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征时:江泽民可能七月已经落网

有关今年夏秋中南海-北戴河权斗信息的综合研判

大纪元2015年08月19日讯】根据大量媒体报导、多方信息来源、各类不同寻常的迹象加以综合、分析和研判,笔者推测 :江泽民、曾庆红等血债帮主要成员有可能已经在7月24日前后落网。中南海一旦宣布这一消息,报导中国政治新闻的大潮将会顷刻迸发、呼啸而至,并以铺天盖地之势,骤然覆盖全球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绕不过去的大背景

抓捕江泽民,这是中共党内习近平、胡锦涛阵营与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血债帮集团长期厮杀临近高潮、权斗急剧白热化的必然结果。

抓捕江泽民,这是法轮功掀起的控告江泽民的浩荡大潮今年5月开闸以来,在中共党内引发新一轮震荡的强烈效应。据悉诉江潮今年5月兴起之初,有人献策于王歧山 :告江人超过十万即可布网,诉江状超过十万即可抓捕,但捕江之后不必急于宣布。形势的发展似乎在印证这一传闻。

抓捕江泽民,必须赶在大规模经济危机爆发之前。中国今年6月起股市动荡,房市、制造业、出口、基本建设等各领域一片低靡,外资也纷纷撤离,江、曾集团仍然不遗余力地持续引发中国经济全面大塌方,以全体中国人为人质,妄图以此绑架习近平阵营。危机迫在眉睫之际,不动手更待何时!

抓捕江泽民,必须赶在令完成的“政治核弹”引爆之前。活摘手段的惨绝人寰、政治迫害的骇人听闻、专制暴政的杀人如麻……, 有些绝密材料一旦曝光,其释放的政治冲击波与道义核辐射将顷刻间摧毁中共政权虚假的合法性。习近平若不抓紧时间与血债帮迅即切割,必将为之陪葬。而擒拿江泽民之举,则可使习近平摆脱陪葬的命运,赢得开创新时代的先机。

抓捕江泽民,必须赶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9月3日北京阅兵之前。即便习近平拿下江、曾,血债帮群龙无首,残余势力仍可能以暗杀、爆炸等手段作困兽之斗。若不断然收网,以曾庆红之诡计多端,习近平阅兵之时恐怕难以躲暗箭、避暗杀、防暗算。因为从军事学角度而言,矛(攻方)永远比盾(守方)更具主动性,没有进攻的单纯防御,则防不胜防。所以要么习近平取消阅兵或改期阅兵,否则就必须在阅兵之前及时反击、果断出手 !

抓捕江泽民,必须赶在习近平9月访问美国之前。因为令完成的“政治核弹”材料有可能已经交给美国官方机构。材料中所包括的以“超限战”闪电一击制服美国、进而称霸全球的战略布署,会令美国人瞠目结舌 ;“超限战”所计划使用的武器类型与战争手段可能远比活摘器官更残忍阴毒、更肆无忌惮、更灭绝人性,会让美国人心惊肉跳。面对美方的有关诘责,习近平必须能够作出这样的回答 :中方已经开始清除(或正在全面清除)我们内部策动并谋划“超限战”的势力。逮捕江泽民等人,就是中方永远、彻底弃绝“超限战”,并准备书写中美关系新一页的最具实际意义的行动。

抓捕江泽民,最有可能的不是将来时,甚至也不是进行时,而已经是完成时!

运筹千虑,决胜一击

习近平、王歧山对抓捕江泽民当然会反覆运筹、多方布署,并完全有可能把最终收网的时机选在今年7月下旬北戴河会议期间,用的是华国锋、叶剑英抓捕“四人帮”的套路。这也是这个“枪杆子里面”“出”而生之的政权的常规选项。

据报导,习近平早已获悉周本顺与江泽民、曾庆红等人勾结,策划在北戴河会议期间发难。最可能的版本是,习佯装不知情,待江、曾、周等北戴河聚首之际,出其不意,突然收网。最可能的收网时间似应为7月24日(与周本顺落网同日)。有关江在北戴河游泳的报导如果属实,或是此前稍早几天内的事。当然,江泽民对外联系被完全切断的次日上午,江本人尚不知情时下海游泳消遣一下,也不无可能。还有另一版本 :老谋深算的曾庆红或未赴会 ;习近平、王歧山手下人员在北戴河抓捕江泽民、周本顺等人之际,同时在别处拿下曾庆红。当然不排除其他可能性,如江泽民“八一”前后与郭伯雄同时落网,或“八一二”天津爆炸案后被控,或至今仍未落网,等等。不过笔者认为这些可能性均低于7月24日前后落网的可能性。

