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医生说我只能活两、三个月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我和老伴今年分别是八十六岁、八十五岁了,我们老俩口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身体有很多病,右胸做过切除手术。而且每年都要住一次医院,到了后期,吃什么药也不见效了,上医院都不收,不让我在那里住了。这时,老伴想起他教过的一个学生是烟台山医院的医生,只好又带我去那里。检查完后,医生背地告诉我的子女们说:“大姨乳腺癌晚期,细胞已扩散,只能活两、三个月的时间了。”

回到家,孩子们眼睛都哭红了,我还蒙在鼓里。这时,我女儿就对哥哥们说:“只有法轮功能救咱妈的命了。”没办法全家人也只好同意了。

其实,在以前我们接触过大法,看过大法真相资料,都知道大法好。因为女儿、女婿修炼多年,经常往家带大法资料,一拿就是一大包,我俩也帮忙出去发放。可是邪党铺天盖地迫害大法,女儿夫妻俩也遭受严重迫害,至今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邪恶一次次的抓捕、一次次抄家,电脑物品等几度洗劫一空,就连女婿的技术专利证书也被顺手牵羊拿去赚钱,而且还经常到亲戚和我们老俩口家里骚扰。由于惊吓和牵挂,我害怕了,还阻挡过女儿修大法,在这里向师父忏悔:我错了。那时,女儿送给我一本大法宝书《转法轮》,又教了我几遍炼功动作,由于女儿流落在外,出于安全不能久留,也不能和我经常见面,她就用公共电话联系、引导我。这时老伴也陪着我学炼了,因为他看到我女婿那样一个对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优秀处级干部,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邪党都打压迫害,戴上手铐说抓就抓、说关就关,这不是文革的再现吗?几十年了都是这样折腾,跟这样一个政党走能有好吗?

随即把自己教育工作多年来收藏的邪党书籍全部清理销毁。从此我们就天天看宝书《转法轮》,黑天白天学,就这样学炼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我没有病的感觉了。邻居见了我,有的说:“大姨,您怎么突然年轻了呢?”也有人问:“你得的是什么病,当时那么严重,怎么这么短时间说好就好了?”

有一天,我连续发高烧三十九点四度不退,真有点承受不了了,药在身边就想拿过来吃,我立刻想起了师父在法中说:“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不失不得,不能够全部都给你拿下去,你一点不承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明白是师父给我消病业,我告诉自己一定坚持住,心里只想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这样反复睡一会儿醒一会儿,一连三天就没事儿了。后来只要发一次高烧,浑身其它的病状就去很多,身体也轻松很多。

这期间还有一个小笑话:老伴看我烧得挺厉害很遭罪,就想:让我为她分担点痛苦吧。结果老伴真的也出现了感冒症状,他立即悟到:不对呀,我们都有师父在管啊,不应该那样想,马上一点感冒症状也没有了。十多年来各方面也一直很好。

我发烧的症状没有了,又开始拉血,开始是黑色的,慢慢就成通红的了,每次都拉很多,过一段时间就拉一次,我也不害怕,不影响我吃饭睡觉,知道是师父又给弟子净化身体。因为得病后我的肚子出奇的大,出门别人都说我肚子大,我都听烦了。现在好了,师父把我体内一切不好的物体全都清理了,身体恢复正常了,也特别轻松。

有时病业关真的是很难过,得需要对法的无比坚定和强大的意志力(正念)才能闯过去的,我都横下一条心信师信法不动摇,都出现了奇迹。我胸部做过手术,二十多年来一直都没知觉,修炼后,局部经常发热,象有热气吹一样,不几天,有知觉了。我的手臂原来是不直的,还有很多毛病,随着学法炼功,不知不觉都正常了。

记得刚开始有一问题我想不明白:以前病重的时候,每当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我的身体就非常舒服,为什么现在没这感觉了呢?现在我从法中明白,当时是感受到了女儿修炼大法的正的、慈悲的能量。现在我也修炼了,是师父把我的身体调整到最好的状态了,当然就没感觉了。学大法后,这些可喜的例子在我身上发生太多了,让我全家人都看到了师父的慈悲伟大和大法的超常!

