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山东淄博爆炸 背后黑手又是谁?

1442920391
淄博市官方在全市范围内对化工企业进行全面大检查后不久,淄博市一家化工厂发生重大爆炸事故。(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8月23日讯】天津一爆未平,山东一爆又起,22日晚8点50分左右位于淄博的润兴化工厂传出爆炸意外,据报这次化工厂地点距离最近民宅不到1公里。而这次爆炸时间距离九三阅兵日剩下不到2周,爆炸起火病毒式传染,现在维安不仅北京要如履薄冰,很多地方看来都要上紧发条。

目前山东淄博润兴化工厂爆炸原因与灾情不明,但引人关注的是,还在招工的该工厂仍处于试产阶段,尚未正式投产,结果发生爆炸,时间又在周末深夜。

据不完全统计,8月11日至22日见诸报端的爆炸火灾事发地有,11日北京军区总医院干部病房在建项目,12日天津滨海区瑞海危化品仓库,16日青岛黄岛区一橡胶木材仓库,22日山东淄博润兴化工厂。各类事故每天有,但爆炸火灾频繁不过如此,民众焦虑怎么每到敏感日就有一连串意外?接下来呢?

短短12天连四起爆炸或火灾,网上舆论一次偶然,二次巧合,三次不得不说是故意。尤其是阅兵在即这么密集出事,这教平时不想的人都要多想了,而且普遍直觉反应:到处出事是“上面”在打架。

众人有感十八大后,这类事故的殷鉴不少也不远,2013年起流行石油管道爆炸,2014年换成粮仓起火再加火车站爆炸或砍人,今年天津滨海区瑞海危化品仓库一爆竟炸出个战后废墟。

当天津爆炸调查开始从大量视频监控资料中查找起火点时,大纪元已经报导接近中南海人士消息证实是江泽民一帮人搞的。网络沸腾的舆情也显示,发帖与删帖的彼此都很清楚,社会中,黑道抢生意火拼、帮派争地盘打群架都会撕票死人的,何况是江泽民集团这样的犯下严重“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的罪犯?

天津爆炸前,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被判死缓。天津爆炸后,公安部原部长李东生被公诉,两人核心罪行不在于官方说法,在于谷俊山负责的全军总后勤部,以军事化主导活摘器官经营移植医疗产业,在于李东生另一焦点职务是“盖世太保”所不及的“610”办公室头目。

“610”恐怖机构、军队活摘器官,都是对法轮功学员残无人道、灭绝式迫害的铁证,也都是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亲自下令操办。据追查国际调查录音取证,之前有原总后卫生部长白书忠、时任商务部长薄熙来,最新有现任常委张德江、张高丽,他们都在不同时间做出直接或间接证词,是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用于移植手术。

在习王打落的老虎苍蝇中,不可否认的数据显示绝大多数是参与江泽民迫害政策的官员,当初他们把参与迫害视为升官发财的跳板与捷径,如今时候到了恶有恶报,就连首恶江泽民也朝不保夕,惴惴不安。

垂死者必俱焚是定律。每次一地有火,总有其他地方跟着起火,这是江泽民要“星火燎原”的节奏。天津之后是山东,山东之后换谁要看好自家的化工厂或仓库?

北京九三阅兵大外宣说届时高达84%武器首次亮相世界,却江泽民乱放一把火就足以令人绷紧神经。江泽民放火是在挑衅有本事就来抓。那么习近平何不遂其所愿直接抓了他,否则减羽毛要剪到什么时候?

不怕事故,就怕没有真相。天津爆炸李克强也说要给人民与历史一个交代。其实对付江泽民最好也是成本最低的方法就是公开迫害与活摘器官的真相。没有真相,没有未来,人民需要也在等待真相。

责任编辑:高义

鉴恒:天津爆炸和天安门之火照出的黑幕

大纪元2015年08月23日讯】人类学会用火之后,开启了文明时代。然而正如昼夜相伴,古往今来,火与罪恶如形影相随。俗话说:“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多少阴谋邪佞与恶用火相关。古罗马以大火灾嫁祸基督徒、希特勒炮制国会纵火案、六四时中共策划所谓“暴徒焚烧坦克和公交车”……火光照亮了人类文明,火光也照映出无数惊天黑幕。

