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等死的我又康复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我家住天津市农村,因为引产所造成的经常大量出血,去医院也没有效果,严重的时候几次休克不省人事,家里没钱,上医院也都是借钱。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于一九九八年开始炼法轮功,半个月时间一切症状全没了,我好了。我们全家都非常感谢法轮大法。

转眼一年的功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丧心病狂开始迫害。我因为坚持修炼,在当年十月份遭到当地派出所毒打酷刑并非法拘留十五天,当时无论精神和肉体都承受到了极点。在这场迫害中,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提心吊胆的又想炼又不敢炼。就这样一晃过去了七-八年,过去的出血症状再次出现,严重到已经下不了床,赶紧去医院,这一去结果犹如晴天霹雳——是癌症,全家人都哭了。家人说还是炼法轮功吧。

于是我再一次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顶着迫害压力接着炼,结果很快没吃一粒药我又好了。当时我家经营个小买卖,整天从早忙到晚满脑子是钱,名利心又重,学法炼功都不怎么精進,再加上迫害阴影如影随形,村干部几次传话说派出所要找你。时间一长对修炼又是拖拖拉拉了。

今年新年期间,正当我的买卖做的红火时,突然感觉肚子痛,过了几天已无法承受,只好又去了医院,一检查又是癌症还是晚期,心、肝、肺全部衰竭,已没有任何希望,而且时间也不会太长,花冤枉钱也没有必要。一家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央求医生尽一切办法救我,说我还太年轻才四十多岁,就算倾家荡产也得救我。医生说:如果经济条件好那就去市肿瘤医院吧,应该也没啥效果。

抱着一线希望到了天津市肿瘤医院,又是全面检查,核磁看不清楚又做强磁。在做强磁前医院让家属签字,如果在检查中人死了医院不负责任。结果家人不签,是我自己签的。当时我完全是靠打杜冷丁、吸氧气维持着,坚持着做完了检查。专家会诊跟以前的医院结果一样,无法手术。医生劝我们回家。

家人不死心,因为当时我随时都可能死掉,在医院起码还有抢救措施,到家里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就这样住了几天,一天不如一天,一点起色都没有。我在心里求师父救我,可情况没有变化。我突然想起师父说的“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1]当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说:五~六堂课都过去了,你的悟性怎么这么差。醒来后我就哭了,问丈夫我们来几天了?丈夫说六天了。我一想不能再住在医院了,没人能救我,我还是回家好好修炼吧。

这时医院也让赶紧回家,再住也就是等着咽这口气了。姐姐说赶紧找120回家吧。我说我不坐120,我还要学大法,我死不了。姐说不坐120如果半道不行了怎么办,出租车谁敢拉你?结果家里的侄子勉为其难的把我拉回家。半路上果然差点过去,到家以后因为身体太弱了,四~五个人都抬不了,只好用毛毯像兜东西一样把我兜進屋。

家人都哭了,想着我活不了几个时辰了。这时同修们都来看望我了,劝我还要继续修炼,只要好好修,师父一定会管你的,同修给我做了一碗面条,我说吃不下,在医院这几天都没吃东西。同修说只要师父没说不让吃就吃,咱们只听师父的。

同修当时就喂了我半碗面条,大家都觉得很神奇。于是同修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结果一会比一会好,更神奇的是电视已经关了,我们突然发现师父坐在那里,大家惊呼:师父来了!师父来了!你没事了,师父还管你哪!

就这样我每天坚持学法,由坐不起来、翻不了身,到能起来下地走路。也就是三~四天的事儿,到第五天我就能勉强做饭了,下午我就出去找同修学法了。

村里人都知道我不行了,当村里人再次看到我时都震惊了。还有的人看到我后哭了,说没想到还能看到你,听说你快出殡了,你好了,是炼法轮功好的吗?我说是。他说法轮功太神奇了,你快好好炼吧。

这回我无论什么情况,我也必须炼下去,不然怎么对得起师父几次救我。今天,我想把我修大法的神奇经历写出来,一是感恩师父的慈悲,二是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不要听信中共的谎言,谁相信大法好,谁就得福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十年前医生说我只能活两、三个月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我和老伴今年分别是八十六岁、八十五岁了,我们老俩口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身体有很多病,右胸做过切除手术。而且每年都要住一次医院,到了后期,吃什么药也不见效了,上医院都不收,不让我在那里住了。这时,老伴想起他教过的一个学生是烟台山医院的医生,只好又带我去那里。检查完后,医生背地告诉我的子女们说:“大姨乳腺癌晚期,细胞已扩散,只能活两、三个月的时间了。”

