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权斗或涉中国金融市场的巨鳄们

惨烈国家级剧斗 习江股市决战系列之一


近期股票的暴跌中,无处不在的江泽民阴影。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江泽民、曾庆红的势力参与了这次与习近平当局在股市中的金融战争。(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5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锋报导)中国股市从6月15日开始的这场股灾,在习近平当局的强力干预下,沪指从7月9日开始转稳,直到7月17日平稳度过A股期指交割日后,这场股灾告一段落。

陆媒一般认为是入场资金高杠杆导致暴跌踩踏、证监会捅破泡沫等技术上的原因,导致了这场股灾。但是在中国大陆现在还不能公开谈论的,是这场股票的暴跌中,无处不在的江泽民阴影。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江泽民、曾庆红的势力参与了这次与习近平当局在股市中的金融战争。

北戴河会议将开始,有关中国经济的话题将被提上台面,包括这次股灾。习近平、李克强是否会公开江泽民等在其中的所为,并就造成现在半死不活股市状态的原因,对他们进行清算,成为了中国政治的一个风向标。

习近平称抓实体经济

7月4日的周末,当局宣布暂停IPO,在7月3日申购的10家公司,则全部接到通知,在7月6日资金解冻后将申购款全部退还到投资者帐户。大陆微信上还流传暂停IPO的时间段将是半年。

今年6月15日以来,沪指不到一个月跌逾30%,股市市值蒸发近4万亿美元,股民也“伤亡惨重”:6月15日至7月8日,21.2973万个持有市值50万至500万元的个人账户“消失”,500万元以上账户也“消失了”近3万个。

财经网在7月15日的文章称,成都某投资公司郝先生说:“你想身边连1:1配资的朋友都被平仓了,十年财富的积累就这么化为乌有,我们判断至少全国有50万~60万中产在这场暴跌中被消灭!”《福布斯》杂志曾预计,中国中产阶层在2014年底会超过1,400万人。如果50万~60万名中产消失,这意味着此轮暴跌已经导致了大约3%的中产阶层消亡。

7月15日,大陆中登公司公布了一周投资者情况统计表和6月统计月报。数据显示,与沪指触及5178.19点高点相比,上周参与A股交易的投资者下滑了21.85%;显示在当局救助股市反弹后,股民对股市反弹持谨慎态度。

这次股灾是中国股市历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失去了为实体经济注资功能(IPO)的股市,对当局的经济影响很大。照海外中文媒体的说法,“这轮牛市承载几项开健的改革推进,养老金的入市是需要牛市来解决的;国企中国有股份的退出和让渡给民营资本也是要靠合理牛市来解决的,注册制和新兴产业的融资更不用说了。在这个时间点上逼停牛市,导致市场信心崩溃,就相当于直接断了政府规划的改革路径。”

7月17日,在同吉林省企业职工座谈时,习近平称,搞好经济……把实体经济抓上去。和讯网在18日的评论中称,这则消息对股市意味着什么,对楼市意味着什么,尚有待进一步观察;习近平的提法,非常值得关注。

中国金融市场的巨鳄们

证监会调查恒生电子

7月12日起,在微信上热传一则“2015股灾源自杭州”的消息。在消息中,作者称大陆最大的网路配资平台——恒生电子的HOMS系统因场外配资而成为本次股灾核心中的核心。恒生电子的实际控制人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

文章称,“但是后来场外配资的规模是越来越大,上半年很容易就到了1.4万亿,如果国家再不出手,可能整个银行体系的钱都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流入股市,到时候再治理更加麻烦,于是监管层终于下决心严查配资,但是监管层按照以往治理股市的经验并没有考虑那么多,以往中国股市从来就是一头待宰的猪,国家想什么时候宰就什么时候宰,并不需要看考虑猪的情绪,于是做出了一刀切掉整个HOMS系统的决定。”

这则消息引发更大的注意是在第二天7月13日。当日,证监会突击恒生电子,其高阶主管被约谈持续超过三个半小时,负责恒生HOMS系统的相关高管是本次重点约谈对象。

恒生电子随后发表公告,以数据澄清传闻。

恒生电子称,从6月15日到7月10日,沪深两市单边交易总量大约是28.64万亿(人民币),同一时期,HOMS总平仓金额只有301亿,占两市单边总交易的0.104%。恒生电子称,从上述数据可见,HOMS被称作引发股市震荡的主力的说法是不客观的,也是非理性的。

对此,马云在“来往”发文表示,自己最近一直在全球出差,根本无暇关注股市,自己也已经不炒股好多年了,自己和杭州都“躺枪”了。

马云感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事不关己,有人挂你……这节奏你看是继续呢?还是继续呢?还是断续呢?”

