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发现史前化石 或为“世界最早花”


图片显示1.25亿年前Montsechia及其简单的种子芽可能的样子。 (David Dilcher)

大纪元2015年08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史前水生植物可能是世界已发现的最古老的花,重塑了科学家对最早的花可能是什么样的理解。Montsechia钟形花是一种叶状淡水生植物,很可能在1.25亿年前是腕龙属恐龙(brachiosaur)和禽龙属恐龙(Iguanodon)的食物。

从西班牙一个古老湖床挖掘出了保存非常完好的化石,研究表明,不同于以前的分类,Monsechia其实是一种开花植物或被子植物。这使得它匹敌中国辽西地区的“世界最早的花”――辽宁古果。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的迪尔彻(David Dilcher)是这项研究和负责人,他说:“严格的讲,‘世界最早的花’像‘世界最早的人’一样无法认定。毕竟,我们无法确定是否还有更早的花(或人)不留痕迹地灭绝了。但我们认识到越多,我们就越能更好地查明此类生物是如何演变和生活的。”

迪尔彻教授和他的同事们希望了解更Montsechia和金鱼藻相关的物种,深入研究其他被子植物如何从祖先进行分支的。“早期裸子植物最终是如何成为了被子植物,产生了巨大美丽多样化的花朵,现在遍布地球,还有待更多发现”,迪尔彻教授强调。

在外观方面,这种植物类似于现代的金鱼藻。金鱼藻是水族馆和观赏池塘喜爱的深绿色的水生植物。

最近古生物学家在西班牙也发现了最古老的大熊猫祖先化石,距今1,160万年,被命名为A.beatrix。在西班牙的化石发现前,科学家发现的最古老大熊猫化石至多距今大约820万年,是在中国发现的。古生物学家表示他们在西班牙的两个地点发现了大熊猫祖先的颚骨和牙齿化石。

根据此项研究发现,大熊猫可能起源于欧洲西部。不过在西班牙以外的地区并没有发现该物种的化石残骸。研究人员并不确定A.beatrix是如何到达中国的,由于化石记录太少并且多为碎片,现在还很难确定真正的源头。

责任编辑:苏漾

Advertisements

阻毒药上市救上万婴 加国获勋章女医辞世

大纪元2015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洋综合报导)著名加拿大女医生凯尔西(Frances Oldham Kelsey)上周五(7日)辞世,享年101岁。“这药有毒,不能上市。”这位当年不惧药厂压力,力阻会造成畸形胎儿的抗孕吐药沙利度胺(Thalidomide,又名反应停)上市而拯救成千上万儿童的女医生,被美国誉为英雄。

与女儿居住在加拿大安大略省伦敦市的凯尔西,在辞世前上周四(6日)下午,她获得安省省督颁发的加拿大勋章(Order of Canada)。当时陪在她身边的女儿克里斯汀(Christine Kelsey)表示,加拿大当局原定于9月赠勋,但由于母亲健康恶化,因此决定提前。

在上世纪60年代,在美国食品暨药物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负责审查新药工作的凯尔西,因质疑抗孕吐药沙利度胺的安全性,阻止FDA审批这种药物,让超过2万名美国婴儿免受畸形之苦。

日前《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报导了凯尔西当年力抗制药厂的经过,称她是“英雄”。

不畏药厂压力 挡下沙利度胺

沙利度胺是在1956年由西德(德国统一前)一家制药厂生产上市。在当时,沙利度胺被认为是最安全的镇定剂,作用快、不成瘾也无毒性。同时医疗界也发现沙利度胺对抑制怀孕造成的呕吐非常有效,因此使它在欧洲广为使用。但后来医学界发现,沙利度胺造成婴儿严重先天缺陷,包括肢体残缺、内脏损伤、失聪和失明等。

