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奶粉受害儿童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大陆来稿〗我是一个幸福的孩子,因为妈妈是修炼“真、善、忍”的,就像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下面我来说说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

我在三个月大的时候就喝“三鹿”奶粉,爸爸说是国家免检奶粉,喝了放心,从来未换牌子,一直喝到四岁,直到“三鹿”奶粉有毒曝光。电视里说,凡是从小喝“三鹿”奶粉的婴幼儿都去医院检查。爸妈立即带我去医院检查,结果是“隐血”。

从那以后,爸妈就带我去全国各大医院,最后决定全麻做肾检。在手术中,由于主治医师在穿刺过程中刺伤了肾上的血管使渗出来的血凝成血块,掉入膀胱,小便排不出来,医生插了三次导尿管,因血块堵住使血和导尿管一起喷出,无法再插导尿管。每次小便都痛苦万分,同病房的叔叔阿姨们来帮忙,和妈妈医生们强制压住我身体的各个部位不致使针头伤到我。每次解出的小便都是血水,满身大汗淋漓,泪水和汗水把衣服都湿透。妈妈搂住我不停地在我耳边背法轮功师父的《论语》,整夜整夜地不睡觉,就用热毛巾不停地给我揉按小腹,让我发胀的肚子好过些。就这样,我被折磨的筋疲力尽,一口饭也吃不下去,二十四小时吊水不停地挂。

我昏昏沉沉地睡了不知多少天,各大医院来了几个名医会诊都没有办法使我膀胱里的血块溶解,在第四次会诊后决定手术取出血块。妈妈哭了,坐在床边搂着我流着泪,并在我耳边说:“孩子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背师父的《论语》给我听。因妈妈在家经常背,所以我也会一字不差地把《论语》背下来。

就在我昏迷状态下第二十天,我突然醒了,有气无力地喊着“妈妈”,妈妈看到我终于轻轻地睁开眼喊“妈妈”,她高兴得不得了,把耳朵贴近我嘴巴上,我告诉妈妈说:“我看见师父了,他让我多喝水,把黑色物质打下来。”

妈妈欣喜若狂让爸爸立即去买西瓜,西瓜分成两半,我一次就吃了半个西瓜,这是我这么多天第一次吃这么多。当天下午,我排出了大小不一的血块,有大拇指和小拇指大小的血块加血水大半痰盂。下午第二次小便,奇迹出现了,小便竟如同白开水一样清,一点儿血水都没有了。

医生说:“真是奇迹,这么快怎么一下子就好了。”妈妈说是大法师父救了我。二十二天后我出院了。

出院后,一次老师留作文,其中最后一段我是这样写的:我好累,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我慢慢睁开眼看见自己在云朵上趴着,心里好害怕,这时我慢慢地爬起来,看见一位高人,坐在莲花上,身上散发出金色的、圣洁的光,打着手印,睁开眼睛对我说:“孩子,多喝水!把黑色物质打掉。”这时,我就醒过来了,是师父救了我。

爸爸看了我在作文上写了这段话后,主动地在李洪志师父法像前恭恭敬敬地上了三炷香。我是一个因相信法轮大法好而受益的孩子。

赵连海痛斥乳协:赔偿11亿简直是撒谎


赵连海对毒奶粉一事穷追猛打

  官方《瞭望东方周刊》上月披露,在政府相关部门主导、中国乳製品工业协会(简称:中国乳协)牵头成立的「三聚氰胺医疗赔偿基金」,企业出资情况、管理运作方式、现金馀额等全部成谜。报道引起各界关注,官方中央电视台记者跟进採访,但连续三周向中国乳协追问,日前才获一份题为《婴幼儿奶粉事件医疗赔偿基金管理及支付情况》的说明。

拒交代22乳企出资比例

  中国乳协回应文件列出大堆数据,指当年乳协协调廿二家乳製品企业,出资筹集十一亿一千万元。资金分两大用途:一是设立两亿元医疗赔偿基金,用于报销病童急性治疗之后、年满十八岁前医疗费。二是用于发放一次性赔偿及支付患儿急性治疗期医疗费,共九亿一千万元。截至去年底已有廿七万一千八百六十九名病童家长领取一次性赔偿金。因讯息不准确等原因,还有小部分家长未领取,最迟可于一三年二月底前领取,否则拨予医疗赔偿基金。