7月16日,恒生电子发布公告称:关闭HOMS系统任何账户开立功能;关闭HOMS系统现有零资产账户的所有功能;通知所有客户,不得再对现有账户增资。

目前,证监会并未公布赴恒生电子调查的详情和结果。

什么是HOMS系统?

那么,什么是HOMS系统?看看凤凰财经在7月12日发出的文章中对其的定义。

“2014年,某银行改变了这一切。我们都知道我们经济处在NB周期,银行信贷政策有了调整。某银行发现,比起实业信贷,股票配资的风险实在是很小,资金完全可控,只要做好了风控,风险也完全可控。于是,对配资业务大开绿灯,敞开供应。信托公司最开始做解决方案,就是用伞形信托的形式,将银行的资金批发出来,拆分成最少100万的规模,零售给融资人。他们凭藉低利息、规范的操作;瞬间引爆了市场。而信托公司做这件事的账户工具,就是HOMS系统。他的子账户管理系统,能够把信托账户,拆分成多个独立的账户单元,可以独立的从事证券交易。对于民间配资业务而言,第一次没有资金和账户的限制,在强大的需求面前,市场疯了。银行借钱给信托公司,收6%一年;信托公司批发出来7%~9%,配资公司直接给客户,24%起。暴利吧。”

“分仓单元实现了基金管理人在同一证券账户下进行二级子账户的开立、交易、清算的功能,其本质是打破了券商和中登公司对证券投资账户开户权限的垄断权限。更为重要的是,这个账户是‘阅后即焚’的,不会在金融机构系统中留下一点痕迹!一个交易权限的开通仅仅需要配资公司在HOMS系统中做一个简单的操作,他的交易就会像过江之鲗一样掩盖在同一账户下其他人的交易中出去,达成目的后,悄无声息的离开,而他所待过的房间将立刻焚毁(资金清算、账号注销),配资公司将搭建一个新的房间(产生一个新的分仓单元)等待新人。第三、配资公司+HOMS系统+信托/民间P2P账户,已经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互联网券商结构!配资公司在给投资者分配完分仓交易账户后,能通过信托配资/民间融资,直接让客户在自己账户上做高杠杆融资业务!这是一个没有固定办公场所、没有牌照、不受监管,但却能实现几乎所有券商功能的体系!传统金融防线失守,原有的金融控制方法均失去了意义!”

HOMS是恒生电子为私募基金开发的技术工具,2012年5月正式上线,目的是为了适应阳光私募等中小资管机构,提升投资交易管理和风控能力的需要。

据证券业协会此前调研显示,目前场外配资活动主要通过恒生公司HOMS系统、上海铭创和同花顺系统接入证券公司进行。三个系统接入的客户资产规模合计近5000亿元,其中HOMS系统约4400亿元,上海铭创约360亿元,同花顺约60亿元。

阿里巴巴对恒生电子有实际控制权。而购买阿里巴巴股份的包括中国的主权基金和三家著名投资公司:博裕资本、中信资本、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机构国开金融,以及新天域资本。《纽约时报》的报导称,这些企业的高层管理人中包括了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等人。在投资阿里巴巴的四家中国企业的高管中,都有2002年以后在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中共的最高领导机构任职的20多人的子孙。

这点与那篇“2015股灾源自杭州”中的评论符合:“一些背景因素让证监会很棘手,比如实现场外配资的核心软件是恒生电子的HOMS,而恒生电子是马云的产业,马云的背景你懂得,而且场外配资是暴利行业,很多场外配资都和一些城市商业银行合作,银行的背景你懂得,像安邦、平安那种后台很硬的岂是证监会能得罪得了的。”

姜维平: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7月12日前后,前香港《文汇报》记者姜维平的文章“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在网络流传,对部分中国的金融大鳄们作了剖析。

文章引用北京新闻界消息人士的话说,目前,车峰,郭文贵两个利益集团合在一起的总财富已高达3000亿,已经是富可敌国了,运用所谓的“李克强经济学理论”,无法解说车峰,郭文贵等人在巧取豪夺过程中的强权、冷血与高超技能。