收网行动由中纪委、中央警卫局联合实施 :中纪委的人向当事人宣布有关决定,当事人反抗则有中央警卫局官兵出手予以制服。

收网过程中的外围警戒行动估计由武警司令员王宁、海军政委苗华两位将领具体实施 :王负责陆地警戒,苗负责海上警戒。空军、北京军区野战军估计不会抵近行动。推测版本之一是 :王宁指挥武警部队控制所有通往北戴河的陆路,在北戴河区域以及附近的秦皇岛、抚宁、昌黎、乐亭、卢龙等地展开警戒。当时穿武警制服的人员可能并不太多,相当数量的武警官兵可能身着便衣,乔装成民工、摊贩、司机等,以免引起对方警觉。苗华则率海军部队巡弋于邻近北戴河的任务海域,用潜艇、水面舰只、海军航空兵的飞机组成水下、海面、空中一体化的立体警戒线。这也属于北戴河会议海上保卫工作的传统规格。习近平在7月31日晋升了10位上将,其中王宁、苗华两人属于破格晋升,这或许与两人指挥该次重大行动并立了功有关。

道是“无会”却有会 ── 北戴河今年不寻常

北戴河今年不寻常 :先说“有会”,接着说“无会”,后来又似乎有会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出现的“有会”风声,既是合乎惯例的常规说法,或许也是为了诱使江泽民、曾庆红前往北戴河赴会的迷惑性策略。为此习近平可能还有意推迟了郭伯雄落马的时间表,以便造成军队内“打虎遇阻”、一时难以拿下郭的假象,使江、曾认为形势尚可,不妨与刘云山等三现任常委联手,让周本顺挑头在会上向对手发难,放手一搏。江、曾、周等一旦落网,刘一被控,宣布拿下郭便立即提上日程。因此江、曾落网,似应与周本顺落网同步或准同步,也就是说应早于郭伯雄落马的7月30日。

接着说“无会”。这样的爆炸性重大政治事件影响大、牵涉面广、需要后续处理的事宜多,尤其在江、曾、周等人一时还是软禁在北戴河为宜的情况下,官方当然需要暂时保密,以避免过早走漏风声。因此来北戴河的人越少越好。放风“无会”,可至少“劝退”一部份退位高官及家属、勤杂人员、记者等,可能还涉及其他一些因素。

北戴河后来又似乎有会了,还能见到政治局成员的身影,这就可能是“中央在开会”了,或许还真的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政治局、军委要开会听取中纪委、中央警卫局(可能还有外围警戒部队)的有关行动结果的汇报。政治局还要对处理江、曾等人形成初步决议。接下来还要开一系列“打招呼”性质的扩大会议,通报事件、要求表态、分配逐级传达任务、宣布有关纪律和注意事项等等。召集军队、武警、公安、国安高层,确保“枪杆子”、“刀把子”听从指挥。召集各类媒体高层等“笔杆子”、“喉嗓子”,统一宣传口径、保密时限及放风节奏。召开国务院各部门高层会议,布置应对经济危机与社会动荡的应急方案等,抓紧“钱袋子”。书记处开会,布置党员干部思想认识“转弯子”的工作,等等等等。当然为了掩人耳目,某位或某些常委哪怕已经落马,仍可像当年周永康那样,露面接见一下专家、劳模或其他群体的代表,并借媒体报导以昭示天下 :北戴河正处于“无事之秋”。

但今年北戴河绝对是多事之秋 :忽尔是剑拔弩张的抓捕行动,转尔是人来人往的系列会议。重大变故发生后,各路人马、各套班子或许正开足马力、加速运转,以完成某些必须赶在消息公布之前的前期准备工作,但表面上北戴河却是一派风平浪静的景象。这就是不少中国人都懂的“内紧外松”。