回到家,孩子们眼睛都哭红了,我还蒙在鼓里。这时,我女儿就对哥哥们说:“只有法轮功能救咱妈的命了。”没办法全家人也只好同意了。

其实,在以前我们接触过大法,看过大法真相资料,都知道大法好。因为女儿、女婿修炼多年,经常往家带大法资料,一拿就是一大包,我俩也帮忙出去发放。可是邪党铺天盖地迫害大法,女儿夫妻俩也遭受严重迫害,至今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邪恶一次次的抓捕、一次次抄家,电脑物品等几度洗劫一空,就连女婿的技术专利证书也被顺手牵羊拿去赚钱,而且还经常到亲戚和我们老俩口家里骚扰。由于惊吓和牵挂,我害怕了,还阻挡过女儿修大法,在这里向师父忏悔:我错了。那时,女儿送给我一本大法宝书《转法轮》,又教了我几遍炼功动作,由于女儿流落在外,出于安全不能久留,也不能和我经常见面,她就用公共电话联系、引导我。这时老伴也陪着我学炼了,因为他看到我女婿那样一个对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优秀处级干部,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邪党都打压迫害,戴上手铐说抓就抓、说关就关,这不是文革的再现吗?几十年了都是这样折腾,跟这样一个政党走能有好吗?

随即把自己教育工作多年来收藏的邪党书籍全部清理销毁。从此我们就天天看宝书《转法轮》,黑天白天学,就这样学炼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我没有病的感觉了。邻居见了我,有的说:“大姨,您怎么突然年轻了呢?”也有人问:“你得的是什么病,当时那么严重,怎么这么短时间说好就好了?”

有一天,我连续发高烧三十九点四度不退,真有点承受不了了,药在身边就想拿过来吃,我立刻想起了师父在法中说:“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不失不得,不能够全部都给你拿下去,你一点不承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明白是师父给我消病业,我告诉自己一定坚持住,心里只想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这样反复睡一会儿醒一会儿,一连三天就没事儿了。后来只要发一次高烧,浑身其它的病状就去很多,身体也轻松很多。

这期间还有一个小笑话:老伴看我烧得挺厉害很遭罪,就想:让我为她分担点痛苦吧。结果老伴真的也出现了感冒症状,他立即悟到:不对呀,我们都有师父在管啊,不应该那样想,马上一点感冒症状也没有了。十多年来各方面也一直很好。

我发烧的症状没有了,又开始拉血,开始是黑色的,慢慢就成通红的了,每次都拉很多,过一段时间就拉一次,我也不害怕,不影响我吃饭睡觉,知道是师父又给弟子净化身体。因为得病后我的肚子出奇的大,出门别人都说我肚子大,我都听烦了。现在好了,师父把我体内一切不好的物体全都清理了,身体恢复正常了,也特别轻松。

有时病业关真的是很难过,得需要对法的无比坚定和强大的意志力(正念)才能闯过去的,我都横下一条心信师信法不动摇,都出现了奇迹。我胸部做过手术,二十多年来一直都没知觉,修炼后,局部经常发热,象有热气吹一样,不几天,有知觉了。我的手臂原来是不直的,还有很多毛病,随着学法炼功,不知不觉都正常了。

记得刚开始有一问题我想不明白:以前病重的时候,每当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我的身体就非常舒服,为什么现在没这感觉了呢?现在我从法中明白,当时是感受到了女儿修炼大法的正的、慈悲的能量。现在我也修炼了,是师父把我的身体调整到最好的状态了,当然就没感觉了。学大法后,这些可喜的例子在我身上发生太多了,让我全家人都看到了师父的慈悲伟大和大法的超常!

前年,老伴骑上烧油的三轮车准备拉我到北市场,我还没坐稳他就开车了,结果车子一轮着地,失去平衡,“唿”转了一圈把我拎出去,仰面摔在地上,过路的人都吓坏了,我被一男士慢慢扶起,结果一点事没有。这时在场的人们转惊为喜:“这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人被摔得这么重,哪都没伤着,太神奇了!”我心里感谢师父:要是没有师父保护,象我这么大岁数,说不定摔成啥样呢。

一次,我戴上老花镜看大法真相资料,文章里说有位老人随着学法炼功看书不用戴老花镜。心想我也不用戴,我顺手摘下眼镜一看书,真是太高兴了,看得清清楚楚的!到现在大米粒大小的字我也看得清楚。儿子儿媳见我能读很小字体的资料都称神奇。现在虽然两对儿子儿媳不修炼,但都特别尊敬师父和大法,过新年时他们都在师父法像前供上大饽饽、敬上很高的香、全家依次磕头来感恩伟大的师父。

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多着呢。我以前不但身体多种疾病,耳朵也聋的什么都听不见,甚至打雷都听不见。可是修炼后,一到早晨三点三十分,总有人在我腿上拍一下,开始还以为是老伴叫我,可一看他睡得正香呢。原来是师父在叫我起床炼功呢。另外,我有时心里牵挂女儿,时间长了不见音信,就求师父:让女儿回家一趟吧。第二天女儿果真就回来了。师父真的时时就在我们身边啊!

