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连海痛斥乳协:赔偿11亿简直是撒谎


赵连海对毒奶粉一事穷追猛打

  官方《瞭望东方周刊》上月披露,在政府相关部门主导、中国乳製品工业协会(简称:中国乳协)牵头成立的「三聚氰胺医疗赔偿基金」,企业出资情况、管理运作方式、现金馀额等全部成谜。报道引起各界关注,官方中央电视台记者跟进採访,但连续三周向中国乳协追问,日前才获一份题为《婴幼儿奶粉事件医疗赔偿基金管理及支付情况》的说明。

拒交代22乳企出资比例

  中国乳协回应文件列出大堆数据,指当年乳协协调廿二家乳製品企业,出资筹集十一亿一千万元。资金分两大用途:一是设立两亿元医疗赔偿基金,用于报销病童急性治疗之后、年满十八岁前医疗费。二是用于发放一次性赔偿及支付患儿急性治疗期医疗费,共九亿一千万元。截至去年底已有廿七万一千八百六十九名病童家长领取一次性赔偿金。因讯息不准确等原因,还有小部分家长未领取,最迟可于一三年二月底前领取,否则拨予医疗赔偿基金。

  赵连海对毒奶粉一事穷追猛打

  被媒体质疑流向不明的两亿元「谜基金」部分,受委託管理的中国人寿统计,自○九年七月基金正式启动,至今年四月底已支付一千七百九十四人次,金额共一千零四十八万元,现馀一亿九千二百万元。但当央视追问:「具体有哪些受害儿童已获赔偿?当中死亡、重症和普通症状的人数各佔多少?乳协赔偿标准如何订定?赔偿金是否如实发放?」问题却未获回应,对于廿二家乳业出资比例,中国乳协亦拒交代。不过,央视从业界人士方面得悉大概出资比例(见表)。

  人均赔偿额远差衞生部标准

  事件引起网民质疑,按衞生部当年公布的赔偿标准,死亡个桉要赔廿万元,重症赔三万、普通症状赔两千,但乳协的九亿一千万摊分到廿七万多人上,平均每人只获三千三百多元,远未达衞生部标准。另对于中国人寿指已办理一千七百多次赔偿,支付一千多万元,即平均每人获赔五千八百多元,以大陆高昂医疗收费来说,仍是杯水车薪。

来源:东方日报

那些结石宝宝可安好?

结石宝宝的病状并没有如卫生部曾经说的喝水或者运动会慢慢消除,请看家长今天刚发来的信息:

陆玉新 广州 17:15:50

大哥,你好!我是浙江省兰溪市叶欢的母亲陆玉新。我今天带女儿去医院做B超。结果我女儿现在还是双肾结石!上次我在新统计表里填的是右肾结石。麻烦你帮我改一下。现在结石还比以前大了,由最初的2*2毫米变成左肾4*3mm,右肾3*3mm!

附今天(2011-6-3)QQ聊天的截图:

经过最近的简单统计就已经发现这样的情况非常多,太多孩子依然有结石或者恶化的家长已经怕再被当地公安机关谈话懦弱到已经不敢再接触我,太让我痛心!仅仅反馈的几十份结石宝宝统计表就发现了太多的问题!

太多结石宝宝依然结石存在,并且有的更加恶化!我6岁多的儿子的肾内结石至今依然存在!

这都是我们要求卫生部等部门必须无条件给所有孩子进行更深入细致检查及救治的依据!

最近我的家中情况有些紧张,感觉混蛋们随时会用无耻卑鄙的方式对我,所以最近我们全家彻底不出门以防不测,最近10来天我正好安心在家中整理结石宝宝资料,本月中旬再去卫生部要求无条件的及时救治很多需要救治的孩子以及为更多的孩子启动更好的细致检查,如果要失踪我或者怎样对我,那天尽情的来吧!

不论卫生部等部门管不管孩子们,本月之内我们将正式启动结石宝宝民间公共捐助行动。相关部门如果就是不管,那我们只能通过捐助来救助孩子们,如果管了,我们也将启动这个公共捐助行动给太多手术过的以及非常困难的家庭,具体捐助账户届时公布,并公布查询密码及每一笔收支接受全社会的监督。请关注!

请帮助转发本文章到更多的地方让更多人了解这些情况!