一、天津北京两把“火” 中共反应对比鲜明

最近天津滨海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化工品仓库连环大爆炸,最初也是由深夜现场的一辆卡车诡异起火引发。此次大爆炸规模惊人,蘑菇云,冲击波,不计其数的人和动物被气化、烧焦碳化,现场留下的数千汽车残骸、居民小区只剩熏黑的楼躯干,宛若末世灾难大片。

爆炸发生后,中共官方本能般封锁消息,关闭网站。电台、电视、媒体第一时间噤声,有句话“世界在看天津,天津在看韩剧”就是当时的写照。伤亡人数、涉事企业背景、事故问责、善后安置、生态环境污染,至今捂着盖着,仿佛国家机密。天津爆炸官方的反应缓涩,对比另一把震惊中外的“火”,形成了首当其冲的鲜明的对照。

中华大地另一场触目惊心的“火”燃烧在2001年1月23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发生了所谓“自焚”案,当时中共当局迅速灭火,新华社打破层层上报,关关审批的惯例,仅一小时后已“神速”向海外发布消息。紧接着官方喉舌铺天盖地在全国播放有关现场录像,电视、电台的黄金时段及报刊头条做重大报导,各层展开“揭批法轮功”运动。正是通过这场“火”,中共对法轮功的抹黑不断升级,更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对比今天天津大爆炸当局的吞吞吐吐、讳莫如深,2001年处理天安门所谓“自焚案”,中共官方和新华社、央视、新闻审查机制可谓创下高效率之巅峰。然而“纸包不住火”,2001 年8 月14 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会议上明确指出,“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一手导演的,是对法轮功的构陷。

二、天安门伪火不堪一击

国际人权组织早已将“天安门自焚”假新闻录像破绽明示:例如天安门广场警察巡逻何以身背灭火器?央视何以那么凑巧当时以多台摄影机多角度地对准“自焚者”?现场死亡的刘春玲,何以电视慢镜头中清晰显示是被一个身披军大衣的人掷物击中头部而倒下?烧伤病人要裸露,不能包扎,而电视上何以显现出包扎的一层又一层?切开喉咙的小思影何以会唱歌?……多方确凿的证据使中共官方14年来哑口无言,不敢正面回应。

法轮功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 年5 月公开传出,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法轮功教人向善,严禁“杀生”,相信自杀是有罪的,真修者怎么会去“自焚”?法轮功任何一篇著作中都没有此类言论,而在迫害之前中国已经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却没听说过一起所谓的自焚案,海内外也没听说过有学员“自焚”,“自焚说”纯属险恶杜撰。

是法轮功的纯正像一面镜子,照出了现实社会阴暗面,将假、大、空的中共照得体无完肤,当时的执政者江泽民心理变态发狂,于1999年7月20日,失去理智的倾一国之力发起这场镇压运动。江氏集团铤而走险,复制古罗马以火灾栽赃基督徒的手法,重重预谋下炮制出天安门自焚伪案,挑起群众仇恨法轮功,掀起“斗争”高潮。

三、天津大爆炸和天安门伪火黑幕相连

时隔14年,天津港被大火引爆,灾难性后果无法估量。无助的人们泪眼望苍天,尚有余地思考的人首先意识到的或许是官方,媒体的应对迟缓。然而,香港《动向》杂志曾在今年七月号披露:八月北戴河会议期间,一部份高规格、保密性强的会议,可能在天津滨海新区召开。天津大爆炸,恰恰就发生在八月的天津滨海新区。据大纪元独家消息,这次爆炸其实是江泽民、曾庆红集团孤注一掷,企图针对习李政权的一场另类政变谋杀。

