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嘘器官捐献亚洲首位 中共难掩活摘器官黑幕


这幅油画展现了活摘器官的现场,里面有正遭到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以及犯下滔天大罪的人们。(油画:Xiqiang Dong 2007/FalunArt.org)

大纪元2015年08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近日广州召开了中国OPO(器官获取组织)联盟大会暨国际器官捐献论坛,中共官员吹嘘中国公民身后器官捐献量跃居亚洲首位,摆脱依赖死囚器官阴影。官媒的报导在网上遭到众人的痛斥,民间要求公开此前依赖司法渠道的器官移植黑幕,给社会一个交代。

对于国际社会和法轮功团体指控其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中共至今没有公开做出回应,并极力掩盖其令人发指的反人类罪行。而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前党魁江泽民,目前已经遭到15万7千名的法轮功学员控告。

为掩盖黑幕 中共吹嘘器官捐献居亚洲首位

8月22日至23日,中国OPO(器官获取组织)联盟大会暨国际器官捐献论坛在广州召开。据《新京报》报导,中共人大副委员长、红十字总会会长陈竺在会上声称:“中国已成功实现了从依赖司法渠道到公民自愿捐献获得移植器官的转型。”

报导声称,目前中国公民身后器官捐献量已跃居亚洲国家首位。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称:“2015年内,全国预计将有超过2500位公民身后捐献器官,器官捐献量接近1万个,完全摆脱中国器官移植曾依赖刑场上获取死囚器官的阴影。”

近几年,国际社会不断指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披露其中的黑幕。为掩盖这惊人的罪行,2012年中共两会上,时任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公开承认使用死囚器官,他还承认,器官紧缺是大陆器官移植发展的瓶颈,中国缺乏公民自愿捐献,并辩称这是利用死囚器官的原因。

而据《中国经济周刊》2015年3月16日的报导,现阶段中国每100万人中,仅有0.6人选择在身后捐献器官。

实际上,中国人受传统观念影响,人死也要全尸是普遍想法。 此外,器官移植还存在诸多匹配限制。中共如今声称的所谓转型着实令人难以信服。

官方新说辞遭民间怒轰

《新京报》关于器官移植的报导引起民间怒轰。众人纷纷回应:“果然证明以前的传闻是真的,反人类啊!” “不是说不用死囚的么,这是自抽巴掌了。看来墙外的事儿都是真的。”“这是某团体(法轮功)修炼者的斑斑血泪。”“(中共)反人类组织,其报应是迟早的。”

也有民众吐露心声:“其实呢,几年前在twitter上看到国外媒体报导中共使用死囚器官移植,我打死都不信的。因为我觉得人怎么邪恶也不会到这种程度。然而⋯⋯”

就陈竺所称器官移植此前“依赖司法渠道”,民众质问:“‘依赖司法渠道’,这也忒吓人了吧?”也有人追问:“用死囚器官,中间有多少黑幕,多少罪恶,就这么盖过了么?”还有人说: “所以还是承认了以前强制摘除死囚器官喽?卖的钱哪儿去了?给家属了吗?还是政府机构私分了?”

有西藏人也责问:“除了自愿捐献,那些频频被偷或者当着父母面抢走的小孩,他们的器官哪里去了?藏地这种现象很严重,导致惶惶不可终日。”

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在今年中共两会结束之际,黄洁夫接受港媒采访时,公开指称周永康涉及非法器官移植肮脏利益链,证实了中共存在杀人盗取器官罪行。当时在网上引起极大反响,人们表示愤怒和震惊:“杀人取脏的传闻终于被官方证实了!”

