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万六千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明慧网记者综合报道)到本周8月13日为止,已超过十四万六千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向中国最高检察机构控告、起诉江泽民,敦促中国最高检察机关就江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追查。正邪之较量在中国大陆深入展开。

部分从7月初起被中共国安局阻滞在“北京航站中心”的诉江状邮件开始被转致最高检察机关,得到签收。据明慧网部分统计,上周共有8072份诉江状得到邮局妥投回复或最高检察院、法院签收信息,其中有2396份是之前被滞留在北京一周到一个月的信件。

诉江状总量及签收情况

从5月底到8月13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146783名(122417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讼状副本。8月7日至8月13日一周内,超过12397人(10820案例)递交诉状控告江泽民。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等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2015-8-15-minghui-sujiang-statistics-1
图1:控告江泽民案例总数和控告人总数随时间增长图

来自海外25个国家和地区的1648名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检察机构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或自诉状。


图2:六月底以来,诉江状得到邮局妥投或最高检察部门签收的每周总量。统计结果显示,六月底诉江状邮件签收率为80%,从7月初开始邮件投递受到严重阻滞,近两周呈回升趋势。

根据邮局妥投回复和高检、高法签收信息判断,目前,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公安部、中纪委已收到67452多份(82662人)控告江泽民的诉讼状,占明慧网统计控告状总和的55%。

正邪较量

自诉江大潮兴起之际,邪恶势力惶恐不安。6月17日,中共防范办(610非法组织)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所谓“高度重视,严厉打击”。但是在法轮功真相深入人心的今天,这招已经不灵了。

8月14日上午,辽宁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刘悦接到当地派出所警察打来的电话,问是否写起诉书了?刘悦回答:是,你知道江泽民给我家带来多大的伤害吗?你看了我的起诉书吗?警察表示,起诉书就在自己手里,只是核实一下,并坦白说:“其实我挺佩服你们的,我打了这么多电话,没有一个不承认的。”在中共迫害政策仍在惯性执行中的今天,警察们敬佩法轮功学员们真名实姓起诉江泽民的勇气。

近日,辽宁沈阳铁西区警察陆续找法轮功学员到派出所询问诉江一事。有的警察给学员家属打电话,有的警察甚至夜里十一点到学员家骚扰,让第二天到派出所做笔录。法轮功学员给警察们讲自己为什么炼法轮功、炼功前后的变化;并告诉警察我们是依法起诉江泽民,如果一味跟着江走,那就犯有非法剥夺信仰自由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等。警察表示他们也不愿干,是国保布置下来的。有位警察趁屋里没人,告诉当事法轮功学员,自己愿意“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河北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党鲜霞、张冬青在向市民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丛台西派出所绑架到邯郸市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8月12日,9位法轮功学员到拘留所去接两位同修回家,一直等到近中午,张冬青和党鲜霞满面笑容地走出拘留所大门。她们俩人在黑窝中照旧讲真相,40到50人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愿意“三退”,其中包括两名该拘留所的警察。

8月7日,河北三河市法院非法庭审四位法轮功学员。法庭上,律师要求依法立即释放当事人,并质疑:廊坊法制学习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是什么地方?是属于什么国家机构?法庭外布满了特警、法警。早晨八点多,在三河法院现场,廊坊市法轮功学员杨建波身穿一件写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的T恤衫,被北城派出所劫持。下午五点,许多法轮功学员围着国保大队队长石连东要人,石连东走来走去的逃避。三河国保大队十二名人员,看到很多学员掏出手机拍照时,几乎全部转向,害怕自己被曝光。8月10日,杨建坡被释放时,对相关警察说:“你们一开始抓我,就是错的。”警察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8月4日,山东平度610人员郭玉成带人到郭庄隋家柳林村法轮功学员隋守忠家,进门后,第一句话就问:“你们控告江泽民了?”隋守忠说:“是,控告了。”隋守忠讲:学大法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学大法后捡了很多钱能找到失主,还给人家,不学大法的能这样吗?610郭玉成一边讲话,一边到处看,看到隋守忠家有法轮功师父的法像和大法好的贴字。隋守忠知道郭玉成不怀好意,因为郭不管到哪里看见大法的东西就拿,隋守忠严肃地对郭玉成说:“我家的东西不能动,动、拿是违法,我能控告江泽民,别人违法我也能告。”郭玉成狼狈地离开他家,临走开开车窗还向隋守忠摆摆手。

