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中共军队之败 败于江的用人腐败

大纪元2015年08月01日讯】2015年似乎可以结论是中共军队“伤亡”重大的一年。3月15日军检起诉中的徐才厚因癌末医治无效死亡,7月30日被开除党籍的郭伯雄同时被移送军检审理。至此,不计2010年增补的习近平,中共20年来仅有的两名前军委副主席相继“阵亡”于退休之后。另外,自十八大以来迄今,已有40名军级以上军官“战死”于军方公布的查处清单中。由此可知道军队腐败程度有多深重。

徐、郭两名前军委副主席皆因涉贪先后落马,官方罪名也都是受贿罪,具体案情更是高度机密的仅以“情节严重,影响恶劣”抽象陈述,虽然如此,但还是可藉由媒体公开报导过的贪腐内幕窥看中共军队的腐败程度于万一。

买官卖官。徐郭主管军队期间的1999年至2013年是大搞买官卖官的十年。据报导,光是徐才厚经手卖出的“星星”少说200个,而解放军是行双首长制度,要徐郭同时同意才能成事,因此有意晋升者贿赂时一定要“双响炮”,同时向徐郭二人送金送礼甚至送女人,行情方面按级索价,少将500至1 ,000万,中将1,000至3,000万不等,这同时也卖掉了无价的军纪军风,军队战力与军心士气。

挪用军费。在徐郭执掌军委副主席期间的1999年至2013年,是军费增长快速的十年,除了2003年9.6%、2010年7.5%之外,每年增幅都超过2位数,最高18.5%,最低也有11.2%。数据显示,2013年军费预算来到7,406.22亿元人民币。所以挪用军费无须多,每年只要一个百分点的贪污,十年下来富可敌国,甚至可以子弹银弹俱足的叛变夺权。

占军产卖军备。上下交相贼、交征利,私下获利可观。仅举一例,前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管油时卖油,管枪时卖枪,还通过军用土地交易赚取巨额利润,并把原本应分发给退役军官的住房转送给自己的亲友,且数量高达400多栋。由小看大,谷俊山尚且如此,何况位阶更高的徐郭二人。

女色问题。徐郭坐专机去买春,荒淫无度文工团当后宫。徐郭两人出事后,在全国多地住所终被查扣的东西,除了不计其数的现金黄金珠宝等财物,以及十几本以假名登记的护照之外,还搜出了为数可观各式各样的色情光碟、刊物。可见徐郭二人性好渔色,凡被看上的不论是否已为人妻,一定通过谷俊山等属下调入部队歌舞团、文工团等,然后再包养,两人长期同时维持与十数名情妇的关系,或独享或共享,甚至分享部属,因而传出军旅歌手汤灿染爱滋令中南海武百官恐慌的消息。而徐郭等将领花在女人身上的钱可以造N艘航母。

鸡犬升天。郭伯雄倒台后,民众才知道郭氏一家全都跟着他飞黄腾达,也都靠军队吃军队。老婆专营将军升迁,情妇兼差卖官掮客,二奶负责洗钱海外,郭的儿子、妻弟与多个弟弟、大侄与二侄,都在部队身居高位,儿媳、女儿女婿也都是变卖军产敛财的商场巨富。

军队腐败,怵目惊心都不足以形容。军委两个副主席都是贪财好色之辈,能带出什么军队,幸好期间没有打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总后政委刘源曾说,徐、郭对军队用人造成全军致命性的危害,那么带病提拔重用他们的人呢?

