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奶粉受害儿童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大陆来稿〗我是一个幸福的孩子,因为妈妈是修炼“真、善、忍”的,就像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下面我来说说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

我在三个月大的时候就喝“三鹿”奶粉,爸爸说是国家免检奶粉,喝了放心,从来未换牌子,一直喝到四岁,直到“三鹿”奶粉有毒曝光。电视里说,凡是从小喝“三鹿”奶粉的婴幼儿都去医院检查。爸妈立即带我去医院检查,结果是“隐血”。

从那以后,爸妈就带我去全国各大医院,最后决定全麻做肾检。在手术中,由于主治医师在穿刺过程中刺伤了肾上的血管使渗出来的血凝成血块,掉入膀胱,小便排不出来,医生插了三次导尿管,因血块堵住使血和导尿管一起喷出,无法再插导尿管。每次小便都痛苦万分,同病房的叔叔阿姨们来帮忙,和妈妈医生们强制压住我身体的各个部位不致使针头伤到我。每次解出的小便都是血水,满身大汗淋漓,泪水和汗水把衣服都湿透。妈妈搂住我不停地在我耳边背法轮功师父的《论语》,整夜整夜地不睡觉,就用热毛巾不停地给我揉按小腹,让我发胀的肚子好过些。就这样,我被折磨的筋疲力尽,一口饭也吃不下去,二十四小时吊水不停地挂。

我昏昏沉沉地睡了不知多少天,各大医院来了几个名医会诊都没有办法使我膀胱里的血块溶解,在第四次会诊后决定手术取出血块。妈妈哭了,坐在床边搂着我流着泪,并在我耳边说:“孩子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背师父的《论语》给我听。因妈妈在家经常背,所以我也会一字不差地把《论语》背下来。

就在我昏迷状态下第二十天,我突然醒了,有气无力地喊着“妈妈”,妈妈看到我终于轻轻地睁开眼喊“妈妈”,她高兴得不得了,把耳朵贴近我嘴巴上,我告诉妈妈说:“我看见师父了,他让我多喝水,把黑色物质打下来。”

妈妈欣喜若狂让爸爸立即去买西瓜,西瓜分成两半,我一次就吃了半个西瓜,这是我这么多天第一次吃这么多。当天下午,我排出了大小不一的血块,有大拇指和小拇指大小的血块加血水大半痰盂。下午第二次小便,奇迹出现了,小便竟如同白开水一样清,一点儿血水都没有了。

医生说:“真是奇迹,这么快怎么一下子就好了。”妈妈说是大法师父救了我。二十二天后我出院了。

出院后,一次老师留作文,其中最后一段我是这样写的:我好累,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我慢慢睁开眼看见自己在云朵上趴着,心里好害怕,这时我慢慢地爬起来,看见一位高人,坐在莲花上,身上散发出金色的、圣洁的光,打着手印,睁开眼睛对我说:“孩子,多喝水!把黑色物质打掉。”这时,我就醒过来了,是师父救了我。

爸爸看了我在作文上写了这段话后,主动地在李洪志师父法像前恭恭敬敬地上了三炷香。我是一个因相信法轮大法好而受益的孩子。

赵连海痛斥乳协:赔偿11亿简直是撒谎


赵连海对毒奶粉一事穷追猛打

  官方《瞭望东方周刊》上月披露,在政府相关部门主导、中国乳製品工业协会(简称:中国乳协)牵头成立的「三聚氰胺医疗赔偿基金」,企业出资情况、管理运作方式、现金馀额等全部成谜。报道引起各界关注,官方中央电视台记者跟进採访,但连续三周向中国乳协追问,日前才获一份题为《婴幼儿奶粉事件医疗赔偿基金管理及支付情况》的说明。

拒交代22乳企出资比例

  中国乳协回应文件列出大堆数据,指当年乳协协调廿二家乳製品企业,出资筹集十一亿一千万元。资金分两大用途:一是设立两亿元医疗赔偿基金,用于报销病童急性治疗之后、年满十八岁前医疗费。二是用于发放一次性赔偿及支付患儿急性治疗期医疗费,共九亿一千万元。截至去年底已有廿七万一千八百六十九名病童家长领取一次性赔偿金。因讯息不准确等原因,还有小部分家长未领取,最迟可于一三年二月底前领取,否则拨予医疗赔偿基金。