早在2012年4月17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曾成功和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进行对话,该电话录音显示,李长春明确承认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主管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

去年9月,原军方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亲口向追查国际的调查员证实,当时江泽民有一个批示,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并承认开展这方面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明慧网此前就广泛报导,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在发动迫害时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动用中共全部的国家机器为他一意孤行发起的镇压护航,更以军方的总后勤部为核心, 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和器官黑仲介配合,建立起规模庞大的军事化活摘贩卖器官的一条龙“按需杀人”产业,系统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被西方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鲍彤:活摘器官天地不容 决策人终生负责

就国际社会指控中共犯下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先生,此前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要求中南海予以回应,把实际情况如实公布。鲍彤表示,中共活摘器官和16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都是公然践踏人权、伤天害理的,都是反人类的。这样的事情不应该是国家机密,也不是什么发言人的三寸不烂之舌能够黑白颠倒的。”

鲍彤认为,即使事件成为过去也不等于过去了就没有罪,过去有罪的人,过去应负责任的人,还是应该追查。在处理法轮功问题和活摘器官问题上,当时决策的人都应该终生负责。

他说:“凡是活摘器官的人、活摘器官的党、活摘器官的政府都应该受到人类的谴责,都应该站到历史的审判台上接受审判。活摘器官是天地不容。 ”

15万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多国政要、民众声援

截止8月20日止,已有超过15.7万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共最高检察机关控告江泽民。控告者涵盖面广,包括大陆34个省级行政区,以及海外27个国家和地区。

与此同时,欧洲、美国、加拿大、澳洲、乌克兰、日本、韩国、香港、台湾等世界各国和地区的政要纷纷响应,在全球形成了一股声援中国大陆民众控告江泽民的浪潮。其中最近的一个声援是8月10日十名瑞士政要(四名国会议员、五名瑞士日内瓦州大议会议员,及一名原瑞士联邦驻联合国公使)联名致信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信中表示江泽民令全人类蒙受耻辱的重罪必须严惩,并要求逮捕江泽民。

责任编辑:刘晓真

Advertisements

护士:记一件手术室里的往事(肝移植)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八日】我是一名手术室护士,二零一一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也看见了身边的同修被迫害。中共邪党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牟利的罪恶曝光后,我想起了自己曾经在上海华山医院进修时的一件往事,现如实记录下来。

二零零一年秋天,我被单位送去上海华山医院手术室进修手术配合,能去中国著名的医院进修,并为知名的专家、教授做手术器械护士。

当时的手术室刚搬进新大楼六至九层,共四层楼,有专用的电梯送达。六楼为生活服务区,包括护士站,麻醉及护士办公室、值班室、餐厅、洗澡间及卫生间。七至九层为层流洁净手术区,每个楼层开展一个专科手术,七层为外科手术区,八层为神经外科手术区,九层为骨科手术区。

我要学习的是外科各种手术的手术器械配合。很多时候,我都被分配在一号和二号手术间里,这两个手术间专门用来做各类外科大手术。那天早晨,我照例而被分配在二号间,我要上台配合的是一台胰腺切除术。病人上好麻醉后,五十多岁的外科主任带领四名医生走进手术间。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医生们互相配合的也很默契。

下午手术快结束时,主任说到了“肝移植”。他对第一助手说:“现在是做肝移植的好时机,主要问题就是病源问题,病人太少,这项技术就无法成熟起来,你们要抓紧找病人,说服他们换肝,不要轻易放走一个需要换肝的病人。你看中山医院收了那么多病人,被中山医院抢了先机,你们怎么办?赶紧多找病人。”第一助手说:“不是我们不找病人,是留不住病人啊,那天有个病人一听说换肝要五十万,说没那么多钱就走了。”主任说:“跟他们说,五十万换个肝,可以多活五年,还是值得的,你们要会做工作嘛。”一名年轻医生问:“五年的存活率是多少?”主任说:“国外医学报道是这样说的,其实目前手术后大部份只能活三至六个月。将来技术成熟了,应该能活五年吧,其实如果手术失败的话,只要有钱还可以再换,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再等到合适的肝源,很快的,你们要抓紧多收病人。”那几个医生点头称是。

这件事情过去已经十四年了,能这么清楚的记得这一幕,是因为当时的我对这些医生充满敬佩与尊敬,心想,如果肝移植技术在我国成熟起来,会有多少病人从死亡线上被救回来啊!虽然当时觉得五十万只能多活几个月有些昂贵,但是我相信有这些医生的钻研努力,终有一天肝移植病人会活过五年。

