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万人诉江 十万递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网记者综合报道)到八月二十七日为止,已超过十六万六千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机构控告江泽民,敦促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公诉。透过重重封锁,迄今超过十万人的控告状(八万份诉状)递达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

突破重重封锁,十万人的诉江状递达高检、高法

近两周以来,中国大陆一些地区国保、610以中共北京“阅兵”、“非常时期”为借口,截留诉江信件、上门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尽管如此,本周仍有7,538份诉江状成功递达中国最高检察机构,得到邮局妥投回复或高检、高法部门签收。其中包括部分之前被截滞在北京的邮件。


从五月底到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166,579名(139,774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讼状副本。八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七日一周内,法轮功学员们突破封锁,通过邮寄、向官方网络电子投递等方式,邮寄出去或网上递达超过8,728人(7,714案例)的诉江状。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据明慧网部分统计,迄今已有总数为100,420人的诉江状(82,700份)得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签收或邮局妥投回复,平均签收率为60%。

2015-8-28-minghui-sujiang-statistics-2
图:六月二十六日至八月二十七日诉江状递达中国最高检察机构的每日签收率。八月以来冲破重重阻力,30,428份诉江状成功递达。目前,中国高检、高法已收到至少82,700份(100,420人)来自全国和世界各地的控告江泽民的诉讼状。

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或自诉状来自中国大陆所有二十二个省份、四个直辖市、五个自治区、二个特区,以及海外二十七个国家和地区:美国、澳洲、加拿大、韩国、新西兰、泰国、日本、英国、马来西亚、德国、荷兰、瑞典、新加坡、法国、西班牙、爱尔兰、丹麦、芬兰、挪威、台湾、意大利、印尼、瑞士、波兰、罗马尼亚、秘鲁、匈牙利。

中共“阅兵”,地方警察扰民

据悉,中共将在九月三日在北京搞所谓的“阅兵”,风声鹤唳,一些地方的大街小巷昼夜都有警车蹲点。在十六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惯性下,一些市县国保、610部门借此为由,到处扰民,拦截上访人和控告状。

河南省淮滨县邮政局投递员透露,当地法轮功学员八月二十五号寄往北京的信件在信阳被截住,理由是“北京阅兵”。在此期间,淮滨县被拦截的诉江状至少已有三十封。河南平顶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各级610人员倾巢出动,多方对当地法轮功学员骚扰、“谈话”,说是要“严防死守”,不准上访。

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几个快递公司说,接到上面通知,从八月二十日到九月十日不接收寄往北京的信件及物品。河北省无极县通往天津的路上,经过北京的路口时,人人查身份证。法轮功学员辛苏辰拿出了身份证,却被扣留到了石家庄戒毒所(洗脑班)非法关押。家人去要人时,回答说要等到“阅兵”完后再说。

沿街检查身份证,不准与北京通邮──外表强大而内里虚弱的中共可谓危机四伏,而这危机正是江泽民集团和中共相互利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造成的。

“江泽民集团”标签要不得

十六年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残害修炼“真、善、忍”的优秀群体,除劳教、判刑、精神折磨、惨无人道的酷刑外,还犯下了灭绝人性的罪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形成了国家秘密人体、器官、移植黑色罪恶产业链。

八月二十一日,中国最高检察院网站公布,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涉嫌“受贿案”被提起公诉。李东生曾任中共中央“防范办”领导小组副组长及“610”办公室主任。“610”办公室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首要犯罪组织,对过去十六年来的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伤的人命案、伤害案负有无可逃脱的罪责。李东生面临惩处,正是天理昭彰,恶报临头。江泽民的其他同伙,薄熙来、王立军、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苏荣、周本顺等等,都曾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均因恶贯满盈,已恶报加身。

在真相广传、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走到穷途末路的今天,现在还在积极执行江泽民迫害指令的人,正在不理智地给自己贴上“江泽民集团”的标签,如果一意孤行,替“江泽民集团”卖命的各级官员成为“阶下囚”是朝夕之间的事。

抽身退步 莫立危墙之下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遭绑架的河北省遵化市兴旺寨乡法轮功学员王建,已于本月二十六日下午回家。本来遵化国保和兴旺寨派出所企图凑材料对起诉江泽民的王建非法判刑,但王建对前来核实情况的检察院人员讲真相。检方人员听懂之后,没有起诉王建,遵化国保只好无条件放人。

河北省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爱华、刘桂芳曾被孟店派出所警察杜志强等人绑架。派出所半天后放人,但向两人的家人各自勒索了二千元。八月十一日,刘爱华等法轮功学员到孟店派出所要钱。当时当事警察杜志强不在,三人向在场的警察讲起当前的“诉江”形势,还找到了二零零一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办案警察,向他索要原来抢劫的财物。该警察很害怕,大声叫:“我只是个小兵子、执行命令的人,我什么也不算,我什么也没拿,什么也不知道。”下午三点左右,警察杜志强亲自上门把钱原数归还给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湖北省黄石市法轮功学员汪早香走出了阳新县白沙镇七山峰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晚上十一点村里干部接送回家。次日早上,半璧山农场政法委干部登门表态:再也不干涉法轮功的事了,也不让上面领导来干涉我们半壁山农场的人。