前年,老伴骑上烧油的三轮车准备拉我到北市场,我还没坐稳他就开车了,结果车子一轮着地,失去平衡,“唿”转了一圈把我拎出去,仰面摔在地上,过路的人都吓坏了,我被一男士慢慢扶起,结果一点事没有。这时在场的人们转惊为喜:“这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人被摔得这么重,哪都没伤着,太神奇了!”我心里感谢师父:要是没有师父保护,象我这么大岁数,说不定摔成啥样呢。

一次,我戴上老花镜看大法真相资料,文章里说有位老人随着学法炼功看书不用戴老花镜。心想我也不用戴,我顺手摘下眼镜一看书,真是太高兴了,看得清清楚楚的!到现在大米粒大小的字我也看得清楚。儿子儿媳见我能读很小字体的资料都称神奇。现在虽然两对儿子儿媳不修炼,但都特别尊敬师父和大法,过新年时他们都在师父法像前供上大饽饽、敬上很高的香、全家依次磕头来感恩伟大的师父。

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多着呢。我以前不但身体多种疾病,耳朵也聋的什么都听不见,甚至打雷都听不见。可是修炼后,一到早晨三点三十分,总有人在我腿上拍一下,开始还以为是老伴叫我,可一看他睡得正香呢。原来是师父在叫我起床炼功呢。另外,我有时心里牵挂女儿,时间长了不见音信,就求师父:让女儿回家一趟吧。第二天女儿果真就回来了。师父真的时时就在我们身边啊!

如今我不再惦记女儿了,虽然远在他乡、条件艰苦,但也在和同修们一起做助师正法的重要事情,有师父看护谁也动不了。我以后要站在法上正念加持他们,正念加持所有的讲清真相、慈悲救人的同修们!

师父要求弟子遇事为他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的伟大觉者。夏季的一天,老伴回家笑着对我说:“你出去看看,给你提高心性来了。”我不知什么事出门一看,不知谁开车把我家一扇窗户撞掉了,当时心想:司机肯定有急事着急,不小心无意撞掉的。心里也没埋怨、也不生气上火,花了一百多元钱找人装上了。

我们在大法中修炼整整十年了,我体会:越按大法的要求做,越事事顺心,越心情开朗。现在我和老伴清净安心、自在,儿女孝顺,家庭和睦,吃什么都香甜。

就在同修要我写这篇体会文章的时候,晚上我做了个梦:在一个很多人的大会场里,我正找我的座位,看到不知谁把我的凳子送在讲台上,心想:把我的凳子拿上哪儿干什么?醒来我悟到是师父叫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抓紧时间向广大的民众讲真相,多救人。

Advertisements

医生称奇:身体透亮,从未见过

文: 黑龙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十几年的修炼,沐浴在大法的佛光里,使我身心健康,精神愉快,生活的很充实,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

我今年六十四岁,退休后找了一份临时工作,就是巡视线路工作,骑自行车沿着线路巡视有无异常。

这项工作我之所以喜欢做,是因为它能让我有时间做证实大法的事情,讲真相、发光盘、打语音电话、发真相资料等等,什么事也不误。工资低我不介意,因为我不是为了挣钱,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那是在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我骑自行车沿线路巡视。我市地处丘陵地带,坡岗很多,现在马路都很宽,中间没有隔离带,这天巡视骑车过了一个岗正下坡滑行,坡很长,不用脚蹬,车子自己都越来越快。北方气候四季分明,九月初,盛夏刚过,天气已见凉爽,这凉爽的空气使人心情舒畅。我骑一部二六型自行车,突然发现,有一辆二八型自行车,出现在我右侧,贴身超过我,我立刻感到危险,“喂!……”刚一张口要跟他打招呼,还没来的及说下去,就从我的左侧贴身上来一辆电动摩托车。摩托车的前车轮刚超过我的自行车前轮,就右转弯横在我的车前方,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撞了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有了知觉,感到自己是在一个黑色空间,心里纳闷,这是什么地方啊?身体动了一下,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发现自己在马路中间被人抱着,当我看到周围的楼房时,想起这是我经常经过的工作现场,我明白了,不由自主说:“我没事,我没有事……”,同时发现身边围着很多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抱着我的人松了一口气说:“你醒了?”

