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辽宁和四川的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

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村民恶意举报大法弟子,一年后丢了性命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四日晚十点多钟,一位姓马的女大法弟子在大洼城郊挨户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村民刘永久发现后,在名利的驱使下,给大洼610打了电话,致使马姓大法弟子被绑架、拘留,送马三家子劳动教养三年。

村民刘永仇被邪恶的谎言所蒙蔽,善恶不分,伙同江泽民集团迫害好人,毁掉了自己的未来。

二零零二年秋天的时候,刘永久跟别人去沈阳打工时,被倒塌的砖墙活活砸死,年四十八岁。

善恶有报是天理,世人谁也逃不过去的。当刘永久助纣为虐遭报的时候,江泽民与610给他什么补偿了吗?一个人就这样在无知中失去生命真是可怜至极呀!

为610诬判好人,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做假证的村民十年后遭恶报

二零零一年,一名大法弟子被恶人绑架迫害,在被非法判刑过程中,有三个做假证的“证人”,其中有两个是外地的,不认识(时间长了没记住),另一个“证人”是本村的孙姓村民 ,证词是;“在我家门口发现了法轮功资料”,后面是签名、按手印儿,看起来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体现了此人已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为恶人诬判好人起到了助纣为虐的作用,此大法弟子被判有期徒刑一年。

大法弟子刑满释放后,以德报怨,曾找到孙姓村民,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但是被恶人诱惑犯的罪也得还。

在二零一一年,孙姓村民骑摩托车出去办事,在离家两公里的地方,与一辆三轮车相撞,从此他变成了植物人,花了很多钱,而和他撞车的人家里也很穷,没给他拿一分钱,孙姓村民在生不如死中熬了两年多,于二零一三年死去,年五十七岁。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四川省平昌县几个居民遭恶报

向仁垠,原平昌县百货公司书记、经理。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开会污蔑大法,胁迫单位几位大法弟子交书写“保证”,并以停工资相威胁。二零零九年元月,与他相识的一位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并劝其退出中共邪党组织,他表面答应,并要了护身符和一些真相资料,转身就向当地国安恶警举报了该大法弟子,致使该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并抄家。二零零九年六月向仁垠满身长了又疼又痒小疙瘩,七月一日在极其痛苦中,被医护人员绑在病床上死亡。

张万一,四川省平昌县澌滩乡居民。二零零五年,在县城租借一位大法弟子的房子,前后共六年时间,期间当地居委会给他每年一千多元报酬让他暗地监视该大法弟子的行踪。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晚八点左右,当地610、国安、街道共十几人到该大法弟子家意欲绑架。该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恶人打不开房门。此人帮助恶人从侧门打开了该大法弟子家门,致使该大法弟子损失惨重。此人不愿听真相和大法弟子的劝善之言,于二零一零年皇历二月十七日夫妻双双身亡。

苟中云,四川省平昌县泥龙乡在街居民。多位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恶语相加,并扬言举报。二零零五年五月,在骑摩托车外出偷鱼途中,与一辆大货车追尾,头部撞烂,当场身亡。

四川“八月飞雪”怪象 网友:必有冤情

04095514591
四川甘孜州折多山7日一早出现“夏日飞雪”的怪象,有网友说,“八月飞雪,必有冤情”。(网路图片)

大纪元2015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罗东平综合报导)时序正值八月炎夏,不过大陆四川甘孜州却出现反常天气,折多山7日一早出现“夏日飞雪”的怪象,有网友说,“八月飞雪,必有冤情”。

据大陆媒体报导,8月7日一大早,折多山雪花飘舞、大雾弥漫,原本青绿色的山头被白雪覆盖,不少地方已经有了积雪,路经此地的游客感到了“夏日中的寒冷”,赶紧下车拍下“八月飞雪”的一幕。

“八月飞雪”奇景被上传网络后,引来不少网民热议。不少被炎夏高温热到快昏头的民众羡慕地说,“很想去避暑,只觉得羡慕嫉妒”“夏天还可以玩雪,也太爽了吧!”

也有网友说,“八月飞雪,必有冤情!”“要变天啦!”