在真相面前,每个人的表现不一样,结局也不一样:善者会得到神佛护佑;知错即改、挽回损失者,也会给自己保有一份未来;恶者就会得到上天的惩处──疾病、灾祸、或假以世间常人之手的整肃。

法轮功学员在受迫害下还在给众多迷失的人讲真相,将首恶的罪行公告天下、绳之以法,是要给所有受其迷惑者再一次机会,重新选择自己的路。这样的机会不会多,明慧网公布的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案例到二零一二年为止已超8,571条记录,近三年来更是层出不穷。法轮大法是佛法,佛法威力无边。保有自己的良知才能保有未来。

台中万人签名支持刑事举报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记者夏昀台湾台中采访报导)为声援近日在大陆掀起的诉江大潮,海外发起的“刑事举报江泽民”签名活动在各地如火如荼的展开,台湾台中市自二零一五年七月上旬至八月二十七日,已征集一万七千多人的签名。

这些联署来自社会各阶层,其中包括政府官员、民意代表、律师、医师、教师……人们了解了中共持续对法轮功残酷的迫害,纷纷签下名字,同时也发出正义之声,希望能将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绳之以法。

据明慧网报导,从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到八月二十日,已有超过十五万七千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机关控告、起诉前中共头目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国际社会也响应此大潮,发起刑事举报江泽民的联署活动,为停止这场迫害尽一份力。

民意代表:法轮功,我一直都很支持。

2015-8-27-minghui-taiwan_taizhong-sujiang_petition-01
图1:立委黄国书正在“刑事举报江泽民”联署书上签名。

立委黄国书在参观了真善忍国际美展后,听说了目前在大陆的诉江潮,以及全球发起声援,联署举报江泽民一事。法轮功学员请他参与联署,他立即表示:“没问题!”在举报书上签下名字。

2015-8-27-minghui-taiwan_taizhong-sujiang_petition-02
图2:台中市议员何明杰(左)展示了他所签署的“刑事举报江泽民”联署书。

长期支持法轮功的台中市议员何明杰指出,(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很令人不忍,可是毕竟是事实,是不能容许的事实。对于目前为了声援大陆的诉江大潮而发起的全球刑事举报江泽民,他表示很愿意来支持,所以立即签下联署单。他提到:“几年前我们曾在议会提案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生命、财产的安全是人最基本的需求,是不分国界、种族、宗教,每个人都应该得到保障。”所以,他认为“这(谴责迫害)是持续的活动,不管是对大众传播或小众传播,都可以唤起更多人关注这件事。”而且他相信,参与举报联署的人会越来越多。

台中市议员曾朝荣在假日热门登山点大坑做市民服务时,也签下了举报联署书。他说:“法轮功,我一直都很支持。”他仔细看过举报书后,签下了名字。而同行的服务团队中有律师、医生等七、八人也几乎都参与联署。

2015-8-27-minghui-taiwan_taizhong-sujiang_petition-03
图3:台中市文化局副局长施纯福正在“刑事举报江泽民”联署书上签名。

2015-8-27-minghui-taiwan_taizhong-sujiang_petition-04
图4:书法家高连永正在“刑事举报江泽民”联署书上签名。

2015-8-27-minghui-taiwan_taizhong-sujiang_petition-05

2015-8-27-minghui-taiwan_taizhong-sujiang_petition-06

2015-8-27-minghui-taiwan_taizhong-sujiang_petition-07
图5-7:台中市民在“刑事举报江泽民”联署书上签名,希望能共同制止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

在登山口做生意的老伯,看到法轮功学员走过来就说:“只要是法轮功的(事),我都支持。”他也参与了举报联署。

台中市民:佩服法轮功学员的精神

经常往返两岸的台商林先生,不仅签了联署书,还表示对法轮功遭到的迫害很了解,而且经常告诉大陆的朋友要“三退”自保。他提到自己很早就接触过法轮功学员,对大陆法轮功学员受到残酷迫害的情形都有一定程度的认识。他也看过《九评共产党》,并且带了数百本送大陆朋友。林先生提到带大陆朋友到日月潭时玩,总是招呼他们看真相展板、鼓励他们拿《九评》。他赞佩法轮功学员在景点给大陆游客讲真相的精神,“我很佩服你们那些在日月潭(讲真相)的大姊,那么多、那么大的蚊子叮著,还坚持在那里。”