我无意中用手摸了一下脸,发现脸上有很多血,手上也有很多血,看见自己戴的白色凉帽沾满了血,侧面离我有五米远的地面有半个单人床面那么大面积的血,这时我心里明白了,出车祸了。

半昏迷中我问肇事人,我休克多久了?他说五、六分钟,当时也没多想,后来才发现围着的人都是肇事者的家人,从他家到现场两地距离是很远的,足有二十公里,乘出租车也得二十分钟。

救护车来了,把我从血泊中抱出来时我清醒了,他说送你到医院检查一下,我说不用了,我明白了,他说给你家人打个电话吧,我找出手机给儿子打个电话,告诉出事了,要去医院。肇事者接过电话说了要去的医院的地址,我坚持不去医院,可上来一帮他的家人不容分说就把我抬上了车。

这时我才感到全身无力,头有些发胀。我刚到医院,我儿子也赶到了。我在椅子上坐着,虽然有人扶着,脸上有血,但我告诉儿子说我没事,问题不大,我要回家,不住医院。 儿子说,我来了,一切由我来办,你就静静的休息吧!我知道你要回家。

儿子和对方商量,先做一个CT检查看看情况。

做了头部又做了上身。突然观察仪器的医生惊奇的说:“神了,神了,这人身体是透亮的!什么毛病也没有,从来没见过。” 肇事者急切问:“用不用住院呀?”医生说:“什么病都没有,住什么院!都没法给他下药,无针可打。看样子老人是被你们撞伤了,头部只有六、七个渗血点。回家去养一段时间,自己会吸收的,回家去吧!”

肇事者拉着我的手反复的讲述他的家境如何困难,我心里明白,也在想,我是炼功人要证实法,于是告诉他:你放心,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会赖你的。

离开这家医院来到耳、鼻、喉专科医院。因头部虽有轻微擦伤,大量出血是从鼻子流出来的。检查后医生说鼻梁软骨断裂,划破内部血管造成流血不止,是外伤,还说我呼吸通畅无妨碍,没必要处理。说过半个月后再来。

就这样儿子开车把我送回家。到家学法炼功忙着做三件事,身体恢复的很快。第三天早晨炼动功时,忽然觉得头顶被抓住,象拉牛皮筋一样向一侧拉,越拉越长越细,最后咯噔一下象牛皮筋断开了,身体没有动。炼完功感到头脑特别轻松。隔一天又发生一次,前后共出现三次这种状态,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调整身体。

在家休息八天,我就上班去了,一切照常。

谢谢师父!

医德丧尽 美医师骗553人做化疗赚黑钱

710475925461
美国底特律一名黑心医师法塔(图)对553名病患谎称他们患上癌症,对这些人施以化疗和9000多剂不必要的注射和输液,以此非法获利上百万美元,而这些人的健康却严重受损。目前他面临最高175年的刑期。(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5年07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柳芳综合报导)美国底特律一名黑心医师对553名病患谎称他们患上癌症,对这些人施以化疗和9000多剂不必要的注射和输液,以此非法获利上百万美元,而这些人的健康却严重受损。检察官说这是“美国有史以来最恶劣的医疗诈欺案”,建议判处该医师175年刑期。

据雅虎新闻报导,这名医师叫法塔(Farid Fata),检方对他的裁决和量刑将于7月7日开始,届时将有受害病患及医疗专家出席听证并提供证词。估计法塔将面临25年到175年的刑期。法塔在2013年被联邦调查局逮捕归案,他承认自己犯有欺诈罪。

