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万字号校友谈天津爆炸应对措施

1170423201
8月18日,天津下了一场大雨,一周前的危险化工品爆炸后的污染问题开始浮现。澳洲昆士兰大学高级研究员的化学专家谢卫国对中共当局的处理生态危机的措施极为忧心。图为,8月16日,从爆炸中击穿的墙壁看远处的爆炸核心区还冒出烟。(AFP PHOTO)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报导)8月18日,天津下了一场大雨,一周前的危险化工品爆炸后的污染问题开始浮现。原清华大学万字号人物、现为澳洲昆士兰大学高级研究员的化学专家谢卫国对中共当局的处理生态危机的措施极为忧心,认为人命关天,中共当局必须采取五大措施应对。

人命关天 中共当局危机处理令人忧心

“人命关天啊!中共当局必须要对民众的生命安全负责。”澳洲化学专家谢卫国先生担心地说。

他表示,从中共媒体的报导中看到中共当局应对危机的处理非常不专业,没有为进入爆炸现场和周边地区处理危机的武警、士兵、公安等工作人员提供足够的保护装备,没有重视民众的生命安全。

谢卫国先生说:“这是一个开放式的污染系统,各种化工危险物质、剧毒物质出现混合,非常难处理,这几天一直在思考处理这场生态灾难的方法。”

原来是专攻泡沫研究方向的谢卫国先生说,刚开始的时候还可以建立一个大的泡沫池生成泡沫去覆盖污染物泄漏点,用以隔离空气防燃防爆隔雨,争取时间去收集清除污染物,不过现在已经太晚了。现在下了一场大雨,情况非常严峻,氰化物和其它水溶性有毒物质进入水体系统,会形成灾难性的破坏,随时会危及生命。

之前,有记者在天津爆炸新闻发布会上问及如何应对下雨,当局回答称可以事先进行遮挡防雨。谢卫国先生表示,当局这种随便回应的态度,真是让人忧心。他说,现在中共连危险物在什么位置、有多大的范围都不敢公开,而且核心区到处是危险品,爆炸后到处都有混合物,人员都不能随便进去,那如何进行一个大规模的遮挡呢?泄漏在外面的又如何遮挡呢?

对于19日下午,天津当局在第十场新闻发布会上称三公里半径内的危化品已经全部搜寻完毕。对此,谢卫国表示怀疑,12日的爆炸中,冲击波使得十公里外的门窗都受损,三公里内有众多的门窗受损的住宅区,有毒物质不可能只散落在路面上,所以短短一周内就能清理完,这是不负责任的说法。

1170423202
8月13日,北京的防化团在爆炸核心区取水样时,一个穿重型防化服,一个只是戴着防毒面罩和橡胶手套,颈部皮肤露空,不远处还有燃烧产生的黑烟。(视频截图)

谢卫国给清华化工系校友习近平支招

谢卫国介绍,习近平也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他希望习近平能谨记清华校训“严谨、勤奋、求实、创新”中的求实,敦促天津当局实时向公众公布危化物污染扩散的真实情况,不要再让周围的公众处在危险之中。

谢卫国说:“习近平是学化工的,他当然知道这场大爆炸的后果是什么。相信他会比公众掌握更多的信息,至于下面具体执行的官员是否会出于个体的利益等原因瞒报,这个就比较难说。”

谢卫国表示应对如此严重的生态灾难,减少危化品造成的死亡损失,习近平应该敦促天津当局至少要实施五大措施。

一、要在更广的范围增设更多的检测点,动态更新检测数据,公布危化物的污染范围、程度等各种危化物的检测结果。让公众能够及时做好防护。

天津环保局公布数据显示,目前水质监测点仅40个,其中警戒区内点位26个、警戒区外点位14个。警戒区内监测点检出氰化物最大超标277倍(一号泵站雨水管口)。

之前13日,爆炸发生后,当局曾称空气没有严重问题,没有检测到氰化物,然而据距离爆炸核心地点西南3公里的民众反馈,在西南风上风口都能闻到强烈的气味。

18日,北京公安消防总队副参谋长李兴华则表示,到爆炸核心区现场采集的结果与前两天一样,还是氰化钠和神经性毒气的指标都达到最高值。

由此可见,当局检测结果的真实性目前还很难让人信服。

1170423203
2015年8月16日,在中共当局未完全公布有什么危化品污染的情况下,只戴着简单口罩的作业人员就进入爆炸核心区场景。(大纪元资料室)

二、要加大划定禁区的保险系数。

谢卫国说,一般在实验室做化学试验的反应釜,都要加上30%的安全系数,而且是在一个可控的环境中进行。天津爆炸后,这个危险区是开放式的,面临风、雨的影响,安全系数得要按倍数来计算。这个范围有可能要十公里,甚至更大范围。

三、对爆炸区周边人群致病、致死的案例建立数据库进行跟踪,分析致病、致死原因和分布情况,由病理专家确定是否跟危化品的污染有关。若因接触危化品致病、致死的,要追查受污染的传播途径,查找污染源,及时公布实情,提醒公众防御。

谢卫国分析说,从爆炸的规模和后续污染的情况看,污染情况是严重的。爆炸时,危化品散布空中,有不少人在逃生时就接触到,爆炸产生的有毒烟雾和后来的降雨使危险物进入水体系,严重污染会超过十公里。

不过,过往中共对这种不利政权稳定的情况,多数是采用隐瞒的手法处理,最典型的是2003年爆发的高传染性致命萨斯病时,中共就是罔顾人命,窜改致死原因,隐瞒实性。

四、要保障进入禁区的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要提供足够的防护装备。

谢卫国表示,武警、防化兵、警察虽然是为中共当局服务的,但是他们也是人,也是有家人的,但是,从陆媒新闻中看到,进入核心地区取水样的防化兵有的装备简陋,皮肤外露。这是对人命安全的漠视。

据陆媒拍摄的照片显示,8月16日,在当局还未完全摸清氰化物分布情况下,就安排完全没有穿着防护装备的士兵在爆炸点附近的高速公路上用水清洗路面,直接将不明化工污染物冲入排水系统。

1170423204
2015年8月16日,在中共当局还未完全摸清氰化物分布情况下,就安排完全没有穿着防护装备的士兵在爆炸点附近的高速公路上用水清洗路面,直接将不明化工污染物冲入排水系统。(大纪元资料室)

五、要组建国内外的专家团队,对禁区进行评估,有针对性进行处理。

谢卫国说,处理危化品污染区至少分别要有化学专业中的泡沫、沉降、絮凝、固化、化学反应方面的专家,针对不同的危化品进行处理。

最后,谢卫国说,现在中国社会早就民怨沸腾了,若是继续隐瞒实情只会造成更多后续的人员伤害。之前,萨斯、汶川地震等天灾加人祸,中共当局还能赖到天灾上面,这次天津大爆炸就是百分之百的人祸,中共当局是无法回避的,不是抓几个人就能平息。如果还不把人命当回事,只会加重社会的不稳定。

谢卫国现为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高级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他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化工系,1998年清华大学特等奖学金获得者,是清华万字号人物。后再获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理工学院博士学位。

责任编辑:刘晓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