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议员联署致信中共最高检 敦促起诉江泽民

07295116571
三名欧洲议员近日联名致信中共最高检察院检察长,要求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明宇德国报导)三名欧洲议员近日联名致信中共最高检察院检察长,要求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2015年7月20日,欧洲议会议员科妮莉亚‧恩斯特博士(Dr. Cornelia Ernst)、克劳斯‧布赫纳教授(Prof. Dr. Klaus Buchner)和麦荷雅‧顾勒嫩女士(Merja Kyllönen)以“刑事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为信由联署致信中共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敦促他和中共当局立即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系统性国家性强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罪行,公开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此外,他们还将联署信寄给了中共驻欧盟使团大使杨燕怡和中共驻德国大使史明德。

恩斯特议员来自德国的左派党,是欧洲议会公民自由、司法与内政事务委员会的成员。布赫纳教授是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的资深成员。他们两人在中共全面系统迫害法轮功十六年之时发起了该项联署,并得到了来自芬兰的顾勒嫩议员的支持。

他们代表其国家的公民,特别是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对前任中共党魁江泽民提起刑事控告,并敦促中共当局依照中国国内法和国际刑事法,以大量的由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个人发起的刑事控告状为依据,立即公开刑事起诉江泽民。

07295116572
欧洲议员科妮莉亚•恩斯特博士(Dr. Cornelia Ernst)(官方网站)

07295116573
欧洲议员克劳斯•布赫纳教授(Prof. Dr. Klaus Buchner)(官方网站)

07295116574
欧洲议员麦荷雅•顾勒嫩女士(Merja Kyllönen)(官方网站)

他们援引位于华盛顿的国际人权组织“人权法律基金会”的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还将其与联署信一起寄发给了联合国秘书长、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联合国宗教或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海牙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欧盟委员会副主席/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和欧盟人权事务特别代表等国际机构。

对法轮功的迫害是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

这三位欧洲议员在联署信中强烈谴责中共持续迫害法轮功和国家性系统性强摘活体法轮功学员的行径,指出这是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威胁着世界和平,安全和福祉。

他们援引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报告,表示自1999年以来至少有200万法轮功学员被屠杀以获取他们的人体器官。

他们还强烈批评了中共自1999年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企图通过外交、政治、经济等手段将对迫害延伸到海外。

此外,他们还严厉谴责了中共使用100多种不同的残忍酷刑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尤其指责了中共对女性法轮功学员进行性酷刑和折磨的野蛮行径。同时,议员们也表示关注所有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遗孤的命运。

谴责中共迫害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

议员们尤其关注在大陆的高智晟律师和王宇律师的生命安危,这两位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并公开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呼吁。

议员们还指出,中共非法吊销了大陆维权律师的律师执照,并强行关闭了他们的律师事务所,还严重侵害了其家人和同事们的人身自由和安全。

此前,布赫纳议员在其标题为《强烈谴责在中国发生的对中国知名维权律师王宇的人权侵害》的特别声明中还表示,这些律师为在国内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所做出的努力非常的了不起。为此,他在声明中敦促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王宇律师,并追究公安部门的法律责任。

中共破坏中华民族的信誉和国际地位

议员们在联署中表示,他们意识到中共不愿意停止它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滔天罪行,它以此正在败坏着中华民族的信誉。为此,他们对法轮功学员们通过个人发起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过程中所展现出的和平风范和勇气表示敬佩。他们相信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和勇气能够激励国际社会加入制止迫害的行动当中来。

同时,他们希望并支持大陆维权律师继续为法轮功学员和其它被中共迫害的人作无罪辩护,捍卫中华民族的基本人权。

敦促中共政权法办江泽民

三位议员通过联署敦促中共政权接受海牙国际刑事法院的司法管辖权,并根据《国际刑事法院罗马条约》的规定,不拖延并无例外地与国际刑事法院合作,让对法轮功学员犯下滔天罪行的江泽民受到司法审判。

