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大陆各媒体纷纷转载中纪委网站公布的消息: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今后他要面对的将是恶报的开始。

据大陆媒体报道,周本顺是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唯一一个还没有被公开调查的秘书,似乎周本顺落马是受周永康的牵连,事实并非如此,周本顺的落马是受他一意孤行执行迫害政策的“牵连”更为准确。

二零一三年三月,周本顺任职河北省委书记,在他刚刚上任不久,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恶贯满盈的周永康就锒铛入狱,但是周本顺却没有从周永康的落马中吸取教训,放弃了上天给予他改恶从善的最后一次机会。在他任河北省委书记期间大肆迫害法轮功及学员。

据明慧网文章《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的犯罪记录》报 道,二零一三年十月初,河北省委所谓“防范和处理×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即“610”办公室)给各单位发出通知,要求各单位 积极参加,浏览邪恶网站,登陆所谓的“知识竞赛系统”。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周本顺直接策划了石家庄“11·15”大抓捕事件,导致二十多名法轮功学 员被绑架。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中旬,河北卫视公然播放诬蔑法轮大法的节目。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消息,最近河北省下达硬指标,到九月把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化”,已经开始骚扰法轮功学员。承德已经严重骚扰。

周本顺在河北省下达一个又一个迫害指令,让河北省成为迫害事件高发的重灾区。他们采取种种手段试图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一、监视监听监控:

周 本顺一手策划,拿石家庄做试点,动用刑警大队,利用所谓的侦查手段,采取蹲坑、跟踪和监听窃听手机通话、入室踩点等流氓手段,还画了网络分析图,被跟踪的 法轮功学员去过的地方,就成为图中的一个节点,按图上门绑架、抄家,统一配备录像机和微型摄像头,带着逮捕证、搜查证,要求抓人、抄家、做笔录等全程录 像。有消息说其中共欲将此模式在石家庄市试点后推广至河北省内其它地区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自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黄骅市国保大队及吕桥镇派出所对孙正庄村法轮功学员的骚扰后,在村子西边法轮功学员集中居住的两条街道胡同口安装了七个摄像头,密切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而且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专人监视跟踪,生活上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九日,河北省沧州市法轮功学员李丽女士在维修自己的汽车时,发现在汽车底盘上有一个小黑盒子,大概8cm×8cm×2cm大,上面红灯绿 灯在交替闪烁着,上面有吸铁石可以安在汽车的任何金属部位。经询问得知这是定位仪。李丽车上的定位仪是运河分局唐国利一伙干的,他们自称是市局的部署。

此后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监听监视跟踪等非法活动在河北大行其道。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八日,河北省蠡县蠡吾镇法轮功学员冯文珍七年冤狱期满,蠡吾镇“610”人员百般阻挠冯文珍家属接人,家属识破“610”诡计,将冯文珍接回家中,但是蠡吾镇“610”一直派人监视冯文珍的一举一动。

▲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河北涿州市法轮功学员葛志军在租住小区被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期间因高血压被放回家。二零一五年二月九日左右,曾有警察找到 他把他送往监狱,由于体检血压高,监狱拒收,被取保候审。葛志军被非法判刑后,于二零一五年初递交上诉书。现葛志军被长期监视居住,其家人一直压力很大。

▲ 保定安国市法轮大法学员李亚,二零一三年被绑架关押一年,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一三年十月~二零一七年四月),因家庭状况,监外执行。二零一五年七月 八日左右,安国石佛乡司法所韩树良找到李亚,说是看看她在不在家,并让她每月写一个思想汇报,还要参加一次义务劳动,并说义务劳动可以不参加,有村里出的 证明就行。说这是针对监外执行的规定,还让李亚的叔叔及村主任负责监管,并要了他们的电话号码。

二、制造多起绑架事件、群体绑架事件

据 明慧网文章《二零一四年一~八月河北省迫害案例概述》报道,二零一四年一月至八月,河北省各县市共有三百六十名法轮功学员遭到中共当局的绑架、骚扰。各地 发生的群体绑架三人以上事件达到二十三起,群体绑架事件中大约有一百五十二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个人遭绑架、骚扰案例中有大约二百零五名法轮功学员受到迫 害。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九日晚上九点左右,大巫岚乡派出所绑架了河北秦皇岛青龙县大巫岚乡青山口村法轮功学员齐玉娥、陈立侠、陈飞侠,当家属知道消息后去要人,警察勒索钱财后才放人。

