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振强:蔚为壮观的贪腐党政一把手“开撕”大战

大纪元2015年07月20日讯】日前,《新京报》报导了吉林通化市原市长田玉林一案审判的有关情况。言在一审庭审中,田玉林数次举报时任通化市委书记刘保威。田玉林在举报材料中称,刘保威曾于2012年决定停建通化江南客运站工程,并将该地低价转让其友人,个人从中收受贿赂。此外,刘保威还侵吞国有资产、操纵股票。

田玉林在接受审判时,不是交待、自曝自己的问题,而是当庭举报自己的工作搭档腐败之种种,可谓内线儿出马,一个顶俩,基本上不用怀疑其真实性。对于反腐败来说,这当然是个不小的收获——一笊篱抄下去,就有两条大鱼落网,不愁凑不成个双数。

而今,一些地方的党政一把手,从暗里到明面,从你一拳我一脚,到你薅住我的头发、我咬住你的皮肉、状若斗鸡般的“开撕”“互掐”现象,极为普遍。

可不吗?稍做盘点,这样的例子还真是不少。比如,甘肃兰州市原市长张玉舜,曾举报兰州原市委书记王军。据称,双方矛盾由来已久,经常明火执仗地发生冲突。知情者言:“两人都互相威胁要将对方送进监狱。”再如,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曾自述,自己在当市长时,觉得市委书记权力大,当了市委书记,又觉得市长的权力实。他在担任滁州市委书记期间,直接把属于市长的权力揽在了自己手中。

党政一把手“开撕”“互掐”最典型的案例,当属南京原市委书记杨卫泽与原市长季建业之间的“大战”。杨、季“过节”深重,两人都很霸道。今年1月,在季建业落马1年多后,杨卫泽也被调查。现在人们看清楚了,季建业的落马,乃杨卫泽举报的结果。而季建业落马后,其老丈杆子气不忿,不屈不挠地举报,终于令杨卫泽落马。

不惟书记、市长之间常“开撕”“互掐”,区委书记与区长、县委书记与县长、镇书记与镇长,甚至村支书与村长之间,也常常陷入不可开交的“大战”。前不久,河北唐山一村的村支书与村长开会时争抢话筒引发双方两个家族大打出手的视频,在网路上热传,即可谓蔚为壮观。

一些党政一把手之间的“开撕”“互掐”,不仅是在任期中,卸任后也要不依不饶,还要发动家人参战,一定要见个分晓才甘休。甚至在法庭上,也要利用最后的机会,咬上最后、最关键的一嘴。结局当然也是提前就注定了的:狗咬狗一嘴毛,两败俱伤一勺烩。

按理说,党政一把手分工明确、互有侧重,齐心协力、帮衬搭起班子,如此,方撑起一方的党政格局。而今,在不少地方,实际情形却是,双方彼此公器私用、互相拆台,互相诟病、互相揭底,直至翻船。

表面上看,党政一把手之间的“开撕”“互掐”,自始至终,就是为了一口气的争斗,是男人之间置生命于不顾的生死之战。属于一时冲动、利令智昏所致。

其实,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未必尽然如此。作为一方党政一把手,何等人物?何尝不知“开撕”“互掐”的后果?更何况自己又是如此贪腐,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鱼死网破,那是莽汉干的事情。

但是,不少党政一把手偏偏就这么做了,偏偏又都这么“如愿以偿”了?何以故?

事实上,在这些腐败党政一把手的心目中,自己就是个勇往直前、无往不胜的土皇上。只许自己放火,不许对方点灯。杨卫泽、季建业之争,就是个生动的例子。

杨、季二人,彼此都霸道,彼此都霸道惯了,必然会让这霸道有个最终的结果。不见棺材是不会落泪的,见了棺材板子都不行。官场如战场。其多信奉的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亡命徒哲学。龃龉难合,一定要将对方置之死地而后快。此其一。

其二,在这些党政一把手的心目中,都有一重侥幸心理,以为自己干下的腌臜事,旁人不知,对方不知。再加上但凡腐败官员,贪欲似海深,欲壑难填,根本就不把自己的贪腐当回事。整天做“反腐倡廉”的报告,大话说来说去,就把自己说成了一个廉洁自律的好干部。对对方的问题、贪腐,眼里岂能揉沙子?更何况,对方还要拆自己的台、挡自己的道儿!

