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海底发现万年人造石柱 象征古文明


地中海的西西里海峡发现一个万年人造石柱,象征古文明的遗迹。(图片来源:Tel Aviv University)

大纪元2015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陈俊村报导)科学家在意大利旁的地中海发现一个拥有大约1万年历史的巨大石柱,推断为人类所造,可能是地中海的古老文明遗迹。

来自特拉维夫大学(Tel Aviv University)与意大利国立海洋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Oceanography)的研究人员,在西西里海峡131英尺(约40公尺)深的海底发现这个石柱。它的长度为40英尺(约12.2公尺),已经断成两块。

研究人员表示,此石柱有三个洞,一个贯穿两端,另外两个在侧面,它们都有类似的直径大小。没有任何已知的天然程序可能产生这样的石柱,因此可认定是人造的,经一系列分析也证明它是人造的,这代表在西西里海峡有中石器时代人类的踪迹。

这个石柱原本竖立在西西里海峡的多个岛屿中的一个,这些岛屿曾有过地中海文明,如今皆已沉入海中。在大约9,500年前,由于冰川融化使海平面上升,这些岛屿的居民被迫往内陆迁徙。

意大利国立海洋研究所的研究人员罗多罗(Emanuele Lodolo)说,这个大约15吨重的石柱由单一的大型石块制成,需要切割、萃取、运输和安置的技术。这项发现象征居住在西西里海峡的古代人在科技上的创新与高度发展。

目前尚不清楚这个石柱的功能或它是否是个大型建筑的一部分。

罗多罗说:“这个结构体对当地居民而言很可能有用途,这些人惯于捕鱼并与邻近岛屿做交易。举例来说,它可能是某种灯塔或抛锚停泊系统。”

他还表示,关于这些古代文明的特性,在地中海海床仍有很多线索等待人们去挖掘。

责任编辑:苏漾

肯尼亚出土330万年前石器 早于现代人类的出现

正见新闻网2015年05月16日

综合外电5月14日报道,科学家在肯尼亚西北部找到了至今最古老的石器,这些石器在330万年前制成,比此前最古老的石器早70万年。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5月14日报道,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拉蒙—多哈堤地球观测站报道,石器的制成时间早于现代人类的出现,或将挑战考古学界对于人类通过敲击石块来创造新技术的观点。

进行这项研究的科学家在权威杂志《自然》中发表论文,分享研究结果。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拉蒙—多哈堤地球观测站(Lamont-Doherty Earth Observatory)13日下午1时发布文告公布这项研究。这些科学家来自拉蒙—多哈堤地球观测站和其他美国与法国大学。

科学家表示,这项发现显示,原始人类当中,有一组很早就具备思考如何制造尖锐工具的能力。

虽然科学家还没发现石器是谁制造的,但考古学家1999年在离这些石器约1公里处发现了一个有330万年历史的人科头骨。另外,一些牙齿和头骨被发现在数百米远处,而一颗尚未被确认身份的牙齿发现在100米远处。

科学家表示,这些石器或是用来切肉的。但被发现的区域数百万年前曾有葱郁的植被,石器也可能是用来撬开坚果或块根,或敲破朽木来抓取里头的昆虫,又或者是科学家尚未想到的用途。

45亿年陨石存在“不可能”合金

11131610025
利用X射线观察到陨石中新发现的准晶体原子排列呈正十面棱柱体对称图形。(来源:Paul Steinhardt 博士论文)

大纪元记者张秉开综合报导)科学家在年龄45亿年的陨石中再次发现神奇合金,其原子排列呈现“不可能的”10面对称棱柱体的特点。

据《探索》(discovery)3月19日报导,在这块接近太阳系年龄(推测小于50亿年)的陨石中,发现这种神奇的类似晶体的矿物质,是有趣的科学之谜。主持这项研究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保罗•斯坦哈德(Paul Steinhardt)博士尚未为新发现的物质命名。

11131610026
利用高分辨率透射电子显微镜观察到准晶体呈正十面棱柱体对称的原子排列。(来源:Paul Steinhardt 博士论文)