如今我不再惦记女儿了,虽然远在他乡、条件艰苦,但也在和同修们一起做助师正法的重要事情,有师父看护谁也动不了。我以后要站在法上正念加持他们,正念加持所有的讲清真相、慈悲救人的同修们!

师父要求弟子遇事为他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的伟大觉者。夏季的一天,老伴回家笑着对我说:“你出去看看,给你提高心性来了。”我不知什么事出门一看,不知谁开车把我家一扇窗户撞掉了,当时心想:司机肯定有急事着急,不小心无意撞掉的。心里也没埋怨、也不生气上火,花了一百多元钱找人装上了。

我们在大法中修炼整整十年了,我体会:越按大法的要求做,越事事顺心,越心情开朗。现在我和老伴清净安心、自在,儿女孝顺,家庭和睦,吃什么都香甜。

就在同修要我写这篇体会文章的时候,晚上我做了个梦:在一个很多人的大会场里,我正找我的座位,看到不知谁把我的凳子送在讲台上,心想:把我的凳子拿上哪儿干什么?醒来我悟到是师父叫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抓紧时间向广大的民众讲真相,多救人。

脑出血昏迷 三弟媳奇迹般的活了

文: 河北省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事情还得从五、六年前说起,三弟媳突发脑出血昏迷不醒,送医院抢救,当时大夫说:她脑室里都是血,你们家人准备后事吧,前几个比她轻的都没救出来死了。

然而,三弟媳奇迹般的活了。

记得,她得病刚被送到医院后,我也赶到了医院。我们在楼道里等检查结果的时候,我叫着她的名字,她哼了一声,我贴着她耳边告诉她,一定要念“法轮大法好”,求大法师父救你。并告诉三弟和她的两个孩子,都念“法轮大法好”,求大法的师父救她。检查结果出来后,大夫说:她脑室里都是血,你们家人准备后事吧,前几个比她轻的都没救出来死了。

被医院判死刑的人,我们只有求助大法师父救命,我和三弟家人继续念“法轮大法好”,并托咐在那家医院工作的大法弟子,把大法的护身符送到在ICU中的三弟媳的枕边。几天后,三弟媳从ICU转到普通病房。

我把《转法轮》宝书拿到病房,读给昏迷中的三弟媳听。侄儿说:“她听不到了,不管事”。我坚定的说:“读吧,一定管事”。就这样,没修炼的侄儿和两个侄女,我们四人轮着在病床边读《转法轮》。

二、三天后,三弟媳醒了,第一顿饭就吃了两个包子,第二天还要吃米饭。大家看到神奇真的出现了,信心大增,大家又继续读《转法轮》给她听。

我在病房里还给她讲真相,讲共产党怎么邪恶,并告诉她: 你的好日子是你劳动换来的,不是中共给你的,以后不要说它好了。三弟媳答应了。一个月,三弟媳康复出院了。

三弟媳的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出院时,大夫嘱咐三弟媳两个月后来复查。两个月后,三弟媳去了医院,大夫看看她直接告诉她:你回家吧。三弟媳不知是怎么回事,回到了我的家里,我用电话问了一个亲戚大夫,他告诉我们:大夫说,她恢复的太好了,不用花钱检查了。

现在,三弟媳每天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种地、做家务什么活都干,骑自行车哪儿都去。虽然她没有走入大法修炼,但是,她经常帮着我传递资料,有时也去发真相挂历、发神韵光盘。

三弟的变化也很大,原来自私、打架、得理不饶人、争斗的毛病改掉了,老咳喘病也好了。那年冬天,我住在他家里,晚上要出去发真相资料,三弟说:姐,你别去了,我去吧,我知道谁家发过资料,谁家没有发过,省的资料浪费。半夜以后,他把资料都发出去了。村里人看到三弟媳念“法轮大法好”后,身体康复的这么快,我与他们一说三退保平安得福报,很多都办理了三退,加入了念“法轮大法好”的行列,还有的人悄悄的得法修炼了。