这些党政一把手的悲剧在于,双方基本上都是这般想,都是这般琢磨。越想就会越愤愤不平,越琢磨就会越心理失衡。于是乎,“开撕”“互掐”势所必然。

其三,这些贪腐的党政一把手,是不相信法律、道德,以及正义、正道的。他们之所以能爬上高位,或许,比拼的就是关系网、保护伞,比拼的就是我爸李刚以及老丈杆子,比拼的就是后台。

是故,他们的“开撕”“互掐”,角力的始终都是关系网、保护伞、我爸李刚、老丈杆子以及后台。举报的贪腐等等,不过就是个抹黑对方的说头——他们相信,只要对方在关系网、保护伞等方面不如自己,那这贪腐的屎盆子,就只会扣到对方头上,而永远落不到自己头上。

由是,而最终决定了,贪腐党政一把手只能是“开撕”“互掐”,而不大可能“一团和气”——贪婪与低劣的人品、人性,亦决定了,其即便是“一团和气”,也不过是暂时的、姑且、表面上的。

可以预见,对于贪腐官员来说,分赃永远不可能均等,内讧早晚要发生。“开撕”“互掐”一幕幕,丝毫不足怪。今天如此,今后依然如此。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蔡慎坤:中国为何成最大非法资金流动国家?

大纪元2015年07月20日讯】据参考消息引述外电报导,近年来,中国洗钱数量不断增加,美国国务院发布的2015年国际毒品管制战略报告指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非法资金流动国家”,而且还拒绝和其他国家合作来打击跨国洗钱活动。

报导称,加州大学伯克利法学院教授斯坦利·路布曼说:“非法资金的来源有很多,其中之一是腐败交易的收益,还有偷税所得,第三是犯罪所得。”中国的洗钱金额每年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洗钱方法从投资移民、炒股、投资房地产,到投资艺术品和古董等。除了这些传统的非法转移资金手段之外,还有非法集资和贪污等新手段。

报导称,近年来,中国洗钱活动越来越严重,甚至连中国官方媒体都公开提出批评。去年7月,中央电视台揭露,中国银行违反条例,帮助中国有钱人投资移民,从中收取手续费。按照中国外汇管理规定,每人每年最多只能换汇5万美元,而中国银行却暗中帮助中国有钱人一次性汇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美元,进行投资移民。路布曼表示:“众所周知,纸上法律和执行法律之间有差距,在中国这个差距尤其大。”

报导称,两年前,中国政府发起了海外猎狐行动,试图寻找和遣返大约100名腐败官员,据报导,这些官员大部分逃亡到英语国家,尤其是美国和加拿大,虽然美加两国都谨慎表示,“愿意合作执法,帮助调查中国逃犯”,可是这两国和中国并没有引渡条约。专家表示,中国如果希望猎狐行动取得成果,就应该进行国际合作,为打击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做出努力。

实际上,中国官方一直没有发布过有关资金流入和流出的详细报告,经济学家只是利用贸易资料以及公开的外汇储备资料和其他经济统计资料,来判断中国非法资金流动状况。而相关国际组织给出的资料也无法判断非法资金流动的真假。

早在2012年,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全球金融诚信组织发表报告说,2010年,发展中国家流向海外的“黑钱”比上一年增加11%,达到8588亿美元,中国占近半数,流失资金达4204亿美元。马来西亚和墨西哥分别排第二和第三位,不过中国非法资金流失是第二和第三位的8倍。

外界普遍相信,中国境内资本抑或资金加速流出,一方面是投资的需要,一方面是为了避税,还有一方面是为腐败资金洗钱。研究报告显示:过去十一年共有3.8万亿美元(即20多万亿人民币)洪水般的流出中国,全球金融诚信组织解释说:外流资金数量从2000年的1726亿美元上升到2011年的6029亿美元。

