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万人诉江 十万递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网记者综合报道)到八月二十七日为止,已超过十六万六千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机构控告江泽民,敦促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公诉。透过重重封锁,迄今超过十万人的控告状(八万份诉状)递达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

突破重重封锁,十万人的诉江状递达高检、高法

近两周以来,中国大陆一些地区国保、610以中共北京“阅兵”、“非常时期”为借口,截留诉江信件、上门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尽管如此,本周仍有7,538份诉江状成功递达中国最高检察机构,得到邮局妥投回复或高检、高法部门签收。其中包括部分之前被截滞在北京的邮件。


从五月底到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166,579名(139,774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讼状副本。八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七日一周内,法轮功学员们突破封锁,通过邮寄、向官方网络电子投递等方式,邮寄出去或网上递达超过8,728人(7,714案例)的诉江状。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据明慧网部分统计,迄今已有总数为100,420人的诉江状(82,700份)得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签收或邮局妥投回复,平均签收率为60%。

2015-8-28-minghui-sujiang-statistics-2
图:六月二十六日至八月二十七日诉江状递达中国最高检察机构的每日签收率。八月以来冲破重重阻力,30,428份诉江状成功递达。目前,中国高检、高法已收到至少82,700份(100,420人)来自全国和世界各地的控告江泽民的诉讼状。

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或自诉状来自中国大陆所有二十二个省份、四个直辖市、五个自治区、二个特区,以及海外二十七个国家和地区:美国、澳洲、加拿大、韩国、新西兰、泰国、日本、英国、马来西亚、德国、荷兰、瑞典、新加坡、法国、西班牙、爱尔兰、丹麦、芬兰、挪威、台湾、意大利、印尼、瑞士、波兰、罗马尼亚、秘鲁、匈牙利。

中共“阅兵”,地方警察扰民

据悉,中共将在九月三日在北京搞所谓的“阅兵”,风声鹤唳,一些地方的大街小巷昼夜都有警车蹲点。在十六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惯性下,一些市县国保、610部门借此为由,到处扰民,拦截上访人和控告状。

河南省淮滨县邮政局投递员透露,当地法轮功学员八月二十五号寄往北京的信件在信阳被截住,理由是“北京阅兵”。在此期间,淮滨县被拦截的诉江状至少已有三十封。河南平顶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各级610人员倾巢出动,多方对当地法轮功学员骚扰、“谈话”,说是要“严防死守”,不准上访。

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几个快递公司说,接到上面通知,从八月二十日到九月十日不接收寄往北京的信件及物品。河北省无极县通往天津的路上,经过北京的路口时,人人查身份证。法轮功学员辛苏辰拿出了身份证,却被扣留到了石家庄戒毒所(洗脑班)非法关押。家人去要人时,回答说要等到“阅兵”完后再说。

沿街检查身份证,不准与北京通邮──外表强大而内里虚弱的中共可谓危机四伏,而这危机正是江泽民集团和中共相互利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造成的。

“江泽民集团”标签要不得

十六年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残害修炼“真、善、忍”的优秀群体,除劳教、判刑、精神折磨、惨无人道的酷刑外,还犯下了灭绝人性的罪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形成了国家秘密人体、器官、移植黑色罪恶产业链。

八月二十一日,中国最高检察院网站公布,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涉嫌“受贿案”被提起公诉。李东生曾任中共中央“防范办”领导小组副组长及“610”办公室主任。“610”办公室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首要犯罪组织,对过去十六年来的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伤的人命案、伤害案负有无可逃脱的罪责。李东生面临惩处,正是天理昭彰,恶报临头。江泽民的其他同伙,薄熙来、王立军、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苏荣、周本顺等等,都曾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均因恶贯满盈,已恶报加身。

在真相广传、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走到穷途末路的今天,现在还在积极执行江泽民迫害指令的人,正在不理智地给自己贴上“江泽民集团”的标签,如果一意孤行,替“江泽民集团”卖命的各级官员成为“阶下囚”是朝夕之间的事。

