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活摘 十年調查》一個中國軍醫十年調查出的真相

Advertisements

在医院等死的我又康复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我家住天津市农村,因为引产所造成的经常大量出血,去医院也没有效果,严重的时候几次休克不省人事,家里没钱,上医院也都是借钱。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于一九九八年开始炼法轮功,半个月时间一切症状全没了,我好了。我们全家都非常感谢法轮大法。

转眼一年的功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丧心病狂开始迫害。我因为坚持修炼,在当年十月份遭到当地派出所毒打酷刑并非法拘留十五天,当时无论精神和肉体都承受到了极点。在这场迫害中,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提心吊胆的又想炼又不敢炼。就这样一晃过去了七-八年,过去的出血症状再次出现,严重到已经下不了床,赶紧去医院,这一去结果犹如晴天霹雳——是癌症,全家人都哭了。家人说还是炼法轮功吧。

于是我再一次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顶着迫害压力接着炼,结果很快没吃一粒药我又好了。当时我家经营个小买卖,整天从早忙到晚满脑子是钱,名利心又重,学法炼功都不怎么精進,再加上迫害阴影如影随形,村干部几次传话说派出所要找你。时间一长对修炼又是拖拖拉拉了。

今年新年期间,正当我的买卖做的红火时,突然感觉肚子痛,过了几天已无法承受,只好又去了医院,一检查又是癌症还是晚期,心、肝、肺全部衰竭,已没有任何希望,而且时间也不会太长,花冤枉钱也没有必要。一家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央求医生尽一切办法救我,说我还太年轻才四十多岁,就算倾家荡产也得救我。医生说:如果经济条件好那就去市肿瘤医院吧,应该也没啥效果。

抱着一线希望到了天津市肿瘤医院,又是全面检查,核磁看不清楚又做强磁。在做强磁前医院让家属签字,如果在检查中人死了医院不负责任。结果家人不签,是我自己签的。当时我完全是靠打杜冷丁、吸氧气维持着,坚持着做完了检查。专家会诊跟以前的医院结果一样,无法手术。医生劝我们回家。

家人不死心,因为当时我随时都可能死掉,在医院起码还有抢救措施,到家里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就这样住了几天,一天不如一天,一点起色都没有。我在心里求师父救我,可情况没有变化。我突然想起师父说的“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1]当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说:五~六堂课都过去了,你的悟性怎么这么差。醒来后我就哭了,问丈夫我们来几天了?丈夫说六天了。我一想不能再住在医院了,没人能救我,我还是回家好好修炼吧。

这时医院也让赶紧回家,再住也就是等着咽这口气了。姐姐说赶紧找120回家吧。我说我不坐120,我还要学大法,我死不了。姐说不坐120如果半道不行了怎么办,出租车谁敢拉你?结果家里的侄子勉为其难的把我拉回家。半路上果然差点过去,到家以后因为身体太弱了,四~五个人都抬不了,只好用毛毯像兜东西一样把我兜進屋。

家人都哭了,想着我活不了几个时辰了。这时同修们都来看望我了,劝我还要继续修炼,只要好好修,师父一定会管你的,同修给我做了一碗面条,我说吃不下,在医院这几天都没吃东西。同修说只要师父没说不让吃就吃,咱们只听师父的。

同修当时就喂了我半碗面条,大家都觉得很神奇。于是同修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结果一会比一会好,更神奇的是电视已经关了,我们突然发现师父坐在那里,大家惊呼:师父来了!师父来了!你没事了,师父还管你哪!

就这样我每天坚持学法,由坐不起来、翻不了身,到能起来下地走路。也就是三~四天的事儿,到第五天我就能勉强做饭了,下午我就出去找同修学法了。

村里人都知道我不行了,当村里人再次看到我时都震惊了。还有的人看到我后哭了,说没想到还能看到你,听说你快出殡了,你好了,是炼法轮功好的吗?我说是。他说法轮功太神奇了,你快好好炼吧。