  赵连海对毒奶粉一事穷追猛打

  被媒体质疑流向不明的两亿元「谜基金」部分,受委託管理的中国人寿统计,自○九年七月基金正式启动,至今年四月底已支付一千七百九十四人次,金额共一千零四十八万元,现馀一亿九千二百万元。但当央视追问:「具体有哪些受害儿童已获赔偿?当中死亡、重症和普通症状的人数各佔多少?乳协赔偿标准如何订定?赔偿金是否如实发放?」问题却未获回应,对于廿二家乳业出资比例,中国乳协亦拒交代。不过,央视从业界人士方面得悉大概出资比例(见表)。

  人均赔偿额远差衞生部标准

  事件引起网民质疑,按衞生部当年公布的赔偿标准,死亡个桉要赔廿万元,重症赔三万、普通症状赔两千,但乳协的九亿一千万摊分到廿七万多人上,平均每人只获三千三百多元,远未达衞生部标准。另对于中国人寿指已办理一千七百多次赔偿,支付一千多万元,即平均每人获赔五千八百多元,以大陆高昂医疗收费来说,仍是杯水车薪。

来源:东方日报

粤媒与北京唱反调 赵连海获选年度民间人士


广州《时代周报》评选出100名影响2010年中国时代进程的100人,遭中共当局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的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及维权代表赵连海获选年度民间人士。(网络截图)

【大纪元2010年12月11日讯】日前遭大陆当局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的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及维权代表赵连海,获选广州《时代周报》2010年度民间人士。主办方认为其个案反映民间依法维权的艰苦。不少大陆网民对大陆传媒终敢为赵连海发声感到欣慰。

《时代周报》的颁奖辞以“赵连海:为了孩子们的未来”为题,详述赵被拘留及判罪的经过,以及维权之艰辛,指赵连海和其他孩子家长都是“合法维权诉讼”。

文中说,“三聚氰氨毒奶粉事件处理的有头无尾和赵连海的遭遇,反映了民间依法维权的风险和困境,也反映了对公平正义的执著信念,非镣铐和囹圄能阻挡”。

现年38岁的赵连海在前年毒奶粉被揭发后,成立结石宝宝之家,调查、公布2008年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相关信息,为毒奶粉受害家长进行合法维权。去年11月赵连海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上个月10日被北京大兴法院以寻衅滋事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

看守所多番阻挠律师与其会面,令赵未能在限期前提出上诉。官方其后宣称赵已与代表律师彭剑和李方平解约。上月 23日,官媒新华社称,赵连海已认罪及放弃上诉,“司法机关已经受理对赵连海保外就医申请”。正当外界期盼赵连海早日出狱时,当局“重兵”禁止赵家人与 外界接触,赵连海身在何方至今无人知晓。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综合性周报。“时代100人”评选活动由华文媒体圈的100名媒体人担任评委,选出10个类别的100位“时代人物”,每个类别的最高票获得者自动当选该类别的年度人物。获选者其中一个共同准则,是能以个人力量提升社会公平正义,唤起社会共鸣。

其余入选的年度人物还包括,大陆新闻界被喻为“全国第一揭黑记者”的王克勤,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据悉,艾未未原本被选为年度艺术家,但在官方要求下出版前抽起报导,不让其得奖。

赵连海案此前在大陆一直被禁止报导,不少大陆网民对《时代周报》将赵选为年度人物感到欣慰。有网民在时代周报网站留言:谢谢让我看到国内对赵连海公正公开的肯定。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2/11/n3110156.htm

中国海关“五星级”危险指数警示(图)

黄天辰


赵连海被判刑,其子在法院外打着“爸爸回家”的纸条。(网络图片)

【人民报消息】有这么一则笑话。一老外走在中国的马路上,不慎跌入一个施工的大坑,老外大怒,对导游说,我们国家但凡有危险的地方都要插上红旗作为警示标志,你们却没有。导游笑了笑说,你进海关的时候没看见那么大一面红旗在迎风飘扬,明确警示危险指数为五星级吗?
不幸的是,这并非完全是笑话。

本周三(11月10日),结石宝宝家长赵连海被北京大兴区法院判处两年半徒刑,罪名是“寻衅滋事罪”。据非权威名词解释:“寻衅滋事罪”俗称“口袋罪”,是一种难以明确界定、因而可以随意适用的罪名,古代称之为“莫须有”罪。

闻判后,赵连海情绪激动,当庭将囚衣扔向法官,高声抗议:“我不服,我无罪!”声言绝食抗议;家属痛哭喊冤,决定上诉,律师指判刑不公;许多在法庭外声援赵连海的维权人士和结石宝宝家长怒斥法院“不要脸”。

赵连海是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受害者家长,2008年,他的幼子被发现左肾有2毫米结石。后来,赵连海以民间网站的形式调查、公布中国奶制品污染相关信息,发起“结石宝宝家庭同盟”,号召家长们联合起来进行合法维权诉讼。