他们还援引《国际刑事法院罗马条约》的序言部分,强调各国有义务对犯有国际罪行的人行使刑事管辖权,强调这一国际罪行包括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以此来呼吁国际社会为法办江泽民而付出努力。

联署信原文的译文

作为欧洲议会议员,

我们强烈谴责中共持续迫害法轮功和国家性系统性的强摘活体法轮功学员、其他良心犯、宗教团体成员及少数民族团体人士的人体器官的行径。这是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威胁着世界和平、安全和福祉;

我们强调,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报告显示,尽管欧洲议会于2013年12月12日通过了关于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决议,国家性系统性的强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行径仍在进行着,并导致自1999年以来至少有200万法轮功学员被屠杀以获取他们的人体器官;

我们观察到,尽管中共在2013年宣布废除中国的劳教制度,但它经常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对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加重判刑。现在,法轮功学员还一直主要被关押在全国范围内的、被改了名字的劳教所、拘留所、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黑监狱以及其它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并遭受着酷刑折磨。联合国酷刑问题专员在2006年酷刑问题调查报告中表明,66%的被指控遭受酷刑和虐待折磨的受害者是法轮功学员。至少有3553名法轮功学员已被确认在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中被迫害致死;

我们严厉谴责中共使用100多种不同的非人性的、残忍的、致命性的酷刑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比如“毒打”、“电击”、“死囚刑”、“吊刑”、“强行灌食”、“锁地环密死刑”、“针扎手指”、“竹条夹十指”,特别是对女性法轮功学员施加的“性虐待和性折磨”等等;

关注在中共持续非人性的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所有孤儿们的命运;

我们谴责中共持续抓捕、甚至严重迫害中国维权律师的行径,包括高智晟先生和在中国法庭上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并公开为他们的艰难处境而呼吁的王宇女士。此外,中共还吊销了他们的律师执照并非法强行关闭了他们的律师事务所。尤其是,中共还威胁并严重侵害了他们在中国的家人和同事们的人身自由和安全;

我们批评中共自1999年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企图通过外交、政治、经济等手段将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海外,比如唆使和胁迫韩国和泰国的政府部门遣返流亡到他们国家的中国籍法轮功学员回中国;

我们意识到中共不愿意停止它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前面所提到的滔天罪行,它正在破坏中华民族的信誉和国际地位;

我们忆及各国有义务对犯有国际罪行的人行使刑事管辖权,这一罪行包括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我们敬重法轮功学员们以前所未有的和平风范和勇气发起了对江泽民的个人刑事控告;

我们表示,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和勇气能够激励国际社会加入停止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的行动当中来;

我们支持中国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和其它人权受到中共迫害的受害人作无罪辩护,来捍卫中华民族的基本人权;

我们强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和由国家支持的系统性强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这一行径已经在2013年12月12日通过的关于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欧洲决议中受到强烈的谴责。

1. 我们一致决定代表我们国家的欧洲公民,特别是我们国家的法轮功学员,提出我们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江泽民曾任职中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和中共国家主席。1999年,他正式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2. 我们敦促您立即公开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由国家支持下的系统性强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罪行起诉江泽民;

3. 我们要求您根据中国国内法律和国际刑事法,以大量的由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个人发起的刑事控告状为依据,刑事起诉江泽民;

4. 我们敦促中共政府接受海牙国际刑事法院的司法管辖权,并根据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规定,不拖延并无例外地与国际刑事法院合作,使江泽民以它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滔天罪行受到司法审判;

5. 我们对位于华盛顿的人权法律基金会提供的刑事控告状表示感谢。我们还感谢人权法律基金会法办江泽民和停止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所做出的努力;

6. 我们声明,我们落款在这封信的署名,对我们发起的刑事控告江泽民的控告状同样有效;

7. 我们将刑事控告江泽民的控告状寄发给联合国秘书长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联合国宗教或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海牙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欧盟理事会、欧盟委员会、欧盟委员会副主席/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欧盟人权事务特别代表、中共司法部、中共外交部、中共公安部、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中共最高法院、中共全国人大、中共驻欧盟使团和中共驻德国大使馆;

