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惊呼:她是四大绝症患者,还活着!

文: 小君口述 甘叶整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我能活到今天,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大法发生在我身上的第一个奇迹就是将我从四大绝症中救了;第二个奇迹是把我这个自闭症患者变成一个有说有笑的人;第三个奇迹是我右胳膊多处骨折,六天就恢复正常。

我的后半生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在阳光下生活,是法轮大法给予我人生的幸福和光明,感恩师父在人间洪传高德大法——法轮功救我出苦海,感恩法轮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给了我一颗善良的心!

一、快乐女孩儿变成光头“小和尚”

我的童年和周围的孩子一样,快快乐乐的,可是这段时光太短暂了。我的苦难源于如花似玉的美丽容颜。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最爱的亲人和这个道德下滑的社会毁了我的前半生。

我十二、三岁时,个子长得很高,出落的一天比一天秀丽,但我自己并没有觉得和别人有什么两样。一天我在离家不远的地方遇到一个小流氓,他拿一把水果刀逼在我后腰上,让我跟他上山去,我不去,他就用刀尖扎我。我告诉他我哥哥马上就要回来,下班就从这条路上走。说话间哥哥真的骑自行车从远处的坡上下来了。这个小流氓躲在我身后,恐吓我不许出声,喊就捅死我。我眼睁睁地看见四哥从我眼前经过,可他没有停下救我,也没和我说一句话。刀尖就在我后腰处,我吓得魂飞魄散,却不敢向哥哥呼救。

四哥回家后转眼间又回来了,小流氓这才吓跑。我以为亲人会安慰受到惊吓的我,会让我把这件事的经过说清楚。不料,亲人们一口咬定我和那个小流氓搞对象。全家人都诬陷我,我满身是嘴,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我二哥不由分说地把我按倒,剪断了我的长辫子,给我剪了五号头。剪完后,二哥又说:“短头发比辫子更好看,更时髦,不行,给她剃秃子。”我用手捂住头,不让剃,我一边挣扎一边喊:“你们怎么不去抓坏人,哪有这样人家?”一家人围着我笑,那是一种冷笑,那种冷笑毁灭了我所有的欢乐和幸福。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二哥从我的头顶剃了起来,不一会功夫,我成了光头“小和尚”。那一刻,我觉得天都塌了。

从这一刻起我掉进了苦难的深渊。我信任、挚爱的亲人强行剃掉了我的一头黑发,把我从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子变成光头小和尚,我失声痛哭,哭的死去活来。

从失去秀发这天起,我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我把自己封闭起来,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跟父母和哥哥不再说话。从这天起,我失去了笑声和快乐。

父母和哥哥说我长得好看、招风,怕我遇到坏人,将我和弟弟锁在家里,不让我和同龄的孩子接触,残忍的剥夺了我读书的权利。二哥说,不用上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就行。老师知道我的不幸遭遇后让班长到我家找我去上学,家人不让,老师亲自来我家劝说,让我去学校读书,老师说:“这孩子挺好的,在学校不惹事。”我父亲蛮横的说:“不用你管,能写自己的名就行。”老师失望的离开了,谁也救不了我了。看着老师离去的背影,我就像掉进万丈深的冰川一样。

外面的天那么蓝,树上的鸟儿在快乐的鸣叫,我被亲人囚禁在家中,失去了伙伴,失去了自由,我的心变成了一个苦海。可这仅仅是开始,更可怕的事还在后面!

那时住平房,我只有去厕所时才能出去一趟,我上厕所时怕左邻右舍看见我是光头,戴了一顶白帽子。邻居们在背后指指点点,说我从小不学好,不走正路,父母才不让我出来的。十二、三岁的孩子正是天真烂漫的年龄,可我却背上了一个不正经的坏名声,这个坏名声比二哥把我剃成光头更可怕。邻居们在身后指指点点的每一句话都象利剑一样穿透我的心。当背上坏女孩名声时,当万念俱灰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字:死!