徐才厚落马时,媒体还在含蓄矜持追问谁把这个“国妖”提到这么重要岗位上,这次郭伯雄被移送,媒体打开天窗说亮话,起底长文直接点名提携两人的江泽民,在互联网上,2002年郭伯雄、徐才厚及江泽民在晋升上将仪式中的合照也被迅速扩散开来。

徐、郭两人在江提拔下步步升高,两人亦力挺江泽民于2002年、2003年卸任党政领导人后,继续连任中央军委主席。在军内被视为笑话的真实新闻,2004年9月十六届四中全会之前,郭伯雄代表军方高级将领集体表忠:要确保部队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能坚决听从江主席的指挥。

而这个“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听从江泽民,包括2008年汶川地震,徐郭就是按兵不动,迟迟不向灾区派出军队。更早时候是1999年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军队系统听从江泽民指挥“活摘器官”。

国际调查中共军医系统是一个“黑匣子”,美国国会听证,作证人提供中共军队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总后勤卫生部原部长白书忠供词,曾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承认,江泽民亲自批示下令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

这十几年来,徐郭两个军委副主席与军队的黑幕,岂止金钱女色上的腐败,就像王立军夜奔美领馆,是一个“休假式治疗”就能掩盖的吗?

徐才厚被喻为国妖,那么郭伯雄、江泽民又该如何称呼?外界多指徐郭双双落网,是对江泽民军中势力的大大摧毁,但这是倒果为因的说法,实际是江泽民腐败用人彻底摧毁了中共军队。

责任编辑:高义

Advertisements

参与诉江大潮 纽毛利世袭酋长控告江泽民

4114618191
Amato酋长在中、英文版的《刑事控告书》上签署名字并加盖印章。(温迪/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晓新西兰奥克兰报导)2015年7月30日,新西兰世袭毛利酋长亚马托•阿卡若纳(Amato Akarana)在奥克兰正式向大陆的最高司法机关递送了他本人对于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罪大恶极!”Amato酋长表示,“江泽民应该立即被绳之于法!”

7月30日上午,Amato酋长在他奥克兰的家中,亲自在中、英文版的《刑事控告书》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并加盖印章。并由快递公司寄送寄去中共最高检察院,中共最高法院,中共公安部。

4114618192
Amato酋长在翻译好的中文《刑事控告书》上签署名字并加盖印章。(温迪/大纪元)

Amato酋长说:“我得知,现在中国以及世界各地,已有数以十万计的勇士站出来控告这一元凶。在新西兰,在我的土地上,也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加入这一行列。我赞赏他们的勇气,并完全支持这一伟大的壮举!”

Amato酋长在很多年前就接触了法轮大法。当观看了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光碟后,他与家人一起为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苦难而流下眼泪。“真、善、忍是人类最伟大的精神!”他说,“我的族人中也有不少法轮功家庭。多年以来,我一直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视为自己的家人。”
“迫害善良的平民被毛利人所不齿,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更是反人类的罪行。我们整个毛利族,都不会容忍这种罪恶!”Amato酋长说,“我还了解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势力居然偷偷摸摸地流窜到我的土地上——这是绝对不可容忍的!”在新西兰的土地上,在毛利族的土地上,绝不容许中共骚扰法轮功学员。

Amato酋长认为中领馆所为直接侵犯了部落族人及自己的权利,并深深地伤害了自己对法轮功的感情,为此,他决定举报江泽民,并将这些事件做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证据一并递交。他认为,江泽民现在还躲在中国的老巢,那里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地方,江泽民应该受到审判。

对于此次诉江的行为,Amato酋长表示作为法轮功学员的亲属,他很荣幸能参与诉江大潮:“这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我的族人和他们的子孙后代都能享有这种伟大的荣耀!”

毛利族是新西兰本土的原住民,在新西兰的人口有四十多万。法轮大法在新西兰的洪传,让众多的毛利人成为法轮功修炼群体中的一员,“真、善、忍”的理念在毛利族中受到广泛认同和赞誉。

Amato酋长多年来一直全力参与、支持新西兰法轮功学员在当地的讲真相和弘传活动。

2009年5月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的社区活动中心,在法轮功学员举行的“庆祝李洪志师父来新西兰讲法十周年”的活动上,Amato酋长代表新西兰联合部落酋长议会褒奖法轮功,宣布5月7日至5月13日为新西兰法轮大法周。新西兰联合部落酋长议会(Aotearoa Tangata Whenua Maori,Faa Samoa,Pacifica,Sovereign Council of Chiefs)是由新西兰毛利、汤加、萨摩亚、太平洋岛国部落酋长组成的议会联盟。

在2015年5月17日,Amato 酋长应邀参加了新西兰大法弟子在Mission Bay山上“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活动。他说:“我希望得到李洪志师父的赐福。非常感谢你们邀请我来参加这次庆祝活动。”并分别用英语和毛利语说:“祝李洪志大师生日快乐!”

