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中看到的爱情真相:累世冤雠或是善缘的福报……

429065076
getty image

作者:陈胜英(台湾省南投县人,台大医学院医科毕业)

爱情是人世间最眼花缭乱、最令人迷惑的东西。它到底是真?是假?是实在?是幻想?是真正的甜蜜?或是包在糖衣内的毒药?单从表相上的难分难舍、刻骨铭心、回肠荡气、海枯石烂是觉察不出来的,经过前世之旅后,你才会恍然大悟地明白你目前领受到的爱情,其实就是几世累积下来的怨恨冤雠,或是结了善缘的福报。

不管你信或不信,还是请你敞开心怀,好好地阅读以下几则真实的故事。这类故事,几乎在每个人被催眠后,都可以找到。我的用意是传报资讯,以提高大家的警觉心,从而对你的枕边人,不管是从爱恨情仇的哪一个角度来的,都会领悟出正确的、高度智慧的相处之道,以消除你生命里的仇怨,增加人世间的祥和与慈爱。

一、不记冤雠,再求圆满

玉梅的问题很单纯,她觉得并没有嫁错人,夫妻感情相当稳定,从未起过争执,而且目前两人的工作职位都相当不错,生活过得还算丰厚。问题是,她常在有意无意之间,面对丈夫时,就会被一种恐怖的阴影所笼罩,感到非常不舒服。她想知道究竟是什么缘故。由于她太过紧张,第一次催眠里什么也看不到。我观察到她准备进入前世经历时,恐怖万分,脸上露出惊骇的神情,想必遇到极大的阻力了,因此她只能看到一些光线,因恐惧无法进入前世经历。

碰到这种现象,通常我会先带她到其他的地方看看,让她熟悉一下这种寻找记忆的过程,然后让她先游览其他的前世,直到她觉得没什么了,再诱导她进入发生关键问题的前世。

首先她看到自己是一名庄稼女,嫁了个今生不认识的丈夫,育有一子,平平凡凡地过了一生,年老时,生活过得孤苦伶仃,虽然生活平凡,倒也心安理得。似乎仍有极大阻力致使她无法看到跟今生的丈夫有关的前世,而问题很可能出在从过去的创痛所产生的对将来的恐惧,所以我又把她带到今生十五年以后的日子里。解除恐惧我安排此时她住在台湾南部的一个大城市,看到自己比现在胖,留短发,房子位于第二高速公路旁边,靠近体育馆的高耸大厦中。那时候自己不再是个上班族,丈夫也比现在飞黄腾达,子女们都上大学了,她就每天在家陪伴公婆,享受天伦之乐。

我观察到她见到这些情节时,神情是快乐的。这个美好的前景似乎使她增加了很大的安定力,所以在第三次催眠时,没有太大阻力,她就滑进我们要找的前世里。

前世的缺憾———她看到一个人扶着犁在田里耕田,犁被擦得鲜亮,不时反射着阳光,田畦路上有一个竹篓子,里面放了个婴儿,正在不停地玩动着。她本身则是田庄阿婆的打扮,梳着包包头,坐在离婴孩不远的田畦路上,关爱地看着犁田的人,这时她已经意会到,那个人就是她的丈夫,跟今世的丈夫是同一个人。她说这应该是不到两百年前的事。下一幕她看到全家在吃晚饭的景况,餐桌上只有三个人,他们夫妻及另外一个小姑娘,应该是她的小姑,两人感情很好,她认出这个小姑就是她今世最好的朋友,经常相互照应。我问她:小孩呢?她说不在餐桌旁,然后她又说是在房间里睡觉。我问她,这一生中,有没有什么较重要的事。

我要她去看看那件最重要的事。于是,她就看到自己在坐月子,怀里抱着一个未满月的孩子,是男孩。我想在当时那种重男轻女的农业时代,对一个女人而言,最重要的事莫过于生个男孩了。她老公是个庄稼汉,没念过书,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们夫妻感情不错,好像没有家庭暴力或口角,不曾起过什么大争执,只是很少交谈。十年过去了,家庭仍然美满,查不到她觉得恐怖的原因何在,我想既然没什么事,就可以先结束这一世,再进入另一世去查。

我要她去看看这一生是如何结束的。那是在她三十三、四岁的时候,也就是生下男孩后两、三年,丈夫忽然染上了赌博的习惯,经常把家用的钱赌得一干二净,有一天,他又回来要钱,她不给他,掉头就往屋里走,丈夫在盛怒之下,拿起斧头,往她头顶砍下,她就在这种惊愕与恐怖的情况下断了气。

事后,我把她带领在超意识的情境中问她,以前是否曾和她的丈夫结过怨,她回答说没有。我再问她,那她为什么会选择与前世的丈夫再度一生?她说那一世的缺憾要以今世的圆满来弥补,这是他们两人必须办到的事,她必须用爱心、忍耐来完成它。

我想,假使能用爱心和忍耐追求圆满以解决人世间的恩怨,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方法了。〝以牙还牙,冤冤相报〞虽不失为一般人所能了解的因果观,但我从催眠中得到的心得却不仅于此。当你欲逞一时之快,寻求报仇雪恨的那一刹那,事实上已种下了来生必须用爱来付出一生以弥补对方的命运了。这种债,往往让你拖上千年,抵赖不掉的。

人世间的〝情〞啊,其实正是包了糖衣的仇!人类冤冤相报的恶习,若能以爱心和忍耐来代替,不知能消弭多少缺憾。这就是这一对夫妇今生的课题。想到这里,我彷佛又上了宇宙人生大道理的一课。