二、四次自杀地狱不收留我

十六、七岁时,我去一个绣花的小工厂干活,这时的我自闭症已经很严重,因为有语言障碍,在工厂里也不和人说话,只有两个要好的女工友,偶尔和她俩能说几句话。一天,我领她俩去我家,母亲不让她俩去,把她俩撵出来了。

虽然我走出了家的封锁,但却没有改变已形成的孤独感。寂寞、苦闷、压抑、近乎绝望的日子几乎把我逼疯了。

死的念头一天天强烈,没有欢乐、没有希望,我想一死了之,我服毒自尽,喝的是消毒水和五百片安眠药。我的灵魂离开了身体,我到了地狱。地狱不但真实存在,地狱里还给每个人准备了一个生死簿,上面清清楚楚的记载着每个人一生做的善事和恶事,做恶的人根据恶业的大小遭受各种刑罚,一生重德行善的人有好的去处,如果来世再转生成人会有很大的福报。

地狱里没有太阳,总是阴天。地狱里有个官很大的人,看见我去了,把眼一瞪对小鬼说:“你咋把她带来啦?马上送回去。”我挣扎着不回人间,他却不许地狱收留我,只见他手指着一个小鬼儿说:“马上返!”小鬼不敢怠慢,抓着胳膊把我拽回来。灵魂回到身体上,我就苏醒了。

苏醒后只见医生站一排,我被送到医院,整整抢救了三天三夜。一个医生对我说:“你爸都跪下了,说救不活你,他也死。”我没言语。母亲在哭,父亲也心急如焚,而我却万念俱灰。消毒水和药把我的胃烧坏了,我的胃开始出血。胃出血,眼睛啥也看不见,医生说血坏了。

我不吃东西,谁劝也不吃,最后单位的人都来了,站在楼下等我的消息。厂长和单位的职工苦苦劝说,我才吃饭。

住了半个月院才回家,回家后还想死。身体渐渐好转眼睛也能看清东西了,我又去上班。一天工友值班,我主动替她。她走后,我趁机把买的敌敌畏喝进去,这是一种有剧毒的农药,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这次还是死不了。如果她不回来取钥匙,不会有人发现我服毒的。偏偏工友钥匙落屋里,她回来取钥匙,发现了我。

人的命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主宰着我们每个人的命运。工友返回来取钥匙见我吐白沫,翻白眼,吓得大惊失色,急忙叫人救我,我醒来后看自己躺在医院里,心里说不出啥滋味。这一次服毒对我身体伤害很大,我的头和脸烂了,冒脓水。

第三次我在家中服毒,吃了一瓶安眠药。单位有个女工吃了二十片药就死了,我也买了同样的药吃了下去。母亲发现后说:“不送医院了,死就死家里吧!”我昏睡了七天七夜又活过来了。

为啥死不了呢?这回不喝药了,跳水里淹死。一天黄昏,雾蒙蒙的,我从桥上跳下去,湖水翻着花,我却不往下沉,不知不觉来到湖中间。湖中间有个人在撒网,他看见我,吃惊地问:“孩子,你会踩水?”我告诉他我不会踩水,我不想活了,可不往下沉。他让我上船,我不上,他怕拉我翻船,就冲一个游泳的人招手。游泳的人游过来说:“我看见一个浮物,不知是啥,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的。”游泳的人把我推上船,救了我,我遇到了好心人,衣服湿了,让我换下工作服,问我住哪?我不说就不让我走。直到第二天我说出父亲姓名和单位,好心人连忙给我父亲打电话,跟我父亲说:“你捡了个孩子。”好心人把我教给父亲才放心。

地狱不收我,想死都死不了。吃药、跳水都不能死,我就想卧火车道。晚上睡觉做个梦,梦见有个神仙说:“你想钻火车?”我一惊:“你咋知道?”他说:“不许你死,火车压不了你,火车还得断节出灾难,人就出车祸。”说完他变成了火车,这火车有九个眼睛。从这以后我打断了轻生的念头。

