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等死的我又康复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我家住天津市农村,因为引产所造成的经常大量出血,去医院也没有效果,严重的时候几次休克不省人事,家里没钱,上医院也都是借钱。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于一九九八年开始炼法轮功,半个月时间一切症状全没了,我好了。我们全家都非常感谢法轮大法。

转眼一年的功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丧心病狂开始迫害。我因为坚持修炼,在当年十月份遭到当地派出所毒打酷刑并非法拘留十五天,当时无论精神和肉体都承受到了极点。在这场迫害中,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提心吊胆的又想炼又不敢炼。就这样一晃过去了七-八年,过去的出血症状再次出现,严重到已经下不了床,赶紧去医院,这一去结果犹如晴天霹雳——是癌症,全家人都哭了。家人说还是炼法轮功吧。

于是我再一次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顶着迫害压力接着炼,结果很快没吃一粒药我又好了。当时我家经营个小买卖,整天从早忙到晚满脑子是钱,名利心又重,学法炼功都不怎么精進,再加上迫害阴影如影随形,村干部几次传话说派出所要找你。时间一长对修炼又是拖拖拉拉了。

今年新年期间,正当我的买卖做的红火时,突然感觉肚子痛,过了几天已无法承受,只好又去了医院,一检查又是癌症还是晚期,心、肝、肺全部衰竭,已没有任何希望,而且时间也不会太长,花冤枉钱也没有必要。一家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央求医生尽一切办法救我,说我还太年轻才四十多岁,就算倾家荡产也得救我。医生说:如果经济条件好那就去市肿瘤医院吧,应该也没啥效果。

抱着一线希望到了天津市肿瘤医院,又是全面检查,核磁看不清楚又做强磁。在做强磁前医院让家属签字,如果在检查中人死了医院不负责任。结果家人不签,是我自己签的。当时我完全是靠打杜冷丁、吸氧气维持着,坚持着做完了检查。专家会诊跟以前的医院结果一样,无法手术。医生劝我们回家。

家人不死心,因为当时我随时都可能死掉,在医院起码还有抢救措施,到家里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就这样住了几天,一天不如一天,一点起色都没有。我在心里求师父救我,可情况没有变化。我突然想起师父说的“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1]当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说:五~六堂课都过去了,你的悟性怎么这么差。醒来后我就哭了,问丈夫我们来几天了?丈夫说六天了。我一想不能再住在医院了,没人能救我,我还是回家好好修炼吧。

这时医院也让赶紧回家,再住也就是等着咽这口气了。姐姐说赶紧找120回家吧。我说我不坐120,我还要学大法,我死不了。姐说不坐120如果半道不行了怎么办,出租车谁敢拉你?结果家里的侄子勉为其难的把我拉回家。半路上果然差点过去,到家以后因为身体太弱了,四~五个人都抬不了,只好用毛毯像兜东西一样把我兜進屋。

家人都哭了,想着我活不了几个时辰了。这时同修们都来看望我了,劝我还要继续修炼,只要好好修,师父一定会管你的,同修给我做了一碗面条,我说吃不下,在医院这几天都没吃东西。同修说只要师父没说不让吃就吃,咱们只听师父的。

同修当时就喂了我半碗面条,大家都觉得很神奇。于是同修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结果一会比一会好,更神奇的是电视已经关了,我们突然发现师父坐在那里,大家惊呼:师父来了!师父来了!你没事了,师父还管你哪!

就这样我每天坚持学法,由坐不起来、翻不了身,到能起来下地走路。也就是三~四天的事儿,到第五天我就能勉强做饭了,下午我就出去找同修学法了。

村里人都知道我不行了,当村里人再次看到我时都震惊了。还有的人看到我后哭了,说没想到还能看到你,听说你快出殡了,你好了,是炼法轮功好的吗?我说是。他说法轮功太神奇了,你快好好炼吧。

这回我无论什么情况,我也必须炼下去,不然怎么对得起师父几次救我。今天,我想把我修大法的神奇经历写出来,一是感恩师父的慈悲,二是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不要听信中共的谎言,谁相信大法好,谁就得福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01医院医生的疑惑:恶性瘤如何转良性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五日】我老家住河北省廊坊,今年三十六岁。我们夫妻俩在西安做家具生意。

二零一四年回老家过年,突然发低烧、咳嗽。去看了医生、吃了药也不管用,反倒越来越厉害。六月份只好到天津总医院去检查。

医生听我介绍了病情,就叫我做了一个加强CT。医生一看片子,说在我的肺和气管之间长了一个“畸胎瘤”,这种瘤子很少見,我得的还是恶性的。当时医生就叫我住院,说得动手术。我对医生说:“我回去准备准备再来吧。”医生一再叮嘱我一定得回来做手术。

俗话说病怕没名,疮怕有名。我知道这病是很难治的,治这病得花很多的钱不说,即便是做手术当时成功了,也不見得能活多长时间,有的活几个月,有的活一年半载的也就走了。与其这样我还不如等死呢。这几年做生意赚的那点钱还不都得用在治我这个病上了吗?最后还是人财两空。那时候妻子和孩子怎么生活呀!