深挖天津大爆炸背后的阴谋黑手,必须将目光超越官僚腐败、企业管理不当、条文手续不备、资讯不流通、救灾队不专业等社会性因素。稍加分析即可知,天津大爆炸,究其手段、目的、残忍度、毒害性和14年前构陷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1)天津这场堪比小型核爆的大爆炸,把现场各类繁多量大的危险物、大批救灾人员、甚至周围最近的居民小区都炸的灰飞烟尽,很难找到真相线索、人证物证如石沉大海。而天安门自焚伪案中,那几个被利用的所谓“法轮功学员”,有的被杀害灭口,有的被关押至今,严禁外界接触,连那个在医院采访小思影的神秘“女记者”都多年来不知去向。天津大爆炸,很多第一批进入现场的非编制消防队员至今生死不明,是否有被周边医院接受后被转移或被灭口的可能?(有分析指出,滨海和塘沽周边几家医院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那么其间安插大批江氏人马的可能性很大。)

2)天津大爆炸,700吨氰化钠下落难觅,居民区地下水、空气的安全令人心惶惶;海河泛起一眼望不到边的死鱼;大雨后的街道上浮着不易刺破的白泡;毒物质流入海洋,对周边地区土壤的破坏影响需几十年才能逐渐消弭……这生态污染将危害几代人。而“天安门自焚伪案”,漏洞百出的世纪伪火欺骗了无数的众生,当时使多少中国人对法轮功修炼群体产生误解仇视,对中共施加给他们的迫害听之任之。这心灵的毒害至今弥漫在中华大地。

生态毒害可以寻找对策,多加小心,或者举家移民,心灵的毒害有几人抗拒,几人醒悟?岂不知,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对法轮佛法的仇视、对修炼人的误解、对他们遭受迫害的冷漠麻木,都是不知不觉中和神佛结“恶缘”,损福折寿,危害无穷。

近年来,很多中国人于大年初一排30万人的长队去名寺上头香为自己和家人祈福,有几人醒悟,高德大法——法轮功正在全世界弘扬,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谎言毒害,使被蒙蔽的中国人福分损害至深?可悲可叹。

3)如果说当年“天安门自焚伪案”目的是挑动公安干警和普通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来给镇压法轮功升级,那么十八大以来江泽民集团不断制造各种动乱和恐怖事件和习李政权对抗,更是紧紧围绕着对法轮功十几年来的迫害。

江泽民集团因为迫害而惶惶不可终日,因此不惜一切代价提拔腐败而迫害“有功”的官员,并用腐败收买官员,不断干政,甚至阴谋政变。这与现任者形成不可调和的矛盾。

天津爆炸发生于敏感的北戴河会议期间。江派高官落马迭起、中共内斗你死我活,包括《人民日报》发出“人走茶凉”的各种暗示,官媒不断透出信号针对江泽民进行舆论造势。江泽民血债帮江河日下,大势已去,于是孤注一掷,不惜以流血事件制造混乱,妄想牵制政局变化,故而引爆了天津港。

四、中共邪恶本质导致国家恐怖主义行为

天安门伪火和天津大爆炸时隔14年,规模、场地、表面发生原因都不尽相同,但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两把火都照映出中共本质上的邪恶与狰狞面目。无论为了迫害法轮功,还是为了掩盖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老百姓的性命无非是江派人员手中的筹码,随时拿来抛掷。

2001年8月14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对法轮功的构陷,涉及惊人的阴谋与谋杀。

恐怖主义是实施者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通过将一定的对象置于恐怖之中,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的行为。掌握军队、武警、媒体、等综合社会资源的政府机构,有组织地采取绑架、暗杀、爆炸、空中劫持、扣押人质等恐怖手段,企求实现其政治目标的行径,就是国家恐怖主义。

我们看到,天津大爆炸同样符合联合国对于国家恐怖主义的定义。 联合国指出,由于国家恐怖主义事实上是政府对其本国民众实施的恐怖主义,所以被称之为:自上而下的恐怖主义。它所造成的对人权的严重践踏远远超越任何其他形式的恐怖主义。

《九评共产党》揭示中共九大邪恶基因:邪、骗、煽、痞、间、抢、斗、灭、控。可以说这九大邪恶基因贯穿中共党史,不仅渗透在天津大爆炸和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方方面面,也涵盖在所有诸如镇反、三反五反、土改、反右、四清、文革、严打、四五、六四、新疆事件等无数次血腥恐怖大事件当中。