抽身退步 莫立危墙之下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遭绑架的河北省遵化市兴旺寨乡法轮功学员王建,已于本月二十六日下午回家。本来遵化国保和兴旺寨派出所企图凑材料对起诉江泽民的王建非法判刑,但王建对前来核实情况的检察院人员讲真相。检方人员听懂之后,没有起诉王建,遵化国保只好无条件放人。

河北省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爱华、刘桂芳曾被孟店派出所警察杜志强等人绑架。派出所半天后放人,但向两人的家人各自勒索了二千元。八月十一日,刘爱华等法轮功学员到孟店派出所要钱。当时当事警察杜志强不在,三人向在场的警察讲起当前的“诉江”形势,还找到了二零零一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办案警察,向他索要原来抢劫的财物。该警察很害怕,大声叫:“我只是个小兵子、执行命令的人,我什么也不算,我什么也没拿,什么也不知道。”下午三点左右,警察杜志强亲自上门把钱原数归还给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湖北省黄石市法轮功学员汪早香走出了阳新县白沙镇七山峰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晚上十一点村里干部接送回家。次日早上,半璧山农场政法委干部登门表态:再也不干涉法轮功的事了,也不让上面领导来干涉我们半壁山农场的人。

在真相面前,每个人的表现不一样,结局也不一样:善者会得到神佛护佑;知错即改、挽回损失者,也会给自己保有一份未来;恶者就会得到上天的惩处──疾病、灾祸、或假以世间常人之手的整肃。

法轮功学员在受迫害下还在给众多迷失的人讲真相,将首恶的罪行公告天下、绳之以法,是要给所有受其迷惑者再一次机会,重新选择自己的路。这样的机会不会多,明慧网公布的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案例到二零一二年为止已超8,571条记录,近三年来更是层出不穷。法轮大法是佛法,佛法威力无边。保有自己的良知才能保有未来。

语言的力量

文: 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第一次被对方的话语感动,是我毕业去公司报到的那天。当我对给我办好手续的办事员说“谢谢”时,他轻声说“不用谢”。从那时起,我真正懂得了父亲常说的“良言一句三冬暖”。

语言是思想的表达。说来真奇妙,人的一生靠的是思想引路,走正路就会积德延阴福;走邪路会遗祸子孙。前几天,我曾经的婆婆因头部摔伤住院了,我去护理时外人还以为我是她女儿呢。当得知我的婚姻破裂是因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成时,他们都说江泽民不是个东西,这些年没干一件好事。对我的行为大加赞赏,也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医生说婆婆应该七天拆线,结果五天就给拆线了,因为伤口愈合好了。大家都惊讶:“这八十三岁的老太太咋这么厉害?”我告诉他们老太太在心里总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她去年脑出血清醒后就开始念了。当她能走路时,跟她一起得同样病、同岁数的一个老太太还在床上下不了地呢。

语言是由文字组合成的,不同的组合有着不同的内涵。“谢谢”与“混蛋”的结局肯定是不同的。劝三退时我常说:中国的汉字是象形文字,与天上是对应的。心里装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生命就会得到上天的保护,因为“真善忍”是上天叫人遵循的天理,从古至今不遵守的人就会遭惩罚。中共不叫中国人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因为中共知道自己没好了,只不过在抓陪葬品罢了。

有句话叫“心想事成”,人们把它当作褒义词来用,其实它是中性词。当人们对着带有凶器的那块血布宣誓说“把生命献给党”时,“党”就可以随时夺走此人的性命。说起来非常残酷但却是事实:灾难中失去生命的都是同意为中共献身的人。人认为自己说“献命”不是真心的,但上天都把它当成真的,结果成了“天灭中共”的对象。

表面是一句话,实乃生命归属的问题。热爱生命的人,一定喜欢“真善忍”。愿所有人都珍惜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愿大家都能平安度过“天灭中共”的劫难,走向美好的明天。

