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鹏飞:起诉江泽民的三重意义

--在“洛杉矶诉江研讨会”上的发言

大纪元2015年08月23日讯】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天空上,曾有过许多的闪耀的明星,今天我想跟大家提两位了不起的英雄,他们都曾指挥万马千军,但他们原本都是读书人:

一位是唐朝的颜真卿,后世人都知道他是大诗人,大书法家,书法绝妙,词翰超伦,可当安禄山起兵叛乱时,他立刻披挂战袍上阵,曾率20万军平叛,当时的皇帝唐玄宗曾赞叹说:黄河以北二十四郡,只有颜真卿一位忠臣!

另一位是宋朝的文天祥,一位文武双全、英名盖世的天下奇才,被后人称为“状元中的状元”。他一身正气,为国家社稷殒身不恤、九死不悔,真做到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名垂万古。

回望历史,我们常常为这些忠臣义士所感动激励,但有时就在我们现实身边发生的同样了不起人和事,我们却没有及时给予应有的重视。

起诉江泽民,就是这样的一件大事。

从5月以来,已经有15万多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最高监察院递交诉状,起诉迫害的元凶 ---江泽民。

身在中国,迫害仍在继续,敢用真名起诉曾经只手遮天、现在残余势力犹在的中共党魁,他们采用的是像读书人一样最平和不过的方式,但却是一石破天惊的举动,需要非常非常巨大的勇气。

在我心中,这十几万人,个个都是了不起的英雄。

但同时,也有对他们的举动不太理解的人们在问:为什么要起诉、审判江泽民?就像人们当初问过,现在也有不时在问的另一个问题一样:为什么要退出中共?是啊,到底为什么?

我想就这样的问题,从以下三个方面,和各位交换一下我的看法:

一、为了依法审判

二战以后,在战胜的同盟国一方来说,德国纳粹犯下的战争罪行自不用说、对600万犹太人的大屠杀也是铁证如山,当时很多人都在说:他们死有余辜,费那劲干嘛,快送他们上绞刑架!

要不要成立法庭,来审判纳粹战犯?经过激烈的争辩后,战胜国共同决定:必需要走法律的程序。要在依法审判的过程中,厘清犯罪的根源,严肃认真地儆戒未来。

在那样一个仇恨、报复甚嚣尘上的年代,纽伦堡审判用理性的笔,记录下了一个疯狂时代的终结。在法庭内外,对当时战犯们提出的诸如: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我是奉命行事所以我罪不当死等等申辩,法官们都做出了认真的思考和合理合法的回应。

因此,包括德国人在内的大多数人对审判的过程和结果都感到信服,认为纽伦堡审判实现了正义。这不但有助于铲除战后德国纳粹思想的遗毒,也给随后的国际刑事审判如东京审判、耶路撒冷审判创立了学习、效仿的楷模,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1960年5月23日,以色列总理本大卫·本-古里安向世界公布:“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已被逮回以色列,不久将会受审。”

艾希曼这位德国纳粹军官、屠杀600万犹太人的最终方案执行者终被擒获,并在1961年耶路撒冷审判中,最以“反犹太人罪”、“反人类罪”、“恐怖组织成员”等15项罪名被送上绞刑架。

2012年7月18号,匈牙利检察机构宣布,逃亡64年、时年97岁的匈牙利前军官、纳粹战犯乔塔里已经被捕,乔塔里涉嫌战争罪和反人类罪。

在二战时期,乔塔里是斯洛伐克科希策市的警察局长。在此期间,他负责把近1万6千名犹太人送进了奥斯威辛集中营,其中绝大部份人最终死在了那里,乔塔里“经常用鞭子抽打犹太人”。

当年,乔塔里和艾希曼做的那些坏事和罪恶,难道就因为他们逃的了一时,或他们的年事以高,就可以不再追究了吗?

不可以!