责任编辑:易凡

释永信与人通奸的警方笔录被官媒抛出

19123726031
中共官方重点网站近日抛出释永信及与其通奸女子的警方笔录(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被三次实名举报其情色丑闻后,中共官方重点网站近日再次抛出该“政治和尚”的重磅新闻。官媒曝光释永信及与其通奸女子的警方笔录显示,涉案女子指释永信曾对其诸多许诺,同时还提到了释永信挪用寺院巨额善款的内幕。

7月25日,河南省郑州市登封少林寺的知情人士代表释正义以题为《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这只大老虎,谁来监督》的文章举报释永信。文章称,今天少林寺弟子们站出来揭露释永信这违规、违法事件及玩弄女人、侵占少林寺财产和玷污少林寺名誉的“老虎”。

第一次举报之后,释正义28日抛出第二批证据材料,喊话释永信做亲子鉴定。

29日晚,搜狐网曝光释正义第三批举报新材料,其内容指释永信不仅将少林寺相关公司产业股份逐步转给情妇,还购买多辆百万级豪车、车牌靓号等。

7月31日,中共官方重点网站中国经济网曝光释永信及与其通奸女子的警方笔录。其中包括释永信向郑州市公安局反映刘姓女子敲诈他的情况,以及与释永信通奸女子刘某某的讯问笔录。随后,该报导被大陆媒体广泛转载。

笔录显示,释永信被询问的时间是2004年5月29日,共2小时20分钟。地点在未来大酒店。释永信的身分为“被询问人”。

19123726032
中共官方重点网站近日抛出释永信及与其通奸女子的警方笔录(网络图片)

释永信的询问笔录显示,释永信到郑州市公安局是“反映刘某某敲诈”他的事情。刘某某即为举报人所称与释永信通奸女子。

当时释永信签署授权书,授权该女子在深圳进行开光佛像等经营事宜。

与释永信通奸女子的讯问是在2004年6月2日,共3小时40分钟。身份则为“犯罪嫌疑人”。

刘姓女子称,她与释永信第一次发生关系是在2000年年中。当时,她到登封与释永信谈佛像模具的事情。随后她与释永信一起回到郑州,在“裕达国贸”房间发生性关系。

该女子称,释永信对她说,“只要我跟了他,什么都让我用最好的。”并称,这次之后,“大概有一二十次吧。具体记不清了。在香港,深圳、郑州,登封都有过。我还怀过一次孕,两个月时做掉了。”

该女子的笔录中还提到了释永信挪用寺院巨额善款的事。“录音笔上是我和释永信单独在方丈室内的谈话。我引他答应把空相寺建达摩陵捐款余下的400万要过来给我的承诺说出来。”

因涉及个人隐私,笔录中的当事女性真实姓名已做处理。这两份笔录真实性目前尚未得到警方证实。

19123726033
中共官方重点网站近日抛出释永信及与其通奸女子的警方笔录(网络图片)

2013年,大陆媒体曾报导释永信嫖娼被抓,包养北大女学生,在海外有私生子和几十亿存款等消息。对此,少林寺全盘否认,声称“他们因得罪有权势的人而被造谣”。

公开资料显示,释永信,俗姓刘,名应成,现任少林寺方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释永信是中共第九、十、十一、十二届人大代表。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被公认为是中共一手栽培的“少林CEO”、“政治和尚”、“经济和尚”,随释永信此起彼伏的“性”和“金钱”的丑闻频传,让社会窥见了中共破坏和影响佛教的内幕:少林寺在中共的一手操控下商业化,千年古刹投身红尘中争夺财富,少林寺的全盘商业化令其它寺院相继效法,和尚贪财淫乱现象越来越多。

