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力量

文: 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第一次被对方的话语感动,是我毕业去公司报到的那天。当我对给我办好手续的办事员说“谢谢”时,他轻声说“不用谢”。从那时起,我真正懂得了父亲常说的“良言一句三冬暖”。

语言是思想的表达。说来真奇妙,人的一生靠的是思想引路,走正路就会积德延阴福;走邪路会遗祸子孙。前几天,我曾经的婆婆因头部摔伤住院了,我去护理时外人还以为我是她女儿呢。当得知我的婚姻破裂是因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成时,他们都说江泽民不是个东西,这些年没干一件好事。对我的行为大加赞赏,也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医生说婆婆应该七天拆线,结果五天就给拆线了,因为伤口愈合好了。大家都惊讶:“这八十三岁的老太太咋这么厉害?”我告诉他们老太太在心里总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她去年脑出血清醒后就开始念了。当她能走路时,跟她一起得同样病、同岁数的一个老太太还在床上下不了地呢。

语言是由文字组合成的,不同的组合有着不同的内涵。“谢谢”与“混蛋”的结局肯定是不同的。劝三退时我常说:中国的汉字是象形文字,与天上是对应的。心里装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生命就会得到上天的保护,因为“真善忍”是上天叫人遵循的天理,从古至今不遵守的人就会遭惩罚。中共不叫中国人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因为中共知道自己没好了,只不过在抓陪葬品罢了。

有句话叫“心想事成”,人们把它当作褒义词来用,其实它是中性词。当人们对着带有凶器的那块血布宣誓说“把生命献给党”时,“党”就可以随时夺走此人的性命。说起来非常残酷但却是事实:灾难中失去生命的都是同意为中共献身的人。人认为自己说“献命”不是真心的,但上天都把它当成真的,结果成了“天灭中共”的对象。

表面是一句话,实乃生命归属的问题。热爱生命的人,一定喜欢“真善忍”。愿所有人都珍惜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愿大家都能平安度过“天灭中共”的劫难,走向美好的明天。

Advertisements

陈思敏:张高丽坐困天津爆炸追责靶心

7151720391
在天津爆后就深陷事故黑幕及舆论漩涡的张高丽,可以确定的是未来处境不会变好,只会更糟。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5年08月28日讯】不论习李还是舆论,这次对天津8.12爆炸事故的问责声浪一直居高不下,有关方面也已启动追责。8月27日在最高检祭出首批责任人名单的同时,媒体报导也传来了事故后第一起津官“坠楼”身亡的消息。

据报导,26日上午从单位8楼坠落后不治身亡的董永存,是天津市交通委行政审批处处长,而其坠亡原因目前官方尚未给出任何说法。外界费解,在最高检今次首批立案调查的6个部门合计11名官员里,董永存并未名列其中,因而他意外的突然坠亡不意外的引发舆论“被灭口”的高度揣测。

在27日最高检首批追责名单公诸于众后,官媒随即发声:厅官被查不是事故问责终点。而非官方媒体财新网也采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报导称:行政问责完全有可能涉及中央交通部和天津市的领导,按照此前做法,问责应该会到省部级干部。

天津爆炸后,各界问责声浪不断,官方与非官方的媒体报导也不掩“不是监管不力,而是根本没有监管”的追责。而接近中南海人士第一时间透露的内幕消息,江泽民是天津爆炸黑手,涉事公司瑞海被景深及中南海、高达现任常委张高丽,所以谁敢监管谁敢查。

然而回头检视事件发展与新闻,可见习李当局对此案追责之心之切的痕迹。

天津12日爆炸,习李不同以往的快速在13、15日两天四批示要一查到底。16日最高检在国务院的调查组尚未成立之前已于安监部门早一步到天津查案,此举也是非同以往。17日人民网发文称“周永康、令计划都一查到底,中央没必要对天津事故官官相护”。

18日这天,一边是公安部首次牵头国务院调查组成立,一边是安监局长杨栋梁率先被拿下。官方虽撇清杨落马无关天津爆炸,但媒体已广为报导,天津地方在涉事公司瑞海尚未获准经营许可而为它大开绿灯之前,中央的杨栋梁已先行签署被指是形同为瑞海量身打造的“港区经营危化品不需许可证”的管理办法。