尽管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持续,但参与迫害的部门人员已毫无底气,用他们的话叫作“别站错队”。“抓江”大讨论在中国大陆民间展开,江泽民罪恶累累、自身难保,几乎全国人都懂。

诉江大潮气势洪大,各国各界人士、政要声援诉江。加拿大国会议员肯特(Peter Kent)表示感到鼓舞,并期望中国的法院聆讯这些控告个案;国际人权机构创始人沙菲(Majed El Shafie)表示中国的未来掌握在中国人手中。

肯特议员说:“人们使用法律手段,正式去法院控告江泽民是好事。”肯特说,很多人可能对过去十六年法轮功遭受的迫害还不了解。这些诉讼信息会通过法院传到中共中央,通过法院传给社会大众。”“这些是很严重的人权指控,包括谋杀、强奸、非法监禁、强夺个人财产、酷刑。”

澳大利亚资深律师杜博乐先生(Robert Dubler SC)表示:中国人民就是应该在自己的国家控告江泽民,任何人不可凌驾于法律之上。目前正在发生和掀起的控江大潮都是正常的反应,真是难能可贵。这是非常可喜的一步。

大陆各省市寄发诉江状数量概况

据明慧网部分统计,到8月13日为止,中国大陆38个城市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人数超过1000人,其中包括:

天津(3552人)
北京(3199人)
重庆(2653人)
河北省:保定(4843人)、石家庄(4427人)、唐山(3056人)、张家口(2424人)、衡水(1992人)、秦皇岛(1781人)、邯郸(1704人)、廊坊(1558人)、邢台(1386人)、沧州(1358人)
山东省:烟台(4692人)、潍坊(3226人)、青岛(2631人)、聊城(1740人)、威海(1602人)
吉林省:长春(4677人)、吉林市(2398人)
黑龙江省:哈尔滨(4622人)、大庆(1771人)、佳木斯(1368人)、绥化(1260人)、鸡西(1161人)、牡丹江(1000人)
辽宁省:大连(4176人)、朝阳(3600人)、沈阳(2787人)、葫芦岛(2347人)、抚顺(2143人)、锦州(2143人)、本溪(1213人)

中国大陆各省、地区诉江案例数最高城市一览:

控告案例数 控告人数
吉林 长春 4209 4677
黑龙江 哈尔滨 4088 4622
河北 保定 3911 4843
山东 烟台 3857 4692
四川 成都 2828 3171
辽宁 大连 2484 4176
湖北 武汉 2118 2337
内蒙古 赤峰 1127 1336
河南 周口 686 916
江西 南昌 618 695
上海 597 670
湖南 长沙 561 633
云南 昆明 528 574
江苏 南京 460 534
安徽 合肥 456 496
山西 大同 451 490
陕西 西安 389 458
甘肃 兰州 341 370
贵州 贵阳 306 338
广东 梅州 280 547
宁夏 银川 92 106
广西 玉林 87 91
浙江 丽水 82 99
福建 福州 72 79
新疆 乌鲁木齐 67 71
海南 海口 15 46
青海 海西 12 14
西藏 山南 4 5
Advertisements

澳洲议员促修订立法制止不道德器官交易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明慧记者李正悉尼报道)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纽省绿党议员舒布瑞杰(David Shoebridge)在澳洲新南威尔士州议会大厦(Parliament of New South Wales),主办“国际人体器官交易论坛”,讨论关于国际社会中非道德的器官交易及其对纽省影响情况。与会者表示,澳洲应该修订立法,制止非道德器官移植。

