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发现史前化石 或为“世界最早花”


图片显示1.25亿年前Montsechia及其简单的种子芽可能的样子。 (David Dilcher)

大纪元2015年08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史前水生植物可能是世界已发现的最古老的花,重塑了科学家对最早的花可能是什么样的理解。Montsechia钟形花是一种叶状淡水生植物,很可能在1.25亿年前是腕龙属恐龙(brachiosaur)和禽龙属恐龙(Iguanodon)的食物。

从西班牙一个古老湖床挖掘出了保存非常完好的化石,研究表明,不同于以前的分类,Monsechia其实是一种开花植物或被子植物。这使得它匹敌中国辽西地区的“世界最早的花”――辽宁古果。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的迪尔彻(David Dilcher)是这项研究和负责人,他说:“严格的讲,‘世界最早的花’像‘世界最早的人’一样无法认定。毕竟,我们无法确定是否还有更早的花(或人)不留痕迹地灭绝了。但我们认识到越多,我们就越能更好地查明此类生物是如何演变和生活的。”

迪尔彻教授和他的同事们希望了解更Montsechia和金鱼藻相关的物种,深入研究其他被子植物如何从祖先进行分支的。“早期裸子植物最终是如何成为了被子植物,产生了巨大美丽多样化的花朵,现在遍布地球,还有待更多发现”,迪尔彻教授强调。

在外观方面,这种植物类似于现代的金鱼藻。金鱼藻是水族馆和观赏池塘喜爱的深绿色的水生植物。

最近古生物学家在西班牙也发现了最古老的大熊猫祖先化石,距今1,160万年,被命名为A.beatrix。在西班牙的化石发现前,科学家发现的最古老大熊猫化石至多距今大约820万年,是在中国发现的。古生物学家表示他们在西班牙的两个地点发现了大熊猫祖先的颚骨和牙齿化石。

根据此项研究发现,大熊猫可能起源于欧洲西部。不过在西班牙以外的地区并没有发现该物种的化石残骸。研究人员并不确定A.beatrix是如何到达中国的,由于化石记录太少并且多为碎片,现在还很难确定真正的源头。

责任编辑:苏漾

祝振强:当下的“人祸”其实就是权力腐败

大纪元2015年08月18日讯】每当出现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或重大自然灾害事故致多人的生命及偌大的、无可计量的国家财产灰飞烟灭之时,人们总是用“不是天灾,是人祸”,来概括事件的本质属性,来直指事件的要害。

的确,“天灾”不过只是触发事故出现的元素,不过只是祸端的起点。这个元素、起点,完全可以被掐灭在萌芽状态中。

“天灾”每年都会发生,但人之为人、国之为国、政府组织之为政府组织,其存在,就是为了抗拒“天灾”以及尽最大限度地减低灾害造成的损失的。微小的灾害即大面积波及无辜,或无端、人为造成近乎灭顶之灾以及触目惊心的重特大人员及财产损失。或者,突发的一切重特大灾害、损失,都用“天灾”来搪塞,来藉口,来挡箭牌——这无论如何是过不过去的。

那么,“不是天灾,是人祸”,就果真一语道破了事件的本质吗?笔者以为,不尽然。

在“天灾人祸”的特定比对语境中,人们往往会由于否定了前者,而削弱了对后者的批判、思考力度。似乎是,“人祸”只是一种人为的懈怠、疏忽,只是失职渎职、不负责任。或者,只是由于“路线、方针”的错误、由于蛮干、胡折腾而由之。比如,对于既往历史中出现的“三年自然灾害”的认知,等等。

显然,这样的思维、语词模式与惯性,阻滞了人们对于当下“人祸”本质上的探究与认识。

当下,与“天灾”直接对应的“人祸”,既不是因为懈怠、疏忽,也不只是因失职渎职、不负责任,更可以排除什么“路线、方针”错误以及蛮干、胡折腾的因素,而是——枝繁叶茂、盘根错节的权力腐败、权力堕落,与“人祸”有着最直接的、最密不可分的关联。

径直说,当下的“人祸”,就是权力堕落、权力腐败的代名词。对此,人们理应由充分的、清醒的、客观的、全面的认识。

譬如,刚刚发生的令国人及世界震惊的天津滨海爆炸事故,即如是。在事故责任尚未有所认定的情况下,媒体几乎毫无例外地指向了“人祸”的因素。这背后,已隐隐约约地闪现出堕落的、腐败的、连环套般不受法律约束的权力魅影。

——肇事公司瑞海国际官网称,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金5000万元。但是,工商档案显示,公司成立时间为2012年11月28日,注册资金目前已变更至1亿元。

