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上班族声援逾15万人诉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报道)为了揭露迫害,制止迫害,让更多上班的人明白真相,多伦多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以来每个月在市中心都有一次在工作日的时间里举办的“真相长城”活动,地点在中领馆附近的繁华路段Bloor St.W 和 St.Grorge St.交界。

八月二十四日(星期一)下午四点至五点半,在这个十字路口,他们在这里再度用各种诉江横幅筑起了“真相长城”,让更多路人了解真相。一个半小时的活动,现场二百五十多人签名反迫害,十四位华人现场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

2015-8-25-minghui-toronto-sj-824-01
多伦多法轮功学员用各种诉江横幅筑起了“真相长城”,让更多路人了解真相。

2015-8-25-minghui-toronto-sj-824-02

2015-8-25-minghui-toronto-sj-824-03

2015-8-25-minghui-toronto-sj-824-04
路人签名支持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据《明慧网》报道,从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到八月二十日,已有超过十五万七千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机关控告、起诉前中共头目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国际社会对此纷纷表示支持,海外各地法轮功学员举行声援中国大陆的诉江大潮活动,共同谴责中共暴行。到目前为止,多伦多已有近百位法轮功学员邮寄了刑事控告书,其中多人已收到回执。

活摘器官是没有人性的做法


多伦多儿童书籍作家Desree Francois(右)说:“活摘器官是没有人性的做法。”

多伦多儿童书籍作家Desree Francois经过现场,毫不犹豫地在征签表上签名。她说:“我知道这场迫害已经很长时间了,我在很久以前也听说了,迫害绝对是错的。谁都没有权力可以摘取别人的器官,就因为有钱?有权?那是没有人性的做法。”她表示这场迫害该停止了。


来自美国佛罗里达的姐妹俩Samy Delva 和Nyhenflore Delva 签名支持反迫害。

来自美国佛罗里达的姐妹俩Samy Delva 和Nyhenflore Delva 在签名表上签完名,姐姐Samy说:“人都应该有信仰自由,因为信仰而被摘取了器官,那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做一些平和的炼功而受到迫害,那都是不可思议的。所以我们必须都来制止这场迫害。”

妹妹Nyhenflore说:“我非常赞同姐姐的说法,在此签名就是表示我们支持反迫害。”

江非常坏,全球控诉他就对了

2015-8-25-minghui-toronto-sj-824-07
来自多伦多的Anthony Yannos说:“江是非常坏的,全球控诉他就对了。”

多伦多的Anthony Yannos 是一名电脑工程系统管理员,下班经过活动现场时,他停下来认真听完了法轮功学员的介绍。他说:“我知道共产党是一个暴政的政党,他们都是一意孤行,非常独裁。江非常坏,是发动迫害法轮功的人,全球控诉他就对了。今天这种活动很好,让这件事情更广泛和让更多的人关注,在国际上起到更大的影响,让全世界的人知道,要控诉迫害凶手。”

留学生:“共产党什么都是瞎编,我们都退了吧。”

来自北京的两位留学生,经过现场时,听着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很爽快就做了三退。其中一位张姓学生说:“我们都知道,共产党什么都是瞎编,我们都不相信它了。我们都退了吧。”

基督徒:谢谢让我知道这些真相

2015-8-25-minghui-toronto-sj-824-08
Dwight(左)是一名基督徒,他跟法轮功学员紧紧地握手,说:“谢谢让我知道了这些真相!”

Dwight是一名基督徒,他经过现场时,一开始并没有接受传单。但与法轮功学员交谈了二十分钟后,他说:“我知道中共迫害死了很多人,包括我们在中国大陆的真正的基督徒,所以你今天说的我都相信。”最后他要了一张传单,说:“我回去一定好好上网了解更多的信息。”他跟学员紧紧地握手告别说:“谢谢让我知道了这些真相!”

法轮功学员的心声

原中国大陆设计师詹新宇说:“通过加拿大邮政局查询,收到了检察院签收章的文件。”

他说:“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真正找到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走上了一条大道。我于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变得更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 。修炼三个月后,我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以前的坏习惯,如酗酒、打电脑游戏和麻将等等都戒掉了,按‘真、善、忍’的宇宙法理归正自己,封闭的世界观不翼而飞,人变得开朗和年轻,内心充满喜悦,眼睛不再近视,精力充沛,精神面貌泛然一新。

我的巨变妻子看在眼里,二零零八年妻子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妻子一直脾气暴躁、多愁善感,自从修炼法轮功,她变得宽容豁达,性情温顺和自信,工作、生活、照顾儿子都打理得非常好,认识的人都夸我有个好媳妇。”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中国大陆的学员经受了前所未有的血雨腥风。

遭受过迫害的詹新宇想起当时的场景仍心有余悸:“抄家规模相当大,有七十多人参与,我被拘留,拘留前被无理采血,他们抽血的目的就是活摘器官。深圳市公安局、深圳市福田公安分局、国保610、福强派出所警察、街道办、水围社区工作站、水围警务处及小区保安等七十人,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五日下午强行闯入我家,非法搜查和抄家,家里一片狼藉。警察对我和我妻子及保姆强制戴手铐,毒打我妻子,直接导致我妻子当场晕死过去,半夜才苏醒,身体非常虚弱,回家发现手臂和背部有大块血痕,很长时间才消退。”

一九九三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袁秀华,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她说:“修炼前我有慢性鼻炎、风湿病、颈椎病、修炼法轮功后没有几天就不翼而飞了。

迫害开始后,被三次非法拘禁,分别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到三初;二零零八年新年前夕。

二零零零年的年末由于进京上访,给我抓到看守所,对我进行了两个半月的非法迫害,在看守所里我遭到残酷的迫害,将我的双手双脚戴上手铐脚镣,然后再用铁丝在后面紧紧的把手铐和脚镣铐在一起,整个人没有支撑点。

在看守所里由于我不配合背监规(因信仰无罪),我遭受了残酷的迫害,警察吕某指使他人给我戴上重脚镣,双手后背铐上手铐,手铐和脚镣之间再穿上一根绳子,不能吃饭喝水、上厕所,不能睡觉。把我放在地上,长时间只能一种姿势坐的,全身疼痛,特别是两个肩膀被长时间后拉,特别疼痛难忍。在这样没吃没喝的折磨了三天后,警察火某(谐音)又把我带到一间空号房里,将我被铐着的手铐脚镣之间的绳子取下来,用很粗的铁丝将手铐环和脚镣环铐在一起拧紧,使中间没有空隙,在硬板床上跪着,痛苦至极倒翻在硬板床上。再由刑事犯将我架到地上,逼迫我从号房里用双膝盖一点一点蹭到看守所大厅中央跪着,再跪着蹭到警察的办公室,对我进行人格的羞辱谩骂,没有任何尊严。

由于我不配合她们,又将我架回号房,扔到硬板床上。寒冷的冬天硬板床上没有任何铺盖,双手双脚又被紧紧的铐在一起,全身疼痛难忍。特别是双肩和双膝那撕裂的疼痛,使我的生命已经到了难以承受的极限。就这样从第三天的下午一直折磨到第四天上午才从后面用钳子把铁丝拧开,用绳子将手铐和脚镣穿在一起又折磨了我一天。

直到第五天我的亲人来见我,由于五天没吃没喝,再加上酷刑折磨,我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并结了一层很厚的硬壳。丈夫、女儿、姐姐见到我后失声痛哭,给他们的心理造成很大的伤害与压力。丈夫见我后对他打击很大,经常做恶梦,有时睡觉醒来不知是黑天还是白天,整日生活在恐惧中。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