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父子的上海密友王宗南被判18年

大纪元2015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8月11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密友、上海友谊(集团)(下称“友谊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联华超市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联华超市”)董事长王宗南一审被判18年。

陆媒报导,11日上午,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对王宗南“挪用公款、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其中挪用公款罪判12年,受贿罪判11年,最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没收财产人民币一百万元;挪用公款违法所得120万余元、受贿款269万余元及受贿收益833万余元予以追缴。

中共法院查明,王宗南在担任友谊集团总经理、联华超市董事长期间,于2001年至2006年间,伙同原联华超市总经理良威、董事张增勇、财务总监徐苓苓、人事总监道书荣(均已被判刑),先后十余次共同挪用联华超市及其下属单位公款共计1.95亿余元,用于上海立鼎有限公司、上海泉润有限公司注册、验资、受让股权、参与房地产投资等经营活动,并谋取个人利益。其中,王宗南获取非法收益计120万余元。

此外,王宗南还在友谊集团与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复星集团”)合作成立上海友谊复星(控股)有限公司后,为复星集团谋取利益。2003年,王宗南向复星集团董事长郭某提出,其父母欲购买复星集团下属房产公司开发的别墅,郭某同意。同年1月至9月间,王宗南父母以每平方米3,000元,总价208万余元的低价购得上海市松江区涞亭南路两套别墅。经估价,2003年上述两套别墅的市场价与王宗南父母购房实际价格差额合计269万余元。此后,上述两套房产分别于2010年、2013年转售他人,销售得款共计1,480万元。

王宗南于2014年7月26日被带走。7月28日,周永康案公开前一天,王宗南被立案调查。8月11日被逮捕。10月8日被提起公诉。

法新社此前报导,王宗南曾是陈良宇的“左膀右臂”,陈良宇在2008年因庞大贪腐丑闻倒台,被判18年徒刑。陈良宇被广泛视为江泽民的密友和政治同盟。

王宗南最早是陈良宇的旧部,当陈良宇还是黄浦区区长时,王宗南是区长助理兼副区长。1995年陈良宇任上海副市长时,王宗南弃政从商,自1996年至2013年的17年间,先后执掌上海联华超市、百联集团、光明集团,有人说“上海人的衣食住行几乎都给他包了”。

外界将王宗南视为江泽民的亲信。大陆公开资料显示,光明集团前身就是上海益民食品一厂,而江泽民在1950年代曾担任该厂副厂长。陆媒曾报导,2006年8月,光明集团在江泽民的过问下完成重组。该集团公司成立之后,王宗南被调任董事长。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曾披露,上海友谊集团、联华超市、百联集团、光明食品集团四大公司都涉及房地产,有人多年举报江泽民两个儿子均涉及这四家公司,尤其江绵康,是上海建设委员会的巡视员、上海城市发展信息研究中心主任。

各种迹象显示,江泽民处境不妙。最近,习近平当局加紧清洗江泽民派系,周永康、令计划、周本顺、郭伯雄等陆续被抛出;被认为是中共“老人干政”的北戴河会议也悄然变化,老人政治已被破除;近日,中共党媒的评论文章暗指江泽民“贪权干政不愿撒手”,引发有关抓捕江泽民的热烈讨论。

责任编辑:刘晓真

护士:记一件手术室里的往事(肝移植)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八日】我是一名手术室护士,二零一一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也看见了身边的同修被迫害。中共邪党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牟利的罪恶曝光后,我想起了自己曾经在上海华山医院进修时的一件往事,现如实记录下来。

二零零一年秋天,我被单位送去上海华山医院手术室进修手术配合,能去中国著名的医院进修,并为知名的专家、教授做手术器械护士。

当时的手术室刚搬进新大楼六至九层,共四层楼,有专用的电梯送达。六楼为生活服务区,包括护士站,麻醉及护士办公室、值班室、餐厅、洗澡间及卫生间。七至九层为层流洁净手术区,每个楼层开展一个专科手术,七层为外科手术区,八层为神经外科手术区,九层为骨科手术区。

我要学习的是外科各种手术的手术器械配合。很多时候,我都被分配在一号和二号手术间里,这两个手术间专门用来做各类外科大手术。那天早晨,我照例而被分配在二号间,我要上台配合的是一台胰腺切除术。病人上好麻醉后,五十多岁的外科主任带领四名医生走进手术间。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医生们互相配合的也很默契。