——瑞海国际官网称,公司是天津口岸危险品货物集装箱业务的大型中转、集散中心,是天津海事局指定危险货物监装场站和天津交委港口危险货物作业许可单位。但是,天津市安监局官网发布的《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名单(2015年)》中,却未见瑞海国际的名字。

——2001年,国家安监局就颁布了《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其中,明确规定大中型危险化学品仓库应与周围公共建筑物、交通干线(公路、铁路、水路)、工矿企业等距离至少保持1000m。但是,瑞海国际爆炸点仓库500多米处,就是公路主干道海滨高速、津滨轻轨;600多米处,则是万科海港城三期居民楼。

——瑞海国际的跃进路堆场改造成危险品堆场,是在2014年,而在这之前,周边的海滨高速路、万科海港城、津滨轻轨等专案均已竣工。

试问,这些诸多谜团的背后,有多少权力部门、权力机构被绕过、被搞掂、被收买、被腐蚀?而肇事公司瑞海国际,又有着怎样的神通广大,可以越过这么多层级的权力部门、权力机构?其背后,又是哪一股势力及其权力,在左右、定夺着大盘子?

在刚刚召开的滨海爆炸事故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上,有现场记者向主席台大喊:“只峰是谁?”,可惜未获回应。

蹊跷的是,爆炸已过去几天时间,只峰的身份仍是个谜。

与此同时,网路上开始流传只峰系天津市原副市长只升华之子的说法。有媒体称,只升华的叔叔只茂顺告知,只峰并非只升华的儿子,只升华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此外,他称自己并不认识只峰,只峰也不是只升华的亲戚。

只峰到底是不是天津市领导的儿子,尚有待进一步确认。但是,民众与社会对于两者自然而然地进行关联,这个大方向是没有错的,这个路数是对的——只峰即便不是领导的儿子,也必定和相关多个权力部门的领导,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与往来。否则,很难解释,为何他能横趟、摆平那么多的权力部门、权力机构。

我们有必要充分认识在此前十几年的时间里,权力腐败渗透进中国社会的严重程度——之广、之深、之上下其手、政商勾连;有必要充分认识权力腐败对于我们正常的社会生活造成的显在的、潜在的重大危害与影响;有必要充分认识权力腐败对于我们的国家、社会与民众造成的毁灭性的灾难。

发生在天津滨海的爆炸事故,实乃再一次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不彻底清除既往的存量腐败,不全面肃清权力堕落、权力腐败,不抓出“大老虎”,不拍干净“小苍蝇”,则国无宁日、政无宁人、民无宁日。甚或说,只要“大老虎”“小苍蝇”还在,则我们就不会有正常、平静的生活,就不会有可期许的任何光明的未来。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杨涛:天津爆炸或成为改朝换代的潜在因素

大纪元2015年08月18日讯】1986年4月,切诺贝尔核电站发生爆炸,并导致严重的核泄漏事故,举世震惊。对当时处在困境中的苏联经济社会造成严重的伤害,民众对政府在灾难中的危机处理能力感到彻底失望,对执政党苏共的信任度降到历史最低点,政府的不作为与资讯的不透明,围追堵截的打压寻求真相的民众,加深了国际社会对苏共的不信任。五年之后苏联解体,时任总统戈巴契夫感慨地说道:“切诺贝尔核事故可能是导致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

纵观此次“天津爆炸”事故,有着太多与切诺贝尔核事故相似的地方。无论是处理危机事故的能力,还是应对危机事故的策略,甚至资讯的透明度等等都与切诺贝尔核事故的处理方式高度契合,这不得不说或许会成为改朝换代的潜在危机。

事故发生之后,最先参与扑火的不是专业的防化队员,而是毫无应对危化品经验的青年消防官兵。切诺贝尔核事故因为同样的原因,死伤最多的是消防官兵和和救护员,因为他们并不知道野外中含有辐射的危险。苏共当局为控制核电辐射尘的扩散,下令将方圆30公里的11.5万人撤离家园。然而,“天津爆炸”发生后的第三日有消息声称:场方圆3公里要求撤离,准备开始用双氧水处理氰化钠,双氧水是易燃易爆品,与氰化钠反应会产生刺激的氨气,也防止有任何化学反应造成不良的后果。可是,天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龚建生说,经过核实,该资讯不实。没有发布撤离要求,附近人员也未撤离。

不管怎么样,这场灾难发生背后的原因亟待弄个清楚明白。然而,当局至今仍然没有弄清楚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究竟存放多少危化品,这些危化品的种类、数量、性质依然是一个莫大的秘密;更让人无法想像的是,连瑞海公司的真正老板是谁都没搞清楚,各种稀奇古怪的传言让民众津津乐道,这本身就是巨大的危机。