当时在FDA负责审查新药的审核员凯尔西发现有关沙利度胺的成分报告不够详尽,怀疑沙利度胺安全性,因此要求制药厂梅里尔(William S. Merrell)提供更多沙利度胺的毒性分析等数据,否则无法核准上市。而当时,沙利度胺已在欧洲和加拿大等众多个国家成功上市并且热销,却在美国遇到阻力,梅里尔公司为了让该药在美国能尽快上市,用各种方式向FDA施压,还批评凯尔西固执。

尽管这样,凯尔西仍坚持要求梅里尔公司提供更多证明。后来她发现了更多的证据显示,沙利度胺的安全性越来越受到质疑。凯尔西说:“我总觉得有关这种药物,他们(梅里尔)没有对我完全坦白,每一次会面都是这样。”

1961年11月,欧洲研究发现,沙利度胺可能导致胎儿罹患海豹肢症(phocomelia),许多国家也开始出现“沙利度胺儿”。凯尔西正式驳回沙利度胺的上市申请。因此沙利度胺未能在美国上市。

最终研究显示,沙利度胺可穿透胎盘,影响胎儿发育。欧洲和加拿大有近1万名婴儿因此四肢畸形。

据美联社报导,全球各地都有关于沙利度胺的诉讼案。在2010年,继同意赔偿2,000万英镑(约3,100万美元)后,英国政府也因为这种药物造成的伤害,公开向所有受害者道歉。2013年,纽西兰和澳洲受害者提出的诉讼,也以8,900万澳元(约8,100万美元)达成和解。

拯救成千上万儿童 一生获奖无数

由于凯尔西仍力阻FDA核准沙利度胺推出,使成千上万的婴儿因此获救,免于畸形。有研究指出,若不是凯尔西在最后关头挡下沙利度胺,美国可能有超过2万名婴儿因此受害,凯尔西杰出的判断力成功阻止悲剧发生。

凯尔西在FDA工作还推动了1962年的药品监管相关法令的修法,新药上市需提出严谨的成分、效果、副作用分析。

凯尔西一生获得无数奖项:1962年,时任美国总统甘迺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特地授予她杰出联邦杰出公民总统奖(President’s Award for Distinguished Federal Civilian Service),2000年凯尔西入选美国国家女性名人堂(National Women’s Hall of Fame)。

凯尔西在美国FDA工作了45年,在2005年从FDA退休。2010年,FDA设立凯尔西奖,用来表彰FDA中的优秀员工。

生命最后时光 获颁加拿大勋章

美联社报导,加拿大安省省督多德斯韦尔(Lt.-Gov. Elizabeth Dowdeswell)周四(6日)下午向凯尔西颁发加拿大勋章。她说,能向凯尔西颁发勋章是她的荣幸。

之前多德斯韦尔以为凯尔西长期居住在美国,所以未能早些时候向她颁发这个勋章。

凯尔西的女儿克里斯汀说:“母亲一直认为她是加拿大人。我很高兴,省督办公室能在她有生之年颁给她这个奖项。”

加拿大总督约翰斯顿(Gov. Gen. David Johnston)办公室周四说,在凯尔西的职业生涯中,她帮助美国改善药物监管程序。

1914年法兰西丝‧奥尔德姆‧凯尔西出生于加拿大卑诗省(British Columbia),1935年拿到麦基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理科硕士学位,隔年进入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攻读药理学博士学位。完成学业后,凯尔西在美国多所大学任教,在1956年入籍美国。1960年,凯尔西进入FDA工作,主要负责审查即将上市的新药。

责任编辑:苏漾

阿拉斯加发现罕见7500万年前薄板龙化石

04095514592
美国阿拉斯加山脉地区发现7500万年前的海生类恐龙——薄板龙,以颈部超长而著称。(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5年08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默迪综合报导)美国阿拉斯加发现史前7500万年前的恐龙脊椎骨化石。研究者确认是一只原本生活在海洋区域的薄板龙,但此次发现地点却是在阿拉斯加山脉地区。