下午手术快结束时,主任说到了“肝移植”。他对第一助手说:“现在是做肝移植的好时机,主要问题就是病源问题,病人太少,这项技术就无法成熟起来,你们要抓紧找病人,说服他们换肝,不要轻易放走一个需要换肝的病人。你看中山医院收了那么多病人,被中山医院抢了先机,你们怎么办?赶紧多找病人。”第一助手说:“不是我们不找病人,是留不住病人啊,那天有个病人一听说换肝要五十万,说没那么多钱就走了。”主任说:“跟他们说,五十万换个肝,可以多活五年,还是值得的,你们要会做工作嘛。”一名年轻医生问:“五年的存活率是多少?”主任说:“国外医学报道是这样说的,其实目前手术后大部份只能活三至六个月。将来技术成熟了,应该能活五年吧,其实如果手术失败的话,只要有钱还可以再换,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再等到合适的肝源,很快的,你们要抓紧多收病人。”那几个医生点头称是。

这件事情过去已经十四年了,能这么清楚的记得这一幕,是因为当时的我对这些医生充满敬佩与尊敬,心想,如果肝移植技术在我国成熟起来,会有多少病人从死亡线上被救回来啊!虽然当时觉得五十万只能多活几个月有些昂贵,但是我相信有这些医生的钻研努力,终有一天肝移植病人会活过五年。

直到我走入了大法修炼,直到我听说了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罪恶,直到在明慧网上看到了报道——即使美国这样器官移植技术成熟、移植器官供体庞大的先进国家,等待一个合适的肝源供体也要二至二点五年的时间,我这才如梦初醒,当年手术台上的那一番对话,说明了什么?在中国一些医院里,医生们担心的是没有愿做肝移植的病人,而不担心病人等不到合适的肝源供体,如果手术失败,只要再等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再一次等到合适的肝源,可以再做一次肝移植手术。这么多的肝脏来自哪里?这想法让人不寒而栗:那些医生们,他们手中的手术刀,竟是一把杀人的屠刀!

今天记录下这一切,是希望看见这段往事的人们,都能做出自己的判断。

周晓辉:上海官场异动 锋头逼近江绵康

大纪元2015年08月06日讯】在习近平不断释放“反腐没有铁帽子王”并在近日通过拿下江泽民在军中的另一个心腹郭伯雄,对外进一步昭告下一个目标业已锁定江泽民之际,8月5日,大陆媒体刊登的两则关于江的老巢上海人事变动的新闻引起了外界的关注。一则是西藏宣传部长董云虎,近日转任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接任习近平的亲信、调任中央网信办副主任的徐麟;另一则是上海市政府7月27日公告刘海生被免去上海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局长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3岁的董云虎,历任马列所副所长、人权研究中心主任等。1999年底离开党校,任国新办七局局长十年,兼中共人权研究会办公室主任等职务。2009年底,他升任国新办副主任(副部级),2011年底,他转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其政治上的过硬以及没有太强派系背景或许是其被选中空降上海的原因。

而59岁的刘海生,曾任徐汇区规划土地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区建委副主任,奉贤区副区长,市规划局副局长等职,除了刚刚被免去的市住房保障房屋管理局局长职务外,他还是现任市建设和交通委副主任。虽然其没到退休年龄就被免职的原因没有被提及,但显然其“另有任用”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出了问题——尽管还没有被上海市纪委查处。

不过此前有消息称,刘海生是江泽民的二儿子江绵康的马仔、“家奴”。是否如此,笔者暂不下结论,但二者之间存在交集是肯定的。根据此前披露的资料,江绵康的公开职务是上海市建设和交通管理委员会局级巡视员,负责全市土地、拆迁、规划、建筑总协调工作。因为其特殊的背景,其权力自不用说。按照上海知名律师郑恩宠所言,巡视员虽不是正式职务,但是官位很大,职权其实跟建设委员会主任一样大。而江绵康以上海建设和交通委员会为倚靠,成立了吸附之上的研究所、研究中心、企业、社团、出版刊物等,攫取了大量利益。

而作为现任市建设和交通委副主任,作为曾经的徐汇区规划土地管理局局长、奉贤区的副区长和上海市规划局副局长,刘海生与江绵康的关联是非常紧密的,而前者竭力奉承后者也是可以想见的。

