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作者下场有多悲惨

李劫夫是中国近现代作曲家,曾为组织创作了几千首用于给洗脑的政治歌曲,包括大量的毛泽东诗词歌曲和毛泽东语录歌曲,最为著名的就是曾风行一时的《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文革期间,他与妻子被关入“学习班”审查了五年多,直到“四人帮”被打倒之后的1976年12月17日,李劫夫因心脏病发作,死于“学习班”中。

3092905665
李劫夫在教工人唱歌

《南方周末》曾发表一篇署名陈益南的文章《红色音乐家李劫夫在“文革”中》,详细的披露了李劫夫倾其一生为共产党服务的创作生涯和最后因为“政治错误”被迫害死的悲惨下场。

据文章报道,共产党员李劫夫,是一个非常“勤奋”的音乐创作家。从延安时期开始,一生中,他一个人就为共产党谱写了二千多首歌政治歌曲。比如在五六十年代非常有名的《我们走在大路上》、《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歌唱二小放牛郎》、《一代一代往下传》、《蝶恋花》、《沁园春·雪》、《哈瓦拉的孩子》等等。

在文革中,他为毛泽东公开发表的所有诗词都谱了曲,让毛泽东的诗词成为了可歌可唱的流行作品;他还为那些散不成词、律不成韵的《毛泽东语录》,写下了大量的所谓“语录歌”,并被广为传唱。

李劫夫的音乐创作,非常的政治化。但是他确是“诚心诚意”地以艺术的旋律和音乐的美感去为政治服务,而并不是生硬地将政治塞进歌曲。所以,他创作的歌曲,甚至连那些《语录歌》,都能让人传唱,流行多年。

文革前,李劫夫担任了沈阳音乐学院院长。1966年3月,河北邢台大地震,他奉命前往参加救灾活动遇到了周恩来。周对李劫夫说:“劫夫,我最佩服你的‘大路上’(《我们走在大路上》),你的四段词我都会唱。”说罢还真唱了几句。受此鼓舞,李劫夫在灾区便创作了后来风行一时的《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一歌。

李劫夫一生中,担任的最后一个官职,是沈阳音乐学院革命委员会主任(1968年8月)。他的盖棺政治结论,辽宁省委在1979年11月对他下达的决定,则是:“犯有严重政治错误”。而他最后欲拟创作的一首歌、并亲笔写下了的歌题,竟是《紧跟林主席向前进》!李劫夫的“政治错误”,其罪名是“投靠林彪反革命集团”。

文章披露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1957年反右派运动时,李劫夫就已名列辽宁省文化局右派“侯选”的黑名单中。从延安时期开始就目睹过无数运动惨剧的李劫夫,害怕得精神有些失常。幸亏省委宣传部长是他在延安时期的老上级,所以最好没有抓他的右派。

1959年进行党内“反右倾”,作为沈阳音乐学院院长的李劫夫,却没能逃脱。沈阳市委给他定了一个“犯有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的结论,但是只需做检讨,没有正式戴帽子。

文革开始后,象成千上万的那些领导干部一样,李劫夫自然逃脱不了被音乐学院的红卫兵批斗、抄家的厄运。对此,李劫夫只好逆来顺受,等着挨批斗,等着被抄家。

然而,此时发生的一件好事,却可能在之后对他发生的灭顶之灾,预伏了危机。

沈阳音乐学院的红卫兵,分为两派:一派为“红色造反团(红造团)”,是要打倒李劫夫的;另一派叫“井冈山”,却是想保李劫夫的。

“红造团”是激进造反派,势力不小,而“井冈山”虽是拥军派(拥护军区),但估计力量斗不过“红造团”。于是,他们为了不让“红造团”劫走李劫夫,1967年元月15日,便派专人将李劫夫送到北京,藏了起来,同时,向中央文革与周恩来送信反映。

结果,元月31日,中央文革的戚本禹真的派他的秘书刘汉,来李劫夫的住处了解,并将李劫夫转移安排住到了北京航空学院。因当时,北航已由“北航红旗”造反派红卫兵掌了权,没有中央文革的话,谁也不可能从北航将李劫夫弄走的。