二、仇累数世,相爱今生

琳琳是一名工作认真、安分守己的公司里小部门的主管,身材苗条而标致,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只是看到报上有关前世催眠的报道,就引发兴趣,想来试试看,查一查自己的前世,藉此多了解一下自己,改变一下自己的个性。此外,她虽不存着希望,但却想试着看看她与男朋友的缘分究竟如何。她与男朋友认识五、六年了,常莫名其妙地对他发脾气,又无可奈何地爱着他;觉得这一生可能再也遇不到更好的男人了,但又希望让他感觉得到,她的潜意识里有一种报复心理,矛盾地等待婚期的到来。

她的第一次催眠并没有看到什么,人虽在催眠中,却没有〝看〞到景物的能力。第二次催眠时,照样没有办法看到任何景象,这令她觉得相当挫折,对催眠不太有信心了,本想就此作罢,可是终究有些不甘心。到了第三次,我将她的潜意识能力做了适当的调整与训练之后,她终于看到了。她一共做了五次催眠,得到了不少资料,现在只摘录跟她男朋友有关的资料加以说明。

她一进入前世,便看到很多很多的房子,她是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好像已经被人打死了,游魂在街上飘来飘去,到了一个教堂的门口,她好奇地钻了进去,没看到任何人,只有很多彩色玻璃,于是又飘了出来,渐渐地来到了自己的家。她从瓦顶降落下来,好像吓到了里面的人。房子很暗,她看到房里有人,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抱着一个婴儿,她认出那是她的嫂嫂和侄子。她还记得家里有哥哥及母亲。她感到自己已经死了,只是飘回来看看家人。

我把她带回出事的街上——于是她看到自己是被一个男人谋财害命杀死的,杀害她的人,正是她今世的男友。至于她的母亲和嫂嫂,今世未曾见过面;而她的哥哥在今世是她的一位同事。

于是我引导她去看到更早期的恩怨——这一次她看到大约是在唐朝。自己(当时是个男人)穿着古代的战袍盔甲,在跟另一名同样全副武装的男人进行搏斗,战况非常激烈,两人武艺相当,拼战很久才分出胜负来,是她赢了,对手则被杀了。这个不幸的对手正是她今世的男朋友。

争执的延续——这次她看到自己是一个穿着古装衣服的小女孩,和一群朋友在雪地上玩耍,都是十几岁的年轻姑娘,其中有一位女伴是今生的男朋友,两人都是面容姣好的姑娘。后来,她看到自己走到一座桥的中间,那一位女伴也走上来了,两个人一直在争论一件事,互不相让,结果她被推下了桥,掉进了水里,一直往下沉,结果就淹死了。后来虽然被人找到打捞上来,却救不活了。这个推她下水的〝女〞孩,正是她今世的男朋友,两人是因为爱上同一个男人而引起了争执。时间大约是在一百六、七十年前。

今生结局——这两人之间的冤雠该如何了结呢?我必须把她放到其潜意识的中心点,由她自己做决定,她以超意识的智慧说要化解这场仇怨,不希望继续冤冤相报下去。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一个正常人,在某种情况下是否有能力妥善地了结这些冤雠?他们两人今生会不会再度互相伤害?对于这一点,必须由她自己决定,一般人在发出这种心意之后,多半会产生一些无可理解的影响力,使对方或多或少地滋生相同的心境去做同一方向的调整。为了更加坚定她的决心,我带她闯进十年后的世界里,看到他们两人已组成了一个家庭,育有一子一女,平顺地过日子,两人的感情也相当平稳。这样一来,她的心就安了。

三、因怨生恨,因恨生爱

堂哥车祸死后,竟然造成玉含一种特殊的悲痛,因为她在一个月前梦见自己被撞死了,正是堂哥死时的模样。她莫名其妙地主动处理了所有的善后工作。事后,一种无形的恐惧在玉含的内心逐渐扩散,尤其是,每当她面对她的男朋友时更是如此,她有种不祥的感觉,感到堂哥的死,跟男友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牵连,但却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几个月内,她已被这种奇妙的忧惧折磨得不成样子,失眠、忧郁、焦躁、冲动、坏脾气通通来了。她找不到人可以解决这种困扰,只好来找我试试前世催眠治疗。

首先她看到的是一个白衣女孩,新婚不久后,发现丈夫不忠而离家出走,竟被一名无赖汉尾随,这个无赖强逼她到僻静无人之处要对她非礼,她竭力抵抗,却被摔得浑身是伤,她的内心里有一股怨气,心想将来一定要报复。最后,她以一个木盆当武器,摆脱了无赖汉的纠缠,不断地在浓雾中跑,却不幸迷了路,又被追上了,她仍然奋力抵挡,结果被那个无赖用她的发针刺了几下,且被推落水中。她看到这个白衣女孩在水中漂,她的木盆也跟着漂呀漂,然后看到她撞到了一个什么东西,她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痛,接着就看到自己在空中飘,看着下面的白衣女孩脸朝下在水中漂流,可以感觉到太阳已很高了,天好亮。她死了!这是发生在大约七百五十年前,元朝时代的事情。她可以认出那个无赖就是她今世的男朋友;而那个对她不忠的丈夫就是她今世那位车祸过世的堂哥。

疼惜麋鹿的女孩——她看到跟一个人在森林里奔跑,追猎一头麋鹿,一箭射出去,命中了它的后腿,麋鹿倒下了。她跟那个人追了过去,看到它流了很多血,仍然在挣扎,眼神哀求般地看着她,好像在向她求救似的,她也动了恻隐之心,想保住它的命,可是另外那个人却不肯,仍然挥刀向鹿刺过去,她试图去阻止,可是斗不过他,两人展开了一场小搏斗,她感到手腕被抓得极痛,接着被甩开,当她转过头来看那头鹿时,又接触到了它的眼神,哀求埋怨的眼神里,流着眼泪,显然它是在哭泣,然后它的眼睛失望地、无力地、慢慢的闭上了。她可以看到自己在旁边发抖,两人都是穿着粗棉布衣服的猎人打扮,她自己是女的,屠鹿者是跟她很亲近的人,不像是丈夫,倒像是哥哥。她说这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地点应该是在中国北方,她又说,可以很清楚地认出那头鹿的眼神,确定它就是今世的男朋友;那个猎人哥哥则是车祸过世的堂兄。