这种物质在科学上称为准晶体,因为它看似晶体,但是其微观结构中的原子排列方式不同于晶体,其原子排列是正十边面棱柱体。普通晶体的原子排列为二、三、四、六次旋转对称,准晶体为五次以上甚至二十次的对称。

让人惊奇的是,除了这颗陨石的45.7亿年龄几乎与太阳系差不多,还发现这块准晶体是通常情况下不可能形成的铝、镍和铁的合金,因为铝被氧化后无法与镍和铁组合在一起。

陨石中准晶体成因不明

据《探索》报导,这是第二次在这块陨石颗粒中发现准晶体。2009年,斯坦哈德博士第一次在来源于俄罗斯楚科奇(Chukhotka)的Khatyrka陨石中,发现正二十面体(Icosahedrite)结构的铝铜铁合金准晶体。推测其陨石是在大约1.5万年前坠落地球。

对于自然界陨石中存在准晶体的原因,英国《每日邮报》3月19日报导引述斯坦哈德博士的话说:“我们知道,陨石坠落效应可以产生温度高达凯尔文温标的1000至2000度,而且陨石中的压力可高达10万个大气压以上,但是这并不足以真正的说明(准晶体)形成。”

斯坦哈德博士进一步解释说:“我们不知道准晶体是罕见还是很常见,它们怎样形成的,以及能否在其他的太阳系中形成。”

该发现发表于2015年3月13日的《科学报导》(Scientific Reports)。

准晶体应用广泛 原子排列非常规则

早在1984年,以色列理工学院科学家丹尼尔•舍特曼(Daniel Shechtman)在实验室的铝锰合金中,第一次发现电子衍射斑为正五边形对称的原子排列。此后,科学家在实验室发现多种准晶体。舍特曼因发现准晶体获得2011年诺贝尔化学奖。

因为准晶体很坚硬、摩擦系数小(滑)、导热性差的特点,而被应用广泛,从飞机表面的涂层到日常生活的不粘锅。但是,2009年之前,科学家一直认为准晶体的结构“太脆弱”,不能自然形成。

11131610027
银铝合金准晶体的原子模型(来源:维基百科)

资料记载,使用电子显微镜、X射线衍射等方法观察准晶体的结构,可以呈现美丽的各种对称衍射图案,而且在那些反应原子排列的美妙形态中隐藏着黄金分割1.618。

责任编辑:林妍

沉没的古文明 印度外海万年古城遗址

文:正见网丛书编辑小组

04150923857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一书封面。(图:正见网)

印度外海发现近万年古城遗址

二○○一年,印度国家海洋科技研究所的海洋学者,在印度西部外海坎贝湾(Gulf of Cambay)进行检测水质污染程度研究时,意外在水下120英尺处,发现两座距今至少九千五百年的古城遗址,科学家认为古代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可能因此大幅改写。

这两座遗址位于印度西部古杰拉特(Gujarat)外海40公里处,从其地质结构推断,古城为范围广达9公里的大型聚落遗址,其中包括一座防御碉堡,以及一处和现代奥运比赛规格游泳池大小差不多的公共浴池。经过对其中发掘到的陶器、木雕、骨骼及骷髅的残片进行初步测试,推定其中两件残片的年代为公元前七千五百年。另外从遗址中还发掘出类似建材的物品。出土古物中有一片布满铭刻的大石板,正由学者研究其铭刻是否为迄今发现的最古老书写形式。

有些专家认为,这项发现对文明历史需要大幅修正提供了确凿证据,研究古文明十多年的汉卡克到遗址实地考察,他说,从声纳扫描显示的古城基础来看,其建筑可能有三层楼高,围墙长达400英尺,而且有高度的几何特性。

英国杜兰大学的考古学者堪耐特说,如果印度的新发现属实,过去的文明历史理论需要全盘检讨。

巴哈马海底遗迹

一九五八年,美国动物学家范伦坦博士(Dr J. Manson Valentine)在大西洋巴哈马群岛进行海底观测研究时,意外发现群岛附近的海底有一些奇特的建筑。这些建筑呈特殊的几何图形,也有的为笔直线条绵延数海哩。一九六八年,范伦坦博士在巴哈马群岛的北比密尼群岛附近海域又发现巨大的丁字形结构石墙,长达450公尺,并有两个分支与主墙形成直角,并且石墙是由每块超过1立方公尺的巨大石块所砌成。随后更发现结构更复杂的平台、道路及类似码头的建筑结构,还有一座双翼的栈桥,整个建筑遗址呈现出类似港口的分布。

