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汉奸怎么办”暗示江泽民下场?

大纪元2015年07月18日讯】在7月13日,中共《解放军报》正版刊登近万字的长文《历史的拷问》,谈及对抗战期间“汉奸现象”的现实反思后,15日,位于上海的澎湃新闻网登载了《“鬼子”打跑了,汉奸怎么办?》一文,似在与其呼应。在中共特有的政治氛围中,个中意味很耐人寻味。

如果说在《历史的拷问》中描述了中国抗战期间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的汉奸历史,传递汉奸“卖国求荣,认贼作父”为国家之耻,民族之羞的信息外,那么澎湃网的文章则主要阐述了抗战后对汉奸的惩治。按照中华民国政府《惩治汉奸条例》和中共以往惯例,伪军科级以上公务员,就定为汉奸。

文章称,根据统计,八年抗战中协助日军作战的伪军人数高达210万,超过侵华日军人数,其中包括伪政府工作人员、潜伏后方的特务等等。抗战胜利初期,对汉奸的惩治工作并不让人满意,截至1945年10月,国民政府正式公布的被捕汉奸疑犯仅有一二百名,包括南京伪国民政府委员共22人,但都是非实权人物;而被惩治的伪军也很少。这引起了民众的不满。

在1946年3月13日《惩治汉奸条例》颁布后,中华民国政府开始正式处理汉奸。其方式首先是检举汉奸,敦促汉奸自首,其后抓捕汉奸。统计显示,从1945年9月至12月,军统局共捕获有汉奸嫌疑者4291人,移送军法机关审判者334人,移送航空委员会讯问查办者24人,在押病死者43人。此后,国民政府开始启动起诉、审判汉奸的法律程序,一些汉奸被公审,如周佛海等。一些被送进监狱,一些被判处死刑。

无疑,基地在北京的军报和身在江泽民老巢上海的澎湃网突然大谈特谈“汉奸”,绝不简单。考虑到中共惯用的“以古讽今”的话语方式,考虑到随着股市暴跌而日趋白热化的中共高层博弈,谈论“汉奸”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继续烧烤江泽民,并暗示江的下场。

随着诸多内幕的被揭,很多人知道,江泽民不仅父亲是个汉奸,而且本人也是个汉奸。其父江世俊,又名江冠千,曾担任南京汪精卫政权宣传部副部长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网络上曾有文章言,江世俊是个善于投机和趋炎附势的人。在主持伪政权宣传部日常工作中,“他把全部的心血研究用于法西斯宣传上”,并深知舆论的力量。他一手策划了“大东亚圣战太平洋战绩展”,利用他学到的宣传技巧和电机知识,用声光演示日美之间的空战和海战,日军开炮,美机中弹坠毁;《奇袭珍珠港》的巨幅油画,占满墙壁,显示日军武士道精神,让观众感到侵华日军不可战胜,会永远留在中国,“歼英灭美”指日可待。

此外,江世俊还参与策划了抗击英美的电影《万古流芳》,完全按侵华日军仇美需要篡改历史。为了让南京人忘记大屠杀,他还搞民俗形式的宣传,让老百姓沉浸在“太平盛世”中。他还通过日伪宣传部编创通俗儿童歌曲,让中国小孩子从小就认为侵华日军进军亚洲千辛万苦,为争取东亚民族解放在大风中“长途跋涉”,“英勇牺牲”,等等。

显而易见,江泽民比其父更近一步。大陆历史学者吕加平曾在2009年12月初撰写的文章揭露了江泽民的“二奸二假”问题,“第一奸”是江泽民本人和其亲生父亲都是日本汉奸;“第二奸”是江为俄罗斯间谍机构效力出卖大片中国领土;“第一假”是指江谎称自己是1949年加入中共地下党的假党员;“第二假”是指他冒充是“烈士”江上青的“烈士子弟”。无疑,江泽民在炮制谎言等方面亦紧随其父。

目前没有看到资料说明为何身为汉奸的江世俊在抗战后没有受到惩治,而得以老死,但其子江泽民应该没有那么幸运了。军报和澎湃网的文章就是信号:江泽民怎么办?在控告其的大潮滚滚前涌时,只有等着被抓捕和被审判。

责任编辑:高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