2009年11月13日,赵连海被刑拘,12月17日被批捕。全家经济开销全靠赵的母亲微薄退休金。如今六岁的儿子经常肚子痛,体重还不到15公斤。

辩护律师李方平和彭剑对判决结果表示愤怒,李方平认为,这个判决是不公正的,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唯一被允许入场旁听的结石宝宝家长相庆玉说,法官没让律师说话,律师彭剑当时眼泪都下来了。

据李方平透露,判决书中指控,一是在路边接受记者采访;二是举着A4纸在石家庄中院和三鹿奶粉门口抗议,喊了一些口号。还有毒奶粉事件一周年结石宝宝家长们有个聚会。李方平认为,赵连海所做的事都是非常正常的,不应该认定为犯罪,他更没有造成公共秩序的混乱。

有网友认为,毒奶粉事件酿成三千万儿童被毒害的悲剧,当局不但没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反而对敢于为受害儿童讨公道的维权者判刑,世界上恐怕没有比这更无耻的政府了。

就在赵连海因莫须有的罪名获刑之际,国家质检总局自豪地宣布:中国食品合格率已超90%。

中国食品真有那么多已经合格了吗?光婴幼儿食品就事故不断,“合格率已超90%”,说给谁听的呢?

前一阵闹得沸沸扬扬的圣元奶粉性早熟事件还没消停,就传来江西抚州一名四个多月大的婴儿,食用“明一”奶粉后半个月,双乳发育可挤出奶汁,下体出现浅绒毛,经医生诊治后证实是性早熟。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表示,儿童性早熟在临床上应有严格的、科学的诊断标准,它分为真性性早熟和假性性早熟。更有专家说,从出生到一岁多的婴儿,在临床上有一种“小青春期”。换言之,专家的意思是问题奶粉顶多造成婴儿“小青春期”症状,属于假性性早熟,没什么事儿。

食品出了这么多安全问题,还没听说哪个官员为此承担责任的。对于无良厂商,有国检部门放任纵容,有专家护短。而受害家长要维权,则由法庭来判他们刑,跨入这个国门可谓处处陷阱。

也许,正像开头那个不是笑话的笑话所说的,这个国家的危险指数已经是五星级,民众一不小心,随时会被“莫须有”。

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拒绝“以认罪换取轻判”

被控“寻衅滋事”的大陆毒奶粉受害家庭维权组织发起人赵连海,近日被当局游说以认罪换取轻判,但赵连海拒绝。律师预期法院短期内会宣判。(姬励思 报道)

大陆毒奶粉受害家庭维权组织发起人赵连海,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的案件,审结至今已近五个月,但法院仍未宣判。近日,当局游说赵连海以认罪换取轻判。

代理案件的北京维权律师李方平表示,赵连海上周五与他会面时透露,负责案件的检察官及法官,分别于上月底及本月初,两度游说他认罪,但遭他拒绝。

他说:两次把他接到法院跟他谈,希望他能够认罪,这样的话意思就是说可以轻判。每次都谈一两个小时,但他坚持立场,认为自己做的事,根本不构成犯罪。

李方平说,他在会见赵连海前几日,曾向法院查询,当时法院表示很快会有结果。获悉当局曾向赵连海游说后,李方平估计法院可能在短期内宣判。

2008年9月,三鹿等20多个品牌的奶纷被揭发含三聚氰胺,导致30万儿童患上肾结石。赵连海4岁的儿子,亦因食用三鹿牌奶粉患上肾结石,他其后创立互助组织,“结石宝宝家庭同盟”,并组织受害家长以诉讼索偿。去年11月,在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前夕,赵连海被公安从住所带走,其后被以“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案件3月底在北京大兴区法院审结。近日,大陆多个省份又查出大批含三聚氰胺的奶粉,相信是2008年未销毁的问题奶粉。

来源:rfa

甘肃青海吉林再现三聚氰胺毒奶粉(图)


河北“三鹿奶粉”阴云未散,超标三聚氰胺奶粉再次“现身”!

