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嘘器官捐献亚洲首位 中共难掩活摘器官黑幕


这幅油画展现了活摘器官的现场,里面有正遭到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以及犯下滔天大罪的人们。(油画:Xiqiang Dong 2007/FalunArt.org)

大纪元2015年08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近日广州召开了中国OPO(器官获取组织)联盟大会暨国际器官捐献论坛,中共官员吹嘘中国公民身后器官捐献量跃居亚洲首位,摆脱依赖死囚器官阴影。官媒的报导在网上遭到众人的痛斥,民间要求公开此前依赖司法渠道的器官移植黑幕,给社会一个交代。

对于国际社会和法轮功团体指控其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中共至今没有公开做出回应,并极力掩盖其令人发指的反人类罪行。而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前党魁江泽民,目前已经遭到15万7千名的法轮功学员控告。

为掩盖黑幕 中共吹嘘器官捐献居亚洲首位

8月22日至23日,中国OPO(器官获取组织)联盟大会暨国际器官捐献论坛在广州召开。据《新京报》报导,中共人大副委员长、红十字总会会长陈竺在会上声称:“中国已成功实现了从依赖司法渠道到公民自愿捐献获得移植器官的转型。”

报导声称,目前中国公民身后器官捐献量已跃居亚洲国家首位。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称:“2015年内,全国预计将有超过2500位公民身后捐献器官,器官捐献量接近1万个,完全摆脱中国器官移植曾依赖刑场上获取死囚器官的阴影。”

近几年,国际社会不断指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披露其中的黑幕。为掩盖这惊人的罪行,2012年中共两会上,时任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公开承认使用死囚器官,他还承认,器官紧缺是大陆器官移植发展的瓶颈,中国缺乏公民自愿捐献,并辩称这是利用死囚器官的原因。

而据《中国经济周刊》2015年3月16日的报导,现阶段中国每100万人中,仅有0.6人选择在身后捐献器官。

实际上,中国人受传统观念影响,人死也要全尸是普遍想法。 此外,器官移植还存在诸多匹配限制。中共如今声称的所谓转型着实令人难以信服。

官方新说辞遭民间怒轰

《新京报》关于器官移植的报导引起民间怒轰。众人纷纷回应:“果然证明以前的传闻是真的,反人类啊!” “不是说不用死囚的么,这是自抽巴掌了。看来墙外的事儿都是真的。”“这是某团体(法轮功)修炼者的斑斑血泪。”“(中共)反人类组织,其报应是迟早的。”

也有民众吐露心声:“其实呢,几年前在twitter上看到国外媒体报导中共使用死囚器官移植,我打死都不信的。因为我觉得人怎么邪恶也不会到这种程度。然而⋯⋯”

就陈竺所称器官移植此前“依赖司法渠道”,民众质问:“‘依赖司法渠道’,这也忒吓人了吧?”也有人追问:“用死囚器官,中间有多少黑幕,多少罪恶,就这么盖过了么?”还有人说: “所以还是承认了以前强制摘除死囚器官喽?卖的钱哪儿去了?给家属了吗?还是政府机构私分了?”

有西藏人也责问:“除了自愿捐献,那些频频被偷或者当着父母面抢走的小孩,他们的器官哪里去了?藏地这种现象很严重,导致惶惶不可终日。”

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在今年中共两会结束之际,黄洁夫接受港媒采访时,公开指称周永康涉及非法器官移植肮脏利益链,证实了中共存在杀人盗取器官罪行。当时在网上引起极大反响,人们表示愤怒和震惊:“杀人取脏的传闻终于被官方证实了!”

早在2012年4月17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曾成功和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进行对话,该电话录音显示,李长春明确承认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主管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

去年9月,原军方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亲口向追查国际的调查员证实,当时江泽民有一个批示,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并承认开展这方面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明慧网此前就广泛报导,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在发动迫害时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动用中共全部的国家机器为他一意孤行发起的镇压护航,更以军方的总后勤部为核心, 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和器官黑仲介配合,建立起规模庞大的军事化活摘贩卖器官的一条龙“按需杀人”产业,系统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被西方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鲍彤:活摘器官天地不容 决策人终生负责

就国际社会指控中共犯下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先生,此前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要求中南海予以回应,把实际情况如实公布。鲍彤表示,中共活摘器官和16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都是公然践踏人权、伤天害理的,都是反人类的。这样的事情不应该是国家机密,也不是什么发言人的三寸不烂之舌能够黑白颠倒的。”

鲍彤认为,即使事件成为过去也不等于过去了就没有罪,过去有罪的人,过去应负责任的人,还是应该追查。在处理法轮功问题和活摘器官问题上,当时决策的人都应该终生负责。

他说:“凡是活摘器官的人、活摘器官的党、活摘器官的政府都应该受到人类的谴责,都应该站到历史的审判台上接受审判。活摘器官是天地不容。 ”

15万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多国政要、民众声援

截止8月20日止,已有超过15.7万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共最高检察机关控告江泽民。控告者涵盖面广,包括大陆34个省级行政区,以及海外27个国家和地区。

