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政府不能拚经济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最近,“台湾会不会希腊化?”议论盈庭,同时,台湾经济成长率能否“保三”、出口连5月下滑、外销订单连3黑更受到关切。为抢救低迷的台湾经济,台行政院长指示国发会汇整各部会提案,就出口拓销、扩大投资,以及产业升级转型等三大面向开药方。经邀集各部会首长开会后,虽有“新瓶装旧酒”,缺乏亮点,需再重整并端出具体、可行且能产业间复制的共同模式的指示,但还是定调朝出口、投资和产业转型三管齐下来刺激经济强化作为。

会中,央行彭总裁引国际货币基金(IMF)最近研究,表示当景气下走时,若是政府增加基础建设、公共建设投资,将可带来明显乘数效果。于是呼吁政府推动财政扩张政策,并获毛揆采纳。

我们虽想肯定官员们的想有所作为,但还是不得不泼冷水。纵观这些想法和作为,都是典型的凯因斯理念,所根据的就是将“凯因斯所得衡等式”转换而来的因果关系式,亦即将民间消费(C)、民间投资(I)、政府支出(G),以及出口(X)作为因,将国内生产毛额(GDP)视为果,让C、I、G、X增加后再透过乘数效果,GDP就可倍增。

这是1930年代以来迄今全球通用的做法,也是学校的总体经济学和经济发展、成长课程最标准的教授方式,更是最典型的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寇斯(R.Coase)所说的“黑板经济学”,只适合在课堂中演算,不可直接用在实际社会,更不能作为政府政策的依据。道理很简单,人不是机器、是活生生的,“人的行为”不可能以数学方程式来真实呈现。其次,凯因斯所得衡等式是会计帐概念,转为因果关系式很有待商榷,其内涵本是“收支相等”概念。

此外,这条等式隐含同一时间,必须有当期投资(I)等于当期储蓄(S)这个前提条件才行,可是“当期的投资应是上期或以往的储蓄所融通的”,有时间落差(time lag)。所以,这条衡等式本身就有问题了,何况由它所转换成的因果关系式,因此我们应该摒弃时下流行的这种政府创造有效需求、促进出口,以及拚经济、救经济的思维及做法。而彭总裁的建议也当然很有待商榷,何况当前政府债务严重,政府应节流、撙节支出,而且政府公共建设易演成特权、官商勾结弊端,而苗栗县诸多蚊子馆所反映的“希腊化”更应引以为鉴呢!

走笔至此,耳边响起企业家许文龙的声音:“我最讨厌听到政府说拚经济”。他指出,订单、原料、技术都和政府无关,政府要拚什么经济?公司的订单不是政府替他们争取的,低价的原料也不是政府谈来的,技术也不是政府帮忙研发的,政府能拚什么经济?许文龙举回归中国之前的香港为例,当时英国政府只规定你不能犯规而已,有关经济的事,政府一句话都不曾说。“我给你自由,所有人都不能犯法”,就这样,香港经济就自然发展了。

说到底,政府的职责不在于管控经济,应在创造并维护一个公正公平安全和谐的大环境,充其量只在国防、治安、法治上着力,当个公正无私的裁判,让人民拚经济就好了。不要忘了“错误的政策比贪污更可怕”呀!而当今台湾经济的困境,有可能就是政府的错误政策造成的。何不将既存的错误观念改正,让政府做对的事,把对的事做好呢?

责任编辑:南风

夏小强:罗保铭会成为第二个周本顺吗?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变脸”是中国地方戏剧川剧表演艺术的特殊技巧之一,不仅属于历代单传,要想完全掌握,需要从小拜师开始习练,所谓学艺要从小。那么,对于已经63岁的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来讲,在这个年纪学习玩“变脸”,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8月18日,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在会议上公开表示,要与习近平当局保持“高度一致”,维护中央权威;并称要以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及谭力、冀文林等为戒,严守中共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而仅仅在半年多以前的海南,在中共内部许多原江派高官都避之不及的时刻,紧紧跟随在江泽民身后“东山再起”的人,正是这位现在紧急学习并表演川剧“变脸”绝活的罗保铭先生。

自从习近平上任对江泽民集团展开反腐打虎以来,中共省部级以上级别的官员,在媒体上公开表态效忠示好的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习近平阵营的官员,发声支持习近平;一种是江泽民集团的成员,在大势已去落马前的自救举动,比如此前的令计划和周本顺等人,落马前都在官媒发文公开向习近平示好,但是随后落马。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显然属于后者,这是感觉危险越来越近时的自然反应。