8. 我们希望能被告知我们发起的刑事控告江泽民的控告状的一切法律动态。

责任编辑:文婧

Advertisements

谢天奇:7月7国级高官去世 中共气数已尽

005440916642
种种天象巨变显示,中共解体正在加速,最终消亡的日子已不远。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李莎/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8月09日讯】8月6日,隐身多日的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悉数出现在北京八宝山公墓参加7月31日去世的中共中顾委原常委张劲夫的遗体告别式。8月7日,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前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因病去世,终年85岁。

8月上旬,按惯例是中共北戴河会期。8月5日,中共官媒发表文章表示,“别等了,北戴河无会”。如今,被官媒强调“今年无会”的北戴河会俨然成了中共老人送终会。

今年迄今为止,已有7个中共“国级”高官去世。此前去世的分别有: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张万年1月14日因病去世,终年87岁;中共中宣部前部长、前中央书记处书记、中顾委委员邓力群2月10日去世,终年100岁;已经落马的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3月16日因癌症恶化去世,终年72岁;中共前人大委员长乔石6月14日因病去世,终年91岁;中共前人大委员长万里7月15日因病去世,终年99岁。

去世7人的年龄跨度72岁至101岁,平均寿命有91岁,这表明中共高官保命延年确实“有一套”;却同时也表明,7个月内7名国级高官密集去世非同寻常。

1976年,中共三巨头朱德、周恩来、毛泽东相继死亡,随后“四人帮”被抓、“文革”结束,中国政局及社会大变。而今年迄今已有7名国级高官去世,这在中共历史上前所未有;也是中共气数已尽的显现。

6月30日,中共建党周年纪念日的前一天,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发表清华大学外籍教授贝淡宁(Daniel Bell)的文章《中共应该“正名”》,文章建议中国共产党应该改变名称,认为中国共产党或许不久之后就将不复存在,而应改换一个至少在名义上更现实的名称。

不少海外媒体转载该报导时,标题均突出贝淡宁是“习近平母校教授”。贝淡宁当年曾在英文杂志《Dissent》上撰文,谈及他来清华教书的动机,是因为“清华培养的都是中国的政治精英,我可能通过教这些精英而带来变化”。

贝淡宁这篇文章中还表示,中共目前不能改名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一些老一辈“革命英雄们”和中共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等老一辈“革命英雄们”去世之后,中共不改名的理由就会又少一条。

身份背景不寻常的贝淡宁在敏感时间点发表这篇文章,大陆网络上相关的“中共不久以后就不存在了”的敏感帖文能被当局容忍而未删除,这些均暗示背后应有中南海高层授意因素。

这些言论,一方面已明显点出中共改名的阻力所在,另一方面也释放出中南海掌权者与中共的切割信号。这与近期习近平当局实施宪法宣誓制度没有要求“向党效忠”及一系列“去马克思主义”动作一脉相承。

乔石、万里等人去世后,官方讣告中,少了以往对已去世的中共高层的一个称号,没提“马克思主义者”。

6月8日,北大教授在党喉《人民日报》撰文,罕见称不能全盘接受西方马克思主义观点。

6月6日,大陆澎拜新闻发表一篇英国作者西蒙‧克里切利写的文章,其中谈到马克思疾病缠身、临终前痛苦不堪的情景。

历史事实披露,马克思曾是个基督徒,信奉上帝和神灵,之后加入魔鬼撒旦教。他创立的共产邪说是魔鬼撒旦教义的翻版,目的是要把信奉共产邪说的人拖向地狱,毁灭人类。马克思私生活放荡混乱,最后在浑身是病、满身生疮的痛苦中死去。

贝淡宁文章《中共应该“正名”》发表前后7个月时间内,7名中共国级高官密集去世;似乎与文章中“等老一辈‘革命英雄们’去世之后,中共不改名的理由就会又少一条”相呼应;也暗示中南海高层与中共切割的可操作性正在加强。

2002年6月14日,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惊现距今约2.7亿年的巨石,上面浮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