少林寺弟子释正义实名举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一事成为社会聚焦热点。

官方央视某评论员发微博指,“举报释永信的人这次显然是有备而来,信息在手但却不一次抛出。先是放出私生子信息,引发舆论关注,然后是户籍信息,迁单信息。等对方集中反击之后,再放出笔录大杀器。其手法老道,稳准狠。释永信这次真的悬了。”

江苏网民“凌少派”推测,“释永信的结局早已注定,政权不会让一个和尚上窜下跳的,下一步就是对少林寺的资产进行国有化,使经济利益重新回流到政府手中。传统的少林寺早已死亡,这里既没有宗教、又没有慈悲、更没有普渡众生,唯有散发着铜臭味。在末法时期,寺庙、道观、殿堂统统成了权贵追逐名利的场所,道义真神早已退避三舍。”

责任编辑:林锐

杨宁:释永信丑闻频繁曝光 李长春遭敲打

大纪元2015年08月01日讯】这两日,关于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丑闻的曝料持续发酵,7月31日,疑似释永信“通奸笔录”在网上曝光更引起广泛的关注。而从当局任由媒体烧烤释永信,甚至连公安局的询问笔录都能拿到并默许登出,足以说明此番舆论围攻的背后并不简单。

笔者在此前撰文提到,释永信是仰仗江泽民的红人、业已死去的中共佛教协会原会长赵朴初的提携而当上少林寺方丈的,并一路追随其将少林寺弄的乌烟瘴气,还追随其诋毁法轮功。笔者认为,在法轮功问题已成为中共高层博弈的核心问题下,在习阵营业已锁定江泽民的大背景下,在博弈双方很可能在北戴河会议摊牌的情势下,释永信丑闻频繁被曝,除了报应使然,或许是为打江做准备。因为曾为释永信遮风挡雨的大手极有可能来自江派。

这只大手的可能之一是江派铁杆、曾主政河南的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李长春1992年至1998年任河南省委书记,对于下辖且名声颇大的少林寺绝不陌生。而释永信在1997年主持少林寺日常工作的。据悉,李长春对少林寺的关心由来已久。1992年,他批款给少林寺。他曾批示将少林寺打造成“国际名寺”。

香港《动向》杂志2013年刊文称,李长春曾请峨嵋山风水师为其在大连的豪宅测定“风水”。文章还称,李长春迷信风水并非始于今日,早在河南任职期间就有诸多传言。据说,少林寺一个和尚曾在风水气运方面给其加以指点,并对其从河南开始的一路升迁起到了重要作用。 李长春与少林寺的关系显然并不简单。

而2014年4月19日,李长春携家人前往少林寺参观所言更能说明问题。根据当时少林寺网站的报导,李长春在河南省高官的陪同下,来到少林寺,受到了释永信等僧众的热烈欢迎。李见到释永信时说:“永信方丈,我们是老朋友了。”随后,李还与其等在山门合影。在参观后,李长春还对释永信的工作予以肯定。

当时,有海外分析指,李长春此次露面,是在中共高层博弈激烈之际,在胡锦涛高调露面后,为江派站台,叫板胡、习。而如今在北戴河会议前,释永信丑闻频曝,或许就是在敲打李长春,警告其不要在北戴河兴风作浪。从这个层面上讲,释永信此次或许难逃一劫。

责任编辑:尚一

十二万人诉江 五万签收 民意不可违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明慧网记者综合报道)到7月30日为止,已超过十二万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机构控告江泽民,敦促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公诉。诉江大潮也使更多的世人了解了真相,使发生在中国大陆的迫害走入末路。

尽管从7月初起,一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部门做贼心虚,中共国安局在北京非法阻留诉江状邮件,大陆部分地区也出现610、国保要挟邮政部门截阻邮件,但法轮功学员通过邮寄、官方网络电子投递等符合法律规定的方式,突破封锁,本月投递的诉江状仍有44%、三万多份控告状抵达最高检察部门,并被签收。

目前,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已签收至少五万多份来自全国和世界各地的控告江泽民的诉讼状。民意不可违。

