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政府不能拚经济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最近,“台湾会不会希腊化?”议论盈庭,同时,台湾经济成长率能否“保三”、出口连5月下滑、外销订单连3黑更受到关切。为抢救低迷的台湾经济,台行政院长指示国发会汇整各部会提案,就出口拓销、扩大投资,以及产业升级转型等三大面向开药方。经邀集各部会首长开会后,虽有“新瓶装旧酒”,缺乏亮点,需再重整并端出具体、可行且能产业间复制的共同模式的指示,但还是定调朝出口、投资和产业转型三管齐下来刺激经济强化作为。

会中,央行彭总裁引国际货币基金(IMF)最近研究,表示当景气下走时,若是政府增加基础建设、公共建设投资,将可带来明显乘数效果。于是呼吁政府推动财政扩张政策,并获毛揆采纳。

我们虽想肯定官员们的想有所作为,但还是不得不泼冷水。纵观这些想法和作为,都是典型的凯因斯理念,所根据的就是将“凯因斯所得衡等式”转换而来的因果关系式,亦即将民间消费(C)、民间投资(I)、政府支出(G),以及出口(X)作为因,将国内生产毛额(GDP)视为果,让C、I、G、X增加后再透过乘数效果,GDP就可倍增。

这是1930年代以来迄今全球通用的做法,也是学校的总体经济学和经济发展、成长课程最标准的教授方式,更是最典型的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寇斯(R.Coase)所说的“黑板经济学”,只适合在课堂中演算,不可直接用在实际社会,更不能作为政府政策的依据。道理很简单,人不是机器、是活生生的,“人的行为”不可能以数学方程式来真实呈现。其次,凯因斯所得衡等式是会计帐概念,转为因果关系式很有待商榷,其内涵本是“收支相等”概念。

此外,这条等式隐含同一时间,必须有当期投资(I)等于当期储蓄(S)这个前提条件才行,可是“当期的投资应是上期或以往的储蓄所融通的”,有时间落差(time lag)。所以,这条衡等式本身就有问题了,何况由它所转换成的因果关系式,因此我们应该摒弃时下流行的这种政府创造有效需求、促进出口,以及拚经济、救经济的思维及做法。而彭总裁的建议也当然很有待商榷,何况当前政府债务严重,政府应节流、撙节支出,而且政府公共建设易演成特权、官商勾结弊端,而苗栗县诸多蚊子馆所反映的“希腊化”更应引以为鉴呢!

走笔至此,耳边响起企业家许文龙的声音:“我最讨厌听到政府说拚经济”。他指出,订单、原料、技术都和政府无关,政府要拚什么经济?公司的订单不是政府替他们争取的,低价的原料也不是政府谈来的,技术也不是政府帮忙研发的,政府能拚什么经济?许文龙举回归中国之前的香港为例,当时英国政府只规定你不能犯规而已,有关经济的事,政府一句话都不曾说。“我给你自由,所有人都不能犯法”,就这样,香港经济就自然发展了。

说到底,政府的职责不在于管控经济,应在创造并维护一个公正公平安全和谐的大环境,充其量只在国防、治安、法治上着力,当个公正无私的裁判,让人民拚经济就好了。不要忘了“错误的政策比贪污更可怕”呀!而当今台湾经济的困境,有可能就是政府的错误政策造成的。何不将既存的错误观念改正,让政府做对的事,把对的事做好呢?

责任编辑:南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