2013-4-24-minghui-falun-gong-225439-1
纽省绿党议员舒布瑞杰先生(David Shoebridge)

当天下午,舒布瑞杰并向州议会提交了七万多民众签名的请愿信以及法案修订草案《人体组织(人体器官交易)修订法 2015》(New South Wales Human Tissue Amendment (Trafficking in Human Organs) Bill 2015)。得到与会的各党派议员们的支持和赞同。

纽省绿党议员:澳洲民众支持修订立法 制止不道德的人体器官交易

舒布瑞杰议员在论坛上介绍,从二零一三年初开始,他的办公室接到关于新南威尔士州居民去海外接受不道德器官移植的投诉;并有朋友的医生告诉他,其病患决定停止治疗,因为接到了中国医生的确认,下周会有死刑犯供给他换肾的电话。同时在听闻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已经收集了大量完整证据,证实活摘器官确实存在,中共政府、军队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骇人听闻的消息后,他开始着手听取各方意见,并针对此事在网上征集支持改善澳大利亚立法的签名。至今他收到新南威尔士州民众百分之九十五的支持。希望共同制止不道德的器官移植,并就此立法为非法行为。

针对此项议题,此次征集到七万多民众签名,加上州议会在前两年收到的十七万人的请愿信,所以,舒布瑞杰议员此次向纽省议会共递交超过二十多万人的请愿书。据悉,这是新南威尔士州议会史上获得最多民众签名的一份请愿书。

就此,舒布瑞杰议员表示:这代表新南威尔士州居民的一个强有力的愿望,他们希望和要求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做其应该做的事,制止不道德的人体器官交易。新南威尔士州议会应该修改现有的法律,把去海外接受不道德器官移植的行为定为非法,由此完善澳洲法律来限制国际非法器官交易,并对中共非法强摘器官的不道德行为施压和制止。

同时舒布瑞杰议员还向州议会提交了一份法案修订草案《人体组织(人体器官交易)修订法 2015》(New South Wales Human Tissue Amendment (Trafficking in Human Organs) Bill 2015)。这个草案一旦被通过,将作为刑法修正案,该法案的法律效应是将非法人体器官交易判为过失杀人罪。

人权律师:希望澳洲政府对不道德器官移植事宜立法

堪培拉人权律师安德烈•托卡伊(Andrea Tokaji)在论坛上介绍了自己撰写的关于器官移植的调查报告,最后,她敦促澳洲政府将在新的立法中,包括阻止器官移植旅游业进入澳洲,不签发给中国移植医生来澳洲培训移植器官的签证;她希望澳洲政府敦促中国允许国际人权机构进入中国监狱等地去进行独立调查。

“活摘器官”协会发言人: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无疑是抢劫和谋杀

“医生反活摘器官协会”发言人达蒙•诺托(Damon Noto)医生从纽约通过网络视频也参与了当天的论坛会,诺托医生证实:自一九九九年至今,中国的器官移植数呈增长指数,从每年几百例移植数量发展至二零零四年的数千例。器官移植旅游业也大量涌现。器官移植业在中国成了能赚大钱的买卖,医生在互联网上大量的做广告保证病人数周内即可得到器官。中国并没有有效、正规的器官捐赠系统,二零一零年卫生部长黄洁夫称,中国的器官百分之九十来自死刑犯。但每年死刑犯人数是两千至五千,而每年的移植器官数量逾万。另外,因为健康等原因,不是所有的死刑犯的器官都能够用于移植。一种可能是,中国存在另外一个随叫随到的器官源。由多例证据证实:这些移植手术使用的是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的器官。监狱系统、劳教所和医院发生的器官移植由军队控制。