与此同时,欧洲、美国、加拿大、澳洲、乌克兰、日本、韩国、香港、台湾等世界各国和地区的政要纷纷响应,在全球形成了一股声援中国大陆民众控告江泽民的浪潮。其中最近的一个声援是8月10日十名瑞士政要(四名国会议员、五名瑞士日内瓦州大议会议员,及一名原瑞士联邦驻联合国公使)联名致信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信中表示江泽民令全人类蒙受耻辱的重罪必须严惩,并要求逮捕江泽民。

责任编辑:刘晓真

颜丹:“器官移植最便宜”道出的弦外之音

大纪元2015年08月24日讯】近日,有关“器官移植”的话题再次被聚焦。原因就在于,原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出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一职后,公开向媒体表示,“关于器官移植,中国现在没有统一的费用标准,但国家卫计委……,准备将器官移植做成单病种收费,未来中国器官移植的费用,跟世界相比是最便宜、最可及的,而且是高质量的。

器官移植费用,中国最便宜?这种放风自中共官方的消息是否会让黄部长所提及的“世界”为之欢欣鼓舞?反之,“世界”又是否会因为黄部长所承诺的中国器官价廉物美,而再度掀起患者竞相来中国购买供体、进行移植手术的新一轮浪潮?

得出结论之前,我们或许还应阐明,之所以提到“再度”,正是因为长久以来,中共官方一直都在或明或暗的默许、鼓励,甚至向“世界”大肆宣传、推广“器官移植旅游”的产业。不知此次是否因为这一挂羊头、卖狗肉的产业不再受到追捧、至少是有所降温,官方这才寄希望于打出“最便宜”、“高质量”的招牌,再来掀起一次到中国进行器官移植的热潮。

对于将“器官移植”作为一门有暴利可图的生意的中共权贵集团来说,这种轮番、卖力的宣传,也不过是他们从事器官移植买卖的营销策略而已。事实上,一直以来,中国器官移植的市场行情都是明码标价的,比如说“肾移植6万多美金、肝移植10万美金”。于是,我们有理由怀疑,那些毫不犹豫选择从世界各国急赴而来的器官移植需求者,是否真会以价格来作为行动的先决条件?各国尖端的医疗技术、高品质的医疗服务以及完善的医疗保障体系,难道不足以让那些需求者们踏踏实实的在自己国家完成器官移植手术吗?何必舍近求远?基于此,也就能看出,中国器官移植所打出的卖点并不该是价格,而在于一个“快”字。人家需要好几年,中国这边给出的时间却只是几个星期。

为什么器官如此难以获取?按照一般“仅靠捐赠”的共识性认知来看,除了因为捐赠者少之外,还有一个更加不可忽视的原因,那便是供体与受体的匹配。要想在移植中不产生“排斥反应”,白细胞抗原系统(HLA)的匹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有医学资料显示,一般陌生人之间肝脏移植的HLA完全配型的概率在20%到30%之间。有意思的是,中共卫生部常用来自卖自夸所宣称的每年成功完成移植例数在一万多的数据,以及牵涉其中的利益集团一向彪炳自己找到匹配器官只要短短几个星期的本事,就足以让我们想像到,“一万多”的数字背后至少应该有3.3万人是需要为提供器官而随时待命的。那么,这些供体到底又来自何方,或许这才是探讨“中国器官移植”这一话题的最关键之处。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此次主动发出“最便宜”的吆喝的同时,仍不忘旧事重提。“从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已停止死囚器官使用,如今公民自愿捐献已成为唯一合法器官来源”,黄洁夫疾呼,“希望通过指南的传播,消除公众对器官捐献的误解与偏见”。若反向推之,我们大可理解为,官方如今的公开发声,足以折射出中国器官移植的生意并不如前几年那般红火,无论海外市场,还是国内市场,或许都开始呈现出日渐萧条的景象。如果说,越来越少的人不愿来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是由于存在“误解与偏见”,而事实上,这些“误解与偏见”又直指供体来源一经曝光后,完全挑战了人们的道德、伦理底线所致,那么,一切想像与推论也就合情合理了。

且不说2015年以前所用的死囚器官并没能被官方证明是死囚自愿提供,即便退一万步,是死囚自己愿意捐出的,其数量也不能满足已成功完成移植手术的例数需求;更何况,在中国监狱毫无人权可言的恶劣状况下,这些死囚会不会受到强制摘除、活体摘除器官的残酷刑罚,也是不得而知的。若某些极端的言论表示,死囚该死、作恶多端的罪犯理应受到刑罚,那么我们则更需要追根溯源,到底这些被青睐于从买卖器官中牟取暴利的中共利益集团所认定的死囚,是否真的罪大恶极、死不足惜?如果连官方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如果所有的信息对老百姓来说,都不是公正透明的,那么,所有来自民间、海外的质疑、声讨、揭露也就成为一种顺势而为以及必然之举了。

