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会议员:期望法院聆讯诉江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综合报道)据明慧网报道,到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为止,已有十万三千余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控告前中共头目江泽民,其中有因迫害导致流亡海外的24个国家和地区的1078名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

诉江大潮气势洪大,各国各界人士、政要声援诉江。加拿大国会议员肯特(Peter Kent)表示感到鼓舞,并期望中国的法院聆讯这些控告个案;国际人权机构创始人沙菲(Majed El Shafie)表示中国的未来掌握在中国人手中。


加拿大国会议员Peter Kent参加多伦多的声援诉江集会。

加国会议员:期望法院聆讯告江案

加拿大国会议员肯特(Peter Kent)以前当过记者,曾因对国际人权作出突出贡献而获得Robert F. Kennedy纪念奖。今年他成为加拿大国会法轮功之友组织的主席。

他说:“人们使用法律手段,正式去法院控告江泽民是好事。”肯特说,很多人可能对过去十六年法轮功遭受的迫害还不了解。这些诉讼信息会通过法院传到中共中央,通过法院传给社会大众。”

“我认为,加拿大政府希望法律将获得尊重,法院将聆讯这些控告个案。”他说,“这些是很严重的人权指控,包括谋杀、强奸、非法监禁、强夺个人财产、酷刑。”肯特说:“我认为,所有加拿大人都希望法院能聆听这些指控,并能基于事实作出判决。”

肯特认为,史无前例的诉江潮得以发展,是因为“中共现政府已经意识到,社会对改革有巨大的渴求”。他说,对江泽民的这些指控很严重,如果能在法庭上获得证实的话,“人们会期望政府有合适的回应”。“看到这么多人提出法律控告,很令人鼓舞。”肯特说,“现在,我们屏住呼吸,看看法院能否提供受迫害者所寻求的公道。”他说:“我相信,我们公开支持法轮功的态度,给所有中国公民发出了一个鼓励的信息。”

中共当局已经表示,他们不会干预中国公民提出的法律控告,法院要做到有案必立。对此肯特表示:“我希望,加拿大政府的同僚们密切关注此事,看看(在中国)法律能否被尊重,这些控告能否获得严肃及诚实的处理,控告者能否得到他们应得的公道。”

肯特说,加拿大政府一直在利用各种机会提醒中共当局的人权问题。“当我在中国时,当其他部长、当总理在中国访问时,当我们在加拿大与中共当局联系时,我们讲的是,一方面想改善两国间的关系,改善贸易及社会往来;另一方面,我们对改善在中国的人权状况很关注。”

肯特说,世人都应该为诉江潮感到鼓舞,并继续为中国的改变提供动力。

国际人权机构创始人:中国的未来掌握在中国人手中


国际人权机构——同一个自由世界(One Free World International)创会总裁沙菲(Majed El Shafie)先生参加“纪念反迫害十六周年、声援在中国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集会。

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国际人权机构——同一个自由世界(One Free World International)创会总裁沙菲(Majed El Shafie)先生表示,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也为更多民众站出来做选择做出了铺垫。

“我认为中国的未来现在是掌握在中国民众的手中。中国的民众需要知道他们是有权利的!无论你是法轮功修炼者、是藏族人、是基督徒,无论你有没有信仰,你需要知道,作为一个中国的民众,你有责任给整个国家——你们的国家,带来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沙菲先生说。

他表示,在法轮功修炼者无惧中共迫害的诉江大潮之下,“现在是更多的中国民众为更美好的生活、为了自由、为了真正的民主而挺身的时候了。”

“现在中国的政府和法院还是由共产党控制,那么法轮功学员诉江就是对政府和法院的一个真实的检验,到底那里有没有正义。”他表示:“我们会关注,整个世界也正在关注。到底被共产党控制的政府和法院有没有履行承诺。”

沙菲先生表示,让他难过的是,已经十六年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今天还在持续。他说:“西方社会如何对待中国,其实是对整个西方社会的一个检验。西方民主国家是否能够保持正直,是否将关注对无辜人的迫害和人权放在首要位置?”

