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红手印事件主角获释 2800人签名营救

1717281006792
2015年1月中旬开始,为营救被绑架的北京市法轮功学员庞友,其亲朋发起“捍卫正义”征签活动。截至6月中旬,北京市及周边地区已经有2800名各界民众签名或按手印支持营救庞友。(明慧网)

大纪元2015年06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霞采访报导)2015年6月12日,北京首次红手印事件营救的主角——被陕西当局非法关押半年之久的法轮功学员庞友被释放。五个月来,签名营救庞友的民众人数已经超过2800人,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这次营救行动的成功在海内外引起很大反响,在征签过程中也看到了民心的巨大改变。

北京首次红手印事件营救成功 法轮功学员庞友被释放

1717281006793
法轮功学员庞友和儿子。(明慧网)

2014年12月5日,北京市法轮功学员庞友去陕西省延安市宜川县出差并拜访朋友,却遭当地警方绑架。陕西警方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仅仅因为庞友修炼法轮功,就将他多次抓捕并判刑,并想以其身份定罪,将庞友非法批捕并起诉到法院。

2015年1月中旬,庞友的亲朋发起“捍卫正义需要您的救助”的营救行动,在北京市及周边地区征集民众签名。征签进行不到10天时间, 就有近百人签名、按红手印;到2月20日,签名人数达到300多人;截至3月末,签名、按红手印的总人数达到了1,004人。截止到6月中旬,加上明慧网收到的北京周边1776位民众的签名,5个月的时间内,共有2800位民众签名、按红手印营救庞友。未纳入统计的还有部份不符合要求的不规范签名,以及北京地区零散的签名近200份。

这是北京市首次红手印事件,征签过程中,明白真相的民众在听说庞友的遭遇后,纷纷表态支持法轮功、反对迫害良善的中共谎言暴政。当问起这些民众敢于签名谴责中共暴政的原因时,大部份人都表示:“因为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2015年4月27日下午,庞友在陕西省黄龙县法院遭非法庭审,北京人权律师王全章为他做了无罪辩护,并指出庭审程序有十条非法之处。2015年6月12日,庞友被释放。

王全章律师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庞友的被释放和各方面的因素都有关,民众签名营救、律师辩护、法庭心虚都有关。

“在法庭上,检察院把庞友当成一个组织者,他的理由是有人给他打电话、寄材料,甚至把那些寄给他的劝善信都拿来当证据,他把劝善也当成是一种威胁。甚至还把警察叫过去作证,这在过去很少有的,就是检察院自己都知道证据不足。他们仅仅是怀疑庞友,没有证据,他们就想硬着头皮把这个案子往前推。 ”王全章律师说。

征签中看到民心的巨变

一位民众说:“签,这个让我签十几次都行!你们法轮功的事我都支持!”

北京市一位明真相的女士说:“只要是法轮功的事我都支持,这名我签!”

一位民众边签边说:“签名按手印救好人就得签。现在有些人你跟他说真话,他不相信,说假话才相信。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炼功人就不一样了,太实在了,人人都要练法轮功就好了。”

一位60多岁的老人每天观看新唐人电视台,他不但愿意签名营救庞友,还为没赶上张家口制止活摘器官的签名而惋惜,“要知道我也签。”当问到他是否愿意接受采访时,老人说:“能!这共产党都快灭了,我还不敢说句真话吗?”

世人蒙恩大法后积极签名表示感恩

一位在砖窑干活的小伙子每天都佩戴着法轮功学员送的大法护身符,并且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他在毫不犹豫的签名、按手印后说,自己有一次低头干活时不小心被绞进搅拌机里,当时在场的人们都吓坏了,“结果我只是脸上、身上蹭掉了点儿肉皮。非常感谢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

一位明白真相的学生也说,自己在一年前,眼睛里面长了个疙瘩,需要做手术。后来还是大法让自己恢复了健康,为回报大法也要签名。“今年三月份我请假去医院做手术,医生检查说疙瘩消失了!我很相信大法的神奇。”

一位明白真相的大伯表示,自己一家人做了三退后,儿子开车去某地拉货时,车从山坡上翻了下来,人却毫发无损,车也只是稍有损失。他一再表示感谢大法师父救命之恩,并说:“营救好人,这名我当然签!”他还对法轮功学员在集市上讲真相救人表示支持:“祝法轮功成功,希望你们坚持下去。”