诺托医生还强调摘取死囚者器官与活摘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器官之间的不同是:前者是个人因违反法律被判处死刑,在执行死刑后其器官被摘除。虽然这种形式的活摘器官本身的道德性值得怀疑,但这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有完全不同的性质之分,后者是谋杀被无辜关押的修炼人,他们是无辜的受害者,他们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也没有任何(合法)被控或审判的程序。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无疑是抢劫和谋杀。

《悉尼晨锋报》披露中领馆施压欲阻议员与会遭驳斥

在论坛会的前一天,《悉尼晨锋报》在一篇报道中披露,中共驻悉尼总领事写信给新南威尔士州议会议长,在信中暗示他不要参加“国际人体器官贸易简短论坛”,否则,澳大利亚和新南威尔士州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将有可能受到威胁。并要议长将此信件转发其他议员。

舒布瑞杰议员对此信件予以驳斥,舒布瑞杰议员指中领馆此行为是中共政府对澳大利亚内政的一个极端不妥当的干预,并希望澳洲议员面对中国领事馆威胁行径,要坚持原则,出席论坛会。

舒布瑞杰议员并说,不道德的人体器官贸易不仅发生在中国,人们需要对此进行公开辩论,而不是这样的政治干预。

自由党资深成员:递交修订草案是非常重要的事 比其他政治事宜更重要

递交修订草案仪式结束后,悉尼自由党资深成员安德鲁•布什(Andrew Bush)先生表示:这件事情做得完全是对的,而且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强摘器官”事宜应该比其他政治事宜更重要。这件事情应该由所有的政府官员一起商议和为其做出应有的贡献。把去海外接受不道德器官移植——特别是从法轮功良心犯身上强摘的器官立法为违法行为。

他表示:他看到当天很多与会的各党派议员都支持就此议题修订立法。他说,希望所有的议员和党派支持通过这次递交的法案(修订草案《人体组织(人体器官交易)修订法 2015》)。他一再强调,这非常重要。

得知“诉江”大潮兴起 主任立即三退

文: 河北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我是七十岁的女法轮功学员。七月下旬的一天,刚到家,老伴就说:“有两个居委会的人来过,见你没在家就走了,说明天再来。”我想他们来可能是与我控告江泽民一事有关。

第二天早上八点他俩来了。其中一个是居委会主任,另一个是居委会工作人员。主任首先问我是否写了控告江泽民的控状,问:“是你写的吗?会不会有人冒名写的?”我说:“是我自己写的。”主任又问:“你个人有什么要求?”我说: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是违法的,手段是极其残忍的,灭绝人性的。至今已有近四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的无数,更惨无人道的是对数万甚至更多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这些罪行必须清算!现在海内外有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对江泽民提出控告,诉江大潮在全世界引起轰动。我说:“我们法轮功学员的要求就是立即停止迫害,将罪大恶极的江泽民绳之以法,押上审判台!”

接着,我给他俩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前后的身体变化,道德品质的提高。现在全家和睦,孩子孝顺,生活幸福。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叫人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讲了善恶有报的天理,讲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意义。

最后我问居委会主任:你是党员吗?主任说不是,只入过共青团和少先队。我说帮你取个化名退出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好吗?主任同意了。

那个一起来的工作人员说她也只加入过共青团和少先队,让我也给她取个化名退出了团、队。

当他们离开时,我给了他们各自一个破网软件和一个大法护身符,叮嘱他们回去上网好好了解一下大法真相,又给了他们几本真相小册子。他们一再表示不会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不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善恶有报 谁能逃脱?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我年轻时有一个朋友,他叫葛玉堂,我至今还记得他是一九三六年生人,我比他大,他叫我大哥,我俩的关系,按现在的说法“铁”,啥话都说。那时,他在黑龙江省富裕县物资口工作。前些年,我跟孩子搬到齐齐哈尔市住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二零零八年秋天的一天,在早市上碰到他,才知道他也搬到市里住了。他问我:“你咋这么年轻啊?”他头发白了。我告诉他:我炼法轮功,身体好了。他不让我说,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你可别整那玩意儿,现在,都背后看着你们呢。我家隔壁就有一个法轮功,天天好几伙人看着她,是个老太太,说原来是当官的,也被撸了(被撤职的意思)。”我说:“你可别干监视大法弟子的事,损德呀!”他说:“什么德不德的,给钱就行!”