这回我无论什么情况,我也必须炼下去,不然怎么对得起师父几次救我。今天,我想把我修大法的神奇经历写出来,一是感恩师父的慈悲,二是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不要听信中共的谎言,谁相信大法好,谁就得福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见证法轮大法的美好(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记者孙柏、苏容台湾采访报道)二零一五年八月,在台湾嘉义市劳工育乐中心举办台湾南区法轮大法修炼辅导员学法交流会,交流中有不少令人感动的修炼小故事,见证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一)引导六个子女走上修炼路

2015-8-26-minghui-taiwan_jiayi-yuhua
引导六个子女走上修炼路的宇华

宇华来自后山,在台东著名景点经营一间游客喜爱的茶艺馆。她的六个孩子都陆续走入大法修炼,家人相处和和乐乐,比学比修。家,是一个学法修炼的好环境。

因处处以“真、善、忍”为待人处事、经营之道,宇华的茶艺馆分外温馨,除了台湾本地游客,大陆来此的旅游团也特别喜欢来她店里坐坐,在这里有机会了解法轮功真相,请宇华帮忙上网声明“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的大陆游客不少。

走出悲恸

宇华的生活并非一帆风顺。

一九九八年重创南台湾的“八八”风灾来袭时,宇华的先生摔了一跤,伤及胰脏,不幸离世了,家庭顿时失去生活的重心,宇华异常悲伤难过。一天,她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如同太平洋般的海浪汹涌而至,许多人被恶浪吞没了,梦中宇华找不着回家的路,猛然惊醒。她一下子意识到,修炼是严肃的,一个人生生世世轮回转生,带着多大的业力呀,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生命,怎么可以懈怠呢?她从此要求自己加紧学法,提高心性,也渐渐走出了悲恸。

用更大的包容和慈悲对待孩子

走出丧夫的悲恸,坚强、乐观的宇华说:“要想返本归真,一定要修好自己,去掉许多不好的东西,考验越大要越精進。”她有六个孩子,她把心目中最珍贵的信仰(法轮大法)介绍给孩子们,引导他们走入大法修炼。开始时,孩子叛逆性强,但宇华以修炼人的“真、善、忍”准则要求自己,宽容慈悲对待孩子,孩子也一个一个成为大法弟子。

宇华体会到,“修炼大法后遇到的每一关,每一个过程都是师父要我们向内找、提升上去的精心安排。”每当家庭中有矛盾冲突时,出现内心忐忑不安时,宇华会不断地学法,学法,一直到内心恢复平静,或是向内找到原因,去掉执著,提升上去。

有一次大儿子在感情上遇到逆境,情绪不稳定,语气暴躁没礼貌,当时宇华没用更大的包容和慈悲,跟儿子纠正了几句,母子竟起了口角,大儿子一气之下就骑机车出去了。其他五个孩子看在眼里,心里也很难过,就跟妈妈交流说:“妈妈,刚刚我们看到你的魔性大于佛性。刚才哥哥正在伤心的情绪下,我们更应该用慈悲来跟他交流才对。”宇华觉得很在理,于是向内找,察觉到自己的不足,儿子在过情关,自己也被亲情带动,没有守好心性。当她向内找心性提升后,很奇妙地,周围整个场感觉很不一样,儿子也很快自动回来跟妈妈道歉。

修炼的奇妙

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提高心性后,常常有奇妙的变化。

有一次宇华突然间脚疼,没办法盘腿,她学法和向内找自己哪里没做好,一下子想到以前住在乡下,曾经杀过鸡,绑住鸡的两爪,她明白脚疼是自己在还业债。她勉励自己,有幸修大法了,若连自己的腿都管不了,那还怎么修炼,返本归真?当她下决心、忍痛消业,果真腿就可盘起来了。从此她也对修炼中“不杀生”的要求更严谨地对待。

还有一次在炼功点,一群蚂蚁来咬她的脚,宇华突然想到,是不是在做生意时,有占客人便宜的地方?若有一定要改善。蚂蚁就不再咬她了。

宇华非常庆幸全家都修炼,这是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彼此可以互勉精進。

(二)炼功癌症痊愈 八旬老翁获新生

辅导员蔡上海的亲戚陈玉城,现在已经八十岁了,是一位水泥匠,几年前健康检查,发现得了摄护腺癌,严重失眠,吃安眠药也睡不着,情况很严重,每天还得包尿片过日子。

蔡上海夫妇知道后便前往探望他,并向他介绍法轮功。因玉城不认识字,蔡上海夫妇就播放师父的讲法和“普度”、“济世”的音乐给他听。听着听着,玉城感觉非常舒服,失眠症状不再。他想要进一步了解法轮功,试着炼炼看。