一位明白真相的工人表示感谢大法,在签了名摁上手印之后说:“我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佩戴大法护身符,连上班时我也念,感觉活干得很快,每月工资总拿第一。”他前些天被一块七、八十斤的大石板垂直砸在左脚上,当时现场的人都惊呆了。他脱鞋一看,脚趾上被砸进一个大坑,经过检查却什么事也没有,一星期后就上班了。

许多签名民众声援法轮功唾弃中共

一位年近50岁的男士说:“因为法轮功弟子全都是好人,却受到共产党的迫害,而无恶不作的人却逍遥法外。共产党的道德大坏了,党员贪污受贿数不胜数,却都在理直气壮的迫害好人。我同情这些以真、善、忍为标准的好人,所以才签名的。”

一位15岁的女孩说:“因为炼法轮功的人,是世上最好的人,共产党不敢承认,致使修炼法轮功的人遭到迫害,被无辜关押。而修炼法轮功的人他们是讲究真、善、忍的好人,与邪恶是相反的,所以他(庞友)应该被解救,不应该被关着。”

一位20多岁的小伙子说:“共产党不是个好东西,它们官官相护,我就要看着它解体。法轮功都是好人,我肯定签,营救好人我还不签?”

一位信仰宗教人士也表示支持法轮功:“签,法轮功在理!”

形势巨变 北京首次红手印事件令中共恐慌

近年来,中国各地不断涌现为营救被非法判刑或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签名、按红手印事件,营救庞友是北京首次红手印事件,在发起之初,就曾引起很大社会反响。如今,庞友的获救令北京首次红手印事件在海内外引起更大反响。

有知情者透露,这是对邪恶中共的极大震慑,令中共非常恐慌。北京作为中共政权的中心,一直是封锁打压最严密的地区。如今北京市民敢大胆的对中共说不,并得到周边地区声援,2800多人已经形成了反迫害的不可忽视力量,同时也将推动全民反迫害的形势,这令邪恶胆寒。因为一旦在邪恶的中心,民众都敢站出来说话,那还有什么地方的民众不敢说话呢?

2015 年4月14日20时许,北京市延庆县法轮功学员陈曼新和时应吉在家中遭警察绑架,绑架理由就是两人参与了“民众声援释放被抓北京法轮功学员庞友征签活动”,显示中共对红手印事件非常害怕。

有分析指,民众联合签名后所印上的红手印,代表的是一颗颗正义善良的心,那是民众觉醒后的表现。这 么多民众为法轮功学员签名按手印,已经说明了广泛的民意正在形成,反迫害的民意一旦连成一片,这样的民意是中共抵挡不了的。在汹涌的民意下,中国的时局肯定会出现变化。反活摘签名人数已经超过五万人,近万人控告江泽民,中共怎能不怕?

2015年1月,张家口市出现反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要求法办元凶的“红手印”事件,签名人数超过万人,全国签名人数近四万人。近期,河北省保定、秦皇岛、张家口等地又有5,038人签名反对活摘器官,声援法办活摘罪行的元凶,签名总数已超过五万人。

2015年5月,中国大陆涌起控告江泽民大潮。至6月18日期间,明慧网已收到9,729人的控告状副本及相关控告讯息。并且这个数字还在迅猛增加之中。

庞友简介

庞友是原北京奥运村规划办主任,后任洼里乡乡办旭日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自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成为乡亲和业界朋友中有口皆碑的好人。在一次乡长选举中,他仅以一票之差落后于第一名。1999年7月20日以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庞友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先后七次被绑架,在2000年和2009年两次被非法判刑,共经历冤狱12年。警察绑架抄家时,将庞友家中价值十余万的金银首饰抄走,一辆45万元的尼桑公爵王轿车抢走,至今未还。在非法关押期间,庞友还多次遭毒打、被电棍电击全身,几次失去知觉。

责任编辑:孙芸

京城大变 北京市政府将“迁府”

大纪元2015年0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中共北京市府等将在今年10月前全部由城区迁往通州区,届时北京将大变样。据此前报导,中南海决定将北京市政府等部门迁出北京,却遭到北京市高官抵抗,在中南海高层施压后,北京市开始筹备搬迁。

香港《文汇报》6月13日披露,中共北京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将在今年10月1日前夕全部由城区迁往通州区,具体搬迁方案不日即将正式公开。