因为欠债是一定要还的。没听说我们年轻时借了人家的钱,到老了就可以一笔勾销,不用还了。那欠了命的事,人命关天的罪犯,更是要被抓获,被审判,被判刑,来偿还他们犯下的罪恶。

而在今天,对迫害信仰正道,欠下了几百万人命的江泽民来说,对他的起诉、追查和审判,也是要将这样的楷模惊醒当世,留给未来。

二、为了让人明白真相

前几天,中国大陆的一位七十岁的退休老妈妈,听到诉江的消息后非常高兴,听到有人说江泽民一把年纪了,还要追究他做什么时,她说:“审判江泽民,更多的人才会知道真相,那些明白真相的人,比江更重要。”

这位朴实的老妈妈说话的时候非常平静,没有一丝仇恨,也没有什么长长的道理,她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江泽民能祸国殃民这么久?如何能让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老百姓需要知道真相,老百姓有权知道真相。

对这个中共原党魁大审判的过程,就是水落石出的过程,就是还原真相的过程,就是惩恶扬善的过程,就是审视内心的过程。这样的过程,过程中人们的心灵觉醒,对一个大多数人已经被迫遗忘了文革、遗忘了六四,甚至不能完全看明白法轮功这件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民族来说,尤其至关重要。

三、为了悲剧“永不重演”

当年在审判纳粹之后,人们痛定思痛,说出了:Never Again(永不重演),是希望那样的悲剧在人类社会不再重演。可过去的十六年,在中国发生的这场对“真善忍”的祸害,要超过纳粹之毒害十倍百倍。为什么悲剧又一次发生?而且至今仍在延续?

究其根源,在于中国人对悲剧发生的土壤、历史、现状没有足够的思考,对造成悲剧的病毒,人们没有免疫力和抵抗力。

美国政治哲学家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亲身见证了对艾希曼的耶路撒冷审判,她表示,当人们在道德和政治上不加思索,随意的附和上级的命令时,就很容易沦落为服从独裁极权的傀儡。

这些在独裁体制中,所谓的“尽忠职守”的执行者,往往是极权暴力最积极最有创造性的执行者,他根本不打算也不费心考虑什么道德责任,极端的恶往往是最平庸的人犯下的,他们协同作恶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不加思考,这正是阿伦特的“平庸之恶”概念令人震撼之处。

美国历史学家、大屠杀研究专家戴波拉·利普斯塔德(Deborah Lipstadt)认为,对艾希曼耶路撒冷审判的历史意义和政治意义不亚于纽伦堡审判,她说“对一个人的审判,改变了一个社会”,以色列的年轻一代,对善恶是非、国家意识、民族认同由此有了更深更新的认识。

这场对江泽民的起诉乃至一定会到来的最终审判,应该是一场世纪的审判,一定会在人类历史上比当年针对纳粹的纽伦堡审判、耶路撒冷审判更影响深远。

它将会帮助中国人民进一步看清罪恶的根源,学会思考,更成熟的眼光去面对未来。让类似纳粹迫害犹太人、中共迫害法轮功这样的灾难,将真正的“永远不再”发生。

当年的颜真卿,文天祥,他们是在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抵御外敌,捍卫的是国家疆土、生存空间。

今天的法轮功学员们,16年来坚持讲清真相,是在力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于将倾,清除内贼,捍卫的是民族与国家的百世之基、道义根本。

回看文革造成的民族灾难,那个年代的每个人,都一定会觉得自己也深受其害。同样的道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成的对中国社会的巨大伤害,危及了我们自身,也危及了我们的子孙。

江泽民祸害迫害的是整个中国,一场世纪审判,已经拉开了序幕,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其中。

美国独立战争的思想启蒙者之一艾德蒙·伯克(Edmund Burke)说过:“邪恶取得胜利,只需要好人无所作为”。换句话说,如果好人早知真相,早日有所作为,就会抑制邪恶横行,让善良免受或少受摧残。

前面说到颜真卿,他曾经四次被任命为监察御史,相当于我们现在的最高检察院院长。当年五原郡有一起冤狱,久久不能决断。颜真卿来到五原,立即查清并明断了这起冤案。当时天气正旱,冤案解决之后,天就下起了雨,郡中人都称那场雨为--“御史雨”。[1]

现在中国的雾霾那么厉害,天灾人祸那么频繁,说不定审判江泽民,平反法轮功之后,北京也会天高气爽,中国会迎来个真正的太平盛世。对这一点,我是坚信的。

今天早上我看到大纪元网站的一篇头条报导,标题是:“逮捕江泽民” 欧美澳世界政要声援告江大潮,非常令人振奋,其中加拿大国会议员巴特(Brad Butt)说:“诉江潮传递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巨变就是从几个人开始,然后更多人响应,…..事情就会发生变化。”

不要觉得我们一个个体人微言轻。揭露邪恶,抑制邪恶,清除邪恶,匡扶正气,就需要每个好人有所作为。

所以,说小点儿为了我们自己和子孙后代,说大点儿为了国家民族,再说大点儿,为了世界和平,大小都是在做好事。

与其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我们真的需要行动起来,一只笔也好,一句话也好,一纸诉状也好,看如何用点点滴滴,共同早日促成这场历史的大审判。

谢谢大家!