▲“2·25”跨地区绑架事件: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至二十六日,在北京海淀区、房山区、河北保定涿州、保定涞县接连发生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据悉十一名河北法轮功学员、四名北京海淀区、七名北京房山区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抓捕。

▲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唐山市卞晓晖因营救父亲卞丽潮(二零一二年二月被警察绑架,同年七月被非法判十二年,在石家庄监狱被迫害致病情危重)被绑架,次日 警察绑架了卞晓晖的母亲周秀珍。周秀珍被绑架是因把丈夫卞丽潮被绑架、判刑、警察私分她家现金十二万元的消息发布到网络上。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河北唐山市公安和“610”还绑架了付翠芝、党凤玲、孟凡全、徐秀艳、陈立武、王雅欣夫妇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付翠芝、党凤玲、孟凡全、徐秀艳、陈立武、王雅欣夫妇均遭非法抄家。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晚上八点,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存瑞乡派出所绑架了怀来法轮功学员贾秀标、李凤琴、王建强,刘建荣。当天晚上,东花园法轮功学员莫玉花、贾占花也遭绑架。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了在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的山东籍法轮功学员陈存容、金秀平、袁改姈、孙凤霞。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晚,法轮功学员金瑞玲、刘秀香、程英遭廊坊大厂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抄家。

▲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五点多,廊坊法轮功学员康景泰、马维山、文杰、王占青,几乎同时被绑架,家中私人财物被抢劫。他们先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市看守 所,从五月四日开始,陆续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康景泰、马维山被放回家,王占青、文杰被劫持回三河市看守所。四位法轮功学员均遭非法起诉。

▲ 二零一四年五月四号,邢台法轮功学员刘英彩、王科兰、刘香容、李春京,葛泉矿,在西葛泉过庙会讲真相,被十里亭派出所和沙河市公安局绑架,并非法抄家,被 抄走大法书、电脑、优盘、mp3、录音机、打印机两台,现金六千二百元被偷走。第二天每人勒索两千元后,才放回家。李春京家在被抄家时现金六千二百元被 偷。

▲二零一四年五月四日,河北沧州盐山县李双双、邢秀华、韩敏,海兴县孙兰凤遭绑架。

▲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河北秦皇岛市青龙县八道河乡八道河村法轮功学员王立新和牧马村法轮功学员蒋淑云、朴素华、王信华、黄佑臣,被承德宽城县东川乡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同时绑架、关押的还有一位未修炼法轮功的司机王志辉。王立新丈夫被勒索四千八百元钱后将王立新放回。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四日,石家庄市鹿泉寺家庄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牛兰竹杜娟张玲雪。家属去派出所要人时发现三个人目光呆滞,走路一瘸一拐。回家后牛兰竹说三人在派出所均遭警察暴力殴打、注射不明药物。

▲ 五日十四日上午九点半左右,保定市公安局指使新市区国保大队和韩村乡派出所(人称马子的指导员)开着两辆车到保定市新市区韩村乡沈庄村骚扰法轮功学员吴秀 花家,下来四五个便衣进行骚扰,因吴不在家随后离去,而后在他家附近蹲坑。五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半左右至五点半左右,再次骚扰。五月二十日上午七点把吴的丈 夫(未修炼法轮功)绑架到韩村乡派出所恐吓,随后抄家,抄走所有大法书籍、打印机、u盘等。吴的家、沈庄的家、厂子和市里的一套房子都翻了个底朝天。同一 时间,法轮功学员刘玉珍家、朱兰英家都被抄家。跟吴秀花同一时间被绑架还有法轮功学员陈慧然。

▲衡水“5·30”暴力、群体绑架事件:二零 一四年五月三十日凌晨,在河北省衡水市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610”的操纵、指使下,衡水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联合景县、故城和枣强县公安局统一行动, 对此三县一市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抓捕。在此次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他们共绑架十八人,其中有三名婴幼儿童和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此次绑架中警察入室 见人就打,抓人时带着救护车。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石家庄市赞皇县张楞乡三名大法弟子杨细辰、时绪娥、时聚英,在县城集市讲真相,被许亭派出所所长武建胜举报,遭赞皇城关分局绑架。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日,保定市涞源县国保警察绑架四名法轮功学员孟雪慧、段桂英、赵淑梅、董淑格和一名不炼功的司机李福祥。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四日,冀中公安局步云飞等人绑架了任丘市华北油田井下公司的法轮功学员郝彭哲、徐盛然、许桂香。

