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楼房整体倒塌 民众:下面都是人

706441421331
7月27日中午,杭州市富阳区一处居民楼突然整体倒塌,底层一家服装店正在营业,有4名被困人员被救出,具体被困人数不明。(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7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静慧报导)7月27日中午,杭州市富阳区一处居民楼突然整体倒塌,底层一家服装店正在营业,有4名被困人员被救出,具体被困人数不明。

当日,富阳区塌楼现场不远处一家“香浓餐馆”的男性工作人员告诉大纪元记者:“今天中午12点左右市心北路一座楼房整体倒塌,现场已经被警方封锁。这座楼是水泥板的老楼,倒塌的时候不清楚里面有没有人居住,下面是一家店面房叫‘劲霸男装’,里面有几个服务员。伤亡情况不明。”

据民众上传网络的现场图片显示,这座楼房整体垮塌,下面有轿车被压。大块的房顶和水泥建筑成一堆废墟,像遭遇了8级地震。现场已经被封锁,搜救工作还在进行,许多民众在警戒线外惊恐围观,议论纷纷。

706441421332
7月27日中午,杭州市富阳区一处居民楼突然整体倒塌,底层一家服装店正在营业,有4名被困人员被救出,具体被困人数不明。(网络图片)

706441421333
7月27日中午,杭州市富阳区一处居民楼突然整体倒塌,底层一家服装店正在营业,有4名被困人员被救出,具体被困人数不明。(网络图片)

706441421334
7月27日中午,杭州市富阳区一处居民楼突然整体倒塌,底层一家服装店正在营业,有4名被困人员被救出,具体被困人数不明。(网络图片)

706441421335
7月27日中午,杭州市富阳区一处居民楼突然整体倒塌,底层一家服装店正在营业,有4名被困人员被救出,具体被困人数不明。(网络图片)

据1818黄金眼现场拍摄的视频显示,一名围观群众询问:“里面有没有人?”一位女士回答:“有的呀,肯定有的。”

腾讯拍客“种瓜得豆”现场拍摄的视频显示,附近围观民众惊恐慌乱,声音十分嘈杂。拍客询问一位事发邻居:“当时倒塌的声音大不大?”一位女士回答:“挺大的。”拍客:“里面有人吗?”另一位民众回答:“有人哪,下面是一个服装店哪,下面都是人呐。”

据萧山广播电视台微博消息:一位逃生者说,一年前大梁就歪了。富阳区住建局副局长蒋培炎称,房子建于1979年,1980年正式投入使用,使用年限是40年,楼房办公用房性质。目前尚在住建使用年限,已经成立调查小组。

据新闻大直播-浙江公共微博最新消息,目前已经有4人送医,2人轻伤,另2人主要为受到惊吓,造成胸闷等不适症状。目前具体倒塌原因正在调查中。

楼房倒塌还影响了当地的电力供应,据杭州供电发布的消息,倒塌楼房周边120余户居民用电受到影响,供电现场配备应急发电车,20余名抢修人员现场待命,根据现场拆迁进展情况,第一时间恢复周边用户用电。

民众“三贰伍玖陆贰”感叹:“吃穿住行教育医疗通通令人不淡定,当然还有电梯。烂裆猖狂,大陆遭殃。六十六年了,大陆居民算是吃了大苦遭了大罪。”

责任编辑:高静

Advertisements

陈思敏:黄洁夫为什么向李嘉诚募款

大纪元2015年07月26日讯】这几天一则与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有关的消息,港媒报导很热烈,反观陆媒予以冷处理,北京官媒甚至不处理。港媒热报不难懂,因为事涉香港首富李嘉诚。

据港媒报导,7月20日,长和系主席李嘉诚以旗下基金会名义捐出800万元人民币给“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报导称,这事是由目前身兼该基金会理事长的黄洁夫主动向李嘉诚劝募,以便让该基金会能够重新开展工作。

据黄洁夫说,该基金会因长期没有活跃运作,在他2013年接任理事长一职时,基金会的期末资金只剩下1,060元人民币,但为推广大陆地区器官捐赠事业,于是黄洁夫遂向李嘉诚开口募款。

据卫计委(前身卫生部)官网资料,隶属该部委管辖督导的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成立时间1995年,问题是,基金会既然长期没有运作但何以最后资金只剩1,060元人民币?黄洁夫是否可以因为2013年才接任基金会理事长而免责?2000年之前说得过去,但2001年起担任卫生部副部长并身为该项业务直接主管的黄洁夫难辞其咎。