注:
[1]《旧唐书·颜真卿传》:“四命为监察御史…… 五原有冤狱,久不决,真卿至,立辩之。天方旱,狱决乃雨, 郡人呼之为‘御史雨’。”

(本文作者为大纪元媒体集团洛杉矶分社社长魏鹏飞博士)
责任编辑:高义

Advertisements

陈思敏:山东淄博爆炸 背后黑手又是谁?

1442920391
淄博市官方在全市范围内对化工企业进行全面大检查后不久,淄博市一家化工厂发生重大爆炸事故。(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8月23日讯】天津一爆未平,山东一爆又起,22日晚8点50分左右位于淄博的润兴化工厂传出爆炸意外,据报这次化工厂地点距离最近民宅不到1公里。而这次爆炸时间距离九三阅兵日剩下不到2周,爆炸起火病毒式传染,现在维安不仅北京要如履薄冰,很多地方看来都要上紧发条。

目前山东淄博润兴化工厂爆炸原因与灾情不明,但引人关注的是,还在招工的该工厂仍处于试产阶段,尚未正式投产,结果发生爆炸,时间又在周末深夜。

据不完全统计,8月11日至22日见诸报端的爆炸火灾事发地有,11日北京军区总医院干部病房在建项目,12日天津滨海区瑞海危化品仓库,16日青岛黄岛区一橡胶木材仓库,22日山东淄博润兴化工厂。各类事故每天有,但爆炸火灾频繁不过如此,民众焦虑怎么每到敏感日就有一连串意外?接下来呢?

短短12天连四起爆炸或火灾,网上舆论一次偶然,二次巧合,三次不得不说是故意。尤其是阅兵在即这么密集出事,这教平时不想的人都要多想了,而且普遍直觉反应:到处出事是“上面”在打架。

众人有感十八大后,这类事故的殷鉴不少也不远,2013年起流行石油管道爆炸,2014年换成粮仓起火再加火车站爆炸或砍人,今年天津滨海区瑞海危化品仓库一爆竟炸出个战后废墟。

当天津爆炸调查开始从大量视频监控资料中查找起火点时,大纪元已经报导接近中南海人士消息证实是江泽民一帮人搞的。网络沸腾的舆情也显示,发帖与删帖的彼此都很清楚,社会中,黑道抢生意火拼、帮派争地盘打群架都会撕票死人的,何况是江泽民集团这样的犯下严重“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的罪犯?

天津爆炸前,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被判死缓。天津爆炸后,公安部原部长李东生被公诉,两人核心罪行不在于官方说法,在于谷俊山负责的全军总后勤部,以军事化主导活摘器官经营移植医疗产业,在于李东生另一焦点职务是“盖世太保”所不及的“610”办公室头目。

“610”恐怖机构、军队活摘器官,都是对法轮功学员残无人道、灭绝式迫害的铁证,也都是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亲自下令操办。据追查国际调查录音取证,之前有原总后卫生部长白书忠、时任商务部长薄熙来,最新有现任常委张德江、张高丽,他们都在不同时间做出直接或间接证词,是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用于移植手术。

在习王打落的老虎苍蝇中,不可否认的数据显示绝大多数是参与江泽民迫害政策的官员,当初他们把参与迫害视为升官发财的跳板与捷径,如今时候到了恶有恶报,就连首恶江泽民也朝不保夕,惴惴不安。

垂死者必俱焚是定律。每次一地有火,总有其他地方跟着起火,这是江泽民要“星火燎原”的节奏。天津之后是山东,山东之后换谁要看好自家的化工厂或仓库?

北京九三阅兵大外宣说届时高达84%武器首次亮相世界,却江泽民乱放一把火就足以令人绷紧神经。江泽民放火是在挑衅有本事就来抓。那么习近平何不遂其所愿直接抓了他,否则减羽毛要剪到什么时候?