中共官媒中国网、财新网及地方网站、中国门户网站新浪、腾讯、搜狐、网易等纷纷于当日转载了该文。

《文汇报》获悉,部分医院、大学以及央企总部等或将迁出北京市核心区,北京城六区拟减少15% 左右的人口。北京和天津未来拟实现同城化管理。业界人士表示,北京市政府等党政机关迁往通州,打造北京城市副中心,将纾解首都非核心区功能。

据凤凰网报导,河北省长近日称,《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不日将正式颁布实施。到时,北京的教育、医疗、出行、产业、环境都将发生大变样。如预计今年内,北京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资源到天津、河北举办分校或校区,同时北京市属高校在河北省适度扩大本科招生规模等;看病不用扎堆往北京跑等。

去年以来,北京不断被雾霾袭击,令中南海高层决定不是迁都,就是迁府。今年以来,习近平多次提到“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据报,中南海决定将北京市委和市政府等搬往五环之外的通州,但北京政府一直在否认,内里一直在抵抗。

海外中文媒体6月3日报导称,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和市长王安顺,因为抵抗搬到通州,已惹怒了中南海。据称,习近平放话称:“你们不搬,我们搬”,这话把郭、王吓了个半死。于是北京当局马上开动机器,筹备搬迁。

责任编辑:李晓清

北京六名法轮功学员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市朝阳区法轮功学员李淑兰、宋若彤、王建新、辛荣兰、骆金根和黄涛于五月十八日分别向最高检察院提起控告,要求依法追究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控告书都已在五月底之前送达,快递单号查询显示,都已经成功送达。

被告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手挑起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十六年来,无数法轮功学员受到非法的、残酷的迫害,这些控告人与家属也深受其害:

控告人李淑兰:女,六十七岁,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二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体弱多病,患有心脏病、气管炎、风湿病、右肺叶不张、吐血、浑身疼痛……修炼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松,火暴脾气也改好了,在家里面所有的活儿她都包了,家庭和睦;在社会上遇事总是为着别人着想。她曾经六次被送进看守所,三次被送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共遭受四十五天的迫害。二零零一年五~六月份,被强行送往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克扣了一年半的工资,两年没涨工资,被非法抄家,大法书被抄走。在看守所期间,每天被要求洗凉水澡;绝食期间吸毒的人灌盐水,把她折磨得眼睛通红、上吐下泻。在劳教所里面,恶警为“转化”她,长时间不让睡觉,还找吸毒的犯人做打手迫害她。在劳教所被强制长时间劳动,经常是从早上六点一直到晚上九点。

控告人宋若彤:女,六十八岁,一九九六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的神经衰弱、焦虑症得到缓解,颈椎病、慢性鼻炎、静脉炎不治而愈,而且不会轻易的感冒生病,工作中再也没有请过病假。修炼以后,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心胸变得宽广了,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二零零零年二月四日,去天安门和平请愿,仅仅因为在被询问时回答是炼法轮功的,就被拘留大约十八天,回来之后单位也不让上班。二零零二年九月,居委会又以计划生育为名,诱骗她过去答一份关于法轮功问题的答卷,不按照他们的要求答不行,并且给强制办了四~五天的洗脑班。最后,强迫按照他们的意思又答了一遍卷子,并且上交大法书才算了事。这件事情带给她精神上很大的伤害,因为内心难过,导致额头上起了一堆小红疙瘩,一碰就痛,耳朵后面也起了两个筋包。二零零八年元宵节前一天,一伙警察突然闯入家里,将她绑架并抄家,最后劳教两年。在劳教所超强的劳动导致她经常腰痛、腿痛,行走不便,右腿肌肉萎缩。在针对她个人的历次迫害中,家人都跟着担惊受怕,精神上、生活上遭受到很大的干扰,老伴两次住院,患高血压、心脏病。

控告人王建新:男,六十四岁,修炼之后身体健康完全改善了,消除了疾病,拥有了健康的身体。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在上班路上,被非法绑架、抄家、拘留,并最终被劳教两年,家人都跟着担惊受怕,精神上、生活上遭受到很大的干扰。