我知道他是参与迫害法轮功了。他说他家还有外来的人,也是来监视法轮功的,但对别人绝对不能说,让我绝对给他保密。我问他:“一个月给你多少钱?”他不告诉我。他的意思,他大儿子、小儿子都在干那个。大儿子是一个医院保卫科的,小儿子下岗,在一个驾校干活。俩儿子几乎天天有半天在家干那监视的活儿。还说:举报一个、抓住一个法轮功(学员)给多少多少钱。我说,我要去他家看一看,他坚决不让我去。后来再在早市看到他,他赶紧就说:忙啊,不跟你唠了。

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我因为有很长时间没见到他了,就给他大儿子大军的保卫科打电话,那边说:他爸去世了,说是脑血管意外。我心里好难过,因为我没能阻止他参与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三年年底,我心里还是放不下葛家的事,又打电话找葛军,那边说:葛军脑出血死了。我真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我有一个亲属跟葛老二葛佳的媳妇在一个单位。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中旬,有一天,我那个亲属慌慌张张的告诉我:葛老二出车祸,抢救一周死了。我难过的说不出来话。

从二零零八年到他去世,我给他讲了三、四次真相,劝他别干这事,会遭报的,他说:“你尽搞迷信,你看见谁遭报了,不都活得好好的吗?”

葛家三父子去了,剩下大儿子的一个女儿、二儿媳妇和一个孩子。当然他们家活下来的人绝不会承认是遭恶报了,也不会承认他们监视大法弟子了,也不会承认他们家住有有关部门派来监视大法弟子的人,这是他们的内部规定。

国人啊,清醒吧,千万不要追随江泽民集团的余孽迫害大法弟子。我师父让我们告诉你们:“现世报应无漏网 人做恶都得偿”[1],谁都逃不出这天理的惩罚。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你再狂》

中共与全人类为敌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谁是中共的敌人?有人说是美国,有人说是西方反华势力;在中共每次的运动中,中共也把一部分人划分为敌人,例如文革中的知识分子。那么中共的敌人究竟是谁?是全人类!

中共官员知道美国不是它的敌人,不然中共高官们也不会把妻子儿女以及财产都弄到美国去;西方也没有什么反华势力,只是民主国家的人们在反对中共的滥杀无辜;至于法轮功,那是修炼,跟中共本来不沾边,中共也知道法轮功不要人间的任何权与利,只是学的人多了,江泽民因为妒嫉而残酷迫害。

马克思是魔教教徒,中共的理论来自撒旦教,就是魔教。神佛是救人的,魔鬼是害人的。列宁直接提出用暴力革命毁灭人类现有的一切。了解中共历史的知道,中共为了能生存,其原则千变万化。不论是谁,只要被怀疑挡它的路了,就会被当作敌人消灭,内部人也不例外。中共在历次运动中整死了很多人无辜的人。

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把中国宪法和刑法等踩在了脚下,动用了全国的宣传工具和国力对法轮功进行抹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与虐杀。而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准则,教人做好人。实践证明,紧跟中共做恶的人大都丧失了人的本性,站在了人类的对立面,不属于人类了,因为他们与魔鬼为伍。

有中国人说自己不信神佛、魔鬼什么的,其实是上了中共的当,因为这些人根本不懂得神佛与魔鬼的含义。一天我跟一位大姐讲法轮功真相,大姐说:“我啥也不信。”我笑了,问道:“你相信一加一等于二不?”大姐眨巴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说:“不信”,说完自己都乐了。我说:“人不可能啥也不信,如果真的那样也活不成了。共产党把好人当成敌人打,就相当于把羊啊、小兔啊,长颈鹿都关起来,满大街遛达的都是豺狼虎豹、毒蛇、蝎子,你愿意社会这样吗?”于是大姐明白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在把“救生圈”递给落水者。中共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无理的,就是不叫百姓得好,就是与全人类为敌。