据福克斯新闻网报导,阿拉斯加大学北方博物馆(University of Alaska Museum of the North)馆长帕特里克‧德鲁肯米勒博士(Dr. Patrick Druckenmiller)表示,薄板龙是一种很罕见的海生爬行动物,以超长的颈部和相对很小的头骨而著称。

这是首次在阿拉斯加州发现薄板龙化石,发现地点在阿拉斯加南部的塔尔基特纳山脉(Talkeetna Mountains)。1868年美国堪萨斯州首次发现薄板龙化石,之后相继在北美多处又有发现。

据悉,薄板龙又叫薄片龙,属于蛇颈龙类,以鱼类和没有甲壳的海洋动物为食。

为何海生类恐龙化石出现在山脉?

04095514593
化石收藏家科尔文·梅茨勒(Curvin Metzler)和帕特里克•德鲁肯米勒博士(Dr.Patrick Druckenmiller)站在悬崖上发现薄板龙化石地方。(视频截图)

像这样的恐龙死后尸体本应该也在海洋区域,为何在山脉地区发现它的化石呢?

德鲁肯米勒表示,7,000万到7,500万年前,这个地方的岩石沉积到海底,那时的阿拉斯加南部边界是一片海洋,在以后的数百万年间,地壳运动致使海底上升数千英尺成为高山。

他说,能在阿拉斯加发现这样大型、保存完好的脊椎动物化石实属难得。之前在堪萨斯州、达科他州和蒙大拿州发现过类似化石,那些都是多岩石的贫瘠地带。另外这些州所在的北美中部,在几百万年前被海洋分割成两块大陆。

阿拉斯加多数地区植被丰富,只有那些偏远的山区,由于海拔高且陡峭,所以植被少、土地贫瘠,比如塔尔基特纳山脉的峭壁。1994年,采石场工人在这里曾发现了一只鸟脚类食草恐龙的化石。

德鲁肯米勒估计,此次发现的这只薄板龙大约25英尺长,颈部长度是全身的一半。

目前发现的是脊椎骨化石,但德鲁肯米勒确信,这只薄板龙的大部份骨骼化石还没有挖掘出来,预计明年夏季完成所有挖掘工作。

责任编辑:林妍

东莞现“镜面人”五脏六腑全长反

0650222606
东莞袁先生被确认为“镜面人”,五脏六腑与正常人全相反。(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8月05日讯】你知道什么是“镜面人”吗?近日,广东东莞石龙的袁先生总是感觉下腹异常疼痛,到医院就诊一直未能确诊病因。医生突然想到会不会是“镜面人”,随后经过一系列检查,确诊患者是“镜面人”,其内脏与正常人完全相反。

据大陆媒体报导,近段时间,袁先生总是感觉左下腹异常疼痛,经东莞市第八医院就诊检查,医生一一排除了有可能造成病因的乙状结肠扭转、输尿管结石、腹膜炎。

患者病得稀奇,令医生也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镜面人?在医生听诊患者心音区时,发现患者右侧心音较左侧明显,跟常人相反,随后进一步做胸片、心电图及B超等检查,确诊患者内脏与正常人完全相反。

原来,患者只是普通阑尾炎,迟迟找不出病因是因为阑尾长反了。

据医生介绍,镜面人比较罕见,发生率大约为百万分之一。正常人的心脏、脾脏在左边,镜面人则在右边,而正常人的肝、胆、阑尾长在右边,镜面人则在左边,就好象正常脏器的镜中像。

“镜面人”的生理功能与正常人一样,其健康、生活都不会受太大影响。

责任编辑:洪宁

科学家证实银河系三分之一的恒星发生轨道迁移

20150803-10

正见新闻网2015年08月03日】据国外媒体报道,科学家发现银河系内的恒星存在迁移的现象,通过斯隆数字巡天的观测结果显示,银河系中三分之一的恒星发生了轨道迁移,有的远离银河系中央,有的则靠近银河系中央。科学家绘制出的银河系地图表明,恒星群迁移是存在的,这也是我们发现恒星迁移的第一个证据。本项研究可为天文学家提供理解银河系恒星形成、迁移的过程,使用了来自斯隆数学巡天III的数据,观测对象为10万颗恒星。