至此,“天灭中共”这个天象变化在海内海外,从高层到民间,均已有所彰显。

2004年底,《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深刻揭示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历史罪恶,引发了大陆民众汹涌的退党大潮,迄今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已逾2亿1千1百多万。目前,每个月至少有300万人退出中共相关组织。

中国民众彻底觉醒、唾弃中共的过程,也即是中共逐步解体的过程。种种天象巨变显示,中共解体正在加速,最终消亡的日子已不远。

2005年1月12日,大纪元发表的郑重声明: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

声明呼吁,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苦海有边,生死一念。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大纪元2015年8月9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朱颖

觅真:诉江势头延伸全球 江泽民无路可逃

大纪元2015年08月10日讯】据明慧网消息,从 5月底到8月6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134386名(111597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讼状副本。7 月31日至8月6日一周内,超过14234人(12416案例)递交诉状控告江泽民。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另据大纪元消息,亚洲近14万人举报江泽民,声援告江大潮。自今年七月起,港台法轮功团体及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共同发起的“全球声援中国民众控告江泽民的刑事举报联署活动”,在短短一个月内,亚洲已有137,184民众联署举报江泽民的反人类罪行。

举报江泽民联署行动的亚洲协调人朱婉琪说,在台湾及香港发起的“全球声援中国民众控告江泽民的刑事举报联署活动”,在短短一个月期间内,获得韩国、日本、新加坡、印尼及马来西亚等国的热烈响应,至今收到近14万人的举报联署书。在14万人当中,台湾将近10万人,韩国超过2.5万人,香港逾万人,日本、印尼超过千人,新加坡及马来西亚两地也有超过千人联署举报。

朱婉琪表示,“我们要求中国最高司法机关调查及起诉江泽民的反人类罪行”;她说明,海外发起的民众刑事举报联署活动,会一直进行到江泽民被起诉定罪为止,并且联署书也会一张张扫入光碟,寄交给联合国秘书长及荷兰的国际刑事法院,让他们了解法办江泽民是人类捍卫国际人权的共同心愿,国际刑事法院应本于其成立宗旨有所行动。

与此同时,总部设在美国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7月31日向北京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江泽民。江泽民指使中共政府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已经持续16年,至今从未间断。其间,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名誉诋毁、经济迫害、非法抓捕、强制洗脑、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酷刑折磨,甚至活摘器官、迫害致死。

“追查国际”要求,依法对被控告人江泽民的侮辱诽谤罪、滥用职权罪及大规模非法关押、屠杀法轮功修炼者的犯罪行为立案侦查,追究其刑事责任;立刻停止由江泽民发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无条件释放所有法轮功学员;取缔江泽民设立的各级“610”办公室非法组织,彻查其一切非法活动,追究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公布所有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真实信息;恢复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及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名誉,公开赔礼道歉;按照《国家赔偿法》赔偿所有受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损失。控告书抄送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中共纪委书记王岐山。

作家、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女士呼吁国际社会密切关注诉江潮,她说,这次法轮功学员拿起一个法律的武器,来维护信仰的权利,可以说是和平抗争又上了一个台阶。这在中国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

2015年7月30日,新西兰世袭毛利酋长亚马托.阿卡若纳(Amato Akarana)在奥克兰正式向中国最高司法机关递送他本人对于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Amato酋长说∶“我得知,现在中国以及世界各地,已有数以十万计的勇士站出来控告这一元凶。在新西兰,在我的土地上,也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加入这一行列。我赞赏他们的勇气,并完全支持这一伟大的壮举!” 纽毛利世袭酋长控告江泽民的举措,标志着诉江已经不再限于华人,诉江势头延伸到了国际社会,开始向全人类都来反迫害的局面发展。江泽民必须承担在迫害法轮功中犯下的所有罪恶,无路可逃。

全球法轮功学员告江大潮引发国际社会、包括律师界的高度关注。法国大律师威廉.布赫冬(William Bourdon)近日接受采访表示,国际社会合作在中国以外起诉江泽民是可行的;他本人十分愿意接手此类案件,并做好了与各国律师合作的准备。

而在中国大陆,江泽民派系要员纷纷落马,从周永康,徐才厚、周本顺到郭伯雄,还有大大小小的“军老虎”,江泽民受到沉重打击。

中共江泽民集团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咎由自取,是历史的必然规律,也是善恶有报的体 现。做恶者得势时何等猖狂,不可一世。说周永康、令计划被抓时都曾经跪地求饶,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俗话说,“休依时来世,提防时去年”。回首看看那些曾经血腥残暴镇压迫害人民的中共党魁和帮凶们,都没有好下场!