古巴水域发现的古城遗址

据二○○一年十二月七日BBC报导,加拿大ADC探测公司在古巴西海岸作业时,利用复杂的声纳设备,在水下650公尺深处,发现了一座可能被大海淹没几千年的古代城市遗址。

探勘人员是在二○○○年第一次发现了这座水下城市。当时,他们使用的扫描设备扫描出了一些具有对称排列的石头结构,很像一个城市的规划。

七月时研究人员带着先进的能进行摄影的水下探测装备重新来到这一地点。水下摄影得到的图像证实了这一海域的确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平滑石头群。从外表看来,这些石头像是经过切割的花岗岩,呈现金字塔状及环状等造型。

古巴著名的地理学家埃特雷迪(Manuel Iturralde)随后也加入了这项工程,并在哈瓦那的一个国际会议上介绍他的发现。虽然未提到消失的城市与古文明,但他说“还没有一个解释可以说清楚那些建造物”,“我们必须时时准备接受一些料想不到的东西,接受那些不是在现有框架中的东西、或是现有知识无法告诉我们的东西。这也就是这次调查的另一个挑战。”

史前文明的存在

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地球,并不是一开始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而是历经了无数次的地壳变动、火山爆发、洪水、冰河等变化,亿万年来几经浮沉,才形成今日我们所看到的地理环境。以日本的“亲潮古陆”为例,这片离日本海沟仅90公里,深达2,600公尺的地方,在六千七百万~二千五百万年前竟是高耸在日本列岛以东120公里的太平洋海面上。所以,我们不难想像,如果史前时代人类曾经有文明,那么很可能一度、甚至几度毁灭于天然灾害侵袭,只留下部份遗迹在地形变动或海水上升后,没入海底而得以保存。

——转自洞见文化出版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

责任编辑:古容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10/31/n4285584.htm

万年前的警察佩枪 马格德林的岩洞壁画(图)

文:正见网丛书编辑小组

5475626632
一万四千年前的警察(图片提供:Jiri Mruzek)

对于史前人类的岩洞壁画,大部分人的印象是一群围着树叶的原始人,打猎结束后,围着火休息,有些人在岩洞壁上作画,记录今日的打猎成果。所以岩洞壁画上画着原始的打猎场景,有原始人类以及兽类,图形是以极为简单的线条构成的。

阿尔塔米拉岩洞壁画

对于某些岩洞壁画来说,以上的刻板印象的确是成立的。然而对于以下要介绍的阿尔塔米拉岩洞壁画,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是在西班牙北部的阿尔塔米拉地区(Altamira)洞穴中发现的野牛(Bison)岩洞壁画。这幅画运用了四种色彩,颜料是以矿物质制成,不会随着时间久远而褪色,保存了一万六千年仍然鲜明如故。铁质的颜料可以表现红色、黄色及棕色,而黑色颜料的成分是二氧化锰。显然当时的人类就具备了高超的绘图能力,而且同时有进步的绘图工具及颜料。

5475626633
西班牙北部的阿尔塔米拉地区(Altamira)洞窟中发现的野牛(Bison)岩洞壁画。

拉马什洞窟(La Marche)的石板画

位于法国的拉马什地区(La Marche)的洞窟是在一九三七年被法国业余科学家彭卡德(Leon Pencard)与古生物学者罗夫(Stephane Lwoff)发现的。他们花了五年时间进行挖掘,找到了一千五百多个蚀刻着图形的石板。

这些画像很难让人看得懂,有时候好几个图形甚至相互叠在一起。不过,在专家眼里,这些图形透露出特殊意义。在拉马什洞穴可以找到狮子、熊、羚羊、马,以及155个栩栩如生的人像。