据检察官提供的消息,除了对没有患上癌症的病人谎称他们患上顽症,法塔也对确实患了癌症的病人撒谎,故意夸大他们的存活期,从而让他们在自己的诊所接受更长时间的治疗。

法塔通过这种欺诈手段从病患及医保公司那里非法获利上百万美元。

法庭对他的审判将于7月7日开始,届时他将在法庭上面对部份被自己欺诈的受害人。

将出席听证的受害者之一苏比睿(Robert Sobieray)由于之前接受化疗致使自己的牙齿脱落,他之前被法塔告知自己患上了一种罕见的血癌,需要接受化疗及放射性治理。

苏比睿接受建议后,开始为期一月的化疗,以及三周的放射线治疗。疗程告一段落后,他不仅要支付庞大的医疗费用,原本健康的身体也变得衰弱,而且牙齿因此掉光。

法塔被捕后,苏比睿重新找了新医师诊疗,才发现他根本就没有罹癌。

这位62岁的前汽车厂工人至今仍对法塔的恶行深恶痛绝。他说,“我希望法塔被判终身监禁,”“一听到他的名字我就头痛”。

另一位受害人因接受不必要的化疗而瘫痪。他的妻子说,她想看着法塔眼睛并对他说:“你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一片空白和不知所措,现在你将在铁栏内度过余生。”

责任编辑:李缘

301医院医生的疑惑:恶性瘤如何转良性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五日】我老家住河北省廊坊,今年三十六岁。我们夫妻俩在西安做家具生意。

二零一四年回老家过年,突然发低烧、咳嗽。去看了医生、吃了药也不管用,反倒越来越厉害。六月份只好到天津总医院去检查。

医生听我介绍了病情,就叫我做了一个加强CT。医生一看片子,说在我的肺和气管之间长了一个“畸胎瘤”,这种瘤子很少見,我得的还是恶性的。当时医生就叫我住院,说得动手术。我对医生说:“我回去准备准备再来吧。”医生一再叮嘱我一定得回来做手术。

俗话说病怕没名,疮怕有名。我知道这病是很难治的,治这病得花很多的钱不说,即便是做手术当时成功了,也不見得能活多长时间,有的活几个月,有的活一年半载的也就走了。与其这样我还不如等死呢。这几年做生意赚的那点钱还不都得用在治我这个病上了吗?最后还是人财两空。那时候妻子和孩子怎么生活呀!

正巧现在妻子又怀孕了,做B超说是个男孩儿。我们已有两个女孩儿,这回是个男孩,多好!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劝妻子:做人工流产吧!不然的话,我即使治好了,也干不了活了,不知什么时候还得离开你们,孩子生下来没有人抚养,从小就没有父爱多可怜哪!妻子不愿把孩子杀掉,执意要保留下这个男孩儿,并说一定要给你留下这条根,说着我夫妻二人抱头痛哭,真是叫人欲活不能欲死不得!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炼法轮功的表姐,就对妻子说:“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咱们去找表姐看看有什么办法没?”

見了表姐说明情况,表姐告诉我们: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给了我一个MP5叫我回去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并给我俩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我问表姐:“这样就能管用吗?”表姐说:“一般来说只要你是真心、态度诚恳,师父就管你、就救你。我师父不记世人以前的过错,只看人对大法的态度。”

回家后我和妻子每天诚心的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听师父的讲法录音。

过了一个多月,我感觉病情有好转,就又去了表姐家。表姐问我怎样?我说按着您说的话做了,近些天感觉好了些。我想再去检查检查,想请我表姐夫跟我一起去。

表姐夫陪我去了北京的301医院,在胸外科做了穿刺。检查完医生说我胸部有个囊腫。于是我拿出天津总医院做的CT片给医生看。医生将两个片子对照,说:“从你上次做的CT看,没错,它就是一个恶性腫瘤。可怎么变了呢?难道做CT还会有误吗?真是怪事!”我对医生说:“没有误。是我不断地念‘法轮大法好’把它改变了。”医生有所不解,说给我开点药回去吃吧。我说:“我还是回去念‘法轮大法好’吧。”没有拿任何药。

回家我对表姐说:“表姐,大法真灵啊,毒瘤变成囊腫了!这回我总算放心了,一块石头落地了。表姐,我真得谢谢你呀!是你救了我,救了我们全家。”

表姐赶忙说:“你可别谢我,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救你,你得谢谢我们师父,是师父救了你!”

