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中共“610”头目李东生被提起公诉

091823202
8月21日,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心腹、 “610”头目李东生及原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涉嫌“受贿案”被提起公诉。(大纪元合成图片)

大纪元2015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8月21日,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心腹、 “610”头目李东生及原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涉嫌“受贿案”被提起公诉。同一天,中共前统战部部长令计划之兄、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被“双开”。

中共“610”头目李东生被提起公诉

据最高检网站21日报导,中共公安部原党委副书记、副部长李东生涉嫌“受贿案”,近日,由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已向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中共天津检方起诉书指控,李东生在其担任央视副台长,中共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中央政法委员会委员等职时,“为他人谋取利益,利用其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等罪。

2013年12月20日,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被免职,其隐秘头衔是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610”办公室主任。

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成立了一个专门镇压法轮功修炼者的“610办公室”。“610”是一个类似纳粹的盖世太保或者中央文革小组的恐怖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从中央到地方都有其分支机构,由周永康掌控的政法委领导,周永康等以毒辣、凶残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实施了血腥、残酷的灭绝政策。李东生自任央视副台长起到担任“610”办公室主任及宣传部副部长时期,跟随江泽民、周永康等卖力迫害法轮功,他也是中共镇压法轮功的主要实施人之一。

当年,李东生利用《焦点访谈》污衊抹黑法轮功。据不完全统计,从1999年7月21日到2005年为止的六年半中,《焦点访谈》共播出一百零二集诋毁法轮功的节目。其中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到年底的五个多月就占了70集。

而此时由中共江派控制的《新闻联播》也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反法轮功宣传,每天延长至四十五分钟播出各种事先制作的节目,激起了中国人对法轮功的仇恨。

2001年1月23日由江泽民、罗干、李东生等策划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毒害了亿万中国民众。而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早已证实:这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中共“政府一手导演的”对法轮功的构陷。

2014年7月2日,大陆网站罕见出现江泽民、周永康、李东生利用央视节目污衊法轮功的文章内容。文中提到李东生如何从一个没有公安经历的媒体人爬上公安部副部长的内幕。

报导称,为讨好江泽民和周永康,因此央视铺天盖地配合污蔑法轮功。在“610”主任刘京退休后,没有人愿意接班维持镇压,周永康把李东生升了半级,提到办公室主任正部级,后来又把李这个宣传部副部长塞到公安部当副部长。

原海南副省长冀文林被提起公诉

据最高检网站21日报导,海南原副省长冀文林涉嫌“受贿案”,近日,由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已向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中共天津检方起诉书指控,冀文林在其担任中共四川省委常委办公室副主任、秘书,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秘书,“中央维稳办办公室副主任”、秘书,海南省海口市副市长、市长等职时,“为他人谋取利益,利用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等罪。

去年2月18日,冀文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3月27日,冀文林被正式免去海南副省长职务。7月2日,冀文林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冀文林跟早前落马的原四川省副省长郭永祥、原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李华林和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一样,都是长期担任过周永康的贴身秘书,且冀文林是长达10年。

周永康1998年从中石油总经理上调任中共国土资源部的部长时,冀文林成为周永康的第一任秘书。周永康在国土资源部时,不断培植自己的党羽和亲信。周永康1999年出任四川省委书记时,冀文林则随其后调入四川,担任四川省委常委办公室副主任,正处级秘书。

2002年,周永康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公安部部长;2003年4月,冀文林出任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正局级秘书等职务,并被授予二级警监警衔。

2008年12月,冀文林结束了十年秘书生涯,回到国土资源部,担任办公厅主任;在周的安排下,2011年2月空降到海南,出任海口市委副书记,副市长,此后又陆续升任海口市市长、海南省副省长等职务,跻身副省级。

周永康从1999年至2002年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从上任开始,一直极力推动并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使四川省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2002年周永康因积极迫害法轮功而被江泽民提拔,先后任中共政法委副书记、公安部部长、政法委书记,成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刽子手。

令计划之兄令政策被“双开”

据中纪委监察部网站21日报导,中共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对令政策进行立案审查、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官方通报称“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

中共官方通报称,令政策“收受礼金、礼品;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此外,令政策还存在“干扰、妨碍审查的行为”。

2014年6月19日,时任中共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被调查。同年12月22日,时任中共统战部部长、政协副主席令计划被调查。

2015年7月20日,令计划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予以逮捕”。中共官方通报提到令计划“违纪违法获取党和国家大量核心机密”。并称,调查中还发现令计划其他涉嫌犯罪线索。

此前有海外媒体报导说,令计划在落马前有目的盗取中辨机密文件2,700多份,涉及中共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相信部分已被令的胞弟令完成带到美国,成为要胁中南海的筹码。