媒体军管 :卡住对方喉舌

要“内紧外松”,还必须严控媒体,卡住对方喉舌,换上自己的“笔杆子”、“喉嗓子”。

1976年10月6日晚,华国锋、叶剑英逮捕“四人帮”行动之际,耿飙奉命对电台、电视台实施突击性秘密军管。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媒体也同时实施军管。为了尽可能迟滞、延缓、减弱粉碎“四人帮”这一爆炸性重大政治事件在中共党内和社会上引起的震荡,此后多日,广播、电视对这一业已发生的政治巨变只字不提、秘而不宣,除了不再使用有利于“四人帮”的“按既定方针办”这一提法外,播出的节目似乎一切如常。报刊也一如其旧。

习近平1979年至1982年在中共中央军委办公厅工作时曾任耿飙秘书,想必得其真传,同样深谙此道。因此,掌管宣传大权的江派常委刘云山可能7月24日前后已经被控制,同时被控或拿下的可能还有一批江派的文宣要员、党媒干将。目前,刘云山似乎仍可在某些场合与媒体上露面,但极可能已经不再握有权力。这已有周永康的前例在先。

与此同时,应有军方人员奉命进驻各大关键媒体,暗中实施军管。这些媒体的中枢部门会接获类似命令 :一切听从新进驻人员及临时班子的指令 ;即使江泽民落网后也不准走漏风声,短期内不能让外界与公众觉察业已发生的重大政治变故 ;必须依照中南海命令,视情况、按节奏将有关信息渐次放风,以便将各类震荡的爆发点尽可能在时间上前后错开,防止发生共振,从而赢得缓冲时间。

舆论战 :放风的策略与节奏

习近平阵营对江泽民集团的舆论战一直是“温水煮蛤蟆”、慢工出细活,不管北戴河是否完成了“快刀斩乱麻”的围歼作业,还是节奏依旧,不急于吹风。直到7月31日国防部长常万全“八一”讲话,才首次试着放风,显现出第一次升级。

常万全的讲话,只字不提“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毛主席”,让毛左们愤愤不平,甚嚣尘上。但讲话提到“邓小平理论”与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的时候,倒也没有遗漏江泽民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似乎显得党内现有各派势力之间都相安无事,似乎与法轮功诉江大潮恍若隔世,似乎对官方为诉江潮开闸、放行也视而不见。

到底是军人,深谙“避实击虚”之道。“避实”,就是避而不提江泽民、诉江潮、北戴河会议等等当前现实、具体的人和事,暂且回避最直接的现实政治话题。而照样提“三个代表”则是缓兵之计,主要目的是让一部份江派人马和追随者继续观望、等待。因为时间拖得越久,发泄性、对抗性冲动情绪及行为指数越低,为江泽民集团铤而走险的人也就会越少。“击虚”,就是有意“务虚”,让人关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之类的笼统提法和抽像概念、“毛主席”之类的人物评价,把公众的注意力引向与现实关系相对间接的方面。

虽说是“避实击虚”,但却是虚中有实,是实实在在地作了一次舆情试水或民意测验,以了解公众及各政治、社会群体心理反应的强度与表现形式。对江派和毛左而言,“否定毛泽东思想”和“陷害江泽民同志”两项命题可能会引发的心理反应大致处于同一强度等级。对常万全讲话后的各方面反应作量化分析,就可以大体上推测出宣布江泽民落网时这类人群心理反应的强度指标及相关行为方式。

“八一”庆祝活动,常万全和其他军委委员都参加,但习近平和两位军委副主席没有出席。这是“退”,事先留出回旋余地 :万一常的讲话引起会场骚乱以及党内、军内思想混乱,三人均可事后圆场。另外,毛左网站“红色中国”于8月2日刊出文章《上千网民声讨常万全反动讲话》后,不少跟帖以大打出手的架势大骂出口,有一跟帖甚至责问 :“这仅仅是在台前读稿子的人的问题吗?定稿、审稿时,哪些人参加了?不需要习尔巴乔夫点头吗?”连如此矛头公然指向习近平的跟帖都未遭删除,当然也可以说是另一种“退”:“你都可以说我‘习尔巴乔夫’了,怎么样?我是提倡民主的嘛!”“你说我是‘习尔巴乔夫’,这也没问题啊。”但也可能同时意味着“进”:“‘习尔巴乔夫’吗?可以,我认可。”“你说对了,我就是要做‘习尔巴乔夫’!”整个“八一”讲话战役,避实击虚,进退自如,生面别开,令人击节拍案!