  赵连海对毒奶粉一事穷追猛打

  被媒体质疑流向不明的两亿元「谜基金」部分,受委託管理的中国人寿统计,自○九年七月基金正式启动,至今年四月底已支付一千七百九十四人次,金额共一千零四十八万元,现馀一亿九千二百万元。但当央视追问:「具体有哪些受害儿童已获赔偿?当中死亡、重症和普通症状的人数各佔多少?乳协赔偿标准如何订定?赔偿金是否如实发放?」问题却未获回应,对于廿二家乳业出资比例,中国乳协亦拒交代。不过,央视从业界人士方面得悉大概出资比例(见表)。

  人均赔偿额远差衞生部标准

  事件引起网民质疑,按衞生部当年公布的赔偿标准,死亡个桉要赔廿万元,重症赔三万、普通症状赔两千,但乳协的九亿一千万摊分到廿七万多人上,平均每人只获三千三百多元,远未达衞生部标准。另对于中国人寿指已办理一千七百多次赔偿,支付一千多万元,即平均每人获赔五千八百多元,以大陆高昂医疗收费来说,仍是杯水车薪。

来源:东方日报

粤媒与北京唱反调 赵连海获选年度民间人士


广州《时代周报》评选出100名影响2010年中国时代进程的100人,遭中共当局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的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及维权代表赵连海获选年度民间人士。(网络截图)

【大纪元2010年12月11日讯】日前遭大陆当局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的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及维权代表赵连海,获选广州《时代周报》2010年度民间人士。主办方认为其个案反映民间依法维权的艰苦。不少大陆网民对大陆传媒终敢为赵连海发声感到欣慰。

《时代周报》的颁奖辞以“赵连海:为了孩子们的未来”为题,详述赵被拘留及判罪的经过,以及维权之艰辛,指赵连海和其他孩子家长都是“合法维权诉讼”。

文中说,“三聚氰氨毒奶粉事件处理的有头无尾和赵连海的遭遇,反映了民间依法维权的风险和困境,也反映了对公平正义的执著信念,非镣铐和囹圄能阻挡”。

现年38岁的赵连海在前年毒奶粉被揭发后,成立结石宝宝之家,调查、公布2008年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相关信息,为毒奶粉受害家长进行合法维权。去年11月赵连海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上个月10日被北京大兴法院以寻衅滋事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

看守所多番阻挠律师与其会面,令赵未能在限期前提出上诉。官方其后宣称赵已与代表律师彭剑和李方平解约。上月 23日,官媒新华社称,赵连海已认罪及放弃上诉,“司法机关已经受理对赵连海保外就医申请”。正当外界期盼赵连海早日出狱时,当局“重兵”禁止赵家人与 外界接触,赵连海身在何方至今无人知晓。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综合性周报。“时代100人”评选活动由华文媒体圈的100名媒体人担任评委,选出10个类别的100位“时代人物”,每个类别的最高票获得者自动当选该类别的年度人物。获选者其中一个共同准则,是能以个人力量提升社会公平正义,唤起社会共鸣。

其余入选的年度人物还包括,大陆新闻界被喻为“全国第一揭黑记者”的王克勤,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据悉,艾未未原本被选为年度艺术家,但在官方要求下出版前抽起报导,不让其得奖。

赵连海案此前在大陆一直被禁止报导,不少大陆网民对《时代周报》将赵选为年度人物感到欣慰。有网民在时代周报网站留言:谢谢让我看到国内对赵连海公正公开的肯定。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2/11/n3110156.htm

中国海关“五星级”危险指数警示(图)

黄天辰


赵连海被判刑,其子在法院外打着“爸爸回家”的纸条。(网络图片)

【人民报消息】有这么一则笑话。一老外走在中国的马路上,不慎跌入一个施工的大坑,老外大怒,对导游说,我们国家但凡有危险的地方都要插上红旗作为警示标志,你们却没有。导游笑了笑说,你进海关的时候没看见那么大一面红旗在迎风飘扬,明确警示危险指数为五星级吗?
不幸的是,这并非完全是笑话。

本周三(11月10日),结石宝宝家长赵连海被北京大兴区法院判处两年半徒刑,罪名是“寻衅滋事罪”。据非权威名词解释:“寻衅滋事罪”俗称“口袋罪”,是一种难以明确界定、因而可以随意适用的罪名,古代称之为“莫须有”罪。