此外,李嘉诚方面的资料应该是由黄洁夫方面所提供,然而在李嘉诚基金会内部文件上所载的该基金会的宗旨、业务范围与地址等资料,明显与官方资料有出入。据卫计委官网,该基金会成立宗旨所关心、研究、发展、加强、推动、提高的事业,以及明订的业务范围都是“器官移植”,不是“器官捐赠”,黄洁夫是否能以此名目对外公开募款?而且目前已有且在进行工作的器官捐献的组织,不就是黄洁夫担任主任委员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

在获李嘉诚捐款后,黄洁夫表示,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的运作要“公开透明”,那么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应该先把历史账目向公众交代清楚。

这次黄洁夫藉李嘉诚获港媒不少报导,但国内官方与非官方媒体,截至7月25日,仅见网易与人民网港澳栏目以转载方式给予两篇不起眼的报导,新华网及其他主媒完全不见相关讯息。

尽管这次黄洁夫向大名鼎鼎的李嘉诚募得款项,但一直以来外界可以发现,黄洁夫关于器官移植的公开言论明显不获北京方面青睐,官媒态度也始终表现冷淡,甚至“切割”。而且为什么推动大陆器捐事业,黄洁夫要舍近求远香港富豪,而不是先寻求大陆富豪的赞助?还是黄洁夫开口了但得到的是回绝?

2012年在美国大选期间,中共活摘器官成为关注焦点时,重庆律师李庄曾发微博爆料称:“一家著名医院著名心脏外科的著名哥们,前几天还笑眯眯的告诉我:碰上重要患者为保持器官新鲜,我们不打麻药直接摘。”

李庄被外界知名,是因为他替许多惨遭薄熙来“黑打”而身家财产一夕被狼吞的企业家寻求司法救济。或许在国内律师界、传媒圈与商业圈的高层范围,对于国际上关于活摘器官的问题其实一直都很清楚。

在获李嘉诚捐款后,黄洁夫表示该基金会将于8月21至23日在广州举行器官捐赠及移植会议。因为这次在香港募款期间受访时,黄洁夫不但“预计”今年将有至少2,500人捐赠器官,还“预计”今年会有12,000多例器官移植。

不知道黄洁夫是以何基础“预计”出这些数字?但知黄洁夫曾公开说过在2013年时还非常缺乏公民自愿捐献,可是到了2014年大陆就有80%以上的捐献器官,现在又表示“预计”2015年大陆“器官捐赠”可成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然后在全面禁止“死囚器官”的2015年,手术数量仍有增无减,还将创纪录。黄洁夫在打“国际预防针”吗?

再看一段黄洁夫这次的媒体发言,他说:“中国很大,没有敢肯定地说什么地方再也没有坏人了(使用死囚器官的医生)。”言下之意,黄洁夫不管也不能肯定是否真的不再使用死囚器官进行移植手术。曾经向国际斩钉截铁“承诺”的黄洁夫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吗?

官方资料,目前中国大陆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是169家。然而国内媒体南方都市报在距今最近一次的公开报导称,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医院截至2014年底只有38家。

世卫组织将中国大陆列为移植器官来源不明的国家,国际医学界对中国医生实施“三不”、“二被”等学术制裁,因为中国大陆移植手术存在没有医学伦理与人道的“活摘器官”。

而据新唐人最新报导,目前旅居海外的异议人士杨光提供来自公安部权威人士的讯息,在这十几年里,不包括武警医院,军医医院,和公安医院,仅仅是一般的医院,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的案例,造成法轮功学员的非正常死亡,已经超过50万人。黄洁夫和中共当局对活摘器官真相还要掩盖多久?