陈思敏:天津爆炸后哪些事情被提速

2301317582
天津滨海区瑞海公司危品仓库8月12日深夜爆炸,当局将敏感事件局部真相以另一种面相来呈现。图为14日事故现场。(FRED DUFOUR/AFP)

大纪元2015年08月15日讯】天津滨海区瑞海公司所属危品仓库8月12日深夜爆炸惊天动地,舆论其规模与威力堪比一场小战争,灾损与后遗症将大过911。事发48小时后,各界追问的爆炸原因还在调查的路上。但看这两天新闻,又唤起人们现当局惯用手法将敏感事件的局部真相以另一种面相来呈现的感觉。

天津爆炸次日8月13日,江泽民的负面信息随即一涌而出。

先是微博微信上,江泽民以“题词”方式被拿下的消息迅速被朋友圈刷屏:13日上午,上海空军政治学院大楼外墙上的江泽民题词被清除的一干二净。接着百度引擎长时间解禁,搜索页面出现诸多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以及当前正被13万多人控告的最新消息。

而13、14日这两天的反腐消息也是重磅一个接一个,且都是旧案新进度,统计如下。

一汽集团董事长徐建一被双开并移送,徐虽是目前汽车界行政级别最高的落马人员,但他在2003至2007年之间曾调任吉林省政府,因而也被视为习王吉林打虎的突破口。此外,徐还被曾在一汽工作8年的江泽民当成老同事般的保持联络。而江泽民另一个保持着深厚交情的商场名人就是8月11日一审被判18年的上海友谊集团董事长王宗南。

辽宁一省三人同日被集中开除并立案,除了省国资委原纪委书记刘凯、营口港务集团原董事长高宝玉之外,最受瞩目的是周永康昔日走卒、曾任盘锦等地公安头子并制造“人间地狱”的辽宁监狱管理局常委宋万忠。

江苏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被开除党籍并速遭最高检立案侦查,更引人注意的是,中纪委通告对他的措词严厉不亚于令计划:赵伙同其子行贿,搞团团伙伙,拉拢腐蚀领导,干部利益交换,还为其子经营活动谋利、参与骗购外汇,此外,赵少麟还存在干扰、妨碍审查的行为。

赵少麟是江苏首名落马省部级高官,而且是退居二线8年后被查,这次中纪委通告内容形同证实此前“江苏退休高官父子为什么能在天津扑食”的部份传闻。

赵少麟在2014年10月落马时,新华网博文与财新网专文都毫不避讳的批判赵少麟的儿子赵晋是“天津最牛开发商”,赵少麟在中央这个层面“有大人给罩着”。

报导称,赵少麟被查直接原因是其子赵晋案(2014年7月出事)牵连了多名部级、国级高官,第一个倒下的是利用政法界力量替他处理地方维权抗强拆民众的原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周本顺落马后,周本顺之子涉赵晋案也被浮出水面。更重要的是,通告中赵少麟“为其子经营活动谋利、参与骗购外汇”等犯罪,极可能是指传闻中关于赵晋在天津地产开发与金融活动涉官商勾结,时间跨度长达十年,自2003至2013年贯穿戴相龙、张高丽前后任职天津市期间。

再者,赵少麟通告中出现罕见的不是受贿而是行贿,官员行贿只会向比自己更高的上级进贡。此前报导过,赵晋已招供大量关于张高丽的直接罪证。

目前天津爆炸涉事公司瑞海国际被曝背景深厚,媒体追逐焦点放在该公司总经理只峰是天津原副市长只升华的儿子。两人是否父子还不是重点,能让央视立刻直接中断转播中的官方新闻发布会,还能让天津工商企业资讯查询系统在爆炸后火速关闭,这能量绝对在一个已退休的天津副市长之上。