在近日大纪元时报举办的“全球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研讨会上,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从事历史教育的副教授李元华,列举了中国历史上“三武一宗”灭佛遭报和历史上强大的古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终遭致4次大瘟疫席卷全国,约一半人口在瘟疫中丧生,强大的不可一世的古罗马帝国彻底衰败的历史教训。他说,“历史总是在重复中警示后人,但总有自作聪明的人,想标新立异,自负英明,妄图改变因果报应的规律,结果反而再次告诉后人谤佛之人必遭报应。”今天中共江泽民集团的可耻下场更证实了这一点。

中共江泽民集团面临彻底崩溃已成定局,将江泽民等迫害元凶推上历史审判台,彻底清算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滔天罪恶,已经为时不远。奉劝那些至今仍在追随中共江泽民集团做恶的人,现在唯一的选择是抛弃中共,悔过自新,将功赎罪,为自己留下一条退路。因为佛法慈悲为怀,上天有好生之德。如死不悔改,继续做恶,只能做江泽民和中共的陪葬品了。

同时也催促那些至今还没有退党的民众,快退党,选择自救。机缘稍纵即逝,当这场迫害一结束,中共已经不存在了的时候,机会也就没有了。

责任编辑:高义

陈思敏:释永信丑闻发酵 背后虎被点名

大纪元2015年08月10日讯】8月8日,在丑闻风波延烧2周后,少林寺住持释永信终于面临了最为正式的一次举报,多名原少林弟子组团进京准备举报他通奸等“十宗罪”。同时在媒体上因而又掀起的一波报导热潮中,被视为亲习阵营且具有反腐风向标的财新网刊登了一篇份量十足又点题的文章,形同昭告天下谁是释永信“佛门晋升路”上的大推手。

据报导,8日联袂到北京举报的这6人,包括原少林寺武僧总教头释延鲁在内,都是曾经与释永信长期贴身相处的徒弟或工作人员,至于举报内容,除了含盖早先释正义已曝光的部份,还另有多起此前网络上未曾出现过的问题。

此前8月4日,封登市宗教局曾以“没有释正义这个人”回应外界的质疑与追问。8日这天,对释延鲁等人开始一场真正的实名举报,封登当局目前尚未作声,而少林寺方面则继续保持缄默。

不过媒体可因这次实名举报引发新的骚动,当天财新网的文章中,相信不少人读后会得出释永信善于钻营、“边腐边升”的结论。

财新文章中最关键的叙述是,1995年,在地方有关方面都不表同意、但在时任河南省委书记支持下,释永信举办了后来被高度热炒的少林寺1500周年庆典。两年后,1997年释永信从退休的素喜法师手中接过少林寺公章,成为掌管寺内外事务的住持。1999年8月,释永信正式接任少林寺第三十代方丈。

所以1995年的这场庆典,与其说是释永信为少林寺确立了大乘圣地、禅宗祖庭的地位,不如说是释永信为自己在少林寺奠定了真正的接班地位。而时任河南省委书记何许人?财新网借力使力在文章里援引释永信的自传说:“当时的省委书记李长春对少林寺非常支持,多次来少林寺视察,少林寺的很多事情他都是直接过问。”

李长春后来入常,主管文化宣传领域,释永信则以文化之名变用少林寺谋求暴利,两者的联系想必不浅。“十八大”前,李长春的权钱交易丑闻被大量曝光。如今释永信被指控有几十亿存款,这把火是否会烧到李长春那里,恐怕也难说。

平时做亏心事,临时到少林寺“抱佛脚”的官员很多,但曾经视察过少林寺的“国家领导人”不多,即便是后来位居中南海的李长春都还不算最高层。不过比李长春权位还大的人也是屈指可数,他是谁?