来自美国滨州州立大学的天文学教授唐纳德-施耐德认为,我们能够对银河系内近7万颗恒星进行观测。由于我们观测到的是过去的光,因此这项计划也被称为银河系考古学,我们对银河系恒星群的形成、历史进行研究,分析它们的位置和轨迹。新墨西哥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Michael Hayden认为,在我们现代社会中,许多人不会一直呆在某个地方,有时会出现的世界各地,远离他们的出生地。事实上,宇宙中的恒星也如此,银河系中超过30%的恒星从出生开始后就进入漫漫旅途,远离出生地。

科学家绘制的银河系恒星分布图中,许多恒星不是靠近银河系中央,就是远离银心而去。过去数年内,巡天观测绘制出详细的银河系恒星分布地图,并记录了恒星群的大气光谱信号,这样我们也可以知道恒星中的元素构成。恒星光谱显示,银河系内的化学元素分布是不断变化的,一些重元素会聚集在恒星诞生地,当恒星死亡后,重元素会进入下一个恒星形成区,以尘埃和气体的形式出现,参与新恒星的诞生。

研究:集体意识能对物质世界产生影响

00409232607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表明,意念的力量不仅仅是意识形态的,它也能显现出来,而两人以上同时持有集体意识,则能对物质世界产生影响。(Fotolia)

大纪元2015年07月10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Tara MacIsaac报导∕陈俊村编译)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的研究揭示,两人以上同时持有相同的思维或情感,可能对周遭的物质世界产生看得见的作用。意念的力量不仅仅是意识形态的,它实际上也可以显现出来,而个体之间的团结则能强化这种力量。

该校研究人员内尔森(Roger Nelson)在普林斯顿大学工程异常研究(Princeton Engineering Anomalies Research,PEAR)实验室协调研究项目长达20几年的时间,他目前是“全球意识项目”(Global Consciousness Project)的负责人。该项目由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共同参与,旨在测试人类意识的力量。

在90年代,PEAR的调查开始显示,人类的意念能影响随机事件产生器(random event generator)的行动。这种机器只会产生1或0。它们就像电动的掷硬币机一样,只产生两种随机的可能结果。

在受测者被要求以意念控制随机事件产生器,使其产生较多的1或较多的0之后,这种机器果然根据受测者的选择呈现较多1或较多0的趋势,其比例远超过偶然所产生的结果。而成对的受测者,特别是彼此之间有感情存在的人,似乎能对随机事件产生器造成较多影响。

内尔森在5月份一场研讨会的概要中表示,与在一般或混乱的情况下相比,受测者在高度参与仪式、音乐会和创造性的活动时以意念控制随机事件产生器,其结果会更偏离偶然的预测值,亦即更加可能是意念所控制、而非偶然产生的。

根据该概要,内尔森现在想知道一些大问题的答案,例如:人们对强震产生相同的情绪反应会不会导致什么结果?10亿个世界杯足球赛粉丝的热情会产生什么结果?他已经开始透过“全球意识项目”去寻找答案。

英国生物学家谢尔德雷克(Rupert Sheldrake)从不同的角度描述这种群体的共鸣现象。举例来说,一群动物被训练成对特定的刺激产生特定的行为,另一群尚未接受类似训练的动物会比较快采取这种行为。即便这两群动物从未彼此接触,第二群动物也会选择与第一群产生共鸣的行为模式。

责任编辑:苏漾

颜丹:机器人“杀人”的警示

大纪元2015年07月04日讯】近日,与美国好莱坞科幻大片《终结者》如出一辙的骇人情节在德国大众汽车的一家工厂里上演了真实的一幕。一名技术人员在安全笼中调试机器人时,突然被机器人击中胸部,然后被其抓起、重重摔在一块金属板上,最终因伤重不治身亡。这起实际上在西方国家的工厂里甚少发生的事故一经媒体报导后,便立即传来了“机器人杀人了”的惊呼。

