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算怎如天算 莫为名利所驱(7)

文/静远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九日】(接上文)

七、悔过迁善

从前有位读书人王生,一心贪求名利,所做的事情,也都违背了天理。有一次他参加秋试,文章作的很好,当时的主考官房师,想要将他名列前茅,但是等到填榜的时候,忽然王生的考卷不见了,等到填榜完毕,王生的卷子才从房师的袖子里面掉了出来。房师感到很遗憾,就约见王生告诉他以后遇有机会,以其它的缺额来补偿他。

不久,房师就转到诠叙机构任职,王生因为捐纳财物而入了学府。等到王生再度赴考,房师正好就在考选司任职,房师见到王生很高兴,就想挑选缺额借着恩例与选的机会留给王生。可是到了恩例与选的期间,房师却因为父亲过世丁忧(即离职),三年后又再被朝廷起用,仍补了选司职位的官,而王生在这个时候,也因为年资已深,还可以被选中派官任用,但是没几天,王生却以母亲过世,丁忧三年。经过这么许多的波折,房师可怜王生实在是命穷,就把王生推荐给巡抚当家庭教师,三年之中,也可以领到千两黄金的薪资。但是此事还没有满一个月,巡抚竟然因为旧事而丢官了。

王生的一生,屡次都有奇遇,但是屡次落空。王生心里感到非常不平,因而生了一场大病,躺在病床上三年。有一天,王生突然觉悟,说道:“这都是因为我平日积恶的关系,所造成的恶果啊!”王生的病因其忏悔改过而痊愈了,因此王生就终生行善。改过迁善,那么前途仍然是光明的。人就算是有再大的本事,也是不能够与定数相争抗衡,然而惟有积德行善这个方法,则可以挽回定数,因为“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而且做了就会生效,冥冥中的报应最是快速,而且神明的鉴察,也是极为的明确,这实在是最迅速的快捷方式了。

人有其来源和归宿,切莫为了名利迷失了自己的本性,昧着心钻营,陷入欲望的深渊毁了自己而走上不归路。无论人怎样工于心计,巧于谋略,但毕竟难逃天理的安排,造业者不可能永远逍遥法外,名利绝不可能给人带来真正的幸福。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人们都懂得,人的命运是上天注定的,为善获福,为恶得祸,“顺天者昌,逆天者亡”。

当今中国社会物欲横流,为了名与利,有人什么都敢干,各种各样的假冒伪劣产品充斥市场,自然资源遭到人为破坏,人与人之间没有了信任,失去了人与人、人与天地自然之间的和谐关系,各种天灾人祸不断。中国社会一切败象之根源,归咎于中共邪党有系统地阻止和破坏人们信神敬天,不让人相信善恶有报,破坏传统文化和道德,使社会世风日下。中共干尽了伤天害理之事,迫害拥有正信的人们,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广大善良民众,使社会道德沦丧,人神共愤,必定遭到上天的清算。如今天灭中共在即,越来越多的中国大陆民众选择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回归人善良的本性、道德和良知,遵循天理,这是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是人明智的、永远不悔的选择!

(取材于《太上感应篇例证》等)

(全文完)

人算怎如天算 莫为名利所驱(6)

文/静远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八日】(接上文)

六、渎职害民

清代时,张奉通晓法律诉讼的事,很有口才和文笔,而且又对辖内的田赋及户口了如指掌,他能够使田地很多的人,一下子就变成一无所有而无立锥之地,因此张奉拥有很多的土地。在他管辖境内的百姓,苦于他的狠毒,却不敢说出来,如果早上说,晚上催缴税赋的人就会上门了。张奉尤其精于剥削百姓的方法,凡是上司莅临视察的时候,经常都召他来问,只是没过多久,询问他的上司就会和他握手言欢,最后还全都得听他的使唤。他每天都教上司,如何才能够尽取民财,而取到钱财之后,上司得到其中两分,七分归于张奉。