在上海成为三个没有“大老虎”落马的地区之一后,8月5日的这两个人事变动再次预示着上海“打虎”行动正在紧锣密鼓的酝酿着,即继续剪除江家羽翼、向着既定目标推进;而加强舆论、为上海“首虎”落马做舆论铺垫非常有必要。

责任编辑:高义

上海城投集团总裁换人 背后或涉江绵康

大纪元2015年07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庄正明报道)日前原上海百联集团董事长陈晓宏突然接替蒋耀出任上海城投集团总裁。有分析认为,上海城投集团总裁的换人,是王岐山锁定江绵康的信号。反腐打虎通过对江泽民家族人员及亲信的调查正往江泽民本人逼近。

据澎湃新闻7月27日报导,当日下午百联集团召开干部大会,上海市官方宣布百联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晓宏调任城投集团党委书记、总裁、法人代表,百联集团党委副书记、总裁叶永明全面主持百联集团工作。

1957年出生的陈晓宏曾任上海市商业投资(集团)董事长、长江发展集团总裁、上海市经委助理巡视员等职务,2006年11月起任上海市国资委副主任,2013年8月担任百联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报导引述知情人士的说法称,因52岁的上海城投集团总裁蒋耀突然离职,急需定班子,此次调任的决定比较急促。蒋耀担任上海城投集团总裁仅一年半时间。

据云南日报25日报导,3天前的24日蒋耀还以城投集团总裁的身份作为上海市公共关系协会会长胡炜一行的成员在昆明与云南省省长陈豪进行了会谈。

1963年10月生的蒋耀曾任深圳远洋运输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兰生(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等职。2003年9月出任青浦区委副书记、区长职务。2008年7月出任上海市仪电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2013年底执掌上海城投。

2014年5月29日晚,城投控股公告称,蒋耀不再兼任上海城投旗下上市公司城投控股的董事长。

江泽民老巢上海官场近期持续震荡之际,城投集团总裁的突然换人引发外界关注。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这是王岐山锁定江泽民次子江绵康的信号。上海城投是专业从事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运营管理的特大型国有企业集团。而江绵康除掌控上海城乡建设和交通委员会外,还是上海市政府建管委局级巡视员,掌控负责全市土地、拆迁、规划、建筑总协调工作等。

夏小强分析,上海作为江泽民势力的大本营,作为对抗习近平中央的据点,主要从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的力量来对抗中央。江泽民势力经营上海二十多年,从党政最高层到各区基层,培植了大量为江泽民家族服务的各级官员。同时,上海作为全国的金融中心,上海的大型国企也被江派势力掌控。上海的政治经济两股势力相结合,形成了抗拒中央的顽固力量。

他说,习近平和王岐山对上海国企展开的巡视工作,主要目的就是针对江泽民家族在上海的经济利益集团展开调查,调查直接指向了利益集团的后台江泽民儿子江绵恒和江绵康。

夏小强表示,习近平王岐山对上海国企采取的行动,起到了两种作用。随着多个上海国企高管的落马和接受调查,一是打破了江泽民家族对上海大型国企的掌控权,使得江派逐渐失去对抗中央的经济资源;二是通过对江泽民的家族人员包括江绵恒、江绵恒等人的调查,一步步把反腐打虎往江泽民本人逼近。

责任编辑:林诗远

股市大战惊现“马甲” 上海或藏惊天黑幕(图)

702163242297
股市大战仍极诡异。(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07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晏清流综合报导)昨日(7月15日),中国股市再现千股跌停,股市大战战情诡异。有媒体披露上海公安清查“恶意做空”行动已初步掌握线索。业界认为现时查至贸易公司只是“马甲”,幕后黑手才是主要。此前,有关江系权贵家族恶意做空的传闻频爆。

上海惊现“马甲” 股市最大黑幕待揭

自6月下旬以来,中国股灾引爆,连续多日千股跌停,7月4日,李克强下令暴力救市,甚至实行罕见“公安救市”,排查恶意沽空股票与期指的线索,A股闻声开始回升,至7月13日再现千股涨停。不过,7月14日沪指一度跳水,至7月15日,A股再现千股跌停。

在当局股市维稳措施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率跨部门工作小组到上海调查后宣布:“发现个别贸易公司涉嫌操纵证券期货交易等犯罪的线索,正在依法开展调查。”

这一消息虽极为简短,但在时下涉及金融证券界黑幕被曝光之际,其包含的讯息量极为震憾。

大陆《华夏时报》7月16日报导称,A股这次再次调头演绎极端行情,恶意做空魅影仍阴魂不散。到底谁是做空的幕后黑手?