河北“三鹿奶粉”阴云未散,超标三聚氰胺奶粉再次“现身”。警方查明,在青海省一家乳制品厂,检测出三聚氰胺超标达500余倍,而原料来自河北等地。青海、甘肃、吉林等省发现三聚氰胺超标奶粉后,有关部门要求严肃查处,杜绝问题奶粉流入市场,彻底查清其来源与销路,坚决予以销毁,并依法追究当事人责任。

案发 青海产奶粉甘肃检出三胺

记者7月4日从甘肃省质量技术监督局了解到,他们在三份接受委托人送检的奶粉样品中,检验出三聚氰胺超出限量值标准。甘肃质检部门立即通知相关省份进行调查。

据甘肃省质监局介绍,6月25日,甘肃省质监局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接受委托人刘西平送检的三份奶粉样品,要求检测三聚氰胺一项指标。这三份奶粉样品均用无色自封塑料袋包装,每份100克,上面加贴白色小纸片,用圆珠笔分别写着“样品1”“样品2”等字样。

甘肃质检部门检验发现,三份样品三聚氰胺含量分别为:215mg/kg、 1397mg/kg、323mg/kg,分别超出限量值标准86%、559%、130%。

甘肃省质监局副局长王忠习介绍,这三份包装异常、三聚氰胺严重超标的奶粉样品引起了甘肃质监局的怀疑,随即利用当事人取质检报告的机会,对刘西平进行了调查,并移交兰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同时将情况上报甘肃省政府和国家有关部门。

刘西平交代,他是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东垣乳制品厂业务员,问题奶粉就存放在这个厂附近的村子里,供货商为一姓周的陕西人。

调查 问题奶粉多销往江浙一带

甘肃省质监局随即向陕西省、青海省质监局发函,请求协助调查。

王忠习介绍,目前,青海省质监部门已查获这批问题奶粉,约38吨,青海质监局也检出这批奶粉三聚氰胺严重超标。嫌疑人刘西平于7月3日被移交青海方面。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分析,很有可能是一些犯罪分子利用过去尚未完全销毁的“三鹿问题奶粉”进行加工、销售,不在本省而在外省检测三聚氰胺含量,目的是为了根据三聚氰胺的含量进行调兑。

甘肃省质检部门要求本省各地加大对奶粉的抽查力度,严防问题奶粉进入市场。据刘西平交代,他所在的东垣乳制品厂生产东垣牌奶粉,主要销往江浙一带,少量在青海本地销售。

抓捕 两人被控 查封数十吨奶粉

记者从青海省一份内部通报上了解到:7月3日,海东地区公安机关根据甘肃省提供的线索,协助质监部门对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东垣乳制品厂问题奶粉进行了查封。

警方初查,民和县东垣乳制品厂于近期分别从河北等地购进奶粉原材料58吨,其中从河北购进原材料 38吨,从中检测出三聚氰胺超标500余倍。

记者了解,东垣乳制品厂法人代表、厂长刘战峰,男,54岁,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骊山办乳品厂人;生产厂长王海峰,男,37岁,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相桥镇柴寨村人。目前,二人已被警方依法控制。

经核实,现已查封东垣乳制品厂奶粉原料64吨、成品12吨,经青海省质监部门对上述原料4批次样本检验,均检出三聚氰胺含量超标。

吉林 大庆一奶粉三胺严重超标

在甘肃和青海发现问题奶粉前几天,吉林省也查出三聚氰胺含量严重超标的奶粉,为此吉林省采取了紧急行动。

记者7月8日从吉林省工商等部门了解到,吉林市6月22日发现的“三聚氰胺超标奶粉”的样本正在进一步检测中,结果尚未出炉。

6月22日,吉林市工商局丰满分局在检查中,检测到辖区内一家市场零售点销售的黑龙江省大庆市一家乳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一袋奶粉三聚氰胺含量严重超标,复检结果与第一次检测结果相同。

吉林市公安和工商部门迅速展开行动,将1000多袋问题奶粉进行了封存。随后,吉林省对这家企业生产的奶粉进行清查和追缴,并对封存产品进行了抽检。

目前,吉林省各有关部门对吉林市“三聚氰胺超标奶粉”事件正在展开全面调查,已将这家企业生产的所有产品在全省勒令下架封存。待事件调查清楚后,将由食品安全委员会统一发布相关情况。此外,吉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也于8日要求,从9日开始,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对乳制品生产企业的检查。

流程

东垣乳制品厂从河北等地购进奶粉原材料58吨,其中从河北购进原材料38吨。

对问题奶粉原料进行加工,并制作成品。

送往外省检测三聚氰胺含量,目的是为了根据三聚氰胺的含量进行调兑。

对外销售,主要销往江浙一带,少量在青海本地销售。

受访官员:你该“学法律”

调查

记者7月7日前往青海省质监局采访东垣乳制品厂三聚氰胺事件情况,质监局办公室主任联系政策法规处一名刘姓工作人员与记者见面。这位工作人员表示,青海省质监局没有向记者提供信息的权利,指出记者应该向青海省卫生厅食品安全协调委员会了解相关情况,并提醒记者学习法律。