巡抚唐公非常廉明,知道这种情形之后,就派武功高强的人前往逮捕他,欲将其押至巡抚衙门审讯。在押解途中,张奉用重金企图贿赂,但不被接受,于是就设计逃走,逮捕他的人也来不及追他。当时四野空旷,万里无云,突然之间,东边响起了一声恐怖的巨雷,张奉则被击毙在西边。人们都说这是他因害民遭到了报应。这还只是其现世的恶报而已,其死后的冥报是在地狱,则是更可畏的了。

老子说:“罪莫大于多欲,祸莫大于不知足。”知足的人,就是贫贱也很快乐;不知足的人,就是富贵也很忧愁,世人的贪求,等到了数满的时候,终会归于消耗散尽,甚至还会落下一场灾祸和罪孽。管理地方百姓的官员,负有治理地方的重责,有的竟然不尽责任,利用权势,巧立名目,盘剥百姓,贪婪无厌。这种违逆的罪过,实在是罪大恶极!在百姓来讲,可能对他是无可奈何,哪会知道上天的鉴察是丝毫不漏的;所以百姓是不可以虐待的,而上天更是不可以欺骗啊!所以非理非法横取他人的财富,命不该有而强行剥夺,会遭到减其福报,令其死丧,而随着灾祸的发生,以显示他们的报应。袁了凡曾说:“天地神明最厌恶的,就是心地奸诈阴险的人,所以上天报应那些心地极为阴险的人,有时候往往会惩罚的特别严重,这是真的啊!”

(待续)

人算怎如天算 莫为名利所驱(5)

文/静远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七日】(接上文)

五、以伪代真

以伪代真就是把假的货物搀在真的里面。清代年间,有一个福建人顾某,住在江苏省江阴县,偷偷地卖假银子,他带着假银子到市场上,居然没有人能够辨得出真假来。但是假银是无法超过十天的,若是超过了十天,假银就会现出本质来。

某甲知道内情,就用金子,跟顾某换取二十两的假银,然后就用假银到阊门去买纱缎,买完之后就乘船返回。在夜里经过华荡的时候,突然天起大风,把船给吹翻了,某甲所买的纱缎和随身的行李,全部都沉入了水中。幸而某甲善于游泳,才没有被水淹死,只身回家。而顾某就在当天被雷震死,而制造假银的炉锤,也被雷击碎如粉。

这则事例的两个受报者当初发心都为求财,但其所为却是欺诈损人的恶行,自以为精明,但最终却是一桩完全折本的生意,得不偿失。顾某以奸术诈骗世人遭受天诛被雷打死,这是理所应得的;而某甲却因一念之贪,以至顿然失去本有的金子外带衣被行李,而且还差一点就赔掉了性命,淹死在波浪之中,实在是太危险了。生意做到了这种地步,可以说是赔本到家了,所以无知的小人,就是如此的可怜!只图占便宜,怎么会知道占人家半分的便宜,却损了自己一分的福德啊!况且损人利己,必定会有天殃雷火之焚等等的报应,当死期倏忽而至时,懊悔何及!其实人所取得的钱财,原来是自己命中本来就有的,如果因为来路不正,于是就导致了自己人财两失;对于来路不正的钱财,分毫都不能苟取,而自己命中本有的财禄,必定会从其它方面正当的得来。千万不要见钱眼开就随便啊!

(待续)

人算怎如天算 莫为名利所驱(4)

文/静远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接上文)

四、贬正排贤

宋代的丁谓,年少时就“机敏聪颖,书过目辄不忘”,棋琴书画、诗词音律,无不通晓,多才多艺。他虽然才智过人,却没有用在正路上,为了权利变得邪佞狡诈,为了向上爬和巩固权位,奉承皇帝,做事“多希合上旨,天下目为奸邪”。他鼓动皇帝大兴土木,建造了一批豪华宫殿,耗费了大量的民脂民膏,累进工、刑、兵三部尚书,宰相,显赫一时。

诗人穆修为人正直,从不趋炎附势,诗作的非常好,又很出名。他常常到京城里游玩,有人就把他作的诗,题在皇宫的墙壁上,宋真宗见到穆修的诗,非常赞赏,并且还问道:“这是谁作的诗啊?这个人诗写的这么好,朝中的大臣为什么不向我推荐他呢?”丁谓就向宋真宗说:“此人的品行比不上他的文章啊!”从此以后,皇上就不再问了。丁谓的居心,竟是如此的阴险。