不怕事故,就怕没有真相。天津爆炸李克强也说要给人民与历史一个交代。其实对付江泽民最好也是成本最低的方法就是公开迫害与活摘器官的真相。没有真相,没有未来,人民需要也在等待真相。

责任编辑:高义

恶有恶报 中共“610”头目被公诉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荷雨报道)中国最高检察院网站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公布,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涉嫌“受贿案”被提起公诉。有明理者说,李东生面临惩处看似因其在中共党内斗争中失势所致,但根本原因应该是他多年来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终于招致恶报临头。

李东生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被免职,中共官方首次高调证实了其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及“610”办公室主任的隐秘头衔。“610”办公室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首要犯罪组织,对过去十六年来的众多人命案、伤害案负有无可逃脱的罪责。

法轮功给了亿万人身心健康,教人向善、道德回升,但中共前头目江泽民出于妒嫉,不顾人民福祉,一意孤行要迫害法轮功。所谓“中央防范和处理×问题领导小组”的前身就是所谓的“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下设所谓“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这个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组织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中共内部代称为“610”办公室,它是江氏违反宪法直接命令成立的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机构,遍布全国党政军系统,凌驾于法律和宪法之上。

历任“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这一特务组织头目的李岚清、罗干、周永康,以及“中央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茂林、刘京、李东生,都因卖力推行和实施江氏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而血债累累。

李东生在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之前,就以央视副台长身份担任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负责诽谤法轮功的抹黑和洗脑宣传。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他操纵央视每天七个小时循环播出包括抹黑法轮功创始人、“一千四百例”等在内的造假新闻,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进行诬陷诽谤。他主导《焦点访谈》在六年半中的黄金时段播出了一百零二集诽谤法轮功的节目(其中在迫害之初的五个月里就播了七十集),李东生直接担任这些谎言宣传节目的主要创意、组织和终审;并将每天的《新闻联播》延至四十五分钟,以铺天盖地的诽谤宣传煽动中国人对法轮功的仇恨。这些污蔑诽谤又通过中共对外的新华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体及使领馆等机构散布到全世界。

为延续这场不得人心的迫害,在江氏指令下,由曾庆红、罗干、李东生共同策划,在二零零一年大年除夕导演了“天安门自焚”的伪火,李东生操纵央视以第一时间报道、在国内滚动播出,并播报海外,一时欺骗了亿万人。但央视焦点访谈节目播放的自焚报道漏洞百出,明显是摆拍造假,其骗局很快被揭穿,焦点访谈也被称为“焦点谎谈”。

李东生因诽谤法轮功而快速升任广电总局副局长、中宣部副部长,于二零零九年接替刘京任中央“610”办公室主任,这个没有任何公安经历的谎言喉舌而后又被周永康安插到公安部任副部长,笔杆子和枪杆子两手抓,成为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打手。

李东生升迁的另一个原因是为周永康等官员和央视主播的淫乱提供方便。迫害法轮功的李东生和周永康以及诽谤法轮功的中央电视台的贪腐淫乱更让民众看清中共江泽民集团的谎言机构和暴力机构狼狈为奸的下流无耻。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团伙即使在中共邪党内部也为人所不齿。

在江氏“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下,对法轮功的妖魔化宣传更加剧了迫害,令无数人被酷刑致伤致残,数百万人失去生命,甚至被活摘器官移植,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面对迫害,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暴,坚持不懈地向世人澄清中共的谎言,讲述法轮功的真相,不屈不挠地坚持对正义的伸张。

在海外,法轮功学员将江氏等迫害元凶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以“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诉诸法律。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西班牙国家法庭裁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等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元凶;同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庭就中共前独裁者江泽民、“610”办公室头目罗干迫害法轮功犯下的反人类罪行发出逮捕令。国际社会公诉中共反人类罪行的正义举动,为中国民众向中国法律系统起诉江泽民作出了铺垫。

在残酷迫害仍然持续的中国大陆,从二零一五年五月底以来,中国大陆与海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与正义人士向中国最高检察机关提起对江泽民——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提起诉讼控告。截止八月二十日,明慧网已收到157,851份诉状副本(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困难,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20620062775
图:各国政要声援诉江大潮,呼吁清算江泽民