诉江状总数以及签收情况

从5月底到7月30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120125名(99155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讼状副本。7月24日至30日一周内,超过16535人(14329案例)递交诉状控告江泽民。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2015-8-1-minghui-sujiang-statistics-1
控告江泽民案例总数和控告人总数随时间增长图

这些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机构的诉江状,来自中国大陆所有22个省份、4个直辖市、5个自治区、香港,以及海外25个国家和地区:美国、韩国、澳洲、新西兰、加拿大、泰国、日本、马来西亚、英国、荷兰、德国、法国、瑞典、新加坡、爱尔兰、挪威、丹麦、西班牙、芬兰、瑞士、台湾、罗马尼亚、匈牙利、意大利、印尼。

7月1日之后,部分诉江控告信被中共国安插手阻截在北京。河南南阳、吉林长春、黑龙江、河北石家庄等地区610、国保也在阻截控告信。有法轮功学员给最高检察院打电话查询控告信的下落,高检工作人员回答说:是你们地方公安局扣留了信件,并建议说:“举报他们”,提供了举报电话。

尽管被拦截和骚扰,法轮功学员们坚持不懈地努力,通过向官方网络电子投递、邮寄等方式,将诉江状寄达相关部门。据明慧网部分统计,明慧网收到的总数为99155份诉讼状副本中已有52272份得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签收或邮局妥投回复,平均签收率为53%。本月(7月1日至30日)投递69114份诉江状,有30447份得到签收,签收率为44%。

2015-8-1-minghui-sujiang-statistics-2
6月26日至7月30日诉江状递达中国最高检察机构的签收率。7月以来冲破重重阻力,仍有三万多份(44%)诉江状成功递达。目前,中国高检、高法已收到至少52272份来自全国和世界各地的控告江泽民的诉讼状。

螳臂当车,以身试法

近期,大陆部分地区发生地区610、国保警察骚扰、绑架诉江的法轮功学员事件。其中,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最为严重,哈尔滨市各区县发生较大规模绑架事件,骚扰、拘留起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其中,哈尔滨市双城区、阿城区、宾县等地绑架人数达几十人,抓一批又放一批,再抓……企图借此恫吓法轮功学员。

七月十日,哈尔滨依兰县三道岗镇派出所上门绑架法轮功学员赵淑艳,胁迫说,若不再控告江泽民、不再修炼法轮功就放人。因赵淑艳不从,被关进哈尔滨拘留所。两天后,因同样原因被劫持进拘留所的又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同室被拘禁的普通市民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善待大法弟子。接下来几天,三、四个拘留所警察称病不来上班,或是因良心不安、或是得了现世报应。

哈尔滨有关责任人若想借此死保江党、领取奖赏,那是螳臂当车、愚不可及,只会更快地把自己推入绝境。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大陆各媒体纷纷转载中纪委网站公布的消息: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周本顺何许人?正是江泽民、周永康迫害法轮功的打手,混迹中共政法系统十多年。二零一三年三月后,周本顺调任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在河北省继续制造红色恐怖,在石家庄炮制新的迫害试点。在迫害走向末路之时,周本顺一力逆向而动,迅速覆灭。天理人心,有关人员还看不清形势,必要步其后尘吗?

人心渐醒,迫害难以为继

气势磅礴的诉江大潮,使更多的世人明白了法轮功真相,明白迫害的残酷和无理智,迫害者必遭天惩的后果。即使曾经参与迫害的警察、各级部门人员也渐渐失去了往日的气焰,有的良知复苏。

七月中旬,大陆一位七十多岁的农村老人贴了一夜“起诉江泽民”不干胶,六、七天后,被当地派出所绑架。老人的女儿知道后,马上来到派出所,对着母亲大声说:“妈,您真是的,怎么不告诉一声,我和你一块贴,您晚上又看不清哪有探头。”屋里的几个警察都笑了,第六天放人。

许多地区的派出所、居委会、或司法部门上门或电话询问法轮功学员关于诉江的事。有的谈条件;也有的听明白了真相、也看到了大势所趋,当场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也有的希望进一步了解法轮大法。

诉江大潮开始一个多月后,某地“610”人员对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回访”,说是看看家人过得怎样。到一家,学员的妻子说:“孩他爸因为身体不好,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又宣传法轮功,你们就给判刑!法轮功不就是教人提升道德吗?”十分钟坐不住,“610”的人告辞,临走坦白说:“其实,我们也知道共产党不好!”