▲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晚,河北临漳法轮功学员李凤来、马秀梅、翠香遭南东坊镇派出所警察绑架。

▲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唐山丰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胥各庄派出所绑架董建全、龚树青、付红霞、翟相合、董金波。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一日上午,河北保定雄县庄头村法轮功学员魏金彩、焕玲、大花在容城县被平王派出所警察绑架。

▲ 沧州“8·17”群体绑架事件: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上午,在河北沧州市皇家壹里小区由沧州、天津、承德、青县、盐山、南皮等地法轮功学员交流讲真相救人 的心得体会,下午三点左右时,突然有人轻轻敲门,大家以为又有学员回来了,毫无防备的开了门,十多名便衣警察一拥而入,绑架了沧州的李丽、康兰英、唐建 英、徐凯、曹延香等四十二多位法轮功学员。多名被绑架及被牵连的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抄家。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张家口阳原县法轮功学员苗柱增、孙玉荣夫妇和张绍珍被绑架,并遭非法抄家。三人被东城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苗柱增关入阳原县看守所,孙玉荣、张绍珍在查处身体有较重病症的情况下被关入张家口拘留所。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邢台市王秀芹、毛玉芹、陶姓、任姓等四位法轮功女学员在讲法轮功真相时,遭人恶告而被绑架,现被非法关在桥东公安分局。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信廷超的妻子王术琴和女儿信梦迪,还有李春慧、刘宾华租车,寻找在二零一三年被枉判三年刑期的法轮功学员信廷超时,在唐山监狱高速路口遭特警拦截、绑架,被绑架的还有出租车司机。

三、利用河北省司法系统实施的迫害

本节采用的是据明慧网文章《二零一四年一~八月河北省迫害案例概述》一文中的报道。

1.二零一四年元月二日,河北肃宁县法院偷偷非法枉判法轮功学员裴文海四年徒刑,劫持到唐山四监狱迫害。

2.二零一四年一月十日,河北武安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爱英非法判刑三年。

3.河北省石家庄市正定县法院,于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四日,对法轮功学员贾志江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高素珍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

4.二零一四年,河北秦皇岛市海港区法院欲于近日对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开庭日期如下:

四月二十一日:王欣,女,四十三岁,唐山市法轮功学员。

四月二十三日:王永珍,女,五十岁,黑龙江伊春市法轮功学员。

四月二十四日:李丽丽,女,四十一岁,秦皇岛市青龙县法轮功学员。

四月二十八日:张晓杰,女,四十五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

四月二十九日:叶淑霞,女,三十七岁,黑龙江伊春市

已经非法开庭审判的有赵国华(伊春)、化智凯和李学颖(夫妻俩,秦皇岛)、庞舒月(秦皇岛),庭审结果至今没有公布,也没有家属知情。

5.河北省衡水地区安平县法轮功学员乔占合被非法冤判五年半。家人上诉到衡水市中级法院,四月八日,衡水市中级法院在不通知家人,不通知辩护律师的情况下,无理维持原判。

6.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秦皇岛市海港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廉宝昌进行了非法庭审。

7.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王桂英被劫持到石家庄。王桂英被任丘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月,并被任丘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8.河北唐山市丰润区法轮功学员韩秀荣,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九日,在丰润区法院被秘密开庭。

9.六月二十七日,河北省保定市涿州市法院开庭非法宣判法轮功学员葛志军,刑期不详。

10.河北保定市顺平县法院,于六月二十七日第四次对法轮功学员刘慧云非法庭审,并无视律师有力的无罪辩护,再次强行判刘慧云四年零五个月徒刑。

11.唐山女青年王旭东被路北法院非法冤判六年,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送到河北省石家庄女子监狱。

12.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一早,涞水县法院对修炼法轮大法的六旬农妇卢桂芬庭审,八月二十二日以罪名不成立、证据不足,退回到涞水检察院。据悉,最近涞水公安局正在罗织罪名补充所谓材料欲加重迫害。

13.七月十八日,河北省邢台市桥东区法院对沙河市法轮功学员郝香堂非法宣判五年徒刑。

14.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河北涿州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高春莲、董汉杰、王云、张海洋非法开庭。

15.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二日,河北邯郸市丛台区法院就法轮功学员王志武使用真相币一案进行二次开庭。

16.二零一三年,石家庄“11·15”群体绑架事件中有八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批捕。六位法轮功学员被桥西区公检机构非法起诉:胡艳霞、阎瑞敏、张英同的案卷可能还在检察院或退侦到公安局;杨会州的案卷六月二十三日已到桥西区法院;王晓峰的案卷八月初也到桥西区法院。