海南省是江派的重要窝点,江泽民选定在海南“东山再起”,就是因为把罗保铭视为亲信。因此,罗保铭在此时高调向习近平示好,是目前中共高层政局现状的反应。

近两个月来,习近平连续抛出周永康、令计划、周本顺和郭伯雄案件之后,政局呈加速趋势。大陆官媒开始直接点名和影射江泽民,江泽民被抓捕成为定局。在这样的背景下,江派人马为求自保纷纷倒戈,这也表现在海外原本江派背景媒体的转向上面,一些媒体也开始发出打江的文章;原本与江泽民关系密切的江泽民传记作者和基辛格,对江泽民的评价和态度,也开始发出不同声音。

特别是在天津大爆炸之后,原本的打虎节奏被打破,中共官媒针对江泽民集团的指责,日益强硬和公开化。8月19日,代表中共最高级别的署名“国平”的评论文章称:“不适应改革乃至反对改革的力量之顽固凶猛复杂诡异,可能超出人们的想像”。这几乎接近直接摊牌的味道。

种种迹象显示,在江泽民被锁定和即将被公开抓捕的背景下,江派大势已去。虽然原本深涉江集团的江派大员纷纷倒戈重新站队,向习近平示好。但是,仅仅像周本顺、罗保铭这样票友性质的玩“变脸”的表态,可能为时已晚。

周本顺的落马,打破了中共内部在任省份一把手不会落马的潜规则,以罗保铭为代表的江派大员,在习近平“领导干部能上能下”的新规下,很可能难以避免下台落马的命运。如果新闻中突然出现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成为第二个周本顺的报导,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

责任编辑:尚一

周晓辉:或涉天津大爆炸 环保部官员落马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在国家安监局局长、曾任天津市副市长的杨栋梁落马后的次日,即8月19日,中共环境保护部科技标准司司长熊跃辉亦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在笔者看来,熊跃辉的快速落马与杨栋梁一样,都与天津大爆炸涉事公司天津瑞海国际存在某种关联。如果说杨栋梁与有中化背景的瑞海国际有利益输送关系,那么熊跃辉对于外界质疑的瑞海为何可以通过环境评估或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大陆媒体报导,对于瑞海国家跃进路堆场改造工程的评估,该公司曾在报纸上进行了公示,并称采用发放调查表的形式进行公众参与,发放的主要对像为项目周边环境保护目标。公示期间没有收到任何反馈意见,而且调查表显示100%的公众认为项目位于北疆港区内,选址合适。然而,附近小区居民却称,从未收到过调查表。此外,根据2013年的环评简本信息是:“改造后项目危险品货物年周转量2万吨左右,普通货物年周转量5万吨左右。”但2014年在天津滨海新区行政审批服务网上却显示,危险品仓储从2万吨变更为了5万吨。在这方面,天津环保局应付什么责任?熊跃辉又与之有什么关联?

公开资料显示,熊跃辉曾长期在环境监察岗位上工作。2008年前任国家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局副局长,2008年8月到2013年10月,熊跃辉任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主任,2013年10月后才转任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司长。让其与天津产生最明显交集的正是他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任主任期间。

依照官方的公示,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是受环保部委托,负责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河南省等区域的环境执法督查工作,主要职责是:监督地方对国家环境政策、规划、法规、标准执行情况;承办主要污染物减排核查的技术性工作;提出有关区域限批、流域限批、行业限批的建议;承担国控污染源日常督查工作;承担环境执法后督察工作;参与建设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等等。

从已有的环保部的公开信息,环保部曾多次委托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和天津市环保局,对天津港东疆集装箱码头等工程环境影响进行监督检查和管理工作,对于仓储危险化工品的瑞海国际,如果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真正履行职责的话,一定会发现其中的漏洞的。但是,熊跃辉主政下的督查中心似乎忘却了自己的职责,从而为今天的惨祸发生埋下了伏笔。而这背后必定有着权钱交易。

在笔者看来,尽管天津大爆炸背后有着江泽民集团的黑手,但董培军、杨栋梁、熊跃辉之流的权力、金钱至上观,也是让诸多无辜民众付出了宝贵的生命的一大重要原因,而他们的一路高升与江泽民的腐败治国又密切相关。他们在害了别人的同时也最终害了自己。

