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艺术家庭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八日】(明慧记者孟紫云采访报道)克里斯蒂娜•克林纳特(Kristina),是一位芭蕾舞蹈老师和编导。她的丈夫温纳•克林纳特(Werner),是一名空手道教练,同时也是一名企业家,拥有一家建筑公司。他们居住在瑞典的一个叫阿尔维卡(Arvika)的小镇,离挪威边界不远。

他们生活在艺术领域,他们热衷于社区活动,社会圈子很广,当地很多民众都知道他们。一次机缘,他们接触到了法轮大法,从此圣缘永结。他们是怎么和大法相遇的呢?这十多年的修炼之路,他们又是怎样走的呢?我们充满好奇,为此采访了这对夫妇。


图1:克里斯蒂娜•克林纳特(Kristina)与丈夫温纳•克林纳特(Werner),和三个女儿在纽约。

一、寻觅真法正道终得见 感受非凡

那是在一九九八年,温纳住在瑞士的兄弟理查德(Ryckard)打来电话:“温纳,有一种功法令人非常振奋,叫法轮功,你必须到哥德堡把这套功法学会。我有一位朋友,你赶快去找到她,因为我们已经用了我们的一生在寻找他了!”理查德在电话里的语气非常地急切、严肃。

什么是法轮功?温纳和克里斯蒂娜一点都不知道。这些年,他们一起练过很多功法,一直在寻找着一样东西,对于灵性、精神上的探索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因为他们感觉到生命一定比想象的深奥。温纳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到过印度,想在那里寻法觅道,学习了瑜伽功和印度教,并且接触了佛教和道教。后来他学了武术,以后便开办了武术学校。对于古老的修行原则,他不陌生,因此他很早就实行素食。修行之路已注定在他生命之中,可到底通关大道在哪里?他没有找到。他的执著与追寻也影响了他的家族。

温纳和他兄弟彼此太了解了,温纳没有马上行动,理查德的电话又追来了:“你们去哥德堡了吗?有本书叫《转法轮》,这本书里有所有的答案!从A到Ö(瑞典文共二十九个字母),我以前想要知道和寻找的答案,都在这本书里了!你必须赶到哥德堡去!”

不知是什么原因阻碍了温纳的行动,他没有赶去哥德堡。两周后,理查德来到了瑞典。他已经在哥德堡停留了一周,并参加了法轮功学习班。他来到了温纳的家,带来了复制好的法轮功师父讲法录音带。既然是这么好的功法,就开法轮功九天学习班吧!首次开班,就有四十多人参加,到最后,包括温纳和克里斯蒂娜在内,有二十多人听完了师父的九讲录像,学习功法,大家都觉得受益匪浅。

这九天学习班,温纳的感受更加非凡,触动很深,难以表述的震撼、惊喜:“听师父讲法刚讲第一讲时,我就感到我们的整个房子里充满了能量,我几乎承受不了这种能量……我的天目,第三只眼,不知何时,偶然就被打开了,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过后,慢慢才平静下来。”温纳说,从前迷迷蒙蒙知道的一点天机,真实地展现在眼前。

九天学习班下来,温纳不仅眼睛看到了不同空间的景象,身心灵也发生了巨大改变。他发现,这就是他寻找多年的大法真道!

在此之前,温纳也属于那种烟不离手,酒不离开口的人。其实,温纳早就想戒掉烟酒,他以前就练过其他的功法,知道要想提升自己,身体一定要纯净下来。他曾一次又一次尝试过戒掉烟酒,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但修炼法轮功后,这二十年来难以戒掉的瘾好,却不自觉地、当他拿起烟草放进嘴巴里时感觉不对劲儿了。

“当我开始炼法轮功后,当我再把烟草放到嘴里后,我就开始感到恶心,感觉很糟糕。烟草放在嘴里难受,不放在嘴里也难受,反正是两种滋味都不好受。”几天后,他就戒掉了烟草。随后,温纳也戒掉了酒。

二十年想戒而戒不掉的瘾好,就这样戒掉了。他说他心里知道,“我得到了(师父)非常大的帮助和支持。”

温纳说:“听师父讲法越多,我就越加知道这就是我一直要追寻的。在那时,我们对待修炼非常非常的严肃,我们对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很仔细认真的对待。”

大法无声细雨温暖着他们,所显的威力让他们心领神会,坚信不疑。温纳随后便和其他法轮功修炼人开始联系,他说:“我并打扫了我们的家和房子,把以前练过的其他功的书籍、照片都清理掉了,还有其他的一些垃圾统统扔掉了!”