带着家人参观真善忍国际美展的赵先生,对法轮功遭到中共的迫害感到不解,他说:“我觉得法轮功没什么不好啊,为什么在大陆会被禁止呢?”当学员解释了是江泽民因妒嫉学炼人数众多而下令打压,在极权体制下极尽一切残酷的手段迫害,造成无数人家破人亡时,他红了眼眶说:“真是令人难以理解。自由真好。”学员请他伸出正义之手,签名举报江泽民,共同来制止迫害,他立即接过笔说:“应该的。”

释永信被实名举报6宗罪 最高检受理

17050723821
日前陆媒披露,中共最高检察院已受理对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实名举报,举报包括贪污、挪用公款、受贿等六项内容。(大纪元合成图)

大纪元2015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庄正明报导)日前陆媒披露,中共最高检已受理对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实名举报,举报包括贪污、挪用公款、受贿等六项内容。此前有消息人士称,释永信已被习近平首肯“边控”,以防止其潜逃。

据澎湃新闻8月21日报导称,从权威途径获悉最高检察院已受理释延鲁等对释永信的实名举报。举报包括:贪污、挪用公款、受贿、滥用职权、非法拘禁、非法持有少林资产。

据报导,20日释延鲁的委托人称,8月19日上午接到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电话通知,说已经受理了对释永信的实名举报。目前释延鲁在京,随时配合相关部门调查。释延鲁等人是8月13日向高检院递交实名举报材料的。

另据澎湃最新报导,最高检工作人员对于举报中属于检察机关管辖的问题,接收了相关材料,已按程序转河南省检察院依法处理。接手该案的河南省检察院的对应引关注。

近期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接连被举报。7月25日起,署名“释正义”网民接连举报释永信玩弄女人、有两个身分证、与多名女性育有儿女且有情妇等。8月4日,河南登封市宗教局发布消息称,“经核查,没有释正义这个人,其它事项正在核实之中”。

四天后的8月8日,曾为释永信弟子、原少林寺武僧总教头释延鲁及4名曾在少林寺生活、工作者,在京实名举报释永信。8月10日,又有多家企业实名举报以释永信为法人的少林寺恶意欠款。

8月11日,海外中文媒体披露,几乎所有的举报材料都是来自于中共党政内部带有密级的资料和文件,没有强力部门的支持是不可能做到的。消息称,放出材料的其中一些党政部门被上级暗示要给予相当支持。同时经高层同意,在对释永信调查的同时已经实行了“边控”措施,以防止其潜逃。并且,对释永信的“边控”甚至得到了习近平的首肯。

释永信被指是中共一手打造的政治和尚,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心腹、中共佛教协会原会长赵朴初提拔。除了少林寺方丈的身分,他还是中共全国人大代表、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和释永信都积极追随江泽民诋毁法轮功。释永信还和江派大员郭伯雄、李长春等人有交往。

8月8日,陆媒财新网的文章披露了释永信与中共前常委、前河南省委书记李长春的微妙关系。释永信曾经公开说,“当时的省委书记李长春对少林寺非常支持,多次来少林寺视察”。有海外中文报导称,李长春携家人参观少林寺也曾称释永信为“老朋友”。

时事评论员陈思敏表示,这么多年来释永信历经无数次言之凿凿的举报,都能够安然过关,足见他的关系网超越地方,这跟李长春等在背后遮庇有关。

责任编辑:高静

“爱达荷政治家报”报道诉江大潮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美国“爱达荷政治家报”(Idaho Statesman)八月五日发表文章,报道了爱达荷州博伊西市(Boise)的法轮功学员王祝弘在中国所遭受的迫害,以及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同时还报导了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的大潮。

文章说,二零零五年,当时六十四岁的退休大学教授王祝弘在深圳超市突然被八个警察抓捕。目前住在爱达荷州博伊西市(Boise)的王祝弘已经七十四岁,她说:“我当时没有害怕,我拒绝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

2015-8-8-minghui-falun-gong-idaho-01
法轮功学员每周在玫瑰花园炼功

2015-8-8-minghui-falun-gong-idaho-02
七十四岁的退休教授王祝弘在炼功

王祝弘很快被释放。她仍然修炼法轮功,并经常弘法。二年后,她和丈夫何正泉在四川省成都被警察抓捕。

被关进洗脑班迫害

王祝弘和丈夫都是电子科技大学的退休教授。中共“六一零办公室”向房东施压,让他们搬出在深圳的公寓。她的丈夫何正泉也被逼迫丢掉了咨询顾问的工作。

二零零八年六月,中共当局指控王祝弘传递法轮功资料给学员。警察在她的家中搜出几本法轮功书籍,并发现了她的联络名单。

王祝弘在看守所被关押了十三天。这期间,不准家人探视,也不准给她带任何东西。她说,在看守所,一天只给二个用发霉面粉做的馒头,和几片萝卜和萝卜汤。

二周后,王祝弘被转往“六一零”开办的洗脑班。她被关押了五个月,被迫观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