桥 西区法院已对法轮功学员陈田奎非法开庭,律师当庭做了阐述充分的无罪辩护,家里亲戚十多人参加了旁听,更加明白了陈田奎是被冤枉的无罪的,对法轮功的迫害 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开庭后家里亲人朋友一直在为陈田奎奔走呼吁。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长安区公检机构非法起诉:李宇新的案卷三月十三日被转长安区法院,八月二 十八日被非法开庭,律师和家人一直在控告长安区检察院玩忽职守,要求公诉人赵状涛回避。

田淑梅的案卷还在长安区检察院,田淑梅的丈夫是军人转业,二零零六年遭遇车祸身亡,家里只有一个未成年的儿子相依为命,目前儿子读高一、无人照看,代理律师和亲戚多次递交材料希望能让田淑梅回家母子团聚,一直没有结果。

四、疯狂干扰法轮功学员诉江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北京的最高法院发布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通告后,河北法轮功学员依法写起诉书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等部门申诉自己的冤情,却遭到河北省相关部门的疯狂干扰和阻挠。

(一)绑架诉江法轮功学员

保定:韩宝贵、郭大英、郭素英、张小芹、任淑坤、温国强(未遂)、陈长保(未遂)、肖向宇、王德福、任金凤、鹿连霞

张家口:张荷花、任继花、赵彦平、王小娣、于英名(未遂)、王小林(未遂)、刘桂花、韩秀桃、任建海、孙之清、张永利、张运婵、崔祥(未修炼法轮功)、王心宇、刘英、李进军

邯郸:张俊亮

沧州市:常玉金

(二)威胁、骚扰、抄家

承德市:

河 北省平泉县街道办事处、社区、乡、镇派出所、村委会,自二零一五年三月下旬以来,不断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否则要扣发工资等。近日 社区、村委会又在统计大法学员名单。邮寄的诉江“刑事控告书”,七月十六日以前邮寄的,在一天内,已从承德市发往其它城市;七月十七日以后邮寄的,经查询 还在本地邮寄大厅,没有发走。

廊坊: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网署名“河北廊坊大法弟子”文章,《堂堂正正地给查访诉江状的人员讲真相》一文披露:近日我地有几位写控告书的同修突然被所在居委会、单位及有关人员上门或打电话查访。

石家庄:

1、石家庄长安区跃进路派出所的几个警察拿着同修的控告状复印件,上门让同修看是否自己签的名,是否是自己写的。

2、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李新凯带着派出所副所长张勇、大队书记李成龙等六、七个人,对无极县参与控告江泽民的九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抢劫,并声称:“是上面(指石家庄及无极县公安局)叫我们干的,他们不叫找,我们也不找你们。”

3、河北石家庄谈固派出所袁志怀等三警察,七月十一日上午闯到长安区白佛村法轮功学员邰成志家,问邰成志有关诉江状的事,邰成志说就是控告江泽民的。袁志怀拿录像机录,闯到邰成志住屋看完才走。

4、石家庄市长安区河东街道办事处,一下属居委会,一位耿姓工作人员(女)和楼长,到法轮功学员刘福英家上门,说是核对诉江的事。刘福英告诉她们,控告江泽民是合法的,她们就走了。

5、六月十二日早上六点多,无极县北苏镇派出所及镇政府人员对诉江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抄走大法书籍、mp3抢走现金等。

张家口:

1、河北省万全县高庙堡乡兵民村法轮功学员郭振山和妻子、郭泰以及洗马林的王润娥四人,六月十七日在洗马林邮局邮寄诉江控告状,邮局扣押到六月二十四~二十五号,乡派出所所长李建民带县国保大队长、政委闯到郭振山家,看门锁着才走。

2、六月二十九日,万全县洗马林镇法轮功学员去郭磊庄,邮局邮寄诉江控告状。去邮寄的人还没有回来,信件却被国保人员非法扣押拆开。

洗 马林派出所的田海东带国保大队的五、六个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张玉兰、王建梅、周风军家骚扰、恐吓,抢走张玉兰家三本大法书和师父法像一幅。同日,洗马林镇 太平湾村书记田元河、村长孙发进带国保大队的五、六个警察闯到太平湾村张素娥、李爱莲等三位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恐吓。