这并非大陆今年第一次出现夏日飞雪的怪象,今年7月1日,长白山早上8点左右开始飘下了白雪,路面上白茫茫一片,当时还暂停对外售票,直到中午11点半左右才恢复售票。据报导,长白山夏季见雪的几率很小,一般情况下,最早也要到8月底才会下雪。

7月1日是中共建党纪念日,有网民称,长白山飘雪是给中共“献礼”,全民冤屈啊。

责任编辑:林琮文

四川丹棱县610头目郭喻恶行给家人带来灾祸

文: 四川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这几年,四川省眉山市丹棱县郭喻当上了丹棱县610办公室主任,专管迫害法轮功,干些搞洗脑班、绑架、强制转化、罚款、非法判刑的事。公安局的人都说,她对法轮功的人不客气得很。

俗话说,“积善之家有余庆,积不善之家有余殃”。郭喻迫害善良,给家人带来了灾祸,丈夫罗国伟车祸死亡,大哥罗国辉脑瘤,大姐罗国平被葡萄枝条打瞎了眼。

二零一二年七月,丹棱法院非法判了两个大法弟子李海平和梁月珍重刑;八月,郭喻的丈夫罗国伟(某副县长的司机)就出了车祸。在从眉山到丹棱的大路上,他开的轿车飞了起来,摔了个四轮朝天。送去医院的路上就死了,直接去了火葬场。据说都没有让家属看,因为死相太惨。

罗家的大儿子罗国辉是大队秘书、会计,只要是迫害法轮功,不管是抓人,还是晚上巡逻,他都很积极。二零一四年的一天,他头痛得厉害,到医院一检查,结果是脑瘤。转到成都军区医院,整整做了七个小时的手术。出院回家后,大队干部,亲朋好友去他家看望,他请大伙到饭馆里吃饭,饭后骑摩托车回家,路上摔了一跤,又赶紧送到眉山医院。现在,他在家里还是头脸肿大,生活不能自理。

罗国辉的小儿子初中刚毕业,有天在家突然叫着他妈妈的名字“李淑容,李淑容,老子打死你,老子要把你杀了。”还把他的哥哥打得昏死休克。从此见人就打,见人就骂,后来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罗家的大女儿罗国平,一向支持弟弟、弟妹们的“工作”,今年年初,她到田里绑葡萄枝条,被枝条弹到眼睛上,花了二万多块钱,结果还是瞎了。

原丹棱县老年协会会长彭甫贤,家住丹棱县兴隆村,七十岁左右,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他在中共媒体谎言欺骗下,莫名的仇恨法轮功,凡是老协开会或者党员会,他都要上台所谓“揭批”,乱编一些歪门邪道的歌来骂法轮功。当地法轮功学员多次跟他讲真相,他一概不听。二零零九年的一天,他在自家的院子里摔了一跤,摔断了大腿,在医院住了三个月。回家后,又摔了一跤,又把大腿摔断了,现在走路还是一大拐一大拐的。

拦截诉江 四川省德阳市警察违法犯罪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目前中国各地法轮功学员纷纷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首恶江泽民及其在各地的追随者畏罪心虚,企图阻止法轮功学员控告元凶,并迫害诉江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四川省德阳市中共警察在邮局公然拦截绑架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状的法轮功学员。

事发当天上午十一点左右,德阳市法轮功学员钱书菊、蒋梦一起到德阳市天山路邮局邮寄钱书菊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因钱书菊婆婆不会写字,请蒋梦帮她写邮寄单),被德阳市公安局国安人员拦截,蒋梦被绑架,钱书菊的刑事控告状被截走并被抄家。

在邮局,蒋梦填写邮寄详单的时候,邮局工作人员看到所填写的邮寄地址,说:“你们这个信不能寄。”蒋梦问:为啥不能寄呢?邮局工作人员说:“你等一下,我问问旁边的人。”遂将详单拿给旁边正在蹲点的国安看,国安站起来说:“我们正在调查这个事,没想到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于是,把蒋梦叫到一边询问。

蒋梦没经历过迫害,出于怕心,把事情原委告诉了国安,国安叫蒋梦把寄信人的地址供出来,蒋梦便将国安一行人带到了鲁师的工作地点,当时鲁师等几个人正在学习法轮功的书籍,便全部被围堵在房间里,只有小古一人走脱(国保记下了小古的电话,并派人跟踪)。钱婆婆一路上大喊“法轮大法好,修真、善、忍没有罪”,并给派出所警察讲真相,之后回家。下午有派出所的人到钱书菊家里抄了家。