以下这几个人的面部画像,真的很难让我们跟原始人联想在一起,因为与现代人画的画像实在很相近。彭卡德在一九四○年发表的《马格德林文化人类图画图解》(Human Iconography of the Magdalenian)一书中,详细地介绍了他发现的石板人像画。然而由于过于类似现代人的画风,这些石板画很快地被认为是现代人绘制,并不是史前人类所画,被人们遗忘了六十年。

最令人惊讶的是有些画像看起来与现代人的差异不大,与我们认为的原始人相差甚远。他们的装扮看起来就像中古时代或近代的西方人,如这张戴着帽子的人像。

5475626634
《马格德林文化人类图画图解》书中介绍的石板人像,头上戴着帽子。

马格德林时代的复杂构图与透视法

由于许多史前石板画中的图形重叠在一起,不容易直接看出图形绘制者要表达的意义,人们必须非常仔细地解读。虽然图形相当拥挤、复杂,然而却按照了一定的规律排列。加拿大的密鲁塞客(Jiri Mruzek)认为这些壁画包含了X光透视法、立体透视法以及复杂的几何构图与规则。(详细解说请参考 <The Complex Engravings>一文)

以下这张图是在法国的庇里牛斯山区的三兄弟洞窟(Cave of Les Trois Freres)发现的石板画。画中有许多的马匹以及其他的动物,层层重叠在一起,有的还倒过来画,实在让人难以分辨究竟画了什么?经过专家仔细地分析,发现在许许多多的动物之中,有一个骑士的画像。这个骑士袖子卷起来,穿着一件背心,系着一条宽腰带,穿着长筒靴,一把短剑插在左靴的剑鞘,他的左手伸入裤子左边的口袋中。他的长发看起来在风中飘扬,换个角度看恰好是一只动物的形象。原始人怎么会画出这么复杂的图案?他们怎么会穿靴子呢?

5475626635
法国三兄弟洞窟发现的石板壁画,复杂的动物图形中有一个骑士(图片提供:Jiri Mruzek)

目前科学家认为法国新石器时代的克鲁麦农人(Cromagnons)对于马的了解高于同时期的其他种族,不过由骑士图看来,显然他们对于马的了解不仅仅只是粗浅的认识,甚至达到本次人类文明中古时期的水准。

另一张在拉马什洞窟发现的少女图则更完整的表现了当时人类的衣着与生活了。图中少女打扮得像个猎人,披肩飞扬,带着皮帽,腿上穿着长筒皮靴,凝视着远方的天际。她的坐姿好像骑在马上。事实上,原图画里的确有一匹马,只是画得相当模糊,不易辨识。

5475626636
法国拉马什洞窟发现穿着披肩的少女图(图片提供:Jiri Mruzek)

带着枪的史前警察

在洞窟发现的复杂图形往往需要仔细地解读才能看出远古画家的原意。古生物学家罗夫解读了一个在拉马什发现的蚀刻着图形的石板,他认为这是一个跳着舞的小提琴表演家。这个“跳舞小提琴家”头上带了一顶帽子,穿着宽松的外衣,脖子上带了装饰品。然而奇怪的是,这个小提琴表演家的大腿上似乎系着一支类似枪的东西。一万四千年前的原始石板画上怎么会有枪呢?真是令人难以理解。然而我们将图片放大,仔细看看,他的大腿上的确系了一支枪。

5475626637
罗夫解读出拉玛什的一块石板上雕刻着“跳舞小提琴家”(图片提供:Bulletin de Societe Prehistorique Francaise)

加拿大的密鲁塞客发现了这个奇怪之处后,重新对此图做了解译。他将图转了一个角度,并重新描绘头部轮廓。现在我们发现这张图其实是一个警察(或军人),一只手拿着警棍,另一只手指着他腿上的来福枪,好像正在警告某些不法之徒不要轻举妄动。

惊人的发现,为何今日鲜为人知?

