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本顺河北掌权两年半实录

周本顺参与第二次政变后被抓 系列之一

大纪元2015年08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有三句话我觉得有道理:一是常在河边走不湿鞋,难;二是出淤泥而不染,更难;三是船晃人不动,难上加难。”这是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去年在省委常委集体学习会议上提到的一句,那次的讲话被原文刊登在中共党媒《人民日报》上。

“贪腐绝不能有第一次。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大贪是从小贪开始的,针尖大的窟窿斗大的风……”这是4月30日周本顺在河北省一次专题党课上的讲话。

回过头来看,这两段话似已成了周本顺对自己仕途的经典概括。

7月24日晚上,中纪委发布消息,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周成为中共“十八大”后首位落马的在任省委书记。

上午还在官员和民众面前活蹦乱跳、趾高气昂的周本顺,接下来的余生很可能都将在囚牢中度过。这就是现在中共官员们充满戏剧性的人生的真实写照。

正如时事评论员玉清心所说,周本顺的命运由他本人的名字已经点明了,本分正派,才顺;否则,不顺,最终大不顺。

一、周本顺河北掌权实录

周本顺落马前的10天

周本顺的落马在预料之中。从周本顺主政河北以来,其是否会落马一直引人瞩目。

从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十八大”后落马开始,周永康党羽尤其是“秘书帮”李华林、冀文林、沈定成、郭永祥、余刚等接连被查,唯有周本顺主政河北颇令外界惊讶。

彼时,周本顺入驻河北在相当意义上被认为是平安过关。在2014年周永康案正式公开后,包括周本顺在内,周永康旧部纷纷表态与其做政治切割,态度“坚决”尤为惹眼。

不过,中纪委官网24日傍晚的公布,又显得有些突然,因其白天还坐在主席台上开会。

据中共官方消息,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7月14日至15日,中共河北省第八届委员会第十一次全体(扩大)会议在石家庄开了两天。陆媒称,周本顺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称“河北发展的春天已经到来”。

落马前的10天里,周本顺每隔两三天就上《河北日报》头版。继7月15日省委八届十一次全体(扩大)会议之后,18日、21日、24日,该党报均报导了周本顺的行踪。

7月18日,《河北日报》连发三条关于周本顺的消息。7月20日下午,周本顺主持了中共省委常委“三严三实”专题教育第二次学习研讨会。北戴河会议在即,7月22日,周本顺专程到秦皇岛市北戴河区调研,《河北日报》24日头版刊发了该报导。

7月24日,“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推动会议在北京召开。周本顺也到会,并且在主席台上就坐。

根据新华社当天下午发布的图片,这次会议上,主席台中间就坐的是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张的右侧是国务委员王勇,而周本顺就坐在王的右边。看上去,一切如常。

然而当晚央视《新闻联播》播放这次会议时,与会的京津地区党政主要负责人在会上发言,新闻里均给了特写镜头,而河北省则只有省长发言的镜头,再没出现周本顺的身影。

据悉,周本顺应该是在会后被中纪委人员直接带走的。按照惯例,除非未来上庭受审,周本顺将难以露面。

传习近平对河北提出要求 周本顺抵抗

周本顺“十八大”后主政河北,看似主政一方位高权重,但周永康案余波不断,其本人也从未离开人们视线。2013年中共启动整风,习近平南下督阵河北,促令省委常委互相批评,施压意图明显。

2013年7月中共第一批所谓“党的群众路线学习教育实践”活动中,习近平坐镇听取河北省委常委们“互轰”。在那次会上,周本顺被四名省委常委批评,其中包括现已落马的梁滨和景春华。据悉,会议期间,习近平一边听一边记,“不时插话询问”,“多次进行深入点评”,公开称这次专题会只是一个开端,不能以为过了这一关就可以万事大吉了,警告意味浓厚。

随后,此画面罕见在央视上被公开报导。

也有说法指当时习近平还秘密对河北提了三个希望。

原《文汇报》记者姜维平在7月28日发表博文《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说,习近平亲自到河北开座谈会时对河北提出了三点希望:(一)希望河北省委省政府能够在“京津冀一体化”的战略上有所作为;(二)尽快清理已经是乌烟瘴气的河北官场,特别是河北的“公检法”系统——其由于冤假错案不断,导致官民矛盾激化,甚至成为威胁北京的定时炸弹;聂树斌案安排在河北省高法重审就凝结着习的愿望,但周本顺一直在干预和拖延;(三)对河北的污染企业进行重点整治,减轻北京雾霾的压力。

文章指,河北的领导班子在周本顺的怂恿下,常委级的高官早成了没头的苍蝇,四处乱撞,公事办得像一团乱麻,他们都无心进行正常的工作,各打自保的小算盘。

这点或许可以从今年中纪委对河北的说法中一窥究竟。

今年2月12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披露的去年12月26日河北省委常委的一次会议上,省委书记周本顺再次遭受同事们的炮轰,被指责工作不力,执纪“失之于宽,失之于软”。据披露,当时各常委一起炮轰周本顺,列举其至少四大问题。

周本顺则称,“对中央当前先解决‘不敢腐’的决策部署是完全拥护的,但一到具体实践上,就怕惩治力度大了,震动太大,特别是在动一些重要干部时,总怕影响一个地方一个部门的稳定发展。”

当天中纪委官方网站刊发措辞严厉的文章,反击“反腐影响经济”论。文章写道“为官避事平生耻”,该做的事就必须做。那些认为反腐败会让干部变得缩手缩脚、明哲保身,为官不为、不愿干事的观点完全是为不干事、怕担当找的藉口和托词。

周本顺在河北书记任上屡次就腐败问题表态

和此前落马的大多数官员一样,周本顺在任上也屡次就腐败问题表态。

2013年3月,周本顺在上任河北后,表示要自觉接受各方面的监督,“做到自己清、家人清、亲属清、身边清”。

4个月后,一次河北省会议上,周本顺说:“领导干部必须看透钱的本质,‘贪如火,不遏则自焚;欲如水,不遏则自溺’”等。

今年中共两会期间,被问及河北省此前落马的原组织部长梁滨、原省委秘书长景春华时,周本顺首先表态认为中央对反腐败形势判断“完全正确”,同时他特别强调,“河北正从这些案件中吸取教训,进一步加大查处腐败案件的力度……”

而谁能知道,河北原组织部长梁滨的落马,竟可能是周本顺出卖给中央所导致的呢?