从那以后,温纳和克里斯蒂娜,以及他们的女儿开始了一起坚定修炼的旅程。

二、十六年风雨同舟 巡回欧洲讲真相

说说美丽的克里斯蒂娜,她做了妈妈,女儿塔拉(Tara)出生不久他们走入了大法修炼。这一年,大法修炼给他们带来了无穷的乐趣,她一家不停地开办法轮功学习班,有缘人纷纷而来,入道得法。

正当他们沉醉在修炼的喜悦中,中国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 中共宣布取缔法轮功。消息传来,震惊了海外。那时,克里斯蒂娜一家正在韦姆兰(Varmland)的一个夏季法轮大法学习班上。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们不知所措。到底怎么回事?震惊、不解,这场腥风血雨的迫害并不只是在中国发生,中共对法轮功的造谣诽谤蔓延至海外。刚刚修炼一年的他们,原本平静喜悦的修炼之路突然改变了,大法蒙冤,让他们感到无名的压力,让他们觉得需要站出来讲清真相。

“迫害开始前,我们修炼的经历是很简单,很柔和,很舒服。”温纳回想起当年的情况,他说:“但是后来……迫害开始后,我对当时发生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我对中国和中共也不了解;我们的修炼变的难了,很大的压力,人有时候会很容易生气,头很疼,各方面很大的压迫,还有怎样讲清真相等等。”

克里斯蒂娜慢慢渐渐成了家里的“策划人”,她策划了很多传播法轮功真相的活动。在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这三年,他们一家在欧洲很多城市巡回讲真相。克里斯蒂娜谈到当时的情况:

“我和另一位法轮功修炼人夏洛特•约翰逊(Charlotte Johansson),他也是音乐人,组织了一个叫‘莲花’的演出。我们巡回了整个瑞典,我们访问演出了很多学校和剧院,演出中,通过舞蹈和音乐和诗歌告诉人们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

她说:“音乐和舞蹈可以触动人们的心灵。我们有这种专长,我喜欢在舞台上为观众跳舞,我认为这是一份精美的礼物,通过舞蹈告诉人们真相并能触动他们的心灵。”

2015-8-7-minghui-falun-gong-demark-02
图2:克里斯蒂娜希望通过舞蹈,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真相。

舞台上,克里斯蒂娜用优美的舞姿告诉人们大法。当时她正身怀六甲,腹中的孩子也伴着她舞蹈。那时他们的大女儿塔拉已经会走路了,妈妈肚子里的小宝宝又迫不及待地要出来要看看世界。克里斯蒂娜的全心都在了讲清真相上,无暇休息。

温纳说:“迫害刚刚开始,传播大法真相非常艰难。我们巡回了很多城市,在申请警察许可证,总在下雨,还有阻碍,随行的人也不多,很艰苦。”

不过,温纳回忆道:“克里斯蒂娜主要筹划各种弘扬大法的活动,我就是干具体的活,我搬东西,我们俩是一个很棒的团队。我知道是师父在安排我们一起弘法,我们一起成功的做了很多有意义的活动。”

修炼的一家人在风雨中同行,他们有共同心愿,就是: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他们清楚地知道,对法轮功的这场大迫害是时任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一手发动的。当江泽民到欧洲访问期间,他们一家前去抗议,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

“我们一家奔赴东部的一个国家叫立陶宛(Lithuania)。那次旅行有很多阻碍,我们穿过冰雹,大雨,经过一座桥,这座桥附近就是江泽民住宿的宾馆,我们过去一起发正念(清理、消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孩子们需要吃饭,我们要准备点吃的,当我们从餐馆回来时,冰雹大雨迎面吹来,桥上的大风仿佛用力要把我们吹回去,不让我们再过去。我们弯着身子往前走,身上几乎湿透了……”温纳说。

