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OH:中共器官移植大会拟为其假承诺贴金

0392926642
图为“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简称DAFOH)的发起人。(DAFOH网站)

大纪元2015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德馨、古昱报导)8月21日至23日,中共即将在中国广州举办器官捐赠和移植大会,总部设在华盛顿DC的“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于8月9日对此提出多项质疑。与此同时,该组织提醒全球各界关注在中国持续发生的非法、不道德的活摘死刑犯和良心犯器官的行为。他们认为,广州器官移植大会被中共用来为其最新的一些“承诺”贴金。

以下是“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的文章译文:

中国邀请全球顶尖医生和医疗机构参加将于今年8月21日至23日在广州举办的器官捐赠和移植大会。虽然医学大会原本是为了给医学专家们提供一个交流科学新发现和革新创意的机会,但是广州的这次器官移植大会却被中共用来为其最新的一些“承诺”贴金。

参加此次中国器官移植大会者多数为中国医生,可预估到此次大会交流中的器官移植研究结果和革新方案,可能会涉及到中共在过去十多年中从不道德的活摘器官手术中收集来的数据。在过去10年中,中共监狱和公安系统的拘留人数剧增,而且中国的器官移植交易数量也迅速上升,其中有90%的移植器官取自死刑犯和良心犯。

目前中共当局重新将死刑犯定义为有权利捐赠器官的公民,此举不仅违反了世界医学协会明确奉行的道德准则,而且欺骗了那些不熟悉中国法律的人。因为在中国,法庭基本上不可能给被判死刑的囚犯任何上诉的机会,而死刑犯往往是在判决发出后七天之内被执行死刑。

2014年12月,中共将死刑犯定为有权利捐赠器官的中国公民。到目前为止,(国际社会)也没有发现中国出现任何有效的法律变化。中共1984年公布的允许使用死刑犯的器官规定并没有被废除,而中共当局2014年12月的这个说法也未被写入法律条文。

更令人吃惊的是,中共2014年12月的这个官方声明中,并未包括停止从政治犯身上活摘器官这种行为,使参加广州器官移植大会的与会者处于一种非常不明确的、面临质询的处境之中。人们在问:中共是否会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藏族和基督徒的活摘器官行为?还是会继续或增加这种非法行为,以弥补其他器官来源不足的损失?

中共官员显然也意识到这个漏洞,并且手法非常熟练地事先进行掩盖。其中之一是黄洁夫最近的一个陈述,他将中国的器官捐赠系统描述成一个“新生儿”。

正如中共以将死刑犯重新定义为有权利捐赠器官的公民,以此来为其活摘器官正名一样,黄洁夫最近将中共的器官捐赠系统称为一个“新生儿”。然而事实上,中共计划在2015年这一年从事1.2万起器官移植手术。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器官移植市场。黄洁夫将中国的器官捐赠系统描述成如“新生儿”一样,喻指该行业的脆弱,可能是为了敷衍那些希望保护被中共活摘器官的死刑犯、政治犯权利的国际医生和组织。

2014年12月,黄洁夫在台湾表示,大陆欲与台湾建立一个器官交换平台,他们声称这样中国大陆就可以直接将器官送往台湾,台湾患者将无需再赶到大陆来做器官移植手术。

对于这个建议,国际社会最关注的是,西方医生和组织将没有机会对此进行监督,而且也无法确保此过程的透明度或对此进行追踪。到目前为止,中共从来都没有承认他们活摘政治犯器官的行为,也没有宣布终止这种行为,而且中共也没有承诺不会在其新建的公众器官捐赠体系强行登记政治犯的名字。

中共官员称其新建立的器官捐赠体系能够在2015年为1.2万器官移植手术提供器官,但是中共的捐献体系缺乏道德诚信。中共声称中国红十字会能够动员捐赠人捐赠器官,但是中共体系的做法是派医务人员前往快去世的病人的床前,并向将要去世的病患和他们的亲人承诺给予他们类似于一人一年收入的补偿金来鼓励他们捐赠器官,这种行为违反了世界卫生组织就器官移植和捐赠行为指导条例的第11条的第3款。

如果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参加将于广州举办的器官捐赠移植大会,并认可中共的这种行为,这将是一种自我强加的无知行为。因为中共的行为系统地违反了世界卫生组织就器官移植和捐赠的指导规定,这完全是空头支票。