智库专家坦承,并不清楚有多少资金来自于腐败或其他犯罪,但是巨额资金通过逃税外流更会扩大中国的贫富差距,加剧经济和政治紧张。智库的首席经济学家和报告的共同作者德芙.卡(Dev Kar)说:这个研究“严肃对待有关中国经济稳定性的问题”,“由于如此大规模的非法外流,社会,政治和经济秩序长期来说不可持续”。

智库专家表示,巨额资金外流反映出权贵对未来缺乏信心,但也有资金外流后再回到中国成为外国投资。“虽然资金可能通过贿赂,回扣或其他非法活动赚取,他们也可能是通过合法管道赚得。”“非法的地方在于,他们违反资本管制或不支付应该支付的税收”。 一些外流资金是受贿和其他腐败所得的赃款,特别是官员家人移民和转移非法所得的现象非常普遍,以至于中国给这批人创造一个新名词“裸官”。

皮尤民调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一半中国人认为官员腐败是导致中国贫富差距扩大的主要原因,四年前只有39%的人持这一看法。而频频曝光的大案要案也告诉人们,权贵们转移到境外的资本抑或资金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像,无论大官小官大富小富都在纷纷向境外转移资本抑或资金,他们在拚命掏空中国的同时,却把严重的泡沫以及通货膨胀留给了千千万万无奈又无助的百姓。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美国务院:中国是最大洗钱国 年超万亿人民币

12205313
意大利检察官在寻求就一桩大规模洗钱调查起诉297人和中国银行。(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毅报导)美国国务院日前发布报告称,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非法资金流动国家,洗钱金额每年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而且中共还拒绝和其它国家合作来打击跨国洗钱活动。

据美国之音7月17日报导,在美国国务院发布的2015年国际毒品管制战略报告中称“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非法资金流动国家”,中国的洗钱金额超过每年1万亿元人民币,洗钱方法从投资移民、炒股、投资房地产,到投资艺术品和古董等。除了这些传统的非法转移资金的手段之外,还有非法集资和贪污等新手段。报告称,中共拒绝和其它国家合作来打击跨国洗钱活动。

加州大学伯克利法学院教授斯坦利•路布曼说:“(中国)非法资金的来源有很多,其中之一是腐败交易的收益,还有偷税所得,第三是犯罪所得。”

旅美中国问题专家程晓农表示,中国很多贪官和商人把黑钱汇到海外洗白,然后作为假外资以海外公司的名义汇入中国,而且,假外资的比例正在升高。他说,中共吸引的外资大部分是贪官的钱。中国洗钱活动已经从发达的沿海地区,蔓延到不发达的内地。

程晓农称,参与洗钱的除了个人,还有国企。“官、商、知识分子,还有偷渡客,还要加上第五个——中国的国企。中国的国有企业也可能在玩这个把戏,以到海外投资等各种名义,把钱往海外转。当然,钱往往是控制在头的手里,转来转去,慢慢地就变成了头的私产。”

近年来,中国洗钱活动越来越猖獗,甚至连中共官方媒体都公开提出批评。去年7月,中共喉舌中央电视台揭露,中国银行违反条例,帮助中国有钱人投资移民,从中收取手续费。按照中国外汇管理规定,每人每年最多只能换汇5万美元,而中国银行却暗中帮助中国有钱人一次性汇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美元,进行投资移民。

6月份,意大利检察官试图起诉297人和中国银行,就是中国国企涉嫌洗钱的一个例子。

意大利检察官透露,从2007至2010年不到四年时间里,超过45亿欧元(51亿美元)来自伪造、卖淫、劳动剥削和逃税的所得款项通过转账服务被寄往中国。其中近一半的钱是由中国银行转移,该银行从中赚取758,000欧元的佣金。检察官说这些钱被分割成小数额以逃避侦测,中国银行的管理层和审计员未能报告可疑交易,并帮助掩盖资金来源和去向。

意大利检察官正寻求就该洗钱调查起诉中国银行及297人,嫌犯大多数是住在意大利的中国移民,包括中共的国家银行在米兰支行的四名高级经理。

意大利官员表示,北京在寻求西方帮助捉拿它自己的经济逃犯,却没有配合此次调查。一旦资金离开意大利,它就消失了。意大利警方无法去中国继续他们的调查。意大利官员说,在打击洗钱问题上,中共的合作没有连贯性,给国际合作带来障碍。