结语:中共的本质从未改变。自从它篡政,中国人民就生活在中共全方位的,或明或暗的国家恐怖主义的控制中,无论哪一个人,从心灵到肉体都在它的胁迫之下。有人说:“迫害法轮功于我何干?多赚钱过好日子就行”。可是,全世界都看到,如果说天安门伪火直接伤害的是法轮功群体,那么今天天津大爆炸已经伤害到了一般民众。在恐怖主义的独裁统治下,哪一个人是平安自由的?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中共的受害者。

老百姓生活在中共制造的危险的边缘,生命随时可能被吞噬。有组照片显示:天津大爆炸后散落在小区楼下的百元大钞无人捡。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人,才知道比钱更重要的是生命的平安。

14年前,天安门伪火早已“烧”出了中共原形,把中共的邪恶本性彻底的暴露出来。今天天津大爆炸能否炸醒尚在沉睡的中国人?

截至2015 年8月22日,已有212,252,862的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天灭中共的大劫难没有来临时,对每一位中国人来讲都还有机会,在剩下有限的时间里,快找真相。了解真相,选择良知,是走向未来希望。

责任编辑:高义

迫害下的坚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六十年前的秋天,在一九五五年九月的上海,龚品梅、金鲁贤等与三十多名天主教神父及三百多名教徒在上海被逮捕入狱,一九六零年三月,龚品梅被判处无期徒刑。之前,主审判官再一次要求龚品梅和政府合作,做中共领导下的所谓“独立自主爱国爱教”的领导人。龚主教回答说:“我是一位天主教的主教,假设我脱离教宗,我不但不能称为主教,而且连作教友也不够资格。你们可以砍下我的头,但你们决不能夺去我的信仰”。

八十年代,在国际压力下,中共宣布龚品梅承认错误被假释。而八十多岁的龚品梅却拒绝在所谓“改造好提前释放”的证明上签字。

能够活着走出中共的监牢,龚品梅是幸运的,而很多天主教徒没能等到自由,就默默地死在了监狱、劳改营里。信仰自由虽然写在中国的宪法里,但是中共对信仰的迫害,却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只要有人忠于自己内心的信仰,不服从于中共的教化和招安,中共就会把他们当成异己或敌人铲除,污蔑为“反革命”、“特务”、“邪教徒”,可以随意逮捕、关押、流放、奴役以至扼杀。

十六年前的夏天,在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中国各地,数以万计的法轮功修炼者,因为不屈服于中共的信仰取缔,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有的被逮捕、有的被拘留、有的被劳动教养、有的被判刑。在中共“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有的法轮功修炼者被活活打死、有的被迫害致身体残废或精神失常。受难的法轮功修炼者不仅要承受繁重的劳役、承受殴打、体罚等肉体折磨,还要承受谩骂、诬陷、诋毁等精神摧残。魔难重重,但是他们始终不背叛、不屈服、不怨恨。

2015-8-20-wang_bing
王斌

大庆油田工程师王斌,因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判劳教。后在劳教所,王斌遭到数名犯人的毒打,因伤势太重,因颈部血管破裂,心脏功能衰竭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晚死亡。法医鉴定主动脉打断、头被打漏、眼被打瞎。

江西法轮功学员陈宝芝,先后三次遭绑架、诬陷、非法判刑,二零零一年十月份,被非法判十一年,在江西省豫章监狱遭受各种酷刑迫害,牙齿被打落四个,右耳失聪,右肋骨骨裂,肝脏严重受伤,双臂、双手丧失功能、下肢行走困难,多次摔倒,腿部时常抽筋,过了几年才逐渐康复。

2004-4-5-hexiuling
贺秀玲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村法轮功学员贺秀玲,在尚有呼吸的情况下被活摘了肾脏,送入停尸房,她的双眼还在流眼泪。河北省张家口市法轮功学员郝润娟,因四次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抓,二零零二年遭二十二天酷刑摧残后死在广州白云看守所。当家属被通知去认尸时,遗体已面目皆非:内脏全掏空,皮肤被剥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尸骨、肉,还带有鲜红的血迹。