刚炼法轮功一个月,医生要他回诊并安排医疗手术和作化疗。玉城心想,自己年岁大了,动手术哪受得了,再炼一段时日看看,便决定先不上医院,每天花很多时间,一心一意听师父讲法,并坚持炼功。虽然年岁已大,盘腿不易,但玉城忍着痛,坚持炼完五套功法,神奇的是,癌症的症状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玉城非常幸运,除了蔡上海夫妇常去探望、关怀他之外,附近还有两个炼功点辅导员也都认识他,热心地过来陪他一起听法和炼功,常常鼓励他,而且很有耐心地逐字、逐字教他读《转法轮》。

奇迹的是,几个月后,不识字的玉城竟把整本《转法轮》的每个字都认识了,并且可以自己读出声;一年之后,整套大法书籍的每个字,玉城也都认得。现在他已经八十岁了,非常健康硬朗,癌症不药而愈,体力好得很。每周一到周三,玉城还可以到阿里山对大陆游客讲“法轮大法好”,且举真相展板给游客看。

玉城非常感谢大法,感谢师父慈悲救度之恩。每天清晨,在炼功点上玉城都是最早到的,他先把炼功点和学校走廊扫干净,并再用拖把拖得很干净,让炼功点有个好的环境,大家共同精進实修,以报师恩。

中共的层层谎言正在被迅速剥离

文: 廖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最近中国大陆媒体,特别是网络,对八一电影制片厂为电影《开罗宣言》制作的海报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口诛笔伐。根本就没有参加开罗会议的毛泽东,与丘吉尔、罗斯福、斯大林以同样的姿态出现在海报上,而真正参加开罗会议的蒋介石却被排斥在外。这样的海报具有明显的误导作用。

真正的事实是,美国总统罗斯福,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和英国首相丘吉尔,于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在埃及首都开罗举行会议。会上,中、英、美三国坚持对日作战直到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并确定了战后日本必须归还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在太平洋区域所占的一切岛屿,归还在中国所得到的所有领土。这次会议涉及到战后国际秩序重建的问题,包括朝鲜的独立。因为苏联与日本订有苏日互不侵犯条约,斯大林没有参加有蒋介石参加的开罗会议,而是在开罗会议后,与罗斯福、丘吉尔在德黑兰进行了会晤,斯大林对会议制定的公报表示完全赞成。

众所周知,一九四三年,是中国的抗日战争最为艰难的岁月。整个的抗日战争,最主要的正面战场全是国民党军队在作战。而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却在趁着国民党抗日背地里大肆发展武装。八年抗战,共产党参加的战役屈指可数。当时的毛泽东巴不得中国的抗日战争长久的拖下去,目的是耗费国民党的军力。蒋介石与国民党在抗战中起到的是中流砥柱的作用。毛泽东没有资格参加开罗会议,更不可能左右得了开罗会议。可是现在的电影海报却与事实大相径庭,单从海报上看,毛泽东在开罗宣言中起到的作用不容小觑。

参加会议的人被剔除,没有参加会议的人却出现在海报上,这显然是一个有意的误导。这样一个在世界历史上都被载入史册的开罗会议,在过去七十多年后,却能在中国被如此扭曲的宣传出来,中共的欺骗宣传何等猖獗。

那么,如此和事实完全相反的谎言为什么能在中国大陆出现?显然,这样的谎言之所以能够出现,对大陆人来说已是一种常态了。从另一个角度说,中国人生活在由谎言编织的社会生态之中。

当然,要是只这一个谎言,人们很好辨别。而要想让谎言不被辨别出来,需要满足几个条件:一个是封锁所有的信息渠道;另一个就是制造一系列的谎言,让谎言形成一个链条,从而把真相掩盖起来。比如,这个《开罗宣言》的海报,有些中国人一看,可能就觉得毛泽东真的参加了开罗会议,即使没有参加开罗会议,毛泽东的政治主张也影响了中国乃至世界的抗日战争。这些中国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他们早就接受了毛泽东和共产党领导了中国的抗日战争这类谎言。在这些人的思想意识中,他们就觉得没有毛泽东,中国的抗日战争根本就胜利不了,蒋介石在抗日战争中起的作用完全是干扰和破坏。