截至16日晚,爆炸事故已造成112人遇难,24人确定身份,88人身份尚未确定。经确认,失联人员计95人,其中,消防人员85人,包括现役公安消防人员13人,天津港公安消防人员72人。造成如此重大的伤亡事件,可事故发生的原因依然是一个无法破解的迷,这种期待“真相”的焦虑恐怕久久不会消失。

有媒体人士连续追问四个部门,都未获得与爆炸相关的任何资讯。爆炸发生四个小时之后,当局才发出第一个消息,可见政府在重大灾难事故面前的应急反应能力实在不敢恭维。此后,天津方面召开了5次发布会,每当开始记者提问环节,天津卫视和央视的直播便会中止。这几次发布会中,记者提问的许多问题被官方以“我不清楚,需要问一下同事”、“我不知道”、“相关单位没参加这场发布会”等理由未予回应,有时甚至保持沉默。试想,民众最为关注的资讯,官员却不了解、不回答,甚至以各种可笑的形式敷衍,这些王八蛋官员简直是在直接抹杀民众对政府的信任。

“谣言”一个不可忽视的成因,当局遮遮掩掩隐瞒不报,造成各种资讯不全、东拼西凑的不实资讯到处传播。这其中,不可否认的是有部分是造谣生事,可最多的还是追责、挖掘真相的言论。可当局不仅不寻找自身的存在问题,反而是用尽一切手段封杀民众追寻真相的言论,不知廉耻地以“零容忍”的态度封杀了数百微信、微博等自媒体发声者,这种欲盖弥彰的处理方式只会降低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也会导致国际社会对政府的不信任。

“得民心者得天下”当局一直在强调的核心内容,此时此刻无疑是显得有些苍白,所谓的“为人民服务”也变得力不从心。天津爆炸,有着那么多亟待挖掘的真相,有着那么多不可告人之谜,有着那么多不忍直视的危机,却无法引起官员们的良心发现,反而是一再隐瞒、逃避,这样的潜在危机绝对会降低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一旦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未来不用想即可知…

(原标题:天津爆炸,一旦民众失去信任后果不堪设想 )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陈思敏:天津爆炸案张高丽深度卷入漩涡

7313420391
天津爆炸一周,官方数字增至114死、70失踪。(AFP)

大纪元2015年08月18日讯】天津爆炸一周,官方数字增至114死、70失踪,这当中消防员(含公职与约聘)就分占39人、64人,不仅造成天津港消防队6个支队中的1、4、5队全没,公安局大楼也被炸的只剩一个残骸空架,惟涉事企业“瑞海国际”的背景仍然扑朔。16日抵达事故现场的李克强怒责权威发布不及时,17日喉舌《人民日报》随即发出一篇评论文章,强硬口气不同寻常。

17日各大新闻网站转载了这篇文章,但很多标题说得更加直接,如“中央不可能对天津事故官官相护”、“周永康都一查到底,中央没必要对天津事故官官相护”、“周永康案都查到底,无须隐瞒天津事故”等等,其撷取内容就是来自人民日报17日这篇文章中可以说已经不需要言外之意的一段话:连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这样的大案都一查到底,公开处理,还有什么必要对一起安全事故有所保留和隐瞒,又怎么可能“官官相护”?

对中共的官场腐败、掩盖真相人们有目共睹,未必会相信喉舌所说,但文章把事故与周永康等大老虎作比,暗示这起事故后面水很深,不亚于抓捕周永康新四人帮等。

人民日报所指天津爆炸涉事企业瑞海公司“山高水深”的靠山与后台是谁?目前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皆已落马,而能“山高水深”及中央官官相护的来头,那不就只能是现在位居中南海的七常委才够此资格?

就现体制而言,没有上面首肯或放话,喉舌是不敢这样说的,所以这也表示最高当局对天津爆炸案的“主谋”其实一清二楚。

在天津大爆炸后、瑞海公司尚未被公众聚焦前,有媒体曝光张高丽的港商亲家是天津大爆炸涉事公司的幕后老板。报导称,张高丽主政天津期间,其亲家获准在开发区设立危化品仓库的许可,该许可的核发是由时任天津市委副书记、滨海新区书记何立峰直接跳过环评与安监亲自放行,而何的弟弟也一直在天津承建工程项目。

此一消息曝光后舆论沸腾,北美新浪全球新闻8月14日很快跟进,称赵少麟案加上天津爆炸,张高丽“连中两枪”。张高丽的亲家并无回应,直到人民日报17日发表这篇评论,当天首次打破沉默发出声明否认相关报导,不知是否闻到什么不祥气息?