随着政治异见者、正义律师以及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遭到当局非法刑囚、滥施酷刑,甚至被活体摘除器官的罪恶,在世界范围内被逐渐曝光,因此,过不了良心那一关的诸多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或许改变了曾经迫不及待想来中国进行移植手术的心态,中国的市场在他们的犹疑与纠结中似乎慢慢冷却下来。然而,这种冷却是中共靠杀人来牟利的权贵利益集团所不能容忍的。从他们此次的吆喝中,人们将更加清楚的认识到,只要是有利可图,草菅人命也在所不惜的中共邪恶之徒,仍是摆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似乎要将杀人的买卖继续做到底。因此,若用那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来形容他们,便是再贴切不过的了。

责任编辑:尚一

李毅:从冷血的军医说起

大纪元2015年08月22日讯】在国际追查的网站上,有关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目击者证词,以及大量的调查录音。在目击者的证词中讲到,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和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医生,他们“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一点抖都不抖”,直接对一个法轮功女学员开膛摘取器官。这个目击证人是一位武警,尽管拿过枪,进行过实弹演习,也见过很多死尸,但是面对直接活摘器官的医生,他们的冷血,让这个武警都很震惊。

在大量的调查录音中,器官移植医院的医生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不仅不感到惊讶和陌生,而且也都很清楚其中的运作。当越来越多活摘器官的内幕揭露出来时,那些在活摘人体器官时,能沉着、悠闲、笑眯眯、甚至自豪的炫耀着移植器官的成果时,冷血、残暴和无人性的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人类还是恶魔?

他们的表现让人想到耶路撒冷审判中的阿道夫•艾希曼,这个德国纳粹军官。艾希曼是执行犹太人大屠杀“最终解决方案”的主要负责人,因他签署的处死命令,导致数万无辜的犹太人死亡。1961年4月11日,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受到审判,他被以反人道罪等十五项罪名起诉。1962年6月1日艾希曼被处以绞刑。这场耶路撒冷审判也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当年,犹太裔著名政治思想家汉娜.阿伦特见证了耶路撒冷审判,她以《纽约客》特约撰稿人的身份,现场报导了这场审判。根据阿伦特的观察,坐在审判席上的艾希曼,不像是一个恶贯满盈的刽子手,他既“不阴险,也不凶横”,外表看起来还彬彬有礼,可事实上,这个会弹贝多芬名曲、会按照康德道德律令生活的纳粹军官,却是屠杀犹太人“最终解决”方案的执行者。

像艾希曼这样平庸无奇的人,只因把无条件的服从希特勒的“最终解决”方案的命令,当成自身的义务和职责,以此代替内心的良知,惨无人道的屠杀人类,犯下屠杀犹太人,反人类的罪虐,却浑然不知。

当时站在审判席上的艾希曼,为自己辩护,反覆强调他只是国家机器系统中的一环,作为一名军人,按照国家法律行事,服从和执行上级的命令就是职责。他的冷血和残酷,只来自惟一的依据:执行上级命令!为了执行上级命令,这个会弹钢琴,懂得哲学的军官,会麻木到像一台机器,冷漠的屠杀着人类。

时至今日,耶路撒冷审判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似乎相同的一幕再次上演。中共迫害法轮功,涌现了很多类似艾希曼的人,他们无条件的执行着上级的命令,疯狂的叫嚣、执行着江泽民的密令:“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

对人类的屠杀,在这个沉痾的世界,也会使人感到仿佛身在黑暗时代,不过人们有等待光明的权利。

1963年德国也开始在法兰克福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中下层管理人员进行审判,“服从命令即是谋杀共犯”的审判思路,所以对纳粹军官罪行的追查,至今在各国持续进行。这对当下中国审判镇压法轮功的元凶及其追随者,也具有现实的意义。面对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截窒恶毒罪虐的循环上演,审判屠杀法轮功学员、参与活摘暴行的凶手,也成为叩击这个时代的核心之一。

责任编辑:朱颖

河南“诉江”潮 江氏帮凶挡不住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2015年5月1日起,法院案件受理制度,变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要求法院“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立案登记制度实施后,中国法轮功学员掀起了控告中共前头目江泽民的浪潮。

然而进入7月份以来,河南省部分地市“610”办公室和公安局对诉江控告状进行拦截,并对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和骚扰。7月1日到8月8日,南阳市、焦作市、周口市、许昌市、信阳市、平顶山市、安阳市、沁阳市的官员、“610”办和公安局在阻挡诉江,在邮局、公安局非法设立了监督室、处理中心;查诉江信的是南阳市、平顶山市和沁阳市。

然而江泽民集团已经是残灰一团,现今“诉江”大潮汹涌澎湃,谁也挡不住,河南亦如此。从明慧网上的报道看:

河南南阳市从5月以来共772人控告江泽民(605个案例)。
河南焦作市从5月以来共320人控告江泽民(278个案例)。
河南周口市从5月以来共875人控告江泽民(647个案例)。

诉江,是天意使然、大势所趋、民心所向。曾参与迫害者再不抓住诉江带来的将功折罪的机会,不珍惜这次机缘,逆潮流而行,必遭祸殃,追悔莫及!哪个地方的江派残余还敢阻拦和绑架诉江者,将来谁也顾不了你。这里希望那些阻挡诉江大潮的所有人,切莫失去这次将功补过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