治保主任保护大法弟子,遇车祸全家无恙

文: 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

治保主任保护大法弟子,遇车祸全家无恙

我有一位好朋友是六十多岁的女性,我们交往十多年了,经常在一起聊天,每次见面都聊一聊法轮功的事情。她几年前在居委会工作,是治保主任。她在位时对法轮功都是正面理解,尽自己可能去保护大法弟子。去年我给她做了三退,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组织,废除了毒誓,她把真相也讲给了她老伴、儿子、儿媳妇,家人都办理了三退。老俩口还请了一本宝书《转法轮》学习。她每周和我见面后带走一些真相资料,她知道救人的紧迫,看完后都发出去,积极参与救人,为自己的未来铺垫了很好的基础。

今年五月份一天他们家人去郊区旅游,开着越野车走在半路有一段山路地段,赶上急转弯,前方又是红灯,由于车速快一下就撞上了正在等红灯的车。被撞的是一辆普通小车,而越野车又高又大却撞报废了,车门也打不开了,不得已叫来了拖车。人从车里出来后,他们四个人互相查看后都无大碍,小孙女牙齿被撞了一下没啥事,儿子开车也没有事,儿媳妇脚趾碰了一下,但不影响走路。老人左小腿皮肤有一点淤血,但皮没破,走路也没有事。来拖车的人看到现场以为车里人会有受伤,可看到老少四人却安然无恙。老人回忆说她当时头脑一片空白,怎么出的车祸都不清楚,可心里却一直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她说:“我们都托大法的福了,我们全家幸亏办理了三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通过这个意外事故,更促使老人及全家认识到法轮大法是救人来的,办理三退的会有美好的未来。

老人终于三退了

我地一位女同修,今年七十多岁了,两个女儿都修炼,但是老伴不修炼,她们三个人几次劝老头三退,可他就是不退,他也知道邪党不好,但是就不退。女同修说她老伴脾气混,女儿说她爸爸脾气个性太强,谁也劝不了。我每周和这三个同修见面一次,碰上她老伴也聊几句,可我知道他脾气怪,也不敢轻易劝他三退。我每周给他们送去从希望之声广播电台下载的音频节目,老头很愿意听。从法中明白要顺着常人的执着去讲真相去救他们。于是我注意观察老头,顺着他的脾气来,不能顶着劲。

七月中一天,我又去他们家送新资料,我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准备劝老头三退,名字也起好了。我问他:“大哥,您听这广播怎么样?”他说:“说得挺好。”我问:“您相信主持人说的吗?”他说:“太相信了,就怕最后实现不了,可惜了人家一番功夫了。”我马上赞扬说:“您心眼真好,能想到别人,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不过您放心,主持人说的肯定能兑现。”我接着又问他:“您想看到结果吗?”他回答:“想啊!”我又说:“那前提是您得三退,否则就看不见了,就跟着邪党一块解体了。”接着我又说:“您的身体真健康,名字我都给您起好了,就叫您‘李健康’吧!”他很高兴说:“这名好,我高兴。”接着他举起右手,郑重其事的说:“我宣誓:我叫李健康,我退出少先队!”他连着喊了两遍,我看到他这是发自内心的,我真替这个生命高兴。

老人白天刚刚做完三退,当天夜里胆结石旧病复发,第二天住进医院。以前老人犯过胆结石,大夫说如果以后再犯不得不做手术了。这次犯病后大夫检查说心脏不太好,肺部也有问题,需要做微创手术,全麻,必须打四个洞。但根据老人七十六岁的年龄及身体状况,医生告知可能麻醉后会造成植物人,再也醒不来了。如果做引流管也不会保多长时间,如果引流不干净也不能出院。当时他两个女儿都很担心,拿不定主意,可是老人坚持手术。当时没有别的办法,只要求师父。结果手术一切正常,引流也很干净,病人很快醒过来了。第五天就出院回家了。我过一个星期去他们家才知道老人做了手术,但是恢复很快,我问他手术怎么样,他说:“打了四个洞,一点也没有疼,谢谢你!”我说:“别谢我,谢谢师父吧。您没疼,师父替您承受了。”我看到他当时挺激动,眼圈红红的说:“谢谢师父!”又过了一周我去看他,他说一点事都没有了,都好了。我给他送去一本《转法轮》,他双手接过去,捧着说:“这是一本宝书,必须沐浴完了才能看书。”可见老人对大法虔诚的态度和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在医院等死的我又康复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我家住天津市农村,因为引产所造成的经常大量出血,去医院也没有效果,严重的时候几次休克不省人事,家里没钱,上医院也都是借钱。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于一九九八年开始炼法轮功,半个月时间一切症状全没了,我好了。我们全家都非常感谢法轮大法。