这样的说法放在八十年代以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国人可能都会这么想。就是放到现在,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仍然是这种想法。一个与事实完全相反的谎言为什么会被人接受?因为在这些人的思想中,他接受的这方面的谎言太多了,这些谎言还能够互相联结,形成完整的谎言链条。如果谎言形成了思想的链条,那么它就会象一个机器一样自动的运转,由此形成的思维所得出的结论,正是谎言灌输者乐意见到的谎言结论。

当然,要保障谎言能够大行其道,还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暴力。在暴力的恐吓下,人们不敢有其它选择。这样,封堵了所有的信息渠道后,又用暴力逼你接受中共制造的谎言,时间长了,人们就会用中共制造的谎言去判断事物的对错和是非。那么,靠谎言作基础推导出来的结论必然也是谎言。

中共制造的谎言早已充斥了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拿中共迫害法轮功来说,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系统的制造出了完整的谎言链条。当这些谎言被反复宣传后,接受了谎言的中国人就会用这些谎言去思考问题。

当法轮功学员不畏生死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时,其实就是打开了中共封堵的信息渠道。在这种情况下,中共的暴力镇压就开始了。中共为什么如此恐惧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因为民众了解了真相后,自然就不会站在中共的立场上了。特别是《九评共产党》的广泛传播,让民众看清了中共历史上编造的一系列谎言。当一个政党说什么都不被人相信的时候,它还能长久吗?这就是中共恐惧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根本原因。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法轮功学员搞了一次电视插播,让近百万市民观看了《是自焚还是骗局》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两部影片。大家一下子明白了真相,第二天就街谈巷议开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太无耻了;原来天安门自焚是演的一场戏啊!中共不让炼法轮功,可是世界上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修炼法轮功啊;知道不?电视上演的那个弑父杀妻的傅怡彬原来是个精神病人,根本就不是法轮功;这共产党尽骗人,啥时候说过人话!

这就是人们明白真相后的反映!当谎言被层层剥离,真相的力量是如此的巨大!

如今的中国人确实不那么好欺骗了,谎言在一个一个的被揭穿。《开罗宣言》的海报一出来,网络上马上引来一片骂声,连中共的官方媒体都说这样的海报不负责任。

再如最近发生在天津的大爆炸,官方说空气质量良好,没有检测出氰化物。看看老百姓怎么说的:农民焚烧秸秆他们不让,说监测到环境重度污染;过年燃放鞭炮他们不让,说监测到环境重度污染;就连马路边烧烤也不让,说污染环境;来了一个百年不遇的化学有害物大爆炸,却说到处监测都正常,我就纳了闷了,炸的是空气清新剂呀!

别总以为老百姓好糊弄,他们心里透亮着呢。谎言一旦被撕开了口子,他们自己就能找出真相来!

如今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人数已达十五万之多。广大的民众,包括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只要一听说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没有说不该告他的。现在讲法轮功真相,只要开个头,民众自己就议论开了,没有不说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中共历来用谎言包装自己,打击异己,欺骗的伎俩被民众识破后,谁还会相信它呢!原来它用谎言美化的全是它自己啊,它诬陷好人的目的是怕对照出它自己的丑陋啊!

没有俗世污浊之气的正向氛围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记者兰铃剑桥报道)英国大法小弟子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在剑桥成功召开。这一天是英国为期七天的明慧学校夏令营的最后一天。

来自英国、爱尔兰、德国、阿根廷和挪威的法轮大法小弟子及他们的家长和亲友参加了法会。二十一位大法小弟子分享了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和修心性的故事。这些大法小弟子都出生在法轮大法修炼人的家庭,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父母都用法轮大法的法理“真、善、忍”指导他们的修为。听了交流后,一位妈妈感慨这里是“正向的氛围,没有俗世污浊之气”。