控告人辛荣兰:女,七十一岁,一九九六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患有美尼尔氏症,一犯病就天旋地转、睁不开眼,躺在床上动不了,管不了孩子又做不了家务,痛苦不堪;修炼以后,各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善,无病一身轻,心情愉快,精神头十足,家庭和睦,什么活儿都能干了。她受益于法轮功,打心眼里感谢师父和法轮功。自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后,却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当地派出所居委会轮番到家里看着,都不准出门买菜!后来一出门就会被人盯梢。二零零零年大年三十晚上,到天安门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朝阳看守所拘留十七天。二零零一年被从家里非法劫持到洗脑班,勒索单位五千元钱,给单位和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二零零九年七月,家再次被抄,还被非法劳教二年(监外执行)。当地居委会主任扬言要把她赶出我们小区。在监管解除之后,随家人到北戴河休假,当地居委会主任还对她进行监视,阻止她去旅游。

控告人骆金根,男,七十三岁,退休技术员。一九九三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萎缩性胃炎(A型)、十二指肠溃疡、胃窦炎,喝一口水都腹胀,不能进食,求医无果,整天无精打采、十分痛苦,开始修炼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就出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至今一直身体健康、没有吃过药,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用。二零零一年一月的一天,他正在往回家的路上,就被意外的劫持到朝阳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月。二零零二年十月份到二零零四年十月份,我又被非法劳教二年。从劳教所回来以后,当地社区街道、610还经常骚扰,严重干扰了其正常生活。

控告人黄涛,四十四岁,车场管理员。一九九三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健康状况改善明显,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的做人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在所在单位和邻里之间都受到好评。二零零零年二月四日,去天安门和平请愿的路上,被警察劫持,后在朝阳区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回来之后,当地社区街道、派出所多次对我进行干扰,严重影响了其个人生活。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下班后刚在家休息,当地派出所警察闯家进行非法搜查,并把他非法关押至朝阳区看守所,后非法劳教二年。从劳教所回来以后,当地社区街道、610还经常进行骚扰,严重干扰了一家人的正常生活。

敏感时刻 朱镕基在北京露面

大纪元2015年05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今年5月,胡锦涛、温家宝、朱镕基先后在不同地方现身。目前,在中共反腐处于“胶着状态”的敏感时刻,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前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的新书出版座谈会上再次露面,引发关注。

大陆媒体报导,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该校老校长袁宝华的《袁宝华文集》。

5月23日上午,“袁宝华系列著作出版座谈会”在北京召开。百岁高龄的袁宝华专程出席会议,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等人主持座谈会。

5月27日,北京青年报主办的微信公众号“政知局”发文《解局 什么样的人出书能请朱镕基“站台”?》 ,文章称,座谈会上朱镕基回忆了60多年前与袁宝华共事的经历,并称他是自己最好的“启蒙老师”等。

5月6日、7日,胡锦涛与温家宝同期分别在四川北川与河北承德露面。官媒先后高调报导,与江泽民等江派前常委露面被封杀形成明显的对比。

5月12日上午,温家宝在山东平邑一中听课参观。这是温家宝一周内第二度公开露面。

5月上旬,有海外传媒释放消息称,现在要拉下马的高官都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人,是江、曾在位时重用提拔的人。还称,由于江、曾反扑,导致习近平阵营“打虎”刹车等。与此同时,习近平阵营也在释放与江派“决战”的信息。

目前,周永康面临被公审。大陆媒体日前纷纷转发习近平有关政法委工作的讲话,习近平首次提到不做“骑墙派”。此外,习近平罕见接见参加中共国家安全机关会议的代表,有媒体分析说,相信不久周永康将被送上法庭。同时习近平、王岐山的反腐“打虎”在继续推进,外界认为“打虎”在逼近曾庆红和江泽民。

责任编辑:李晓清

五月雪 龙卷风 大冰雹 冻死人的夏天

5f877a7805
北京遭遇64年来的最冷夏天(网络图片)

希望之声2015年5月11日讯】“今年天气有点野”大陆网民前一阵子这样形容。近两天,大陆多个省市遭到极端气候的袭击,在经历五月雪、龙卷风和大冰雹的天气后,“有点野”变成了“冻死人的夏天”。

大陆媒体报道,继本月初的南方暴雨灾害后,各路多省份又陆续遭遇到极端气候袭击。包括山西五台山五月份飘雪,湖南地区的龙卷风,还有云贵两地的大冰雹,昨天首都北京出现了60多年来最冷的夏天,最高气温只有12.4摄氏度,最低气温9.4摄氏度,让市民抱怨是“差点冻死人的夏天”。