正巧现在妻子又怀孕了,做B超说是个男孩儿。我们已有两个女孩儿,这回是个男孩,多好!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劝妻子:做人工流产吧!不然的话,我即使治好了,也干不了活了,不知什么时候还得离开你们,孩子生下来没有人抚养,从小就没有父爱多可怜哪!妻子不愿把孩子杀掉,执意要保留下这个男孩儿,并说一定要给你留下这条根,说着我夫妻二人抱头痛哭,真是叫人欲活不能欲死不得!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炼法轮功的表姐,就对妻子说:“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咱们去找表姐看看有什么办法没?”

見了表姐说明情况,表姐告诉我们: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给了我一个MP5叫我回去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并给我俩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我问表姐:“这样就能管用吗?”表姐说:“一般来说只要你是真心、态度诚恳,师父就管你、就救你。我师父不记世人以前的过错,只看人对大法的态度。”

回家后我和妻子每天诚心的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听师父的讲法录音。

过了一个多月,我感觉病情有好转,就又去了表姐家。表姐问我怎样?我说按着您说的话做了,近些天感觉好了些。我想再去检查检查,想请我表姐夫跟我一起去。

表姐夫陪我去了北京的301医院,在胸外科做了穿刺。检查完医生说我胸部有个囊腫。于是我拿出天津总医院做的CT片给医生看。医生将两个片子对照,说:“从你上次做的CT看,没错,它就是一个恶性腫瘤。可怎么变了呢?难道做CT还会有误吗?真是怪事!”我对医生说:“没有误。是我不断地念‘法轮大法好’把它改变了。”医生有所不解,说给我开点药回去吃吧。我说:“我还是回去念‘法轮大法好’吧。”没有拿任何药。

回家我对表姐说:“表姐,大法真灵啊,毒瘤变成囊腫了!这回我总算放心了,一块石头落地了。表姐,我真得谢谢你呀!是你救了我,救了我们全家。”

表姐赶忙说:“你可别谢我,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救你,你得谢谢我们师父,是师父救了你!”

我对大法师父肃然起敬,对“师父”二字倍感亲切。于是我来到表姐家师父的法像前给师父上了三炷香,恭恭敬敬的给师父磕了三个响头,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我请表姐全家吃饭,表姐对我说:“回去你还要继续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囊肿也会好的。你要把你的神奇经历告诉你的亲朋好友,叫人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那样他们都能得救,也算你用实际行动回报师父的救命之恩。”我说:“我会做到的。”

表姐又送我一本宝书《转法轮》,叫我回去好好看。

现在我和妻子安心的回到西安来了。我会认真地按表姐的嘱托做好,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好”。

陈思敏:河南“全球最大医院”的背后

大纪元2015年06月04日讯】近日河南新闻又上全国版面。据北京官媒在内的媒体纷纷报导,河南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下称郑大一附院)被媒体(谁也不知道是谁先说的)称为“全球最大医院”。原因是,郑大一附院只是家公立医院,不是上市公司,却也时兴业绩发布。据该院2014年经营情况报告,现有病床7,000张,日门诊量超过万人,年营收高达75.21亿元(人民币,下同)。就媒体披露数据,虽不足以核算医院赚了多少钱,但可以概算出民众看病负担有多重,而且还有其它让人吃惊的发现。

先看这组数字。郑大一附院2014年,年营收75.21亿元,门诊量426万人次,日均门诊量1.6万多人次,最高值达2.16万多人次。若按门诊量每日平均值与最高值换算人均日消费,约为954〜1,288元。从数字看民众看病代价有多高?

据悉,国家统计局目前并没有发布各省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若按河南去年自行发布的《2013年统计公报》,该省人均年收入达14,204元,即求诊一次相当于去掉一个月的收入,更不要说年收入可能被平均的广大弱势──农民或贫户。

次看这组数字。郑大一附院近年营收额,从2008年的6.8亿元,迅速增至2013年的60亿元,2014年又飙升至75.21亿元。6年时间,总营业额一直在飞速发展的郑大一附院,凭藉什么?