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 赵连海
2011-6-3傍晚于北京家中

快讯:六一儿童节 赵连海一家遭国保追堵

(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六一儿童节,毒奶受害家长代表赵连海一家准备出门过节,遭到了国保的疯狂阻拦。国保欲将赵连海带走,遭到赵连海一家人的拒绝,他们在附近小吃店的角落死守。赵连海发给朋友的求救短讯很快在网络上流传开,引起了网友的关注。

六一儿童节,大陆很多家长带着孩子们上动物园等地游玩,享受家庭的温馨。因为为毒奶受害儿童和家长们维权,赵连海蒙受二年半的牢狱之灾,目前正是其保外就医期间。赵连海想带孩子外出过儿童节,再度受到国保的骚扰,他发短讯向朋友求救说:“我是赵连海,我们一家人今天要出门去玩,但被一群国保疯狂堵截,他们要把我强行弄走,不让我带孩子去玩。我们现在大兴区长途站北侧的京客隆超市内的一个吃小吃的角落死守,我们一家四口都在一起,今天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

下午2点多钟,记者联系上赵连海,他证实现在他们一家情形确实非常危险,很有可能他会被带走,他周边有一些国保围着,他需要再发些短讯,希望记者过会再联系他。

据知情者介绍,现场有两辆警车和二十多名警察以及一些“不明身份人员”堵截老赵一家,很多网友气愤表示:“这就是天朝特色的儿童节!”

前不久大陆媒体报导,2亿“三聚氰胺赔偿基金” 去向成谜,相关行业组织称之为“机密”,不宜对外公布。26日赵连海和另一位结石宝宝家长因到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了解毒奶案赔偿基金运作情况被公安带走,一度下落不明。当时乳制品工业协会没有人出面回答赵连海他们的质疑,旁边当时有大批公安及便衣人员监视和拍摄赵连海接受的采访情况,公安还并要求记者出示证件。

赵连海表示很多“结石宝宝”受害儿童和家长都得不到基金赔偿,就连申请也遭遇波折,希望当局道歉,公平对待受害儿童及家庭,不再以“机密”等理由推托。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6/1/n3273662.htm

粤媒与北京唱反调 赵连海获选年度民间人士


广州《时代周报》评选出100名影响2010年中国时代进程的100人,遭中共当局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的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及维权代表赵连海获选年度民间人士。(网络截图)

【大纪元2010年12月11日讯】日前遭大陆当局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的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及维权代表赵连海,获选广州《时代周报》2010年度民间人士。主办方认为其个案反映民间依法维权的艰苦。不少大陆网民对大陆传媒终敢为赵连海发声感到欣慰。

《时代周报》的颁奖辞以“赵连海:为了孩子们的未来”为题,详述赵被拘留及判罪的经过,以及维权之艰辛,指赵连海和其他孩子家长都是“合法维权诉讼”。

文中说,“三聚氰氨毒奶粉事件处理的有头无尾和赵连海的遭遇,反映了民间依法维权的风险和困境,也反映了对公平正义的执著信念,非镣铐和囹圄能阻挡”。

现年38岁的赵连海在前年毒奶粉被揭发后,成立结石宝宝之家,调查、公布2008年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相关信息,为毒奶粉受害家长进行合法维权。去年11月赵连海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上个月10日被北京大兴法院以寻衅滋事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

看守所多番阻挠律师与其会面,令赵未能在限期前提出上诉。官方其后宣称赵已与代表律师彭剑和李方平解约。上月 23日,官媒新华社称,赵连海已认罪及放弃上诉,“司法机关已经受理对赵连海保外就医申请”。正当外界期盼赵连海早日出狱时,当局“重兵”禁止赵家人与 外界接触,赵连海身在何方至今无人知晓。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综合性周报。“时代100人”评选活动由华文媒体圈的100名媒体人担任评委,选出10个类别的100位“时代人物”,每个类别的最高票获得者自动当选该类别的年度人物。获选者其中一个共同准则,是能以个人力量提升社会公平正义,唤起社会共鸣。

其余入选的年度人物还包括,大陆新闻界被喻为“全国第一揭黑记者”的王克勤,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据悉,艾未未原本被选为年度艺术家,但在官方要求下出版前抽起报导,不让其得奖。

赵连海案此前在大陆一直被禁止报导,不少大陆网民对《时代周报》将赵选为年度人物感到欣慰。有网民在时代周报网站留言:谢谢让我看到国内对赵连海公正公开的肯定。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2/11/n3110156.htm