直到我走入了大法修炼,直到我听说了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罪恶,直到在明慧网上看到了报道——即使美国这样器官移植技术成熟、移植器官供体庞大的先进国家,等待一个合适的肝源供体也要二至二点五年的时间,我这才如梦初醒,当年手术台上的那一番对话,说明了什么?在中国一些医院里,医生们担心的是没有愿做肝移植的病人,而不担心病人等不到合适的肝源供体,如果手术失败,只要再等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再一次等到合适的肝源,可以再做一次肝移植手术。这么多的肝脏来自哪里?这想法让人不寒而栗:那些医生们,他们手中的手术刀,竟是一把杀人的屠刀!

今天记录下这一切,是希望看见这段往事的人们,都能做出自己的判断。

台通过器官移植条例修法 严惩移植旅游

9113823842
中华民国立法院院会12日三读通过《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修正案,民进党立委田秋堇在法案三读后发表感言。(陈柏州/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中华民国立法院院会12日三读修正通过“人体器官移植条例”部分条文,国人无论在国内、外提供移植或取得器官都应以无偿方式为之,禁止买卖非法器官;境外接受器官移植应强制登录。同时规定赴境外移植病患,回台进行后续医疗时,必须提出境外移植器官医院、器官种类、医师姓名等文件。

台湾法轮功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表示,到目前这一刻为止,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仍然面临着被活摘器官的危险,他们仍旧是被中共强摘、盗卖器官的最大供应库。她强调,这次通过这个修法可以说是台湾给国际社会一个清楚的交代,防止台湾人民赴陆买卖器官也禁止医生做非法器官的仲介。

但她认为这个修法需要台湾政府加强对民众宣导中国器官来源不明,和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这是保护台湾民众的医疗安全,免于取得非法摘取的器官而造成生命及健康风险,也保障那些合法取得器官来源民众的权益。

9113823843
立法院院会12日三读通过《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修正案,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表示高度赞同。(陈柏州/大纪元)

台湾朝野跨党派立委支持修法,遏止强摘盗卖人体器官

台湾立法院三读通过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修正案,针对买卖来源不明器官行为,明订移植器官必须无偿提供或取得,民众如果在国内外经由买卖仲介器官,违者可处1年以上最高5年有期徒刑,以及新台币(以下同)30万元(约美金0.97万元)以上150万元(约美金4.9万元)以下罚金。如果医师涉及违规,最重可废止医师执照。

提案的民进党立委田秋堇表示,由于全球性的移植器官短缺问题,器官移植旅游已经成为全球医学伦理及国际人权的重大议题。尤其强摘及盗卖活体器官不只涉及器官买买法律问题,更违反国际刑事法中的反人类罪,所以“我们增订有关禁止器官中介买卖境外移植旅行的相关内容及罚则。”她也强调,“国家有责任提供自给自足的器官,而且必须防止器官衰竭,这次修法也扩大国内器官捐赠来源。”

9113823844
中华民国立法院院会12日三读通过《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修正案,国民党立委徐少萍在法案三读后发表感言。(陈柏州/大纪元)

国民党立委徐少萍说,人体器官移植已经成为全球医学伦理及国际人权的重大议题,尤其是强摘或者盗卖活体器官,涉及器官买卖等法律问题,违反国际刑事法中的反人类罪。此外,她说,过去台湾将死刑犯做为器官捐赠的来源引发人权的争议,这次修法明订死刑犯不得做为器捐的来源。

9113823845
中华民国立法院院会12日三读通过《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修正案,未来台湾民众在海外非法买卖仲介器官,当心回台罚钱坐牢。图为医生为病患做手术。(大纪元资料室)

人体器官移植修法让民众免于沦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帮凶

朱婉琪表示,立法院三读通过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是符合国家所签订两公约的一个进步修法,这让台湾与香港以及西班牙等其他先进国家的移植条例相互呼应,尤其港台相继通过“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完成修法,等于是筑起了一道免于港台民众去做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帮凶的法律防火墙。