这次举报人之一释延鲁,曾是释永信一手组建的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的总教头。众所周知,少林寺长期担任中共“佛学文化”的统战代表。早在1993年释永信就率少林寺武僧团访问台湾,当时僧团中的释小龙还作为童星被捧红,而该次也是中共建政后40多年来两岸首次“宗教文化交流”。

少林寺武僧团的培训基地,是少林寺直属公办的嵩山少林寺武术学校,在其官网首页置顶的形象图片区,仅有的4张轮播图片之一,就是江泽民在少林寺提字的照片。

该张照片的拍摄时间点与新闻事件,是2004年7月6日,江泽民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身份,带着一票人视察少林寺,受到释永信及僧众的簇拥,并在观看少林寺武僧团的功夫表演后,江泽民爱提字的老毛病当场发作。

事发7月25日的释永信事件,有一个很重要的时间背景,那就是释永信紧跟在令计划、周本顺之后被抛,接着在郭伯雄落马时还被官媒主动发出两人的合影旧照。这也许不是说释永信一定与这三个案件有什么牵扯,但依循多个大案前例,或许是在暗示他们是同一圈圈帮帮的人。

释永信的边腐边升,少不了李长春、江泽民在背后撑腰。而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后,释永信也跳出来诋毁法轮功。江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政治和尚作为打手,而释永信多年的丑闻一直没被查,显然是跟李长春、江泽民背后遮庇有关。但如今不同了。释永信的丑闻能被曝光,就说明其保护伞已经无能为力了。

此外,在封登当局以“查无举报人”为释永信护短时,当天全国佛教协会就有小头目与伪君子在媒体上发言,虽然这个协会本身其实也没有什么公信力可言,但以协会地位而言,这等于是半官方的表态与切割。

无论如何,有目共睹的是,这么多年来释永信历经无数次言之凿凿的举报,都能够安然过关,足见他的关系网超越地方。现在财新网发文点名李长春,历史新闻照片显示江泽民与释永信也颇有渊源,这就难怪需要最高当局下来查。而这次进京实名举报的人未遭压制,媒体还帮着广泛报导,看来整起事件背后不能说没有政治角力因素在。释永信这次还能有惊无险吗?

责任编辑:高义

周晓辉:官媒影射江泽民 为“打江”预热

大纪元2015年08月10日讯】8月10日早晨,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刊发了一篇颇有意味的文章,题目是《辩证看待“人走茶凉”》,随即上海澎湃新闻转载时萃取文中要旨,将标题改为《有的领导退下多年还不愿撒手,让新领导左右为难》,文章中称“有的领导干部不仅在位时安插‘亲信’,为日后发挥‘余权’创造条件;而且退下多年后,对原单位的重大问题还是不愿撒手”。“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这种“茶凉”,应当成为一种常态。看这标题,看这遣词造句,对中国时局多少有些了解之人就猜出了一二,就猜出了让新领导左右为难的“老领导”究竟是谁。进而得出的一个结论是:打“老老虎”江泽民已开始在舆论场上预热。

退而不休,推行老人政治,一直是中共党魁的痼疾,其主要特征是通过牢牢掌控军权而干预政治。毛泽东如此,邓小平如此,在1989年后,邓小平才将军权交出。没有任何资历可言的江泽民,如法炮制,在2002年的中共十六大上,通过其军中马仔相助,以“扶上马,送一程”为由留任军委主席两年。两年后,在江被迫交出“军委主席”一职、外界普遍以为胡锦涛“大权在握”之时,江却继续通过遍布党政军的江派人马,如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等,掣肘胡锦涛,让胡既无军权,其政令也不能出中南海。

2007年中共十七大,虽然胡锦涛藉由拿下江的亲信陈良宇等获得了较多权力,但江继续插手“第五代”人事安排,第十七届中央军委里除了胡锦涛和习近平,剩下的10个人里有6个有比较明显的江派色彩,而政治局常委中江派更是占据多数。如此人事安排,也是过去八年多江在中央军委的办公室之所以一直保留且其能继续干政的原因。而胡锦涛又怎能不左右为难?