其中云贵地区因冰雹天气,受灾最为严重。

大陆媒体报道称,经过这场冰雹天气的袭击,大陆云南省和贵州省的多处房顶像筛子一样被打漏,花生一般大的冰雹,能够轻易的击穿瓦砾石片。这种冰雹竟然持续降下半小时,官方数据显示,此次冰雹共造成五千座房屋损毁,18万人受灾,1人死亡,受波及的还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苍鹭,幼鸟非死即伤。

北京市的市民也叫苦连天,两天前还穿着夏衫短裤去郊游,一天后就又要穿上棉衣御寒,再加上降雨,骤冷的天气让民众抱怨道“好不容易熬过了冬天,差点儿冻死在夏天。”

北京昨天的天气被指是从1951年以来北京南郊观象台有完整气象资料最冷的一天。

大陆北方冬季供暖期一般从本年11月开始持续到来年3月,若是冬季去的早,每年的2月底就停止供暖;若是冬季去的晚,将会延迟至3月底。所以在没有暖气的低温天气里,市民只能开空调和使用电热毯和暖手宝来抵御寒冷。

有网民戏称,“预计最近一段时间取暖工具会大卖。”

文编:董筱然
编审:路力遥

“四•二五”上访拉开正邪大战的序幕

文: 明德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国务院信访办上访,他们展示出的平和、理性和自律,引发当时的当权小丑江泽民妒嫉心的爆发,发出“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的叫嚣,紧接着中共就发动了至今长达十六年之久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也被迫走上了反迫害的艰难旅程。“四•二五”拉开了人类历史上最声势浩大的正义与邪恶之战的序幕。

江泽民为什么叫嚣“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当初,这是个令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的问题。中共掌握着强大的国家政权,而法轮功学员只是一群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十六年下来,人类走过的历史用它那无可辩驳的事实揭示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那就是:这是邪恶对善良惧怕的本能反应。事实上,愚蠢的中共,用它的所作所为将它邪恶的本性暴露的无所遁行,却更映衬出法轮功真善忍信仰者的道德光辉。

十六年来,在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恶政策下,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绝人寰的迫害,虐杀了无数的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人神共愤的滔天大罪。而法轮功学员秉持真善忍的理念,和平理性地反迫害,以大善大忍的胸怀,抵制了这场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打压,并持之以恒地向世人讲述真相,唤起人们的良知善念。

人们看到,十六年来,中共的谎言被一一揭穿,喉舌媒体成过街老鼠。迫害之初,中共开动世界上最庞大的国家宣传机器,对世人撒下了弥天大谎,如“围攻中南海”、“1400例”、“天安门自焚”等,还将谎言输出国门,在全世界散播仇恨宣传的毒素。而法轮功学员在自身遭受残酷迫害的情况下,以顽强的毅力,将谎言一一曝光,让全世界都看到了谎言制造者的丑恶嘴脸。这两年,喉舌央视的丑闻更是不断传出,全世界都开始嘲笑那个标志谎言中心的“大裤衩”,骂它千般下流,万种邪恶。中共喉舌从此丧失了蛊惑人心的功能。

人们还看到,十六年来,中共“依法治国”的画皮被撕下,中共邪教的面目昭然于世。中共以“六一零”操控整个政法系统,以法律的幌子将法轮功学员陷害入狱;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精神病院,都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毒打、电刑、老虎凳、性虐待等一百多种酷刑凌辱折磨,精神病治疗手段强制洗脑,无所不用其极。中共在不得不迫于外界压力取消了千夫所指的劳教制度后,转身就将法轮功学员投入洗脑班和加重判刑。当各种流氓手段被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揭露出来的时候,中共“依法治国”的谎言被世人看破,正义律师前赴后继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指责中共披着法制的外衣践踏法律。对它寄予希望的人们也彻底死心,开始在内心抛弃这个一条道走到黑的流氓政党。

中共的谎言和暴力没能让法轮功学员屈服,却让它自己的邪恶曝光于世,遭到世人的唾弃。它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力的罪行——这个被人们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这个连纳粹都难望其项背的罪行,猛烈地撞击着人们的道德和良知。各国政要纷纷站出来谴责活摘,善良的人们联署制止活摘,如今,国际上正义的力量正呈围剿之势,向中共逼近。一旦活摘器官的罪恶被全面曝光,中共就将被全世界彻底抛弃。