9113823846
中华民国立法院院会12日三读通过《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修正案,民进党立委尤美女在法案三读后发表感言。(陈柏州/大纪元)

台湾立法院跨党派人权促进会会长尤美女说,在中国大陆尤其对法轮功学员不当的器官仲介和买卖,这是剥夺人的生命,透过今天的修法对于这方面的恶劣行径应该会有所遏止。她表示,“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三读通过,对台湾的人权提升应该是有所进步。

根据器官捐赠登陆中心统计,台湾有8千人等待捐赠器官,本次修法除了禁止买卖器官,同时扩大募捐,未来在换发驾照、身份证时,承办单位应主动询问民众器捐意愿。

责任编辑:林诗远

移植器官比死囚多 官方第7次改口(图)

20095610886
3月16日,“凤凰卫视”推出《黄洁夫:周永康落马打破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链》,这是官方10年来就此“太敏感”问题的第7次改口。(网络图片)

(看中国记者李明综合报导)3月16日,中资背景、获准在中国发行的香港“凤凰卫视”推出《黄洁夫:周永康落马打破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链》,这是官方10年来就此“太敏感”问题的第7次改口。这一次,因为归罪于周永康及其政法委系统,原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显得更坦白,承认死囚器官的大量移植“肮脏”。然而,对死刑犯远少于移植器官量的问题,黄洁夫称:“你说这个太敏感,所以我不能跟你讲得太清楚,你一想就想清楚了,一定这个事情,因为你国家没有个透明的体现,这怎么来的,你也不知道,做多少也是祕密,那这样的,实际上很多东西,都是一笔糊涂帐,是多少你不清晰。”

器官供大于“囚”绕不开的问题

《凤凰周刊》2013年11月曾刊文〈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指,过去10年器官移植旅游在中国兴盛,器官几乎随叫随到──“换肾跟买猪腰子一样容易”,无须等候、快速配对的奇蹟,国际医学专家认为:“中国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摘器官库。”

据“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主任委员陈实介绍,截至2005年底,中国已累计肾移植74,000多例、肝移植逾万例、心脏移植4,000多例。特别2002年以来,每年器官移植手术超过10,000例,2005年达到12,000多例。

《凤凰周刊》指出,中国每年公布的死刑犯在2,000人左右,而官方公布每年全肝移植4,000例(实际数据可能还会多出3至4倍),即使按照陌生人群20~30%的器官匹配率来算,至少需要从12,000至20,000个死刑犯中挑选。

据美国卫生部报告(www.organdonor.gov),由于器官移植要求时间短、匹配难度高,在美国等待肾平均需要1,121天、肝796天、心230天、肺1,068天、胰腺501天,2000年前的中国移植界也是这样。然而2000年后,特别是2003至2006年间,大陆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似的巨大增长,由于器官来源充足,等候时间也大大缩短,有的医院网站广告称,等待时间甚至48小时以内。

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

《凤凰周刊》引述国际医学专家,根据大陆器官市场的奇异现象分析,认为大陆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体器官库,即事先已验好血型和备齐档案的活体器官供应者,在市场上获得器官“需求”后,被送入“医院”(屠宰场),保证器官市场上“随叫随到”的超短的等候时间,并认为,在中国无法获得法律保护的法轮功学员、中国劳教所囚犯、社会流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等,都可能是目标。

官方前6次改口

30年前有中国医生在联合国指证中共当局盗用死刑犯器官,中共官方一直否认,直到2005年7月,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世界肝脏移植大会上,才首次承认:中国多数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并在11月的世界卫生组织(WHO)会议上,再次承认。

而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宣布:“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

2006年4月,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宣称:大陆器官“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但2007年1月,毛群安承认中国摘取死刑犯器官。从那以后,中共一直咬定大陆器官主要来源于死刑犯。