丁谓不顾国家与百姓的利益,一味迎合皇帝,并给皇帝出坏主意,自然会遭到正义之士的反对。后来寇准担任宰相,丁谓担任副宰相,丁谓向寇准阿谀逢迎遭到拒绝,寇准当众指出其谄主媚君,有失大臣的本份。丁谓怀恨在心,千方百计罗织罪名极力排挤,将寇准贬为道州司马,一直贬到雷州半岛。又趁机将朝中凡是与寇准相善的大臣全部清除。故时人称寇忠丁奸,寇君子丁小人也。丁谓玩弄权术,陷害好人,贪污受贿,因作恶太多,不久被罢相,流放崖州(今海南省),抄没家产时,从他家中搜得“四方赂遗,不可胜纪”。丁谓在崖州又遇到强盗袭劫,随身所有一洗而空,不久即死去。他的四个儿子、三个弟弟全部被降黜。丁谓本人也上了《佞臣传》。

为官当以公正清廉、为百姓做好事,当作自己分内之事;若是为了求取自己官位的升迁,而使用奸巧欺骗的手段,这是心术不正。自古以来,小人得到功赏、权势,用尽奸心诡计,以为权位威势可保长久,嫉贤妒能,欺压百姓,怎知因果不爽,天理循环报不差,权势只在一时,转眼之间一朝失势,其结果害人终害己。

(待续)

人算怎如天算 莫为名利所驱(2)

文/静远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接上文)

二、构陷忠良

唐代的武三思利欲熏心,为了名利什么都干得出来。为讨好武则天,阿谀奉承,于嵩山建三阳宫,于万寿山建泰宫,供武则天每岁巡游,工役巨款,贪污无数,从民间强行搜刮,害得很多农民家破人亡。类似种种献媚之举,不可胜数。武三思陆续担任兵部、礼部尚书,后来任宰相,封梁王。

唐中宗复位后,武三思又讨好中宗和韦皇后。他把矛头首先指向了他最痛恨的拥戴中宗复位、恢复唐国号的宰相张柬之、敬晖、桓彦范、袁恕己、崔玄暐五人,他独断专行,自然不会容忍张柬之这班正直的朝臣在朝。他里应外合,在中宗面前败坏这几人的声誉,让韦皇后进谗于内,让其党羽侍御史郑怡构陷于外,把他们诬蔑为阴谋篡逆,一步一步地把这五人贬官、流放,直至杀害。他还杀害了王同皎、张仲之、周憬等正义之士。大理丞丰朝隐表示反对,奏称“对张柬之等人不经审问,就急忙定罪、行刑,不合法律手续。”当即被贬为县令出京。

武三思为专权,纠集私党,网罗亲信,构陷忠良。对阿附于他的兵部尚书宗楚客、御史中丞周利用等,大力提拔重用,作为自己的羽翼和耳目。他还把过去张柬之等人所斥退的小人全都恢复了原有职务。武三思常对人说:“我不知人间何者谓之善人,何者谓之恶人,我只知道对我好的就是善人,对我不好的就是恶人。”因此凡反对他的就加罪杀掉或排斥,讨好他的就高官厚禄。朝官韦月将上疏揭露武三思父子罪恶,武三思得知,即指使爪牙将韦月将处斩。当时任黄门侍郎的宋璟在中宗面前力争,认为韦月将未犯死罪,不应处死,案情不实,应查实验证。武三思即将宋璟由京官改任检校贝州刺史,出了朝廷。

武三思无恶不作,人们无不切齿痛恨。朝中正直的大臣们不断上奏章揭露武三思父子胡作非为、危害社稷。中宗的太子李重俊,派羽林军围其宅第,诛杀武三思父子。武三思曾搜刮民财,筑有大库近百个,储集搜刮之财。后来火起,所集之财化为灰烬。唐睿宗即位后,下令对武三思实行斫棺、暴尸,平其坟墓,正可谓死无葬身之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