在中共长期红色的恐怖下,在每日无神论的宣传教化下,在几十年的高压洗脑下,面对铺天盖地的诽谤、变态的非人折磨,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依然微笑着至死不渝地坚守“真、善、忍”、坚持讲真相,需要的不止是勇气、忍辱负重的毅力,还要有大慈大悲的胸怀。

对于一切遭受迫害者,我们应该给予同情和帮助;对于一切暴力残害,我们应该给予抨击和制止,因为人性应该是向善的。

谎言在真相面前破灭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二日】我失去了工作。当时同事听说因我炼法轮功、被认为“反革命”而被开除时,都说:现在哪有革命的了,咋有反革命的了?还有罪啦?都觉得太可笑了,可我就这样被开除了。同事们给我竖大拇指:了不起。

我失去工作以后,当年就去了北京,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出狱回来,丈夫对我说:你被抓以后,很多人都去打听你的消息、找人为你说话。我要是到了你这个地步,能赶上你一个小手指头就知足了。

因为我的工作没了,又被抓了,并且与“政治”关联了,这要在过去,别人躲都躲不及呢。我说这些是要告诉大家,邪党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抹黑,在了解我的人中不起作用。

有一件事情让我记忆犹新,当时我被绑架到科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有一警察“审”我,一阵对话之后,这警察放下手中的笔,站起来点燃一根烟,就在屋里来回走,还不停地摇着头说:白瞎了,白瞎了。他实在审不下去了。我至今想起来还为这个善良的生命而流泪、遗憾,遗憾的是这个生命在这个职业中,如果不分正邪一味的去执行上级命令,将来会毁了自己。

我这次被绑架后,有两个省公安部门来的警察和我谈了很多,言谈间知道他们是来“转化”我做典型的。他们的问话我都根据自己的理解做了解答,其中一人问我:那你们相信神啊佛的,那不是迷信吗?我说:“神啊佛啊,也不是法轮功先说的呀?佛教在世上早就有了。说起迷信,在社会上,党员找人算卦的、有事没事的太多了;哪个党员做买卖不供财神呢?还有,给死去的人烧纸,至今还留下的风俗那也都是迷信吗?共产党不信神,为什么在西藏十一世班禅活佛转世灵童、金瓶掣签都由政府人员主持呢?还听说给拨款十万元。为什么法轮功就不让说?”他们无话可说。然后很客气地走了。

除了对法轮功的造谣、污蔑以外,执法者怎么都说不清楚大法弟子究竟错在哪里,从《宪法》和《刑法》里找不到一条。然而这样的迫害竟然维持到现在,有多少人能看透和清醒啊?

罗敏:杨栋梁落马 大老虎背后的隐秘江湖

大纪元2015年08月21日讯】8月18日,当大嘴罗敏写下《追问天津大爆炸之五:今日头七,何以为祭?》的6个多小时后,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国家安全总局局长杨栋梁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组织调查。于是,有调皮的网友在罗大嘴的文章后面跟帖评论:“今日头七,何以为祭?献上国家安监总局局长乌纱帽一顶,请务必收下!”

按下调侃网友的欢愉心情暂且不表,光说杨栋梁被查一事,确实也蛮喜剧的。8.12天津大爆炸发生后,杨栋梁作为国家安监局长,迅速赶到天津调查。8月15号,国务院已针对天津港爆炸事故成立国务院安委会事故调查小组,时任国家安监总局党委书记杨栋梁担任组长。根据政策规定,事故调查组成立后,将在60天内完成对事故原因等作出结论,并进行追责。

也就说在两天前,杨栋梁还是同志!