时隔十天的8月10日,对江泽民集团的舆论战再度升级,战术上一改以往的“避实击虚”而为“弃虚击实”,一个回马枪杀向最直接、最敏感的中国现实政治话题,其标志为人民日报“思想纵横”专栏刊出署名文章《辩证看待“人走茶凉”》。该文剑锋直指江泽民,与江派公开摊牌,就差直接点名了。随之跟进的一批文章互相呼应,在多个媒体上集火齐射,形成舆论战的第二轮升级、第二次高潮。

由于江派势力8月12日在天津滨海新区制造了恐怖爆炸事件,围歼江泽民集团的舆论战不得不提前实施第三度升级,差不多在8月14日形成战役规模,与第二次战役升级时隔仅仅四天。这次升级并不像前两次,以国防部长、人民日报等官方途径出面为标志,而是以非官方、非正式的“小道消息”形式直扑主题,称习近平对江派制造恐怖爆炸事件极为震怒,已经下令限制江泽民父子的行动自由。另称曾庆红亦被限制行动自由。这些消息约8月15日起开始流传,为几乎所有海外中文媒体刊登、转载。舆论战因此而趋向于第三次高潮,公众的心理准备也大为提速了。

围歼江泽民集团的舆论战,估计将在习近平9月3日北京阅兵前后达到最高潮 :正式宣布逮捕江泽民。渐次放风的信息缓冲期届时将告结束,前所未有的世纪大审判将正式提上中国政治的议事日程。

历史性决议归档之举 ?

上述舆论战首度升级的7月31日,栗战书、陈世炬前往中共中央及国家档案局。舆论战二度升级的8月10日,官媒才报导了两人这一行踪,并称栗、陈去该局主要是宣布新局长任命等人事变动。

为何事件发生日期与报导日期两者竟然要相隔十日?为何两者与两次舆论战升级在时间上正好吻合?这或许正好反映了中南海-北戴河的运作节奏,以及正在抓紧进行的各项工作之间的互相呼应,说明了“外松”表面之下的“内紧”。

据研判,7月31日,栗战书、陈世炬很有可能受命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往国家档案局,将政治局经过闭门争论后最终作出的有关处理江泽民、曾庆红集团的历史性决议正式归档。随之归档的可能还有江泽民“两奸”、“两假”的证据材料。

如果确有这样一个决议,其重要性应当高于1976年以华国锋为首的中央政治局有关粉碎“四人帮”的历史性决议。因为这是自1949年建政以来,中共首度处理一位有着“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履历的成员。因此,为了决议更加具有权威性,除了政治局通过决议,获得军委、国务院、人大、政协等各套班子表态拥护以及退位元老们表态支持之外,最好还有其他同样拥有“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履历者的支持与参与。这样,现任“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与前任“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胡锦涛联手对决再前任“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江泽民,也可以二比一居于优势。胡锦涛既属退位元老又有“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履历,在中南海-北戴河正在上演的政坛风云剧中,似乎是不应缺席的角色。而栗战书、陈世炬两人分别为习近平、胡锦涛的“大秘”,多少可以代表现任和前任“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因此,栗、陈两人同时前往国家档案局,其意义就很不寻常了。

栗战书、陈世炬两人分别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和副主任,为中办第一、二把手。中办与国家档案局的日常工作联系,通常会由各级秘书处理。重大档案,中办司局级主管官员也能经办。即使真的是如官媒报导的国家档案局局长的任命,栗、陈两人之一前往宣布,已经属超规格了。因此,只有中南海发生了极其重大的历史性事件、形成了极其重要的历史性文件,才需要两人联袂前往,郑重其事地予以归档。另外,一项人事任命,哪怕是很重要的任命,有必要延缓十天才报导吗?所有迹象都支持上述研判 :政治局作出了处理江泽民集团的有关决议,并有紧张的后续运作。延缓十天可能是为了配合舆论战的吹风、放风节奏。

上海滩也有戏

上海是江泽民的根据地,江派余党会不会起事对抗中南海?