7月8日10时许,记者又前往青海省卫生厅采访,卫生厅食品安全监管处和应急办无人在办公室。记者向隔壁财务办公室工作人员询问,对方回答 “人不在,开会去了。”又询问主管食品安全的厅长怎么联系,对方回答“不太清楚。”随后记者拨打了卫生厅副厅长颉学辉电话,他以早上和下午都要开会、没有时间为由拒绝了记者采访。

接着,记者在10时48分拨打了青海省公安厅副厅长任三动的办公电话,他说“我们只做不说,有关情况请与青海省政府信息处联系”就挂断了电话。记者拨打民和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孙瑞平电话,对方也以“开会”为由挂断了电话。

11时左右,记者拨打青海省政府信息处电话,工作人员对于东垣乳制品厂三聚氰胺事件表示“不知道”,并让记者联系雷主任,而雷主任的电话无人接听。

文章来源:新京报

读者投书:共产党烂透了!不要再说改革

共产党烂透了,不要再说改革,烦死了,说了多少年,烦不烦啊!现在讲怎么革命才是王道。

现在杀的这些儿童,大多是贪官奸商读书的贵族学校,至少在当地算是贵族学校。我觉得这只是开始,接下来必然越来越多。注意,杀的这些贪官二代,他们不是弱者,他们是强者,是恶者,看看他们锦衣玉食的,那不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吗?

不要侮辱犯罪者,他只是通过杀贪官二代来行使正义而已,不然那些孩子再过二十年,还要出来做官害人。

明确告诉大家,我认真研究过(我研究社会学的),现在加强保安的都是贵族小学,重点学校,普通学校就几个警察在那里悠闲一下。重点学校门口固定一台警车、一台警用摩托、四个警察,还有一台在附近巡游的警车。请问,这种警力分配,如果每个学校都这样,可能吗?所以,所有学校都加强保安是骗人的!

加强保安的都是贵族重点学校!共产党心里明白的很,现在就快到众叛亲离的地步了!所以,现在保护的,不过是体制内的后代和既得利益者的后代!我看那些普通学校,就一两个警察,摆设而已。况且共产党非常清楚,人家要杀人根本不会去杀屁民的小孩!

现在就到众叛亲离的地步了!

中共对富人贵族学校提供严密的戒备,无疑造成更深的对立和不满,加大了族群冲突和矛盾,因为这是一种贵族特权,是非常愚蠢的行为。我敢说,下周还有事情发生,他,防不了,不仅仅是针对校园,外面呢?共产党防不了,现在就到众叛亲离的地步了!

我反对林保华所说的观点,他说犯罪者本身是弱势,但是向更弱小的弱者下手,我明确反对。我认为,受欺压的弱势,杀的只是体制内和既得利益者的后代而已,他杀的是强势,是强者,而不是弱势。

我为什么敢这么斩钉截铁的说呢?我们分析一下过去就知道:城管和执法局,警察为了拆迁打死多少人?不计其数!在拆迁的时候,城管和警察怎么打人的?全家老小,上至七八十岁的老太,下至八九岁的儿童,全部都打!你们看得到,共产党的媒体,报导没有?没有!

强行计划生育,强行堕胎引产,害死多少人,你们算过没有?网路的相关帖子,共产党不是尽力的删除吗?不是卫星都不让百姓看,都要干扰吗?所以,杀的都是有钱的贪官、奸商的二代!

如果是屁民的小孩死了,共产党连报导都不会报导,因为他们不被当作人!不要骗了!民工顶着一个大肚子,被计生人员强行抓去用锤子打胎,我亲眼看到!如果杀的是没钱的,根本不会让你知道,不会有任何报导的!

南平杀人者是在挑战暴政

南平杀人者,那个医生,大家想想,他是个外科医生,正常的话待遇应该很高的,而且有很多红包可以拿。郑民生在南平工作那么多年,十几年了,难道他不知道哪个小学是贵族学校?郑民生是挑战暴政的勇士,如果他有神经病,干嘛不去农村小学,条件破烂,小孩一抓一大把,他干嘛不去农村小学行凶?

郑民生没有,郑民生选择的是贪官二代聚集的地方,他在这里挑战暴政,为民除害!如果这些小孩继续下去,二十年后还要出来鱼肉百姓!说郑民生有问题,根本是回避问题本质,就跟南平的贪官雷春美一样扯蛋。

说南平外科医生郑民生不知道南平实验小学是贵族学校,就好像是说北京的三甲医院的医生,不知道景山学校和北京四中是贵族学校一样。就说这么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15/n290928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