美联社将从意大利失踪的一笔资金追踪到中共政府拥有的一家进出口公司。该公司是温州粮油食品对外贸易公司,它已经被再三指控运输假冒商品到外国,其中一些运到美国。但是它也在中共法律防火墙之后受到庇护,拒绝回应由Converse公司在美国提起的诉讼。该公司说温州公司运送了数万冒牌运动鞋到美国和克罗地亚。

责任编辑:李晓清

传狱中的薄熙来心理出现不平衡

大纪元2015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沈玉清综合报导)狱中的薄熙来并不太平。近日,港媒报导称其又提出申诉,质疑当局对其的贪腐定性。此前有报导称,薄熙来因为拿准中共不会抛出其活摘器官的罪行,所以不断挑战当局对其的贪腐定罪。有报导称,薄熙来曾经在狱中反思自己犯下的罪行,自认为是刑事、政治问题五五开。

传薄熙来提出申诉

据香港《动向》7月号报导,中共江派大员、前政治局委员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后,在“七一”前夕又提出申诉,致信最高法院、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申诉书提及六条,其中称:“把500万工作补助作贪污论处,那么在位、退休政治局委员哪个财产少于1000万?”

时政评论员石久天认为,薄熙来之所以会有心理不平衡,是因为当局对其的审判仅以贪腐名义定罪,而中共无官不贪,若追究的话,大部分官员都可获刑。薄熙来真正的罪行是参与政变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但这些罪恶中共至今不敢公开,一直在掩盖。

稍早前,港媒的消息指,薄熙来在秦城服刑,近期在反思中坚称自己落马在管教配偶、子女上、用人上是犯了“严重渎职、涉及犯罪”,在政治上和胡锦涛、温家宝争论,又遭周永康等落井下石。薄称,他的罪行是“五五开,刑事和政治”。

2013年9月22日,薄熙来以“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被济南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10月8日,薄熙来不服判决、提出上诉;10月25日,山东省高级法院二审公开宣判,驳回上诉,维持一审无期徒刑判决。

有报导称,9月26日,薄熙来尚未作出上诉前,中纪委副书记黄树贤、最高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胡泽君代表中共中央纪委、中央政法委和薄熙来谈了近三个小时,最后提出让薄就所犯错误,考虑上诉的动机、目的等四点进行反思。

报导称,薄熙来说,9月22日宣判时,让他“极度失望,死也不能瞑目”。他知道上诉的结局不会改变一审的判决,但他会一直申辩、抗诉。

当时就有评论称,薄熙来在庭审时,推翻早先的认罪,是因为其料定当局暂时不会翻出其活摘器官、政变之罪,同时薄还得到庭外同党周永康、江泽民的暗中支持,才使薄对翻盘寄有希望、有恃无恐地翻供。

薄熙来活摘器官、政变的罪行被证实

2012年2月6日,与薄熙来翻脸的重庆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携带机密材料出逃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随后,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主导、曾庆红主谋、周永康和薄熙来实施的政变阴谋曝光。

据报,江泽民集团因为残酷迫害法轮功,恐惧被清算,不敢放弃中共的最高权力;从2008年起江泽民集团就开始着手政变计划,在中共“十八大”,江派原本将力推薄熙来进入中共常委,接替周永康政法委书记的职务。然后在两年内,薄熙来利用政法委掌握的中共公安、武警部队,再联系江派军中势力,从习近平手中夺取中共最高权力。为此,薄熙来、周永康曾先后五次会面,进行密谋。

今年1月,港媒《凤凰周刊》的报导证实薄熙来与周永康政变密谋的事实。中共官媒也称,周永康等搞政治阴谋等。

大纪元曾获得一份录音资料,薄熙来曾亲口承认是江泽民下令要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责任编辑:林锐