责任编辑:高义

曙光:德国追责纳粹“谋杀共犯”的启示

大纪元2015年07月26日讯】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臭名昭著的纳粹集中营被喻为“杀人魔窟”。二战结束以后,同盟国在纽伦堡组织了主要针对纳粹德国军政首脑的大审判。

继1947年波兰在克拉科夫展开了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管理人员的审判之后,德国人也对纳粹战犯的罪行进行了反思,因为当初很多人认为造成这次灾难主要是领导人的责任,下级只是服从命令,所以纽伦堡审判没有涉及中下层军官。受波兰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管理人员的审判的启发,德国也于1963年在法兰克福开始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中下层管理人员进行审判,审判中确立了“服从上级命令即是谋杀共犯”的原则。

“服从即是犯罪”的思路形成后,1979年德国联邦法院取消了特别手段谋杀的追溯时效,使德国能够对纳粹分子实行无限期追责。所以2011年,91岁的Demjanjuk作为“谋杀共犯”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直到2013年,德国负责调查纳粹罪行的“中央办公室”还向检察机关提交了30名前奥斯维辛集中营人员资料,建议对其提起诉讼。以上就是德国现政府对发生在本国土上的纳粹党罪恶,七十年来不断地反思和彻底清算罪犯所做出的不懈努力。

在全世界声讨法西斯罪行中,中国作为二战时期的受害国,刚刚逃出外敌的狼爪,又进入比纳粹还邪恶的中共虎口。1949年中共篡权以后,党魁以大救星自居,强力洗脑欺骗着中国人民,一波接一波的政治运动,镇压着不服从它的百姓。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中共最拿手的就是翻版纳粹的“盖世太保”,效仿并发展纳粹党对人类的残暴虐杀方式。

据史料记载,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军民伤亡共3500多万人,而中共在几十年的执政中竟造成8000万人非正常死亡。中共知道纳粹党是因为对外族的侵略和虐杀引起了各民族的仇恨,而中共之所以敢这样对国人耍流氓,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国是中共的天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按照中共的流氓话语体系:谁管我谁就是干涉我国内政。

正当中共用谎言洗脑,用暴力解决问题很顺手的时候,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了镇压法轮功的邪恶政治运动,再次将中共的邪恶本质暴露得更加淋漓尽致。

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成立了由他直接指挥的迫害法轮功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共同犯罪组织——“610办公室”。公检法司成了它的障眼傀儡,就这样开始了从上到下、各行各业无所遗漏的全面迫害。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设立了多个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集中营,黑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派出所、洗脑班、军队、武警医院及全国各地很多器官移植医院、精神病院等,都成了酷刑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魔窟,并持续了十六年之久。在这期间侵犯八千多万法轮功群众信仰自由权。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四千人,数万人被非法判刑,数十万人被非法劳教、强迫劳动,数千名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等等罪恶。因为江泽民一伙竭力掩盖罪恶,上面的数字仅仅是实际案例的冰山一角。

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违犯中国刑法中规定的侮辱诽谤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刑讯逼供罪、非法搜查罪、枉法裁判罪等等十九宗罪,违犯国际法的“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现在全球三十多个国家有五十多个诉讼江泽民及其犯罪同伙的案件。

那么参与到这场大规模迫害善良人的犯罪活动中来的有那些人呢?各行各业从上到下的“610”系统;政法委系统;党委系统;媒体宣传系统;个别文艺系统;教育系统;环卫系统;安保系统;专门分管法轮功的军队、武警系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疗卫生系统等等,这些系统中所有参与过迫害法轮功的人都成了江泽民邪恶集团的直接杀手和邪恶帮凶。

能够形成这样大规模的群体犯罪有多方面的原因:一、因为它是由中共邪教的头目江泽民直接发动的政治运动,人们恐惧于他的权力怕受到制裁或想献媚于他的权力想得到好处。二、是由于中共多年的洗脑灌输,人们早已形成了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习惯。“服从” 也已成为避免打压的经验,即使不服也得从。三、中共利用造谣、栽赃、陷害等手段大肆妖言惑众、欺骗百姓,制造仇恨,甚至很多高级官员都被蒙蔽其中。四、人们对中共的寿命没有正确的估计,认为中共不会倒台,至少不会很快倒台,所以很多无德之人仗势欺人,故意犯罪。五、参与者普遍没有道德意识,没有法律意识、没有人权意识,没有对生命尊重的意识,这方面的缺失主要是受中共无神论的长期毒害和对中共头目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人们已习以为常。六、中共以金钱、升官为诱饵,诱惑没有理智的人,参与其中。因为中共几十年的教育不重道德,把人引向追求物欲、色欲、金钱、发财、致富等邪路,只要能挣钱什么坏事都敢干。

参与迫害基于这么多的原因,那是不是这些人就没有罪了?不是,只要你做了,只要你是迫害群体中的一员,你就是有罪的,因为江泽民再邪恶,靠他一人或几人都迫害不了那么多人,杀害不了那么多人,他是靠着所有听从他的命令,服从他的指挥的人完成的罪恶,所以所有服从他参与迫害的人都脱不了干系,正如德国对待纳粹战犯的审判原则一样,无论有没有直接杀人都得清算,因为你充当了犯罪工具。