他表示,法轮功修炼者选择的反迫害方式,包括现在的诉江大潮,都是平和的。他为法轮功的平和而感到震撼:“那么平和,从不使用暴力,从来不会激进,而是一直保持着善和友爱。”

沙菲先生呼吁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并保护所有在中国的法轮功修炼人”。

他说:“如果共产党能听到我今天的呼吁,那么我要对中共说:十六年来你们一直在杀戮这些人,想要清除他们。十六年以后的今天,你们没有成功。恰恰相反,法轮功日渐强大。此时此刻,你们(共产党)应该思考一下,你们在十六年中对法轮功的暴力和镇压,并没有带来任何效果。现在是将真相带给那些依然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中国民众的时候了。”

“黑夜之后总将迎来黎明,暴雨过后都会是天晴,所有的迫害都不能长久,迫害无法让我们对真理的坚持消失!”

在诉江状上署名的那一刻

文: 明德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两个多月来,风起云涌的诉江浪潮席卷中国大陆和海外,据明慧网统计,已有至少十万多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高检和高法投寄了诉状,由于网路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从明慧网上可以看到,每一份诉状无不是血泪写成。法轮功学员和他们家庭十六年来的不幸遭遇浓缩在短短的几千字中,悲苦异常,令人不忍卒读。其中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多少幼子失去父爱母爱,受尽歧视和欺辱;多少老人无人赡养,孤苦无依,甚至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恸中郁郁而终;多少学子被剥夺学业,青春荒废;多少人流离失所,尝尽颠沛流离之苦;还有多少人曾经或正在牢狱中遭受酷刑转化之苦,每分每秒都在痛苦中煎熬……世人怎能想象,他们身边一个看似与平常人没有两样的法轮功学员,十六年来所承受的苦难竟会直逼人类苦难的极限。而这不幸的因由,却是江泽民害怕他们对信仰的坚贞和对善良的坚守。

我不知道其他法轮功学员在签署诉状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我自己在诉状上署名的那一刻,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从小到大,自己的名字写过无数回,却从来没有象这一刻这般下笔沉重。多少悲苦和艰辛一起涌向笔头,使之变得沉甸甸的,仿佛每一个笔划都承载了一份厚重的历史。十六年被迫害的苦难和反迫害的艰辛就凝聚在这几个方寸字之中,磨都磨不掉。

我想起了迫害初期到北京上访的悲壮。就象今天的诉江浪潮一样,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涌向北京,只是为了替大法伸冤说句公道话,却被非法关押到北京各个看守所(北京关不下,每周不断向全国各地分流)。和我被关在一个监所的学员,每天都有人遭受辱骂、殴打、灌食、板子疗以及各种各样花样百出的酷刑,很多人都伤痕累累。肉身之苦不算最苦,正如人们描述犹太人的苦难那样,最苦的是被剥夺了生命本该享有的一切权利,身心、尊严和命运都随时面临专制强权的肆意蹂躏、践踏与吞没,而中共的邪恶却是比纳粹有过之而无不及。事实上,很多人从此饱受折磨,九死一生;很多人从此杳无音讯,或许就成为了令人发指的活摘器官的“原材料”。

我想起了渴望自由的日子:一堵墙,就是人间和地狱的分界岭。每天傍晚,我站在昏暗的牢房内,望着窗外远方霓虹灯下车水马龙的世界,恨不能长出一双翅膀,飞出去感受光明和自由的气息。我还想起了流离失所到外乡的日子:在简陋的租住屋内,我也常常象这样孤独的站在窗边,望着漆黑的夜空,却不敢让思绪放飞,我怕自己承受不住一瞬间家庭破裂、背井离乡的凄苦,尽量让思绪停留在以生命所有的意志获取的自由的感受之中,以这种难得的幸福感来抵御现实的百般愁苦。

