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中共“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狱”字从表面直观上看是“言”被左右两条狗包夹着。两条狗看着不让说话。如果说话恶狗会撕咬,甚至被活活吃掉。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吉林省四平监狱,就把这“狱”字诠释和表演得淋淋尽致,登峰造极。

二零零六年四平监狱就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教育监区”。将法轮功学员编入连坐的劳动、生活、休息同步移动的“互包组”之中。由刑事犯“包夹”法轮功学员,不让学员之间交谈,绝对不许正面说法轮大法及其相关话题。如果不服从他们,轻则非打即骂,重则拖入厕所水房群殴或施以皮带头抽打或其它酷刑。当“610”组织所谓“攻坚转化”时,他们就按住学员手脚,由“610”人员施以酷刑。

我曾两次遭到十名左右包夹罪犯的群殴,一次被几名罪犯用脚踩住手脚,在水房的水泥地上裸体被罪犯陈闯用腰带铁头抽打背面,再翻过来抽打正面,打得的只有出气的感觉,极其痛苦。

罪犯陈闯曾在水房公开叫嚣“打死他们最多加刑五年”。长春一名法轮功学员不知姓名,被罪犯群殴,导致脑骨塌裂,七根肋骨折断,活活被打死。为此,四平监狱向家属赔偿二十万元,罪犯邸少权,陆小风分别被加刑十年、九年。之后不久,二零零九年入狱的通化市姓赖的法轮功学员,九个月后就被姓金的罪犯活活打死。金犯因此加刑五年。

二零一二年正月十五刚过,吉林省劳改局教育处长一行到四平监狱布置所谓的“转化攻坚”,当时的十一监区长恶警周继佳,召集包夹罪犯开会说:这次省局给我们两个死亡指标,你们给我往死里整,出了事我负责。于是一场血腥镇压开始了,最没人性的是:恶警周继佳把电棍插到石国良的嘴里电。

那是一座人间地狱,我们精神上被恐怖、谎言和暴力景象摧残着,身体遭受酷刑折磨,生活上没有自由,缺食、缺水、缺乏基本的生活保障。整个过程是难以表述的痛苦。用我的话说:活着都不怕,还害怕死吗?就是生不如死,而且感受上是无限漫长的痛苦历程。

这就是中共“狱”。是由中共及其人间帮凶制造出来的空前绝后的“狱”。虽然在监狱是由司法系统相关人员实施执行的,但是这一结果不是由社会上的常人、公安、公国、检察院、法院相关人员举报、参与、抓捕、起诉、审判的吗?所以,中共狱是他们共同制造的。

他们有的人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是物理学上不是有一个“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相等”的定律吗?就是说,你给一个物体施加了多大的力,你的身体也会得到相同的反作用力。那么你们参与的人给法轮功学员造成的精神伤害、肉体痛苦和死亡,你们也一定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你不信吗?你看,当年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积极分子不正以“腐败分子”或“贪官”的名义落入法网了吗?周永康和薄熙来不都被判了无期徒刑投入监狱了吗?这不就是红色恐怖给我们制造的监狱,同时自己也得到了同样的结果吗?

其实,这还不是结束,只是刚刚开始。他们作为宇宙垃圾在人间痛苦而死后,还要下地狱无期痛苦而死。

现在法轮功学员已经开始起诉恶首江泽民。他已罪大恶极,死有余辜。那么你们参与者就没有罪吗?不该起诉你们吗?太应该了。不过,生命是可贵的,你们有的人或许尚有一丝人性,所以网开一面,暂时没有起诉你们。为的是让你们“放下屠刀,立地反正”。

要想远离就在眼前的可怕下场,你们只有停止迫害,立即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立即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劝他们三退,只有这样你们才能立功赎罪。

对你们而言,这种选择太难了。在光明与痛苦无期的死亡两者之间,你们选择什么呢?可想而知。你们人不是“现实”吗?你们应该穿越假现实,选择真正的“现实”。

只有这样才能解体自己制造的“中共狱”。解体中共狱只有从自我做起。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