转眼一年的功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丧心病狂开始迫害。我因为坚持修炼,在当年十月份遭到当地派出所毒打酷刑并非法拘留十五天,当时无论精神和肉体都承受到了极点。在这场迫害中,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提心吊胆的又想炼又不敢炼。就这样一晃过去了七-八年,过去的出血症状再次出现,严重到已经下不了床,赶紧去医院,这一去结果犹如晴天霹雳——是癌症,全家人都哭了。家人说还是炼法轮功吧。

于是我再一次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顶着迫害压力接着炼,结果很快没吃一粒药我又好了。当时我家经营个小买卖,整天从早忙到晚满脑子是钱,名利心又重,学法炼功都不怎么精進,再加上迫害阴影如影随形,村干部几次传话说派出所要找你。时间一长对修炼又是拖拖拉拉了。

今年新年期间,正当我的买卖做的红火时,突然感觉肚子痛,过了几天已无法承受,只好又去了医院,一检查又是癌症还是晚期,心、肝、肺全部衰竭,已没有任何希望,而且时间也不会太长,花冤枉钱也没有必要。一家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央求医生尽一切办法救我,说我还太年轻才四十多岁,就算倾家荡产也得救我。医生说:如果经济条件好那就去市肿瘤医院吧,应该也没啥效果。

抱着一线希望到了天津市肿瘤医院,又是全面检查,核磁看不清楚又做强磁。在做强磁前医院让家属签字,如果在检查中人死了医院不负责任。结果家人不签,是我自己签的。当时我完全是靠打杜冷丁、吸氧气维持着,坚持着做完了检查。专家会诊跟以前的医院结果一样,无法手术。医生劝我们回家。

家人不死心,因为当时我随时都可能死掉,在医院起码还有抢救措施,到家里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就这样住了几天,一天不如一天,一点起色都没有。我在心里求师父救我,可情况没有变化。我突然想起师父说的“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1]当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说:五~六堂课都过去了,你的悟性怎么这么差。醒来后我就哭了,问丈夫我们来几天了?丈夫说六天了。我一想不能再住在医院了,没人能救我,我还是回家好好修炼吧。

这时医院也让赶紧回家,再住也就是等着咽这口气了。姐姐说赶紧找120回家吧。我说我不坐120,我还要学大法,我死不了。姐说不坐120如果半道不行了怎么办,出租车谁敢拉你?结果家里的侄子勉为其难的把我拉回家。半路上果然差点过去,到家以后因为身体太弱了,四~五个人都抬不了,只好用毛毯像兜东西一样把我兜進屋。

家人都哭了,想着我活不了几个时辰了。这时同修们都来看望我了,劝我还要继续修炼,只要好好修,师父一定会管你的,同修给我做了一碗面条,我说吃不下,在医院这几天都没吃东西。同修说只要师父没说不让吃就吃,咱们只听师父的。

同修当时就喂了我半碗面条,大家都觉得很神奇。于是同修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结果一会比一会好,更神奇的是电视已经关了,我们突然发现师父坐在那里,大家惊呼:师父来了!师父来了!你没事了,师父还管你哪!

就这样我每天坚持学法,由坐不起来、翻不了身,到能起来下地走路。也就是三~四天的事儿,到第五天我就能勉强做饭了,下午我就出去找同修学法了。

村里人都知道我不行了,当村里人再次看到我时都震惊了。还有的人看到我后哭了,说没想到还能看到你,听说你快出殡了,你好了,是炼法轮功好的吗?我说是。他说法轮功太神奇了,你快好好炼吧。

这回我无论什么情况,我也必须炼下去,不然怎么对得起师父几次救我。今天,我想把我修大法的神奇经历写出来,一是感恩师父的慈悲,二是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不要听信中共的谎言,谁相信大法好,谁就得福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