世界各国政要与民众在密切关注着事态发展,群起声援诉江大潮。

前中国高院法官谢卫东感言受到“很大的震撼”,他说:“这么多年、这么大规模的迫害,使用了人类前所未有的、极其残忍的迫害手段。法轮功学员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人类无法承受的代价……这最刚强的一群人,他们集中地、持续地、有效地、大范围地戳穿了中共的谎言,展示了大量的真相。这非常了不起,这功绩在历史上是不可磨灭的。”

在亚洲,已有超过十三万民众联署向中国最高检察机关举报江氏的反人类罪行,其中台湾联署人数近十万。

六月二十三日,加拿大国会议员罗伯·安德斯(Rob Anders)表达了对民众诉江的强力支持: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人,往往是中饱私囊最严重、最不顾及他人死活、最没有(道德)底线之徒。中共对周永康等人的审判只触及到腐败问题,“要象剥洋葱一样,一层层剥开就会挖出黑幕的核心——人权践踏、谋杀、酷刑和一切罪恶的核心。”

六月二十五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已担任十八届联邦议员的资深国会议员克里斯托夫·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在众议院听证会上指出:“中国民众勇敢、坚韧、持续地提出这些法律控告的行为是非常鼓舞人心的。西方世界、自由世界、全世界应该一天二十四小时地时刻支持他们,对他们说:我们和你们站在一起。”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包括四位瑞士联邦国会议员、五位瑞士日内瓦州大议会议员和前瑞士联邦驻联合国公使的十位瑞士政要,联名致信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敦促其推动控告江泽民这一重大诉讼,并据其令全人类蒙受耻辱的重罪将之绳之以法。“历史会见证我们今天正视这些罪行、要求依法严惩这些不可饶恕的罪犯的行动。”

在诉江大潮风起云涌之时,李东生被正式提起公诉,这预示着将迫害首恶江氏等迫害元凶推上正义的审判台已为时不远。

十年前医生说我只能活两、三个月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我和老伴今年分别是八十六岁、八十五岁了,我们老俩口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身体有很多病,右胸做过切除手术。而且每年都要住一次医院,到了后期,吃什么药也不见效了,上医院都不收,不让我在那里住了。这时,老伴想起他教过的一个学生是烟台山医院的医生,只好又带我去那里。检查完后,医生背地告诉我的子女们说:“大姨乳腺癌晚期,细胞已扩散,只能活两、三个月的时间了。”

回到家,孩子们眼睛都哭红了,我还蒙在鼓里。这时,我女儿就对哥哥们说:“只有法轮功能救咱妈的命了。”没办法全家人也只好同意了。

其实,在以前我们接触过大法,看过大法真相资料,都知道大法好。因为女儿、女婿修炼多年,经常往家带大法资料,一拿就是一大包,我俩也帮忙出去发放。可是邪党铺天盖地迫害大法,女儿夫妻俩也遭受严重迫害,至今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邪恶一次次的抓捕、一次次抄家,电脑物品等几度洗劫一空,就连女婿的技术专利证书也被顺手牵羊拿去赚钱,而且还经常到亲戚和我们老俩口家里骚扰。由于惊吓和牵挂,我害怕了,还阻挡过女儿修大法,在这里向师父忏悔:我错了。那时,女儿送给我一本大法宝书《转法轮》,又教了我几遍炼功动作,由于女儿流落在外,出于安全不能久留,也不能和我经常见面,她就用公共电话联系、引导我。这时老伴也陪着我学炼了,因为他看到我女婿那样一个对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优秀处级干部,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邪党都打压迫害,戴上手铐说抓就抓、说关就关,这不是文革的再现吗?几十年了都是这样折腾,跟这样一个政党走能有好吗?

随即把自己教育工作多年来收藏的邪党书籍全部清理销毁。从此我们就天天看宝书《转法轮》,黑天白天学,就这样学炼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我没有病的感觉了。邻居见了我,有的说:“大姨,您怎么突然年轻了呢?”也有人问:“你得的是什么病,当时那么严重,怎么这么短时间说好就好了?”