被谋杀的女孩——现在她看到了比较现代的景象,她留个辫子,穿着白色的上衣,蓝色的学生长裙,在一个大学里念书,这个学校是在山坡上,校门从旁进入,有点斜斜的,门呈圆拱状,校园附近很荒凉,野草丛生。她无法记起确切的地点,只看到学校附近有一个湖,湖畔有树林,感觉到校门是窄窄小小的。

首先她看到自己穿着制服在校园里走着,旁边跟着一个人,她感到很讨厌,而他却一直讨好她。接着又有一个男孩子跑过来了,那个人是她的男朋友,两名男子一言不合扭打了起来,结果她的男朋友胜了。那个落败的男孩子躺在地上,不久,有一个女孩过来照顾他,为他擦拭,她微感不悦,彼此瞪了一眼。

后来,有一天她在校园里走,有一个人用一个袋子蒙住她的头,致使她窒息身亡。当她死后,身体飘浮起来时,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谋杀她的人就是那名女孩,由她指派一名长工所为。她说,那个令她讨厌的男孩子就是今世的男朋友;而那个打赢架的男朋友是她的堂哥;至于害死她的人,是在今世跟她很亲近的人,一个是她姊姊,另一位变成了她妈妈。她可以认得自己那时候的名字叫张丽芳,遇害时间可能是在六十多年前。

结语:玉含只来做了一次的催眠,就看到了这么多故事,在离开我的办公室之前,我在催眠中帮她安置处理了这些资料,在催眠后我也跟她做了一番讨论,因为这些资料已经对她产生一些冲击,当我确认她将以平和及智慧的心,正确地处理过去的事件以后,才放心地让她离开。从此她不再来找我了,一直在工作上专心努力,没有再闹过情绪,跟男朋友也相处得还不错。

四、美满的姻缘,修自前世

小青是一名三十一岁的小单位里的主管,已婚,育有一子一女,希望能对自己的过去做一番透视和了解,顺便查查看她与丈夫之间的过去。她有个贴心的老公,事业上也还算顺利,只是不知为何经常被小人所陷。

她很快就进入深度的催眠状态,看过一个与工作上的同事有关的前世之后,旋即转入一个非常戏剧化的前世,现在叙述如下:她看到自己是个四、五岁的孩童,有位员外正抚摸着〝他〞的头,他显得十分天真无邪。五年后,她看到自己在服侍这位员外喝汤药,看起来他们两人应是父子,但没有看到母亲是谁。童子长到十八岁后结了婚。她看到自己牵着马去把新娘迎回来。可是他对妻子似乎没有什么感情,虽然第二年就为他生了个儿子,他还是对她没什么感情,两人徒具表面的婚姻形式,其实犹如陌路。

这时他老爹还在,谆谆告诫他要求取功名,不可心野。他事父至孝,不敢做越轨之事。但等老爹死后,他就大兴土木,盖了一座宫殿般的房子,夜夜笙歌,特别宠爱一名侍妾,名叫怡姬,不到三年,家起大火,所有财产烧个精光,怡姬也被烧死,而他的元配夫人(有可能纵火)则不知去向。他就变成了乞丐,佝瘺难行,后悔不听老爹的教诲,于是痛下决心,求取功名。他一路乞讨到达京城长安,获得善人的帮助完成考试,夺得殿试第三名。这时,他记起他的名字叫唐秋史,后来当上御史大夫,还娶了朝中大臣的千金为妻,但他一直念念不忘父亲及怡姬,也对新婚妻子有情有分。

本来,这个故事是非常圆满的,可是唐秋史上却在一切顺利、官运亨通时,突然暴毙了,是被御史府一名又老又丑的女仆用一种叫锁喉针的暗器所杀,这个恶毒的女人,正是和他毫无情义的前妻乔装的。这个害死过她的女人,今世也以一名同事的身份出现过。不过,我们并没有进一步去了解从唐朝到现在的这一段期间,两人轮回交锋的经过。怡姬在今世是她高中时的一名同学;而那个令唐秋史念念不忘的老爹,就是她今生的丈夫,两人情意相通,融洽至极,是人人羡慕的神仙伴侣。美好姻缘并非天成,实乃自己的前世修历得来。

五、家庭风波恨连连

贞惠是一位五十二岁的坚强女子,自从丈夫生意失败,负债累累后,她就出来闯事业,十年下来,把这个家稳住了,债还了,家庭经济也好转了,老公却怪她没有把家庭照顾好,为此她感到很自责,认为有亏女人应尽的责任。最近,她卖了一所房子,原以为有权利处理这些卖房款,没想到却惹来丈夫的一阵冷嘲热讽,两人闹得恨气冲天,她因此而抑郁难伸,人就变得恍恍惚惚的,想自杀,也想杀人。她在这种爱恨相交、冤气难平的心情之下前来求诊,急切地想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

———她看到一辆板车,在马路上前进,有一个女人坐在上面,车子由一头瘦驴拖着,一直往城郊走去,来到空旷之处,赶车的人走了,来了一个老头子,开始在地上挖坑。这时候她才感觉到,原来车上坐着的那个古装女人,其实是飘着的,这个女人就是她自己,时而坐着,时而飘在板车上的一口大木箱上,仔细观看以后她才发现那是一口很简陋的棺木,里面躺着自己,没有送葬的行列,旁边只有一个糟老头和丑老太婆。