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说,中共的洗脑班是专门为胁迫法轮功学员而创办的。

王祝弘说:“洗脑是中共企图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就是说,他们企图强迫你放弃修炼。他们使用所有的谎言和造谣污蔑之词诽谤法轮功。”

在她被关押的房间里,二名洗脑班人员通过监视器轮流二十四小时对她监控。同时,电视里每天十四小时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片。王祝弘被逼迫坐在那观看。洗脑班还不准她和别人说话。

王说,后来她出现气短现象,无法入睡。还有一次,她感到头晕,无法站立,胸闷。她说,她吃不下东西,瘦了三十磅。

洗脑班在饭中下毒

获释后她发现,在洗脑班时,她的饭里曾被放了不明药物。二零一一年,她发现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获释后出现同样的症状,结果那位学员去世了。后来她还阅读了其他被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都描述了这种症状。

洗脑班告诉王祝弘,她放弃法轮功才能获得释放。他们还跟她说,她的丈夫也要被送进洗脑班。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洗脑班突然将她释放,没有任何解释。王祝弘开始恢复炼功,身体慢慢得到恢复。二零零九年,她和丈夫来美国看望女儿,并申请政治庇护获准。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人权组织指控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表示,在中国监狱中的被关押者经常被要求验血和接受器官检查。他说:“现在从中国监狱中出来的人,仍在说他们被验血。在某些方面情况变的更糟,在某些省份,他们不仅在拘留所里给法轮功学员验血,他们甚至到他们的家里,在街道上给他们验血。”

当地教师加入修炼

二零一零年,博伊西市学院的英语教师迈克尔·菲茨杰拉德(Michael Fitzgerald)偶然接触到法轮功资料后,就开始学炼法轮功。他说:“我开始修炼的那一刻,我就觉得在我身上发生了很独特的事,我的身体变的非常健康。”

自然修炼法轮功后,菲茨杰拉德说他变成更好的人。他说:“法轮功让我变的做事先考虑别人,当有问题出现时,要找自己的问题,而不是责怪别人。法轮功让我的正念更强,我与人相处的更融洽。”

十万多人控告江泽民

最近,王祝弘提交了起诉前中共头目江泽民的文件。她指控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侵犯公民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

起诉状寄往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已经有十万多名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

王祝弘说:“法轮功学员因信仰被酷刑折磨,被杀害。许多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我有家不能回。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我有责任起诉他。”

十三万四千人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八日】(明慧网记者综合报道)到本周8月6日为止,已超过十三万四千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向中国最高检察机构控告、起诉江泽民,敦促中国最高检察机关就江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追查。

从5月底到8月6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134386名(111597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讼状副本。7月31日至8月6日一周内,超过14234人(12416案例)递交诉状控告江泽民。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2015-8-8-mh-sujiang-statistics-1
图1:控告江泽民案例总数和控告人总数随时间增长图

来自海外25个国家和地区的1534名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检察机构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或自诉状。

2015-8-8-mh-sujiang-statistics-2
图2:控告江泽民人数按地区分布图

诉讼状签收数量上升

据反馈,上周,少部分从7月初起被中共国安局阻滞在“北京航站中心”的诉江状邮件开始得到投递和最高检察部门签收,有的快递邮件在被妥投之前,已被滞留三周以上。据明慧网部分统计,上周共有7108份诉江状得到邮局妥投回复或最高检察院、法院签收信息,其中有1705份是之前被滞留在北京一周到一个月的信件。

根据邮局妥投回复和高检、高法签收信息判断,目前,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公安部、中纪委已收到59380多份(73152人)控告江泽民的诉讼状,占明慧网统计控告状总和的53%。

少数610、国保人员扣押诉状、骚扰控告人,违反法律

在气势磅礴的诉江大潮中,中国各地610、国保警察受到震慑,不敢再嚣张。但在16年毫无法律制约的迫害惯性下,有些地区警察仍任意到邮局扣押诉江状,上门骚扰、绑架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10天到15天不等。

部分地区610、国保警察的此类行为侵犯公民通信自由,报复陷害举报人,违犯了多项法律条款:《宪法》第四十条,《邮政法》第三条,《刑法》第二百五十二条,《刑法》第二百五十四条,情节严重的,应被判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同时,2015年3月1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明文规定公安机关不得有越权干预、插手案件办理的行为,包括“超越职权下达不符合法律规定的立案、撤销案件、终止侦查、变更强制措施、降格或者升格处理案件”等。

显然,少数地区610、国保企图阻止诉江案顺利立案、甚至恐吓控告人的行为违反这一规定,即使在现在的中共体系内部也属要被追究的行为。诉江大潮是挡不住的,糊涂人一味行恶的结果就是把自己也押上法庭。