这场正邪之战,把全世界的人都挟裹其中,用强烈的善恶对比敲打着每个人的灵魂。明白了真相的人们,从中共的桎梏下解脱,战胜恐惧,开始了良知的自我救赎。《九评》引发的退党大潮,就是一场声势浩大的良知觉醒运动。截至今年四月,已有两亿人声明三退,还在以每天十万人的浩荡洪流汇聚越来越多的勇士。良知是驶向未来的方舟,获救的人们将会感激法轮功的救命之恩。

而随着三退大潮的迅猛向前,中共邪灵的根被拔起,中共红墙遥遥欲坠,正面临一个快速倒塌的败象。可笑的是,中共当权小丑曾叫嚣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在中国,共产党要想打倒谁,哪怕国家主席,不出三天,就可以达到目的。人们不敢想有哪个群体能够经受住人类历史上最残暴的邪恶政权的打压。然而法轮功做到了。十六年过去了,法轮功仍然屹立着,而且洪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中共,却在迫害中走向解体。这些都有力地说明,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而迫害正信的从来都不会成功,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法轮功学员秉承“四•二五”所展示出的善良、坚忍、平和的道德勇气,抵制了人类历史上最残暴、最下流的中共邪教政权的迫害,彰显了人类正信者的精神风采;法轮功学员以巨大的精神和肉体的付出,持之以恒的向民众讲清真相,帮助人们从谎言的毒素中清醒过来,从而逃离险境,他们这种用善良化解仇恨、用真相唤醒世人的慈悲壮举,谱写了最高贵的正信者的正气之歌。他们的精神将受到人们的景仰,世代传颂下去;而“四•二五”作为正邪较量的起点,将成为正义与良知的丰碑受到人们永久的纪念。

忆四•二五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

四•二五是个难忘的日子,
四•二五是个殊胜的日子,
四•二五是个温暖的日子。

我是大陆的一名大法弟子,有幸参加了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的那次万人和平大上访,才有了这样一种真切的感受和体会。

难忘的日子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在炼功点炼完功,辅导员简单的说:天津部份法轮功学员被打,被关押,天津学员明天去北京信访办。当时大家都说,我们离北京很近也去。

就这样,四月二十五日早上,我们抱着对政府的信任,仨仨俩俩不约而同的坐公交车到了北京。走到离北大医院住院部三百米处,就看见好多学员站在那里,队伍逐渐的往前移动,最后就停在了红墙西边的胡同口。一整天,大家都是井然有序,安静祥和,没有口号,没有标语。大家一整天几乎都没怎么吃喝,怕上厕所影响秩序。直到晚上事情得到解决,我们才悄然离去,走的时候地上真的连一个纸片都没有。后被称之为“中国信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和平,最圆满的上访”。我怎么能忘记这个令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呢!

殊胜的日子

当天下午四点多,因有学员要回去上夜班,她找不到公交车站,我和另外两个同修去送她上车。当我们转身往回走时,我猛然看到了西边天空太阳上有一个大法轮,我一说她俩也看到了,圆圆的和《转法轮》封面上的一模一样。我们很激动,停下来看着,指着,说着,这时路边队伍里一个学员大声提醒“注意影响”,我们才清醒过来,才发现有好多人都往西边天上看呢,我们很不情愿的往前走,一会太阳上的法轮被高楼挡住看不见了。但地上大大小小的法轮一直在眼前转,离我们站队前十几米才看不见了。现在回忆起来还历历在目。这是师尊的慈悲,让我们感受到大法的殊胜,玄妙和超常。

温暖的日子

晚上离开时已经很晚了,没有车了。我们十几个人也没找到住处,就在一个胡同停下来,那有几棵大树,准备在那儿过夜。这时从里边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看到我们,让大家到她家去,她说她也是上访刚回来,我们婉言谢绝,因为我们毕竟这么多人,又素不相识。可她很诚恳,盛情难却,只好跟她进去了。就这样在师尊的慈悲安排下,站了整整一天的我们终于有了歇脚的地方。一进屋看见门窗上贴了很多喜字,床上是大红的缎子被,她说儿子“五一”结婚,这是儿子的新房。我们很感动,心里很温暖,虽然很累,但没有一个人坐在床上。第二天早晨,这位女同修给我们熬了一锅小米粥,我们喝了胃里暖暖的,心里热热的。离开了她家,到现在也不知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是一个大夫,一个大法弟子。在这里我祝愿同修稳健的走在正法路上,功成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