报导援引上海公安消息指,当局确实正调查在上海的贸易公司恶意做空A股的犯罪线索,也已经确定了对象,但是具体是哪家公司,以及做空证券和期货市场的手段和资金来源则保密。

业界人士指,从上海数千家贸易公司中找到“罪魁祸首”和资金来源,并非易事。因为这些绝大多数的贸易公司就是皮包公司,也就是说,这些贸易公司只是马甲,自身没有实际往来业务,赚取的是中间利润。

报导引述上海资深投资人分析称,如果最后被查出的是外贸公司,那几乎可以肯定,有境外资金参与做空A股牟利。在十多个交易日中,让A股总市值暴跌超过30%、蒸发超过20万亿元,这股做空势力其资金也要达到千亿级别。而最大的疑点是,在贸易公司这件马甲的掩护下,谁也不知道贸易公司所开的期指账户的资金来源。

来自上海公安的消息证实,确实有贸易公司将贸易账户内的资金转入期货账户。但到底有多少涉嫌参与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的“元凶”浮出水面?仍是个谜。

黑手是谁?习近平人马集结江泽民老巢引人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股市大战,公安介入的主战场上海,是江泽民的老巢,也是习江历来抢夺最激烈的地盘。而江系权贵家族转移资产到海外,在海外建立基金,以及洗钱等丑闻,近年不断爆出。

此前,在中国股市上轮暴涨之后暴跌之际,海内网络疯传有关股市暴跌的黑幕是江泽民曾庆红两个家族在做空,也有指江泽民和曾庆红两家集合了几万亿在搞股市。

有关江泽民派系曾精心在互联网和金融等关键领域布局动作,近年早已引起中南海的警觉。有外媒报导,马云等一批网络新贵,与包括了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等江泽民派系人马的子孙深度勾连。

7月13日,中国证监会7月13日也发布公告称,证监会组织稽查执法力量赴马云实际控制的恒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核查有关线索。有分析认为,恒生电子开发的HOMS系统在便利了场外配资的同时,在杠杆的作用下,使股市下跌造成了雪崩效应,是导致这次股灾背后的黑手之一。不过马云就予以否认。

此外,前香港《文汇报》记者姜维平日前撰文揭露中国股市游戏“超规则”,指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北京盘古氏实际控制人郭文贵、前央行行长戴相龙女婿、数字王国实际控制人车峰、河省省政法委书记张越,及其幕后“大老虎”联手所做的“超级大局”,是股市动荡罪魁祸首。

姜维平还认为,还有类似的一些权贵者在利用“超规则”游戏,继续兴风作浪,只不过他们的靠山更大,更危险,弹性更强。

据外媒引述美国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早前表示,中国股市能赚大钱的,大多是官二代、金融权贵。比如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和孙子江志成等,全是搞资本运作、搞私募基金的,他们手上控制了巨额资本。经济政策他们全都知道,甚至可以影响,他们对金融杠杆操作非常熟悉,利用股指期货做空头,甚至裸空股指期货来获利。

去年4月10号,路透社发表长篇报导,披露江泽民的年仅28岁的孙子江志成在短短几年内如何成为中国金融界的耀眼新星,如何让他创办的博裕基金成为一家炙手可热的金融公司。

刘云山之子刘乐飞也是大陆金融业的大享,历任首创证券公司执行董事、银河证券投资管理总部总经理、中国人寿保险股CEO。现任中信产业投资基金公司董事长兼CEO。香港《东网》6月25日援引报导说,中共当局在调查车峰时,发现刘云山家族也涉案,刘乐飞和车峰是商界密友。

曾庆红家族早就卷入金融腐败,曾庆红之子曾伟被爆拥有海外基金。《东方日报》曾报导说,曾伟还在北京设立一家基金公司,先是通过内部渠道获知要搞“股份制改造”上市发行的公司,其基金公司随后协助这些企业上市,获取“原始股”,牟得巨大利益。

曾伟与车峰也关系密切。车峰曾通过据称属于曾庆红之子的海外基金,转手售出在上海获得的一块2.6万平米地皮,获利60多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