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从冷血的军医说起

大纪元2015年08月22日讯】在国际追查的网站上,有关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目击者证词,以及大量的调查录音。在目击者的证词中讲到,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和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医生,他们“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一点抖都不抖”,直接对一个法轮功女学员开膛摘取器官。这个目击证人是一位武警,尽管拿过枪,进行过实弹演习,也见过很多死尸,但是面对直接活摘器官的医生,他们的冷血,让这个武警都很震惊。

在大量的调查录音中,器官移植医院的医生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不仅不感到惊讶和陌生,而且也都很清楚其中的运作。当越来越多活摘器官的内幕揭露出来时,那些在活摘人体器官时,能沉着、悠闲、笑眯眯、甚至自豪的炫耀着移植器官的成果时,冷血、残暴和无人性的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人类还是恶魔?

他们的表现让人想到耶路撒冷审判中的阿道夫•艾希曼,这个德国纳粹军官。艾希曼是执行犹太人大屠杀“最终解决方案”的主要负责人,因他签署的处死命令,导致数万无辜的犹太人死亡。1961年4月11日,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受到审判,他被以反人道罪等十五项罪名起诉。1962年6月1日艾希曼被处以绞刑。这场耶路撒冷审判也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当年,犹太裔著名政治思想家汉娜.阿伦特见证了耶路撒冷审判,她以《纽约客》特约撰稿人的身份,现场报导了这场审判。根据阿伦特的观察,坐在审判席上的艾希曼,不像是一个恶贯满盈的刽子手,他既“不阴险,也不凶横”,外表看起来还彬彬有礼,可事实上,这个会弹贝多芬名曲、会按照康德道德律令生活的纳粹军官,却是屠杀犹太人“最终解决”方案的执行者。

像艾希曼这样平庸无奇的人,只因把无条件的服从希特勒的“最终解决”方案的命令,当成自身的义务和职责,以此代替内心的良知,惨无人道的屠杀人类,犯下屠杀犹太人,反人类的罪虐,却浑然不知。

当时站在审判席上的艾希曼,为自己辩护,反覆强调他只是国家机器系统中的一环,作为一名军人,按照国家法律行事,服从和执行上级的命令就是职责。他的冷血和残酷,只来自惟一的依据:执行上级命令!为了执行上级命令,这个会弹钢琴,懂得哲学的军官,会麻木到像一台机器,冷漠的屠杀着人类。

时至今日,耶路撒冷审判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似乎相同的一幕再次上演。中共迫害法轮功,涌现了很多类似艾希曼的人,他们无条件的执行着上级的命令,疯狂的叫嚣、执行着江泽民的密令:“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

对人类的屠杀,在这个沉痾的世界,也会使人感到仿佛身在黑暗时代,不过人们有等待光明的权利。

1963年德国也开始在法兰克福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中下层管理人员进行审判,“服从命令即是谋杀共犯”的审判思路,所以对纳粹军官罪行的追查,至今在各国持续进行。这对当下中国审判镇压法轮功的元凶及其追随者,也具有现实的意义。面对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截窒恶毒罪虐的循环上演,审判屠杀法轮功学员、参与活摘暴行的凶手,也成为叩击这个时代的核心之一。

责任编辑:朱颖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