至少有两个面向的讨论。一是,医院的巨额创收是建立在过度治疗、重复检查、跨科治疗等等医疗资源的滥用。民众共有的经验:咳嗽两三声,医生就要做个CT再拍个肺部X光片,或是,感冒发烧先住院再说,检查化验兼做CT、B超、血项,甚至核磁共振。不夸张的说,没病也要检查出病来。另一是,6年时间,病人数量直线攀升,表示国民健康问题越来越多,也是人们生活环境持续恶化。

再看这组数字,有令人吃惊的发现。郑大一附院2014年,住院人数31万人次。手术人数突破19.6万台次。其中“肝脏移植手术100多例,肾脏移植突破230例”,这数字可推算出什么意义?

肝脏移植手术100多例,肾脏移植突破230例,移植手术一年有330多例,几乎每天一台移植手术。试问,人体器官不是超市的鸡鸭鱼肉,随订随到,郑大一附院哪来那么多现成的肝、肾等脏器?

有案例被披露。2014年9月26日,明慧网有关中共活摘的“调查线索”提到,郑大一附院在2014年9月初为2名男性患者在同一天做肝移植手术,其中一人仅一天时间就配型成功,家属交付60万现金后,翌日就进行手术。郑大一附院如何一天内找到配型肝,这样情况有多少?请问器官来源?

郑大一附院,床位数第一,营业额第一,医德医风又如何?当救人的医院,成为赚钱的机器,当医院营业额成为政绩的宣传,郑大一附院世界第一的是“唯利是图”。还有个第一,在追查国际发布河南省非军医系统涉嫌活摘的医护人员追查名单中,郑大一附院名列榜首。

医院见钱眼开,还以此炫耀世界第一,活摘器官还有什么不可能。黄洁夫此前曾说停摘死囚器官前一年造成器官供给紧张,但郑大一附院声称,肝移植2014年手术量突破百台创历史新高。仅仅一家郑大一附院一年就肝、肾移植330多例,全国其它医院一年器官移植又是多少?这些器官又从何而来?

责任编辑:高义

广东揭阳主治医师在看守所被暴打致吐血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二日,揭阳市法轮功学员刘少鹏被绑架到揭阳市看守所,二零一四年十一月末或十二月初,刘少鹏因坚持认为自己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揭阳看守所副所长黄庭辉便指使人将他殴打致吐血,为推卸责任,十二月三日,又将刘少鹏转押揭西看守所至今。

刘少鹏,原是揭阳市红十字会慈云医院的主治医师,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不收红包,工作兢兢业业,使来诊的病人对该医院有比较好的印象。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刘少鹏和夏晓芬,在出租屋,被揭阳市国保大队、揭阳六一零、榕城区榕华派出所、揭西公安局不法人员象土匪一样绑架,非法关押到揭阳市看守所。

不法人员意欲诬陷刘少鹏,串通揭阳看守所副所长黄庭辉,要刘少鹏配合他们,刘少鹏自认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不配合。揭阳看守所副所长黄庭辉便指使人,将刘少鹏暴打致吐血。事后黄庭辉等怕承担责任,又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日,将刘少鹏转到揭西看守所继续迫害。


酷刑演示:暴打

此前,刚刚被关押到揭阳市看守所,刘少鹏就遭殴打、戴脚镣,法轮功学员夏晓芬被迫害得两腿疼痛难忍。

十几年遭“六一零”和医院不法人员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刘少鹏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红十字会慈云医院降低工资至每月三百多元。当时该医院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副院长阮道武公开讲: “就给你点稀饭喝,让你饿不死,长不胖,看你还炼不炼。”刘少鹏还被限制人身自由(下班后出远门,要向单位报到),多次被随时叫去问话和恐吓,被定期要求写“思想汇报”。医院头目黄宏汉还威胁说要收回住房。

二零零零年,刘少鹏再次被揭阳市东山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非法拘留。揭阳市东山区六一零伙同医院头目黄宏汉,在该医院私设监狱,囚禁刘少鹏。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刘少鹏被绑架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关禁闭、通宵不让睡觉。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五日,刘少鹏在二分所三大队绝食,三天后遭野蛮灌食,八天后,再被送往农场医院天天灌食,前后共八十来天。被非法劳教期间,刘少鹏的工资被医院蚕食得所剩无几。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从劳教所回来的刘少鹏要求上班,因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医院头目黄宏汉停发他的工资和不让他上班。为了生存,刘少鹏只得到外地打工。

