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 谁能逃脱?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我年轻时有一个朋友,他叫葛玉堂,我至今还记得他是一九三六年生人,我比他大,他叫我大哥,我俩的关系,按现在的说法“铁”,啥话都说。那时,他在黑龙江省富裕县物资口工作。前些年,我跟孩子搬到齐齐哈尔市住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二零零八年秋天的一天,在早市上碰到他,才知道他也搬到市里住了。他问我:“你咋这么年轻啊?”他头发白了。我告诉他:我炼法轮功,身体好了。他不让我说,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你可别整那玩意儿,现在,都背后看着你们呢。我家隔壁就有一个法轮功,天天好几伙人看着她,是个老太太,说原来是当官的,也被撸了(被撤职的意思)。”我说:“你可别干监视大法弟子的事,损德呀!”他说:“什么德不德的,给钱就行!”

我知道他是参与迫害法轮功了。他说他家还有外来的人,也是来监视法轮功的,但对别人绝对不能说,让我绝对给他保密。我问他:“一个月给你多少钱?”他不告诉我。他的意思,他大儿子、小儿子都在干那个。大儿子是一个医院保卫科的,小儿子下岗,在一个驾校干活。俩儿子几乎天天有半天在家干那监视的活儿。还说:举报一个、抓住一个法轮功(学员)给多少多少钱。我说,我要去他家看一看,他坚决不让我去。后来再在早市看到他,他赶紧就说:忙啊,不跟你唠了。

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我因为有很长时间没见到他了,就给他大儿子大军的保卫科打电话,那边说:他爸去世了,说是脑血管意外。我心里好难过,因为我没能阻止他参与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三年年底,我心里还是放不下葛家的事,又打电话找葛军,那边说:葛军脑出血死了。我真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我有一个亲属跟葛老二葛佳的媳妇在一个单位。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中旬,有一天,我那个亲属慌慌张张的告诉我:葛老二出车祸,抢救一周死了。我难过的说不出来话。

从二零零八年到他去世,我给他讲了三、四次真相,劝他别干这事,会遭报的,他说:“你尽搞迷信,你看见谁遭报了,不都活得好好的吗?”

葛家三父子去了,剩下大儿子的一个女儿、二儿媳妇和一个孩子。当然他们家活下来的人绝不会承认是遭恶报了,也不会承认他们监视大法弟子了,也不会承认他们家住有有关部门派来监视大法弟子的人,这是他们的内部规定。

国人啊,清醒吧,千万不要追随江泽民集团的余孽迫害大法弟子。我师父让我们告诉你们:“现世报应无漏网 人做恶都得偿”[1],谁都逃不出这天理的惩罚。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你再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