19日这天,先是天津官方发布人事被外界认为或与后续追责有关的周永康案公诉人边学文履新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一职,其次有新华网难得以采访报导方式“起底”瑞海的政商关系脉络图,其中每条线路多能连接至张高丽,再者国务院调查组于是日召开首次会议上,调查组组长、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提到张高丽坚持每天与前方指挥部视频通话,被外界解读为此乃张高丽作贼心虚、心里有鬼之举。

20日这天,习李在政治局会议听取国务院调查报告,会中习近平不知是第几度的要求彻查事故原因与追责。直到目前最高检27日首批立案名单出炉,官媒再度发文对涉嫌者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的追责下去。

在天津爆炸之前,江苏赵少麟、赵晋父子双双落马就被外界视为习欲拿张高丽先打其团伙之兆,天津爆炸后,赵晋进一步被曝仗津门首虎武长顺,以及戴相龙、张高丽等“老领导”之势在天津攻城掠地,随后,涉令计划案的河北周本顺之子也被曝与赵晋案有瓜葛。

这当中最引关注的还是,张高丽作为天津的“老领导”,但事故发生后却一次都没有回到天津,而是只能藉助视频通话了解状况。目前已坠亡的董永存在天津市交通委虽然职位不高,但位置重要甚至孰知内情。习李要追查背后黑手,董永存就这么巧的坠楼身亡。虽然如此,在天津爆后就深陷事故黑幕及舆论漩涡的张高丽,可以确定的是未来处境不会变好,只会更糟。

责任编辑:高义

鉴恒:题字去哪不重要 没有江泽民很重要

大纪元2015年08月27日讯】8月21日,网络曝光中共中央党校南门由江泽民题写的校名石被拔起清除,很多评论人士和网民认为这是给北京当局“去江化”新添的佐证。

两天后,中央党校网站首页头条发文《夏日校园别样美》,特意提到江氏巨石的去向:“原来放在校门外大路边的校名碑,现在移放在校门内。”

不言而喻,这篇文章是中共官方惯用的“辟谣”之作。大陆亲江网站更是一哄而上,得意地说题词碑只移动150米远,工作人员还对媒体说“字还在,不用道听途说,你们听风就是雨。” ,“石碑挪地方,是正常建设规划需要”。

针对此事,中青网特别发表评论《挥之不去的北戴河想像》,文章对比每年8月,坊间都会流传着无数关于“北戴河会议”故事的现象,称目前一些人对题字石完全是“过度解读”,“阴谋论像鸦片”,“深陷阴谋论想像的人,有了权威性辟谣也无济于事”。

首先,靠镇压六四学生鲜血爬上中共最高位置的江泽民,在位期间卖国、贪腐、官商勾结,权钱交易,造成社会道德沦丧殆尽;退位后老人干政,搅乱内政,特别是做为镇压法轮功群体、活摘器官的首犯,江泽民罪恶滔天。民众喜于“去江化”,盼江倒台,何来“阴谋论”?反倒是尽快抓捕江泽民,国内才能遏制江派的阴谋动乱——诸如昆明车站砍人事件、天津大爆炸等,无辜流血的百姓都被江派用来做制衡政局的牺牲品,江泽民才是阴谋的源头。

其次,何为“权威性辟谣”?权威所指无非以央视和新华社为代表的中共官方喉舌,它们专以欺骗国民,颠倒是非为任。试看这些“权威”曾辟过哪些谣:汶川大地震之前,四川官网对专家呈送的地震预报辟谣,结果大地震发生,千百万人葬身豆腐渣工程下;萨斯病肆虐期间,中共也忙于辟谣,错过了最佳控制时期;另外关于薄熙来、周永康倒台的传闻,中共也曾大力辟谣,结果“谣言”都成了遥遥领先的预言。经验证明,凡是中共“权威辟谣”的,基本都是真相。相反中共假辟谣、目的是真造谣,贻害百姓。

文章拿坊间流传“北戴河会议的故事”说事,归根结底是中共独裁政治不透明,黑箱操做、人民没有知情权,得不到正常的资讯所造成的。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江泽民的题字牌移到哪里了真的重要吗?不管移到哪里,反正是被从原来那么醒目的大面积地方连根拔起了。如果江还得势,以最爱出风头著称的江岂善罢甘休?一块8米长36吨的巨石,题着校名,却被圈到校门内,若非有个中隐情,仅以“建设规划需要”就能轻描淡写解释的通?