三、“哑巴女”出嫁患绝症雪上加霜

到了出嫁年龄,家里给我找的男朋友再好,我都不同意,我就是不听父母的。因为有语言障碍,我随便找个工人,家里不同意。结婚那天,娘家没有送亲的,我也没有当新娘子的喜悦。婆婆看我像哑巴一样不说话,娘家又冷冷清清的,心里更生气,结婚那天的喜宴也不给我吃。按习俗,结婚当天晚上吃宽心面,婆婆给我吃咸菜,煮的面条像糨子。一家人都欺负我,说我是哑巴。小叔子、小姑子也打我,丈夫不干活,有婚外情,不回家。那时在山边住,我不出去干活,连一毛八分钱一袋的大酱也买不起,只好盐水泡菜吃。

为了生存,我学会烫发,自己开发廊,顾客来了也不说话,什么头型多少钱都写好贴在墙上。我凭手艺干活,头烫的好,顾客排队等着。挣了钱供弟弟上大学,给丈夫还赌债。丈夫不回家,儿子又小,我一个人从早忙到晚。

过度的劳累,加上两次服毒,对我身体损伤严重。开发廊没有休息日,从早站到晚,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在儿子一、两岁时,我病的很重,发病时双腿瘫痪,上不来气儿。三天两头发病、住院,病重时扎上针就滚针鼓包,有时扎上针身体也不吸收药物,后来又得了神经麻痹。婆婆说我腿瘫,不说话像哑巴,一天死好几起儿,更嫌弃我了。二十九岁时我又得了脑出血。这时,突发性心脏病更重了,发病时一天犯好几次,打强心剂。

我的病越来越重,最后又得了乳腺癌、尿毒症、十二指肠也有病,便出的血黑紫色,像小米粥似的,大的硬块像疙瘩汤,再加上从小得的心脏病,我几乎成了废人。

婆婆说我傻,不说话,缺心眼,怕我后半生瘫痪,拖累她儿子。在我人生又苦又难的时候,婆婆让丈夫和我离婚。我从医院出来,家里的东西被分了,豆油、白面和衣服都被拿走了,我自己辛辛苦苦盖的房子也不让我回去住了。一开始孩子不给我,我想孩子时,也被刁难。

那时的我苦不堪言,家没了,房子没了,孩子也被抢走,我雪上加霜,剩下的是乳腺癌、尿毒症、十二指肠出血、严重的心脏病,医生称这“四大绝症”,哪一种病都能要了我的命。

四、幸遇高德大法 苦命人枯木逢春

在人生最艰难的那段岁月,我曾做了一个梦:梦见天空乌黑乌黑的。从天上下来一个穿道袍的神仙,接着空中出现了一个大屏幕,四面八方的星球都在转,天女跳舞、散花。我双腿起空,飞到天上,看见一个师父对着个巨大的喇叭讲法,从宇宙往人间传法。我不敢上台阶,往上迈心里害怕,师父身边有一个外国小女孩在学法,她把大法书放下,扶我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往上迈,我惊讶的看见台阶的空隙下有星球,往下是宇宙、人间。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觉得这个梦有些奇特。

一九九九年八、九月间,我又在梦中看到:天上出现法轮,大的老大老大,比一面墙还大,小的像指甲。第二天一大早弟弟来了,抱着一摞书说是二哥让给我的。书的封面是蓝色的,中间是法轮,和梦中的一样。我不知道这一生和二哥是啥缘分,小时候带头害我的是他,在我最苦最难的时候,引领我走向光明、喜得法轮大法的还是他。

我打开书,好多字都不认识,我急得直哭,我看见书里发出七色彩光。我哭着哭着趴书上睡着了,醒来时字基本都认识了,简单意思也明白了。这回一生的迷都有答案了,我一生没有这样高兴过、也没这样激动过。学大法后压在我心头半辈子的阴霾都散尽了,我有说有笑,心里那个敞亮啊!

天仿佛一下变得那么蓝,空气瞬间变得那么清新,我的心里好舒畅,好甜美啊!我从小就想修炼,我要出家,哪儿都不收我,说我缘份没到。喜得大法,我终于找到师父了!我有师父了!