这是迫害开始后的、讲清真相最艰难的五年,他们在艰难中慢慢蜕变,一步步走了过来,走向了成熟。

十年之后,他们一家又一次参与了跨越全瑞典的巡回讲真相活动。他们成立了一个“瑞典巡回讲十年迫害真相”小组,走到各个城镇。这次巡回还伴有“真善忍美展”的部分作品展。他们有一辆容量不小的车,车上装满了真相资料。他们巡回了大约十多个城市,舞蹈、演唱、表演法轮功功法、讲演一体。优美的音乐、歌唱和美丽的舞蹈,使那些匆忙行走的人也被吸引、停下来观看一会儿。

再看看他们的孩子们。这时的塔拉十七岁,已经成为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她一遍一遍地跳舞,很多人停下来观看。二女儿米拉(Mira)也已经四岁,她照看着大法真相资料不让风给吹跑,她拥抱感觉疲劳的叔叔、阿姨同修,她整天在太阳下晒着也不累。还有,他们的第三个孩子……人们看到这一家人,上来问候,并说:“我以前也收到过关于法轮功和迫害的信息,但并不真正明白,我现在明白了。”

在巡回的路上,他们约见媒体,与各级政界官员会面。关于法轮功的正面报道出现在了当地报刊上,形势变好,温纳也日渐成熟。他曾在法会上分享了他面对一位对法轮功有误解对记者的一次经历:“关于媒体,记者学的是如何寻找到那些能增加销售额的东西,可是我们要传递的信息不属于这类的。一个记者来到我们这里,他问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明显是来自(中共所)编造的谎言。我感觉我身边有一点变化,我听一个同修说:开始发正念了。他站在我两、三米远的地方。我变得非常强壮、坚定。我看着那个记者的眼睛说:作为记者,你的责任是很大的,如果你相信了中共编造的谎言或者那些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所说的话,你要知道,这些所谓的专家在领馆里吃着奢侈的大餐,和中共做着大生意,是受中共控制的。而我们今天来这儿是义务的,用自己的假期在做,我们来这儿是因为有人在受苦,在因为坚持‘真、善、忍’而被折磨和杀害。你作为记者,要么嘲笑我们捍卫人权的活动,要么就支持我们。最后,这个记者支持我们了。”

如何才能用最好的方式和世人讲真相?如何才能起到救人的作用?克里斯蒂娜体悟深刻,她说:“我自己注意到,如果我机械的完成任务式的参加讲真相的活动,效果就不好。要想效果好,就得用心。”

回顾着这些历程,克里斯蒂娜说:“在迫害开始后的前五个年头,对修炼人来说是很艰难的五年,因为压力不仅来自社会。不知道真相的社会民众,还有瑞典的政府官员和媒体,他们也不理解在中国发生了什么,他们很难得到真实的信息和知识,也有个别是不愿意去了解的。还有来自另外空间的压力,比如去联系政客,写真相信,去广场讲真相,在大街上发真相传单,还有我们的真相巡回活动,所有的这些事情要用我的全部力量去破除阻力,这种阻力压迫,既有体力的,也有心里的;既有精神上的,也有情感上的。经历了这一切以后,我理解了,理解了社会不同阶层的事情。”

回顾这些年的经历,温纳说:“我个人的修炼经常是有起有落。很多人可能和我一样,在这个世界里,走迷路了,停下来哭一会儿,再接着找,又从新修炼,又走迷路了,又再回来。就是这样。我很感激,没有比得到大法更好的恩惠了。我的家人也是,我们在一起,互相支持,互相鼓励,我最小的孩子也是我最大的老师。我的其他的亲戚,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妈妈也都在修炼,我们感到很殊胜。”

三、走近师尊 感受无量慈悲

克里斯蒂娜和温纳很幸运,他们有幸在大法洪传到欧洲的早期见到了师父。走近师尊,说起那段时光,他们总是充满了幸福。他们第一次见到师父是在一九九八年九月,在日内瓦法会上。第二次见到师父是在二零零二年七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那时还有一段动人的插曲。