广大民众对江泽民的各类非议、恶搞、嘲讽、诅咒,冠之以“阴谋”就能维护其“伟光正”的形象吗?自欺欺人。这正是独裁主义的将亡之兆。被高压强制下的人们,用各种段子、传闻、讽刺、歌谣小令来表达不满和积压的民愤。这股汇聚在人民心底反抗强权的暗流,一旦有了契机就会爆发出不可估量的颠覆腐烂政权的力量。

江题字去哪了其实并不重要。据悉,天津大爆炸后,习近平已经将江氏父子控制,诉江大潮已超过16万人次参与。法办江泽民,曝光罪恶,为他欠下的滔天血债讨还公道才是重要的,也是巨大的民心民意所在。

责任编辑:尚一

服从命令与维护良知

文: 明德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我看见他在火车站上注视着我们乘坐的列车离去,他变得越来越小,他站在那里,看上去相当惆怅,仿佛对我们的离去感到不安,对正在做的工作感到不安……”

这是一列满载匈牙利犹太人的列车,驶往奥斯维辛集中营,而站台上的那个人正是纳粹高官阿道夫•艾希曼。艾希曼负责将整个欧洲的犹太人送往死亡集中营,经他手处置的犹太人有五、六百万。在一般犹太人心目中,他是“邪恶的虐待狂”,是“最变态的恶魔”。而大屠杀的幸存者埃利耶.维埃塞尔,他所见到的艾希曼,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常人,平常到在执行死亡任务时似乎还显露出良心的隐隐不安。

史料记载了艾希曼的冷血和残忍。他在战争结束时曾叫嚣:“我将高兴地跳进坟墓,因为我知道德意志帝国的五百万个敌人已经像牲口那样被杀死了。”这时的艾希曼,面对几百万人的生命竟然无动于衷,良知已彻底的泯灭。

然而,艾希曼并非天生的魔鬼,他经历了一个人性魔变的过程,这一点,从他身为纳粹党人的经历可以窥探一二。刚开始,艾希曼在目睹死亡集中营的惨烈场面时也曾有过恶心、恐惧、作呕(人的本性中厌恶犯罪的心理)等不适的经历,为此他提出过调动申请,但上司回答道:“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结果,他还是坚守岗位。往后就是晋升、习惯、麻木、沉溺,干出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的事情而无动于衷。他的良知就是这样在一次次的服从命令的过程中逐渐丧失。

一九六零年,艾希曼被逮捕归案。他以“服从命令”为自己辩护,称自己“只不过是齿轮系统中的一支,只起到传动的作用罢了。”和对待许多其他纳粹党徒的一样,法庭驳回了他的“齿轮”之说,因为判定一个人对其行为是否应该负责,主要不是命令而是良知。良知才是最高准则。翌年艾希曼被判处死刑,再翌年被处以绞刑。

良知曾经一次次叩响艾希曼的心门,他却念着“服从命令”的魔咒拒绝开门,错失了维护良知的机会,因而也失去了逃离魔掌的机会。而一旦良知停止运作,艾希曼便走上不归之路。

汉娜﹒阿伦特在近距离观察艾希曼之后,提出了一个概念:平庸的恶。透过她的观点加以剖析,就可以清晰地看到艾希曼的良知是如何因服从邪恶命令而一步步泯灭的。

阿伦特认为,邪恶是一种平庸、肤浅的状态,是一种“不思考”的东西。邪恶平庸体现为顺从、麻木、没有是非判断力,服从命令而作恶,却失去了用善恶和良知判断自己行为的能力。不难断定,魔鬼就藏在自上而下的纳粹命令之中。正如后来的米尔格莱姆实验所证实的那样,当邪恶的命令来自权威,无思的人就会基于服从权威的心理,漠视良知发出的道德指令,使得道德抑制弱化甚至丧失,从而无障碍地选择邪恶的行为。即使有良心的不安,也会将责任推给权威。从中可以看出,服从邪恶命令的过程,就是摧毁良知的过程。久而久之,良知便会彻底沦陷。

对艾希曼而言,他所体现的邪恶平庸就是盲目服从大屠杀的命令,心甘情愿地成为纳粹杀人机器上的“齿轮或螺丝钉”,成为纳粹党手中的“工具”。这个被阿伦特称之为“非人化”的过程,是摧毁人性、毁灭人的道德良知的过程,正是艾希曼在一次次的服从命令的过程中自觉或不自觉的完成的。

