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医生说我只能活两、三个月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我和老伴今年分别是八十六岁、八十五岁了,我们老俩口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身体有很多病,右胸做过切除手术。而且每年都要住一次医院,到了后期,吃什么药也不见效了,上医院都不收,不让我在那里住了。这时,老伴想起他教过的一个学生是烟台山医院的医生,只好又带我去那里。检查完后,医生背地告诉我的子女们说:“大姨乳腺癌晚期,细胞已扩散,只能活两、三个月的时间了。”

回到家,孩子们眼睛都哭红了,我还蒙在鼓里。这时,我女儿就对哥哥们说:“只有法轮功能救咱妈的命了。”没办法全家人也只好同意了。

其实,在以前我们接触过大法,看过大法真相资料,都知道大法好。因为女儿、女婿修炼多年,经常往家带大法资料,一拿就是一大包,我俩也帮忙出去发放。可是邪党铺天盖地迫害大法,女儿夫妻俩也遭受严重迫害,至今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邪恶一次次的抓捕、一次次抄家,电脑物品等几度洗劫一空,就连女婿的技术专利证书也被顺手牵羊拿去赚钱,而且还经常到亲戚和我们老俩口家里骚扰。由于惊吓和牵挂,我害怕了,还阻挡过女儿修大法,在这里向师父忏悔:我错了。那时,女儿送给我一本大法宝书《转法轮》,又教了我几遍炼功动作,由于女儿流落在外,出于安全不能久留,也不能和我经常见面,她就用公共电话联系、引导我。这时老伴也陪着我学炼了,因为他看到我女婿那样一个对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优秀处级干部,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邪党都打压迫害,戴上手铐说抓就抓、说关就关,这不是文革的再现吗?几十年了都是这样折腾,跟这样一个政党走能有好吗?

随即把自己教育工作多年来收藏的邪党书籍全部清理销毁。从此我们就天天看宝书《转法轮》,黑天白天学,就这样学炼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我没有病的感觉了。邻居见了我,有的说:“大姨,您怎么突然年轻了呢?”也有人问:“你得的是什么病,当时那么严重,怎么这么短时间说好就好了?”

有一天,我连续发高烧三十九点四度不退,真有点承受不了了,药在身边就想拿过来吃,我立刻想起了师父在法中说:“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不失不得,不能够全部都给你拿下去,你一点不承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明白是师父给我消病业,我告诉自己一定坚持住,心里只想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这样反复睡一会儿醒一会儿,一连三天就没事儿了。后来只要发一次高烧,浑身其它的病状就去很多,身体也轻松很多。

这期间还有一个小笑话:老伴看我烧得挺厉害很遭罪,就想:让我为她分担点痛苦吧。结果老伴真的也出现了感冒症状,他立即悟到:不对呀,我们都有师父在管啊,不应该那样想,马上一点感冒症状也没有了。十多年来各方面也一直很好。

我发烧的症状没有了,又开始拉血,开始是黑色的,慢慢就成通红的了,每次都拉很多,过一段时间就拉一次,我也不害怕,不影响我吃饭睡觉,知道是师父又给弟子净化身体。因为得病后我的肚子出奇的大,出门别人都说我肚子大,我都听烦了。现在好了,师父把我体内一切不好的物体全都清理了,身体恢复正常了,也特别轻松。

有时病业关真的是很难过,得需要对法的无比坚定和强大的意志力(正念)才能闯过去的,我都横下一条心信师信法不动摇,都出现了奇迹。我胸部做过手术,二十多年来一直都没知觉,修炼后,局部经常发热,象有热气吹一样,不几天,有知觉了。我的手臂原来是不直的,还有很多毛病,随着学法炼功,不知不觉都正常了。

记得刚开始有一问题我想不明白:以前病重的时候,每当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我的身体就非常舒服,为什么现在没这感觉了呢?现在我从法中明白,当时是感受到了女儿修炼大法的正的、慈悲的能量。现在我也修炼了,是师父把我的身体调整到最好的状态了,当然就没感觉了。学大法后,这些可喜的例子在我身上发生太多了,让我全家人都看到了师父的慈悲伟大和大法的超常!

前年,老伴骑上烧油的三轮车准备拉我到北市场,我还没坐稳他就开车了,结果车子一轮着地,失去平衡,“唿”转了一圈把我拎出去,仰面摔在地上,过路的人都吓坏了,我被一男士慢慢扶起,结果一点事没有。这时在场的人们转惊为喜:“这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人被摔得这么重,哪都没伤着,太神奇了!”我心里感谢师父:要是没有师父保护,象我这么大岁数,说不定摔成啥样呢。

一次,我戴上老花镜看大法真相资料,文章里说有位老人随着学法炼功看书不用戴老花镜。心想我也不用戴,我顺手摘下眼镜一看书,真是太高兴了,看得清清楚楚的!到现在大米粒大小的字我也看得清楚。儿子儿媳见我能读很小字体的资料都称神奇。现在虽然两对儿子儿媳不修炼,但都特别尊敬师父和大法,过新年时他们都在师父法像前供上大饽饽、敬上很高的香、全家依次磕头来感恩伟大的师父。

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多着呢。我以前不但身体多种疾病,耳朵也聋的什么都听不见,甚至打雷都听不见。可是修炼后,一到早晨三点三十分,总有人在我腿上拍一下,开始还以为是老伴叫我,可一看他睡得正香呢。原来是师父在叫我起床炼功呢。另外,我有时心里牵挂女儿,时间长了不见音信,就求师父:让女儿回家一趟吧。第二天女儿果真就回来了。师父真的时时就在我们身边啊!

如今我不再惦记女儿了,虽然远在他乡、条件艰苦,但也在和同修们一起做助师正法的重要事情,有师父看护谁也动不了。我以后要站在法上正念加持他们,正念加持所有的讲清真相、慈悲救人的同修们!

师父要求弟子遇事为他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的伟大觉者。夏季的一天,老伴回家笑着对我说:“你出去看看,给你提高心性来了。”我不知什么事出门一看,不知谁开车把我家一扇窗户撞掉了,当时心想:司机肯定有急事着急,不小心无意撞掉的。心里也没埋怨、也不生气上火,花了一百多元钱找人装上了。

我们在大法中修炼整整十年了,我体会:越按大法的要求做,越事事顺心,越心情开朗。现在我和老伴清净安心、自在,儿女孝顺,家庭和睦,吃什么都香甜。

就在同修要我写这篇体会文章的时候,晚上我做了个梦:在一个很多人的大会场里,我正找我的座位,看到不知谁把我的凳子送在讲台上,心想:把我的凳子拿上哪儿干什么?醒来我悟到是师父叫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抓紧时间向广大的民众讲真相,多救人。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