这种死法太凄凉了,令人感到窒息,我认为绝对有追查的必要,于是要她回溯到她死时的情况。

———她看到她生病了,躺在床上,样子虽然憔悴,但并不很老,有一个丫环进来了,捧着一碗汤药,服侍她喝下,然后又看到另一个仆人进来了,站在一旁。她好像病得很重的样子,忽然间,她感到天旋地转,无法呼吸,心脏也沉重不堪(像是中毒),人很快就飘了起来。这时候,她看到那个丫环及仆人跪在地上哭泣,另外有个男的也进来探个头,面有喜色,他是农夫打扮,是她那一世的丈夫,跟今世的丈夫是同一个人。

不久,另外一个婢女打扮的女人也来探了头,一样面有喜色。这时,她仍飘在床上面,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她再仔细认了一下,发现跪在地上的两个人,就是她今世的儿子和女儿。她说,她们两人当时跪在地上号啕大哭的样子,很让她感动,就是这点感动,使她愿意今世为他们而活。

———她又回溯到更早的时日,看到自己原来是个有钱人家的独生女,脾气很坏、性子很跋扈。招赘家中的长工为夫,但对他一直很凶,常常指着他破口大骂,她的年纪也比他大了些。由于丈夫婚前就与婢女相好,所以联手害死了她,家产也被夺了,难怪他们两人对她的死,都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前世情缘在更早的一个前世,她是富家千金,而他是个仆人,有一次,她的脚受伤了,无法走路,年长的他就一路背着她,呵护着她,使她很感动。在那一世,当小姐的她最后嫁给了别人。

———前世冤雠结在一个更遥远的前世,他是一名弯腰驼背的男人,而她是一名衣着华丽的翩翩公子,两人是相识的朋友,偏偏这个驼子娶了个漂亮的美娇娘为妻。这名女子经常和公子打情骂俏,两人发生恋情,就此把驼子谋害了。这就种下了在那一世里遭丈夫谋害的因。

———仇怨难消,这是比较近的一世,很可能就是今生的前一世。她看到自己是名小兵,而她的丈夫是她(他)的主人,她(他)必须做很多事来服侍他。她(他)看到自己在替他擦皮鞋,而他动辄打骂,直到有一次,忍无可忍,就举枪射杀了他,然后开枪自尽。两个人都倒在血泊中。外面的士兵进来看到奄奄一息的她(他),就拖出去,把她(他)丢进河里,经过很远的一个河段,流到一个在河边洗衣的少女面前,这名少女千辛万苦救活了她(他)。后来两个人结了婚,生了一男一女,女的跟她今世的女儿是同一个人,男的则是今世也认识的另一个人。她(他)那一世居然大难不死,活到很老,有一次在山上散步,不慎掉进了山谷里,摔断了背,觉得非常痛,才离开人世。她(他)很快地就飘起来,看到儿子气急败坏地往山谷下冲,要去搭救她(他),可是太迟了。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她一直断断续续地患有背痛的毛病,直到她看到前世从山上掉进山谷摔断背部之后,背痛才开始好了起来。

在贞惠的故事里,值得警惕的是,即使人死了,并非一无所知,他的意识仍然可以〝看〞到、〝听〞到周围的人所说所做的一切事,再把这些事情,加进生命的记忆之中,而在来世的生命中表现出来。

由此可见,人与人之间,的确不可随便相互陷害。他们夫妻两人至少已经纠缠了五个人世了,还要继续冤冤相报下去吗?他们今世该如何做呢?至于那位在前救她,且与她(他)结为连理的女人,将来是否具有何种缘分呢?

今后的决定——一个礼拜之后,她再次来做催眠,一探下回分解,我跟她说,今世最重要的课题是去解决她与丈夫之间的恩怨。她也决定要在今世将这一段爱恨情仇做一个圆满的解决,所以,即使有一万个不愿意,她也决定用爱心与耐心,来跟丈夫和平共处下去。这一个决定是正确的,但这一条路并非一帆风顺,需要很大的爱心、智慧与毅力才可能办到。

人,就是生生世世沉迷在这种无穷尽的爱恨轮回中,乐此不疲。一恨未了,他恨又来,恨恨难消;一爱未成,他爱已生,爱爱难圆。爱情,实在是人生最大的业障啊!

然后她表示很想看一看她跟婆婆之间的关系,她说,当初来提亲时,她婆婆脸色一沉,显然不喜欢她,也看不起她的娘家,这一个印象,一直留存在她的记忆之中,无法忘怀。在催眠中,她看到有一世自己是个小男孩,是她今世婆婆的儿子,这个妇人拿着鸡毛掸子打他,他一直跪着挨打,不敢起来。后来这个妇人弃他不顾,随着情夫出走了。他最后才由善心人士收养。

这一对好心的夫妇,就是她今世的父母。而在更早的一世里,她看到自己是一名婢女,常遭女主人毒打,那个女主人就是她今世的婆婆,后来她忍无可忍,就用毒药谋杀了她,她自己因此被砍了头。这对婆媳的恩怨极深,非有极大的智慧与爱心是无法化解的,在催眠中,我要她用超意识的智慧与能力来处理这件事情,而她也得到了最好的答案。

我又带她进入来世,她看到自己不再和今生的婆婆和丈夫碰面。我想她今世似乎已经得了(道),晓得如何去处理这些错误与恶业的人际关系,从此进入安祥、圆满、快乐、幸福的生活。