据消息称,邮局里面已开了会,不让寄控告信,应该是上面一级压下来的通知。在六月之前寄信邮件都很顺利,但在六月一日有同修去寄控告信时,邮局就不再邮寄单上盖章也不提供短信服务,并说这个事还要开会之类的话。

六月五日下午,有国保的人到龚星灿(寄过控告信)单位抓捕她,因她提前请假而避免被抓,现警察在全省抓捕她。

钱书菊曾被非法抄家一次、拘留一次、劳教一次二年、非法洗脑一次、罚款一次。

法轮功学员依法控告迫害他们的元凶江泽民,是行使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合理合法。即使中共最高法院近期也出台《关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宣称:改革法院案件受理制度,变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对依法应该受理的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诉权。并称该意见将于五月一日起施行。

德阳国保拦截绑架诉江的法轮功学员,显然与此规定背道而驰,是在剥夺公民依法诉讼的权利和人身自由权利,是对受害者的再一次伤害,是在公然犯罪。他们如不立即释放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则必将受到法律和天理的惩罚。

德阳国保的恶行吓不倒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会继续控告江泽民。

附录:控告人遭江泽民集团迫害的具体事实

控告人:钱书菊,女,六十五岁,四川省德阳市居民

对控告人钱书菊的具体迫害事实:

我从小一身都是病,全身无一处好,比如皮肤病、冷骨风、全身麻木……,凡是能说出名的病我都有,在一九九零年代每天都要花八-九十元药费,有人给我介绍说炼功可祛病,我还不信,身体实在不行了,才去学,动作还未学会,身体轻松多了,才炼三个月所有的病都好了,还没花一分钱,我心里太高兴了。

可是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江泽民开始迫害,德阳市610,国保大队,庐山路派出所的警察和乐安社区居委会的书记和主任一直对我和家人进行骚扰,迫害给我和家人的生活,精神,身体造成严重的伤害,我在此要求对我进行必要的经济补偿。

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新闻播后,当天下午居委会徐守金(书记)、黄开贵、杨国久(主任)到我家说不能炼功了,逼我交出大法书,写不炼功的保证,几乎每天都有一帮人来家骚扰(庐山路派出所长杨建国带一帮人来家逼我写不炼的保证书,威胁我)

二、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天在居委会书记徐守金开支部大会,会上有唐士木、李玉(开发区的主任),他们开会把我开除党籍。

三、庐山路派出所所长杨建国和居委会书记徐守金在二零零零年大年三十晚上来家骚扰。

四、二零零一年七月某日上午,610的几十个警察,把我们在石牛公园炼功的人劫持到德阳看守所,下午又被关在庐山路派出所,又逼我们放弃修炼,我不原意放弃,他们说政府不让炼叫我们不要炼还做了笔录,他们罚了二百元罚款才把我放回家,此后每天都到家来威胁我。来的人有时是庐山路派出所所长杨建国还有警察,有时居会会书记,有时开发区的唐士木、李玉、陈志(音),有时他们一起来。

五、二零零一年,女儿在新疆克拉玛依开火锅店,我就在那儿帮着打理,庐山路派出所所长杨建国,带着陈志(音)还有另一个人,来到新疆,要求我回去参加学习班,还骗我说是办养殖业种殖业的学习班,后来由于杨建国他们商量要去游玩,才未强制带我走,却告诉新疆当地的公安,派出所监视我。

六、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几,我走亲戚时,趁我不在家,由大队民兵连长倪拥军带了二三十个人到我家抄家,搜走了大法书,一摞女儿收藏的钱币(现一直未归还),当晚在我回家的路上,苏晓华等七、八个刑警一拥而上将我抓到庐山路派出所,一女警对我搜身,但他们一无所获,他们怀疑我说我在外面挂了大法的真相条幅,把我关在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没给饭吃,后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最后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一进楠木寺,就把我关在所谓急训队,五中队队长姓周将我进行强制性转化,实施非人的折磨,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整天罚站罚坐,一个月后转到八中队,队长是李军,两三个月转到九中队队长是李奇让普犯包夹我,要求站军姿、坐军姿,站军姿时面对墙,要求鼻子要接触到墙面,两脚脚尖要接触到墙脚;坐所谓的军姿,要求坐在硬板凳上,两膝盖并拢,双手放于膝盖处不能有一点动弹。在劳教所里九中队队长是李奇让恶警想尽办法折磨我们。他们五分钟换一班人,却要我们炼功的人一直在夏天的烈日下军训,要我们跑步,不跑的人拖着走,有的裤子都被拖烂了。