时间的巧合法轮功的指控

中共官方就死囚器官移植问题,突然在2005~2007年间频繁改口,显得被动混乱。而当时出现了比移植死囚器官更严重的指控——大量移植健康的非死囚犯器官。2006年7月发表了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七届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为调查中共当局涉及在中国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电话咨询了40多所大陆有器官“应急”移植广告的军医院和武警医院,以及采访了世界各地曾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的术后患者,所做出的独立调查报告。

美籍中国问题专家葛特曼(Ethan Gutmman)2014年8月出版《大屠杀:群体杀害,器官活摘和中国异议问题祕密解决方案》一书,披露大量新证据指出,中共当局的器官摘始于1990年代末的新疆,器官小规模来源于被囚的维吾尔人。至1999年法轮功团体被镇压,被劳教的法轮功群衆,成为健康器官的海量新来源,促成了2000年开始的大陆器官移植业井喷式的发展。葛特曼推测,在2000年到2008年间,至少6.4万名法轮功修炼者成为牺牲品。

黄洁夫在凤凰卫视中表示:“这个我们是很感谢司法部门的大多数的同志,没有他们的配合,没有死囚器官的捐献,就没有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今天在技术上的成熟。”

一次次改口一幕幕揭开

1周前,有“中国良心”之称的退休少将军医蒋彦永向香港媒体揭露了解放军医院普遍违法“擅自移植、买卖死囚器官”,勾结(中共政法委所掌控的),包括301解放军总医院都派车至刑场拉死囚,“争抢活鲜器官”。其后4天,当局宣布军中落网“老虎”徐才厚病故,此时黄洁夫的声明,适逢周永康公审前夕。

明尼苏达大学教授:警惕非法器官移植

ef29c37
Kirk Allison博士演讲现场 (网路图片)

希望之声2015年03月12日讯】明尼苏达大学双城市公共卫生院校人权项目的主要负责人Kirk Allison博士对公众发表公开演讲,希望大家对比世界卫生组织设立的国际器官捐赠移植规定,对中国设定的相关法律以及现状提高关注度。同时,他呼吁在我们无法确认中共已经停止通过违反人权的行为進行器官移植之前,国际社会的组织和院校应该在与其合作之前充分了解自己将起到的作用。

Kirk Allison博士提醒公众,自1987年以来世界卫生组织就已经发表了一系列相关器官捐赠移植的规定。无论规定如何变化,其核心从未变更:器官捐赠者必须是自愿的,而这种自愿也需要(相关组织)通过合法途径取得。此外,世界卫生组织还规定捐赠的器官不可以用金钱来购买。如果器官是通过非法途径或提供者被强迫提供器官,医务工作者应拒绝参与移植手术,相关保险公司也应有权拒绝对器官购买者提供赔偿。

1984年中共规定可以在死去的犯人身上做器官移植。Kirk Allison博士表示:令人惊讶,也比较罕见的是参与制定这个规定的相关单位包括中共的公安系统,检察院,以及最高法院系统等多家单位。

Allison博士对比说:想象一下如果美国的最高法院,检察院,卫生组织部一起认同可以在死去的犯人身上移植器官,这将是个什么概念。

中共早前一直在否认器官移植来自于犯人。而近年来,中共官员也已公开承认这一事实。2006年10月,中国南方早报就曾报道过中国99%的移植器官来自于犯人。Kirk Allison博士将他的研究深入到另一个深度。他开始关注中国器官提供在1999年后开始大量增加这一事实。那么这些器官是从哪里来的?

