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鹏飞:起诉江泽民的三重意义

--在“洛杉矶诉江研讨会”上的发言

大纪元2015年08月23日讯】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天空上,曾有过许多的闪耀的明星,今天我想跟大家提两位了不起的英雄,他们都曾指挥万马千军,但他们原本都是读书人:

一位是唐朝的颜真卿,后世人都知道他是大诗人,大书法家,书法绝妙,词翰超伦,可当安禄山起兵叛乱时,他立刻披挂战袍上阵,曾率20万军平叛,当时的皇帝唐玄宗曾赞叹说:黄河以北二十四郡,只有颜真卿一位忠臣!

另一位是宋朝的文天祥,一位文武双全、英名盖世的天下奇才,被后人称为“状元中的状元”。他一身正气,为国家社稷殒身不恤、九死不悔,真做到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名垂万古。

回望历史,我们常常为这些忠臣义士所感动激励,但有时就在我们现实身边发生的同样了不起人和事,我们却没有及时给予应有的重视。

起诉江泽民,就是这样的一件大事。

从5月以来,已经有15万多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最高监察院递交诉状,起诉迫害的元凶 ---江泽民。

身在中国,迫害仍在继续,敢用真名起诉曾经只手遮天、现在残余势力犹在的中共党魁,他们采用的是像读书人一样最平和不过的方式,但却是一石破天惊的举动,需要非常非常巨大的勇气。

在我心中,这十几万人,个个都是了不起的英雄。

但同时,也有对他们的举动不太理解的人们在问:为什么要起诉、审判江泽民?就像人们当初问过,现在也有不时在问的另一个问题一样:为什么要退出中共?是啊,到底为什么?

我想就这样的问题,从以下三个方面,和各位交换一下我的看法:

一、为了依法审判

二战以后,在战胜的同盟国一方来说,德国纳粹犯下的战争罪行自不用说、对600万犹太人的大屠杀也是铁证如山,当时很多人都在说:他们死有余辜,费那劲干嘛,快送他们上绞刑架!

要不要成立法庭,来审判纳粹战犯?经过激烈的争辩后,战胜国共同决定:必需要走法律的程序。要在依法审判的过程中,厘清犯罪的根源,严肃认真地儆戒未来。

在那样一个仇恨、报复甚嚣尘上的年代,纽伦堡审判用理性的笔,记录下了一个疯狂时代的终结。在法庭内外,对当时战犯们提出的诸如: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我是奉命行事所以我罪不当死等等申辩,法官们都做出了认真的思考和合理合法的回应。

因此,包括德国人在内的大多数人对审判的过程和结果都感到信服,认为纽伦堡审判实现了正义。这不但有助于铲除战后德国纳粹思想的遗毒,也给随后的国际刑事审判如东京审判、耶路撒冷审判创立了学习、效仿的楷模,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1960年5月23日,以色列总理本大卫·本-古里安向世界公布:“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已被逮回以色列,不久将会受审。”

艾希曼这位德国纳粹军官、屠杀600万犹太人的最终方案执行者终被擒获,并在1961年耶路撒冷审判中,最以“反犹太人罪”、“反人类罪”、“恐怖组织成员”等15项罪名被送上绞刑架。

2012年7月18号,匈牙利检察机构宣布,逃亡64年、时年97岁的匈牙利前军官、纳粹战犯乔塔里已经被捕,乔塔里涉嫌战争罪和反人类罪。

在二战时期,乔塔里是斯洛伐克科希策市的警察局长。在此期间,他负责把近1万6千名犹太人送进了奥斯威辛集中营,其中绝大部份人最终死在了那里,乔塔里“经常用鞭子抽打犹太人”。

当年,乔塔里和艾希曼做的那些坏事和罪恶,难道就因为他们逃的了一时,或他们的年事以高,就可以不再追究了吗?

不可以!

因为欠债是一定要还的。没听说我们年轻时借了人家的钱,到老了就可以一笔勾销,不用还了。那欠了命的事,人命关天的罪犯,更是要被抓获,被审判,被判刑,来偿还他们犯下的罪恶。

而在今天,对迫害信仰正道,欠下了几百万人命的江泽民来说,对他的起诉、追查和审判,也是要将这样的楷模惊醒当世,留给未来。

二、为了让人明白真相

前几天,中国大陆的一位七十岁的退休老妈妈,听到诉江的消息后非常高兴,听到有人说江泽民一把年纪了,还要追究他做什么时,她说:“审判江泽民,更多的人才会知道真相,那些明白真相的人,比江更重要。”

这位朴实的老妈妈说话的时候非常平静,没有一丝仇恨,也没有什么长长的道理,她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江泽民能祸国殃民这么久?如何能让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老百姓需要知道真相,老百姓有权知道真相。