有一天,我连续发高烧三十九点四度不退,真有点承受不了了,药在身边就想拿过来吃,我立刻想起了师父在法中说:“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不失不得,不能够全部都给你拿下去,你一点不承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明白是师父给我消病业,我告诉自己一定坚持住,心里只想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这样反复睡一会儿醒一会儿,一连三天就没事儿了。后来只要发一次高烧,浑身其它的病状就去很多,身体也轻松很多。

这期间还有一个小笑话:老伴看我烧得挺厉害很遭罪,就想:让我为她分担点痛苦吧。结果老伴真的也出现了感冒症状,他立即悟到:不对呀,我们都有师父在管啊,不应该那样想,马上一点感冒症状也没有了。十多年来各方面也一直很好。

我发烧的症状没有了,又开始拉血,开始是黑色的,慢慢就成通红的了,每次都拉很多,过一段时间就拉一次,我也不害怕,不影响我吃饭睡觉,知道是师父又给弟子净化身体。因为得病后我的肚子出奇的大,出门别人都说我肚子大,我都听烦了。现在好了,师父把我体内一切不好的物体全都清理了,身体恢复正常了,也特别轻松。

有时病业关真的是很难过,得需要对法的无比坚定和强大的意志力(正念)才能闯过去的,我都横下一条心信师信法不动摇,都出现了奇迹。我胸部做过手术,二十多年来一直都没知觉,修炼后,局部经常发热,象有热气吹一样,不几天,有知觉了。我的手臂原来是不直的,还有很多毛病,随着学法炼功,不知不觉都正常了。

记得刚开始有一问题我想不明白:以前病重的时候,每当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我的身体就非常舒服,为什么现在没这感觉了呢?现在我从法中明白,当时是感受到了女儿修炼大法的正的、慈悲的能量。现在我也修炼了,是师父把我的身体调整到最好的状态了,当然就没感觉了。学大法后,这些可喜的例子在我身上发生太多了,让我全家人都看到了师父的慈悲伟大和大法的超常!

前年,老伴骑上烧油的三轮车准备拉我到北市场,我还没坐稳他就开车了,结果车子一轮着地,失去平衡,“唿”转了一圈把我拎出去,仰面摔在地上,过路的人都吓坏了,我被一男士慢慢扶起,结果一点事没有。这时在场的人们转惊为喜:“这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人被摔得这么重,哪都没伤着,太神奇了!”我心里感谢师父:要是没有师父保护,象我这么大岁数,说不定摔成啥样呢。

一次,我戴上老花镜看大法真相资料,文章里说有位老人随着学法炼功看书不用戴老花镜。心想我也不用戴,我顺手摘下眼镜一看书,真是太高兴了,看得清清楚楚的!到现在大米粒大小的字我也看得清楚。儿子儿媳见我能读很小字体的资料都称神奇。现在虽然两对儿子儿媳不修炼,但都特别尊敬师父和大法,过新年时他们都在师父法像前供上大饽饽、敬上很高的香、全家依次磕头来感恩伟大的师父。

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多着呢。我以前不但身体多种疾病,耳朵也聋的什么都听不见,甚至打雷都听不见。可是修炼后,一到早晨三点三十分,总有人在我腿上拍一下,开始还以为是老伴叫我,可一看他睡得正香呢。原来是师父在叫我起床炼功呢。另外,我有时心里牵挂女儿,时间长了不见音信,就求师父:让女儿回家一趟吧。第二天女儿果真就回来了。师父真的时时就在我们身边啊!

如今我不再惦记女儿了,虽然远在他乡、条件艰苦,但也在和同修们一起做助师正法的重要事情,有师父看护谁也动不了。我以后要站在法上正念加持他们,正念加持所有的讲清真相、慈悲救人的同修们!

师父要求弟子遇事为他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的伟大觉者。夏季的一天,老伴回家笑着对我说:“你出去看看,给你提高心性来了。”我不知什么事出门一看,不知谁开车把我家一扇窗户撞掉了,当时心想:司机肯定有急事着急,不小心无意撞掉的。心里也没埋怨、也不生气上火,花了一百多元钱找人装上了。

我们在大法中修炼整整十年了,我体会:越按大法的要求做,越事事顺心,越心情开朗。现在我和老伴清净安心、自在,儿女孝顺,家庭和睦,吃什么都香甜。

就在同修要我写这篇体会文章的时候,晚上我做了个梦:在一个很多人的大会场里,我正找我的座位,看到不知谁把我的凳子送在讲台上,心想:把我的凳子拿上哪儿干什么?醒来我悟到是师父叫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抓紧时间向广大的民众讲真相,多救人。