要开十六大期间疯狂迫害更加剧了,要求所有未转化的人百分之一百转化。连眨一下眼睛都不让,只要一闭眼睛两个包夹(普犯)马上动手就打我,三点多才能睡一会儿,五点过就得起来,除吃饭时间(一小时外)不能停下一分钟,每天至少要站二十来个小时,站得我们两腿肿到腰部,两腿肿得发亮。每天强制两小时要喝一杯水,不喝就灌,不让上厕所,拉肚子都不让上厕所。吃的饭,就是早上吃的馒头硬邦邦的,菜吃的是老的不要的莲花白老叶子放点盐和辣椒面给我们吃,中午晚上吃的米饭是发霉的,菜是叶白菜萝卜汤,看守所管理人员不吃的老菜叶子洗都不洗砍了放点盐和辣椒面煮来给我们吃。

七、二零零三年十月回来后还继续对我进行迫害,庐山路派出所的警察陈勇和一姓向警察经常来我家骚扰,还派人在我的住处蹲坑,监视我,特别在敏感日(如七二零,四百二十五)就在路口守着,怕我去上访。

八、大约在二零零六年四月一天上午,居委会的主任江炳容,书记王道禄来我家把我劫持到居委会办室,十几个人一起逼迫我放弃修炼。

九、在我被迫害期间,家人也长期受到惊吓,一看到院子里有警车,吓得家都不敢回。

控告人钱书菊只想拥有健康的身体,高尚的信仰,做一个好人,江泽民却公然侮辱、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迫害给我一家人都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因此江泽民触犯了《宪法》三十五条、三十六条、三十七条、三十八条、三十九条以及涉嫌构成利用中共邪教迫害法律实施罪、绑架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罪、非法拘禁罪、诽谤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搜查罪、侮辱罪、诬告陷害罪、故意伤害罪等刑事责任;依据国际法规定江泽民构成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江泽民倾全国的财力,物力,人力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使我失去自由平和的家庭修炼环境,剥夺我信仰真善忍的权利。

中共警察迫害法轮功 遭恶报结局悲惨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在明慧网的记载中,中共公安局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很多警察遭了恶报,或车祸惨死、或突发病暴死、得绝症、或因故被人杀死,案例很多,有的人在病痛的折磨中有所悔悟,有的人连悔悟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的年龄从三十岁到五十几岁不等。下文中是发生在江西省、湖南省、四川省的公安警察遭恶报的实例。

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公安分局原局长陈文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九江市庐山区公安分局原局长陈文正在接受组织调查。陈文系,九江市党委委员,庐山区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分局局长。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庐山区法轮功学员单木枝因散发真相资料,被迫害致死后,身为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的陈文正掌握着决定性的权力,一方面极力掩盖被迫害的真相,另一方面欺骗和要挟家里亲人,致使单木枝的死到现在还是一个谜。

这次表面上是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调查,其实质是因多年来一直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而遭的报应。

湖南衡阳市珠晖区八角塘公安分局恶警陈明清死亡

自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南衡阳市珠晖区八角塘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长陈明清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修“真、善、忍”的善良民众,一直充当急先锋,同时也是死亡位置“六一零”的得力骨干,多次跑到法轮功学员家绑架大法弟子,非法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其邪恶行为早已被明慧网列入恶人榜。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时左右,衡阳市国保大队曾伙同陈明清等十几个恶警,在冶金厂新风里家属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易桂华。

陈明清终因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陈明清在癌症的痛苦中死去,年五十八岁。

四川成都市荷花池派出所警察匡荣伟遭恶报结局悲惨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成都市荷花池派出所警察匡荣伟,受邪党谎言毒害,积极追随参与迫害。他到北京非法抓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2000年5月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咆哮,非法抄法轮功学员的家,到所辖片区许多法轮功学员家搞“转化”,并要求其家属监控家里的法轮功学员。

匡荣伟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电视台对他进行了采访,还制作成了录像片。

善恶有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匡荣伟善恶不分,追随邪党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终遭恶报,两眼成了青光眼,路也不能走,坐在轮椅上苦熬余生了。