她还看到下一个重要的生命时期是在西元二零八七年,这时她变成了一位翩翩少年,带着新婚的妻子,在巴黎度蜜月,这个妻子就是前世救过他,也跟他结过婚的女人。他们两人的长相不像西方人,应该是东方人,但似乎不是纯粹的中国人或日本人。他在蜜月旅行之中看见了埃及的金字塔。那时的飞机较小,而且比较扁平,有些像蝙蝠的形状,速度很快。

另外有一种快速的交通工具,类似日本新干线的子弹车,穿梭在全世界各地,十分便捷。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界限已经消失了,隶属于不同的大联盟。人民好像可以自由地前往联盟里的任何地区旅行或就业。在他的工作场所里,可以看到来自各地的东方族群聚首共事,彼此之间相互尊重。他们所穿的衣服都是亮亮滑滑的,以银色系列居多,让人感到格外轻松舒服,走起路来也更加轻快。

他们的家就在一个圆形的建筑物里,采光良好,地面很光滑,家俱以圆的线条居多。他还可以看到办公桌上自己的名牌,但认不出那上面的字,因为既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而是像阿拉伯或泰国文字,是她今世的认知能力无法读出来的。他的工作是操纵十分精密的仪器,包括一座观测太空与星球的大型银幕,可以看到太空船的飞行状况。这一世他与妻儿享尽了人间的乐趣,这种恩爱关系将会延续下去,直到西元第三十五世纪为止。

佳缘非天成因此,不论恶缘或良缘,绝非老天爷刻意安排,而是人们自己创造出来的,我们不能责怪老天爷厚此薄彼。当你的丈夫或太太对你不好时,最好不要怨天尤人,继续让恶缘越结越深,使你永世不得超脱。而应致力于用爱心将恶缘终结掉,以确保今生后半段日子的顺利,以及在来生得到一个美满幸福的姻缘。没有得到爱情的人,就没有埋怨的权利。如何了结恶缘,开创或延续甜美的良缘,正是我们每一个人这一生当中,必须好好去完成的大事。

结论:我们已经看到了五种不同类型的爱情:包括由恨到爱、因仇生爱、因缺憾而爱、由恩而爱、由慕而爱,这些都是爱,也各有不同的情、不同的感受。

昔日你恨我仇,今日你依我依,小心来日爱破头;爱情,意味着道义、责任、义务;爱情,也是人生最大的关口。处理得好,可以得到幸福,消解业障;处理得不好,不但今世如进活地狱一般,来世还要消更大的业障,做更多的付出。

来源:网路
(责编:天天)
http://www.ntdtv.com/xtr/gb/2015/02/24/a1179783.html

Advertisements

没喝孟婆汤?德国商人找到了前世的自己

385221981
没喝孟婆汤?德国商人找到了前世的自己(Getty Images)

人的个性、习惯或一生中的遭遇,或多或少会受到前世的影响,有些带着前世记忆转世的人也许能知道。

人的个性、习惯或一生中的遭遇,或多或少会受到前世的影响,有的人知道,但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美国维吉尼亚大学研究轮回转生的著名学者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就曾经研究过一个带有前世记忆的德国人案例,此人根据记忆找到前世的自己所居住的地方,得知前世的生活,而且还从中学习到宝贵的经验。

德国商人舒尔茨(Ruprecht Schultz)出生于19世纪末期,从小就习惯在不快乐的时候将手指比成手枪状,并对着头部说:〝我枪毙自己。〞等到他长大后想起前世的记忆时,他才知道这个习惯是如何形成的。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舒尔茨在柏林经营的洗衣店亏损。他经常到办公室查看帐簿并思考经济拮据的问题。当他到走廊上的保险箱取帐簿时,他经常有一种感觉,似乎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

或许是类似情况激发了舒尔茨的前世记忆。他想起自己上辈子也是个商人,可能从事与木材和船运有关的生意。巧合的是,他这一生也喜欢船隻。

舒尔茨记得他在前世遭逢严重的财务损失。他看见前世的自己多次去走廊上的保险箱取帐簿,最终对人生感到绝望,以手枪对头部射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舒尔茨感觉自己以前住在德国的一个港口城镇,经查询威廉港(Wilhelmshaven)等9个海边城镇的市政单位之后,只有威廉港有符合他所描述的那个人(亦即他的前世),而那个人的名字叫克勒(Helmut Kohler)。

克勒生前拥有一家船运公司。他因为相信木材税会增加,于是从国外购买大量木材,没想到木材税不增反减,他因而遭遇财务危机,感觉要完蛋了。他试着叫会计做假帐,希望能弥补损失,但会计很恐慌,随后带着公司大部分资金逃走。克勒感到人生无望,选择在一个节日举枪自尽。

舒尔茨后来找到克勒的儿子,当时他还活着。他告诉舒尔茨说,克勒的财务状况其实没有想像中那么坏,只要克勒将资产卖掉,债务就能还清,而且还能舒适地过完余生。

舒尔茨这一生对金钱很保守,他认为这是源自于上辈子的经验。由于外在环境因素的影响,例如:柏林在战争中受创,随后分为东西柏林等,舒尔茨失去了自己的财产。不过,舒尔茨没有像克勒那么惨,他最后与太太在退休后搬到法兰克福,一直活到80岁时才过世。

来源: 大纪元
http://www.ntdtv.com/xtr/gb/2015/02/12/a1176827.html

轮回转世案例:德国商人找到前世的自己

0580116572
人的个性、习惯或一生中的遭遇,或多或少会受到前世的影响,有些带着前世记忆转世的人也许能知道。(Fotolia)