这些痛苦的经历,让我深切感受到了(精神和肉体的)自由对于一个生命的意义,也清醒的认识到了,那些剥夺人自由的邪恶之徒是多么的没有人性,简直是魔鬼的化身。江泽民操控整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关押、酷刑洗脑,采用最残暴、最下流的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制造了无数的人间惨剧,甚至推行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这种令人发指的罪行,这是真正的魔鬼行径,有朝一日,一定要将江泽民送上审判席,让他接受良知、道义和人间法庭的审判。

今天,我在诉江状上慎重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就是在兑现那时以及更久远前的誓约,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送上正义的法庭。我知道,在这一刻,我已经和成千上万备受苦难的法轮功学员一道,在内心完成了对江泽民所有反宇宙、反人类罪行的审判。而墨写的签名和鲜红的手印,不只是要将他送上人间的法庭,还要化成天地间最坚固的铆钉,将他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受到人们永世的唾弃。

法轮功学员从被迫害的那一天起,就在自身承受巨大苦难的情况下持之不懈的反迫害。人们看到的是以血肉之躯在对付一个强权政府,却不知这是天地间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更是法轮功学员用他们的善良和承受来唤醒世人良知的慈悲之举,为的是让人们不要听信魔鬼的谎言,避免与之为伍,不幸成为邪魔的殉葬品。从当初的无处伸冤,到如今将邪恶之首告上法庭,还要将他绳之以法,法轮功学员将以完美的反迫害壮举为世人匡复正义、为人类作出光辉的典范。待到江泽民被送上法庭的那一天,世人会感激法轮功学员的救命之恩,并敬佩他们不屈不挠反迫害的伟大精神。

德国追责纳粹“谋杀共犯”的启示

文: 曙光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臭名昭著的纳粹集中营被喻为“杀人魔窟”。二战结束以后,同盟国在纽伦堡组织了主要针对纳粹德国军政首脑的大审判。

继1947年波兰在克拉科夫展开了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管理人员的审判之后,德国人也对纳粹战犯的罪行进行了反思,因为当初很多人认为造成这次灾难主要是领导人的责任,下级只是服从命令,所以纽伦堡审判没有涉及中下层军官。受波兰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管理人员的审判的启发,德国也于1963年在法兰克福开始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中下层管理人员进行审判,审判中确立了“服从上级命令即是谋杀共犯”的原则。

“服从即是犯罪”的思路形成后,1979年德国联邦法院取消了特别手段谋杀的追溯时效,使德国能够对纳粹分子实行无限期追责。所以2011年,91岁的Demjanjuk作为“谋杀共犯”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直到2013年,德国负责调查纳粹罪行的“中央办公室”还向检察机关提交了30名前奥斯维辛集中营人员资料,建议对其提起诉讼。以上就是德国现政府对发生在本国土上的纳粹党罪恶,七十年来不断地反思和彻底清算罪犯所做出的不懈努力。

在全世界声讨法西斯罪行中,中国作为二战时期的受害国,刚刚逃出外敌的狼爪,又进入比纳粹还邪恶的中共虎口。1949年中共篡权以后,党魁以大救星自居,强力洗脑欺骗着中国人民,一波接一波的政治运动,镇压着不服从它的百姓。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中共最拿手的就是翻版纳粹的“盖世太保”,效仿并发展纳粹党对人类的残暴虐杀方式。

据史料记载,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军民伤亡共3500多万人,而中共在几十年的执政中竟造成8000万人非正常死亡。中共知道纳粹党是因为对外族的侵略和虐杀引起了各民族的仇恨,而中共之所以敢这样对国人耍流氓,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国是中共的天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按照中共的流氓话语体系:谁管我谁就是干涉我国内政。

正当中共用谎言洗脑,用暴力解决问题很顺手的时候,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了镇压法轮功的邪恶政治运动,再次将中共的邪恶本质暴露得更加淋漓尽致。

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成立了由他直接指挥的迫害法轮功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共同犯罪组织——“610办公室”。公检法司成了它的障眼傀儡,就这样开始了从上到下、各行各业无所遗漏的全面迫害。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设立了多个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集中营,黑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派出所、洗脑班、军队、武警医院及全国各地很多器官移植医院、精神病院等,都成了酷刑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魔窟,并持续了十六年之久。在这期间侵犯八千多万法轮功群众信仰自由权。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四千人,数万人被非法判刑,数十万人被非法劳教、强迫劳动,数千名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等等罪恶。因为江泽民一伙竭力掩盖罪恶,上面的数字仅仅是实际案例的冰山一角。