老弟媳变化更大,过去整天打架骂人,谁要惹着她,能在房上骂三天,走半个村子骂街,谁都不敢惹她,离她大老远的。自从念“法轮大法好”后,好多年都不见她打架骂人了,原来不搭理的人,她也都主动去和人家说话了。

我的几位家人是大法师父“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法理的受益者。

晚期肺癌患者得救

文: 四川攀枝花新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位退休教师,今年七十五岁。前年我常觉得身体不舒服,服药后也不见好,走路无力,全身虚肿。我的家人就陪我到市中心医院去检查,确诊为“肺肿瘤”,也就是肺癌晚期。

我心里既着急,又难过,又害怕,好象天塌下来了一样!我本来就患高血压,大儿媳妇有糖尿病,大儿子和媳妇工资低,每月我俩都要买药,为治病已经花了不少钱;二儿子失业了,夫妇俩为买房子花了很多钱,我的那点积蓄已经都给他们拿去买房用了,我没有存款了,现在全家人为给我治病都在想办法弄钱,可我这病就是绝症,能好吗?弄不好花了大笔钱什么用也没有,那就是人财两空!

可不,没过多久,三次化疗就交了七万多元。可病没有任何好的迹象。

在最困难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听说我的情况后就到我家来了。她给我讲了法轮大法的真相,帮我退了邪党的团、队组织,告诉我: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

她走后,由于怕心重,我不敢念。从那以后病也越来越重,病得起不了床,走不动路,吃不下饭,喝不下水,吃什么吐什么。只有在床上躺着,头发几乎掉光了,脸上没有血色,瘦得皮包骨头。我心想难道我的生命到了尽头了吗?我不甘心,我要活下去,但是吃药也没有作用了,看不到任何希望,真是度日如年啊!

过了好几天,家人又陪我到私人诊所去输液。医生说我这儿没有治你那种病的药,只能给你输两瓶氨基酸。临走时又说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吧,不用来了。意思是都到这个时候了,输液也没用了。

八天过去了,我那位朋友又来看我。她一进门就急忙问我:我叫你念那九个字你念了没有?我说我怕,没敢念。她说你赶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只有法轮大法才能救你。

我赶紧悄悄地小声念,就这样还生怕别人听到了去告发我。朋友又给我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叫我看,其中有一个小袋子。她走后我就打开袋子来看,一股雾状的浓烟一下子向我扑来,过后感到全身舒服。我问朋友是怎么回事,她说是好事,是大法师父在给你清理身体。

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觉得我的病好了许多。我的弟媳又要我去化疗。到了市中心医院,我又吐又拉,十分难受。医生看了后说我不能再化疗了,就开些药给我。我想起朋友说的师父给我清理身体的事,我就没要那些药,回家后还把家里所有的药都丢了。

接着朋友帮我请了一本《转法轮》,教会了我五套功法。

不到一个月,我每天读《转法轮》,听师父讲法录音,炼五套功法。我的病情果然明显好转:化疗掉了的头发开始长出来了,能吃能喝了,体重也增加了,脸上有了血色,还能上街买菜、做家务活了。

几个月过去了,现在我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

知道我病情的人都说是奇迹!

现在我也敢告诉我身边的人和熟人:是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救了我这个被医院确诊无法医治的人,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感谢师父,感谢法轮大法。我希望所有的被中共欺骗的人,能从我的经历中明白过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谁相信大法好,谁就会有福报!

红斑狼疮三日愈

文: 呼伦贝尔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今年正月的一天,和我住在同一个城市的大姐打来电话,说她女儿的小姑子(女儿丈夫的妹妹)家住海口,住院生孩子没几天就感觉全身疼痛难忍,坐不住、躺不下,全身好几处起了一片片的红疙瘩,疼得吃不下饭、睡不了觉,更顾不上孩子了,只得把孩子抱回家去喂养。找来大夫一看,半天没说出来话,左看右看说治不了,经过会诊确定是红斑狼疮。这种病没有特效药,属不治之症,院方催促转院去广州,否则怕耽误了。

一家人面面相觑,别说这转院的昂贵医疗费得需几家拼凑,就是住上医院,效果如何仍是难以预料,有可能人财两空,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家人处在无助的悲伤和绝望之中。我听到这些真是为她们着急,也只能说些劝慰的话。

半夜十二点,我发完正念刚结束,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让她们全家诚念‘法轮大法好’!”我开始一惊,但马上意识到:这不是师父告诉我让救她们吗!