天津爆炸前8月10日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一审宣判被判死缓,同天党媒人民日报刊文轰老领导要正确看待人走茶凉,不要退而不休,让新领导难看。众知江泽民这个人心胸极度狭窄且意志非常张狂,这话看在眼里怎么吞得下这口气。

江派在特殊会议日子或习近平出访国外时发动恐袭的前科累累。在2014年,3月初全国两会前夕昆明火车站突发近200人伤亡的血案,3月下旬习近平出访欧洲四国时黑龙江省制造建三江四律师事件闹上国际给人在国外的习近添堵。

今年5月“告江潮”兴起后,乃至6月股灾以来的政局和经济都处于动荡状态,值此9月3日大阅兵临近北京密集彩排之际,之后是习近平预定的9月访美行程,北京天津却是接连起火与大爆炸的事情串起来看,江泽民那帮人又在搞鱼死网破的手脚也不足为怪。那么这两天新闻重现似曾相识的博奕手法,或可视为你来我往的回击。

责任编辑:高义

周晓辉:李克强未赶赴天津 证爆炸案水深

大纪元2015年08月15日讯】8月12日晚令人恐怖的天津大爆炸后,身为中共国务院总理的李克强并未赶赴天津,而是和习近平分别作出了批示,并随后派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前往天津指挥救援,委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去探望伤员和家属。这与其在此前的长江沉船事故中,在刚刚出访回国后就亲临现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从其所造成的巨大财产、人员损失和影响力、严重性看,此次天津大爆炸要远超长江沉船事故。为何李克强会做出如此不同的选择呢?笔者推测大概有四个原因:

一是传闻中的北戴河会议的博弈仍未终止。从近期中共官媒不断释放的敲打江泽民和李长春的一系列包括抨击“退而不休”、“老人干政”及要讲政治规矩等文章看,北戴河并不平静,江派的“老人”们依旧有所动作,而且涉及与现高层对抗。这些动作又或者与当前的经济问题、9月3日抗战阅兵式和其后的习近平访美交织在一起,从而让现高层异常繁忙,李克强可能此时无暇分身。

二是天津大爆炸的真正原因尚未查清,出于安全考虑,李克强或许止步。从目前披露的信息看,爆炸肯定是人为原因,但究竟是有人蓄意为之,旨在搅局北戴河会议,以此对抗习阵营,还是不小心操作造成的,尚没有结论。而且,爆炸涉事企业的背景也很深,不仅与天津市政府,甚至可能与更高层都存在关联。这与长江单纯的沉船事故完全不同。因此,在原因不明朗的情况下,在现高层一再接到恐吓的情况下,李克强选择了暂不前往天津。

三是不愿在风口浪尖上前往,替曾主政天津的江派现常委张高丽背黑锅。资料显示,发生爆炸的滨海新区正是张高丽在2007年至2012年任天津一把手时重点开发的,张本人亲任滨海新区开发开放领导小组组长。凭藉着与石油系统的关系,张高丽大力引进了中石油、中石化等的大乙稀、大炼油等产业,并与同属江派的蒋洁敏、华润集团等构成了庞大的利益交换网。然而,在引进这些危险产业的同时,安全并没有被放置在首位。也就是说,如果追根溯源,张高丽时期就已经为今天的大爆炸埋下了定时炸弹,张的罪责难逃。

四是事态复杂,涉及高层博弈大局。在高层对事件的处理决定未定调之前,不适合李克强高调露面表态。

当然上述四个原因可能都存在,综合考虑后,李克强没有赶赴天津。而这也恰恰说明天津爆炸事件的背后绝不简单,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黑幕的确存在,民众也未必知晓,但从习近平的下一步动作或可以略窥一二。

责任编辑:高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