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违犯中国刑法中规定的侮辱诽谤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刑讯逼供罪、非法搜查罪、枉法裁判罪等等十九宗罪,违犯国际法的“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现在全球三十多个国家有五十多个诉讼江泽民及其犯罪同伙的案件。

那么参与到这场大规模迫害善良人的犯罪活动中来的有那些人呢?各行各业从上到下的“610”系统;政法委系统;党委系统;媒体宣传系统;个别文艺系统;教育系统;环卫系统;安保系统;专门分管法轮功的军队、武警系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疗卫生系统等等,这些系统中所有参与过迫害法轮功的人都成了江泽民邪恶集团的直接杀手和邪恶帮凶。

能够形成这样大规模的群体犯罪有多方面的原因:一、因为它是由中共邪教的头目江泽民直接发动的政治运动,人们恐惧于他的权力怕受到制裁或想献媚于他的权力想得到好处。二、是由于中共多年的洗脑灌输,人们早已形成了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习惯。“服从” 也已成为避免打压的经验,即使不服也得从。三、中共利用造谣、栽赃、陷害等手段大肆妖言惑众、欺骗百姓,制造仇恨,甚至很多高级官员都被蒙蔽其中。四、人们对中共的寿命没有正确的估计,认为中共不会倒台,至少不会很快倒台,所以很多无德之人仗势欺人,故意犯罪。五、参与者普遍没有道德意识,没有法律意识、没有人权意识,没有对生命尊重的意识,这方面的缺失主要是受中共无神论的长期毒害和对中共头目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人们已习以为常。六、中共以金钱、升官为诱饵,诱惑没有理智的人,参与其中。因为中共几十年的教育不重道德,把人引向追求物欲、色欲、金钱、发财、致富等邪路,只要能挣钱什么坏事都敢干。

参与迫害基于这么多的原因,那是不是这些人就没有罪了?不是,只要你做了,只要你是迫害群体中的一员,你就是有罪的,因为江泽民再邪恶,靠他一人或几人都迫害不了那么多人,杀害不了那么多人,他是靠着所有听从他的命令,服从他的指挥的人完成的罪恶,所以所有服从他参与迫害的人都脱不了干系,正如德国对待纳粹战犯的审判原则一样,无论有没有直接杀人都得清算,因为你充当了犯罪工具。

然而,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以慈悲为怀,以救人为己任,没有世人的仇恨,所以法轮功学员在承受了十六年的残酷迫害中,不但没有放弃信仰,还冒着生命危险给公检法人员讲真相,给各级官员讲真相,给被欺骗的百姓讲真相,明白了真相的生命,退出了中共的一切组织,就等于从中共的罪恶链条中脱离出来,神就会帮你消除罪业,你就有了未来。

通过奇书《九评共产党》的精辟剖析,使众多的受骗者看清了中共的邪教本质,目前已有两亿一千多万人退出了中共邪教组织,这个打着反法西斯旗号,实际干着远比法西斯还邪恶的勾当的邪教中共,再也欺骗不了醒悟的中国及世界人民了。

据明慧网报道,近两个多月来,中国已有十万多件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控告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的讼状,递送到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等机关,对江泽民及其犯罪同伙的清算即将拉开序幕,这是犯罪元凶的必然下场。

写这篇文章是想提醒那些“服从命令的谋杀共犯”,从现在到江泽民被推上审判台,这是他们逃生的一个时间大门,而且这个大门一天一天的在不断关闭,希望他们快快觉醒,不要对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抱任何希望,它想迫害的不仅是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的人才是真正被毁灭的对象,不仅如此,听信了中共谎言,认为法轮功不好的人也是要淘汰的对象。如果能够抓住法轮大法为人们提供的这个特殊得救机会,在这个大门关闭之前退出中共,就是闯出了那个贴了魔咒的大门。