又到一家,学员的妻子挡在家门口对三个男性“610”的人说:“你们回访有什么用?我雇人套苹果袋花了4千块钱你们给我拿上吧!地还没浇,你们给浇浇吧!” “610”人员希望她给点面子。学员的妻子说:“你们干的这个工作不好。如果你们为迫害法轮功来的,我永远都不希望你们到我家里来!”三个“610”人员连门没進,尴尬地开车走了。

法轮功学员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也正是给这些不明不白参与迫害者自新的机会──停止迫害,挽回自己曾犯下的罪过,支持法轮功。人作恶要偿还,但在迷世中能觉醒,重新找回正确的路,也是可贵的。机缘只有一瞬,不要再错过。

诉江大潮在彰显着人间正义

文: 觅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据明慧网报道:从五月底到七月三十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超过十二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讼状副本。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原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法轮功学员高蓉蓉,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被沈阳市六一零、公安和平分局非法绑架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迫害,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晚被连续遭受七个小时电击严重毁容。高蓉蓉遭电击毁容的照片传到海外,国际社会强烈谴责中共的暴行,即便这样,中共江泽民集团非但不悔过、收敛,反而恼羞成怒,在国际瞩目的情况下,将高蓉蓉虐杀。高蓉蓉的家人一直伸冤无门,她父亲如今年过八旬,已经不能正常说话,只能颤抖着写下自己的心愿:“起诉江泽民,为我小女儿申冤。”

2006-4-7-gaorongrong-6
高蓉蓉

一、惨烈的迫害事实使人进一步看清了迫害的邪恶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整整十六年来,中共江泽民集团耗费巨量国家资源,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千百万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非法劳教、判刑等残酷迫害,无数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2011-1-25-fengxiaomei-02
冯晓梅曾经幸福的一家

河北石家庄市高级工程师冯晓梅的丈夫、妹妹和父亲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接连被迫害致死,妹夫仍被非法关押。如今,冯晓梅一家、 妹妹冯晓敏一家及父母老人原本三个幸福的家庭,在这场已持续十六年的迫害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现在冯晓梅家中,只剩下失去老伴的母亲李淑琴、十三岁时失去爸爸的儿子王博如以及一岁多刚断奶时就失去妈妈的小外甥王天行,三个破碎的家合成一家人,四个人四个姓氏相依为命。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吉林长春市绿园区医院CT科医生,法轮功学员刘海波夫妇被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局刑警队绑架,被酷刑逼供,恶警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将刘海波全身衣服扒光,把其铐在老虎凳上,用高压电棍从肛门插入体内,电击内脏,使刘在极度的痛苦中离世。宽城区分局没有通知刘的家属,就将其尸体秘密火化,对外谎称其死于心脏病。刘海波的妻子被打得口歪眼斜,送去抢救,数日后被送到长春市双阳看守所关押,后来又转到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三年,只留下一个当时只有二岁的儿子由亲属抚养。

2004-9-30-liuhaibo-02
刘海波1999年5月9日与妻子合影

吉林省榆树市环城法轮功学员杨占久一家遭受了惨烈迫害,妻子李淑花被酷刑殴打,恶警“一看她还不吱声,就疯狂地用拳头猛击她的眼睛,把眼珠子打出来了。李淑花撕心裂肺地惨叫,当时就昏死过去。”为了掩盖将眼珠打出的暴行,李淑花遭当局杀人灭口,当时年仅三十二岁。岳母也被迫害致死,杨占久本人被迫害致残。杨占久说,“我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温柔贤惠、孩子健康聪明,我的妻子被迫害去世十二年了,我又被迫害成残疾,是由于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2004-10-19-li_shuhua-1
李淑花生前照片