对这个中共原党魁大审判的过程,就是水落石出的过程,就是还原真相的过程,就是惩恶扬善的过程,就是审视内心的过程。这样的过程,过程中人们的心灵觉醒,对一个大多数人已经被迫遗忘了文革、遗忘了六四,甚至不能完全看明白法轮功这件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民族来说,尤其至关重要。

三、为了悲剧“永不重演”

当年在审判纳粹之后,人们痛定思痛,说出了:Never Again(永不重演),是希望那样的悲剧在人类社会不再重演。可过去的十六年,在中国发生的这场对“真善忍”的祸害,要超过纳粹之毒害十倍百倍。为什么悲剧又一次发生?而且至今仍在延续?

究其根源,在于中国人对悲剧发生的土壤、历史、现状没有足够的思考,对造成悲剧的病毒,人们没有免疫力和抵抗力。

美国政治哲学家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亲身见证了对艾希曼的耶路撒冷审判,她表示,当人们在道德和政治上不加思索,随意的附和上级的命令时,就很容易沦落为服从独裁极权的傀儡。

这些在独裁体制中,所谓的“尽忠职守”的执行者,往往是极权暴力最积极最有创造性的执行者,他根本不打算也不费心考虑什么道德责任,极端的恶往往是最平庸的人犯下的,他们协同作恶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不加思考,这正是阿伦特的“平庸之恶”概念令人震撼之处。

美国历史学家、大屠杀研究专家戴波拉·利普斯塔德(Deborah Lipstadt)认为,对艾希曼耶路撒冷审判的历史意义和政治意义不亚于纽伦堡审判,她说“对一个人的审判,改变了一个社会”,以色列的年轻一代,对善恶是非、国家意识、民族认同由此有了更深更新的认识。

这场对江泽民的起诉乃至一定会到来的最终审判,应该是一场世纪的审判,一定会在人类历史上比当年针对纳粹的纽伦堡审判、耶路撒冷审判更影响深远。

它将会帮助中国人民进一步看清罪恶的根源,学会思考,更成熟的眼光去面对未来。让类似纳粹迫害犹太人、中共迫害法轮功这样的灾难,将真正的“永远不再”发生。

当年的颜真卿,文天祥,他们是在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抵御外敌,捍卫的是国家疆土、生存空间。

今天的法轮功学员们,16年来坚持讲清真相,是在力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于将倾,清除内贼,捍卫的是民族与国家的百世之基、道义根本。

回看文革造成的民族灾难,那个年代的每个人,都一定会觉得自己也深受其害。同样的道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成的对中国社会的巨大伤害,危及了我们自身,也危及了我们的子孙。

江泽民祸害迫害的是整个中国,一场世纪审判,已经拉开了序幕,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其中。

美国独立战争的思想启蒙者之一艾德蒙·伯克(Edmund Burke)说过:“邪恶取得胜利,只需要好人无所作为”。换句话说,如果好人早知真相,早日有所作为,就会抑制邪恶横行,让善良免受或少受摧残。

前面说到颜真卿,他曾经四次被任命为监察御史,相当于我们现在的最高检察院院长。当年五原郡有一起冤狱,久久不能决断。颜真卿来到五原,立即查清并明断了这起冤案。当时天气正旱,冤案解决之后,天就下起了雨,郡中人都称那场雨为--“御史雨”。[1]

现在中国的雾霾那么厉害,天灾人祸那么频繁,说不定审判江泽民,平反法轮功之后,北京也会天高气爽,中国会迎来个真正的太平盛世。对这一点,我是坚信的。

今天早上我看到大纪元网站的一篇头条报导,标题是:“逮捕江泽民” 欧美澳世界政要声援告江大潮,非常令人振奋,其中加拿大国会议员巴特(Brad Butt)说:“诉江潮传递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巨变就是从几个人开始,然后更多人响应,…..事情就会发生变化。”

不要觉得我们一个个体人微言轻。揭露邪恶,抑制邪恶,清除邪恶,匡扶正气,就需要每个好人有所作为。

所以,说小点儿为了我们自己和子孙后代,说大点儿为了国家民族,再说大点儿,为了世界和平,大小都是在做好事。

与其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我们真的需要行动起来,一只笔也好,一句话也好,一纸诉状也好,看如何用点点滴滴,共同早日促成这场历史的大审判。

谢谢大家!

注:
[1]《旧唐书·颜真卿传》:“四命为监察御史…… 五原有冤狱,久不决,真卿至,立辩之。天方旱,狱决乃雨, 郡人呼之为‘御史雨’。”

(本文作者为大纪元媒体集团洛杉矶分社社长魏鹏飞博士)
责任编辑:高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