责任编辑:高义

陈思敏:天津爆炸新消息曝现任石油帮主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天津爆炸案最新消息,8月19日两官方部门一前一后公布瑞海公司背景,一是新华网记者进入看守所采访的独家报导,一是天津市当局在第10场新闻发布会上的现场回答,两者不约而同(或许也非巧合)证实瑞海公司的第一二大股东分别为董事长于学伟、董事董社轩。

官方说法,于学伟曾任国企中化集团天津分公司副总经理,2012年辞职后与董社轩成立瑞海公司,董社轩是去年因癌病逝的原天津港公安局长董培军之子。

随后其他媒体接此消息进一步起底两人。二股东董社轩的父亲董培军,媒体一言以蔽之他生前与津门首虎天津公安局长武长顺交好。

至于大股东于学伟,彼时离职原因疑卷入当年中化天津高管王飞案,曾为王飞左膀右臂的于学伟在案发后带走一票中化人另起炉灶瑞海公司。值得注意的是,于学伟在香港也另外注册一家由他自己百分百持股的瑞海公司。同时,于学伟曾在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底下工作的经历也被媒体曝光。

媒体续挖18日落马的杨栋梁,虽然官方未明原因,但媒体曝其原任职单位与瑞海有业务往来,指的就是杨栋梁在天津官场的起步、担任副总一职的天津市联合化学有限公司,由这家公司再连带曝光杨栋梁与时任中海油副总吴振芳(已于今年6月被移送)过去合作密切的关系,以及杨栋梁目前在中海油下属公司(气电集团思想政治部总经理)任职的儿子杨晖亦被带走调查。

报导中的这一句话也侧面证实杨吴两案有交集,那就是天津爆炸事故只是杨栋梁落马契机,其被秘密调查已半年,也就是约在今年3月。

众所周知石油系统反腐在周永康案底定后沉寂一时,但在今年4月3日又见一波小高潮,媒体报导中海油退居二线两年的原副总吴振芳被查,吴振芳不但是中海油落马的一号高管,还是“三桶油”首被调查的退休高官。而4月3日这天新闻大头条是周永康被天津市检院第一分院起诉移送。

事实上,在8月18日媒体曾对瑞海负责人被控制的报导时称,瑞海公司董事长于学伟、董事长董社轩等10人在8月13日上午已被警方控制。8月13日就是爆炸翌日,外界难免职疑既然那时警方对瑞海负责人早就有底,为何直到5天之后才被媒体报导,而警方的通报名单还显有故意之嫌的出现了“李某某等”这种隐去关键人名让外界浮想的描述。

尤其是官方早在爆炸第二天就知道负责人是谁,却还在关停、抓捕所谓“造谣”的网站与网民时,放任某类传言把舆论质疑往其所爆料的方向上引,那就是网上小道消息鱼龙混杂漫天飞舞的放风瑞海公司名称来自江泽民的死对头李瑞环之弟,名为李亮的李某某是其儿子等等。

瑞海公司的政商关系网,就目前官方非官方媒体的披露,杨栋梁、杨晖又是一对仕途起自且深耕石油系统的父子档,而这一对同时双双落马的父子档的案件重要关系人,都是中海油原副总吴振芳,而吴振芳不但也是浸淫石油系统33年的老海油,更是曾庆红在执掌国家能委办公厅以及中海油总公司期间一路尾随而上的老部下。

石油系统在十八大后至今清洗了快三年,石油帮大佬周永康都覆灭了,头号帮主曾庆红也在步其后尘,怎么瑞海公司目前浮出水面的都还是石油系的人?不要忽略同帮不同线,杨栋梁在天津的顶头上司张高丽,也是油系统出身的石油帮一员,在广东石油系统工作14年多的张高丽顺理成章接收曾周在石油帮的利益。

公开资料显示,瑞海公司2014年年货运吞吐量100万吨,是天津地区业务量市占率过半的最大化危品仓储公司,直接打破此前国企中化天津的垄断地位。瑞海在中央与地方层层打通关的能量,以及在危化品经营市场惊人的利润,都不是已故的公安局长董培军、另立门户有案底的前国企主管于学伟以及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这三人所能撑起来与吃下去的。

从新华网19日报导与各方讯息来看,牵涉天津爆炸的官员还有不少,甚至级别非常高。而19日人民网就习近平治国理政1000天发文称“反对改革力量顽固凶猛诡异超出想像”,言外之意此次追责绝不可能到安监局局长为止。