大纪元2015年01月30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Tara MacIsaac报导/陈俊村编译)人的个性、习惯或一生中的遭遇,或多或少会受到前世的影响,有的人知道,但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美国维吉尼亚大学研究轮回转生的著名学者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就曾经研究过一个带有前世记忆的德国人案例,此人根据记忆找到前世的自己所居住的地方,得知前世的生活,而且还从中学习到宝贵的经验。

德国商人舒尔茨(Ruprecht Schultz)出生于19世纪末期,从小就习惯在不快乐的时候将手指比成手枪状,并对着头部说:“我枪毙自己。”等到他长大后想起前世的记忆时,他才知道这个习惯是如何形成的。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舒尔茨在柏林经营的洗衣店亏损。他经常到办公室查看帐簿并思考经济拮据的问题。当他到走廊上的保险箱取帐簿时,他经常有一种感觉,似乎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

或许是类似情况激发了舒尔茨的前世记忆。他想起自己上辈子也是个商人,可能从事与木材和船运有关的生意。巧合的是,他这一生也喜欢船只。

舒尔茨记得他在前世遭逢严重的财务损失。他看见前世的自己多次去走廊上的保险箱取帐簿,最终对人生感到绝望,以手枪对头部射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舒尔茨感觉自己以前住在德国的一个港口城镇,经查询威廉港(Wilhelmshaven)等9个海边城镇的市政单位之后,只有威廉港有符合他所描述的那个人(亦即他的前世),而那个人的名字叫克勒(Helmut Kohler)。

克勒生前拥有一家船运公司。他因为相信木材税会增加,于是从国外购买大量木材,没想到木材税不增反减,他因而遭遇财务危机,感觉要完蛋了。他试着叫会计做假帐,希望能弥补损失,但会计很恐慌,随后带着公司大部分资金逃走。克勒感到人生无望,选择在一个节日举枪自尽。

舒尔茨后来找到克勒的儿子,当时他还活着。他告诉舒尔茨说,克勒的财务状况其实没有想像中那么坏,只要克勒将资产卖掉,债务就能还清,而且还能舒适地过完余生。

舒尔茨这一生对金钱很保守,他认为这是源自于上辈子的经验。由于外在环境因素的影响,例如:柏林在战争中受创,随后分为东西柏林等,舒尔茨失去了自己的财产。不过,舒尔茨没有像克勒那么惨,他最后与太太在退休后搬到法兰克福,一直活到80岁时才过世。

责任编辑:林琮文

【许茹】匈牙利男孩忆前世是黑人并死于老虎之口

【大纪元2014年02月15日讯】从前边的案例中,我们知道了人在轮回转生时,不仅国际、身份、性别可以改变,而且还可以转生在同一个家庭中。今天要讲述的则是关于转世后肤色也发生改变的案例。

案例中的主人翁叫Gedeon Haich,1921年3月7日出生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他是父母唯一的孩子,父母都是中产阶级。孩子三岁半时,二人离婚,Gedeon有三、四年的时间与母亲Elisabeth以及姨妈、姨妈的孩子住在一起。七岁时,Gedeon的父亲获得了正式的监护权,但他仍在假期住在母亲家中,平时也与她保持着联系。

在Gedeon四、五岁时,他的妈妈注意到,在他与表哥一起画画时,表哥涂的人的皮肤颜色是玫瑰色的,而Gedeon涂的却是黑褐色。当Elisabeth劝说儿子不要把人的肤色画成黑褐色时,他没有表示任何异议但却依然故我。同时,Elisabeth还注意到,儿子特别好战并喜欢尖叫。

大概在7岁左右,一天,Gedeon问妈妈,他以前是否也是他的儿子,这让Elisabeth非常吃惊,便问他为何有这样的想法。Gedeon说,他记得他前世生活在不同的国家,周围是一群不同的人,他有妻子和孩子,他们的皮肤都是黑色的,并且都赤身裸体。他还用笔画出了他以前住的茅舍的形状,茅舍前有一排芭蕉树,还有一个赤裸的女人,不远处是一处河流。很明显,这是一个热带地区。他说,茅舍是他们自己盖的,他们不敢进入深水,因为那里有怪兽。

Gedeon还问妈妈是否记得,以前家里买了一艘船后,他曾想亲自划船,妈妈却告诉他要先学习,然而那时他已经知道自己会划船,这项技能似乎与生俱来,因为在前世,他就可以将自己的“树船”划的很远。果真,当他真的可以划船时,大人们都非常吃惊。

13岁的一天,邻居跑来告诉Elisabeth,Gedeon爬上了一棵20到25米高的白杨树,Elisabeth十分担心,叫儿子下来,但他似乎并不情愿。Elisabeth注意到,儿子爬树的本领很高,“像一只小猴子”。当她问儿子为何做如此冒险之事时,Gedeon说他在树的最高处做了一个窝,可以在那里吃东西,而且还可以看到整个地区。“我还想知道当我在丛林时,谁在窥视着我。”

一段时间后,Gedeon从学校回来对妈妈说:“一个教士告诉我们人只活一世,这太可笑了。我知道人有许多世的。”

15岁时,Gedeon让妈妈给他买爵士鼓。他们一起去了乐器店,买回了最大的一个鼓。回到家中,Gedeon显示了超乎寻常的技艺,居然可以打出许多复杂的鼓点,而他从来没有学习过。在打鼓时,他的眼中有时含着热泪。一次,他告诉妈妈,鼓点是相距遥远的他们联系的方式和信号。

关于前世的他的结局,他是这样描述的:一天,他出去打猎,用鱼叉刺中了一只老虎,老虎虽然受了伤,但并没有死,老虎于是将他扑倒在地。此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已不再记得。