他表示,这令人想到于此同时在中国发生的另一件大事。就是江泽民发起的对法轮功群体的大规模镇压也同样发生在这个时间段。这段时间里,军队腐败越发严重,器官移植在大陆逐渐演变成一个有暴利可图的生意,同时他(江泽民)面对着这样一个大规模的安静平和的群体。这些因素加到一起就将这个群体推向了一个危险的境地,尤其是这个群体的另一特点:(镇压后)他们不主动自报身家姓名。

联合国专家调查显示,这期间中国大陆遭受酷刑的受害者比例中,法轮功群体从0暴增到了75%。镇压开始两年之内,中国监狱关闭的犯人比例翻了一倍。

2006年7月,由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七届资深国会议员大卫 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为调查中共当局涉及在中国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所做出的独立调查报告《乔高-麦塔斯调查报告》发表。报告结果做出如下结论:“对非自愿的法轮功学员進行大量器官摘取”的事情“曾经发生,且至今仍然继续存在”。

2014年11月,大陆媒体报道了中共军方对军医院开展调查。有内幕人士在海外爆料称,此次调查目的是追查江泽民派系主导的活摘器官事件。

2015年1月,旅居加拿大的前沈阳陆军总院医生乔治向海外媒体透露了他在90年代参与器官活摘的痛苦经历。

Kirk Allison博士呼吁中国以外的研究机构选择与中国在这方面开展合作前,务必慎重的去了解中国的器官移植现状。

记者:万诗琦
编审:唐洁

玉清心:2015年换一个肝50万 是捐赠器官?

大纪元2015年02月02日讯】中共对外宣布,2015年起全国“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使用“公民自愿捐赠”器官。1月28号,《人民日报》发文称,自1月1号起,中国169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供体的唯一来源。

1月11日,属于169家医院之一的北京友谊医院肝移植副主任医师吴平对患者家属说,做肝移植收费50万起价。既然2015年起公民捐献是器官移植供体的唯一来源,为什么器官移植费用还这么高?“捐献”器官是无偿的,否则不是捐献。换一个捐献肝脏,患者该花多少钱?

大陆各家器官移植网上公布的信息表明,肝脏移植主要费在用前期准备费用,说穿了,就是买肝的钱,拿到一个配型的肝脏供体的费用,它比做肝移植手术的费用要高得多。网上有个病例:2005年,58岁的天津孙师傅在北京地坛医院做了肝移植,共花费22万元。如果使用的是死囚器官,肯定是有偿移植,患者需要付肝供体的费用。也就是说,孙师傅换肝花的22万元里包括买肝脏供体和移植手术费两笔费用。

进入2015年,北京友谊医院器官移植配型中心的肝移植副主任医师吴平说,做肝移植收费50万起价。真不知道这50万都包括什么费用?不会都是移植手术费,那太离谱了。因为捐献器官的移植费用会降下来很多。这么高额费用,只能解释还包括买肝脏供体的费用。有偿的器官,是买卖器官,绝非捐献器官。由此可以断定,北京友谊医院现在的肝移植供体,不是公民捐献器官,是有利益关系的非法器官。

所以医师吴平对患者家属一会儿说,供体是从全国器官调配中心分配来的,一会又说等捐献器官没谱,可能要等好久,没有人来捐献你怎么做呢?患者家属问,不是捐献器官,那就是死囚器官啦?吴平肯定回答:“供体不是死刑犯。”

供体既不是公民捐献器官,也不是死囚器官,那是谁的器官?器官被明码标价,如同超市的商品,始终有“货源”供给,而且按时供货。这些迹象显示,中共有人体器官库,里面的器官供体一定是健康的活人,按需被盗取器官做移植。什么人有可能成为中共人体器官库里的活器官?唯一能解释通的就是中国的良心犯,特别是被迫害的法轮功群体。2014年年7~8月份,追查国际曾对大陆各省1000多名器官移植的医生进行抽样调查,结果表明,各家医院还在极积招揽器官移植生意,继续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

中共在死囚器官上,从开始不承认使用到承认使用,之后高调承认使用,今年改为停用。为漂白血腥器官,中共一次次编造谎言,向全世界撒下弥天大谎,目的是应付国际社会的压力。其实,中共真正惧怕的还不是对使用死囚犯不人道的谴责,而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牟利的罪恶。活摘器官是中共逃不掉的反人类罪,是中共的死穴,一旦大曝光,中共必然倒台。所以中共为苟延残喘,在变换各种花招拚命掩盖。