传周本顺卖了梁滨

虽然周本顺抵抗习近平的三点要求,但危机之下,有传闻指周本顺出卖下属和高官,以换取过关。

目前算上周本顺,河北本届常委成员落马人数已达三人。这三人职位都非常关键:省委书记、组织部长、秘书长。

2014年11月20日,中纪委宣布,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梁滨“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调查。2015年1月26日,中纪委通报指梁滨收受巨额贿赂、礼金礼品,其亲属收受他人财物,其本人有通奸行为,给予梁滨“双开”处分。

当时《重庆晨报》引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河北政界人士的消息说:“马超群横行霸道,梁滨脱不了关系。特别是梁滨事发后,关于其在人事方面的腐败更加撇不清了。”

就在梁滨落马约一周前,即2014年11月12日,河北省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原副调研员、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案被调查。据陆媒报导,从马超群家中被搜出“现金约1.2亿、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

《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号“侠客岛”的文章说,非常靠谱的内部信源披露,抓马超群是周本顺亲自点名过问的。当时马超群讹诈北戴河的一个知名企业,并且号称“告到省长那里也没用”,结果这家企业直接找到了周,之后马超群落马。

港媒《争鸣》曾报导说,马超群被宣布交付诉讼程序后不到一周,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梁滨“被带走”。有一些了解河北官场的人士称:周本顺开始“出卖人了”,说明他已“(从江系)转向了习近平阵营”。梁被带走是周本顺“卖人”的一个环节。

周本顺抓马超群或另有目的

小官巨腐马超群曾称北京某高官是其干爹,这也是最为外界猜测的地方。有报导称,这名高官是曾庆红。也有港媒称,与马超群合影的人可能是河北籍高官(最后以正国级退休)。

报导还称,在马超群案被宣布后,河北立刻传言四起,指称上涉正国级退休高官在腐败方面并未过关,2014年夏季出现在秦皇岛景区也是假动作。还有,在该正国级退休高官原籍纷传一名前少数民族常委跳楼自杀。这名自杀身亡的前常委与正国级官员家族关系密切,他是上述退休正国级家族在原籍的“白手套”无疑。前正国级官员胞弟进河北常委在当地争议也很大,但梁滨最后还是放行。

虽然以上报导并没有具体点出这个正国级退休官员是谁,时政评论员方林达分析,从港媒爆料的情况来看,马超群的干爹和后台很大可能是江派前常委、也是江泽民的亲信贾庆林,而梁滨案也有可能牵出贾庆林的家族。周本顺顺水推舟抓了马超群或为自保而出卖了贾庆林。

梁滨被抓 传周本顺提交调职报告

今年3月3日,中共两会正式拉开序幕,与此同时,中纪委公布河北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景春华正在接受组织调查。这是继原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梁滨之后河北落马的第二个“大老虎”。对此,编辑部在北京的多维网的评论文章说,联系之前落马的省委秘书长与省委书记的待遇,景春华的落马对于“发配”河北两年多的周本顺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文章说,曾经担任周永康大秘的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本来就是带着“污点”在使用的干部,他虽然“成功”向习近平“投诚”,保住了官位,还被调往京畿重地河北当任省委书记一职,但是上任以来,所发生的事情着实称不上顺利,而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在省委书记的位置上屡屡发生危机。

中共官方称,梁滨、景春华属于“带病提拔、边腐边升”。查阅景春华、梁滨的升官简历显示,景春华的升迁主要涉及周本顺等三名河北省委书记,而梁滨的升迁主要涉及两名山西省委书记。

河北官场先是由晋籍人士梁滨在省委组织部长位置上案发,后又由于本籍的省委秘书长景春华落马而导致“近百名厅及副省官员等待过关”的情形。

港媒报导称,2014年9月初,习近平亲自批给周本顺一封“谣言性”老干部举报信。信中说:“河北省十一个地级市的正副组织部长总共四十人,只有廊坊市的常务副部长没给梁滨送过钱。”信中还列举了兼任政府老干部局长的数位市级组织副部长的姓名,以及他们“以慰问老干部名义”给梁滨及“省委其他重要领导”送钱的数额及交割方式。对此,周十分被动,据传已三次向中央递交了请调报告,意欲“快速离开河北”。

石家庄百姓说:“程维高好来没好走,周本顺也一样!”当时还有北京的消息预测:有可能周是继袁纯清、秦光荣之后第三位被中央免职的省委书记。

《北京青年报》下的微信公众号“政知圈”发文,部分证实了周本顺请辞的说法。文章透露:河北当地有过两次周本顺要“离开”的传闻,一次是“你懂的”(周永康)落马以后,另一次则是今年1、2月份,中共两会前夕。“因为在此前长期在政法委工作,即使到了河北以后,其身边依旧有军职工作人员,这也引起河北当地不少议论。”

同时,周本顺作为河北书记对迫害法轮功仍不收手。一个具体的例子是:2013年11月15日,周本顺还直接策划了石家庄“11‧15”大抓捕事件,再次大规模绑架17名法轮功学员。

责任编辑:林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