但当地六一零及医院并非就此罢休,每逢所谓的敏感日,他们都要上门骚扰刘少鹏的家人,使其家人也长期生活在担惊受怕的环境中。

参与迫害人员相关信息:
揭阳看守所副所长黄庭辉
揭西县公安局长张林华13925608089
揭西县法院院长陈少华13502698300
揭西县检察院检察长魏伟填13925610986
揭阳市政法委书记杜小洋13902753316办0663-8536316
揭阳市公安局长谢耀琪13925637111,
揭阳市国保队长潘军阳13822969755(主要负责人)
揭阳市国保人员林涛18122638222、8236311、8217330、8235627(科室)

美35医院被指定为埃博拉治疗中心

219434327201
12月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参观马里兰州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疫苗研究中心(Vaccine Research Center at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并与研究人员讨论埃博拉的防治。(Alex Wong/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4年1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纯之编译报导)周二(12月2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防治中心(CDC——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宣布,全美35家医院已配备人力和设备治疗埃博拉病毒感染者。其中有4所医院在北加州。

疾病控制与防治中心表示,这些治疗中心已通过疾病控制与防治中心埃博拉快速反应小组(Rapid Ebola Preparedness team)的评估,各中心共有53个床位可接待埃博拉患者 。未来几个星期内,将陆续增加更多可治疗埃博拉患者的医院。

疾病控制与防治中心负责人弗里登(Tom Frieden)在声明中表示:“只要埃博拉还在西非传播,我们就必须做好准备,更多的病例有可能在美国出现。”

官员表示,这三十五家医院准备好接待埃博拉患者之后,意味着超过80%的从西非来美的旅行者到达美国之后,在200英里之内就有一个医院可以接纳他们,如果有人出现感染埃博拉的症状,救护车可以很快将他们送达这三十五家医院中的某一个。

疾病控制与防治中心表示,这35家医院都是由美国联邦和各州的卫生官员指定的,它们拥有训练有素的医疗人员和资源,能应对复杂的治疗,同时把医护人员所冒的风险降到最低。

四家位于加州的指定医院分别为凯撒奥克兰医疗中心(Kaiser Oakland Medical Center)、凯撒南沙加缅度医疗中心(Kaiser South Sacramento Medical Center)、位于沙加缅度的加大戴维斯医疗中心(UC Davis Medical Center)和加大旧金山医疗中心(the UC San Francisco Medical Center)。

其他三十一家医院位于佐治亚州(Georgia)、伊利诺伊州(Illinois)、马里兰州(Maryland)、明尼苏达州(Minnesota)、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新泽西州(New Jersey)、纽约州(New York)、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德克萨斯州(Texas)、弗吉尼亚州(Virginia)威斯康星州(Wisconsin)和华盛顿DC (Washington, D.C)。

三十五指定医院完整名单和更多关于埃博拉防治的信息可上美国疾病控制与防治中心网站查询,网址为:

http://www.cdc.gov/vhf/ebola/hcp/current-treatment-centers.html

责任编辑:曾妮

北京301医院拆除江泽民名字 照片曝光(图)

02062052779
北京301医院楼顶上的题字原来有“江泽民”三字的位置只剩下支架。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院”正被吊下来。(网络图片)

近日,有人将北京301医院楼顶上的题字“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后面江泽民署名被拆除的照片曝光。之前,江泽民在吉林的题词曾被抹漆,井冈山的题词被指有错字,中共军委八一大楼东门前题写的五句话给铲除。

近日,就在周永康被公布由中纪委立案审查之际,网上传出北京301医院的题字“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后面江泽民的名字被拆除。并将拆字过程的照片曝光。

从照片上可以看到,北京301医院楼顶上的题字原来有“江泽民”三字的位置只剩下支架。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院”正被吊下来。

该照片曝光前,7月31日有人在亲江派媒体论坛上辟谣称“今日有北京市民路过301医院所拍的照片显示,江泽民三个字仍稳居301医院楼顶,谣言不攻自破。”,不过其出示照片却是2006年2月就出现在官媒上的照片。

02062052780
7月31日有人在亲江派媒体论坛上辟谣称“今日有北京市民路过301医院所拍的照片显示,江泽民三个字仍稳居301医院楼顶,谣言不攻自破。”,不过其出示照片却是2006年2月就出现在官媒上的照片。(网页截图)