人之为人,就是人有区别于动物的道德良知。孟子说:“所不虑而知者,良知也。”良知是人生命中先天具有的判断是非善恶的能力。上天在人的生命中赋予良知,就是让人在是非善恶面前能够有所察觉、有所分辨、能够正确选择。有时候,霎那间的戚戚然就是良知的劝谕。就象站台上的艾希曼,“惆怅”、“不安”的感受正是他滑向深渊之前良知给予的神谕式的警告。而一旦失去良知的指引,就会陷入无明的黑暗之中而迷失,这时邪灵便会操控人犯下更大的罪恶而人却不自知,这便是走向毁灭的过程。人要想拯救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回良知,回归真善忍。

在传记片《汉娜·阿伦特》中,有一段阿伦特面向学生启迪心智的演讲,她说道:“思考,就像是在最安静的时候面对自己;思考并不需要更多的知识,而是获得分辨是非美丑的能力。思考赋予人们度过关键时刻的力量,从而防止灾难性的后果。”从良知所承负的天意来看,阿伦特在此所说的思考,其实正是找回良知的过程。

找回良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在极权统治下,极权者不仅通过邪恶的命令来摧毁良知,更是通过洗脑催眠来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扰乱人的正常心智,同时掀起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来制造声势,这些无疑都增加了找回良知的难度。这个时候,来自外界的声音就显得极为重要,也弥足珍贵。艾希曼说:“没有外在的声音来唤醒我的良知”,这是他的大不幸。而在这一点上,今天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人可谓前所未有的幸运。

在中共极权之下,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很多参与迫害者都因为“服从上级命令”而不知不觉地成为了新生代的艾希曼。他们正邪不分,迫害好人,犯下弥天大罪,比艾希曼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法轮功学员在自身遭受残酷迫害的情况下,一直在做着讲清真相、唤醒良知的事情——真相就是指路灯,它能帮助人走出谎言的迷瘴,找到尘封的良知。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法轮功学员以他们的慈悲传递着这样的天意: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不知悔改的迫害者除了人世间的审判,还会在宇宙正法中被上天淘汰,而得救的人一定是良知尚存的人。

那么,对于今天的艾希曼们来说,倾听法轮功学员的声音,了解法轮功真相,找回良知,拒绝服从邪恶的命令,就成为得救的唯一希望。如何去做,也就是每个人各自最终归宿的选择。

“闷声发大财”的毒理分析

文: 同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

一、一个毒咒

2015年8月12日天津大爆炸的惨烈情景还没过去,几百吨氰化钠的剧毒空气已经笼罩在国人心头。至此,中国的“毒时代”达到新的高度:从毒大米、毒奶粉、毒胶囊、毒雾霾到剧毒空气,五千年来从未有过!从矿难到血祸,从非典到汶川大地震,天灾人祸越来越多,社会风气也一日千里的往下滑。从2011年10月13日佛山的“小悦悦”事件、到大学生投毒、倒地老人无人扶、少女失踪被害、养老院里杀人、再到2015年8月13日三里屯发生砍人,一桩桩骇人的惨案就发生在身边,近在咫尺;从全社会来看,大多数人都在做着发财梦,为了发财可以不择手段,人心异变之广之深,五千年未有!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透过社会乱象,我们隐隐看到一个阴影无处不在,那就是“闷声发大财”的观念。

2000年,一位香港女记者采访江泽民时提了一句逆耳的问题,被江厉声训斥:“你们这些记者就是喜欢瞎起哄,太幼稚、太无知。中国有句话叫做‘闷声发大财’,你们知不知道?这句话是最好的!”