高庙堡乡派出所所长李建民带一派出所警察闯到兵民村法轮功学员任永花家非法抄家。

3、 六月二十四日,万全县郭磊庄乡丰胜庄村法轮功学员邮寄控告江泽民的信,半路途中被扣。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半,丰胜庄村大队书记领着七、八个人 分别到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史润芝、石爱花、张守连、董凤花、邢素芳家,不出任何证件,不报姓名,只是说“610”、县公安的,威胁、恐吓,叫写“不让控告江 泽民的保证”,不写就企图要绑架。史润芝、董凤花被抄走个人物品。

4、七月十七日上午,河北省张家口地区阳原县东井集镇小石庄村大法弟子郭敬文,因向最高检控告元凶江泽民,被东井集镇派出所非法抄家

保定:

1、七月八日,河北望都县国保队长曲永光带领县乡七人到贾村乡部分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

2、 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河北蠡县大曲堤乡佟铁钢和陈闫营村书记闫志国,对陈闫营村大法弟子陈小翠、段小欣和宋小普,西庞果庄郭素英和齐瑞连,逐一侵入民宅进 行骚扰,威逼她们说出是否写了控告江泽民的控告状,是谁给她们写的,并拿出一篇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的纸逼迫她们签字。

3、蠡县林堡乡也为起诉江泽民的事找大法弟子,并对诉江的大法弟子说:你如果起诉了江泽民就在我们给你的纸上按手印。

4、蠡县兴仁村法轮功学员张霞和女儿李寒的诉江状被明慧网刊登后,大概是六月九日,蠡县公安局就派人到兴仁村调查李寒是谁?父母是谁?李寒已经是怀有七个月的身孕了,婆婆一家人听到这个消息,感到很恐惧。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河北保定市蠡县公安局又到张霞的单位——蠡县土地局,恐吓、威胁土地局领导,给土地局局长施压。

5、近日,河北雄县公安国保人员到法轮功学员王小书、王素霞家询问诉江情况。他们询问诉江状是不是王小书写的,并给王小书录音。据悉,他们还到吴树清家询问,给杨元慧的家属打电话问询。

6、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消息,近日来,河北省蠡县个别乡镇出现警察、官员闯到大法弟子家中恐吓、骚扰事件。

衡水市:衡水市法轮功学员王金陵(工作单位:市住建局)、辛明茹(工作单位:市城管局)因向最高检邮寄诉江状,于七月六日分别遭双方单位负责人所谓谈话、询问、做工作。

唐山: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至七月十四日,丰润区农牧局、曹信庄、光新庄子的法轮功学员被询问控告江泽民的情况,据说是丰润区政法委、防范办、组织部开会部署的任务。

(三)威胁河北省内邮局

已知接到“不给邮寄诉江邮件”的单位有:张家口市怀安县邮局、张家口怀安县柴沟堡镇邮政快递、张家口市桥西邮电大楼、安平县邮政局、秦皇岛市山海关邮政局、唐山市曹妃甸区快递公司、宣化南关邮局通过邮政速递、望都县邮政局等等。

以 上所诉只是周本顺为祸河北的部份事实,这是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面;另一方面很多公检法司、街道、居委会、社区人员等等或被迫、或为了利益或由于不明真相 等因素执行迫害指令的人员,他们才是受害最深的,很多人因为罪恶太大太多而遭致恶报,比如:张家口桥东公安分局副局长马福维积极参与迫害、敲诈勒索法轮功 学员钱财遭报肺癌死亡;原蠡县小陈乡副书记谷庆英,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谷庆英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向上爬,小陈乡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受过他的迫 害。因迫害有功,被提升为蠡县执法局局长,今年七月,谷庆英和其妻子、司机同时被抓,家中被抄出的金银钱财多得令人瞠目结舌;蠡县610头目张跃贤遭恶报 患癌症;迫害法轮功学员上百例的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被判死缓;平山县贾彦龙受中共邪党无神论的教唆,在迫害法轮功中是中共的得力干将,因此,一步步升到 大吾乡政府副乡长。二零一四年夏天突感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已是肺癌晚期,不几天就死了,年仅四十岁等等。限于篇幅,本文仅举几例。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是一句后悔莫及的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人们,你们看一看迫害法轮功的十恶之徒越来越多的遭致恶报,看一看他们的滔天罪行,想一想你们是否也在步他们的后尘?在还不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感慨与无奈来临之际,请你们悬崖勒马!

2013-2-24-pohai-huan-eren-09
嫌犯周本顺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