2月9日下午,戚本禹出面接见了李劫夫与沈阳音乐学院各派红卫兵代表,并公开表示,中央文革江青、康生与他戚本禹,都是同意“保”李劫夫的,因为,他们认为,李劫夫所作的歌曲《我们走在大路上》等,他们都熟悉,也都认为是符合毛泽东文艺路线的。

这一来,李劫夫总算脱了一次难,回沈阳安然无恙了。

因受到中央要人的保护,李劫夫便对去北京有了好感。因此,当他于3月8日回沈阳后,仅过一个多月,在沈阳发生了武斗,又据军区情报,有一派造反派仍想抓他去批斗之时,他便以要为《人民日报》写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25周年的文章之理由,在沈阳军区的安排下,于4月份,又到了北京,住到了《人民日报》招待所。

以后一年多中,京沈之间,来来往往,李劫夫便大多数时间留在了北京。

在京期间,一是受到中央文革领导人的重视,李劫夫零星非正式地参入了中央文革文艺组的一些活动,而重点则是大量为一段段的《毛主席语录》,作歌谱曲,同时写下了那首当时全国亿万人都会唱、至今在每个卡拉OK歌厅也都会有的《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一歌。这样,原本是从外省逃亡来京的李劫夫,反而在北京过起了充实而有滋有味的日子,甚至,还被邀出席了当年中央举行的“八一”宴会。

在北京的第二件事,便是加强了他与黄永胜一家的往来。而正是这事,导致让他李劫夫最后陷入了万劫不复的人生黑暗。

李劫夫1943年在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时,任三分区下属的文艺机构“冲锋剧社”的副社长,当时,三分区的司令就是黄永胜。因此,从那时起,李劫夫与黄永胜便有了一种部属性关系。

1962年,有次李劫夫去广州开会,遇到了多年没见的老上级黄永胜(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当黄永胜的夫人项辉芳得知李劫夫是沈阳音乐学院的院长时,便让李劫夫将黄永胜的三儿子黄春跃,招到沈阳音乐学院去学音乐。结果,12岁的黄春跃到“沈音”后,李劫夫让他住到了自己家中,以从生活上能照顾这个小孩子。后来,项辉芳还让黄春跃做了李劫夫的干儿子。

有了这层关系,李劫夫在1967年的北京期间,便同当时也常住北京的黄永胜一家,有了较多的往来。李劫夫的夫人张洛与项辉芳的往来,则更是越来越密切,二人甚至以姐妹相称。

1968年3月后,黄永胜正式调往北京,任总参谋长。

1968年初一天,项辉芳告知张洛,叶群委托她帮林豆豆找一个非干部子弟做对象;可她项辉芳周边哪来合条件的工农子弟?因此,问张洛能否在文艺界找找,因张在沈阳文联工作。张洛还真给在文联找了一个小伙子,经带给项辉芳与叶群先后目测,均合格后,叶群便让项、张带给林彪看。可是,怎么让林彪看呀?叶群便安排了一个由林彪接见革命音乐家李劫夫的政治活动,让那小伙子冒充李劫夫的随行工作人员,一道参加接见。

这是李劫夫唯一的一次受到林彪接见。接见中,叶群将李劫夫介绍给林彪,为李劫夫吹了一顿,说他是八路军出来的音乐家,成就如何如何,煞有介事。而林彪自然也例行说了几句鼓励话,表扬了写语录歌的方式。接见后,林彪还送了李劫夫及其家人几样小礼物:二本《毛主席语录》,二套毛泽东像章,一些治心脏病的药等。

虽说事由“做媒”起,但当时受到“林副统帅”接见,毕竟是大事。回家后,李劫夫与张洛夫妇,便连忙给林彪写了一封感谢信,在信中,表示要“永远忠于毛主席,永远忠于林副主席”等等。