熟悉中南海政情的人士称,对令计划利用落马前一年多时间精心策划的圈套,中共高层已有对策,不会惧怕令完成手中所谓的“政治核弹”,更不会接受令氏的政治要挟。

令计划任中共统战部部长后,统战部加强向海外输出迫害法轮功政策,在台湾、香港、美国,受统战部控制的特务组织对法轮功的打压变本加厉,甚至给出国访问的习近平制造难堪。

2014年7月19日,习近平访问阿根廷,中共雇用福建同乡会的打手阻挡法轮功学员的请愿活动,并当着世界新闻记者的面殴打法轮功学员,阿根廷警方逮捕了现场组织袭击法轮功女学员的一名中领馆官员。

时政评论人士夏小强表示,令计划在他最后两年的政治生涯中,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与江泽民、周永康站在了一起。因此,从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角度来讲,令计划、周永康、李东生、冀文林等被拿下是必然,也是中共官员参与迫害法轮功遭到报应的典型事例。

责任编辑:高静

Advertisements

贾也:变异的七夕,滥情的时代

大纪元2015年08月21日讯
导语:“七夕节”变成“七夕劫”

七夕节本来是少女祈求幸福与智慧的,当然也是赞美夫妻忠贞的节日,我们可以忘却少女乞巧的习俗,那就尊重我们爱情,这一天是夫妻团圆日,回家陪老婆吃饭。殊不知,这几年竟然异化为“中国的情人节”严重变味。

一、变味的七夕

一到七夕,大家都被裹挟着进入“七夕模式”中,各种神仙们以爱之名,大搞噱头,抢滩七夕市场,制造各种催情的浪漫:无脑的媒体,好填充他们的版面;无良商家,好促销他们的商品;无耻的导演,好炒作他们的烂片……而这种所谓的浪漫,无非就是让人掏钱去浪费。他们消费爱情,甚至也连消费爱情都称不上,仅是无节操地激发人的情欲,推出一系“脱光免单”、“舌吻大赛”、“比基尼相亲”等等一系列奇葩的活动,真是炒作无底线!

“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无不是想将人们的欲望激发出来,貌似中国爱情,就是一场物质交易,而交易时间仅在一夜之间,我送给你礼物,你交给我身体,一起纵欲宣淫,俨然形成一条长长的消费链:送玫瑰→进餐馆→看电影→开房间→进药店→进医院……七夕节如同其它的情人节一般,成为“约炮集结日”或者说“开房节”的代名词,真是贞操碎一地。

忆往昔,笔者儿时的七夕节,不隆重却饶有滋味:一家人聚坐于院中,夜风徐来,明月当空,星座璀璨,银河非常美,牛郎织女、北斗七星等等历历在目……院中的竹林间,家妹向上天乞求智慧灵巧,念念有词;祖母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娓娓道来;父母端上一盘盘“七曲八弯”的巧果,入口松脆……时光深处,岁月静好,安之若素。如今一回首,竟恍如隔世般。

“礼失求诸野”,再环顾中华文化圈,如今反倒是日本、韩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延续了中国乞巧节的风俗与习惯,依然是姑娘们祈求能心灵手巧,相较于这些国家对中华传统节日的继承,再看看我们把传统节日糟蹋成了什么样子?我们是否感到惭愧?

七夕已经严重变味,透过一个节日,折射出转型期中国社会价值观的错乱与迷茫。

二、滥情的时代

我们一味地跟风、模仿,又陷入迷茫、错乱,将西方情人节复制到传统的七夕节,把七夕节包装成为“中国的情人节”,这种逻辑比较明显表现出纵欲过度:过完西方情人节,再过中国的情人节,想想两个节日还不够,又创造了5月20日的网路情人节……如此架式,真恨不能天天过情人节。

而所谓的“情人节”模式,无一例外沦落为商家唯利是图的行销噱头,什么甜蜜经济、情人经济,无非就是“巧克力+玫瑰”,而后“电影票+房卡”,简直就是一场场宣淫纵欲的商业盛宴。问题是,总有一大批痴人趋之若鹜,这真是一个缺乏真爱却又情感泛滥的时代。

但问题是,如果七夕节真与爱情有关的话,无非就是那个牛郎织女的传说。其实,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难道那些情侣们真的希望自己跟牛郎与织女一样,一年只相会一次?或者说一夜之后,便后会无期?更深入地想想,这个传说根本与爱情无关,当一个男子偷走了女孩的衣服,然后就要求女孩给他生儿育女,作为女孩你愿意吗?你能够相信他们之间一定真有爱情?

七夕节我们不约,七夕节还是让我们回家吧!岁月静好,让我们守住家,再忙也放下工作,陪老婆吃一顿团圆饭,陪孩子仰望一下星空,这比什么都好!

结语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如果相信爱情,那就用你一辈子的长度来恪守,又岂在这一两个庸俗至极的情人节?“不羡鸳鸯不羡仙”,有你相伴就是我人生最大的圆满!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罗敏:杨栋梁落马 大老虎背后的隐秘江湖

大纪元2015年08月21日讯】8月18日,当大嘴罗敏写下《追问天津大爆炸之五:今日头七,何以为祭?》的6个多小时后,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国家安全总局局长杨栋梁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组织调查。于是,有调皮的网友在罗大嘴的文章后面跟帖评论:“今日头七,何以为祭?献上国家安监总局局长乌纱帽一顶,请务必收下!”