8.12天津大爆炸事故调查是场硬仗,也是块难啃的骨头,这时由栋梁同志挂帅,挥师迎战可见其重要性。但遗憾的是,栋梁同志挂印调查组仅仅三天,就被宣布调查,同志是当不成了,自由怕也保不住的。大敌当前临阵斩帅,高层大有挥泪斩马谡的悲壮。如果不是栋梁同志的问题严重到了壮士断腕的地步,相信高层不会在此关键时刻轻易动他。

杨栋梁,这个名字应该是包含了父母的期望,老人希望他成为国家栋梁。从杨栋梁的履历看,他没有辜负这个名字所寄托的希望,从一个钻井的石油工人,一步步成长为天津市副市长,并在2012年达到人生巅峰——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党组书记、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杨栋梁的儿子杨晖也蛮争气的,在2011年成为中海石油气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团委书记,其后成为该公司思想政治部总经理。

跟其父亲不同,杨晖的履历还没有在网上曝光,除了2011年入职中海石油,杨晖此前的经历无从知晓。但杨晖入职中海石油前,时任天津市副市长的父亲杨栋梁同志的行迹值得关注,两者之间有没有关联,也值得咀嚼。

据新京报等媒体报导:2011年,杨栋梁以天津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身份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吴振芳签署“天津市引进液化天然气及应用工程项目合作协定”。在调任国家安监总局局长之前,中海油浮式LNG接收终端专案在天津南疆港奠基, 杨栋梁再次以天津市领导身份出席。

颇令人玩味的是,2011年杨晖正式入职中海石油,成为其团支部书记。如果没有父亲作人生铺垫,小杨晖入得中海石油领导的法眼么?

民间有句“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古训,杨氏父子在石油系的打拼,似乎印证了这条古训。

8.12天津大爆炸前,杨晖正好在天津出差;而大爆炸后,杨栋梁则以国家安监总局局长之尊,火速赶到天津灭火。父子俩原本可以故地重游天津卫的,没料到中纪委突然出手,两爷子尚未故地重逢便同时落网。于是民谚又起:“老子贪腐儿混蛋!”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罗大嘴梳理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谷俊山、刘铁男、刘志军、杨栋梁……这些落马的腐败分子的腐败轨迹,可以发现一个非常清晰的潜规则:靠山吃山!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是普通人的生存规律,但被腐败分子们引入成为潜规则后,就成为了腐败的铁律。管干部的靠卖官鬻爵发财,搞石油的靠石油发财,管能源的靠批条子发财,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当然靠铁路发财……连管粮食仓库的,也靠倒卖国家储备粮吃得满嘴流油。

谷春立、万庆良、季建业、杨卫泽、王敏这些地方上的大员,虽然没有国家层面的权力,可也紧紧抱住自己手中的权力,靠着权力这座大山,吃权力资源,捞了不少好处,最终把自己捞进了秦城监狱。在腐败分子眼里,靠山吃山业务熟、来钱快,风险也小,怪不得贪官们前赴后续,屡试不爽。

在官场,靠山吃山这座所谓的“山”,其实就是权力。权力是座资源丰富的矿山,想要挖金可以挖金,想要寻宝可以寻宝。如果权力不受约束,不被人民监督,金山银山就会任由掌权者私挖滥采,被人民和国家赋与的公权就会被私用,成为腐败的根源。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夏小强:罗保铭会成为第二个周本顺吗?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变脸”是中国地方戏剧川剧表演艺术的特殊技巧之一,不仅属于历代单传,要想完全掌握,需要从小拜师开始习练,所谓学艺要从小。那么,对于已经63岁的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来讲,在这个年纪学习玩“变脸”,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8月18日,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在会议上公开表示,要与习近平当局保持“高度一致”,维护中央权威;并称要以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及谭力、冀文林等为戒,严守中共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而仅仅在半年多以前的海南,在中共内部许多原江派高官都避之不及的时刻,紧紧跟随在江泽民身后“东山再起”的人,正是这位现在紧急学习并表演川剧“变脸”绝活的罗保铭先生。

自从习近平上任对江泽民集团展开反腐打虎以来,中共省部级以上级别的官员,在媒体上公开表态效忠示好的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习近平阵营的官员,发声支持习近平;一种是江泽民集团的成员,在大势已去落马前的自救举动,比如此前的令计划和周本顺等人,落马前都在官媒发文公开向习近平示好,但是随后落马。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显然属于后者,这是感觉危险越来越近时的自然反应。