法轮功学员没有起诉众多的迫害参与者,不等于他们没有罪,在盖棺定论之前的这个还可以变动的时间里,就是希望留给他们得救的机会,只要他们能够逃脱魔掌,脱离这个超级犯罪集团,就是个有救的生命。

财政吃紧 普京猛裁11万俄罗斯官员

511422120031
俄罗斯在国际社会制裁下经济陷入困境,总统普京大笔一挥,一次性裁掉10%的政府雇员。 (SERGEI KARPUKHIN/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5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陈媛静编译报导)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上的介入导致西方社会对其展开经济制裁,再加上油价的轰然倒塌,使得俄罗斯的经济发展一跌再跌,失业人数比例大幅上升。不得已,俄罗斯总统普京大笔一挥,一次性裁掉10%的政府雇员,以便能够减少政府开销。

据CNN报导,俄罗斯今年一季度的经济缩水2.2%,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俄罗斯今年的经济将下滑3.8%,明年则将继续减少超过1%。

面对西方经济制裁和油价下跌的压力,普京做出裁掉政府员工的决定。上个星期,他签署了一个命令,将负责警察部门、军事安全和道路交通安全的雇员人数限制在1百万人。这样一来近11万的员工被一次性地裁掉了。通过这一举措,普金希望能够将政府开销减少10%。

到今年6月份为止,俄罗斯的失业人数比例为5.4%,而去年同期该数字为4.8%。

据悉,按照普京的要求,俄罗斯国防部是唯一一个逃过裁员厄运的部门。

责任编辑:李缘

余春光:诉江—从道德批判到法律制裁

大纪元2015年07月26日讯】前言:全球公诉江泽民,是天理循环因果报应,也是对犯下群体灭绝罪的江泽民集团从道德批判上升到法律制裁的历史必然结果。

中国大陆时间2015年7月24日中纪委宣布: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周本顺的落马毫无悬念,因其在2013年调任河北前,一直任职中央政法委,官至中央政法委秘书长、中央社会综合治理委员会副主任,也就是说,此人属于江派要员,是迫害法轮功团体的马前卒。而在今年的6月12号,原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央社会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将会牢底坐穿。由此可以预见,作为周永康迫害法轮功的得力助手,周本顺的命运在此刻定格,迎接他的将是法律严惩!

1999年7月,中共在江泽民一意孤行的暴力授意下,开始了对法轮功团体惨无人道的镇压。中共的国家机器在16年前的那个7月轰然开动,对提倡“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展开了人神共愤的残酷迫害。“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的是史无前例的群体灭绝政策。到了后面,更有中共军方、医院、武警、公安、国安等各级机关勾结,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旷古未有的“活摘器官”暴行。

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暴行人神共愤,“获罪于天,无所祷也。”所以那些迫害法轮功的酷吏们个个现世报,没有一个好下场。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李东生、苏荣、王立军……乃至现在的周本顺,他们的下场体现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而当初被江泽民叫嚣着要“三个月消灭”的法轮功团体,却是“自天佑之,吉无不利。”法轮功学员遍布全球,“真善忍”的法理在世界范围内落地生根,结出硕果。

全球公诉江泽民的行动在5月底开展以来至7月23日,全球控告江泽民的人数已经超过10万,这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的真实反映,也是“人心所向”的结果。

因此,对江泽民集团的暴行,仅仅进行道德批判远远未够,诉诸司法,让江泽民以及其帮凶接受法律的制裁,将他们牢牢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才是顺应天道。

责任编辑:高义

通告追查黑龙江双城抓44名诉江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

44名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捕 目前仍被关押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2015年7月15日发布追查通告指,44名法轮功学员因控告江泽民而被黑龙江双城市公、检、法、司和“610”系统而被抓捕迫害。(大纪元资料室)

大纪元2015年07月26日讯】自1999年7月以来,黑龙江双城市公、检、法、司和“610”系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司法系统作为执法机构,公然剥夺公民的信仰权利,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庭审、无罪判刑,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特别是警察等执法人员公开犯罪,其性质已黑社会化。本组织从即日起对下述迫害案立案追查。