我们要清楚江泽民说这话的背景,当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已经开始,但是很多人对其迫害法轮功有不同想法,江泽民要大家不要对其迫害法轮功提出异议和谴责,要大家闭嘴,尤其是让官员闭嘴,默许他们只要闭嘴就可以肆意贪污腐败而不被追究,从而“闷声发大财”。

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不让民众做好人,把好人关进牢狱,放纵贪官污吏为非作歹,造成社会道德堕落,社会风气被毒化。

“闷声发大财”借一党头目之口,渗透进无数普通老百姓的头脑,进而主宰他们的生活,成了越来越多中国人的“处世哲学”和“座右铭”。当一种毒药,人人都觉得是美味时,那才是最毒的毒药。一句“闷声发大财”,起初人人都拿它当笑话听,但就在津津有味的品玩间,心态、观念和行为已经悄悄发生质的改变,这才是最可怕的精神毒咒。

二、毒理分析

1.破坏因果律

中国人几千年来都相信“因果报应”,“善恶有报”是上至皇帝,下至平民小儿都懂的道理。无论世上发生什么变化,人们总会或多或少的约束自己,不行恶,少行恶,多行善,于是,整个社会的道德能够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

“闷声发大财”粗暴而又简单地破坏了国人信奉千年的“因果律”。这句话完整的讲,应该是“如果闷声就能发大财”、“只有闷声才能发大财”。它在“闷声”和“发大财”之间建立起了唯一的因果关系!而“闷声”又指“别发声,别说话,别被人发现”,以至于“闷声”到“天不知,地不知”,“因果”也拿你没办法!一句话,人只要做得巧妙,可以天不知、地不知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结果就是发大财!

不再相信“善恶有报”的因果,而只相信“闷声发大财”的因果,社会道德的底线就像溃堤的洪水,一泄千里。成百万上千万的普通商家把化学物质、各种有毒的激素、生长素、数不清的添加剂用在产品上,眉头皱也不皱,“良心”二字早就抛到脑后。

2.产生幻觉

“发大财”,就象吸毒产生的幻觉,使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在今天的中国,人们热衷于寻找“一夜发财”的途径,什么都是一股风、一窝蜂:一看股票涨了,全民炒股;一看微信火了,全民刷朋友圈,一有财富迅速聚积的可能,蜂拥而至。这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自古以来,人们安于正常的生活,行行出状元,即使战乱也挡不住文化的繁荣。文革结束后出现了短暂的复苏,被六四枪声终结后,全民下海。但即使那样,很多人还是怀抱理想在新的行业里打拼。今天不同了,做实业的纷纷去炒楼、炒股、放贷;高校纷纷大上房地产项目;“车子、房子、票子”成了许多女孩的择偶基本条件,全民被“发大财”的幻觉控制。

3.不择手段

财富的正常积累不容易,人人都想“一夜暴富”,逼得人人加快产出,早日变现。不难想象,各种“生长素”、“激素”、“催熟剂”大行其道;各种“概念”层出不穷,目的是好去炒炒火,捞一笔走人。这快速生长的奥妙,很多是不能说的、要“闷声”的,因为它那里头尽是缺德的东西。不择手段成了潜规则,人人理解,人人接受。

我这儿说的都是普通人的变化、社会风气的变化,可没包括那些贪腐官员。高层的不择手段,与老百姓的不在一个层面上,而且决定性的推动了道德的败坏。这两年在国际上曝光的活摘器官恶行,就是中共控制下的军队、监狱、劳教、医院等各大系统的集体犯罪,直接把纳粹的罪行比下去了。

笔者有一次与上海一位顶尖的胸外科手术专家聊天,他屡次劝我,“小心(共产党),没用的。”但正是他,不止一次的带着半是抑郁、半是困惑的神态对我说:“这事(活摘器官)我知道,我们也挽救了病人的生命嘛。”是与非可以在这样的专家心中失去标准,和“悬壶济世”的老祖宗相比,今天的医德沦落到什么地步了。

还有一次,一位律师对我说:“死刑犯们在判决书还没下来时,器官就已经被订光了。”死刑犯撑不起中共器官移植的蘑菇云,是众多良心犯、被囚禁的法轮功学员构成了庞大的活体器官供体库。邪恶之徒们所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将让他们发完大财以后直接上历史审判台。

4.隐蔽和打击呛声

发了财可以晒,缺德事儿坚决不能说,不但自己不说,还不许别人说。谁要发了声,什么冷嘲热讽都来了。笔者有一次难得在大学同学群里发了一条比较温和的、关于维权律师的消息,没想到收到一条评语:“去死吧。”这是一群自诩为“社会精英”的人。今天看来,所谓的“精英”,都是“闷声”的“人精”啊。打击呛声的结果就是社会风气的迅速败坏。抓贪官容易,转风气难哪!