海南省是江派的重要窝点,江泽民选定在海南“东山再起”,就是因为把罗保铭视为亲信。因此,罗保铭在此时高调向习近平示好,是目前中共高层政局现状的反应。

近两个月来,习近平连续抛出周永康、令计划、周本顺和郭伯雄案件之后,政局呈加速趋势。大陆官媒开始直接点名和影射江泽民,江泽民被抓捕成为定局。在这样的背景下,江派人马为求自保纷纷倒戈,这也表现在海外原本江派背景媒体的转向上面,一些媒体也开始发出打江的文章;原本与江泽民关系密切的江泽民传记作者和基辛格,对江泽民的评价和态度,也开始发出不同声音。

特别是在天津大爆炸之后,原本的打虎节奏被打破,中共官媒针对江泽民集团的指责,日益强硬和公开化。8月19日,代表中共最高级别的署名“国平”的评论文章称:“不适应改革乃至反对改革的力量之顽固凶猛复杂诡异,可能超出人们的想像”。这几乎接近直接摊牌的味道。

种种迹象显示,在江泽民被锁定和即将被公开抓捕的背景下,江派大势已去。虽然原本深涉江集团的江派大员纷纷倒戈重新站队,向习近平示好。但是,仅仅像周本顺、罗保铭这样票友性质的玩“变脸”的表态,可能为时已晚。

周本顺的落马,打破了中共内部在任省份一把手不会落马的潜规则,以罗保铭为代表的江派大员,在习近平“领导干部能上能下”的新规下,很可能难以避免下台落马的命运。如果新闻中突然出现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成为第二个周本顺的报导,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

责任编辑:尚一

周晓辉:或涉天津大爆炸 环保部官员落马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在国家安监局局长、曾任天津市副市长的杨栋梁落马后的次日,即8月19日,中共环境保护部科技标准司司长熊跃辉亦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在笔者看来,熊跃辉的快速落马与杨栋梁一样,都与天津大爆炸涉事公司天津瑞海国际存在某种关联。如果说杨栋梁与有中化背景的瑞海国际有利益输送关系,那么熊跃辉对于外界质疑的瑞海为何可以通过环境评估或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大陆媒体报导,对于瑞海国家跃进路堆场改造工程的评估,该公司曾在报纸上进行了公示,并称采用发放调查表的形式进行公众参与,发放的主要对像为项目周边环境保护目标。公示期间没有收到任何反馈意见,而且调查表显示100%的公众认为项目位于北疆港区内,选址合适。然而,附近小区居民却称,从未收到过调查表。此外,根据2013年的环评简本信息是:“改造后项目危险品货物年周转量2万吨左右,普通货物年周转量5万吨左右。”但2014年在天津滨海新区行政审批服务网上却显示,危险品仓储从2万吨变更为了5万吨。在这方面,天津环保局应付什么责任?熊跃辉又与之有什么关联?

公开资料显示,熊跃辉曾长期在环境监察岗位上工作。2008年前任国家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局副局长,2008年8月到2013年10月,熊跃辉任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主任,2013年10月后才转任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司长。让其与天津产生最明显交集的正是他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任主任期间。

依照官方的公示,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是受环保部委托,负责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河南省等区域的环境执法督查工作,主要职责是:监督地方对国家环境政策、规划、法规、标准执行情况;承办主要污染物减排核查的技术性工作;提出有关区域限批、流域限批、行业限批的建议;承担国控污染源日常督查工作;承担环境执法后督察工作;参与建设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等等。

从已有的环保部的公开信息,环保部曾多次委托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和天津市环保局,对天津港东疆集装箱码头等工程环境影响进行监督检查和管理工作,对于仓储危险化工品的瑞海国际,如果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真正履行职责的话,一定会发现其中的漏洞的。但是,熊跃辉主政下的督查中心似乎忘却了自己的职责,从而为今天的惨祸发生埋下了伏笔。而这背后必定有着权钱交易。

在笔者看来,尽管天津大爆炸背后有着江泽民集团的黑手,但董培军、杨栋梁、熊跃辉之流的权力、金钱至上观,也是让诸多无辜民众付出了宝贵的生命的一大重要原因,而他们的一路高升与江泽民的腐败治国又密切相关。他们在害了别人的同时也最终害了自己。

责任编辑:高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