江泽民的题词被拆,又适逢周永康被立案审查,而江泽民又是周永康的提拔者,是周的大后台,外界认为这些都显现江泽民将是下一个被打的“老老虎”的迹象。

目前,外界要求抓捕江泽民、枪毙周永康的呼声高涨。抓捕江泽民已为外界接受将要发生的事情。

在此之前,7月27日大陆知名学者张鸣在其新浪微博上指称,江泽民题写的“井冈山干部管理学院”中把井冈山的“冈”字错写成“岗”,而且当时居然没有一个人提出意见。张鸣称这些人“马屁精”。

7月22日,有吉林市民众发现吉林市政府外江泽民题诗的石碑被人喷油漆涂抹,尤其在其名字部位被特别的涂抹。

4月初,网上传出一封自称是几名中共总政机关军人举报郭伯雄致习近平和中共全军的第二封公开信里面提到,中共军委办公厅主任秦生祥曾把八一大楼东门前江泽民题写的五句话给铲除。

众所周知,江泽民最爱出风头,到处频频题词、题字。现在题词、题字接连被铲除,显示出其处境和影响大大衰落。

2013年12月,薄熙来被判刑后网上就传中共中央办公厅(简称中办)要求各地清除薄一波题词,并至少有三处薄一波的题词被证实更换。而薄一波与江泽民有特殊关系,薄曾包庇江泽民,帮其隐瞒汉奸身份。

来源:大纪元记者谢东延报导

当年被医院判“死刑”的老太太还健康的活着

文/内蒙古大法弟子 寒梅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三日】九八年冬天,我得病了,浑身都难受、疼,当地大小医院都去过了,药也没少吃,针也没少打,就是不见效,大夫确诊是不好的病,治不了。孩子们也不敢告诉我。

这期间大女儿来看我,让我炼法轮功。我大女儿的丈夫车祸死了,扔下两个孩子,身体也不好,炼功后都好了,她给我讲大法如何好,可是我很固执,就是不去。现在我真后悔当时没有答应她去炼,后来又遭了很多罪。

过完年,女儿们抱着一线希望领我去北京检查,准备做手术。北京医大二院检查确诊是肺癌晚期,已不能做手术了。孩子们也告诉我了,就在那做化疗,化疗期间,头发都掉光了,那种痛苦的滋味真是生不如死啊,化疗两次也不见效,浑身都疼,就连手指尖、脚趾尖都是疼的,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丈夫和孩子都没有办法,从北京回来为我准备后事。

从北京回来后,我有一种求生的欲望,就想见大女儿,大女儿来到我家,我看见大女儿就哭呀哭,年轻时家庭不顺,我已把眼泪哭干了,多少年都流不出眼泪,可现在竟流出悔恨的泪。大女儿没有责怪我,对我说,妈你别哭了,你就炼法轮功吧,你要诚心学,不用花一分钱,师父就能给你祛病,我立即就答应了,和大女儿去炼功了。

第一次虽然没有坚持下来,但炼功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想吐,但吐不出来,回家也能吃点饭了。第二次炼功就坚持下来了,我天天坚持去炼功点,学法炼功,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几天时间身上哪也不疼了,也能吃饭了,也睡着觉了,头发也长出来了,还能和同修走很远的路去洪法,也不觉得累,那真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候。

孩子们不放心,还要领我到医院去检查,我说我不去,我没有病了,我能吃饭,能睡觉,身上哪也不疼,也有劲了,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我就坚修大法了。就这样我的家人和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知道大法好了。

我天天去炼功点学法炼功。我没有念过书,不识字,学法时我双手捧着《转法轮》,同修念,我也跟着顺着看,不认识的字记下来问同修,这样一点点的用半年的时间,我就能通读《转法轮》和其它大法书了,我一个文盲能读大法书,这真是大法的威力。

我学法炼功没几个月的时间,江魔头就开始打压了,开始打压那天我还去炼功点了呢,警察在那不让炼,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了,心里真难受啊,我就在家天天学法炼功,我就天天出去和人讲,不要听电视那些骗人的话,大法是最正的,我师父是世上最伟大的,我得绝症炼功都炼好了,你们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劝“三退”时不会写名字,我就让他本人写,或我记上只有我自己能看懂的符号,给同修名单时,我再告诉同修念啥。同修女儿听完我的讲述,彻底相信大法好了,还很高兴,我走时还给我钱打车,我说不用,我经常走很远的路。

我今年七十九岁了,我天天学法炼功,学法时也不戴眼镜。我把女儿给的零花钱省下来,给资料点的同修做资料多救人。

师父救了我的命,我对师父的感恩无法用世间的语言表达,等师父回来,我给师父做证明,我健康的活着,我就是活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