善待法轮功学员的三位警察

文: 山东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年,很多人受邪党谎言的欺骗,为了自己的一点蝇头小利泯灭良知,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把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险的境地,这些年已有很多人遭到了恶报。也有一些对大法有一些了解,在邪党的淫威下,能坚守自己的良知,善待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人,得到了福报。下面我和大家讲述一下我接触的几个警察得福报的故事。

年轻善良的姜所长

九九年法轮功被邪党残酷打压,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和同修们几次进京上访。每次都被绑架,拉回后就被非法关押在本市内的一个派出所里。姜当时是这个派出所的副所长,比较年轻。那时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在这个派出所被反复非法关押过。那里的警察们多次听到学员们讲的大法真相,姜所长听的能更多些。

当时六一零安排他包看我,他经常叫我到办公室和他聊天。我也借机和他讲大法的真相,讲我炼功后身心的巨大变化,讲同修们道德升华后,发生的各种感人的实例。他每次都很认真的听着,并诚恳的说:我就愿听法轮功的事。他心地善良,从不打骂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我们之间象朋友一样的相处,每次都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交谈。

二零零零年,我两次进京上访都是他接我回来的。中途吃饭时,他端着满满的一大碗米饭菜递给我。当时我身边的同修们是一人一勺的分着吃的,有同修见状,误认为我们是亲戚。

后来,我被六一零非法关进看守所,他顶着压力又去看守所看我,他趴在小铁窗上,很关心的对我说:还好吧?家里挺好的,不用担心。我听后心里有些发酸。

一次,我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因为我市去的学员很多,六一零成立了三个专案组。他们怀疑我是组织者,在没有通知我家任何亲人的情况下,把我秘密的绑架到了乡下饭店的一个三楼房间,七个人轮流看管。家里人到处打听我的下落,我绝食反迫害。市局六一零恶警头头说;不行就强制灌食。

第四天,姜所长来了,一会儿就转身走了。时间不长,他又回来了,给我买来了我需要的东西。后来专案组转变了态度,对我客气了些,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可以自由的炼功,并通知了我丈夫,我结束了绝食(我想姜所长从中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又遇到了姜所长,他对我说:本来上面要把他调到市六一零的,就因为上北京接我,别人代替了他去了“六一零”。我听后高兴的对他说;这就对了,因为你能善待法轮功学员,我们师父给你福报,让你避开那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组织,远离那个死亡的位置,生命能有个好的未来。他有些不解的说:可别人说那是往上爬的好机会,你看某某(本市最邪恶的恶警,已遭了几次报应了),他就是踏着你们的肩膀上去的。我说:爬的多高,摔的多重,历史上迫害佛法的没有一个好下场的!他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看着天上下的蒙蒙小雨,表情有些严肃但诚恳的对我说:上天都在为你们冤屈落泪,愿你们能尽快澄清冤屈,尽早结束这无意义的伤害!我说:谢谢你的善良,历史会证实这一切的。

后来他任过几个派出所的副所长、所长,工作顺利,口碑也很好。

一次,我和丈夫领着孙女给他送去真相光盘和小册子。他乐呵呵的顺手搬出一个小箱子,指着告诉我们说:这些我们这不缺,你看你们都往这邮,我经常看,我知道法轮大法好。听后我很感动,真为这个善良明智的生命而高兴。我相信他的未来一定是光明美好的。

正义的王警官

在邪党迫害大法的初期,王曾是市区某派出所的一位普通警察,年岁较大一些,看的出别人对他有些瞧不起,但他爱听大法真相。一次,我在派出所不配合邪恶拍照,忽然晕了过去,当时我的意识是清醒的,我听到他很焦急的大声喊着我的名字,到医院时,还和那个很邪恶的警察证实我几天没吃饭了,医生也说胃里一点饭也没有。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所长最后请示市局让我回家了。

那次,我因进京打横幅被拉回本地,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和王、李、专案组副组长住一个房间,房间里只有三张床,那天晚上他们四个人玩扑克,我坐靠在床头上。很晚了,他们以为我睡了,只听老王和其他几人说:我们只有三张床,总不能把老杨放在这不管吧,她们都是很善良的好人,真不忍心。而那个年轻厨师却说;给她个椅子就不错了,有什么好可怜的(几年前,此人被单位辞退)。老王却说;她那么大岁数了,我们不做对不起良心的缺德事。最后他们决定就让我在床上休息。我被他们的善心而感动,在心里默默的祝福他们。