我对大法师父肃然起敬,对“师父”二字倍感亲切。于是我来到表姐家师父的法像前给师父上了三炷香,恭恭敬敬的给师父磕了三个响头,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我请表姐全家吃饭,表姐对我说:“回去你还要继续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囊肿也会好的。你要把你的神奇经历告诉你的亲朋好友,叫人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那样他们都能得救,也算你用实际行动回报师父的救命之恩。”我说:“我会做到的。”

表姐又送我一本宝书《转法轮》,叫我回去好好看。

现在我和妻子安心的回到西安来了。我会认真地按表姐的嘱托做好,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好”。

专家忧MERS病毒变异 医生接触5分钟即感染

大纪元2015年05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日前韩国再确诊一宗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个案,感染人数增加至13人。当地有医生与患者接触5分钟即告感染。专家担心韩国MERS出现遗传变异,变得更强更厉害。 有报导称MERS疫情死亡率高达40%。中国大陆亦通告出现首例输入性MERS确诊病例,患者为韩籍男子。

韩国媒体引述韩国卫生当局消息称,5月30日,韩国再确诊一宗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俗称新SARS)个案,使确诊患者总人数增至13人。

韩联社报导透露,这名最新的确诊患者今年49岁,是第12例MERS患者的丈夫,他于5月中在医院探望妻子时被68岁的首例患者感染。

《苹果日报》报导,当地有一名50岁医生与患者接触5分钟即告感染,该医生是今次韩国MERS疫情的第5名病人;第6名病人在入院前与68岁源头病人碰面后即告感染;4名在病房内与源头病人相邻的病人亦被感染。

报导称,MERS疫情死亡率高达40%,是过去新型感染疾病中致命率较高的禽流感及SARS的4倍;不过,韩国MERS迄今仍没有死亡个案。

今次韩国MERS疫情的源头病人,从中东回国一下子感染了逾10人,首尔大学医学院Boramae医院传染内科方志焕教授形容,该源头病人是超级播毒者。首尔大学传染内科教授吴明炖相信,“是因为病毒主要传染到免疫力弱的患者,所以传染性较高”。

5月29日,中共卫计委通报,广东省惠州市出现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确诊病例,患者为韩国男子。

广东省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何剑峰称,该韩国男子在5月28日被找到之前还坐过大巴,住过酒店,参加过会议,理论上有发生第二代病例的可能性。

据澎湃新闻5月29日报导,该名来自韩国的首例输入性MERS患者目前仍在广东惠州定点医院隔离治疗,其密切接触者已追踪至47人,其中9名乘客已与疾控中心取得联系,目前正隔离观察。暂无出现不适。

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首个病例出现在2012年。2012年6月13日,沙特阿拉伯吉达的一名60岁男子因发烧、咳嗽和气短入院。入院时他已经发烧7天。11天之后,他因为进展性呼吸和肾衰竭而死亡。

BBC中文网报导,至今全球23个国家曾确诊MERS病例1142宗,其中1117宗发生在中东地区,全球共465例死亡。对这个死亡率很高的MERS目前尚无特效药和疫苗。

责任编辑:林诗远

韩国医生感染新萨斯 64人被隔离

大纪元2015年05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文龙韩国报导)韩国保健福祉部疾病管理本部今天(5月27日)证实,一名50岁的医生被确诊罹患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也称为新萨斯。这名医生曾为首例感染者进行诊疗。这也是目前为止韩国确诊的第五名同类患者。