中国的器官供应量大得无法不让人质疑:中国的器官捐赠体系是最近三四年才开始的。因为一个真正自愿捐赠器官的体系,需要很多年才能够达到这种“捐赠”水平,美国的公众器官捐赠体系发展了25年才达到目前这种水平。中共这种快速提供器官的方式暗示,中国的器官捐赠人在登记后很快就会死去,这说明中共采用的是强制的、非自愿性的器官采购做法。中国的死刑犯和政治犯仍然处在危险之中。

参加广州器官移植大会的医生还需要注意到一点,参加了这个大会,可能使他们也成为不知情的中国媒体报导的参与者,甚至可能成为中国宣传机器的编外人员。他们可能会被中共媒体用于说服中国民众,让中国民众相信中国的器官移植能够与国际社会接轨。

中共官员有一种非常含糊的表达方式:“中国是一个大国,因此无人敢说或确保中国没有坏人。”这种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也有问题。因为中共并没有为其过去三十多年从死刑犯和政治犯身上活摘器官的这种不道德的行为道歉,并用少数坏人来做挡箭牌回避了国际社会的问责。国际社会的民众如何能够仅仅由于“几个坏人”就淡忘了在中国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活摘器官这种罪恶,这种罪恶又如何能被轻描淡写为“几个坏人”的行为?只有将这长达数十年的、由国家批准的活摘器官罪行恰当地揭示给受害人和他们的家庭之后,我们才可以去谈其他问题。

中共的“几个坏人”的说法是在误导人,“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从来自于台湾、马来西亚、俄罗斯、利比亚、沙特阿拉伯等全球医生那里获得的信息表明,虽然全球越来越清楚中共活摘器官的恶行,但是这些国际社会的医生仍然将他们的病人送往中国去做器官移植手术。中国有如此之大的器官移植市场,如此短暂的等待时间就可做器官移植手术,而且中国市场上有如此之多的器官出售,这都不是“几个坏人”所能够解释的。这暗示了一种大规模的活摘模式。

2015广州器官捐赠和移植大会,绝不是国际社会为中共肤浅而虚假的变化而鼓掌喝采的时机,因为在中共的这种政策下还有很多生命危在旦夕。

如果有些医学专家和机构官员决定要参加2015广州器官捐赠和移植大会,我们建议他们做尽职的实地调查。

在过去三十年中,中国都未能遵守国际公认的器官移植学的道德标准,真难以想像全球杰出的医疗专业人员会赞美中共当前这种不健全的、漏洞百出的器官捐赠体系,这种体系滥用权力、缺乏透明度、回避移植法规,存在许多令人关注的问题。

我们建议广州器官移植与捐赠会议的与会者们,尤其是诸如国际移植协会(TTS)、《伊斯坦堡宣言》监护团体(DICG)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代表,在会议开始之前和期间,向会议主办方提出如下问题:

1、为什么中共在2014年12月的公告中没有包括结束活摘良心犯器官的内容?

2、为什么中共对关押在劳教所,正在经受强迫劳动、洗脑、甚至酷刑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数以千计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医疗检查和抽血?

3、与会者们怎样才能验证在中国发生的不道德的活摘人体器官真的停止了?怎样才能避免与一惯无视世卫组织的指导原则、掩盖活摘良心犯器官的人串通?

4、参加过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健康与食品安全委员会于4月21日在布鲁塞尔组织的“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研讨会的一名小组成员宣称,从2015年1月1日起,在中国从被处决的犯人身上摘取器官属于非法。但据我们所知,1984年的那些条款仍继续有效,没有新的法律来予以禁止,因此,问题仍然存在。有没有一条法律禁止从死刑犯身上摘去器官?或者是来自于4月21日研讨会的声明是不准确的?

5、如果囚犯和家属表示同意,摘自死囚牢房或羁押中的囚犯的器官是否仍被用于移植?因为如黄杰夫所言,囚犯被看作是有权捐献器官的公民。

6、为什么中共关闭保持器官获取链的透明度与被审查的大门?

7、民间与军队医院的移植条例、监督和审查开放度一样吗?

8、有什么可以让与会者们对中共现在遵守世卫组织第十一条指导原则放心?该指导原则要求器官捐献和移植的过程透明并公开接受审查。

9、虽然医生和医疗组织一直在努力阻止器官贩卖和营销那些从穷人身上获取的器官,但是中国红十字会却给穷苦人家金钱鼓励其出卖器官,这是不是一种变相的器官采购?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种在(全球)大多数地区遭到反对的方法,在另一个地区(中国)却被宽容和赞扬。与会者们怎样才能向该会议的主办者表达对这种差异的关注?

原文链接:http://www.dafoh.org/chinas-ambivalent-organ-donation-and-transplantation-conference-in-guangzhou-in-august-2015/

责任编辑:李缘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