追查案由简介
2015年7月11日,黑龙江哈尔滨双城市公安局伙同哈尔滨市警察,出动多辆警车,从11日午后开始至13日凌晨,非法抓捕当地法轮功学员。目前已知共44人(已回家的除外)。参与非法抓捕的哈尔滨市警察称,是因控告江泽民的事,要带走法轮功学员所谓“协助调查”。被非法抓捕的多数法轮功学员曾邮寄过控告首恶江泽民的诉讼状。据不完全统计,已知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名单如下:

同心乡:高会玲
农丰镇:陈云霞佟桂华
公正乡:奚秀兰崔丽梅陶占武
幸福乡:马静波郑文平
联兴乡:武淑华关洪云老方太太
希勤乡:李霞乔成华
新兴乡:王正星马伟荣王亚丽小莲
朝阳乡:林德民程淑兰郭玉环张淑芹辛宪如
东官镇:高士昌王淑芬
五家镇:苍淑慧刘玉华
周家镇:侯桂兰徐淑香
韩甸镇:刘庆杰
万龙乡:陈术多薛辉张术侠
青岭乡:耿艳华何小凡夫妇张百寻妻
水泉乡:申秀莲
城镇万家村付家窝棚:郑文平
城镇东北隅:李秋梅
亚麻厂:金继伟王秀玲韩秀华
石家窝棚:杨松林
市医院:姜丽娟
(如有遗漏,请知情者及时向追查国际举报)

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黑龙江省副省长、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厅厅长孙永波,哈尔滨市政法委书记王小溪;哈尔滨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任锐忱;双城市委书记逯景隆;双城市政法委书记郭玉志,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姜宏伟;双城市公安局局长赵凤海,副局长李树智,国保大队大队长肖继田,副队长王玉彪、警察朱彦臣、吕宏军、关义、李辉、张林等;双城市希勤乡希勤村治保常爱民,希勤派出所所长姜艳龙,警察刘向海;新兴派出所所长陈玉庄,副所长车照东;东官派出所所长李猛;水泉派出所所长苏永生;朝阳派出所所长赵晓良(原国保);幸福派出所所长辛丕岩;双城市公正派出所所长安澄宇;农丰派出所所长王恩华;单城派出所所长许宏图,警察杜清娟;同心派出所所长袁福顺;站前派出所所长刘国庆;兰陵镇派出所所长何学;东风派出所所长孙立伟;金城派出所所长侯广义;哈尔滨市鸭子圈看守所;哈尔滨市故乡看守所。

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与纳粹战犯同罪,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自首坦白、弃暗投明、举报他人罪恶、争取立功赎罪,是唯一的出路!

“追查国际”全称为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成立于2003年1月20日,旨在帮助和协调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

附件 1:“禁止酷刑犯入境美国法案”
(Anti-Atrocity Alien Deportation Act):2004年12月17日美国总统布什在华盛顿签署法案,授权司法部追踪那些犯有战争罪、酷刑、群体灭绝罪、迫害宗教信仰,以及侵犯人权的外国人,限制其入境或将其驱除出境。根据新的法案,曾经酷刑折磨他人者、犯下群体灭绝罪行者,以及迫害宗教信仰者,不准此种人入境,或将其从美国驱逐。法案还包括(1)在国外参与实施酷刑和杀人的外国人;(2)“群体灭绝”和“特别严重侵犯宗教信仰自由”者。美国移民归化法第212(a)(2)(G)条规定,外国政府官员在过去的两年中从事参与严重违反宗教自由的行为,他们以及他们的家属和子女不得进入美国。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电话:1-347-448-5790;传真:1-347-402-1444;
邮信地址:PO.Box84,NewYork?NY10116
网址:http://www.zhuichaguoji.org/
http://www.upholdjustice.org/

原标题:追查黑龙江省双城市非法抓捕44名依法起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的通告

责任编辑:舒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