了解真相的机会

大陆各地陆续发生居委会、派出所人员拿着法轮功学员的诉江状或称按着“上面”给的名单,打电话或亲自到法轮功学员家里去“核实”,问诉状是不是本人写的、签名手印是否本人的等等。他们在倾听了法轮功学员个人的受迫害经历、中共江氏集团泯灭良知、丧失人性的恶行后,大多数人明白了真实情况,有的当场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很多人静静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听完就走,没有无理言行;有的警察表示:“不迫害,不迫害,我不参与这事”。河南省平顶山市国保、610人员到十余名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家走访,听到真相后大多友好地离开。山东烟台地区警察上门了解诉江情况,有的警察当场高兴地同意“三退”;对于一些不该回答的问题,学员拒绝回答,警察说,不想说的可以不说。

黑龙江省同江市是个人口不足十万人的小城,十六年来这里的公检法人员一直紧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多数被非法判重刑,而今日面对诉江大潮,面对法轮功学员的堂堂正气,610心虚害怕了。2015年7月27日下午一点,黑龙江省同江市610警察绑架了寄发诉江状的李凤鸣,带到临江乡派出所。警察喊叫“这是反党”,李凤鸣回答:习近平抓捕周永康,给他判刑是不是反党?警察哑口无言,最后只好说:既然你没犯法,那你就回家吧。李凤鸣说:我没犯法,要我回家,你们得把我给送回去才行。这样当天下午四点多,同江市国保大队长开车将李凤鸣送回家。

来自世界各地的声援

八月一日,来自美国中部十一个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芝加哥中国城举行游行,声援目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对江泽民罪行的控诉。来美三个月的许大姐说:“每次我看到法轮功的活动,就会落泪。”她说:“我很爱看书,看过很多二战时期的书籍,那时的纳粹罪恶都赶不上今天共产党对他们(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

2015-8-2-minghui-chicago-parade-03
法轮功学员在芝加哥中国城游行,声援诉江潮

八月二日下午,美国大华府地区部分法轮功学员汇集在位于首都华盛顿特区的国家大草坪上集会,声援中国大陆诉江大潮。

澳大利亚资深律师杜博乐先生(Robert Dubler SC)日前表示:中国人民就是应该在自己的国家控告江泽民,任何人不可凌驾于法律之上。目前正在发生和掀起的控江大潮,真是难能可贵。这是非常可喜的一步。


资深大律师罗伯特•杜博乐先生(Robert Dubler SC)认为目前发生在中国的控江大潮,令人振奋,鼓舞人心。

法国大律师威廉•布赫冬(William Bourdon)近日表示,国际社会合作在中国以外起诉江泽民是完全可行的;他本人十分愿意接手此类案件,并做好了与各国律师合作的准备。

澳洲勋章获得者、澳大利亚人权教育委员会主席、澳大利亚人权专员西弗博士(Dr. Sev Ozdowski OAM)表示非常高兴,他希望通过明慧网对中国法轮功学员说:正义在你们(法轮功学员)这边!纵观历史,自古以来,被迫害的人们总是最后的胜利者!只要你坚持做下去,持续强有力的控告他(江泽民),你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2015-7-29-minghui-au-ozdowski
西弗博士(Dr. Sev Ozdowski OAM)赞赏和关注法轮功学员控江,并说:正义在你这边!你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八月一日,澳洲悉尼举办了“全球控江研讨会”,中国问题研究学者、哲学博士凌晓辉先生引用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生效的《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危害人类罪”的定义,把江泽民对法轮功所犯罪行定为“危害人类罪”。他表示:这一条就足以将其送上绞刑架。

七月三十日,新西兰世袭毛利酋长亚马托•阿卡若纳(Amato Akaran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罪大恶极!中国政府应该立即将他绳之以法!” “我的族人中也有不少家庭炼法轮功。多年以来,我一直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视为自己的家人。”

七月十五日,欧洲议会资深人权委员会议员克劳斯•布赫纳(Prof. Dr. Klaus Buchner)先生在欧洲议会总部布鲁塞尔发出特别声明,强烈谴责中共政权持续非法抓捕和迫害大陆维权律师的行径,并呼吁国际社会支持诉江浪潮。

字字血泪曝光江泽民涉一家5起人命案

0650222607
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孙鸿昌的妻子王秀霞遭绑架后仅仅十六天被迫害致死;孙鸿昌一家八口,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血腥迫害中,五死一残。(大纪元合成图)

大纪元2015年08月04日讯】“杀人犯郑敏(穿皮鞋的)脚用力踏在王秀霞的胸上,她跺一下王秀霞就喷一口血,跺一下,喷口血……”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孙鸿昌近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递了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孙鸿昌的妻子王秀霞遭绑架后仅仅十六天被迫害致死。