这封信,日后便以向林彪表忠心的“效忠信”名目,成了李劫夫的一大罪行。

除此以外,李劫夫还有两个“投靠林彪集团”的问题。

其一,是1970年的一天,张洛在林彪的另一位爱将李作鹏家里,偶尔看到了林彪写的那首《重上井冈山》,当时是写在条幅上。张洛便将它抄下,回沈阳时,带给了李劫夫。

这位当时为毛泽东诗词谱曲谱上了瘾的作曲家,便情不自禁地又主动私下为林彪的这首《重上井冈山》给谱了曲。后来,6月底李劫夫因病去北京301医院治病时,黄永胜与吴法宪、叶群便特地又接见了他一回,并请吃了一餐饭。其间,李劫夫便向黄、吴、叶展示了他为林彪诗词所谱之曲,并当场演唱了一下。黄、吴、叶听后,都很满意,说曲子“很雄壮”。也不知是客套,还是真心。反正这事,李劫夫的罪已铸成。

其二,1971年9月下旬的一天,李劫夫从偷听到的外蒙古电台所播的信息中得知,中国有一架飞机飞到外蒙时坠毁了,但飞机上有许多文件,是中国内部出了事,毛泽东病危了。而到十一那天,李劫夫又看到北京没有象往年那样举行庆祝,便愈来愈猜想高层出了事,但见报上报道了周恩来依然如旧,他便胡猜可能是毛泽东病重,已由林彪战胜了江青文人集团而接了班。

于是,他便又来了创作歌曲的瘾,想提前草作一首庆祝林彪接班的歌,因而,在一张纸上写出了《紧跟林主席向前进》的歌曲题目,其他歌词尚未想好而正在思考时,他的夫人张洛进来看了,问他写什么,李劫夫就告诉她:主席病危,林彪就要接班了,现在写一首歌,一旦正式接了班就拿出去。

张洛却说:你现在写这个干什么?赶快别写了。李劫夫一听,也就停止了写作,并将那写了歌题的纸给烧了。

后来,这两口子之间说说话的事,却在“学习班”中被掏了出来。

据张洛后来回忆说:她被关进“学习班”后,1972年过年左右的一天晚上,吃过饭后,她突然觉得脑袋里轰的一下,随后,她便感到自己头盖骨变得象木头一样了。她便问“学习班”的人,是不是给她吃了什么药?反正,自那以后,她就控制不住了,什么都讲。后来,出“班”时,她收拾东西时发现,抽屉里有她莫名其妙写的东西,如交待她与基辛格(美国国务卿)的“关系”等等。

正是在这个时期,她把李劫夫创作《紧跟林主席向前进》的事情说了出来,成了他们长期受审、并永无政治上翻身之日的关键。

文章最后说,李劫夫夫妻是1971年10月20日,从锦州押到沈阳,正式被军队战士予以分别逮走的,尔后,被关进了地处沈阳的“学习班”,进行审查。专案“学习班”一办五年多,直到“四人帮”都被打倒的1976年12月了,还没有“散班”的信息。

1976年12月17日,中午十二时多一点,因心脏病发作,李劫夫猝逝于“学习班”中。

1979年,辽宁省委的“纪委”于11月20日作出决定:“李劫夫积极投靠林彪反革命阴谋集团,问题性质是严重的,但考虑其全部历史与全部工作,定为严重政治错误,并因其已死,对其处分不再提起。”

这是中共官方对李劫夫问题的最后正式结论。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5/08/25/585029.html

Advertisements

“还想入党”跟“还想死”有啥区别?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下午,吉林省长春市兴隆山派出所李峰到法轮功学员家里问“诉江”事宜。当学员问李峰及另一警察都入过什么,李峰说他还想入党呢。

我为李峰悲哀,人可以说大话,但不可以说毒话。所有加入邪党的人,必须同意把生命献给邪党,从此生命就不属于自己了。三退(退党、团、队)就是赎回自己的生命权。

为啥现在有二亿多民众选择了三退?而且数字还在不断的攀升?因为三退是生命在天灭中共中能得救的保障。现在人们三退还来不及呢,李峰却说还想入党。也许他是在开玩笑,可是上天不开玩笑,灾难中遇难的人几乎都发过为中共“献命”的毒誓。由于父母是小孩子的监护人,结果一些孩子也跟着遭了殃。

希望跟李峰有同样想法的人,赶快转变思想,因为“还想入党”的潜台词就是“还想死”。你的亲人可不希望你为中共而亡,他们也不想跟着一起遭殃。

得知“诉江”大潮兴起 主任立即三退

文: 河北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我是七十岁的女法轮功学员。七月下旬的一天,刚到家,老伴就说:“有两个居委会的人来过,见你没在家就走了,说明天再来。”我想他们来可能是与我控告江泽民一事有关。