当罗夫将他与彭卡德在拉马什的发现在一九四一年举行的法国史前学会(French Prehistorical Society)提出时,他没有刻意强调挖掘地点严谨的鉴定证据。很快地,他的同行武断地做出结论,不愿意承认这一发现,并指责罗夫做假。他们说:“这些石板画太现代,太复杂,太好了,不可能是原始的洞穴人画的。”他们并宣称,拉马什的石板画与阿尔塔米拉的岩洞壁画一样,都是现代人画的。罗夫在学术界受到了强大的舆论攻击。

事实上,拉马什文明的发现打破了人们对于石器时代的种种成见,比如当时的古人已经使用夸张的手法来进行人物素描。大多数男性人物的面部是刮过胡须的,也有一些留有别致的山羊胡子或短须。这些古代人的衣着也很有风格。他们穿的鞋子有鞋垫和鞋跟。而且他们头上有时还带着类似头盔的帽子。

然而,这些发现在罗夫的同事看来却太现代化,太复杂了。他们不愿意相信这是来自生活在一万四千年前的古人之手。他们甚至开会批判罗夫。

这类对远古文化视而不见的例子,在历史上并非第一次。早在“一八八○年里斯本史前文明大会(The 1880 Prehistorical Congress in Lisbon)”上,就有专家学者猛烈抨击史前壁画的发现者索图欧拉(Sautuola)。然而索图欧拉所做的只是公布我们在前面介绍的阿尔塔米拉洞穴壁画这一发现。在大会上,许多专家竭尽全力地挖苦索图欧拉。不过戏剧性的是,仅仅在数年后,学术界就承认了阿尔塔米拉的岩洞壁画是一万六千年前的人类所画,洗清了索图欧拉的不白之冤,此时这些专家们才无话可说。

拉马什文明的发现和阿尔塔米拉洞穴壁画的命运极其相似。要不是大量的考古学证据,许多人就会说它们不是真实的而猛烈批判。但现在,在无可争辩的事实面前,科学界却保持沉默,或有意回避此类发现。

令人欣慰的是,罗夫与彭卡德的努力虽然被遗忘了多时,却没有白费。最近,拉马什的石板画又重新被人们研究了。二○○二年德国慕尼黑大学拉彭鲁克教授(Dr. Michael Rappenglueck)重新鉴定这些石板人像画确实为史前人类所制,并展开了进一步研究。

——转自洞见文化出版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

责任编辑:古容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10/24/n4280068.htm

石油产量突显进化论的漏洞

20141006-8_1
油价高涨,人们不禁要问:石油还能烧多少年?全世界几亿辆汽车,这么多飞机来来往往。远程大型客机波音747一次就要加燃油85吨,最近除役停止飞 行的协和式超音速客机要加96吨油。今天,充电的汽车是有了,充电的飞机看来还是飞不起来。全世界每天的原油消耗量已非常惊人,一九九六年时就已突破七千 万桶,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预计到二○二○年时将达到每天一亿桶(一桶等于159公升或42加仑)。

其实不用着急。据OPEC估计:按现有开采量,OPEC国家储藏量还能用八十年,而非OPEC国家的储藏量可能有二十年好用。

OPEC已查明的蕴藏量最大的产油国:

沙特阿拉伯 → 2614亿桶(约290亿吨)

伊拉克 → 1120亿桶(124亿吨)

阿拉伯联合大公国 → 978亿桶(108亿吨)

科威特 → 965亿桶(107亿吨)

伊朗 → 926亿桶(103亿吨)

这还不包括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等非OPEC大国。

据美国能源部的资料表示,截至二○○○年一月一日为止,全世界石油的总蕴藏量为10160亿桶(约合1320亿吨)。人类在过去工业化发展的一百五十年中已消耗了一半的石油,保守估计地球上至少曾蕴藏两千多亿吨的石油。

今天,科学家普遍认为石油是史前动物在高温高压下腐化而产生的。然而科学家们一直不解的是到底需要多少次的史前生物毁灭,才能产生今天这样多的石油?石油是否仅仅由动物的腐化演变而来?