难以否认的是,张高丽亲家在大陆的商业版图及财富暴增是在与张高丽联姻之后才实现,此前媒体已有公开深度的报导。

8月17日,《时代》发文点评天津滨海新区的安全问题,并点名张高丽,字里行间传递的是张高丽对安全问题难辞其咎。

而在大陆,在天津爆炸事件持续发酵之际,一张张高丽巴结江泽民“抬轿上位”的旧照在网路热传。其寓意不言自明,暗示张本无能,全靠给“江蛤蟆”抬轿上位。

爆炸至今,官方不查、媒体猛查瑞海这家公司的股东结构,连死掉的公安局长都被抛出来,但每人也都自称是代人持股的人头股东,那他们到底都是代谁在持股这么容易出示的工商资料,为什么迄今一周过去,天津当局就是拿不出来,想必有来自更高压力的难言之隐。

同时,这次爆炸天津当局调查行动一团乱,也让外界注意到黄兴国到现在那个“代”字还没去掉,中南海有啥分歧让天津书记迟迟派不下来?人民日报“需要成为一个信任共同体”的不是官民之间其实暗指中央和中央有个别人吧。

不管最后瑞海公司的水深之谜是否揭开,张高丽都很难与此次爆炸事件脱开干系。本来名声就不好的张高丽,如今更加“死当”了。

责任编辑:高义

周晓辉:首个涉天津大爆炸案官员落马解析

大纪元2015年08月18日讯】天津大爆炸后果相当严重,在习近平、李克强发出“一查到底”的强硬声音后,首个涉天津大爆炸案的官员落马。8月18日,来自中共中纪委监察网站的消息称,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党组书记杨栋梁“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据悉,他在天津爆炸后,连夜赶赴现场,17日晚间还参加了在在天津召开的国务院工作组和天津抢险救援指挥部联席会议。

这个多次提出全生产问责要“一票否决”的官员的迅即落马,显然在暗示其与天津发生的爆炸案有密切关联,而且应该是证据确凿。而且,他的落马绝非是在安监方面的失察问题,一定有更多的黑幕。

杨栋梁的个人资料也证明了这一点。他1972年至1987年在华北石油会战指挥部、华北石油管理局工作和任职,其后任中原石油勘探局钻井一公司党委书记、经理、中原石油化工工程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1994年后分别任天津市联合化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天津市经委副主任、天津市机电工业总公司党委书记、天津市委工业工委副书记、市经委主任;2001年至2012年任天津市副市长,2004年后还兼任市国资委主任,2005年升任天津市常委。2012年才任现职。

笔者推测,出生与石油系统背景的杨栋梁很可能与掌控石油领域的曾庆红、周永康或者他们的某个马仔有交集。比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曾庆红曾任原副总理、主管石油行业的余秋里的秘书,并凭藉着其在石油系统的权力而在石油工业部一路升迁,而余秋里曾任华北石油会战总指挥部指挥。在周永康担任石油工业部部长、中石油公司副总经理、经理时,杨栋梁则在中原石油勘探局工作。尽管二人并无直接的交集,但其是否加入“石油帮”令人存疑。

无疑,杨栋梁到天津工作后,尤其是任副市长后,与中石油、中石化依然保持了密切联系。公开报导显示,杨栋梁多次会见中石油、中石化高层,并代表天津感谢他们的大力支持,他与周永康业已被查的心腹马仔、原中石油一把手蒋洁敏有交集。

除此而外,杨栋梁与同为石油出身的现政治局常委、曾任天津一把手的张高丽不仅有共同语言,也有相当多的交集。杨也是推动滨海新区开发的天津高层之一。早在2005年,杨栋梁就对外宣称,天津滨海新区迎来重要历史发展机遇,目前已确定了七大发展重点。在张高丽2007年到天津任职后,二人很可能一拍即合,大力发展滨海新区,引进化工产品,当年,加快滨海新区开发开放领导小组组长是张高丽,副组长除了戴相龙,还有杨栋梁和黄兴国。

或许可以这样大胆的推测,有着中石化背景的涉天津大爆炸的瑞海公司实际掌控人于学伟,通过某种途径搭上了杨栋梁,从而为其企业获得了无法从正常途径获得的资质,而杨栋梁必然从中谋得巨额利益,或许也是隐形股东之一。是否如此,官方估计下一步会给出答案,而从杨栋梁身上又可以查出谁呢?

责任编辑: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