5.是谁说的,很重要

上行下效。江泽民作为一党头目,把“闷声发大财”作为自己的标志性口头禅,让人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成功”例子。再加上他自己培植势力范围,俨然就是“闷声发大财”的最高保护伞。各级官员动不动说:“你去告啊,你告告试试?!”“打死你白打死,你拿我怎样!”,一付有恃无恐的样子。“因果报应”为啥不相信了呢?一定是最上头一手遮天了。

三、抓捕江泽民很重要!

一句俗话本来没有什么能量,绝对没有可能在一个庞大的人群中成为主流价值观,就是因为最高权力者信奉它,又简单快速的描述了长达近百年的中共发家史,才会成为中国人的“毒咒”。

今天现政权“打老虎”的节奏很快,但面对腐烂的社会风气和制度,恐怕鞭长莫及。只有尽快抓捕江泽民,才会打破中国人的幻觉,击碎“闷声发大财”的因果关系,当头棒喝,唤醒那些糊涂虫。得道多助,普通老百姓的觉醒,对于当下的执政者而言,是不可忽视的力量。苦难的中国人,恶梦醒来是早晨。

“人的贵贱是由自己说了算的”

文: 辽宁沈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你知道有支歌怎么称呼中国人吗?是“可贵的中国人”。正因为这样,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下午,三十六名西人法轮功学员来到天安门广场,打出“真善忍”横幅,告诉可贵的中国人: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切莫相信中共那欺世的谎言”。

然而在中共眼里,中国百姓的命连草都不如。这一点,从近年来中国大陆发生的重大灾难中便可得出结论:为了维稳(维护中共),非典(萨斯)疫情被隐瞒,死于非典的百姓,死因却被写成别的,什么糖尿病、肺炎等等;为了维稳,四川即将大地震的消息被隐瞒,死亡人数至今是国家机密,谁泄漏谁坐牢;为了维稳,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这一震惊世界的罪恶被中共又捂又盖,那些落马、自杀和被自杀的贪官们,都是手上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的刽子手,可是公布的罪行里,却没有活摘器官罪。

许多人认为中共迫害法轮功与己无关。一个在辽宁省省委工作的男士这样对我说:“只要我有吃、有喝、有房住就一切OK了。”天津大爆炸的第三天碰到他,我说:“大哥,你说死伤的那些人招谁惹谁了?”大哥说:“中国人就是奴隶。”从他的言谈中我明白了为啥中共官员不拿百姓当回事,在他们眼里,老百姓就是共产党的奴隶。

大哥叫我把法轮功装在心里就行了,不要跟别人讲。我知道他是担心我的安全,就给他讲了一辆货车的故事:出了车祸后,交警看着已挤扁零碎的驾驶室,问站在车旁的两个人:司机哪儿去了?是不是送医院了?两人说:我俩就是。交警说:这不可能。两个司机拿出法轮功学员送的护身符,说:就是它保的命。交警一看护身符上写着:记住法轮大法好,危难来时命能保。交警震惊了。

看着大哥认真听的样子,我说:“生命的贵贱不是用金钱、地位衡量的。现在最珍贵的生命,是知道法轮功真相的人,因为他们的生命有神佛保护。退出共产党组织的人,就不再是党的奴隶,天灭中共跟他们没关系,也就不用为共产党的罪恶买单了。”大哥说:“其实我啥都能看见(指国际互联网),就是觉得法轮功说的太玄,怀疑那些能是真的么?现在我知道了,人的贵贱是由自己说了算的,谢谢你。”

魏鹏飞:起诉江泽民的三重意义

--在“洛杉矶诉江研讨会”上的发言

大纪元2015年08月23日讯】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天空上,曾有过许多的闪耀的明星,今天我想跟大家提两位了不起的英雄,他们都曾指挥万马千军,但他们原本都是读书人:

一位是唐朝的颜真卿,后世人都知道他是大诗人,大书法家,书法绝妙,词翰超伦,可当安禄山起兵叛乱时,他立刻披挂战袍上阵,曾率20万军平叛,当时的皇帝唐玄宗曾赞叹说:黄河以北二十四郡,只有颜真卿一位忠臣!