20141006-8_2
我们知道人体和动物的身体70%是水,在地表面只会腐烂掉。按现在的理论,只有在地下高温高压下碳水化合物才能分解成碳氢化合物,成为石油。全世界 的人口是70亿(7×109),假设每人平均70公斤重,加上人类饲养的牲畜(野生动物分布分散不计),不难计算大概可以产生三亿吨原油。

7×109×2(人+牲畜)× 70㎏ × 30%= 2.94×108吨 ≒ 3×108吨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数据是全世界一年消耗大约29亿吨原油。换言之把现在所有人类与牲畜完全转换成原油,这3亿吨只够用一个半月的。

有人说史前的生物个体大,数量多。我们假设史前“庞大”的动物有大有小,平均每个一吨,仍按有效成份30%计算,要形成两千多亿吨石油得有近七千亿 头史前生物,地球上怎么装得下?况且它们都还有一个生存环境。若假设它们的生存密度达到了人类今天的水平,即七十亿头。那么就需要一百次的集中屠杀和深度 掩埋才能生成两千多亿吨石油。

但是,考古的发现并不支持这样的事件。科学家认为两亿五千万年前的小行星撞击地球时恐龙时代展开,到六千五百万年前小行星的撞击地球而造成恐龙的灭 绝。从寒武纪到白垩纪,目前只发现有六次大灭绝,其中最有意义的两次灾变是小行星撞击造成的地表面灭绝。但是我们知道,在地表面恐龙灭绝只会腐烂掉,不能 生成石油。

假设存在集中灭绝和深度掩埋,那么就需要板块的运动有突发性,像“揉面”一样地突然把动物埋掉。缓慢的地壳运动只会使尸体腐烂,最终成为骨骼化石, 而地震和火山只能造成局部灾变。但是目前地质学的发现认为板块自有生物后是很稳定的,没有全球性的突发性运动,而只有缓慢的地壳运动。何时有这样庞大的力 量?目前也难以解释。

从种种对石油的成因分析,质疑了传统理论认为石油是由动物的腐化演变而来的观点,我们不禁再次思考生命的起源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记

以上的证据与发现几乎都是对于我们不疑有他的“常识”的莫大冲击。既然科学常识是有问题的,那么人类一直以来所认为自己认知到的“宇宙真相”,离真正的宇宙真相,究竟相距多远?

其实现在科学在逻辑上的基础是属于“归纳法”。也就是说,经由不断地观察,集合了大量的观察结果,再进行学说的建立。一旦学说建立后,必须经过更严 格的实验证明,一旦发现不能解释的例证时,这个学说就不成立了,必须退回去重新作新的假设。而要成为定律就更严谨了,在长时间的研究后确认这个学说没有问 题后,经过更加仔细地验证,此时必须在逻辑上也要能非常严谨,足以说明相关的大部分事例,才能成为定律。同样的,如果有反例或者是逻辑上的瑕疵,也必须退 回学说的阶段,重新审视。

因此我们知道,虽然目前大部分科学家承认进化论,但是毕竟它只是一个学说,在逻辑上仍然有许多漏洞,严谨的科学家都对这个学说持保留态度。关于人类 从何而来?生命的起源为何?这是所有科学研究中最重要也是最严肃的问题。用一个还未能确定的学说当作教科书的内容是令人质疑的与不正确的。

而不断发现的考古证据更是对进化论有力的反证。如果说一个反证就足以推翻进化论的逻辑基础,面对这么多的例子,难道我们还认为它们只是偶然的发现?

今天的社会上,许多人想的是如何取得更好的竞争力,以争取更好的事业成就与幸福的生活。隐隐约约,达尔文进化论的假设之一“适者生存”,已经成为人 们处事的准则。然而当我们发现达尔文的学说有很大的漏洞,甚至有严重错误的同时,我们想一想,许多人强调的“竞争精神”是不是也有问题呢?也许宇宙的规则 不但不是互相竞争,反而是互相帮助与宽容接纳呢!

相信大家对“史前文明”一词已经不陌生了,前面我们介绍了许多人类史前生活遗留的例证,接下来我们要看看科学家发现的一些确实存在过的史前文明的证据。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23410

史前文明探秘:三叶虫上的鞋印(图)

24738825
三叶虫,一种节肢动物,生存在古生代的寒武纪和奥陶纪,在地球上存在的时间为6亿年前~2.8亿年前,其化石是目前人类所知的最古老的化石之一。

如果有一天,一只人类的脚踩在三叶虫上,会说明什么呢?