Gedeon对于阅读非洲黑人生活方面的书籍没有丝毫兴趣,他说自己比书的作者更了解那里的生活,甚至可以纠正书中的错误。

二战时,Gedeon成为了一名空军飞行员。后来他的飞机被击中,他受了伤,但幸运的活了下来。二战后,他移民去了加拿大,并在那里开办了一所瑜伽学校。1957年,他返回欧洲,在日内瓦定居,继续开办瑜伽学校。尽管他从未去过非洲,但他却觉得自己与那块土地紧密相连。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2/15/n4083629.htm

《探索频道》播出的轮回事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美国电视台《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以拍摄和播放高品质的纪录片闻名,内容涵盖了自然、历史、探险和世界文化等领域,节目在全球一百四十多个国家播放。本文介绍的两个故事选自《探索频道》纪录片《前世今生——轮回的故事》(“Past Lives–Stories of Reincarnation”)。

人死亡后会发生什么?我们会再回来吗?答案也许来自孩子——那些具有前世记忆的孩子们。坐落在夏洛特威尔斯小镇的美国弗吉尼亚大学里,科学家们正在研究那些声称轮回记忆的案例,他们花了四十年的时间,力图解读那些谈论前世生活的小孩案例。儿童心理学家吉姆•塔克(Jim Tucker)博士一直在收集这些资料,他说:“我们调查的个案通常是一些幼儿自发地谈论前世的生活,很多时候这些孩子两三岁就开始念叨前世生活,并一直会持续到五、六岁。”“过去四十年我们一直在收集这类案例,我们已经收集了超过二千七百个案例。这类案例到处都有,亚洲、西非、南美、欧洲、美国几 乎都找得到……我们研究得到的证据表明,我们应该认真看待轮回的可能性。”


弗吉尼亚大学的儿童心理学家吉米•塔克

让我们跟随科学家们和摄制组,一起倾听那些保留前世记忆的孩子们的叙述,寻找轮回的证据。

“你小的时候,我是你父亲”

家在美国佛罗里达的伊安现年五岁,是个天真可爱的孩子。有一次他太调皮,妈妈玛丽亚说要揍他,不料他对妈妈说:“当你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其实我是你父亲, 可是我从不揍你。”玛丽亚吃了一惊。但是儿子反复说起自己以前是玛丽亚的父亲,他说自己以前是个警官,有一次在商店里遇到坏人,被坏人开枪打死 了。他还说到了母亲小时候的很多事情。比如她小时候,父亲养有两只猫,一黑一白,黑的叫“疯子”(Maniac),白的叫“波士顿”(Boston)。有一次,伊安对妈妈说:“妈妈,你小的时候,我是你的父亲,那时候我的猫咪叫什么名字来着?”玛丽亚回答说:“疯子?”他说:“不,白色的那只?”玛丽亚说 “波士顿。”伊安接过话来说:“我以前通常叫它波士(Bos),对吧。”母亲当时极为震惊:他不仅知道两只猫和它们的颜色,甚至父亲对猫的昵称他都知道,而这是别人都不知道的细节。当在伊安身上发生越来越多类似的故事时,她便不得不相信儿子就是父亲的转世。


家在美国佛罗里达的伊安

当节目组采访玛丽亚的时候,她还描述了一些很特别的线索:伊安一生下来六小时,就因为先天的心脏缺陷不得不接受一次心脏大手术。医生说他有先天性肺动脉瓣发育不全,造成了心脏右侧也发育不良。

玛丽亚回忆说,父亲原是纽约市警察。在伊安出世一年前,玛丽亚的父亲有一次在电器商店Radio Shack遇到抢劫案,被匪徒开枪击中,因公殉职。塔克博士和玛丽亚一起阅读了玛丽亚父亲的尸检报告,发现报告中说他死于枪伤造成的肺动脉破裂,这正是造成伊安先天病痛的同一个动脉。塔克博士说,其实这种现象在很多转世记录中都有,就是身体上一些先天的特殊胎记和色素沉积,甚至一些器官的先天缺陷,都与前生的创口或者意外有关。

当摄制人员采访五岁的伊安的时候,他坐在秋千上对妈妈说道:“我不想再回来了,可是上帝把我交给了你……”

“我的家不在这里”

冰岛大学的心理学教授额仑多•海若生(Erlendur Haraldsson)曾经在斯里兰卡对许多声称有前世记忆的孩子做过调研,他通过心理学测试和统计数据分析表明,这些孩子虽然比同龄人掌握更大的词汇量,而且往往智力发育也略微超前,但他们的心理特质和一般的孩子并无统计上的显著差异——除了一个例外的差异。那就是这些孩子往往都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这种心理症状是指人在遭遇或对抗重大压力(生命遭到威胁、严重物理性伤害、严重的身体或心灵上的胁迫)后,其心理状态产生失调之后遗症。可是这些孩子们在这一生中并没有遭遇到重大危险或压力的经历。海若生教授认为,他们前世记忆中的死亡经历,正是造成他们创伤后应激障碍心理的最好解释。

海若生教授给摄制组提供了一个斯里兰卡的非常戏剧性的案例。

摄制组和海若生教授来到加姆珀哈区(Gamphaha district )的一个小镇维扬格达(Veyangoda),拜访尼桑卡(Nissanka)家。这家夫妇俩有一个女儿叫狄露茜•尼桑卡(Dilukshi Nissanka)。妈妈说狄露茜从不到两岁就开始不断重复说自己不是尼桑卡家的孩子,她相信自己“真正的家”在丹布拉(距离维扬格达一百多公里,位于斯里兰卡中部)。小时候她父母送她去一个庙宇办的幼儿园,她却说:“我的庙宇在另一个地方。”吃饭和睡觉前,孩子还是喋喋不休地谈论“真正的家”。父母以为女儿开玩笑,并没有相信她的话。但是女儿不断地重复,并说了那个家庭和生活的诸多细节,包括她从前的衣物,那一家的家具、财产等等,她说自己在在河边玩耍的时候被人推下了河,不幸淹死,然后到了这里。她对那个河流及周边的景物的诸多细节有着清晰的回忆。