人们受到此等惊吓,不过是因为谁也没能想到,被人类设计研发、组装利用,类似大型设备的机器人会将完全掌握了其性能的主宰者杀死。若说一条疯狗咬伤了自己的主人,似乎还能想像、并接受这一现实,毕竟狗也是有感觉、有意识的鲜活生命。但若说机器人好像得了失心疯一样,要杀人,恐怕除了科幻电影,没有人会相信这是真事。然而,就是这些令人匪夷所思、始料未及的现象,却总是“不以人的思想、意志为转移”的赫然发生或一直存在着。

正如此次德国大众工厂里发生的这起诡异的机器人“杀人”事件,似乎是有诸多细节难以解释。其一、该工厂已在这台重型机器人的外围设置了安全笼,目地是防止人类的意外接触。既然是限制与人接触,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那位“被杀”的技术人员当时偏要只身犯险,进入安全笼之中呢?根据媒体报导,他当时正准备与另一位同事对机器人进行调试。

那第二个问题便接踵而至,作为技术人员,在明知要涉足非安全区域时,必然会提前确认所有能够启动机器人的按键或开关处于闭合或断开的状态,如此才能放心的进行近距离检测;那么,当时的机器人又是如何自己动起来的呢?其三,话说机器人可谓是科技界的尖端产物,这般高智能的设备,理应拥有高智能的检测、调试方式,正如科幻片《终结者》所描述的那般,机器人应由一个高级计算机控制系统来进行后台操作。如此,又何须技术人员近距离调试?

诸多值得深究的问题,大众公司却未能给予清晰、明确的答覆,有关发言人也只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这个机器人不属于新一代轻型协作性机器人”。尽管他介绍了一些有关这类轻型机器人超乎寻常的优点,却始终未能说明,为什么大众公司至今并没有普及这类更为先进的设备。理由或许只有一个,那便是重型机器人也同样拥有着轻型机器人所无法比拟的优势与特点,甚至在某些方面,二者是难以相互取代的。也就是说,再尖端的技术,只要是人所打造的,就必然不会完美无缺,毫无破绽。

道理尽管浅显易懂,然而真正能做到不以科技发达程度来彪炳自身实力的国家或工业生产商,仍是屈指可数。建立在科技发展之上的现代西方发达国家,则更是希望时时刻刻都能将这一并不完美的科技力量发挥到极致,甚至应用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以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人们过度兴奋的为高科技所能带来的便捷与效率感到无上荣耀时,却常常会忽略一个更为严峻的事实,那便是科技本身所存在的漏洞随时都在制造着令人触不及防的麻烦,而这种麻烦甚至极有可能是一场灭顶之灾。

此次见诸报端的机器人“杀人”事件就是这样一种告诫或警示,它不仅在表明科技是有漏的,更重要的是在点醒世人,自以为能主宰科技的念头应该尽早打消,因为人类从来都没有真正成为科技的主宰者;相反,过度的依赖正使人自觉或不自觉的沦落为科技的奴仆。而最明显的一个表现,就是人们对手机、电脑等科技产品所呈现出的不可或缺的状态。当人们走路、坐车,工作、休息,甚至是跟朋友聚会,都在专注的摆弄着自己的手机或平板电脑时,谁还会有意识的去想,究竟是你主宰着科技,还是科技掌控着你?

而一旦被科技所掌控,就必须得面对如下的双重境遇:虽然可以享受它带给人的肤浅快乐,但与此同时,也不得不去承担其本身的漏洞所将引发的悲剧性后果。当机器人“杀人”不再只是电影中的桥段,不知人们是否才会发现,若想从科技上收获快乐,或许就要面临着付出生命这种高代价的风险。正如某汽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所担忧的那般,人工智能的发展或将使未来机器人自主决定屠杀人类。仔细想来,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可能?

责任编辑:高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