英国明慧学校夏令营的孩子们集体炼功

2015-8-24-minghui-englang-xiaodizi_fahui-02
法轮大法小弟子交流修炼心得

2015-8-24-minghui-englang-xiaodizi_fahui-03

元元的故事

十五岁的元元来自伦敦,她在伦敦的一所音乐学校上学,主修钢琴,第一次参加大法小弟子夏令营。在修炼体会中她说:“我在夏令营中感受到修炼人与常人的不同。大家互相帮助。”元元从未跳过舞,又比别的孩子晚来了三天。当她跳舞时做出奇怪的动作时没有人笑话她,相反在看到她有提高时,家都鼓掌为她感到高兴。

元元还分享了在夏令营的一件事:“我喜欢安静,但在我的房间里有人打呼噜,使我无法入睡。有时我到凌晨三点才能睡着,但我想我应该忍着。”元元忍住了不对打呼噜的人起抱怨的心。尽管睡得少了,元元表示并未影响到她第二天的活动。

在夏令营这个修炼环境中,元元感受到了修炼的美好,她现在的心愿是:“我要同化真、善、忍!”

姐妹小同修 炼功的神奇和在矛盾中修炼

九岁的嗒拉(Tara)和八岁的彬蒂(Bindi)是一对来自德国的小姐妹,她们从小就跟着爸爸妈妈修炼。

姐姐嗒拉是个活泼又热情的女孩,她在去年德国的大法小弟子夏令营里学了一些中国古典舞后就喜欢上了这种舞蹈。今年父母带着她们姐妹俩参加了英国的明慧学校夏令营,她希望能再有机会学跳中国古典舞。不巧的是在夏令营刚开始,她的背就开始疼,疼得她无法跳舞。她说:“我坚持炼完了星期天的晨炼后,背上的疼痛就消失了。我可以跳舞了!”尽管嗒拉说得轻松,但一小时的动功,包括半小时的站桩,对一个背部疼痛的小姑娘来说是需要有很坚定的毅力才能做到的。

妹妹彬蒂则是个有点腼腆的小姑娘,在陌生人面前不太爱说话。在爸爸的帮助下,彬蒂在法会上分享了一个自己修炼中的小故事。她记得有一次姐姐把她的胳膊弄痛了,开始她心里很不高兴,也生姐姐的气。后来想到自己是个法轮大法小弟子,应该学会忍,她就原谅了姐姐。彬蒂又开始和姐姐一起玩了。

姐姐嗒拉在夏令营中获得了包括最佳炼功奖在内的三个奖项。

从玩皮逆反到为整体着想

静修与他的父母和妹妹住在伦敦,他看上去是个结实敦厚的小男子汉。可他的行为却与他的名字和长相正相反,表现出的是淘气。在夏令营的头一天,他还闯下让人哭笑不得的祸来。但他实际上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暑假前刚刚考上一所英国很好的中学。

他对自己的淘气作了分析,在心得体会中写道:“我两岁的时候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他们很宠爱我,我每天都可以得到许多玩具。有时我觉得爷爷奶奶才是我的爸爸妈妈。”回到父母身边以后,静修发现妹妹从父母那里得到的关注更多,心里就不平衡了。他用淘气赢得爸爸妈妈的关注,就这样过了几年。

在夏令营中,爸爸妈妈与静修做了许多沟通,他有了理性的思考,他在心得中说:“妹妹比我小,理应得到更多的关注。”明白了道理,静修变得安静了许多。在夏令营的舞蹈课上也能考虑整体,认真学跳舞。

静修在夏令营中获得了最佳进步奖和绘画奖。

感恩师尊传大法 珍惜修炼环境

十四岁的圆圆来自爱尔兰。就象自己的名字,圆圆有着一张圆圆的脸,脸上总是挂着甜美的笑容。性格随和的她在学校自然会有要好的朋友,但是她总觉得在与同学的交往中缺了点什么。来到夏令营后她明白了她缺的是和大法弟子在一起的修炼环境。她说:“在夏令营我很开心,每分钟都很开心!大家都学法,努力提高心性。感到大家象是兄弟姐妹,很舒心。我交到了许多朋友。我还学会起早参加晨炼。”