孙鸿昌一家八口,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血腥迫害中,五死一残。孙鸿昌本人被酷刑折磨致残;妻子被迫害致死;小儿子孙峰在思念母亲、担心父亲安危的恐惧中去世;年迈的父亲不堪承受惨烈迫害含冤离世;弟弟孙鸿森因警察无数次的骚扰、恐吓而离世;弟媳因弟弟被绑架在惊惧中死去。

下面是孙鸿昌控告书中陈述的他们一家被迫害的部分事实:

遭婆婆斥骂还乐呵呵的王秀霞十六天被中共迫害致死

0650222608
王秀霞(明慧网)

孙鸿昌在控告书中描述,王秀霞修炼法轮功后变成一个好人。孙鸿昌说:“我的妈妈骂她,她从不还口,还乐呵呵叫妈妈。妻子王秀霞是一个在家中公婆夸、小姑敬、儿子孝、丈夫尊的人。”

王秀霞生前曾表示:“(法轮功)师父在《转法轮》里告诉我们首先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就按照这个法去做。”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王秀霞与另外二位法轮功学员被抚顺东州刑警队、新屯派出所、万新派出所等二十多名警察绑架,仅十六天被中共警察折磨致死。

遭毒打和针扎

王秀霞遭绑架被劫持到抚顺市公安一处,遭抚顺公安一处警察暴力毒打。

警察用针乱扎王秀霞的身体,用脚踩在一条腿上,用手抬起另一条腿,使劲地往上掰,接着用茶缸往头顶上、脸上泼冷水,又把她按倒在床上,头倒控在床下,往头上倒冷水,衣服全湿透了。

遭“烟熏”

王秀霞曾遭“烟熏”酷刑折磨。烟熏酷刑就是把一张八版十六开的大报纸卷成了一个喇叭筒形,喇叭筒的尖头对着王秀霞的鼻子、嘴,喇叭筒的大头朝下,用打火机从大头点着,让烟从尖头往出冒,烟直接对着鼻子和嘴熏⋯⋯

警察还不让她睡觉,轮流刑讯逼供。警察恐吓王秀霞说:不转化就把你的衣服扒光了铐在墙上,把窗户打开,让大家看。

后来,王秀霞被戴上手铐和沉重的脚镣,被几个犯人抬着关入里边的女监号。

遭坐铁椅子和野蛮灌食

第三天警察上班后,又用同样的方法将其抬了出去。抬出去后,王秀霞遭坐铁椅子野蛮灌食。

就这样白天抬出去,晚上抬回来,回来后恶犯将其双手反背铐在紧挨厕所的暖气管子上。因暖气管子很低,王秀霞只能坐在地上过夜。

阴部毛发遭犯人拔光 无法小便

一天,王秀霞在同监室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上厕所,她蹲下很长时间还便不出来,跟随的包夹(监视)犯人等得不耐烦就出去了。这时她很费力的小声告诉旁边人:她阴部和腋窝的毛发已经全被犯人拔光了,现在阴部肿得撒不出尿来,犯人还用茶缸盖上的疙瘩在她的肋骨上压着推。

遭杀人犯穿皮鞋连踹心脏三脚 连喷三口鲜血

已经被非人酷刑折磨好几天了的王秀霞,浑身是伤,还遭到警察默许下的多名包夹犯人毒打。

杀人犯郑敏穿皮鞋的脚用力踏在王秀霞的胸上,她跺一下王秀霞就要喷一口血,跺一下喷口血,连跺三下,看守张保华一看担心要出人命,才阻止杀人犯郑敏继续行凶。

事后,101号长张宝华亲口描述当时的情景。张宝华说:“我看要出人命了,赶紧领着号里的人撤出来了。”他还边说边学着郑敏当时把脚抬得高高的使足全身力气跺下去的动作。

张宝华对贾乃芝说,郑敏(102号长)穿着皮鞋连踹三脚,这三脚都落在王秀霞的心脏部位。每踹一脚王秀霞“扑⋯⋯”喷出一口鲜血,连踹三脚,连喷三口鲜血。

王秀霞被折磨死在监室内

王秀霞被折磨得说话困难,她腿上、胳膊上都被牙签扎满了眼。

大约八九天后,王秀霞呼吸都已经非常困难,就不再被往外抬了,背铐和镣子也被摘了下来,就在监号内输液,但犯人包夹对她的打骂没有停止,灌食也同时进行。

六月十五日晚,王秀霞突然脸色苍白,呼吸困难,情况危急。但看守所恶警却漠不关心,不及时送医院抢救,致使王秀霞死在监室内。当时的时间是晚上九点三十分左右。值班所长为蔡林,值班狱警郎旭明。