然而,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以慈悲为怀,以救人为己任,没有世人的仇恨,所以法轮功学员在承受了十六年的残酷迫害中,不但没有放弃信仰,还冒着生命危险给公检法人员讲真相,给各级官员讲真相,给被欺骗的百姓讲真相,明白了真相的生命,退出了中共的一切组织,就等于从中共的罪恶链条中脱离出来,神就会帮你消除罪业,你就有了未来。

通过奇书《九评共产党》的精辟剖析,使众多的受骗者看清了中共的邪教本质,目前已有两亿一千多万人退出了中共邪教组织,这个打着反法西斯旗号,实际干着远比法西斯还邪恶的勾当的邪教中共,再也欺骗不了醒悟的中国及世界人民了。

据明慧网报导,近两个多月来,中国已有十万多件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控告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的讼状,递送到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等机关,对江泽民及其犯罪同伙的清算即将拉开序幕,这是犯罪元凶的必然下场。

写这篇文章是想提醒那些“服从命令的谋杀共犯”,从现在到江泽民被推上审判台,这是他们逃生的一个时间大门,而且这个大门一天一天的在不断关闭,希望他们快快觉醒,不要对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抱任何希望,它想迫害的不仅是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的人才是真正被毁灭的对象,不仅如此,听信了中共谎言,认为法轮功不好的人也是要淘汰的对象。如果能够抓住法轮大法为人们提供的这个特殊得救机会,在这个大门关闭之前退出中共,就是闯出了那个贴了魔咒的大门。

法轮功学员没有起诉众多的迫害参与者,不等于他们没有罪,在盖棺定论之前的这个还可以变动的时间里,就是希望留给他们得救的机会,只要他们能够逃脱魔掌,脱离这个超级犯罪集团,就是个有救的生命。

责任编辑:尚一

周晓辉:刘云山之子请辞与中国高科被查

大纪元2015年07月27日讯】几日前,港交所新闻发布公告称,新华保险(1336)披露,公司董事刘乐飞辞去非执行董事职务。这则公告之所以引人注意,是因为刘乐飞的背景非常不简单,他是江派前台人物、现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儿子。此前笔者曾分析指出,刘乐飞很可能卷入近日的中国人寿减持中信证券事件中,同时也很可能是股市暴跌背后的操盘手之一。

而就在刘乐飞请辞消息发布后没多久,7月23日,中国高科7月23日也发布公告称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未披露关联方交易等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事项,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中国高科并未披露违法违规事项的具体内容。众所周知,目前中国高科的大股东为北大方正集团,这是半个月内,继方正证券后,北大方正集团旗下又一上市公司被立案调查。

资料显示,中国高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由教育部和上海市政府建议,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36所全国著名重点大学共同发起,全国174所高等院校及单位投资入股于1992年底组建的新型高科技企业,1996年被批准公开发行股票。其所属分公司、全资公司、控股公司等共有10家。

围绕中国高科,在最近股市暴涨暴跌中有一则有关的信息值得关注。6月23日,其发布了第一大股东北大方正集团终止融资融券业务的公告,内称方正集团已将高科公司股份46,000,000股,由在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开设的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账户转回普通证券账户。方正在减持了至少4%的股份后,仍为高科大股东。

据悉,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账户是融资融券业务中开设的账户。客户向证券公司交纳一定的保证金之后便可以用这个账户向证券公司借入证券卖出,以后再还上,这就是融券,一般来讲是对后市看空才将融券卖出。如果看多就会融资买入。方正集团减持说明了什么?