三聚氰胺现身闽湘 两省受害患儿家长募捐自救


毒奶粉患儿所用的奶粉。(结石患儿家长/RFA)

【大纪元2010年12月08日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采访报导)近期福建和湖南先后发现三聚氰胺严重超标的饲料和奶品,屡禁不止的情况令人震惊。而毒奶粉受害患儿家长赵连海与外界联系的唯一渠道被阻断。面对维权无助,结石宝宝之家展开募捐自救的活动。

毒奶粉被揭发至今已经两年多,三聚氰胺却继续出现在动物甚至人类的食品中。据福州新闻网报导,福州和长乐有关部门上周五晚,从长乐文岭镇一家水产品加工厂中,检查出150吨含三聚氰胺的鱼粉成品、半成品。化验结果显示,超标达400倍以上。该厂被查封,厂长和一名员工被刑拘。

本台星期二致电文岭镇政府值班室查询,对方称不知情。

记者:前两天查获一起鱼粉里面含三聚氰胺的是吧?

官员:我这儿是值班室不知道这些,你拨28695901问一下,是党办。

记者致电党政办公室,回答却依旧:“我不是很清楚。”

10天前,湖南省也发现奶品中的三聚氰胺含量超标,超标产品已流向湖北、江西等地。据红网11月25日报导,省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通报了有关湘潭远山乳业有限公司三聚氰胺超标乳品清查情况。调查显示,据远山公司向湘潭市工商局提供的数据,生产的问题玉米奶861件,已经销售824件,流向江西、湖北、湖南长沙等地。

然而北京的毒奶粉受害患儿家长赵连海,11月10号被判刑2年6个月后,突然解除代理律师,令外界担忧。香港等地的民间组织及政协委员,多次要求当局释放赵连海,却没有任何回应。记者多次致电赵连海的妻子李雪梅,但显示“关机”状态。一直关注赵连海的河南维权人士刘沙沙周二告诉记者,“赵连海那边没有什么消息,与他家里人失去联系,电话总是打不通,总是在关机中,然后外面总有人监视,不管是谁,网友、记者过去看都进不去,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

“结石宝宝之家”代理负责人蒋亚林说,目前,家长们只能展开自救,“现在老赵谁也联系不了,谁也找不到。现在因为周雄的孩子发起了社会救助,找了传知行(研究所)正在救助。现在救助到第三个孩子了都是重症的。”

蒋亚林说,北京的家长张戈前往河南探望一位患儿,而新增患儿还在增加,“昨天张戈跑到郑州去看一个孩子,那个孩子也是动过一次手术的,现在尿道狭窄,家长跟她一边说一边哭。现在就说只能发起家长跟社会的这种互助,你要是说政府出钱给你干点什么,不可能,而且结石宝宝一直都在增加,多美滋的还在增加。”

温家宝总理在今年“两会”召开前接受新华网等记者采访时首次表示,全国受到三鹿奶粉影响的儿童达到3千万,国家花了20亿元(人民币),同时,给受到奶粉影响的儿童上了保险,为期20年。对此,家长张戈说:“家长至今没看到什么钱,反正互助互救,一个是我这边在社会上募集资金,再一个就是家长捐款。”

张戈说,许多家长都难以负担医疗费,“目前报销比例最好的是(江苏)东台市,他是所有的检查费用、治疗费用都给报。剩下的就是接受一次性赔偿方案的那些家长,基本上都只给报销手术的相关费用,比如治疗、门诊检查什么费用合起来可能是几万块钱,他最后报下来可能就是手术的相关费用大概是一万多。”

记者:家里都要负担相当一部分。

张戈:对,有的是很大一部分。所以说现在签字都费劲,你比如说签了一次性赔偿协议报销医药费的时候,需要医生签字,但是医院都不给盖章,不给签字。

蒋亚林告诉记者,当天又收到江苏南通一位患儿家长李先生的求助,他的女儿今年11月7号被医院确诊为肾结石,“今天这个又给材料我没计算,反正是238(个)左右吧,给材料的。”

对于三聚氰胺屡禁不止,蒋亚林说,根本原因“就像上海的大火一样,最后抓了几个没有证的焊工,三聚氰胺抓了几个奶农。主要是没有拿出对消费者真正的态度,没有尊重人,如果说你真的拿人当为人来尊重的话,不会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全世界有那么多个国家为什么就在你这个国家,这么多的有害食品泛滥,屡禁不止,为什么这么多奸商这个样子的理直气壮。”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2/8/n310726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