按下调侃网友的欢愉心情暂且不表,光说杨栋梁被查一事,确实也蛮喜剧的。8.12天津大爆炸发生后,杨栋梁作为国家安监局长,迅速赶到天津调查。8月15号,国务院已针对天津港爆炸事故成立国务院安委会事故调查小组,时任国家安监总局党委书记杨栋梁担任组长。根据政策规定,事故调查组成立后,将在60天内完成对事故原因等作出结论,并进行追责。

也就说在两天前,杨栋梁还是同志!

8.12天津大爆炸事故调查是场硬仗,也是块难啃的骨头,这时由栋梁同志挂帅,挥师迎战可见其重要性。但遗憾的是,栋梁同志挂印调查组仅仅三天,就被宣布调查,同志是当不成了,自由怕也保不住的。大敌当前临阵斩帅,高层大有挥泪斩马谡的悲壮。如果不是栋梁同志的问题严重到了壮士断腕的地步,相信高层不会在此关键时刻轻易动他。

杨栋梁,这个名字应该是包含了父母的期望,老人希望他成为国家栋梁。从杨栋梁的履历看,他没有辜负这个名字所寄托的希望,从一个钻井的石油工人,一步步成长为天津市副市长,并在2012年达到人生巅峰——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党组书记、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杨栋梁的儿子杨晖也蛮争气的,在2011年成为中海石油气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团委书记,其后成为该公司思想政治部总经理。

跟其父亲不同,杨晖的履历还没有在网上曝光,除了2011年入职中海石油,杨晖此前的经历无从知晓。但杨晖入职中海石油前,时任天津市副市长的父亲杨栋梁同志的行迹值得关注,两者之间有没有关联,也值得咀嚼。

据新京报等媒体报导:2011年,杨栋梁以天津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身份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吴振芳签署“天津市引进液化天然气及应用工程项目合作协定”。在调任国家安监总局局长之前,中海油浮式LNG接收终端专案在天津南疆港奠基, 杨栋梁再次以天津市领导身份出席。

颇令人玩味的是,2011年杨晖正式入职中海石油,成为其团支部书记。如果没有父亲作人生铺垫,小杨晖入得中海石油领导的法眼么?

民间有句“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古训,杨氏父子在石油系的打拼,似乎印证了这条古训。

8.12天津大爆炸前,杨晖正好在天津出差;而大爆炸后,杨栋梁则以国家安监总局局长之尊,火速赶到天津灭火。父子俩原本可以故地重游天津卫的,没料到中纪委突然出手,两爷子尚未故地重逢便同时落网。于是民谚又起:“老子贪腐儿混蛋!”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罗大嘴梳理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谷俊山、刘铁男、刘志军、杨栋梁……这些落马的腐败分子的腐败轨迹,可以发现一个非常清晰的潜规则:靠山吃山!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是普通人的生存规律,但被腐败分子们引入成为潜规则后,就成为了腐败的铁律。管干部的靠卖官鬻爵发财,搞石油的靠石油发财,管能源的靠批条子发财,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当然靠铁路发财……连管粮食仓库的,也靠倒卖国家储备粮吃得满嘴流油。

谷春立、万庆良、季建业、杨卫泽、王敏这些地方上的大员,虽然没有国家层面的权力,可也紧紧抱住自己手中的权力,靠着权力这座大山,吃权力资源,捞了不少好处,最终把自己捞进了秦城监狱。在腐败分子眼里,靠山吃山业务熟、来钱快,风险也小,怪不得贪官们前赴后续,屡试不爽。

在官场,靠山吃山这座所谓的“山”,其实就是权力。权力是座资源丰富的矿山,想要挖金可以挖金,想要寻宝可以寻宝。如果权力不受约束,不被人民监督,金山银山就会任由掌权者私挖滥采,被人民和国家赋与的公权就会被私用,成为腐败的根源。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还想入党”跟“还想死”有啥区别?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下午,吉林省长春市兴隆山派出所李峰到法轮功学员家里问“诉江”事宜。当学员问李峰及另一警察都入过什么,李峰说他还想入党呢。

我为李峰悲哀,人可以说大话,但不可以说毒话。所有加入邪党的人,必须同意把生命献给邪党,从此生命就不属于自己了。三退(退党、团、队)就是赎回自己的生命权。

为啥现在有二亿多民众选择了三退?而且数字还在不断的攀升?因为三退是生命在天灭中共中能得救的保障。现在人们三退还来不及呢,李峰却说还想入党。也许他是在开玩笑,可是上天不开玩笑,灾难中遇难的人几乎都发过为中共“献命”的毒誓。由于父母是小孩子的监护人,结果一些孩子也跟着遭了殃。

希望跟李峰有同样想法的人,赶快转变思想,因为“还想入党”的潜台词就是“还想死”。你的亲人可不希望你为中共而亡,他们也不想跟着一起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