警察不让看遗体

六月十五日晚,抚顺公安局通知家属说王秀霞死亡。家属赶到后,看到王秀霞的遗体被冰冻着,人已脱相。家属上前想看遗体,警察不让看;家属问死因时,警察谁也没回答出来。

六月十七日上午,警察将遗体草草入殓。

小儿子悲惨死去

孙鸿昌说:“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五日,这又是一个令我悲痛欲绝的日子。这一天,我心爱的小儿子孙峰,刚刚十四岁,却在这一天死去了。”

孙鸿昌说:“两年前在他只有十二岁的时候,他亲爱的妈妈被警察残忍地迫害致死,他幼小的心灵难以承受这巨大的伤痛。在这之前几年,我们夫妻就被迫流离失所,幼小的孩子寄养在亲属家,孩子思念父母、担心父母被警察再次绑架,一直在恐惧中度日。那时候的我正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杳无音信。在这多重打击下,孩子病倒了,整日生活在思念、惊惧和无望中,他在对妈妈的无尽的思念中孤苦地离世。”

“如果没有这场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我的儿子一定会在慈父善母的呵护下成长,怎能会患病在花样年华时离世呢?!”

孙鸿昌本人遭受酷刑折磨 遭电击生殖器

0650222609
孙鸿昌(明慧网)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左右,抚顺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公安一处)七八个警察将正在清原县兴隆小区室内干装修工作的孙鸿昌绑架到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清原镇派出所(又叫天桥派出所)。

二十八日深夜十一点开始,抚顺市国保大队关勇(他是迫害死孙鸿昌妻子王秀霞的主要凶手)、郝建光、赵大壮等六个警察在场。他们对孙鸿昌进行酷刑折磨,尤其是关勇非常凶残。

警察先将孙鸿昌暴打一个小时左右,再开始用电棍电击孙鸿昌的生殖器,接着用拳头猛力击打孙鸿昌的生殖器,痛得孙鸿昌几次昏死过去。

遭强行劈胯 昏死过去

警察关勇还用双手狠狠地劈孙鸿昌的腿过头,用残忍的劈胯酷刑折磨孙鸿昌——将孙鸿昌右腿扣在铁床上固定住,警察用双手死命劈孙鸿昌的左腿(劈胯是抚顺公安一处恶警折磨大法弟子的残忍手段之一,受过此酷刑折磨的人腿就被劈残废了,被折磨的人痛苦不堪,难以用语言表达);一瞬间,(感到)胯部像被撕裂了一样,剧痛使孙鸿昌昏死过去。

孙鸿昌醒来后听到四五个警察还在想折磨他的手段,关勇说:“你们去找两根木棍,再买宽的胶带。”

不一会儿,他们就拿来两根木棍,分别将其放在孙鸿昌的两条腿的外侧,不让腿打弯,用宽胶带从上到下紧紧地将木棍缠在孙鸿昌的腿上,然后再把孙鸿昌的右腿扣在床上,警察用双手劈孙鸿昌的左腿过头,每一次长达一两个小时,痛得孙鸿昌多次昏死过去。

酷刑折磨的那三天夜里,派出所周围的居民听到了孙鸿昌凄厉的惨叫声,这样的折磨每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晨五点钟。

抚顺警察在折磨孙鸿昌的过程中狂叫:“我们就是没人性!你媳妇就是我们打死的!打死你也不用偿命!大不了再花上两千多元钱!”

再次遭劈胯酷刑 3天内左腿致残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晚上,警察对孙鸿昌疯狂的暴力殴打后,再一次用劈胯酷刑折磨他,恶狠狠地说:“给你回回杓”。

他们猛踢孙鸿昌的左脚,一边折磨还一边变态地问:“痛不痛?”从此,孙鸿昌的左腿残废了。

孙鸿昌回忆说:“前次酷刑折磨使我左腿全部青紫,腿肿得很粗,这一次酷刑更是痛入骨髓,致使我左腿伤残,无法站立和行走,只能躺着,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三十一日,孙鸿昌被抬着关进了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孙鸿昌腿痛得难忍,每时每刻都在无比的疼痛中煎熬着、呻吟着⋯⋯孙鸿昌整整躺了一个多月。

国保:当初还不如把他给打死了

二零零六年五月九日,清原县看守所打电话通知家人送一千元钱给孙鸿昌治病,说在县医院无法医治。

父母听说孙鸿昌生命垂危,就到清源镇派出所要人。国保大队长王兴传不但不放人,还说炼法轮功的给打死了也不用偿命,当初还不如把他给打死了。

参与迫害的主要凶手抚顺公安一处的警察关勇不但没有承担任何责任,法院还对孙鸿昌非法判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清原法院开庭以所谓“阻碍法律实施”非法判孙鸿昌五年,从开庭到判决程序全不符合法律规定。由于孙鸿昌身体健康不合格,监狱拒收。