上北京打横幅后,我被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再送回派出所非法关押十五天,这样反复关押。一次,王警察从警管区叫出了我,让我上了他自己的车。他说:按规定我是不能一个人开自己的车送你上看守所的,我是自己请求所长来送你的,这样做我是违法的。我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只见他眼含热泪,声音有些哽咽的说:我为你们鸣不平,你们做什么坏事了要被这样反复关押?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我被他的正义和善良深深的感动,诚心的对他说:谢谢你对我们的理解,善恶有报是天理,不是不报,时机不到,希望你一定要多了解大法真相,守住善念,在任何情况下,千万别参与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他说:我会的。

到了看守所办公室,那里的警察象疯了似的把我的被子、衣服扔了一地,说是看有没有带进法轮功的东西。王警官口气很硬的说:她连家都没回,能有什么东西带来!说完,他默默的把扔在地上的东西一件件的整理好,又亲自帮我拿到了监室的门口,然后目送我走进了监室,他才离开。

从那以后,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大概五、六年后,一次无意中在电视上看到他,说某某派出所王所长为当地民众解决了很多问题,成了一名受人尊敬的好警官。他善待法轮功学员真的得福报了!我真为他高兴。

凭良心做事的小李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还认识一位联防队的姓李的警察。那时,他年龄不大,只是一个临时工。他和其他的联防队员不一样,从不打骂法轮功学员,不参与任何迫害活动,他是一个不太善言辞的人,但我给他讲真相时,他很喜欢听,并诚恳的对我说:我是凭自己的良心做事,不会去伤害任何无辜人的。他对我象对长辈一样尊敬,毫无戒备之心,几次认真的跟我说他的床底下有吃的,也有用的,让我需要时尽管用,不用客气。我能感到他的真诚,虽然没有用过他的任何东西,但我也发自内心的谢谢他。希望他好人能得好报。

几年后,我们在大集上相遇,他说: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某某啊!我说:真对不起,真的没想到能碰见你,这缘份可真大呀!我赶忙问他现在的情况。他高兴的告诉我他已正式在某派出所上任了,各方面都挺好的。我说:恭喜你!但千万别迫害法轮大法,别迫害法轮功学员,他说:这个你还不放心吗?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我吗?我不会丧失良知做害人的事的。趁机我给他讲了三退大潮,劝他退党。他稍微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用化名退出了邪党组织,我为他明智的抉择感到欣慰。

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愿更多的人能善待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今天被你师父救了!”

文: 山东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修大法已有二十年了,由于自己没文化,看书学法很困难,遇到不识的字,就问老伴,他都热情的帮助我,无论何时问,他从不厌烦,有时还教我读法,他虽未修炼,但深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经常大声念这九字,因此得到了福报。

那是二零一四年的春天,八十九岁的老伴由于年纪大,行动不便,儿子给他买了辆手摇三轮车。一天,老伴坐在三轮车上,要穿过我们村后的公路,突然远处一辆轿车急驰而来,由于车速快,我老伴躲避不及,连人带车被撞翻在地,轿车驶出去很远,急刹住了。

当时路边有几个人路过,都吓坏了,说这老人一定完了。司机也急忙下车,跑回来,赶紧问:“大爷要紧不?我送你上医院吧。”我老伴说:“别怕,没事,这是我自己不好,不怨你,你走吧。”

然后,有人帮老伴把三轮车扶了起来。我老伴坐上车,摇着回来了。他走到门口,人还未进门,就高声喊我:“老伴,我今天被你师父救了!”

我赶紧跑出来问是咋回事,老伴就把经过说了一遍。我听了,立刻明白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他。试想,那么大岁数,别说被汽车撞,就是自己摔倒也会摔坏,可老伴全身上下连瘀青都没有!如果老伴不按“真善忍”的要求做,想讹那开车的,那可能就是另一种结果,不堪设想。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1]。

写出此文就是想告诉人们,谁帮助大法、支持大法、经常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谁就会得福报,遇难呈祥、化险为夷、幸福平安,希望大家都有好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