股灾内幕传出新说法 习王开启清算行动

大纪元2015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大陆股市6月中旬以后,发生震惊世界的股灾。近日,中航工业董事长曝大陆股灾内幕称,这是一场有预谋、有准备的恶意做空,是一场经济战争。外界关注,股灾发生后,王岐山针对证监会等金融监管机构在布局。

此前有消息称,江泽民、曾庆红涉恶意做空中国股市,对抗习近平。有分析称,这促使习近平当局加速清洗江派势力。

中航工业董事长曝股灾内幕

据凤凰财经综7月19日报导,近日,国有特大型军工企业中航工业董事长林左鸣接受《中国航空报》采访时谈到,中航工业这次准备了数十亿真金白银准备全力护盘。

林左鸣称,这次股灾是有居心叵测者恶意做空。中航在大盘4,500点急剧飙升到5,000多点的过程中,就感到不是市场的自发行为,或有恶意势力介入。

6月18日香港政改方案搁浅这天,A股上证指数下跌182点,第二天更重挫307点。做空势力选择香港政改搁浅这一政治事件出手打击中国股市,其险恶用心路人皆知。

此后政府连续出台降息、降准等重磅利好,但股市居然毫不理会。6月29日亚投行签字当天,A股仍遭到暴力砸盘。之后,政府出台一道道护市金牌,但A股仍旧暴跌不止,市场信心濒临绝望。

林左鸣说,这些时间点上的惊人巧合,显然并不是偶然,而是一场有预谋、有准备的恶意做空,是来势汹汹的一场经济战争。如果有的企业拿大把的钱砸盘做空,万一出现损失,有人承诺从国际资本市场给予补偿,自然也是有人敢铤而走险的。

股灾后王岐山布局清洗金融系统

7月6日,《人民日报》政文部公众微信号解密中纪委第二轮巡视的13名组长和39名副组长,称副组长中有8人是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新增加了7名金融机构的纪委书记。报导称,这是为下一轮巡视金融企业时配合巡视组工作打好基础。

7月18日,中纪委网站消息称,中共证监会纪委书记王会民集体约谈9家地方证监局的党委书记和纪委书记。此外,证监会纪委已排出明确时间表,正按计划对系统所有单位和关键部门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确保一个都不能少。

据中共官媒报导,7月9日上午,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已带队到证监会,会同证监会排查近期恶意卖空股票与股指的线索,并已“锁定”上海。

迹象显示,王岐山中纪委已针对证监会等金融监管机构在布局。

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增持不力高管被点名

据大陆澎湃新闻网7月19日报导,Wind资讯显示,7月1日至今,共有684家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在二级市场进行了增持,斥资共计529.57亿元。但是,有93家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出手不足1万股。甚至28家公司重要股东增持数额不足1,000股。

有8家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各增持100股,一共就花了2.24万元。如苏常柴A一高管在7月9日增持了100股,斥资900元;西藏发展两位高管7月2日和7月9日分别增持200股、100股,耗资4,200元;海大集团一高管7月10日减持2,000股。

报导称,如果是迫于市场和公司的压力而做出护盘的姿态,100股的增持实在没有太大意义。

股灾涉习江斗 江泽民、曾庆红涉恶意做空股市

7月2日,大陆经济观察网刊文称,A股市场罕见“股灾”,存在一种甚至多种势力的恶意做空。

7月3日,大陆《新京报》报导称,大陆业内人士表示,外资无力做空A股,做空股市的力量或来自国内。

7月3日,旅居美国的中国媒体观察人士温云超在其推特上发的一幅微信截图对话显示:“现在是江泽民、曾庆红两个家族在做空,这是一个政治博弈”,“ 他们(指江泽民和曾庆红)两家集合了几万亿在搞”,“习总会用尽各种手段的。”

时政评论员谢天奇表示,今年以来,习近平当局“打虎”目标指向国企和金融系统,发动从江泽民集团拿下“钱袋子”的行动。江泽民集团恶意做空砸盘,裹挟股民,摧毁市场信心。面对疯狂反扑,习近平当局围剿江泽民的行动计划将加速。

外界关注,习近平当局或在北戴河会议结束前摆平搅乱股市的江派势力。

责任编辑:林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