让日军办的大学培养出抗日分子,因此安插“职业学生”特务掺杂其中,监视抗日思想和行为。为此丁创办了伪中央大学青年干部培训班,从伪政府高级官员子弟中选拔幼苗,从小培养。江泽民参加了第四期青年干部培训。当时,李士群是江泽民的顶头上司。

2003年10月,有人以题为《李士群江泽民合影》发文,公开呼吁知情人提供摄制于1942年6月的一张照片。有目击者表示,李士群接见伪中央大学青年秘密干训班第四期成员,当时一共23人合影。第二排左五即为江泽民。这是江泽民汉奸特务出身的铁证,也是他挥之不去的梦魇。而江泽民所受日伪特工训练,帮助他在日后逃过了国民政府的惩处和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的清查。

大陆历史学者吕加平曾在2009年12月初撰写了《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文章称,“第一奸”是江泽民本人和其亲生父亲都是日本汉奸;“第二奸”是江为俄罗斯间谍机构效力出卖大片中国领土;“第一假”是指江谎称自己是1949年加入中共地下党的假党员;“第二假”是指他冒充是“烈士”江上青的“烈士子弟”。

江泽民混入中共之后,1955年3月被中共派往莫斯科进行技术培训。苏联情报部门发现江泽民是大汉奸江冠千(江世俊)的儿子,克格勃立刻派出一美貌女子克拉娃引诱江泽民,然后点破江泽民的日伪汉奸特工身分。

据《江泽民其人》披露,江泽民与克拉娃两情相悦之际,克拉娃在江耳边轻声说出李士群三个字,吓得江六神无主。从此,江泽民加入克格勃远东局,负责收集中共留苏学生及中国大陆各种情报。江泽民回国后继续为苏联效命,在其当权后为掩盖汉奸特务身分出卖国家利益,把大片国土划入苏联境内,承认了自清朝、民国以来从未承认的卖国条约。

江泽民不利的消息被频频放出

目前,中国政局正处北戴河会议前夕的敏感时刻。中国股灾背后折射出习江的激烈博弈已蔓延到金融领域。江泽民军中心腹、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案呼之欲出。

自今年5月以来,全球法轮功学员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诉江大潮风起云涌,中国政局已发生急剧变化。而控告江泽民浪潮直接冲击到中国政局最核心——迫害法轮功的问题。

原中共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2015年6月24日接受澳洲广播电台(SBS)记者周骊第五次访谈。7月8日,SBS播发访谈录音。辛子陵在访谈最后表示,今昔对比,中国确实处在政治大变局的前夜;有可能是今年下半年解决曾庆红,明年解决江泽民问题。

7月12日,在大陆网站360好搜网搜索“诉江大潮”,搜索结果显示有“全球诉江大潮”,还有“近日中国发起了一股诉江大潮”、“良知是共识的基础:六万人,诉江大潮势不可挡!”、“逾6万人控告江泽民 一周激增1.6万”等消息。

7月13日,大陆最大搜索引擎百度解禁了“下一个大老虎是江泽民”等真相信息。此前,习近平、胡锦涛阵营与江泽民集团博弈关键时刻,江泽民血债帮政变以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核心罪行多次在大陆百度等网站短暂解禁。

7月7日至14日期间,习近平当局接连三大动作针对江泽民老巢上海官场,包括上海复旦四名副校长被同时免职,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赴上海调查证券期货交易犯罪,上海市纪委六个巡视组通报巡视结果。

夏小强认为,中共《军报》整版刊出关于“汉奸”的文章,是在习近平“打虎”步步逼近江泽民的背景下发生。军报用影射手法,发出惩治“汉奸”江泽民的信号,是对习近平发出“打虎”锁定江泽民的呼应。

时政评论员谢天奇认为,控告江泽民浪潮一旦成为北戴河会议议题,将不仅震慑江泽民集团高层人物,使其不敢肆无忌惮在其它议题横生事端;习近平也可藉此获得更多高层表态支持拿下江。今年北戴河会议,中南海高层很有可能就拿下江达成协议。

责任编辑:刘晓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