第二天早上八点他俩来了。其中一个是居委会主任,另一个是居委会工作人员。主任首先问我是否写了控告江泽民的控状,问:“是你写的吗?会不会有人冒名写的?”我说:“是我自己写的。”主任又问:“你个人有什么要求?”我说: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是违法的,手段是极其残忍的,灭绝人性的。至今已有近四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的无数,更惨无人道的是对数万甚至更多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这些罪行必须清算!现在海内外有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对江泽民提出控告,诉江大潮在全世界引起轰动。我说:“我们法轮功学员的要求就是立即停止迫害,将罪大恶极的江泽民绳之以法,押上审判台!”

接着,我给他俩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前后的身体变化,道德品质的提高。现在全家和睦,孩子孝顺,生活幸福。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叫人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讲了善恶有报的天理,讲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意义。

最后我问居委会主任:你是党员吗?主任说不是,只入过共青团和少先队。我说帮你取个化名退出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好吗?主任同意了。

那个一起来的工作人员说她也只加入过共青团和少先队,让我也给她取个化名退出了团、队。

当他们离开时,我给了他们各自一个破网软件和一个大法护身符,叮嘱他们回去上网好好了解一下大法真相,又给了他们几本真相小册子。他们一再表示不会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不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中共与全人类为敌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谁是中共的敌人?有人说是美国,有人说是西方反华势力;在中共每次的运动中,中共也把一部分人划分为敌人,例如文革中的知识分子。那么中共的敌人究竟是谁?是全人类!

中共官员知道美国不是它的敌人,不然中共高官们也不会把妻子儿女以及财产都弄到美国去;西方也没有什么反华势力,只是民主国家的人们在反对中共的滥杀无辜;至于法轮功,那是修炼,跟中共本来不沾边,中共也知道法轮功不要人间的任何权与利,只是学的人多了,江泽民因为妒嫉而残酷迫害。

马克思是魔教教徒,中共的理论来自撒旦教,就是魔教。神佛是救人的,魔鬼是害人的。列宁直接提出用暴力革命毁灭人类现有的一切。了解中共历史的知道,中共为了能生存,其原则千变万化。不论是谁,只要被怀疑挡它的路了,就会被当作敌人消灭,内部人也不例外。中共在历次运动中整死了很多人无辜的人。

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把中国宪法和刑法等踩在了脚下,动用了全国的宣传工具和国力对法轮功进行抹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与虐杀。而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准则,教人做好人。实践证明,紧跟中共做恶的人大都丧失了人的本性,站在了人类的对立面,不属于人类了,因为他们与魔鬼为伍。

有中国人说自己不信神佛、魔鬼什么的,其实是上了中共的当,因为这些人根本不懂得神佛与魔鬼的含义。一天我跟一位大姐讲法轮功真相,大姐说:“我啥也不信。”我笑了,问道:“你相信一加一等于二不?”大姐眨巴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说:“不信”,说完自己都乐了。我说:“人不可能啥也不信,如果真的那样也活不成了。共产党把好人当成敌人打,就相当于把羊啊、小兔啊,长颈鹿都关起来,满大街遛达的都是豺狼虎豹、毒蛇、蝎子,你愿意社会这样吗?”于是大姐明白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在把“救生圈”递给落水者。中共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无理的,就是不叫百姓得好,就是与全人类为敌。

诉江大潮鼓舞人心 大陆游客踊跃三退

文: 欧洲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欧洲正值旅游旺季。在景点协助中国大陆游客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的法轮功学员反馈:大陆游客“多得不得了”。

学员在向大陆游客发真相资料、劝退时,先通报国内有至少十三万法轮功学员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两高”已经接收了控告状的消息。游客听后都说:“告得好!”“大快人心,该放鞭炮!”

当听说控告江泽民已经在全世界形成“诉江大潮”时,游客高兴地说:“没想到形势发展这么快,这天说变就变!”有游客说:“江泽民都完了,还怕什么?我现在就退!”