在距离加拿大与阿拉斯加边界数英里远的老克罗河畔,加拿大国立博物馆的哈灵顿和多伦多大学的欧文发现了一些古老的动物骨头,它们向数万年以前北美洲没有人类的说法提出了挑战。

1973年的《史密松博物馆志》记载着这两位加拿大人的惊人发现:他们发现的北美洲驯鹿的胫骨上有整齐的刮痕及齿痕,一端被逐渐削薄,明显是被人用锐利的石器有目的地切割过,这根胫骨很像是用来刮干净兽皮用的人造器具。除此之外,两人还发现了两块已变成化石的长毛象的骨头,很明显可以看出,骨头还是新鲜的时候,曾被人弄断过。经过放射性碳定年法测定,这些古物大约存在于25000年~32000年前。

其实早在几十年前,科学家们就已发现了一些无法解释的足印。

1930年,贝利欧学院的地质系主任包罗博士在肯塔基州的一处山上,发现了10处完整的人类足迹,有些足迹甚至存在于石炭纪沙石中。所有的证据都显示那是原生代沙石海岸留下的,也就是说,2.5亿年前,曾有人在这个地区活动过。

包罗博士被这些神秘的足印彻底迷住了,为了揭开这个古老的两足动物留下的足印,他秘密地研究了20年之久。

直到1953年,包罗博士最终决定正式公开他的发现,告诉《路易斯维尔评论报》的普利维德:三双足迹,明显可以看出是左脚和右脚的足印,其中两双的左脚足印超在右脚之前,而足部的位置与现代人留下的十分相似,从前跟到后跟的距离有18英寸,有一对足印明显可以看出是互相平行的,两脚跟的距离也和正常人相同。

包罗博士十分谨慎,为了维护自己的科学立场,没有对留下足迹的生物做任何情绪性、戏剧性的断言。他只是认为:这些足印的确是一些两足生物留下的,他们的脚和人类一样,有一个脚跟和五个趾头,走起路来像人。

《科学报务》的生物编辑杜恩博士和史密松学院的吉尔摩都建议将这个神秘的足迹称为:似人类,值得注目。

2.5亿年前,这一带是大型两栖动物的天下,会不会是它们留下了这些神秘的足迹呢?

不可能。包罗博士肯定地说,因为没有前肢的印痕,这块保留足迹的岩石很大,如果爬过去,就一定会有前肢的脚印。而且这些生物是用后肢走路的,如果是两栖动物,就应该会留下腹部和尾部的痕迹。何况,有的足印还穿着7.5英寸长的鞋子!

那么,可不可能是后人,譬如说,古代印第安人或是其他原始人雕凿或伪造的呢?包罗博士否认了这种猜想,因为他曾经利用照片放大技艺和红外线摄影进行分析,结论是:没有任何雕凿或是切割的痕迹。

细心的包罗小心翼翼地检查了深一点的足印内的沙粒。研究显示:生物脚步的压力曾使松软的沙被压向两侧,使得边缘较内侧高一些,就像现代人走过泥地的情形一样。

他自己完成这项计算工作后,并未立即宣布结果,而是另找了两名物理学家借助显微镜,测算单位面积的沙粒。最后,三人将结果进行了对比,每个人都发现脚印内的沙粒密度大于脚印外,可见脚印确实是踩上去的。

但是,人类的出现,仅仅是二三百万年前的事,这些脚印,是谁的呢?

1968年6月1日,赫克尔公司的监察人梅斯特偕同家人到犹他州的羚羊喷泉度假。对于自称岩石狂,同时也是三叶虫收藏家的梅斯特来说,这次度假令他终生难忘。

度假的第三天,梅斯特夫妇意外地发现一些三叶虫的化石。三叶虫是细小的海洋无脊椎动物,这种小生物的背面,从头到尾有两条明显的纵沟,把身体分为中部和左肋、右肋三叶模样,故称三叶虫。

当他用地质锤轻轻敲开一块石片时,石片像书本一样打开。他吃惊地发现,这些三叶虫化石上居然有人的脚印,其中一只穿着凉鞋的脚正好踩在三叶虫上!