圆圆在爱尔兰长大,没有太多的中文环境,过去学法都是用英语。她告诉大家:“我过去不喜欢中文,在夏令营中有机会学习中文,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在夏令营期间,她观看了几集根据中国传统教科书《弟子规》制作的动画片《小乾坤》。她特别喜欢其中的一集《做一天妈妈》,懂得感谢妈妈的辛苦付出。现在她试着用中文学法。

圆圆觉得有百万件的事情想要跟大家分享,但她最后说:“感谢师父的大法!”
法会上,十五岁的慧慧交流了她是如何克服为了不让妈妈批评而说谎的坏习惯。八岁的贝贝讲了她如何做到集中注意力炼功发正念。还有其他十四位大法小弟子也分享了他们带有童趣的修炼体会。

不修炼的妈妈:这些孩子在一起,学到的都是好东西

杜女士的丈夫是个修炼人,尽管她本人尚未走入修炼,但她带着两个孩子从另外的城市驱车参加明慧学校夏令营。带着专业新闻人的观察力,她在听了大法小弟子的修炼心得后倍感喜悦地说:“大法小弟子写自己,让人耳目一新。”她认为:“这些小孩非常纯真,是非常好的孩子。正向的氛围,没有俗世污浊之气。”

杜女士觉得:“这些孩子在一起,学到的都是好东西。七天的夏令营太短,意犹未尽。”

“我今天被你师父救了!”

文: 山东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修大法已有二十年了,由于自己没文化,看书学法很困难,遇到不识的字,就问老伴,他都热情的帮助我,无论何时问,他从不厌烦,有时还教我读法,他虽未修炼,但深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经常大声念这九字,因此得到了福报。

那是二零一四年的春天,八十九岁的老伴由于年纪大,行动不便,儿子给他买了辆手摇三轮车。一天,老伴坐在三轮车上,要穿过我们村后的公路,突然远处一辆轿车急驰而来,由于车速快,我老伴躲避不及,连人带车被撞翻在地,轿车驶出去很远,急刹住了。

当时路边有几个人路过,都吓坏了,说这老人一定完了。司机也急忙下车,跑回来,赶紧问:“大爷要紧不?我送你上医院吧。”我老伴说:“别怕,没事,这是我自己不好,不怨你,你走吧。”

然后,有人帮老伴把三轮车扶了起来。我老伴坐上车,摇着回来了。他走到门口,人还未进门,就高声喊我:“老伴,我今天被你师父救了!”

我赶紧跑出来问是咋回事,老伴就把经过说了一遍。我听了,立刻明白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他。试想,那么大岁数,别说被汽车撞,就是自己摔倒也会摔坏,可老伴全身上下连瘀青都没有!如果老伴不按“真善忍”的要求做,想讹那开车的,那可能就是另一种结果,不堪设想。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1]。

写出此文就是想告诉人们,谁帮助大法、支持大法、经常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谁就会得福报,遇难呈祥、化险为夷、幸福平安,希望大家都有好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替老人讨回公道的日子就要到了

文: 石铭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血腥迫害下的惨案知多少?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七日报道了辽宁省大连市邹显义老人一家在这场血腥迫害中的悲惨遭遇。

在中共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血腥迫害中,老人的大儿子邹文志被大连市公安二处、大化集团保卫科的人活活打死。经法医解剖鉴定,心脏被打坏,肋骨被打断,身上多处是伤。臀部表皮完好无损,可是法医划开皮肤,里面的肉已经被打烂了。法医都说打的太狠了。这是用一种刑具打的,表皮不破,肉里全打烂了。

2004-5-23-zhouwenzhi-5
邹文志被打死时穿的上衣

儿媳妇遭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突然失去了记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到处找自己的丈夫。我们只能骗她说:丈夫被公安局抓去了。她到商场买了很多衣服、裤子,准备给丈夫送去。我们家人心都碎了。

两个女儿在这场迫害中也多次被绑架、抄家、非法劳教。在年老的父母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 ,她们却被非法关进了劳教所。

邹显义和老伴陈景英原来都是病篓子,他和老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的病症不翼而飞。大连市西岗区胜利居委会多次到邹家骚扰、威胁,邹显义在压力下放弃了修炼,还不让老伴炼,老伴渐渐痴呆了,不会说话,生活也不能自理,于二零一四年五月含冤去世。