天刚亮,我就直接给我外甥女打电话:“你快告诉你小姑子,全家诚念‘法轮大法好’就会好了,这是我师父告诉的,千万诚心诚意的念,全家都念,一定会有奇迹的。”后来我大姐又打电话询问我,我又嘱咐一遍,让她也帮着念。

第三天,我大姐打来电话说:“太灵了!好了!一点也不疼了!这法轮功太不得了!真是难以想象!”

从呼伦贝尔到海口,几家老少齐声赞颂法轮大法:李大师太慈悲了,大法弟子亲属的亲属,远隔万里,大法师父都慈悲救度,没花一分钱,没用一片药就解决了大医院花多少钱都治不了的绝症,真是太神了!患者流着泪表示:永远不忘大法师父救命之恩!

小哑巴会讲话了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我外甥女的儿子到四岁时还不会说话。经医院检查,医生说孩子是“先天性耳聋引起的。”

家里人就给孩子买了助听器戴上,没用,还是不会说话。孩子五岁了,家人更着急了,就把孩子送到了咸阳聋哑托儿所。一年来钱花了不少,孩子依然没有一点变化,只好又把孩子接回家,送到县托儿所。由于农村生活很不方便,家人又把孩子接回来。

眼看同龄孩子都上学了,一家人都为这孩子发愁。

这年孩子的爷爷、奶奶来我家做客,谈起这件事。我告诉他们:不要愁,心里什么也不要想,就教孩子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平时一有空就对着孩子耳朵念这九个字。其它什么都不想。大法是超常的,孩子耳朵会好的。

孩子的爸爸、妈妈带孩子来时,我给他们讲了法轮大法修炼中的神奇故事,给放真相光盘,神韵晚会,让他们看真相小册子,他们都退出了少先队。临走时,我给他俩和孩子每人送了一个大法护身符,告诉他们回去一定给孩子带在身上。我又嘱咐:为了孩子,全家人平时都念“法轮大法好”,形成一个正的场,孩子一定会好起来。我外甥女说,我一定照姨说的做。

半年后我回家乡去探亲,我外甥女高兴地叫孩子给我念儿歌《小白兔》,孩子背得很好,只是字念的不太清楚。孩子已经上了学前班,很聪明。我让孩子写“法轮大法好”,孩子用粉笔在自家院墙上到处都写上“法轮大法好”。这次去外甥女家,给她全家九口人都退出了党团队。连她家八十三岁的婆婆也开始念“法轮大法好”了。

过了不久,外甥女带着孩子到西安打工。一天晚上,孩子给他的奶奶打电话说:“奶奶,你给我买条棉裤,一双棉鞋和一把铅笔,再给我妈买一辆电动自行车,我妈每天要送我上学。”孩子奶奶立即答应孩子说都给孩子买。

放下电话,孩子的奶奶高兴得不行,马上给我打电话说:孩子好了,讲话清楚了,让我放心。并且特别说:非常感谢法轮大法,感谢大法师父救了她的孙子!

孙子地中海贫血病痊愈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我的孙子四岁的时候,经四川华西医院确诊得了地中海贫血病,这个病在当地很少见,听医生说比血癌、白血病还凶、还严重,治愈率基本为零,还必须做骨髓移植,需要六十万人民币,而且要到北京去做,还不一定会成功。

那个时候我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狱中迫害,我出狱的时候,孙子快满五岁了。看到孙子的肚子大的象一个鼓一样,走路非常吃力,雪白的一张脸很难看,嘴唇没有一点血色,我心里很难受。

那时孙子每天都要去医院输血,稳定病情,到北京去做骨髓移植,家里根本无法承担昂贵的医药费。儿子、儿媳都认为没有任何希望了,都不愿意医了,尽量满足他,给他做些好吃的,实际上孙子已吃不下什么东西了。当时他的脾脏已坏死,必须手术切除。

在这种情况下,我把孙子接到我家中(原来在外婆家),每天让他听师父讲法,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当时到本地医院做脾脏手术,人家不接收,到重庆三军医大医院还是不接收,怕担风险。后来我市一个医院的一个年轻的医生看到孩子可怜,愿意冒风险收孙子住院,在做手术时取出一个七、八斤重的坏死脾脏。孙子虽然只有五岁,做完手术下来连哼都没哼一声,只是不说话,两只眼睛只是看着。

下一步要做骨髓移植需要六十万,对我们家庭来说经济上根本受不了。我知道只有师父,只有大法才能救我的孙子,每天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孙子也是有缘人,他很相信,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现在孙子已满九岁了,马上就要上三年级了,脸色红润,每天蹦蹦跳跳的,成了一个健康的孩子。

我孙子也说自己得的是绝症,医不好,是大法师父救了他,而且很相信大法,现在每天睡觉都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