2012年中共十八大,胡锦涛表示全退,但江泽民依然不愿退场,继续动用力量干政,最终还是将江派的张德江、张高丽、刘云山塞进了政治局常委,其甚至还要左右军队的人事安排。江的举动给新任中共党魁习近平同样制造了相当多的麻烦。

江泽民恋栈权位之举遭到了中共党内元老乔石、万里、田纪云等的强烈批评和影射。田纪云曾撰文说,“革命就像接力赛跑一样,一人跑一棒,你的一棒跑完了,就坐到一边休息去吧,不要再对跑下一棒的人指手划脚”,“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而且转得更好!”这大概就是在影射江的恋权。

让江泽民没想到的是,习近平不是胡锦涛。在拿下薄熙来后,习近平以“反腐”之名,开始了对江派全面的清剿,军队武警、政法系、机关企事业……,贪污腐化、祸国殃民的江派马仔一个个落马。而在拿下徐才厚、郭伯雄等军队“大老虎”并提拔自己所信任的将领后,习近平将军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面对颓势,江和江派余孽并不愿坐以待毙,不断制造事端,导致双方博弈已到了你死我活阶段。对习而言,拿下江泽民已是势在必行,否则必将反受其害。

从习近平近一年来不断释放“反腐没有上限”,“反腐没有铁帽子王”,“开弓没有回头箭”等信号,以及不断剪除江的羽翼、敲打江家、封杀江在媒体上露面,允许“两高”接受法轮功学员对江泽民的控告状等行动看,习近平业已锁定江泽民这只“老老虎”,至于是“慢烤”还是“急火”或许还要根据形势而定。但至少预热已经开始了。

责任编辑:高义

中纪委安排剧作家入秦城监狱伴“虎”

大纪元2015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大陆曾出过多部反腐题材作品的作家被中纪委邀请到秦城监狱体验生活。大陆媒体盘点了在秦城监狱服刑的中共省部级高官,其中包括陈良宇、薄熙来、刘铁男、季建业、刘志军等众多被法办的“老虎”。

作家受中纪委之邀伴“众虎”

近日,《新京报》微信公号“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专访了大陆作家陆天明,据报导,他已经接受了中纪委的邀请,准备创作一部反腐剧。为了真实再现“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局面,创作期间陆天明会进入秦城监狱体验生活,跟正在服刑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同处一地。

陆天明是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曾创作了多部引起反响的反腐类长篇小说和电视连续剧。

秦城监狱建于1958年,迄今50多年。在中国的众多监狱中,它一直是一处特殊而神秘的地方,素有“第一监狱”之称。

其关押的犯人一直比较特殊,各个历史时期分别不同。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关押的主要对象是省部级腐败官员。“十八大”后落马的不少省部级官员,都被关押在这里。

哪些落马的官员在秦城监狱服刑?陆天明到秦城监狱体验生活,可能会遇到谁呢?

“政事儿”从法庭审判时的庭审记录、减刑建议书等途径,查询到一些在秦城监狱羁押或服刑的部分落马官员的信息。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宋晨光、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副总裁张春江应该还在秦城监狱服刑。

“政事儿”注意到,官方和央视过去的公开信息表明,薄熙来、刘铁男、季建业都曾羁押在秦城监狱。宣判后是否变更了服刑地点,官方和央视都没透露过消息。不过,有媒体2014年11月报导,薄熙来之子薄望知透露,宣判后薄熙来在秦城监狱服刑。