斯里兰卡的女孩狄露茜

她会不会在编织幻想呢?海若生教授分析,一个孩子如果仅仅是幻想,她通常会幻想轻松、舒适的场景,没有人会喜欢幻想自己痛苦地被淹死。对于狄露茜的父母来说,孩子的“前世记忆”一直令他们痛苦,因为孩子甚至拒绝认自己的父母,她相信自己“属于”另一个家庭。母亲很伤心,觉得孩子认为父母对她照顾得不好,才有此想法。她的父亲有一次还因为此事而恼怒,打了她一顿。显然“编”这种故事对谁来说都不是好玩的事情。

但是尼桑卡夫妇无法阻止狄露茜不断要求寻找“真正的家”,最后他们不得不到丹布拉最著名的石庙(Rock Temple),和寺庙主持联系,因为狄露茜谈到过这个寺庙。他们询问主持是否知道有这样一个女孩被淹死了,其生活细节符合狄露茜的描述。可是主持表示记忆中并没有这样的一个女孩。不过主持把他们介绍给了他认识的一家报社记者。记者采访了狄露茜一家后,把这个故事登报发表了,其中包括狄露茜描述的“以前的生活”中各种细节。几天后,尼桑卡家收到一封来自丹布拉的一个村子的信,写信者达玛达撒•若纳汤加(Dharmadasa Ranatunga)读到报纸发表的故事后证实狄露茜回忆的前世死亡经历和他们死去的女儿西洛米(Shiromi)完全吻合,包括现场小河的周围景物。若纳汤加也想见见狄露茜。

狄露茜与父母坐车来到丹布拉的“家”。还没到村子,狄露茜便激动地描述村里的各种东西,甚至告诉司机如何开到“家”。父母很惊讶,因为她不可能到过这里。最后,狄露茜见到了前世父母、弟妹,顿时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两世重逢,父母们也悲喜交集,旁人无不被感染。狄露茜认出来自己从前用过的东西以及周围的邻居们。海若生教授注意到她在这个家里,性格也变了,原有的忧郁不见了,也不那么拘谨,在这里她似乎更加自在。

后来狄露茜还带领海若生教授到达了她前世被淹死的地方,在一条小河边上,矗立着一块大石头,孩子们常在这里嬉戏,狄露茜说,自己前生就是在这里淹死的。

面对这些强有力的案例,科学家们表示必须认真考虑轮回转世的真实存在。但是进一步的问题却更加深邃:那么轮回转世本身又意味着什么呢?灵魂真的存在吗?这些对于我们现世的生活又有何意义?这都是值得每一个人去发掘和思索的。(明慧周报海外版编辑整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0/248982.html

万事皆有因啊!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

人们总是愿意抱怨:“我的命怎么这么不好?”岂不知万事皆有因啊,要怨只能怨自己,怨自己在前生前世伤害了别人,造了业。我有几次切身经历,写出来与大家共勉。

第一件事是我在读书时“疯狂”的喜欢上一个同学,很苦很苦,但没有结果,但是这个情却困扰了我十年之久,在修炼中一直在去。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在明朝有一对年轻人相爱,并有一个孩子,后来男青年从军去抗击倭寇,待到男青年荣归故里寻找女子时,女子已经出家为尼,六根清净。梦至此我猛然醒来,内心很是震惊,那个女的便是那一世的我。男的就是我曾苦苦思念的同学。欠的总要还的。那一世我欠了人家的感情,今世才让我饱受情感煎熬,幸遇师尊普度,我已无怨无恨。

第二件事是伺候我丈夫的姥爷。丈夫的姥爷老年痴呆,大小便失禁,需要擦屎擦尿。我是想自己是个修炼人,婆婆伺候不了,我就接来伺候吧。每天给他听法,耐心的伺候,从没有伤害过他,象伺候小孩子一样,他居然说:谢谢你们。可是晚上睡觉时他多次在梦里吓我,甚至有一次吓的我的元神一脚踢开窗户飞了出去。我也有心里过不去时,伺候大小便失禁的人多难啊,我就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看着我呢。可是有一天我觉得心理承受到了极限,白天倒在床上睡着了,马上看到在南方热带森林里有一座竹子阁楼,楼上有父女两人,女儿穿着蓝翠花的半截袖,和我婆婆的一件一模一样,有三个游击队员趴在密林草丛间,开枪杀死了楼上的父女两人。我一下从梦中醒来,那个父亲就是丈夫的姥爷,那个女儿就是我今生的婆婆,那三个杀人者就是我、我的丈夫和我的公公(公公伺候岳父长达十年之久,我和丈夫伺候了他十个月 ,故去。 婆婆几乎没擦过一回屎一回尿,还心安理得的支配着他父亲的钱。)而且我对婆婆非常好,总能想起给她买她愿意吃的东西。丈夫的姥爷带着“法轮大法好”去了美好的地方,自从他故去后再没在梦里吓过我,该还的还了,是师父帮我解了这怨。

还有我的丈夫对我很好,总是象父兄一样,虽然我们都修大法,我还是没少“作”他,但是我多次梦见他伤我性命,醒来尚心有余悸。唉,正象我得法之初师尊在梦里点化的那样“良辰美景终须过,到头仍是一场空”,“人世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十二年了这几句话我记忆犹新。

这世上的一切都是业力轮报,你欠人家的要还,人家欠你的要还。只有在大法中勇猛精進,返本归真,圆满随师还,才会真的大自在啊!

(正见网2009年06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