另一位是宋朝的文天祥,一位文武双全、英名盖世的天下奇才,被后人称为“状元中的状元”。他一身正气,为国家社稷殒身不恤、九死不悔,真做到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名垂万古。

回望历史,我们常常为这些忠臣义士所感动激励,但有时就在我们现实身边发生的同样了不起人和事,我们却没有及时给予应有的重视。

起诉江泽民,就是这样的一件大事。

从5月以来,已经有15万多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最高监察院递交诉状,起诉迫害的元凶 ---江泽民。

身在中国,迫害仍在继续,敢用真名起诉曾经只手遮天、现在残余势力犹在的中共党魁,他们采用的是像读书人一样最平和不过的方式,但却是一石破天惊的举动,需要非常非常巨大的勇气。

在我心中,这十几万人,个个都是了不起的英雄。

但同时,也有对他们的举动不太理解的人们在问:为什么要起诉、审判江泽民?就像人们当初问过,现在也有不时在问的另一个问题一样:为什么要退出中共?是啊,到底为什么?

我想就这样的问题,从以下三个方面,和各位交换一下我的看法:

一、为了依法审判

二战以后,在战胜的同盟国一方来说,德国纳粹犯下的战争罪行自不用说、对600万犹太人的大屠杀也是铁证如山,当时很多人都在说:他们死有余辜,费那劲干嘛,快送他们上绞刑架!

要不要成立法庭,来审判纳粹战犯?经过激烈的争辩后,战胜国共同决定:必需要走法律的程序。要在依法审判的过程中,厘清犯罪的根源,严肃认真地儆戒未来。

在那样一个仇恨、报复甚嚣尘上的年代,纽伦堡审判用理性的笔,记录下了一个疯狂时代的终结。在法庭内外,对当时战犯们提出的诸如: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我是奉命行事所以我罪不当死等等申辩,法官们都做出了认真的思考和合理合法的回应。

因此,包括德国人在内的大多数人对审判的过程和结果都感到信服,认为纽伦堡审判实现了正义。这不但有助于铲除战后德国纳粹思想的遗毒,也给随后的国际刑事审判如东京审判、耶路撒冷审判创立了学习、效仿的楷模,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1960年5月23日,以色列总理本大卫·本-古里安向世界公布:“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已被逮回以色列,不久将会受审。”

艾希曼这位德国纳粹军官、屠杀600万犹太人的最终方案执行者终被擒获,并在1961年耶路撒冷审判中,最以“反犹太人罪”、“反人类罪”、“恐怖组织成员”等15项罪名被送上绞刑架。

2012年7月18号,匈牙利检察机构宣布,逃亡64年、时年97岁的匈牙利前军官、纳粹战犯乔塔里已经被捕,乔塔里涉嫌战争罪和反人类罪。

在二战时期,乔塔里是斯洛伐克科希策市的警察局长。在此期间,他负责把近1万6千名犹太人送进了奥斯威辛集中营,其中绝大部份人最终死在了那里,乔塔里“经常用鞭子抽打犹太人”。

当年,乔塔里和艾希曼做的那些坏事和罪恶,难道就因为他们逃的了一时,或他们的年事以高,就可以不再追究了吗?

不可以!

因为欠债是一定要还的。没听说我们年轻时借了人家的钱,到老了就可以一笔勾销,不用还了。那欠了命的事,人命关天的罪犯,更是要被抓获,被审判,被判刑,来偿还他们犯下的罪恶。

而在今天,对迫害信仰正道,欠下了几百万人命的江泽民来说,对他的起诉、追查和审判,也是要将这样的楷模惊醒当世,留给未来。

二、为了让人明白真相

前几天,中国大陆的一位七十岁的退休老妈妈,听到诉江的消息后非常高兴,听到有人说江泽民一把年纪了,还要追究他做什么时,她说:“审判江泽民,更多的人才会知道真相,那些明白真相的人,比江更重要。”

这位朴实的老妈妈说话的时候非常平静,没有一丝仇恨,也没有什么长长的道理,她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江泽民能祸国殃民这么久?如何能让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老百姓需要知道真相,老百姓有权知道真相。

对这个中共原党魁大审判的过程,就是水落石出的过程,就是还原真相的过程,就是惩恶扬善的过程,就是审视内心的过程。这样的过程,过程中人们的心灵觉醒,对一个大多数人已经被迫遗忘了文革、遗忘了六四,甚至不能完全看明白法轮功这件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民族来说,尤其至关重要。

三、为了悲剧“永不重演”

当年在审判纳粹之后,人们痛定思痛,说出了:Never Again(永不重演),是希望那样的悲剧在人类社会不再重演。可过去的十六年,在中国发生的这场对“真善忍”的祸害,要超过纳粹之毒害十倍百倍。为什么悲剧又一次发生?而且至今仍在延续?

