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也:变异的七夕,滥情的时代

大纪元2015年08月21日讯
导语:“七夕节”变成“七夕劫”

七夕节本来是少女祈求幸福与智慧的,当然也是赞美夫妻忠贞的节日,我们可以忘却少女乞巧的习俗,那就尊重我们爱情,这一天是夫妻团圆日,回家陪老婆吃饭。殊不知,这几年竟然异化为“中国的情人节”严重变味。

一、变味的七夕

一到七夕,大家都被裹挟着进入“七夕模式”中,各种神仙们以爱之名,大搞噱头,抢滩七夕市场,制造各种催情的浪漫:无脑的媒体,好填充他们的版面;无良商家,好促销他们的商品;无耻的导演,好炒作他们的烂片……而这种所谓的浪漫,无非就是让人掏钱去浪费。他们消费爱情,甚至也连消费爱情都称不上,仅是无节操地激发人的情欲,推出一系“脱光免单”、“舌吻大赛”、“比基尼相亲”等等一系列奇葩的活动,真是炒作无底线!

“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无不是想将人们的欲望激发出来,貌似中国爱情,就是一场物质交易,而交易时间仅在一夜之间,我送给你礼物,你交给我身体,一起纵欲宣淫,俨然形成一条长长的消费链:送玫瑰→进餐馆→看电影→开房间→进药店→进医院……七夕节如同其它的情人节一般,成为“约炮集结日”或者说“开房节”的代名词,真是贞操碎一地。

忆往昔,笔者儿时的七夕节,不隆重却饶有滋味:一家人聚坐于院中,夜风徐来,明月当空,星座璀璨,银河非常美,牛郎织女、北斗七星等等历历在目……院中的竹林间,家妹向上天乞求智慧灵巧,念念有词;祖母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娓娓道来;父母端上一盘盘“七曲八弯”的巧果,入口松脆……时光深处,岁月静好,安之若素。如今一回首,竟恍如隔世般。

“礼失求诸野”,再环顾中华文化圈,如今反倒是日本、韩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延续了中国乞巧节的风俗与习惯,依然是姑娘们祈求能心灵手巧,相较于这些国家对中华传统节日的继承,再看看我们把传统节日糟蹋成了什么样子?我们是否感到惭愧?

七夕已经严重变味,透过一个节日,折射出转型期中国社会价值观的错乱与迷茫。

二、滥情的时代

我们一味地跟风、模仿,又陷入迷茫、错乱,将西方情人节复制到传统的七夕节,把七夕节包装成为“中国的情人节”,这种逻辑比较明显表现出纵欲过度:过完西方情人节,再过中国的情人节,想想两个节日还不够,又创造了5月20日的网路情人节……如此架式,真恨不能天天过情人节。

而所谓的“情人节”模式,无一例外沦落为商家唯利是图的行销噱头,什么甜蜜经济、情人经济,无非就是“巧克力+玫瑰”,而后“电影票+房卡”,简直就是一场场宣淫纵欲的商业盛宴。问题是,总有一大批痴人趋之若鹜,这真是一个缺乏真爱却又情感泛滥的时代。

但问题是,如果七夕节真与爱情有关的话,无非就是那个牛郎织女的传说。其实,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难道那些情侣们真的希望自己跟牛郎与织女一样,一年只相会一次?或者说一夜之后,便后会无期?更深入地想想,这个传说根本与爱情无关,当一个男子偷走了女孩的衣服,然后就要求女孩给他生儿育女,作为女孩你愿意吗?你能够相信他们之间一定真有爱情?

七夕节我们不约,七夕节还是让我们回家吧!岁月静好,让我们守住家,再忙也放下工作,陪老婆吃一顿团圆饭,陪孩子仰望一下星空,这比什么都好!

结语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如果相信爱情,那就用你一辈子的长度来恪守,又岂在这一两个庸俗至极的情人节?“不羡鸳鸯不羡仙”,有你相伴就是我人生最大的圆满!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