常有游客要好几份真相资料,有带给朋友的,有去车上发给其他游客的,有的当场帮助法轮功学员发。

一位老先生听说诉江的事,激动地说:控告江泽民好啊!每个中国人都受他的害了,都该告他!江泽民打压的是真善忍,真善忍有什么错?中国最缺的是真善忍。江泽民反对的是天理,所以必须法办严惩他!

游客会心地笑了


慕尼黑

在德国慕尼黑,大陆游客集中等车时,法轮功学员经常打开扩音器讲真相。每当播放大纪元退党声明:“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游客听到第一句话时,都会心地笑,常有人边竖大拇指边开怀大笑。游客说:“现在国内谁不骂共产党?在国外大马路上这么骂它,真痛快!”还有游客说:“就盼着这一天呢,那还不高兴?!”

有时法轮功学员在对个别游客讲真相时会把音量调小或关掉,其他游客就说:“你再放放,我们还没听完呢,大伙都在听。”

游客:大家过来听听另外一种声音!

2015-8-9-web-lucerne
瑞士卢塞恩

在瑞士卢塞恩,北京团里一位男游客,既不是导游,也不是领队。他见到法轮功学员,便招呼同车游客:“快过来,好好听听人家讲的,听听另外一种声音,别老听一个声音!”游客听了他的招呼后聚拢过来,围着学员安静地听真相。

法轮功学员讲了大法的神奇美好,大法师父的慈悲伟大。从游客表情看,他们都很爱听,眼神里流露出敬仰和感动。当学员劝退时一点障碍都没有,一车二十多人,排队登记三退。学员说:我用“祝你幸福”这类字词帮你们起化名?游客说:“听你讲,就幸福!”学员笑了,谢谢大家,对招呼再见的游客说“祝你快乐”,游客说:“看到你,我们就快乐!”

北京游客:告江泽民,我们都支持!

法轮功学员对刚下车的一团游客说诉江大潮,有的听了很震惊,有的很高兴。一位六十多岁的先生大声说:“江泽民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了,迟早得法办他。”听了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后,他说:“那时候电视半个小时就播一次。问问江泽民,现在怎么不播了?明摆着是造谣陷害,当时我就不信。共产党最怕的就是你们法轮功。了不起!控告江泽民,大伙都支持,盼着你们早点把他告倒!”老先生走了又回来:“你们要坚持,要坚持啊!”说完往大巴车走去。

学员跟过去说:谢谢您的鼓励支持!问一声,您退了没有?老先生:我退休了。学员问:退党了没有?老先生说:是党员。党团队都入过。学员说:那我就帮您起个化名三退吧?老先生:好好好,请你帮我办了吧,谢谢!

游客的转变

接真相资料的一位先生说:我对法轮功有戒心,可是听你讲的这些,看来咱们还有些共识。法轮功学员说: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有错吗?你的戒心从何而来?就是听信江泽民的欺骗宣传。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案吗?他说:知道。学员说:那为什么还有戒心?可见江泽民煽动的仇恨,对你们的毒害有多深。

学员问:知道乔石去世前有两大遗憾吗?旁边有游客插嘴问:什么遗憾?学员说:据海外最大的中文媒体报导,乔石的一个遗憾是没有看到法轮功问题得到解决,另一个遗憾是没有看到审判江泽民。此时,一群游客在注意听。这位学员说:一九九八年乔石带着一些全国人大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详细的调研,得出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当年写成报告提交给了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政治局。一九九九年政治局常委讨论法轮功问题,除江泽民外其他常委都不同意镇压,只有江泽民一人坚持镇压。学员接着说:连体制内的乔石,都希望法轮功问题能得到妥善解决,国家应对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做出国家赔偿,对迫害的元凶绳之以法。周围的游客都静静地听着。

学员告诉他们:江泽民煽动仇视法轮功,仇视佛法,是把人往地狱里拖啊!包括你都该控告江泽民。那位游客一脸的沉重,表示认同学员讲的,“有共识”,不再对法轮功有戒心了。

北爱尔兰植物园中的对话:我要退团!