责任编辑:高义

黑幕越来越多 天津爆炸扯出曾庆红?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天津港大爆炸后,媒体挖出的黑幕越来越多,背后的政商关系网综复杂。日前,中共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及其在中海石油下属公司任职的儿子杨晖先后被带走调查。不过,外界注意到杨栋梁父子与中海油关系密切。有分析认为,以中海油发迹的曾庆红或被牵涉。

杨栋梁父子与中海油关系密切

8月18日下午3点,正在天津处理爆炸事故调查的中共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突然被宣布调查,成为“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第六个中央委员和第九个正省部级高官。

随后,《新京报》19日报导引述多个可靠信源证实,与此同时杨栋梁在中海石油下属公司任职的儿子杨晖,亦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杨晖任职的中海油在天津有多个项目。

杨晖被带走前,系中海石油气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思想政治部总经理。知情人士称,“杨晖在天津的关系深厚”。其父在调任安监总局以前,是天津市常务副市长,在天津工作过18年,主政天津期间与天津港、中海油等大型国企合作颇多,曾主管港口建设与安全。

报导称,这期间,时任天津常务副市长的杨栋梁与时任中海油副总经理的吴振芳合作密切,而气电集团当时正是由吴分管。两人曾签署多项天津与中海油的合作项目。

今年4月2日,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原副总经理吴振芳“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当外界普遍质疑杨栋梁落马是否与其主管的天津大爆炸有关时,陆媒财新网报导称,杨的落马应与此次天津事故没有直接关系,天津当地的消息人士说,可能是他在天津分管工业和国资时期存在的某些问题引发。

而天津滨海新区的多个大项目,特别是大石化项目,当初能落地都跟杨栋梁的运作有关,很多都是其“亲自跑下来的”。陆媒报导特别强调杨栋梁与中海油的密切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杨栋梁有22年石油系统工作经历,18年天津市从政经历。大陆网民在微博透露,杨栋梁在张高丽主政天津时很受张的重用,张一手将杨从副市长提到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天津爆炸黑幕越来越多

众所周知,曾庆红和周永康在石油系有极深的根基。曾庆红被指为“石油帮帮主”,其退休后,周永康被指为石油帮“第一掌门人”。曾庆红曾任中海油总公司联络部副经理,石油部外事局副局长,以及南黄海石油公司党委书记等。周永康在石油系统30年,直至中石油天然气公司总经理,培植了大批的铁杆心腹。现任的江派常委张高丽也曾在广东石油系统干了14年,是江派石油帮的成员之一。

2014年6月中旬,中共中央第二巡视向中海油总公司反馈专项巡视情况,点名批评中海油依托海油资源牟取私利现象比较突出,个别领导干部带头“吃里扒外”。随后,中海油有多名高管落马。

天津爆炸黑幕重重。在大爆炸发生后,有海外媒体披露,发生爆炸的涉事企业瑞海国际与中共江派常委、原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家族有牵涉。

港媒引述资深传媒人程翔的话说,瑞海国际的项目如此大,当年肯定经过张高丽批准,以中共的体制来说,一个如此大的项目,特别涉及到危险品,没有一、二把手的审批,是不可想像的。程翔认为,张高丽要为大爆炸负起行政责任。

陆媒8月18日报导,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于学伟、副董事长董社轩(又名董濛濛)等10人,在爆炸发生8小时后被警方控制。据报,董社轩是瑞海公司的真正老板,他是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长董培军之子。

一名不愿具名的接近天津港公安局人士对《新京报》表示,董培军“能量很大,多次被告,平安过关,与武局(与已落马的天津原公安局长武长顺)的关系很好”。

此外有报导称,这次爆炸与江泽民集团有关,是针对习近平当局的一次破坏行动。

大纪元获悉,8月12日大爆炸发生后,习近平震怒得跳起来了,两晚没睡着,已经暂时控制江泽民及其两个儿子,曾庆红也被控制在家。习近平本不打算这么快就处理江泽民,但是天津大爆炸是个转折点,把习、江矛盾公开了,双方“你死我活”。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说,从张高丽、武长顺到曾庆红,都是江派重要成员。在天津大爆炸中,牵涉这么多江派重要大员,所以最后这件事无论真相多么离奇,也许都不应该会让人惊讶。

责任编辑:刘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