“政事儿”还了解到,陈良宇、刘志军和刘志华的羁押地点也是秦城监狱。

据媒体报导,王立军、陈同海、杜世成、黄胜、田学仁、张恩照、唐若昕等都在秦城监狱服刑。据悉,周永康和郭伯雄现在也都关押在秦城监狱,但都未经官方确认。

重量级犯人享受部长级待遇

秦城监狱犯人的待遇均较高。“政事儿”的文章表示,一个是曾任秦城监狱监管处处长的何殿奎回忆:重量级犯人的伙食标准是按部长级待遇。早餐有牛奶,午晚餐是两菜一汤,饭后有一个苹果。苹果是刚从冷库里拉来的,放在稻糠里保鲜,拉来时那苹果都冒着气儿。还给他们发固体饮料,一盒12块,一块能沏一杯柠檬茶。

大陆媒体曾报导,秦城监狱中最高级的204监区每间监房约达20多平方米,铺有地毯,设沙发床。监狱设有医务室,有保健医生和护士。

据2000年代末走进或接触过秦城监狱的有关人士描述,秦城监狱关押高官的牢房除了面积较大,有的还配有写字台、卫生间、坐式马桶和洗衣机。一些在押官员除了“可看书读报”,每天还有一段时间可看电视,一般集中在晚上7点到9点。某些身体欠佳的特殊囚犯,饮食可一日四餐,用餐标准和费用由国家规定和支付,家属亦可私下打理。如衣服、日用品等基本生活用品可由家人提供。监狱虽有统一囚服,但这里的囚犯一般可不用穿。

有网民称秦城监狱是“秦城渡假村”、“里面就是疗养院,不过被限制自由而已”;更有网民指,秦城监狱犯人生活水平竟比老百姓的高,痛斥不公。

责任编辑:李晓清

泰国最高法院判法轮功可合法注册 中共搞小动作

005440916641
在泰国最高行政法院判决法轮功注册合法之后,中共据信对泰国当局施压。图为2012年3月16日,曼谷市政府举办的庆泰王84华诞活动中泰国法轮功学员的游行队伍。(大纪元图片)

大纪元2015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陈俊村报导)泰国最高行政法院于8月4日裁定,该国法轮功学员注册“法轮大法学会”的申请合法,并且受到《宪法》保护。此一裁决使多年来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政权恼火,因而透过外交使馆对泰国当局施压。

中共对泰国施压

据The Nation网站报导,中共当局对泰国最高行政法院的这个裁决感到恼怒,已透过驻泰国大使馆与泰国政府“沟通”,同时表达对此一裁决的“关注”。

这项裁决推翻了地方法院和内务部先前的决定,认定法轮功学员在泰国申请注册合法,并受到泰国法律及《宪法》保障,以法轮功学员胜诉定案。

据《曼谷时报》报导,在最高行政法院做出裁决的隔天(8月5日),来自中共大使馆的官员据称与监管国家安全的泰国副总理普拉威(Prawit Wongsuwon)举行会谈,就该法院的裁决进行讨论。泰国官员向中共官员保证,将针对这项裁决进行谨慎的研究。

泰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塔纳萨(Tanasak Patimapragorn)日前表示,中共大使馆尚未正式提出与总理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讨论法轮功问题的要求。

迟来的正义裁决 法轮功学员表欢迎

泰国曼谷的牙医派屯(Paitoon Suriyawongpaisan)是向该国最高行政法院上诉的3位法轮功学员之一。泰国法轮功学员于2005年在该国注册“法轮大法学会”,但遭地方法院和内政部否决,他们决定提出上诉。

现年60岁的派屯修炼法轮功已经有17年,他很高兴可以透过“法轮大法学会”向泰国民众介绍修炼的好处。他说:“学会旨在提供身心治疗的替代方案给人们。”

法轮功在东西方许多国家都可以公开活动,包括泰国、台湾、日本、印尼等。派屯说,法轮功在这些国家并没有影响其与中共的经贸关系。

57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苏尼特里(Sunitree Wannagool)说,先前由于中共的污衊宣传,泰国各地公开炼功的学员不多。而在她居住的住宅区每天晚上则有一二十人在炼功。

另一名56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班加(Benja Pongprayoon)则说,在最高行政法院做出正义的裁决后,她感到松了一口气。她说:“我们现在可以有自信和舒适地炼功,因为我们已经在法律上获得认可。”

责任编辑:苏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