文: 北爱尔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七日】二零一五年八月二日,法轮功学员在北爱尔兰位于女王大学旁边的贝尔法斯特植物园(Belfast Botanical Garden)举行传播真相、劝三退活动,引起很多过往民众关注,听了真相的华人纷纷三退。

2015-8-7-mh-ireland
图:北爱尔兰法轮功学员在贝尔法斯特植物园(Belfast Botanical Garden)里传播法轮功的真相。图中的法轮功学员正在演示功法。

来自加拿大的大卫(David)被炼功动作深深吸引。他说在加拿大就知道法轮功,但是不知道中共竟然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真的难以置信。他还表示一定会参加法轮功免费教功班。

从中国来北爱尔兰探亲的一对老年夫妇驻足观看介绍法轮大法的展板。太太说:我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我们家邻居就是炼法轮功的。她做了三退之后表示,自己的老头是党员,小孙子也加入了少先队,也帮他们退了吧。老先生听了三退真相也表示愿意抹去兽印,做一个清白的中国人。小孙子也愿意用化名退出少先队组织。

一对来公园散步的中国情侣,一听三退真相,开始还怀有戒备心。后来虽然表示愿意做三退,当问到是否是党员时,男孩用胳膊肘快速推了一下女孩并予以否定。学员笑了,他们还不了解真相,于是学员告诉他们,入邪党组织发下誓言是要付出代价的。党、团、队属于一个体系,加入任何一个都如同脑袋上盖上了一个邪党的印记,只有退的干干净净才能彻底脱离干系,天灾人祸来了才能受到神佛的保佑。好人一生平安。小伙子尴尬的说:我真的不是党员,她是党员!学员告诉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他们都做了三退。

来女王大学读书的小张正在通电话,她欣然接受《大纪元》报纸,听了真相,她表示愿意退出少先队组织。当问到是否入过共青团时,她说不记得了。这时候电话另一端告诉她:你曾经入过共青团,是最后一批入的!原来是小张的妈妈。学员便问小张:就用化名退了吧?全家都平安。这时电话的另一端说:退退退!我要退团!就这样她们母女二人都做了三退。

大姐三退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六日】〖大陆来稿〗有一个大姐,四十岁出头,心地淳朴善良,为人少有心计,吃了亏也乐呵呵的不报不怨。我知道,在这样一个世风日下的社会中,她是一个难得的好人。

每当看到她在人与事中不记不报的品行,我都因自己没有向她讲过大法真相和三退而内疚。一天晚饭时间,我对她说起大法被迫害的经过,并且告诉她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法,绝非中共邪党栽赃的那样。

她说:“哎呀,以前我家门口总有法轮功的小册子,我都不敢看哪!”我说:“下次再接到时,你仔细看看,上面说的都是真事、都是实话。法轮功叫人学做真、善、忍,是绝对不会骗人的!”

我向她讲了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活体摘取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的恶行,“大法弟子被迫害死多少人,他们完全可以自己在家里偷偷练,强身健体又没人知道。但是大法弟子们冒着被抄家、绑架、判刑甚至是被活体摘取器官的危险,走出来发真相资料,就是为了让老百姓都知道真相、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并不是像中共说的那样。”

大姐说:“你不说我还真就不知道这些事情。”我继续说:“善恶到头终有报,中共这样迫害良知是要遭报应的。从前咱们入过党、团、队,宣示的时候都说要把生命献给共产党。虽然像是个表面形式,但实际上是有效力的。‘随口一说、说完不算数’那是共产党的那一套!实际上人在做天在看,人发过的誓是要兑现的!”大姐说:“是啊。”

“是共产党破坏了中国人真正的信仰和传统。它害死这么多善良人,蒙蔽老百姓不让他们知道真相,是要遭报应的。现在天灾人祸那么多,岂知不是冲着它来的?但是以前入过党团队的,发誓要把生命献给它的人到时候不是要跟它去了吗!?所以我今天,就是想把你的团、队给退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保个平安!”

“那是啊,退了,退了它!” 大姐很惊讶。

“我给你想个什么化名呢?”“什么是化名?我就用真名不行吗?”“当然行啊,我是担心你有顾虑。”我解释说。“没顾虑,就用真名!”大姐斩钉截铁的回答。

没几天我再遇到她,她对我说:“这几天,我怎么觉着不喘了呢?”长期胸闷气喘的大姐说她如今感到呼吸畅快多了,轻松多了。我知道,这是大姐三退得了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