究其根源,在于中国人对悲剧发生的土壤、历史、现状没有足够的思考,对造成悲剧的病毒,人们没有免疫力和抵抗力。

美国政治哲学家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亲身见证了对艾希曼的耶路撒冷审判,她表示,当人们在道德和政治上不加思索,随意的附和上级的命令时,就很容易沦落为服从独裁极权的傀儡。

这些在独裁体制中,所谓的“尽忠职守”的执行者,往往是极权暴力最积极最有创造性的执行者,他根本不打算也不费心考虑什么道德责任,极端的恶往往是最平庸的人犯下的,他们协同作恶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不加思考,这正是阿伦特的“平庸之恶”概念令人震撼之处。

美国历史学家、大屠杀研究专家戴波拉·利普斯塔德(Deborah Lipstadt)认为,对艾希曼耶路撒冷审判的历史意义和政治意义不亚于纽伦堡审判,她说“对一个人的审判,改变了一个社会”,以色列的年轻一代,对善恶是非、国家意识、民族认同由此有了更深更新的认识。

这场对江泽民的起诉乃至一定会到来的最终审判,应该是一场世纪的审判,一定会在人类历史上比当年针对纳粹的纽伦堡审判、耶路撒冷审判更影响深远。

它将会帮助中国人民进一步看清罪恶的根源,学会思考,更成熟的眼光去面对未来。让类似纳粹迫害犹太人、中共迫害法轮功这样的灾难,将真正的“永远不再”发生。

当年的颜真卿,文天祥,他们是在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抵御外敌,捍卫的是国家疆土、生存空间。

今天的法轮功学员们,16年来坚持讲清真相,是在力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于将倾,清除内贼,捍卫的是民族与国家的百世之基、道义根本。

回看文革造成的民族灾难,那个年代的每个人,都一定会觉得自己也深受其害。同样的道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成的对中国社会的巨大伤害,危及了我们自身,也危及了我们的子孙。

江泽民祸害迫害的是整个中国,一场世纪审判,已经拉开了序幕,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其中。

美国独立战争的思想启蒙者之一艾德蒙·伯克(Edmund Burke)说过:“邪恶取得胜利,只需要好人无所作为”。换句话说,如果好人早知真相,早日有所作为,就会抑制邪恶横行,让善良免受或少受摧残。

前面说到颜真卿,他曾经四次被任命为监察御史,相当于我们现在的最高检察院院长。当年五原郡有一起冤狱,久久不能决断。颜真卿来到五原,立即查清并明断了这起冤案。当时天气正旱,冤案解决之后,天就下起了雨,郡中人都称那场雨为--“御史雨”。[1]

现在中国的雾霾那么厉害,天灾人祸那么频繁,说不定审判江泽民,平反法轮功之后,北京也会天高气爽,中国会迎来个真正的太平盛世。对这一点,我是坚信的。

今天早上我看到大纪元网站的一篇头条报导,标题是:“逮捕江泽民” 欧美澳世界政要声援告江大潮,非常令人振奋,其中加拿大国会议员巴特(Brad Butt)说:“诉江潮传递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巨变就是从几个人开始,然后更多人响应,…..事情就会发生变化。”

不要觉得我们一个个体人微言轻。揭露邪恶,抑制邪恶,清除邪恶,匡扶正气,就需要每个好人有所作为。

所以,说小点儿为了我们自己和子孙后代,说大点儿为了国家民族,再说大点儿,为了世界和平,大小都是在做好事。

与其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我们真的需要行动起来,一只笔也好,一句话也好,一纸诉状也好,看如何用点点滴滴,共同早日促成这场历史的大审判。

谢谢大家!

注:
[1]《旧唐书·颜真卿传》:“四命为监察御史…… 五原有冤狱,久不决,真卿至,立辩之。天方旱,狱决乃雨, 郡人呼之为‘御史雨’。”

(本文作者为大纪元媒体集团洛杉矶分社社长魏鹏飞博士)
责任编辑:高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