据介绍,这名医生于5月17日曾经为首名患者进行过诊疗。首名患者是位68岁的男子,他最近曾前往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巴林。回国后被确诊罹患中东呼吸综合症。

另外几名患者均通过这名男子感染了病毒。其中包括他的太太,以及另外一对父女。

韩国对与这名男子有过密切接触的64人采取了隔离观察,其中包括这名被感染的医生。这名医生5月22日起被隔离,25日出现发烧、腹泻等症状,并被确诊感染病毒。

感染到MERS病毒的患者,会出现和萨斯(SARS)一样的症状,患者会出现咳嗽、呼吸急促、高烧、腹泻等,像是一般感冒的症状。患者的病症严重时会造成肺炎和肾衰竭现象,最后导致死亡。

自2012年在沙特阿拉伯出现首例病例以来,截至目前确诊病例达1,142例,其中465例死亡,死亡率高达40.7%。

目前尚无疫苗和药物有效的治疗这种病例。从目前的病情感染情况来看,与感染者亲近和常接触的人最有可能感染这种病毒,但是专家们还无法确定MERS病源来自何方。

责任编辑:林诗远

安徽医生用病人遗体伪造车祸骗保 作案42起

新唐人2015年05月20日讯】安徽灵璧县医院3位医生,近日被曝与社会人员串通,利用已故病人的遗体伪造车祸,骗取保险赔偿金。4年多来,累计作案42起。目前,7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捕。

大陆媒体19日报导,2011年5月份以来,杨某伟(男,46岁,宿州市灵璧县人)通过王某斗(男,46岁,灵璧县人,灵璧县人民医院医保科主任)提供信息,专门物色农村患有癌症即将死亡的住院患者,以癌症患者为被保险人在宿州市、蚌埠市等十余家保险公司分别投保大额人身意外险。

在被保险人死亡后,杨某伟立即指使杨某玉(男,26岁,灵璧县人,杨某伟侄子)、杨某动(男,38岁,灵璧县人,杨某伟侄子)、赵某会(男,44岁,灵璧县人)等人驾驶机动车和电动自行车,在灵璧县城区伪造交通事故现场,同时安排宁某福(男,36岁,灵璧县人,灵璧县人民医院综合科医生)、李某礼(男,34岁,灵璧县人,灵璧县人民医院ICU医生)对已经死亡的被保险人按照交通事故致伤的程序在ICU内进行抢救,出具虚假病例。

之后,再由杨某伟持一整套虚假的交通事故致人意外死亡的材料,负责向所有投保的保险公司进行索赔,累计作案42起,犯罪既遂25起,未遂17起。

2015年1月,大陆多家保险公司,相继到宿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反映被保险人张某平、梁某庭等交通死亡事故理赔资料疑点较多,有保险诈骗的重大嫌疑。

接报后,经梳理排查主要犯罪嫌疑人杨某伟,经手办理的投保和理赔的保险信息发现,2011年以来,灵璧县人杨某伟先后在中国人寿等十多家保险公司对灵璧县人崔某让、陈某峰、梁某庭、张某平、李某萍5人进行投保,且以上5名被保险人均因交通事故意外死亡,保险公司现已赔付140余万元(人民币。下同),仍需赔付160余万元。

侦查发现,在每一起事故发生前一天,犯罪嫌疑人杨某伟与交通事故中的驾驶员、抢救医生均频繁联系,且驾驶员均与杨某伟有亲戚关系。

同时查明,所有保险的理赔款去向均直接或间接转给杨某伟或其妻子罗某娟,且其中一名被保险人张某平在灵璧县人民医院住院的病例显示,张某平因患有癌症于事故前一天宣布死亡,而在保险公司的理赔材料中,出院记录、病例记录却显示为:抢救无效死亡。

根据杨某伟的一系列作案线索查明,经过四个多月的侦查,7名嫌疑人落网。目前,7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

责任编辑:唐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