闻判后,赵连海情绪激动,当庭将囚衣扔向法官,高声抗议:“我不服,我无罪!”声言绝食抗议;家属痛哭喊冤,决定上诉,律师指判刑不公;许多在法庭外声援赵连海的维权人士和结石宝宝家长怒斥法院“不要脸”。

赵连海是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受害者家长,2008年,他的幼子被发现左肾有2毫米结石。后来,赵连海以民间网站的形式调查、公布中国奶制品污染相关信息,发起“结石宝宝家庭同盟”,号召家长们联合起来进行合法维权诉讼。

2009年11月13日,赵连海被刑拘,12月17日被批捕。全家经济开销全靠赵的母亲微薄退休金。如今六岁的儿子经常肚子痛,体重还不到15公斤。

辩护律师李方平和彭剑对判决结果表示愤怒,李方平认为,这个判决是不公正的,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唯一被允许入场旁听的结石宝宝家长相庆玉说,法官没让律师说话,律师彭剑当时眼泪都下来了。

据李方平透露,判决书中指控,一是在路边接受记者采访;二是举着A4纸在石家庄中院和三鹿奶粉门口抗议,喊了一些口号。还有毒奶粉事件一周年结石宝宝家长们有个聚会。李方平认为,赵连海所做的事都是非常正常的,不应该认定为犯罪,他更没有造成公共秩序的混乱。

有网友认为,毒奶粉事件酿成三千万儿童被毒害的悲剧,当局不但没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反而对敢于为受害儿童讨公道的维权者判刑,世界上恐怕没有比这更无耻的政府了。

就在赵连海因莫须有的罪名获刑之际,国家质检总局自豪地宣布:中国食品合格率已超90%。

中国食品真有那么多已经合格了吗?光婴幼儿食品就事故不断,“合格率已超90%”,说给谁听的呢?

前一阵闹得沸沸扬扬的圣元奶粉性早熟事件还没消停,就传来江西抚州一名四个多月大的婴儿,食用“明一”奶粉后半个月,双乳发育可挤出奶汁,下体出现浅绒毛,经医生诊治后证实是性早熟。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表示,儿童性早熟在临床上应有严格的、科学的诊断标准,它分为真性性早熟和假性性早熟。更有专家说,从出生到一岁多的婴儿,在临床上有一种“小青春期”。换言之,专家的意思是问题奶粉顶多造成婴儿“小青春期”症状,属于假性性早熟,没什么事儿。

食品出了这么多安全问题,还没听说哪个官员为此承担责任的。对于无良厂商,有国检部门放任纵容,有专家护短。而受害家长要维权,则由法庭来判他们刑,跨入这个国门可谓处处陷阱。

也许,正像开头那个不是笑话的笑话所说的,这个国家的危险指数已经是五星级,民众一不小心,随时会被“莫须有”。

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拒绝“以认罪换取轻判”

被控“寻衅滋事”的大陆毒奶粉受害家庭维权组织发起人赵连海,近日被当局游说以认罪换取轻判,但赵连海拒绝。律师预期法院短期内会宣判。(姬励思 报道)

大陆毒奶粉受害家庭维权组织发起人赵连海,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的案件,审结至今已近五个月,但法院仍未宣判。近日,当局游说赵连海以认罪换取轻判。

代理案件的北京维权律师李方平表示,赵连海上周五与他会面时透露,负责案件的检察官及法官,分别于上月底及本月初,两度游说他认罪,但遭他拒绝。

他说:两次把他接到法院跟他谈,希望他能够认罪,这样的话意思就是说可以轻判。每次都谈一两个小时,但他坚持立场,认为自己做的事,根本不构成犯罪。

李方平说,他在会见赵连海前几日,曾向法院查询,当时法院表示很快会有结果。获悉当局曾向赵连海游说后,李方平估计法院可能在短期内宣判。

2008年9月,三鹿等20多个品牌的奶纷被揭发含三聚氰胺,导致30万儿童患上肾结石。赵连海4岁的儿子,亦因食用三鹿牌奶粉患上肾结石,他其后创立互助组织,“结石宝宝家庭同盟”,并组织受害家长以诉讼索偿。去年11月,在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前夕,赵连海被公安从住所带走,其后被以“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案件3月底在北京大兴区法院审结。近日,大陆多个省份又查出大批含三聚氰胺的奶粉,相信是2008年未销毁的问题奶粉。

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