人们一时还无暇深入思考这个问题之际,若干海外媒体有关韩正、栗战书、王沪宁三人谁将会出任上海未来第一把手的报导和讨论,就抓住了一部份公众的注意力。还有报导称黄奇帆将出任证监会主席或国务院系统的金融高官。这些报导同样有耐人寻味之处。

韩正是上海的地方诸侯。王沪宁负责理论及政策研究。栗战书经管中南海中枢,还正忙于中南海-北戴河一大摊事务。上海媒体有关韩正的报导,今年入夏以来平稳而正常。另外,栗战书、王沪宁两人的强项并非管理、经略上海这样的超级大城市。媒体报导把形同风马牛的三人搅在一块儿,似乎不太相干。

高层圈外或已有人获悉三人都在处理有关上海的事,媒体报导可能希望给公众留下模糊印象,诸如三人或就上海工作“交接班”作准备之类,以对部份外泄情况作适度掩盖。实际上最有可能的是,三人在合作处理上海事项,以确保逮捕江泽民、曾庆红之后上海局势的稳定。

韩正可能已经向习近平、李克强立下军令状,确保上海经济形势、社会局势稳定,不受中南海政治风浪的影响。参照1976年10月的情形,韩正大致处于马天水的地位。不过,比起马天水深陷“四人帮”案,韩正还是从容得多 :既然当年处理陈良宇时,他都能够站在弱势总书记胡锦涛一边,立下一功 ;当今强势总书记习近平要处理江泽民,他自然懂得怎样站队,如何再立新功。

1976年10月,华国锋、叶剑英逮捕“四人帮”后派往上海的“三驾马车”是苏振华、倪志福、彭冲(其中苏、倪为时任政治局候补委员),由他们领导马天水、王秀珍、徐景贤(三人后均因涉“四人帮”案而落马)为首的上海党政班子主持上海工作。因此,目前有可能王沪宁、栗战书两人出任“钦差大臣”,韩正听命继续主持上海工作。不过,韩正获中南海信任的程度,显然远高于当年的马、王、徐三人。

当年华国锋、叶剑英任用苏振华军人挂帅,是为了对“四人帮”准备武装叛乱起到震慑作用。同时苏振华中央军委委员、海军第一政委的身份,也镇得住驻沪三军,因为当时上海警备区、东海舰队上海基地、空军第4军领导层中都有“四人帮”的亲信人马。如今上海军方军、政主官都在中共十八大之后,经军委新班子审选而受命上任,如上海警备区司令员何卫东原任江苏省军区司令员,上海市武警总队司令员徐国岩原任江苏省武警总队司令员,等等,他们大多能得心应手地同时指挥(任务地域邻近的)前任职、现任职部队协同实施军事行动。不仅如此,空军上海政治学院近日还铲除了教学楼墙上江泽民题辞,以“行为艺术”的方式向习近平表明了驻沪部队的态度。由于武装叛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这次可能由非军人的习近平“大秘”栗战书挂帅处理上海事务。

倪志福为上海人,工人出身,又是技术专家,任全国总工会主席,有一定号召力,且熟悉上海情况──全国最大工业城市,有全国最大的产业工人队伍,技术相对密集的产业明显高于全国其他地区。在熟悉上海情况这一点上,王沪宁可部份承担倪当年的角色,但其主要使命恐怕是涉外事务方面 :一旦社会动乱时,确保上海的外国领事馆、外资企业、外国媒体采访活动等不受或尽可能少受影响,并协同栗战书制订因地制宜的临时性紧急措施等,使中南海不致于需要分心旁骛,应付对外关系方面的困扰与波动。

彭冲派往上海前,是江苏省第一把手,此前主抓该省生产。“抓生产”这一用词,反映了当年计划经济的特征。现在的上海经济,市场调节部份比例已大为提升,经济增长已主要不是靠“抓生产”“抓”出来的。当年彭的角色已经淡化,其残余部份,可由韩正兼任。

黄奇帆估计是备用人选。黄有主持直辖市经济的经验,一旦出现大规模金融塌方、经济危机全面爆发,相关专业干部不够用时,或可作为预备队一员,上阵应急。

尾声兼节目预告

抓捕江泽民的大戏,可能早已上演。笔者相信,这部大戏有如电影的戏剧片摄制,杀青在即。舆论战几番紧锣密鼓、先声夺人之后,巨片将旋即上映于历史的宏大银幕。即使法网真的尚未收起,也不会延宕日久,何况还要防止发生江泽民自杀等意外情况。

历史的巨大倒退,必将以更为巨大的历史进步来补偿。倒退与进步之间的历史性转换,就是抓捕江泽民这出历史性大戏。谨此希望本文成为巨片上映、剧情回放之前的一份节目预告或报幕辞。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成稿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唐青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