那是在华盛顿国际法会,与会的有来自六十多个国家的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那天的主会场座无虚席,师父亲临讲法。遗憾的是,克里斯蒂娜因为要照顾两个孩子被安排在主会场外面的分会场。因为没能亲眼见到师父,克里斯蒂娜心里特别难过。

温纳说:“那是我第二次见师父。师父在法会上转大法轮。克里斯蒂娜错过了在法会上见师父的机会很伤心。但是,突然传来师父要为欧洲学员小范围讲法,克里斯蒂娜听了高兴极了,她对我说:我必须得进会场,你得照看孩子了。”

好吧,好吧,这样就“平等”了。温纳没有可争的,他接受了克里斯蒂娜的安排。当开会的时间到了,温纳乖乖地坐在会议大厅外面照顾两个孩子。突然,他看到师父走来了,他马上站起来身来,恭敬地向师父双手合十。师父一眼看到了小孩子,师父特别欢喜,走上来抚摸着孩子们的头,之后就打着手势让他们一起进会场。温纳领会了,连忙抱起孩子就跟了进去。师父走进小会场,欧洲学员们激动地全体起立,鼓掌欢迎。克里斯蒂娜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他们怎么跟着进来了?温纳和孩子们……克里斯蒂娜惊大眼睛看着温纳和孩子近近地坐在师父的眼前。

温纳说:“忘不了!……那天我看到了师父来了,我向师父双手合十。师父伸出手,手势的意思是让我们进会场。我进去了,孩子也跟着进去了,我们坐在了最前面……我的女儿很小,她感到口渴,非常渴。师父就在对面,师父的桌子上有杯水,师父做手势让她喝杯子里的水……”

塔拉那时五岁多了,她至今记得那段情景,她说:“师父坐在前面,桌子上摆着水杯。我感觉到口渴了,师父看着我马上就知道了,就用手指着杯子,意思是说我可以喝他杯子里的水。我摇头,心里对师父说:不用了,谢谢!师父知道我想什么,马上就知道了。”

往事历历在目,回忆当年的情景,温纳不禁感叹:“每当我想起这个场景,我都很高兴,眼泪在眼圈里,这种感觉很美妙。所有发生的这些事情都牢牢记在了我们的记忆里。”

四、一家五口正法路 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四日,温纳和克里斯蒂娜带着孩子们一起来到美国参加纽约国际法会。十五日,来自来自五十多个国家二百多个地区的八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曼哈顿举行了大型集会游行,庆祝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二十三周年,同时揭露中共邪党血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呼吁解体中共,制止迫害。

这次,克里斯蒂娜一家五口都来了,她说:“以前我们全家都不是一起来。这次是全家一起来了,和从全世界各地来的修炼人都聚集在纽约,参加这个每年一次的盛会。我们愿意向民众介绍瑞典,展示西方人也在修炼法轮功,展示法轮功的美好,我们助师,要结束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

他们可爱的三个女儿都长大了,亭亭玉立,都成了大法小弟子。她们对来到纽约参加大法弟子的盛会都很兴奋。


图3:克里斯蒂娜和温纳的三个女儿

“我叫米拉(Mira),十四岁了。我在修炼法轮大法的家庭里,跟着爸爸妈妈一起修炼。现在感到炼功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小的时候不懂,没有意识到修炼的重要性,现在知道修炼的意义了。很高兴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听师父讲法。来这里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很开心。”

“我叫印德拉(Indra),十岁了。我很小就开始炼功了,还是小宝宝的时候就开始了。小时候爸爸妈妈做什么就跟着一起做,觉得很好,很容易。现在知道做修炼人了,知道了做什么事情好,做什么事情不好,我的心变得宽了,感觉特别好。如果没有修炼法轮功,我不会知道我会是谁。修炼了,我找到了我自己。在学校,和大家在一起做事情的时候,我感觉我必须认真去做。我在想,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自己还做的不够好。但是我很自豪,能做真正的我。”

听着女儿们的表述,温纳在一旁说:“当她还很小的时候,要睡觉时,她的小手指并在一起展现的是一朵莲花指,经常的出现,她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会了吧!”女儿笑了,全家人都笑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