后来中共有关单位已经同意放人,由于抚顺国保警察关勇怕他的罪行曝光,还极力阻挠放人,孙鸿昌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

父亲含冤离世

孙鸿昌年迈的老父亲为了给被迫害冤死的儿媳和被非法关押致残的儿子讨回公道,几年间奔走于各级公、检、法、司,受尽了各种恐吓与屈辱,身心承受巨大的伤害。老父亲在苦苦盼望与等待中,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晚七时含冤离世。

弟弟和弟媳在恐吓和惊惧中死去

孙鸿昌的弟弟孙鸿森,因修炼法轮功从一个坑骗钱财的小混混变成一个心地善良,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好人,因警察无数次的骚扰与恐吓而离世。

弟媳也因弟弟被绑架,而在惊惧中死去。

控诉字字血句句泪 要求将元凶江泽民法办

孙鸿昌说:“仅仅几年时间,我原本一个幸福、祥和的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一家八口,五死一残。这字字血、句句泪的控诉,只是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所受到的迫害的沧海一粟。而这些迫害事实都是被控告人江泽民一手发动的对法轮功迫害所造成的,江泽民是迫害千千万万个法轮功修炼者的罪魁祸首,他是主要责任人。”

“因此我请求最高检察院对造成我们严重伤害的元凶江泽民依法提起公诉,要求对被控告人江泽民依法惩处,追究其刑事责任。”

责任编辑:高静

参与诉江大潮 纽毛利世袭酋长控告江泽民

4114618191
Amato酋长在中、英文版的《刑事控告书》上签署名字并加盖印章。(温迪/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晓新西兰奥克兰报导)2015年7月30日,新西兰世袭毛利酋长亚马托•阿卡若纳(Amato Akarana)在奥克兰正式向大陆的最高司法机关递送了他本人对于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罪大恶极!”Amato酋长表示,“江泽民应该立即被绳之于法!”

7月30日上午,Amato酋长在他奥克兰的家中,亲自在中、英文版的《刑事控告书》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并加盖印章。并由快递公司寄送寄去中共最高检察院,中共最高法院,中共公安部。

4114618192
Amato酋长在翻译好的中文《刑事控告书》上签署名字并加盖印章。(温迪/大纪元)

Amato酋长说:“我得知,现在中国以及世界各地,已有数以十万计的勇士站出来控告这一元凶。在新西兰,在我的土地上,也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加入这一行列。我赞赏他们的勇气,并完全支持这一伟大的壮举!”

Amato酋长在很多年前就接触了法轮大法。当观看了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光碟后,他与家人一起为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苦难而流下眼泪。“真、善、忍是人类最伟大的精神!”他说,“我的族人中也有不少法轮功家庭。多年以来,我一直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视为自己的家人。”
“迫害善良的平民被毛利人所不齿,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更是反人类的罪行。我们整个毛利族,都不会容忍这种罪恶!”Amato酋长说,“我还了解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势力居然偷偷摸摸地流窜到我的土地上——这是绝对不可容忍的!”在新西兰的土地上,在毛利族的土地上,绝不容许中共骚扰法轮功学员。

Amato酋长认为中领馆所为直接侵犯了部落族人及自己的权利,并深深地伤害了自己对法轮功的感情,为此,他决定举报江泽民,并将这些事件做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证据一并递交。他认为,江泽民现在还躲在中国的老巢,那里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地方,江泽民应该受到审判。

对于此次诉江的行为,Amato酋长表示作为法轮功学员的亲属,他很荣幸能参与诉江大潮:“这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我的族人和他们的子孙后代都能享有这种伟大的荣耀!”

毛利族是新西兰本土的原住民,在新西兰的人口有四十多万。法轮大法在新西兰的洪传,让众多的毛利人成为法轮功修炼群体中的一员,“真、善、忍”的理念在毛利族中受到广泛认同和赞誉。

Amato酋长多年来一直全力参与、支持新西兰法轮功学员在当地的讲真相和弘传活动。

2009年5月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的社区活动中心,在法轮功学员举行的“庆祝李洪志师父来新西兰讲法十周年”的活动上,Amato酋长代表新西兰联合部落酋长议会褒奖法轮功,宣布5月7日至5月13日为新西兰法轮大法周。新西兰联合部落酋长议会(Aotearoa Tangata Whenua Maori,Faa Samoa,Pacifica,Sovereign Council of Chiefs)是由新西兰毛利、汤加、萨摩亚、太平洋岛国部落酋长组成的议会联盟。

在2015年5月17日,Amato 酋长应邀参加了新西兰大法弟子在Mission Bay山上“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活动。他说:“我希望得到李洪志师父的赐福。非常感谢你们邀请我来参加这次庆祝活动。”并分别用英语和毛利语说:“祝李洪志大师生日快乐!”

责任编辑:易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