脚印长26.2厘米,前端8.8厘米宽,后跟7.6厘米宽,后跟比前端深0.3厘米,是一只右脚。

7月4日,梅斯特带着哥伦比亚联合大学的康蒲博士和柯罗拉大学的地质学家卡利索再次来到羚羊喷泉。卡利索挖掘了两个小时,发现一块泥板上也有化石足印。

7月20日,卡利索又与亚利桑那州的地质学家伯狄克博士来到了羚羊喷泉。伯狄克发现了一块泥板岩,上面留有一个小孩的清晰的赤脚脚印,五个脚趾隐约可见,脚长大约15.2厘米。可以推测这个小孩并没穿鞋,因为脚趾头是分开的,大拇趾不太突出。

梅斯特带着他的发现找到了犹他大学的地质学家柯克教授。1968年8月,柯克教授接受《创造研究学会季刊》的访问时,表示盐湖城公立学校的一位教育家比特先生在同一地点也发现过两个凉鞋脚印,而且也踩在三叶虫上。可见这件事值得研究。

5亿年前没有人类,甚至没有猴子、熊等与人类似的动物,

当然也没有鞋子,何况是凉鞋!人类学家面临着一个难题:5亿年前,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人,在我们这个地球上大步行走呢?
事实上,更早以前就有许多类似发现。1822年的《美国科学评论》上记载了史库克拉夫讨论过发现于密西西比河圣路易西岸的数个人类足印的问题。

这些足印是法国探险家发现的,是一个人以自然姿势站立时留下的,他没穿鞋子,因此可以看出趾印。足印长26.6厘米,趾头部分宽10.1厘米,后跟部分宽6.4厘米。

1822年11月7日,纽约国家科学院的一篇论文中也提到,在内华达州的卡逊附近砂岩中,发现了一些似人的足印。这些似人足印长45.7厘米,宽20.3厘米,共有六堆,每一堆都有左右脚的痕迹,足印跨步长度有45.7~48.2厘米。这无疑是某种生物留下来的。
1971年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玫瑰谷附近的拉克西河河床中,发现了生活在白垩纪的恐龙的脚印。考古学家们吃惊地在恐龙脚印化石旁47厘米的地方,同时发现有12具人的脚印化石,甚至有一个人的脚印叠盖在一个三指恐龙脚印上。

古生物学家们知道,如果是真正的人类脚印就会出现以下情况:第一,人脚的压力通常会使脚印周围的岩层隆起;第二,如果将真的脚印化石敲破或锯开,在脚印表面之下会找到压力线纹。过去他们就是据此识别出伪造脚印的。然而,在拉克西河河床上发现的这些人类脚印,其脚印周围岩石的隆起清晰可见。把化石从中间切开,发现脚印下的截面有压缩的痕迹,这是仿制品无法做到的,显然足印不是假冒的。

1976年,得克萨斯州基督教大学的地质学教授华尔伯和另一名专家柘林,曾在帕勒克西河上筑起堤坎,抽干河水,在河底找到了不少交错在一起的恐龙脚印和人脚印。这些人脚印长45厘米左右,宽13~17厘米,最重要的是,所有这些脚印周围都有脚部压力造成的隆起部分。如果有人要伪造这些脚印,就必须把几乎整个河底的岩石都凿掉一层,而且还得长时期地潜入河底动工,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于是有人提出,这些与恐龙脚印交错的足印不是人类的,而是一种与人类身材体重差不多的用两足行走的恐龙的脚印。但是,世界上还从来没有发现过与人类的双脚长得类似的恐龙,这样的恐龙显然是不存在的。

为解释这些无法匹配的足印,包罗博士提出了一个岩石层运动的理论。他认为,这些化石足印先印在古老岩石形成的沉积物上,然后被后期的沉积物掩上,数千年后,新的沉积物夹着化石和当时的动植物再掩上,受到重压后,沉积物之间产生位移,而混在了一起,形成三叶虫上的足印或恐龙脚印上的人类足印。

这种说法很快被推翻了。1970年10月的《追寻》杂志认为:这个说法未能说明岩石上面其他沉积物的存在现象。因为这些人样的足印是在岩泥未干时踩上去的,而且在一些化石中,足印是出现在整个岩层深数百米之处。那么谁又能在坚硬的数百米的岩层中印上足印呢?

来源:奥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