笔者并不清楚方正集团与中信证券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关联,但至少方正的高管们对于刘乐飞为中信证券最年轻的董事心知肚明。从方正证券被披露的种种猫腻,我们同样无法排除方正、高科、中信证券存在某种内幕的可能性。

而另一个被查的存在猫腻的方正证券,第二大股东正是身在国外的政泉公司幕后大老板郭文贵,而他在过去的一年多中,与方正集团展开了争夺方正证券控制权的大战。郭的背后有曾庆红的影子,方正集团的靠山则是令计划。有分析指,日前的股市暴跌很可能与江、曾及长期盘踞在金融系的马仔有关,而方正证券就是被怀疑的对象之一,它被指由令计划之弟令完成、郭文贵操控搅乱股市。

无疑,搅动股市的这股力量很强大,而且目的明确。同属江派的曾庆红、刘云山扮演了什么角色,很值得深究。而在李克强强力救市后,这股力量暂时受到了抑制,一些冲在前边的公司受到了调查,但只要背后的黑手不被斩断,惨烈的一幕未尝不会再现。

责任编辑:尚一

慈悲和真相的力量

文: 河北保定地区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这是迫害初期红色恐怖气氛最严重时的事了,我至今记忆犹新。

一天早晨,我骑自行车去乡下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在回家的路上遭恶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这些警察看上去非常粗野,张口就是骂人。一个自称武功高强的警察,不分青红皂白,把我暴打一顿之后又无理的抢走了我的自行车和半书包真相资料,最后把我绑在派出所院子里的树上。他还抢走我上衣口袋里仅有的五元钱。

一个年轻警察骂道:“费了半天劲,你就带了五元钱,看我不狠狠的罚你的钱。”我说:“你千万别这样做,我们发真相资料是为了救人,也包括你们一家人,我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我们全家受益了,我也想让你们全家受益。”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拿着五元钱出去买了一个西瓜回来。之后他们把我从树上放下,让我進屋里。

看着几个警察一人拿一块西瓜,狼吞虎咽吃起来的这种模样,我心里很难受。因为我深知,在邪党领导下的这些小警察工资很少,那些有权的警察,有机会贪污腐败,甚至于住豪宅、开豪车,而小警察只能听命令或当走卒。

最可悲的是,他们不知道,抓、打法轮功学员本身就是在犯天法,也是在触犯人间的法律,如果不明真相,就会遭恶报,甚至于祸及家人。想到这些,我看着那些被抢的资料,心疼的泪水直流,因为我知道这些资料能救很多人。

这时,打我的那个警察,拿着半块剩下的西瓜,走到我面前骂着问:“你哭什么,是不是想吃西瓜?”我说:“不想吃。”他说:“那你想怎样?”我说:“你把那些真相资料还给我,放我回家。信仰自由,我没犯法!”

他大喊:“你傻呀,我打你的时候也没见你掉一滴眼泪,那些资料不能吃也不能喝的,你还因为这些被抓、被打,也许还会被判刑,你这样做值得吗?”

我提高了一点声音,为的是让所有在场的警察都听到,说:“我告诉你,那些资料比你的命都值钱,你知道吗?法轮功学员,为了救你们,为了多做些救人的真相资料,我们自己省吃俭用。有的法轮功学员自己生活很困难,就到街上捡废品,卖了之后。一元一角的凑在一起,这些真相资料都是我们救人的一颗颗诚心。不信你们去看看这些资料上写的是什么,看了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的了。”

听了我的话,有一个警察,走过去拿了一些资料在他们中间传看了起来。

警察们去吃午饭时,来了两个新警察接班。一男一女,男的守在外面,女的走進屋来,她睁大眼睛盯着我看,突然对我说;“怎么是你?我找了你好长时间了都没找到,你不认识我了?”我说:“你是……?”她说:“你忘了吗?那天你捡到了我的两千多元钱,我回去找,你一直在那等我回去,把那钱交给了我。我说谢谢你,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你说你是炼法轮功的。你还说我不要谢你,要谢就谢你师父,是你师父教你做好人的。”

这时,我才想起来,确实是有这回事。我说:“你相信我是好人吗?”她说:“相信!我真想放你走,可是我不敢。”说完她出去了,回来给了我一个馒头和一瓶矿泉水,说:“快点吃吧,我只能为你做这些,就怕下午他们要把你送到看守所,你自己一定要小心。”我看到她的眼里含着泪。

其实,我那时很害怕,我知道中共邪党什么坏事都能干的出来,因为它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所以它就敢无恶不做。但是,我更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这句话,于是我坚定地对她说:“谢谢你今天为我所做的,你一定会有福报的。回去你一定要告诉你的家人,法轮大法是好的!修真善忍没有错。让他们都不要相信中共宣传上的谎言。”她说:“好,我记住了。”