这些掌控资本市场的权贵大佬们,既掌控证券类的上市公司,如,民族证券、方正证券、海通证券,等等;又有在高层监管部门的政策,法规制定者和督察者,如,戴相龙等人;也有高层公检法司等政法系统的保驾护航者,如,周永康、马建、张越,等等;更有金融机构巨量资金的及时提供者,如,董文标、马民哲等金融界的大佬们。他们不会像散户们一样,拿着自己的血汗钱和保命钱像没头苍蝇一样,在黑幕重重的资本市场上瞎撞。他们是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有目标的大规模集团性战略“围猎”,无往而不胜。因此,知道他们是怎么赚成千亿富豪的,也就明白了广大中小散户们动辄万亿的钱蒸发到哪里去了。

车峰,郭文贵这些资本巨鳄是提前几年做局,散户是看屏幕显示牌即兴发挥。也就是说,提前好几年,这些巨鳄就开始编织谋取巨额财富的“局”。如,郭文贵通过对民族证券的整合,进而利用民族证券和方正证券的整合上市运作,在车峰金融证券行业大佬们的联合推助下,在不到三五年的时间里,郭文贵、马建和张越犯罪团伙的财富已经超过千亿元。既使逃亡海外,仍在窃笑着分享千万股民们用血和泪凝成的巨额财富的“蛋糕”。

7月14日,海外博闻社披露,除了车峰、郭文贵外,这轮股灾中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也涉插手,有信息显示,他们利用恒生电子的一套系统,进行做空。他们这些幕后操盘的总部在上海、杭州。本次股灾有利益集团利用政策和内线卖空赚取了数万亿。

此前的报导显示,令完成曾经与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在生意上有交集,车峰和曾庆红儿子走得很近,而郭文贵背后就是曾庆红。

这些内容似乎又被后续的方正证券遭到调查的消息所证实。

方正证券遭立案调查

7月14日,方正证券在上交所发布公告称,当日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未披露控股股东与其他股东间关联关系等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根据《证券法》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该公司称,立案调查期间,将全面配合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就相关事项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此次调查恰逢大陆股市刚经历过一场股灾,中共公安部介入调查之时。证监会此举备受外界关注。

方正证券第一大股东是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持股占40%多。方正证券二股东是北京政泉控股。北大方正集团控制人李友现已被抓,政泉控股控制人郭文贵现在流亡海外。

北大方正集团的李友被视为是令计划朋党圈中人。自中共前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部长令计划2014年12月22日落马后,2015年1月5日晚,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公告称,公司三名董事: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方正集团CEO李友、方正集团总裁余丽已于4日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被一同带走的,还有李友的弟弟、方正集团副总裁李国军。

令计划在2012年与周永康结成同盟。

传媒猜测这次股灾涉“国家级”权斗

7月13日,《苹果日报》李平的评论称,对于今次中国股灾,外界有传闻指涉及中共高层权斗,甚至把矛头指向江泽民、曾庆红,称他们阻挠习近平继续打大老虎的行动。孟庆丰今次率中央工作小组南下,踩入江泽民、曾庆红大本营所在的上海,并宣布查出造成股灾的犯罪线索,似乎印证早前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也让人联想到上海前市委书记陈良宇落马前,中央调查小组到上海藉社保基金问题揭开盖子的先例。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王岐山掀起打虎风暴,上海是迄今未有省部级贪官落马的四个无虎省市之一,这种局面还能维持多久?

7月15日,《苹果日报》再发“内地股灾同权斗有关”的评论。文章称,有香港议员在“灾后”分析股灾,一口咬定,这次是一场大陆“反贪腐”同“贪腐”派对决,讲得准确一点,是贪腐派向反贪腐的一次反扑。

这名议员说,股灾开始时间,其实早在6月时已经开始酝酿。6月11日,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判囚终身,抛下一句“服从判决,我不上诉”。整个6月,中央无论是减息、降准,其后到7月,什么要救股市招数,统统出齐,但股市仍然跌不停,甚至不少解说股票的都觉得股市怪象连连。

议员说,要有如此庞大的力度,背后一定要有庞大的利益集团可以操控,其财力一定要有“国家级”,由“贪腐派”周永康在6月被判刑,股市就开始出现异动,然后股灾开始,7月吞噬不少人财产,时间上实在太巧合。大胆推断,这次是江系人物为周永康被定罪的一次反扑、报复,要向“反贪腐”大旗手、国家主席习近平还以颜色。

这场股灾中,中央连出数以十招下(沪指)都不断下跌,实在太过不可思议,亦留下太多疑点,“权斗”猜测实属正常。

责任编辑:唐青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