辽宁锦州市义县大榆树堡镇法轮功学员阚志晰,在长达十六年的迫害中,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两次三年零八个月;她儿子左中右、父母亲阚泽田、龙秀英、姑姑阚毅仁四人被迫害致死;女儿左立志被非法拘留四次、流离失所三次、非法判刑五年;妹妹李智辉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次七个半月。

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孙鸿昌一家八口,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中,五死一残。妻子王秀霞遭绑架后仅仅十六天就被迫害致死;孙鸿昌被酷刑折磨致残;小儿子孙峰在思念母亲、担心父亲安危的恐惧中去世;年迈的父亲不堪承受惨烈迫害含冤离世;弟弟孙鸿森因警察无数次的骚扰、恐吓而离世,弟媳因弟弟被绑架在惊惧中死去。

尽管在中国大陆迫害仍在继续,大陆法轮功学员们真名实姓控告江泽民,坦诚地讲述自己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得到健康身体、道德回升的切身经历,讲述在冤狱、洗脑班、甚至精神病院迫害下的惨痛经历,家人在迫害中受到的株连、伤害。而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社会的主流民众,来自于各行各业,知识分子、社会精英人士、政府部门干部、企事业管理、技术人员、医生、律师、教授导师,工人、农民、商人,他们都努力地按照“真善忍”做人。他们本是社会的中坚,在九十年代,因为有法轮大法的弘传,才使整个社会开始人心向善。然而,十六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江泽民一伙制造了深重的民族灾难,善良向上的被打击,贪腐淫秽向钱看的大行其道,整个社会民众在漩涡中被往下拽。

二、诉江大潮在彰显着人间正义、良知

看了这些惨绝人寰的案例,让人怵目惊心。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初,法轮功学员们以为政府领导不了解法轮功,一直抱着慈悲善念给有关部门写信反映情况,到信访部门上访。几年下来江泽民团伙不但不听,反而迫害愈烈,并编造了许多谎言(如天安门自焚伪案等谎言)蒙蔽欺骗世人、煽动仇恨。法轮功学员们坚持揭露迫害,戳穿谎言,讲清真相,呼唤正义良知。

早在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香港法轮功学员朱柯明就曾在北京联同北京法轮功学员王杰向北京最高检察院和北京最高法院提交《申诉状》,状告当时的中共头目江泽民、中央书记处书记曾庆红与政法委书记罗干迫害法轮功的违宪、违法行为。同年九月七日,朱柯明和王杰同时被非法抓捕,最后王杰在三个月内被酷刑虐待,致多处内脏坏死,为避免承担责任与昂贵医药费,当局让家人接回王杰,取保候审,之后含冤离世。朱柯明因为是香港居民所以幸免一死,但仍被判五年,在五年里受尽酷刑迫害。

2007-8-16-zhukeming-02
朱柯明

朱柯明表示,当年在监狱中,他还先后六次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及人大部门递交诉江《申诉状》,但都没有被受理。这一次,朱柯明希望中共官方信守自己的承诺,希望在国际社会和人大的共同监督下进行此事。

十五年后,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湖北省襄阳法轮功学员张兆森向中国最高法院及检察院递交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并在五月十五日襄阳中级法院的非法庭审中,当庭递交控告书,检察官当即接收。原江苏教育学院厅局级官员、法轮功学员朱鹤飞于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六日、十九日,分别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邮递了诉江 刑事控告书。从五月底到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十万三千六百零五名(八万四千八百三十五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讼状副本。

二零零二至二零零七年间,海外法轮功学员在全球三十个国家和地区,发起五十多个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等中共高官的刑事和民事诉讼,被称为二十一世纪最大的国际人权诉讼案。阿根廷法官一度下令逮捕江泽民、罗干。