我的那些病都好了,我的发廊开的红红火火,周围的人都知道我原先百病缠身,都知道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很多人都在我身上见证了奇迹,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得法后,我第一个看的人就是婆婆,我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我主动化解了和婆婆的恩怨,我不恨她。婆婆看见我健健康康的,有说有笑的,很是后悔。

五、胳膊骨折六天见证奇迹

后来孩子也给我了,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我给儿子办了婚事。

前年冬天,腊月二十九那天晚上七点多我回家,天下小雪,雪下有冰。我过马路时不小心滑倒,我用右手拄地,不料右胳膊一阵痛,我去浴池洗澡,胳膊疼不敢脱衣服,就让浴池的人帮忙。浴池在家附近,浴池的人都认识,帮我脱下衣服,浴池的人大吃一惊,我胳膊骨折,骨头支出来,手腕错位,手耷拉着,已经扭劲儿。浴池的人不让我洗澡,急急忙忙给我儿子打电话,儿子开车不由分说送我到医院。医生看伤势严重,说得开皮手术,我不同意,拍片看,小臂劈了,右臂手腕有两处骨折,一根手指也骨折了。几个人拔河一样把我的胳膊抻直,再用手托我的右臂,当时右手没有血流通过,手都黑了,冰凉。给我的胳膊打石膏时,我在心里求师父帮我,就感觉胳膊上有热流通过,我的伤不疼了。我受伤的手指微微能动了,医生不解其意,说:“真奇怪。”

我没有住院,回家后继续求师父帮我,我觉得胳膊没事了,我要拿掉石膏,儿子不让。三天时,我偷偷把石膏剪开,儿子看见了,急忙下楼买来绷带把石膏缠上。人们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按常理,我的胳膊打石膏也得养几个月的伤。我没有和儿子争执,等到第六天的时候 ,儿子、媳妇和孩子三口人回媳妇的娘家,我一个人在家,趁机把胳膊上打的石膏拿下来了。我活动活动胳膊,哇!我的胳膊好了。儿子、媳妇回来后,见我取下石膏,大吃一惊,孙女拿起我剪下来的石膏说:这是奶奶的手。我活动活动胳膊给他们看,儿子吓的不敢动,脸都白了,他不让我动,非要送我去医院从新打上石膏。我晃动胳膊给他看,告诉他我胳膊好了,儿子看见我的胳膊真的好了,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亲人们再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过完年,我去发廊开业。一位顾客说:你胳膊好的太快了,太神奇了,俺的腿半年了,还不好,走路还瘸呢!法轮功太神奇了!

六、医生在我身上见证大法的神奇

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遭警察绑架。那次被绑架,我被迫害的出现病业,警察想把我劫持到看守所迫害,看守所拒收,又送我去医院。因为我修炼法轮功之前经常住院,是医院里的常客,从一九九九年夏,我修炼法轮功后病好了,再也不用住院了。那些医生以为我早已不在人世了。这次被送进医院,一名医生认出我,惊呼:“她是四大绝症的患者,怎么还活着!她不可能犯罪!”

警察说:“她没犯罪,她就是修炼法轮功。她说自己以前有病炼法轮功后都好了,我们不信,这回信了。”医生说我这四大绝症,哪种病都得死,活不到今天。我告诉医生:我能活到今天,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第二天,我从医院回到家,身体很快就恢复了。

我修炼法轮功受益,我的亲人也受益。我的父亲得的是肾癌,他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临终前一点也没疼,没有癌症患者的那种痛苦,平静的离开了人世。父亲活到七十三岁。他去世前,我跟他说:“你要回阴间了,人的灵魂不死,你到那边看一看,你姑娘做没做那件事。”父亲不言语。他离开人世后,有一天夜里我梦见父亲,他说:“姑娘,爸错了,我和你妈去查了,知道你没做那件事。”

其实,这些对我都不重要了。已过不惑之年的我不但不再怨恨他们,还能体谅他们的苦衷了。父母看到了中共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毁掉了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毁了悠悠古风,人的道德下滑,世风日下,他们担心十几岁的我不谙世俗,被心怀歹意的人暗算,就做出一个的残酷的决定,将我锁在家中。如今我修炼法轮大法,对谁都得善。

师父救了我的命,没要我一分钱,只要我那颗向善的心。我把自己喜得大法枯木逢春的故事讲述出来,和更多的朋友分享法轮大法救我出苦海的幸福、喜悦!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