50万换一个肝,供体决不是捐献器官。因文化差异,中国人自愿捐献器官的数量远远少于欧美等西方国家,为何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却远远超过这些国家?从“死囚器官”到“自愿供体”,是中共在编织谎言,不自愿供体的来源黑幕终将大白于天下。

责任编辑:朱颖

夏小强:“红墙名媛”丑闻被热炒背后的惊天黑幕

20120910031
被外界称为“红墙名媛”的章含之与聂树斌案件连在一起成为新闻热点,是有原因的。(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4年12月22日讯】12月12日,北京最高法院下令山东高院异地“复查”聂树斌案。“聂书斌案”是与日前重申的“呼格吉勒图案”有些相似、同样轰动的案件。

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指“强奸杀人罪”被处死,年仅21岁。10年后的2005年,另一宗涉嫌犯案的王书金交代,在河北犯下四宗“强奸杀人”,其中包括聂树斌案中的死者。但检察官却千方百计地证明那不是王所犯之罪,更极力阻挠聂案翻案,引起社会各界哗然。

但是,聂树斌案件的重申注定要比呼格案更加曲折和艰难,因为在案件背后还隐藏着惊人的黑幕。

据《苹果日报》报导说,为何翻案如此艰难?日前有一说法在网上广传:1995年,石家庄法院发现聂树斌案有疑点,主张疑犯从轻判死缓,但是在为当年患尿毒症的中共高官章含之寻找移植的肾脏时,发现聂的匹配。为救章的性命,高层下令立即处死聂。有大陆知名法律学者转载该说法,并称:“如属实,太可怕了!”

章含之的祖父是清朝安徽总督,养父是北洋政府的教育总长章士钊,她曾是毛泽东的英文老师,还是中共前外交部长乔冠华的第二任夫人。近日,章含之前夫洪君彦出书披露章含之文革出轨细节的文字在网络热传。

被外界称为“红墙名媛”的章含之与聂树斌案件连在一起成为新闻热点,是有原因的。

章含之2008年1月去世前曾自称“我多活了12年”。据数据显示:1994年章从澳大利亚回国发现肾病。1995年章病情加重,昏厥在办公室,医院已发出病危通知。章第一次换肾,据网上说法,用了聂树斌的肾。21岁的聂树斌于1995年4月27日被执行死刑。章第二次换肾时间是2002年。为章换肾的是上海长征医院解放军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朱有华。

隐藏在章含之和聂树斌案件背后的惊人内幕是什么呢?

第一、聂树斌案件的真凶王书金是主动供认,但是,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级法院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原判。王书金律师透露,在案件进入法院审理的阶段,河北省委政法委的一个工作组,非法进入看守所,对王书金先诱导、后甚至刑讯,逼迫王书金改变口供,“别蹚聂树斌案的浑水。”

以上事实说明了什么?河北省公检法一体的政法系统,为了掩盖聂树斌案件的真相,其背后的真正目的是因为聂树斌的器官与中共高官章含之的相匹配。这说明了起码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共就已经形成了摘取死囚器官以为中共高官提供器官供体的体系,为中共高官提供死囚器官早已经形成规模。

可能无数的像聂树斌这样的无辜者被冤杀,他们的器官被中共高官们使用。

第二、章含之第二次换肾的时间是在2002年,这个时间正是中国医院大规模做器官移植的大幅飙升期间。也是海外独立调查机构作出调查,中共江泽民集团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数量大量增加的时间。

有关中国器官移植的巨大供体来源,从2006年开始,就有各种证据在国际社会曝光,证实这些器官大部份来自于中共迫害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根据中国大陆公开报导,在2000至2005年六年间,中国大陆境内大约进行过6万次器官移植手术,而在1999年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前仅为18,500次。

2013年河北高院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很可能是为了掩盖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被曝光。

那么,聂树斌案件如今重新审理,聂树斌案件和章含之换肾背后隐藏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内幕是否被揭开,都是外界值得关注的焦点。人们更应该关注更大规模的罪恶--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黑幕。

责任编辑:高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