诉江大潮彰显着不可抗拒的正义力量,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目前,国内外许多民众公开站出来谴责迫害,声援诉江,彰显着人类应有的良知与善念。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先生认为对法轮功的这场镇压是公然践踏人权、伤天害理,犯下反人类罪,当时决策的人都应该终生负责。对法轮功学员诉江这件事,鲍彤表示这种举动很好,这么多有名有姓的人,他们经历的事实,有具体时间、地点。如果官方不了解的话,那么这是一种帮助他了解现实情况;如果官方已经了解了的话,那么就应该公布这个事实的真相,不管涉及到什么人,都不应该含糊过去。

知名人权活动领袖魏京生近日接受采访,表示全力支持中国大陆控告江泽民的浪潮、要求对江泽民提起公诉。他说,中共迫害法轮功摧毁了整个中国社会的道德基础;不仅仅是江泽民个人应该得到清算,整个共产体制都必须得到清算。魏京生还表示,他愿意加入控告江泽民的行列。

原大陆知名维权律师金光鸿曾代理了很多法轮功案,他不但声援诉江大潮,而且早已准备了包括江泽民在内的控告中共整体的律师建议书,他还建议法轮功学员向两高的邮递控告材料的同时,也发一副本给国际刑事法院。他呼吁国际法庭审判江泽民,可以给所有人一个警示。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说:“作为迫害的煽动者,江泽民应该是中共官员中第一个被国际刑事法院起诉的人。”

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国际人权机构——同一个自由世界(One Free World International)创会总裁沙菲(Majed El Shafie)先生七月十八日在多伦多参加了法轮功学员“纪念反迫害十六周年、声援在中国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集会并发言。

沙菲先生说:“我非常荣幸今天能与你们在一起。十六年前,中共政权开始对法轮功进行镇压和杀戮;十六年后,你们在这里更加强大!虽然迫害还在持续,但是你们却站在了这里!他们想要迫害你们,结束你们,想要停止你们的信仰,但是却没有办到!你们比以前更加强壮和强大!”

“你们知道为什么?因为真理总会战胜谎言,光明总比黑暗强大,因为善和自由会战胜迫害与不公正。”

如此“回访”,怎不尴尬?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几年前,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的操控下,本地公检法徇私枉法,非法判多名大法弟子。今年,在大陆诉江大潮开始一个多月后,本地“610办公室”,组织有关人员对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所谓“回访”。

其实,我们也知道共产党不好!”

一位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判刑十年,至今还被关在监狱。他妻子所承受的苦难、辛酸可想而知。一天,法轮功学员的妻子听到敲门声,打开木门隔着防盗门一看,有两男两女。

其中一个女的说:“我们是××派出所的。”一个男的说:“我们是政府‘610’的。”学员的妻子不敢给他们开防盗门,不知道他们又要做什么恶。那个男的说:“不要害怕,我们只是来回访一下,没有其它事。”学员的妻子打开防盗门让他们进了家。

那个男的说:“我们想来看看你们过得怎么样?”学员的妻子边哭边说:“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还能过得怎么样?你们看看这个家还像个家样吗?孩他爸也只不过就是身体不好(肝炎),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又宣传法轮功,你们就把他这样……现在社会道德大滑坡,法轮功不就是教人提升人类道德吗?!”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610”的人起身告辞,走到门口,那个男的说:“其实,我们也知道共产党不好!”

“610”人员尴尬返回

另一位被非法判刑7年的法轮功学员至今还被关在监狱。日前,他的妻子正在山里干活,大队书记找到她说:“快回家吧,‘610’的人到你家来回访。”

这个学员的妻子来到家门口对三个男性“610”的人说:“你们回访有什么用?我雇人套苹果袋花了四千块钱你们给我拿上吧!我雇人往苹果树上打药的钱你们给我拿上吧!地还没浇,你们给浇浇吧!”一个年轻的“610”人员说这是他们的领导,姓X。意思是让给点面子。学员的妻子没好气的说:“这个家都被(你们)弄到这样了,咱们个人之间无冤无仇,只是你们干的这个工作不好。咱们见面就是缘,告诉你们,法轮功是救人的,如果你们为了人际关系来我家,愿意来几趟就来几趟,随便来;如果你们为(迫害)法轮功来的,我永远都不希望你们到我家里来!”

三个“610”人员连门没进,尴尬的开着车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