失去了父亲,母亲又没有工作,全家的担子落在了孙子身上,孙子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再也没有了家庭的快乐。

近日,已经九十一岁的邹显义老人委托女儿控告迫害首恶江泽民,要求把江绳之以法,讨回公道。

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明慧网报道了又一例在江泽民发动的血腥迫害中,湖北省广水市法轮功学员刘光凤,历经多次绑架、劳教,遭受种种酷刑折磨,于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恶警们为了让刘光凤放弃信仰,利用吸毒人渣用脚踩、踢刘光凤的小腹、阴部,用手掐乳房,用电棍电,长时间罚坐小凳子等,她的小腹、阴部、大腿全被打青;每天还被强迫进车间参加奴役劳动达十几个小时,有时还不让洗漱;别人都休息后,“包夹”她的恶人鲍鲲、刘小丽轮流看管,让她“蹲军姿”到半夜两至三点钟,脚再次被打跛。

2012-8-1-cmh-pohai-kuxing-drawing-02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她被拖到密室,姓胡的和另一年轻恶警用两个大电棍同时电击殴打,手和腿被电起五、六个鸡蛋大的水泡,小腿部位烫起的水泡破裂溃烂,鲜红的肌肉血淋淋的裸露着,其他劳教人员看到了都忍不住落泪;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下午,看守所突然通知家属接人,家属接人时,刘光凤已不能说话、不能走路、不能饮食,身体从颈椎到脚后跟及十个手指全部呈褐紫色,且后脖子呈现十个手指的痕迹。刘光凤被接回家后不到两天便含冤离世。

七月中旬,已是九十高龄的刘光凤之母刘大华老人与儿子(刘光凤之弟)刘光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递了控告书,控告恶首江泽民,为女儿(姐姐)申冤。

九十岁高龄,本来是儿孙绕膝享受天伦之乐,安度幸福晚年的时候,可是邹显义、刘大华俩位老人的家庭却无辜遭受着这突如其来的苦难。在法轮功学员群体中,遭受这样苦难的家庭何止成千上万!在法轮功学员的诉状中,许许多多的迫害惨案都是第一次才曝光出来,令世人震惊。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整整十六年来,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至少数百万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绑架、劳教、判刑和残酷迫害致残致死,逾六万多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致死,(实际数据可能逾百万)无数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这血淋淋的残酷迫害事实,每一份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诉江状,都是对中共江泽民集团的血泪控诉,也是对中共江泽民集团犯下的滔天罪恶的举证。尽管迫害元凶江泽民极其帮凶们惧怕清算,仍然在极力阻挡,负隅顽抗。但在迫害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的今天,在波澜壮阔的诉江大潮面前,只能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如今薄熙来、周永康、郭伯雄等百余大大小小的老虎都进去了,曾庆红、江泽民等巨虎还能苟延残喘几时?现在曾、江已经被摆上了台面,就等着时辰一到时引颈受缚了。

刚被拿下的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从二零零三年至二零一三年先后担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和秘书长,作为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的高层执行者和组织协调者之一,是掌握大量活摘等核心机密的主要成员,涉嫌犯有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目前涉周本顺案被查人数已达六人,其中包括周本顺的妻子及儿子。“善恶到头终有报,只待来早与来迟”,人做了恶都得偿还,谁也躲不过。

从目前的国内国际局势来看,对中共江泽民集团的围剿之势已经形成。诉江人数已突破十三万;在亚洲(包括台湾、韩国、香港、日本、印尼、新加坡及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有近十四万人举报江泽民,声援诉江大潮;近日,在美西南法轮大法学会的发起下,又有三百多位人士联署举报中共前头目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犯下国际公罪,联署人数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增加。请邹显义、刘大华老人放心,替老人讨回公道的日子就要到了。

奉劝那些至今仍在追随中共江泽民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阻止诉江的糊涂虫们,赶快清醒,别再傻了。抛弃中共,远离邪恶,选择自救,才是你唯一的出路。与“真善忍”为敌,继续迫害法轮功,只能是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