吃完午饭,那个打人的警察先進了屋,快步走到我面前,大喊着:“快,我们要送你走。”他顺手将五元钱塞進我的上衣口袋里。压低声音说:“如果你早让我看看你们这些真相资料,我就不会打你了。”这时其他警察也都進来。此时,我忽然感到自己变的高大和强壮起来,我知道这就是善(慈悲)的能量,是真相的作用。我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我为两个得救的生命而高兴。

此时,我一点都不害怕了,我不想知道他们把我送到什么地方,因为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会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真善忍的信仰告诉世人,包括所有的警察。

邮政员当众退党

文: 山东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我陪一大姐到邮局向北京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两天后邮局人员打电话叫这位大姐把邮件拿回去,说派出所不让邮。我决定陪大姐去邮局取邮件,并给邮局人员讲讲真相。

我们来到邮局。营业大厅里很多人。得知来取邮件,那位办快件的邮政员说:“我给你们发出去了,走到烟台又退回来了,派出所不让邮。”我问:“是哪个派出所不让邮?”她说:“我也不知道。”

我说:“你知道这封信是什么内容吗?”邮政员说:“不知道。”我大声说:“是控告江泽民的!你知道江泽民害死了多少人吗?好几百万!我就因为学法轮功受益,说法轮功好,被迫害了好几年,被打过毒针、被扒光过衣服遭受侮辱、被吊铐了七天七夜,但我死里逃生!”邮政员认真的听着,点着头。我接着说:“一个公民,更是一个善良的公民,连邮一封控告信的自由都没有,你说这个党还不黑暗吗?老天还能不灭它吗?!”邮政员不住的点着头。邮政大厅的人都静静的听着,没有一个说话的。

我继续大声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其实我们邮这封控告江泽民的信也不是为了我们,而是为了那些被江泽民及其帮凶用谎言欺骗、蒙蔽的人们。江泽民之流造谣说学了法轮功“自焚”、“杀人”,哪有一个真的?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可法轮功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传播,这是为什么?特别是江泽民及其帮凶想用假恶斗对抗真善忍,可能吗?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还有一点人性吗?贵州发现一块五百年前崩裂的大石头,里面藏着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科学院的地质学家鉴定它是天然形成的,那不就是天在示人吗?!人在做,天在看。天要变,谁挡的住?!谁的命能顶过天?!一个老百姓杀了一个人要偿命,江泽民挟持共产党害死了这么多修真善忍的好人,人不治天治!不久,跟着江泽民、共产党倒霉的人你知道有多少吗?!我们邮寄控告信就是希望把江泽民送上法庭,结束这场迫害,让那些还在被挟持着迫害法轮功的人、被谎言蒙蔽的人赶快醒悟!明辨是非!不跟江泽民、共产党倒霉!

我问:“你入过党吗?”邮政员说:“嗯,入过。”我说:“时间会告诉你一切,但是,我不希望你拿生命来证实,人的命是珍贵的,不要被江泽民和共产党葬送掉!我给你用‘永安’这个名字把你入的那个党退了吧,希望你永远平安!”

这位邮政员在众目睽睽下,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好!”

吉林通化市原市长田玉林遭恶报被判死刑缓二年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时,吉林市松原市中级法院对通化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田玉林(正厅级)受贿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田玉林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田玉林,一九六二年二月生,辽宁昌图人。田玉林是中共“十八大”之后,吉林省落马的行政级别最高的官员,该案也被当地人称为“吉林省一号案”。田玉林曾任吉林省通化市梅河口市市委书记,二零零九年五月至二零一四年四月任通化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一日,田玉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日,吉林省检察院依法对田玉林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被检方提起公诉。

田玉林在任梅河口市市委书记、通化市市长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通化市东昌区“610”头子苗英(男,四十岁左右)就住在通化市五中附近的“腐败楼”(田玉林的房子)。

苗英,二零一二年七月左右调入通化市东昌区“610”。此人干正事的能力没有多少,为捞取资本向上爬,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时,却不遗余力。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苗英带领手下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和家小宾馆强制洗脑迫害,并对学员使用暴力,苗英亲手用筷子掰掉法轮功学员两颗牙齿,致使法轮功学员满嘴是血,疼痛难忍。

二零一三年十月,苗英为首的“610”伙同各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和家小宾馆强制洗脑。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苗英再次参与绑架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强制洗脑,非法关押。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官员大多是贪官污吏,他们被所谓的“双规”、“调查”或者判刑,固然是因为在中共黑帮内斗中落败所致,但更是因为他们迫害好人而招致的报应。 田玉林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也是他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